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scream
Lv.18 5689/5940 夜骐站务小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神箭18号任务日志:独行者

档案08:平静

本作评价
28()
()0

任务日志:2257年,11月25日

  这记录留给以后任务做参考。

  天马对微重力缺乏适应能力。

  而且他们对电击的抗性很高。

  话虽如此,入轨全过程中大部分还不错。而我也不得不为暮光仍然无视GSA财产所有权的行为而继续斥责她。本来到目前为止我已经非常容忍她了,结果却发现她居然重新校准了自动定向仪和罗盘,这下子我不得不态度强硬点儿了。我本来都把发射轨道给计算好了,而且对这星球的读数存在误差。实际上要不是她帮我重新计算了轨道,这发射就不得不当场中止了。

  当然,这不是唯一的问题。我知道我说了入轨过程大部分没问题,但是在SCRAM急速攀升阶段也出了一堆的麻烦。

  最重要的是,7号涡轮泵锁定在节流阀全开状态了,而且还拒绝关闭,这让我们大家都惊慌失措了大约一分钟左右。在这个麻烦真正要了我们的小命之前,我设法解决了它。我把SCRAM的燃料排空,强制引擎熄火,又增大了我们的嵌入角度,更快地离开了大气层。

  不过,这段小小的心跳时光惹出了另一个没想到的问题,这问题来自我的第二位乘客,云宝黛茜。

  我之前没看出任何迹象,而且据暮光闪闪所说,云宝黛茜也从来没表现出类似的症状来,但是我相信那只天马有幽闭恐惧症。当涡轮泵发生故障之后,她开始恐慌,而且在进入失重状态后变得更厉害了。暮光告诉我说,她抱怨座椅要把她压碎了,挤得她无法呼吸,而且又开始因为“坠落”而惊慌失措。

  当云宝黛茜挣脱安全带,并且满客舱里无法控制地四处乱弹乱撞的时候,情况变得十万火急。说真的,当我意识到她恐慌发作时,我就预感到失重状态会让情况恶化。因为她天生的飞行本能,随失重而来的坠落感对她而言只会非常不自然。而且,唉,我猜对了。

  情况糟糕到了如此地步,我开始担心她会受重伤。因此我最后拿出当初用来处理暮光闪闪犯病时候的电击枪,给了她一下子。

  在这里,我得重申一遍之前提过的事。电击看来对独角兽的效果就和对人类一样有效,但是对天马,或者至少是对云宝黛茜,却几乎是免疫的。这电压和真正的泰瑟枪一样强大,但是对她而言,似乎连烦扰的效果都没起到。

  我非常庆幸她那时候无法适应微重力,因为她马上就报复地照我脸尥了一蹶子。要是她真适应好了能使上劲的话,没准儿能把我的下巴都给打破。

  最后还是暮光闪闪关照了她的朋友。她用念动能力抓住云宝黛茜,让她一脑袋撞进了CHM(注:Crew Habitat Module,船员居住舱)的检修面板里。这样做可能有点过分,不过也没更好的办法了。我猜这是在最短时间内最行之有效的了。

  于是在那之后,云宝黛茜就在外面规矩了三十分钟。时间长到足够把她绑回安全座椅上去,并且完成最后的入轨燃烧阶段。

  接下来足足两个小时,我们就尽力把她哄着,好让她保持平静。而且我又抽了点儿时间拷问暮暮一大堆诸如为啥她会在预先不知情的前提下把她朋友拉进这种状况里来之类的问题。真的,回想起来我自己都觉得我简直就像个白痴。我久经了多年的训练,却让两只几乎没有任何经验和相关知识的小马上来扮宇航员玩过家家。几个月之后我回家的时候真希望医生能告诉我,我到底是哪儿不对劲了。要是在正常情况下我绝对没那个胆量让任何毫无经验的人(或者小马)靠近星鸦号半步,更别提进来了。

  不管怎么样,云宝黛茜现在平静下来了。不过看起来有些病怏怏的。我十五分钟之前刚刚完成了第三次燃烧,现在就好好等着与神箭号会合了。暮光一直都在忙着盯着外面的行星看,做微重力实验,而且还在她的老羊皮纸上发疯一样地写着什么东西(用的是我的笔)。当我们在第二轨道上横跨晨昏线的时候,看她脸上那副表情,我几乎都觉得这个烂摊子值了,有一刻我都以为她忘了呼吸。

  我要先回CHM去抓紧时间小睡片刻了。离对接还有几个钟头呢,我宁愿精神饱满地迎接对接的那一刻。

  说真的,不管是谁设计了神箭号和星鸦号对接结构的,他们真该自己来试试看。我是说真的,要垂直插进一个水平对接环的矩形槽位里……某人肯定是看多了那些星球大战的老电影了。我甚至连垂直安定面都看不见,根本就不清楚它们到底有没有对准停靠舱的边缘!


