more_vert
晨星翻译组
晨星翻译组Lv.2
短篇转载
E
已完结

日辉璀璨(The Sun Burns Brightly)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53134/the-sun-burns-brightly

第一章 一切尽在掌握

chrome_reader_mode 7,433 event 2019 年 8 月 27 日 thumb_up 18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668 forum 3

  在处理完一天的事务之后,赛蕾斯蒂亚终于可以长长地舒一口气,她亮了一天的独角也可以稍微歇息一下了。幸好,今天晚上并没有什么行程需要她处理,所以她总算是可以干她最渴望干的事情了——降下太阳,然后结束这一天。想到这,她猛地从王座上站了起来,她的外交官和助理都被吓了一跳。 

 

  今天一整天,他们都在紧锣密鼓的筹划着,明天与北方狮鹫帝国的最高峰会。就算到了现在,依旧还有太多的问题需要她来作出决定,还有太多细节可能会出差错。但她现在真的、真的需要休息一下了。

 

  “我真的非常感谢各位的努力。”待大厅安静下来后,她朗声说道,“我们今天就进行到这里好了。请把我们的最终决定告知乌喙大使,并确保他不会再在会议召开之前再提出什么其他额外要求。”

 

  “好的,如您所愿,公主。”翎毛笔鞠了一躬,犹豫一会儿后还是开了口,“呃……不过关于给予他们特赦令的问题,我们还是需要最后征询下您的决定。”

 

  赛蕾斯蒂亚停下了脚步。当然,她几乎差一点就能强迫自己忘掉这件事情了,但是老天似乎并不允许她这么做。在确保没有任何一匹小马看到她的脸之后,她紧紧闭上了自己的双眼,把五官挤成了一小团。差不多一秒后,她再一次恢复了自己平时的表情,转头看向她的顾问,“没错。特赦,即刻生效。我明天早晨一睁眼就会在上面签字的。”

 

  “如您所愿。”翎毛笔在蹄上的卷轴上迅速地写了几行字,随后把它交给了另一名负责将其写成合法文件的独角兽。  

 

  “再次感谢你们所作出的努力。我相信,这一次的会议会最终破除我们两国之间长久以来的敌对态势。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整个小马国都将欠你们一个巨大的恩情。虽然看上去并不是什么大事,但重新开启的贸易路线会成为两国间缔结正式和平条约的第一步。”

 

  在受到了如此赞美后,众马都红着脸转过了头,窃窃私语着。最后,西翼,一只沙黄色的天马站了出来,“过奖了公主,我们只是干了自己应做的,这实在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 

 

  “不,你们实在是过于谦虚了。对于那些会从明天的会议中受益的小马和狮鹫来说,你们今天所做的一切无疑称得上伟大。”赛蕾斯蒂亚微笑着回道。 

 

  是啊,这就是为什么你要同意他们提出的条件。她暗暗向自己重复着已经说了无数次的话。你现在的子民才是你需要考虑的,而不是那些已经去世的小马。赛蕾斯蒂亚,你不能把过往的罪责推到这一代的狮鹫身上,这是不负责任地行为。毕竟,在那时他们甚至都还没出生呢。 

 

  她说服了每一匹小马,让他们明白不论在道义上、理性上还是责任上,这都是最得当的处理方式。但除了一匹,那就是她自己。不过,不论她自己的想法如何,赛蕾斯蒂亚都知道这就是她必须要做的事情。 

 

  她的顾问们互相点了点头,在无声的默契中离开了房间,留下了心烦意乱的公主自己。几乎就在大门关上的一瞬间,她之前强装出的泰然就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赛蕾斯蒂亚垂下脑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轻轻摘下了自己那似乎异常沉重的王冠,将它放在了身边的王座上面,轻轻闭上眼睛,享受着难得的安宁。这是她最珍重的时光,不用去做选择,不用去下决定,也不用面对那些每只小马都期望她用那本应拥有的无尽智慧和仁爱解决的那些,根本无解的两难悖论。 

 

  在城堡之中,任何的精神探测类魔法都是被命令禁止的。即使没有这条规定,赛蕾斯蒂亚也早就在很久以前学会了如何去反制这些法术。官方对于这条禁令的说明是“为了保护国家机密”,但是她知道这条冠冕堂皇的理由背后所真正要保护的东西——假如有某只小马知道她每次被迫处理这类问题时脑中充斥的疯狂与绝望,那么整个小马国就会在五分钟之内分崩离析。