任务日志:2257年,11月25日【补充】

  我真希望我能习惯在微重力下打盹儿,但是说句老实话,过去八个月的时间,我不是在超给力的模拟重力舱里,就是在实际的星球表面。在这种坠落感之下睡觉,我都忘了这有多不舒服了。这种烦闷的头疼感一直挥之不去。天!空间适应综合症真是烦死了!

  不过我们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无论如何我就这么断断续续地睡着,最后终于舒服到睡过去了。然后我做了个最诡异的梦,和云宝黛茜一起跳伞,可是却没降落伞,她一直扯着嗓子尖叫个不停。

  实际上,发出尖叫声的是暮光,而且那实际上也不是惊恐的尖叫什么的,更像是开心到极点的那种尖叫声。幸亏我因此惊醒过来,不然我差点儿就睡过了和神箭号约定的会合时间。

  我不想吹牛,不过……对,我还真厉害。我同步轨道精准到了离神箭号五千米以内,甚至都不用航向修正燃烧。近得连雷达都不需要了。这就是暮光那尖叫声的来由。

  不过暮光的尖叫声把云宝黛茜也带起来了,逼着我半睡半醒迷迷糊糊的还得费了好大劲去把那只吓得炸毛的天马给安抚平静了。郑重声明……真是浪费时间。

  在我们旅程的剩下的时光里,我最后不得不把她放着不管了,等着她能自己平静下来。我想她一直都在哭个不停。

  至于旅途本身,神箭号在我绑好安全带做下一次燃烧之前又跑出去三十千米远。结果在调整速度之后,又多花了半个钟头才最终进入对接阶段。

  至于对接过程本身则相当美妙,这一天的头痛几乎都值了。当暮光终于能首次近距离观看神箭号主体的时候,她就开始没完没了地念叨个不停,话里一半是英语一半是小马语,让我想起了和她接触的第一天那些关于数学的问题。她唠叨了一大堆,我唯一听明白了的就是那句“巨大金属蚂蚁”。

  星鸦号和神箭号对接的最后麻烦是接触的那一刻。要不是接触的反弹撞击和接触环里那一圈锁定扣的敲击,我们和母舰连接的唯一感觉就只有外部指示灯改变颜色了。我居然能把这么巨大的机器操作得动作如此轻柔,暮光对此实在是心悦诚服。

  现在,除了对接,暮光继续痴迷于母舰这俩麻烦之外,还有个小问题,这问题来自一只吓破了胆的天马。就在我敲这些字的时候,她还是死死地把自己绑在星鸦号的椅子上,而且说什么也不肯下来。可怜的云宝黛茜,她浑身哆嗦得那么厉害,离着这么老远,我还能听见安全带的带扣在咔哒咔哒地响个不停。

  我不知道我们能有什么办法,但我有足足一个礼拜的时间来好好处理这个问题,而且暮光也同意,云宝黛茜不能在那里坐六天。也许我们可以在不把她再吓成歇斯底里的前提下送她到人工重力区的某间客舱里,她会好起来的。

  与此同时,暮光正在神箭号舰桥上努力适应微重力。那里空间更大,更适合活动。

  (友情提示:舰桥上的小紫点是啥?)


任务日志:2257年,11月26日

  在太空中,白天和黑夜都失去了意义。小睡一觉可能会管用,但是自从和神箭号对接之后我就没合过眼,因为一直都忙得很。暮光还在四处跑,活像是磕了药。哪怕我从以前的“情节”中了解她缺乏睡眠是啥德行,我想我还是让她继续跑到累瘫为止算了。

  哦,我们也想办法把云宝黛茜转移到人工重力区了。要说她积极性有多高,肯定会让你大为惊讶。当然,前提是她憋了十八个钟头的尿之后。不过,这并没解决问题。就和入轨的时候一样,云宝黛茜天生的飞行本能又起了作用,结果最后她差点又失控了。多亏了暮光用悬浮魔法帮忙,我们才安全地把天马转移到了稍微舒服点儿的人工重力区。她现在还在那里。