 

  就在这时,她感觉到在王宫的外面,月亮已经被露娜升了起来。赛蕾斯蒂亚笑了笑,轻轻将胸口处几缕翘起的毛发抚回了原位,销毁掉了暗示她这一天压力究竟多大的唯一证据。接着,她低下头,把王冠放回了自己的头上,快步向着餐厅走了过去。这一直是她在一天当中最享受的时刻,而在经历了今天的一系列折磨之后,她觉得自己真是太需要它了。 

 

  这也是为什么,在她看到露娜居然在她来之前就已经自顾自的开吃时,会这么的惊讶,而更令她惊奇的是在露娜的对面还坐着一只黑夜卫队的雄驹。不过后者看上去却并不那么享受这次晚宴,正在僵硬的戳着自己盘中的菜。 

 

  “啊!快来吧老姐。”露娜向着刚进门的赛蕾斯蒂亚挥了挥蹄子,用魔法拉出了一把椅子,让自己的姐姐坐了下来,“向你介绍下,这是耀钢,我的守卫之一。耀钢,这是赛蕾斯蒂亚。” 

 

  “呃……其实……我不会不知道公主殿下的名字的……”耀钢结结巴巴的回道。

 

  太阳公主向着那只紧张的灰色陆马笑着点了点头,“很高兴见到你,耀钢。” 

 

  “陛下,这是我的荣幸。” 

 

  露娜忍不住笑了起来,餐厅里顿时充满了她银铃般的笑声,“抱歉老姐,他现在还有点害怕呢,毕竟这可是和两位公主私下里共进晚餐啊。说起来,你听说昨天晚上马笼街的那场火灾了吗?” 

 

  “哦,是的。”赛蕾斯蒂亚皱着眉头,努力从脑海中捞起今天早上她从助理那里听到的报告细节,“没有小马因此受伤对吗?我记得当时有一位勇敢的警卫冲进了火海然后把……”好的,这就说得通了,“所以,那位警卫就是你对吗?”

 

  耀钢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不,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只是做了每个皇家守卫都应该做的事情而已。” 

 

  “但我今天可一直在听到周围的小马谈论这件事情呢。当然了,这也并不意味着我不想加入你们的谈话,从当事马的身上去听一下更多的细节。”就在她刚刚坐下之后,几位侍者就出现在了她的身边布置好了餐具,还在盘子旁放上了一杯红酒,“哦,我不用喝酒的。” 

 

  “哦,这是我坚持要给你送来的。”露娜开了腔,“从我今天所听到的信息来看,你绝对很需要这一瓶酒。而且这可是上好的月梅酒,就我自己来说也绝对是陈年佳酿了。” 

 

  赛蕾斯蒂亚垂下脑袋,看着自己在红宝石般酒液中的倒影,期待的舔了舔嘴唇。她真的,真的,真的不应该喝酒。要知道,自己明天的行程可都已经排得满满的了,而她最不想看见的就是当自己已经坐下来和狮鹫大使讨论国家大事时,自己的脑袋还因为酒精而处在半瘫痪状态。 

 

  不过现在嘛…… 

 

  “好吧,我想就来一杯的话没什么大不了的。”她边说边将酒杯举到了自己的唇边,小小的抿了一口。天哪,这酒在咽下去后仍然萦绕在她口腔里的烧灼感甚至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好,“顺带一提,我决定在特赦令上签字了,妹妹。” 

 

  “呃……你们在说什么特赦令?”耀钢不由得问道,眼神不断在两个姐妹身上来回跳跃。 

 

  就在太阳公主沉默了一会,准备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的妹妹抢先开了口,“告诉我耀钢,你对于小马国的历史了解多少?尤其是关于我们与北方狮鹫帝国的战争史方面?” 

 

  “嗯……让我想想……”耀钢咬着自己的下嘴唇,低下头努力搜刮着自己的记忆,“我记得这场战争好像在很久之前就结束了?” 