  说到暮光和微重力嘛……那丫头简直就是天生的。实际上,她已经证明了她在微重力下四处行动的能耐比我还好。看来她靠她的漂浮魔法已经设法掌握了自己在微重力环境下移动的窍门,而且现在正用它来在船上四处转悠。她向我解释说,当她意识到她必须借助一个固定物体来锚定自己的时候,她马上就发现平常非常难的“自我漂浮”实际上简单得“白痴都能行”。她能“抓” 住船上任何可以抓住的地方并且借力,就算她无法用身体真正去够到它们也罢。

  我专门强调了“抓”,是因为就我所记载的,这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抓取。如她所说,独角兽的念动力需要一个用来传递动能的锚定点。不然结果怎么样可就不知道了。就我所估计的,锚定点应该是一种……我猜你可以把它称之为一个短距离空间扭曲。物体的势能…或者我该说物品的“重量”会落到那个锚定点上,而不是独角兽的身体本身。要是没有它,暮光不管什么时候想提起比她自己更大的东西,她都会像个西瓜似的被砸碎。通常来说,锚定的位置只限于她们的蹄子可以接触到的范围内。因为有实际身体接触的话,设定起来会更简单。但是也可以像她传送别的东西一样来使用。在微重力环境移动的情况下,她可以把这个过程反过来。这样一来“锚定点”就是她平常漂浮的东西,然后她借助那个锚定点来把自己拉过去。

  她说这个在地面上也可以做,但因为引力作用,这非常难以维持,甚至对她而言也一样。不过到了太空里,这样所需的“力量”非常小,因此这种方法变得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鉴于暮光对失重状态非常适应,简直是如鱼得水。我可得承认,这和当初任何预测都大相径庭,看来还是独角兽更适合太空旅行。本来我还以为会飞翔的天马是完美的候选,但短短一天时间就让我们领教了深刻的教训:无法忘却自己的天生本能,后果会有多么严重。

  除此之外,我真得好好睡个觉了。明天我要对星鸦号执行EVA(注:舱外活动,Extra-Vehicular Activity)任务。7号涡轮泵不会自己坏掉的,在那东西要了我的老命之前,我一定得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任务日志:2257年,11月27日

  自从我们把云宝黛茜送进人工重力区,她还没吭过一声。我开始觉得这对她而言是不是比我们想的还要艰难了。她一直在娱乐区里保持着蜷缩成一团的姿势,呆呆地盯着我们给她设置的放映飞行器图片的显示器,说什么都不往舷窗那边看一眼。比起这种怪样子来,我觉得还是看她吓得哇哇大哭的时候心里更舒服。

  暮光闪闪现在还是没有睡过,但是就我所知,她没有半点放松下来的迹象,而且还在继续微重力“实验”(四处玩),活像个在沙坑里玩得忘了时间的孩子。

  如果类似的情况给了我什么教训的话,在她最终开始呈现出睡眠不足的状况之前,我可能会再多给她……也许一天的时间。不过,我可不喜欢她这个样子。虽然可爱,也非常滑稽,但是我内心的责任感一直都在提心吊胆,生怕她疲劳了之后会干出什么傻事来,比如在零重力下玩心灵传送。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她因为选错了传送位置结果直接穿过船体掉进外面的绝对真空里去。

  那样她的小命马上就会玩完了。

  说到真空嘛……今天EVA活动进行得很顺利。多亏了暮光的一些帮助,我在创纪录的短时间内把事情办完了。好吧,虽然一半的时间里我都在穿着宇航服提心吊胆地咬嘴唇,但她虽然没有睡觉,却真的帮我度过了难关。而且过程真的很有意思。

  想象一下,一只能干而优雅的独角兽,就像暮光闪闪这样的,用起念动力来活像个有生命的远程操纵机械手臂。当我拆掉7号涡轮泵的时候,她就一直坐在星鸦号里,尽最大努力从舷窗里观察我的行动。全过程中,她不仅仅起到了备用安全索的作用,而且还帮我四处移动,当我牵引部件的时候还帮我远距离搬运零件,大大减少了我喷射背包的燃料消耗。仅仅过了大约一个钟头,她就熟练到了让我心悦诚服的地步。我几乎可以用“正常”的速度四处移动,而不是“太空行走速度”。宇航服还是这么笨重,举步维艰。这东西大概两百年来都没变过。(有点像是脱水太空食品,实际上现在我想了想,那些东西简直可称得上永垂不朽,你们该不会给我打包的就是两百年前的NASA口粮吧?!)

  现在我们已经把所有的涡轮泵零件都拆下来了,而且在科技实验室里拿到了错误日志。我就可以开始查明星鸦号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了。我真心希望这是可以解决的。因为要是我解决不了的话,那我在把它们带回地球进行修理之前,我也没法送暮光和云宝黛茜回家了。我相信要是天堂公主和月亮公主发现我不得不绑架她们的两位子民最少一年时间的话,那她们绝对会喜出望外。顺便提一句,这是讽刺,免得我这话的意思说的不够明白。

  无论如何……暮光正在控制台附近看光谱仪读数,也许被困在一艘船上唯一的好处就是这船原本是设计给三十个乘员去小行星采矿的,这船上我不知道怎么操作的地方可多了去了。这倒是提醒了我,我必须校准船上的观测仪器并且测量读数,要测的有太阳和月亮以及“坎特拉” ……

  首都。

  坎特拉就是首都。 

  我应该早点儿提到的……

  长话短说吧,这是暮光想出来的,我想是在飞行数据记录里面。据我所知,她编辑了记录的文档部分。实际上我都等不及她完成了,因为我实在是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云宝黛茜一直都在说什么。

  我最好走了,暮光想试试看零重力加速度实验,我得负责安全保障。而且还有观测仪器校准和一个引擎等着我去解决。


【隐藏条目】任务日志:2257年,11月27日

  真的?兰迪的密码是“软糖小熊”?我足足花了八个钟头做魔法追踪扫描最后就出来这个?那不就是那种怪模怪样的用明胶糖浆和食用色素做出来的小熊样子的糖果吗?你们人类真奇怪。而且这种隐藏的登录功能也好怪,只有工程师才能访问……?我可能不该像这样进入系统,可我实在是忍不住!我都多久没睡啦?……54个钟头?我敢打赌你们人类肯定会想知道我到底是怎么进入系统的,虽然我只碰了两个月的电脑。这个嘛,其实很简单的。好吧,只要你懂得怎么使用魔法就行。兰迪还以为我看见他输入密码了呢,但实际上我要做的就只是找到每个数字位的密码验证来确定是真还是假,只要用魔法来确认“真”状态,密码本身是什么就并不重要了。就想象一下我可以用魔法来进入系统并且调整好了。我们在宫殿里可是专门有魔法来防止类似的情况的,但是我想不接受魔法的话,你们人类恐怕永远都不会相信这是可能的。而且我得承认,对我来说,这也得费些工夫,其他的独角兽恐怕还做不到这一点呢。但是在看过了那么多逻辑门命令和你们的电脑工作原理之后,我只是忍不住想试试看。我是说,我可以把小鸟变成……好吧,橘子鸟,而且不会伤害到他们!不是橘子颜色的鸟,……就是橘子,而且也是鸟,你们懂的……就像是……水果长了翅膀。嗯……那其实是个意外,我其实原本是打算把苹果变成橘子的,结果粉红派吓了我一跳……但是从技术角度讲,比起那个来,这个还算简单了。我想……进入一台电脑总比把小鸟变成橘子要简单些吧?等等,为啥我要在电脑屏幕前发问?你们人类一年之内都没法回答我!哈哈……听我说,也许听起来我有点不像话。这个,我根本没想到我会得到主系统的管理员权限。但是我猜,既然有这么明显的弱点,这也无法避免的事。请不要担心,我不会乱动什么的,这里有太多的东西都是我弄坏了之后无法修复的。而天堂公主肯定没法像我当初用了那个“爱他就爱他”魔法的时候那样帮我开脱。不过我太散漫了,对吧?在我把我所有的秘密都吐出来之前,我最好还是关掉日志好了。但是打字实在是太让我上瘾了!这比我以前任何时候用羽毛笔写字的速度都快!几乎可以跟上我的思维速度!哎呀!还是马上打住吧。真希望读到这日志的人不会觉得我很奇怪。

  暮光闪闪


任务日志:2257年,11月28日

  暮光闪闪现在还没睡,她正在如火如荼地表现她在我印象中那种强迫症性质的求知欲。但是看她这样完全废寝忘食,甚至连卫生都不顾了(她的鬃毛简直乱得一团糟),就只为了能多做点实验和多学一点,也真让人担心。

  更让我提心吊胆的是,她不知怎么的居然设法获得了神箭号主计算机系统的管理员权限。

  管理员权限!