 

  “其实严格来说,这场战争根本就没有停止过。”赛蕾斯蒂亚吃了一口面前的沙拉,享受着那颗圣女果在她牙齿间爆开时释放出的酸甜。接着,她又从自己的酒杯里喝了一大口酒,把沙拉顺了下去,“不过当然了,我们两国在八十年前签署的停火协议还仍然生效。” 

 

  “确实。我们希望,在与他们的新一代领导者进行交涉之后,两国的关系就可以回归一个比较正常的状态。但是……”露娜瞟了一眼她的姐姐,“我们中的一些似乎是对未来过于乐观了。” 

 

  “现在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理由来继续维持这种局面了。至少他们应该明白,这种在边境线上毫无意义的对峙仅仅是在浪费两国的国力而已。他们肯定可以把这些节省下来的经费投入到别的地方的。” 

 

  耀钢皱了皱眉:“我还是不太明白,你们的特赦令到底是签署给谁的?” 

 

  “锐爪将军。”露娜回答道,“但是你最好知道的是,他还有另外一个绰号:‘马尔的摩的屠夫’。” 

 

  “我记得他不是……你懂的,死了吗?” 

 

  赛蕾斯蒂亚点了点头:“没错,谢天谢地他确实是死的透透的了。这渣滓的罪名是……”她的纯白身躯不由得颤抖了一下,“抱歉,这些事情的确不适合在晚餐时讨论。对于小马国之前的黑暗历史我相信我们已经说得够多了。”她又喝了一大口月梅酒。露娜说得对,这酒真是太他妈棒了,尤其是在这个时间点上,“但是那帮狮鹫可不是这么认为的。在他们眼里,锐爪将军其实是一个国家英雄。而赦免他‘不正当’的罪名就是他们为参加这次峰会提出的条件之一。” 

 

  “但是既然他已经死了,那这还有什么关系呢?” 

 

  “其实……是我个马的问题,”赛蕾斯蒂亚看着自己妹妹的眼睛,那对冰蓝色的瞳孔中并没有任何的感情,仍旧像深海一样平静,“要知道,每一只在那个年代生活过的小马都已经去世了,所以这是不过是一个象征性的仪式而已。如果能因此改变两国的关系,那它还是很值得去做的。” 

 

  “准确来说,并不是每一只小马都死了。”露娜把身体向着她的姐姐探了过去,“就我所知,现在还有某只小马对这件事依旧耿耿于怀。而我能肯定的是,她仍然在勉强自己。” 

 

  “我还没有自私到会让我个人的情绪毁掉两国之间和平的未来。”赛蕾斯蒂亚感到一阵怒火从自己的胸口处升了起来,但好在她及时抓起了自己的酒杯,用一口绝妙的月梅酒浇熄了自己的情绪,“抱歉,我今天整整一天都在准备那个峰会。所以我们能不能……换个话题?”

 

  露娜耸了耸肩:“好吧。抱歉啦耀钢,虽然我真的很想听故事的结尾,但是咱们还得照顾到我老姐对吧?所以还得劳驾你再从头把故事说一遍啦。” 

 

  在接下来的的一个小时里,耀钢明显放松了不少。在长达几个世纪的政治生涯中,赛蕾斯蒂亚学会了让她的客马感到宾至如归的小技巧,但是在面对这位突如其来的晚餐成员时,她发现自己并不需要去刻意的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不得不承认,耀钢在完全放开自己的的时候还是……挺有魅力的。 

 

  当然了,这或许是酒精的功劳也说不定。 

 

  在上到第三道丰盛的有些过分的菜时,赛蕾斯蒂亚偶然间瞥了一眼自己的酒杯,发现了一点点异常。“唔……奇怪……”对现在的她来说,让视线完全聚焦到一点貌似成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对于自己这样体型的小马来说,她的酒量真的不算大。 

 

  “哦?出什么事了老姐?” 

 

  “我刚刚才发现我的杯子还是满的。” 

 

  “哦,放心好了。它很快就不再是了。干杯!”说着,露娜飘起了她的杯子,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的姐姐。而后者也转了转眼睛,举起了自己的杯子。而耀钢也加了进来,三只小马将杯子碰在一起,发出了一声轻响,接着各自喝了一大口酒。赛蕾斯蒂亚满意的呼了口气——有了酒的帮助,忘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的确变得简单了很多。 

 

  在吃完第四道也是最后一道菜后,她满意的把刀叉放了下来,“我觉得就不用再给我上甜点了,我已经吃得很不错了。”她朝侍者微笑了一下,“对了,就像往常一样替我跟厨师道个谢。他的每道菜都很……很……”赛蕾斯蒂亚停了下来,意识到她的舌头已经有点不听使唤了。 

 

  “有点醉了?老姐。”露娜在桌子的另一头坏笑着,眼中闪烁着顽皮的光芒,“不用谢我啦,毕竟你已经太久没有真正休息过一次了。” 