  我是这艘船上唯一的乘员,你们甚至都没给我这个权限!

  至今为止,看起来她所做的一切就只是获取了访问权限,但实际上没真正用它做过什么。我真想为她不尊重GSA的财产而再骂她一顿,但同时,我也不认为她现在这个样子能听得进去。更别提我更想的是让她把管理员权限给我,而不是逼她放弃。你们不喜欢?真麻烦,现在你们可是远在七千光年开外,想过来指教我如何使用“我的”装备,可真有点困难。

  无论如何,今天另一件有意思的事居然是云宝黛茜。

  我“今天早上”醒了,因为我觉得自己暖和得有点不对劲。一开始我还以为是环境控制系统出了故障,空气处理器的冷凝线路失效了。可实际上,那是云宝黛茜,她不知什么时候爬上了我的床铺,而且还紧靠着我,活像是个超大号毛绒玩具。

  当我想起来的时候,她只是把我抱得更紧了,把脸埋在我的衣服里,在梦里还发抖。说真的,我想起了她在星鸦号上睡午觉的那天。对这样一只厚脸皮而且还闹腾的要命的小马而言,她睡着了的时候还真是……非常可爱。就暮光闪闪所言(她下午知道了这件事),云宝黛茜提到我闻起来有很熟悉的气味儿。

  很熟悉的气味?这不是动物习性吗?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异星的小马嘛。我知道我家乡那里,小孩子和宠物都是在有他们父母/主人的气味儿的地方更舒服,可对云宝黛茜而言,我两样都不是。

  从好的方面来看……当云宝黛茜醒过来之后,她似乎多了一点……我不知道,活力?警觉?不再害怕四处移动了?我还无法劝服她离开人工重力区,不过我想她开始安下心来,确定我们现在完全安全了。(就和任何太空船上的人一样安全。)也许明天,在暮光闪闪的帮助下,我们可以让她到船上其他地方去转转。如果她能克服自己的焦虑的话,那一点儿零重力的乐趣也有助于放松她的心情。

  我在午饭之前检查了一下观测仪器。大多数情况下,我从坎特拉和半人马座Ω主星收到的读数全是正常的。正常到了简直让我恶心的地步。

  而这就是不正常的地方。

  麻烦问题是太阳磁场,还有太阳磁场活动。

  什么也没有,一点儿也没有,连个屁都没有。一切、任何有意思的活动,都没有。没有循环,没有耀斑,没有日珥,没有黑子,也看不到任何日冕物质抛射。恒星的X射线简直是磁盘记录中的典范。太阳风监测显示出近乎完美的稳恒质子流,密度和速率都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

  就因为这么正常,所以才不正常。

  究其原因,我唯一能想得到的可能就是这恒星根本没有任何运动。我实在无法想象,有什么原因可能导致一颗恒星的内外部循环和活动完全停顿。

  我得到的唯一不正常的读数就是这个古怪的微波读数。它包含了一个非常强大的驻波和好几层的谐波,在一天之中有好几次循环。这频率似乎也有几次突然提升,和坎特拉的黎明和黄昏时分相同。我只能假设,这跟天堂公主如何控制半人马座Ω主星有关。

  除此之外,对于一颗这样的恒星,一切都非常正常。放射线和吸收线都符合预期,并且与传感器观测到的结果一致。我会让神箭号继续收集数据,也许在我家园的智囊团能发现什么我没能发现的东西。不是有句老话叫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吗……哦,说起午餐……缺乏睡眠的暮光到了如此迷糊的地步,居然看错了我的食品包,我想那应该是……意面,还加了肉酱。她几乎都把那包料吃完了,还唠叨着这味道为啥那么有意思,最后才明白她到底吃了些什么。

  好家伙……

  我一开始本来还以为她要呕吐了,但是她却紧紧闭上眼睛把剩下的部分也硬塞了下去。然后她离开了,把自己锁进了航天实验室里,开始玩命地尖叫。诊断报告表示有一波0.4伏的电压浪涌穿过整艘船体,让所有电气保护都跳了闸。多亏了这回事,我不得不重置了电池隔离线路,又重启了发电机。整个人工重力区也只好重启,失去了0.05G,我敢肯定云宝黛茜也注意到了。

  回头看看我关于小马饮食习惯的记录,他们和地球的近亲差不多,主要是食草动物。不过我也注意到了他们用鸡蛋和鱼来补充蛋白质消耗。鸡蛋在他们的甜点和蛋糕中用得非常多,有些例子里还是直接食用的。鱼比较罕见,看来是主要还是雄性之中很少有的嗜好。现在我不会随便作假设,但是我以后一定得详细调查一下当地的食物链。

  不过食物已经说够了。关于星鸦号的涡轮泵已经得出了快速检验报告。我今天尽最大努力仔细做了检查,发现涡轮已经在上次爬升入轨的时候有些过度消耗。飞行数据表示它被超速驱动,几乎到了额定输出的125%,而最大安全性能上限最多只能超过10%。鉴于这种情况,我得修改我的入轨曲线,从而可以用最低的动力来入轨。SCRAMS最大推力的75%或者80%,应该足够让我按照精确配置文件5-5-5(而不是10-7-5)来入轨了。

  我需要从仓库里把零件找出来,并且和暮光安排下一次EVA来更换部件。从节流阀到喷油器,2号SCRAM的东西都得换掉。而且为了安全起见,1号SCRAM我也得大修才行。就算在有帮手的情况下,每换个引擎估计都得花我一整天时间。

  不过午饭之后我还没听见暮光的动静,我真心希望她别吓得太厉害。

  今晚我有些停机时间。所以我就在人工重力区的娱乐区陪着云宝黛茜一起过了。自今天早上以来,她的情绪已经改善了不少。但是现在她跟着我在人工重力区里转来转去,就卧在我身边。我打字写今天的日志的时候,她一直都在盯着屏幕看。

  我有种感觉,这趟旅程剩下的时光,睡觉的时候她都要缠着我不放了。


任务日志:2257年,11月29日【凌晨】

  哇!它回来了!而且,我的意思是说“它”!那种诡异的被盯着的感觉。这就和我当初抵达这颗星球时候的感觉一样,而且也和我一直被露娜公主监视时候的感觉一样。我本来还以为这只是神经过敏而已……可是……这简直就像是真实存在的接触感,真得都把我给吓醒了!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跳得老快,而且一直都回头看背后,就好像觉得能看到露娜公主站在我背后似的。而且,古怪的是,我明明知道我并不害怕她!但是我浑身上下都在发凉,就好像被吓坏了似的。

  而更疯狂的是,那感觉还一阵一阵地来!好一阵子我才意识到这一点,但是,间隔时间和人工重力区的轮盘旋转周期是一致的!每次艾奎斯陲亚进入舷窗视野的时候,我都有种想跑去藏起来的冲动。我已经把舷窗用一些胶带和纸张给封起来了,这样似乎让那种诡异的恐怖感降低了不少。

  这绝对不是我想象出来的。这东西非常真实,而且是非常实际的存在,我的身体都能感觉出来。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但是我等我起床之后一定要去问问暮光闪闪这件事。


任务日志:2257年,11月29日

  在今天凌晨的事件之后,我开始在神箭号上四处寻找暮光闪闪,看看她昨天吃错东西结果吓破胆之后又在搞啥鬼把戏。

  遗憾的是,我发现她的时候,她正处于……至今为止最尴尬的状况中。她简直是邋遢得不堪入目,而且已经晕过去了,周围还像云彩似的飘着一大堆军用口粮和太空食品。足足有五十七种不同类型的食品包都被她给撕开了,而且这些食品包里都有某种类型的肉类。她没把它们全吃完,但是从那些东西的样子看来……她只是把每个食品包都做了采样。旁边还有个笔记簿,她在上面记载了每个采样的内容、滋味、还有质地,另外还有一些小马文字,我怀疑不是翻译,就是她自己的笔记。

  我怀疑她的睡眠不足是导致这种惨状的元凶。我已经注意到了,她不睡觉的时间越长就越缺乏理性。之前类似情况发生的时候,她周围的一切都被搞得一团糟。不过我从来没想过这会把她弄成这个样子。这种混乱……只有在醉鬼发酒疯的时候才可能见到,或者是个五岁孩子撒泼的时候。

  实际上,我倒宁愿更相信五岁孩子,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好歹还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暮光闪闪的情况看来更像是相反的……