 

  “哈?”太阳公主歪了歪头,努力用自己已然拒绝工作的大脑分析着这句话的含义。她可没喝高不是吗?要知道整顿饭她就喝了一杯酒…… 

 

  一杯在她不知不觉间又盛满了的酒。

 

  “对啦耀钢,你会下棋吗?”露娜把两只前蹄排在了一起。 

 

  “下棋!我爱死下棋了!”赛蕾斯蒂亚的声音比平常大了几分贝。 

 

  “嗯……我原来学过,但是下的不是很好。” 

 

  “没关系的,鉴于我老姐不是那么清醒所以现在你们俩水平相当啦。所以为啥你们俩不趁着我姐睡觉之前先来玩几轮呢?当然,我是很想自己陪她啦,但是假如我再拖的话黑夜皇庭就要推迟召开了。” 

 

  赛蕾斯蒂亚皱了皱眉,隐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现在她似乎很难把视线完全放在某个物体上面,而且……啥?为啥现在她面前有三个露娜在转圈圈?“我……呃……还没你想象的那么醉呢。” 

 

  “是是是,你没那么醉。”露娜轻轻拍了拍她姐姐的肩膀,站起了身,“对了耀钢,你们俩快去好好玩一玩吧。这可是命令。” 

 

  “但……但是……”耀钢还打算说点什么话来做最后的挣扎,但是在他得逞之前,露娜早就走了出去。   

 

  赛蕾斯蒂亚咯咯笑着,像只小幼驹一样拍着自己的蹄子,“这真是个好主意!我爱死下棋了!哦,等等,我刚刚是不是讲过这话了?嘛,跟我来,我书房里有一副棋盘。”她走到门边,犹豫了下,又折回来拿起那杯红酒豪饮了一口。一路上,耀钢都一直默默地跟在她的屁股后面。不得不说,我妹妹真的把她的卫兵训练得很好。 

 

  “已经不远了。”与其说是对耀钢,倒不如说这句话是对她自己说的更好。赛蕾斯蒂亚暗暗决定明天一定要去找那个皇家设计师一起友好的喝杯茶——谁会把整个地板都给设计成倾斜的啊!嗯?不然还有别的原因让她走不了直线吗? 

 

  更令赛蕾斯蒂亚奇怪的是,从餐厅到书房的路似乎比平常要长了不少。而且即使没马和她搭话,赛蕾斯蒂亚还是能感觉到自己一路上遇见的每一只小马似乎都比平常更对她感兴趣,甚至有几只还呆呆的看了她好久才想起自己还有事情要办。但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很快到达了目的地,推门走进了书房。

 

  很明显,在她上次离开这里之后,某只小马进来把这里重新装潢了一下:棋盘已经被拿了出来,摆上了棋子;一根原木在壁炉里燃烧着,橙黄色的光芒和热量让整个房间变得温暖又舒适;而在房间东面则是数不清的枕头,杂乱的堆成了一座小山。她皱了皱眉,思考着究竟有哪只小马敢擅自进入她的私马房间。 

 

  “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公主?” 

 

  “我……不太确定。”赛蕾斯蒂亚摇了摇头。你可不能给别的小马树立一个坏榜样对不对?很快,她就用那张多年练就的面具就掩盖住了脸上一闪即逝的不安,坐在了桌子的对面,“我刚刚只不过是想了一点心事而已。不过别在意那个了,来下棋吧。你执白。” 

 

  耀钢在公主的对面坐了下来,思考了几秒种后把一枚兵向前走了两格。而赛蕾斯蒂亚则没有犹豫,将马跳了出来,“你玩这个玩的多吗?” 

 

  她笑了笑:“我记得有段时间我除了下棋就没干啥别的事情。” 

 

  “那您能给我点提示吗?毕竟我要想不被您完虐的话还是有点难度的。”他拿起了一个车,想了想,又放了回去,改走了象。 

 

  赛蕾斯蒂亚思考了片刻,试图把视线集中到那个自己飘来飘去的棋盘上。“我猜……我想最关键的一件事就是要时刻控制住自己的想法。在棋盘上,最糟糕的事情莫过于让感情支配了自己,而变得情绪化,忽视了最终极的目标。有时候……”她把自己的车送到了对方的攻击范围之中,“有时候你必须要牺牲一些东西,即使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兴奋的事情。” 

 

  耀钢扫视了一眼棋盘,皱了皱眉,“为什么你会因为这个而变的情绪化呢?它们……只不过是一些棋子不是吗?” 

 

  赛蕾斯蒂亚定了一下,脸上划过一丝忧虑,“我一直都试图说服我自己事情就是这样,而且我也差不多成功了……”她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我……我不知道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或许露娜她……” 

 

  她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让耀钢不得不竖起耳朵,唯恐漏掉任何一个词,“露娜陛下?她怎么了?” 

 

  赛蕾斯蒂亚晃着她的脑袋,但很快就不得不停下来了——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身体已经倾斜到了一个危险的角度,“她总是会有些奇怪的主意。而且要我说,我妹妹实在是太爱管闲事了。” 

 

  耀钢不安的扭动着身体:他最不希望发生的事之一就是搅进一场和公主的争论之中。但是他有种预感,就是自己已经横竖躲不开这一劫了,“奇怪的主意?您指的是……”他努力用自己能想到的最中性且自然的语气问道。 

 

  “我会做那些我必须要做的事情。比起那些私马情感……众马的利益才是更加重要的。如果我必须因此而面对一些微不足道的羞辱和冤屈,那为了更大程度的利益,就这么办吧。” 

 

  她低头看着棋盘,漫步经心的摆弄着自己的王,“抱歉,我的头有点疼,看来我今天真的没心情下棋。” 

 

  “哦。”耀钢一下子跳了起来,“当然了,您肯定想一只马安静呆一会,毕竟明天的事还是非常重要的对吧?” 

 

  “是啊,非常重要。但是这很值得……这必须很值得……”她跌跌撞撞的走到了那座枕头山前面,突然有些感谢那只把枕头堆在这里的小马,她真是太有先见之明了。紧接着,赛蕾斯蒂亚就以她能想象到的最不雅的方式一头扎了进去。 

 

  耀钢尴尬地站了一会,不确定自己究竟是要留下来还是赶紧溜走。在沉思了一会后,他踮起脚尖,慢慢往房门处摸了过去。但还没等他成功逃脱,一团金色的魔法力场就把他举到空中,拉进了那堆枕头里面。让他更加目瞪口呆的是,紧接着一对戴着金色蹄铁的前蹄就把他紧紧的抱在了太阳公主的怀里。“呃……公主陛下?”

 

  “我向他们保证过……”她轻轻说道,“我向他们保证过,总有一天我会让那些家伙为这场屠杀付出代价,给那些遇难者一个公道。但是他们现在也已经去世了,那这公道还有什么意义吗?现在,我是唯一记得他们的小马了,那么……为了那些活着的小马,我就应该打破这个誓言吗?”

 

  沉重的静寂笼罩着整个房间。 

 

  “说实话,我也没有一个完美的答案。但是我想,假如我是那些小马中的一员,您在过去了这么多年之后仍然谨记着自己的的承诺这个事实,就已经对我意义非常重大了。” 

 

  而回应他的,仅仅只有赛蕾斯蒂亚轻微的鼾声。 

 

  一小时后,露娜脑袋从门口探了进来。在看到里面的景象后,她不由得笑了起来。就在这时,耀钢也努力从那只正在熟睡的天角兽与她由枕头搭成的小窝这两者之间的双重挤压下抬起了头,“能帮我个小忙吗?我觉得我被困住了。”但露娜只是笑了笑,消失在了门后。“公主?公主陛下您能帮我下吗?嗨?”但是很快,那扇通往走廊和甜蜜自由的大门再一次无情的合上了,“有马在吗?”

 

  没有回答。耀钢能感觉到的只有身后太阳公主身体上的阵阵暖意,以及她呼吸中的那股月梅酒的气息。终于,他长叹了一声,放弃了挣扎。毕竟,比这更糟糕的夜晚他也不是没经历过……

thumb_up 18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Singularity Lv.4 独角兽
评论 第一章 一切尽在掌握

事件: 私马对弈

轮数:1

白方:耀钢

黑方:赛蕾斯蒂娅

结果:对弈中止

开局:王兵开局

 

3 月 16 日
奇幻光影 Lv.12 麒麟
评论 第一章 一切尽在掌握

更糟糕是怎么个糟糕法啊......

7 月 17 日
评论 第一章 一切尽在掌握

什么糟糕体验,给我也整一个!:ftemoji_lunateehee:

4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