  我不得不把她搬走,这可不怎么轻松。她完全人事不省,在我把她放进零重力睡袋里的时候甚至连动都不动一下。你们知道吗,暮光闪闪睡着了的时候会吮自己的蹄子……哦,实在是太可爱了。

  要是她看到这日志,她八成会宰了我的……

  这一天剩下的时间,我都在仓库里找SCRAM引擎的零部件,并且把没开封的给养打包搬进星鸦号里。回头我还得去清理暮光闪闪的那一大堆烂摊子……也许还是回程路上慢慢清理算了。整整六个月没事干,我有的是时间来处理所有的一切。


任务日志:2257年,11月30日

  终于!云宝黛茜最后终于鼓起了足够的勇气和决心,今天早上主动离开人工重力区了!我差点都没想到她会这么做,但是今天早上我正要去看看暮光醒了没有,半路上却碰上她正在扑腾着爬上梯子,离开人工重力区。

  几乎是同时,她的飞行本能又起了效果,差点又开始在走廊四壁当弹球台的珠子了,还好我及时抓住了她。稍微花了些工夫,不过我给那只天马做了示范,向她详细演示了轻柔而有效的动作如何比盲目胡乱用力更有效果,大约一个钟头之后,她终于开始掌握要领了。当暮光闪闪醒过来看到她朋友正在迎面盯着她看的时候,想象一下独角兽脸上是什么表情吧。实际上你们也用不着想象,看看照片档案就好,那张抓拍太经典了!

  当我问起暮光闪闪昨天那一片狼藉的时候,她满脸是汗,一个劲儿地道歉,说她当时根本脑子里根本就没条理。我告诉她,既然当时她确实脑筋秀逗了,那也就算了。但是我还是让她下了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毫无节制地熬夜不睡觉,而且要好好照顾好自己。

  于是,我也就马上给她(其实是她们俩)演示了人工重力区的太空淋浴器的使用方法。具体细节我就不描述了,因为……太尴尬了。这就好像你必须得给你的宠物狗洗澡,但是你的宠物狗其实是可爱的女孩子,而且……好吧,我不是心理学家,所以我不能告诉你我当时脑袋里想的是什么。等我回去之后我可真得去找医生好好聊聊关于和智慧非人类生命体的日常共处什么的……我知道的就是我详细解释了太空淋浴器(对了,几天之前还有太空厕所)的使用方法,感觉真够怪的。如果是和人类女生说这些,我可以随时随地,而且面不改色心不跳。可是,明明是同样的事,对象换成这些慧骃*(嘿!这个太完美了!),我就为难得要命,简直就像是和我自己过不去似的。(*译者注:原文是Equinoid,直译是带有马类外形特征的类人智慧生物,而《格列佛游记》中的“慧骃”的原文是Houys,不过译者除了这个称呼之外真的想不到更合适的称呼了。)

  我想,这个话题还是打住好了,干脆就直接让泽菲尔医生来检查我到底疯到了什么地步好了。

  当暮光闪闪冲完了之后,轮到了云宝黛茜。我们就出去为我的下一次EVA做准备了。顺便提一句,这些小马也和人类一样会出汗,所以几天没洗澡之后她们闻起来也……真是不好形容。当你在神箭号上呼吸那循环利用的陈腐空气的时候还真不容易注意到这些。但是她们洗得干干净净之后,感觉可大不一样。

  总而言之,EVA进行得非常顺利。花了大半天的时间,但我们总算把第一个涡轮泵和阀门组重新装好了,而且又把另一个涡轮泵也拆了下来,多亏了暮光闪闪,她可以像一台精准的机械臂一样四处移动我。我得承认,全过程我们都在滥用她的念动力,不然这工作可真没那么简单。

  全过程,云宝黛茜就只好通过停靠舱的摄像机眼睁睁地看着了。

  晚饭的时候,我借机和暮光闪闪说起了那天被盯着的感觉。我解释说那感觉简直像是实际的身体接触,而且看起来和直视她行星方向有关的时候,她看起来真的很迷惑。她对此有些推测,是基于我以前接触过的一些魔法对我身体造成的反应。但直到我们能回去之前,她也无法下结论。

  我真不敢相信,我竟然在谈论魔法,就好像这是件很平常的事似的……


任务日志:2257年,12月1日

  日历又翻过了一页,我相信地球上肯定在忙活着准备过节了。我知道这日志不能真正算是发往家乡的信件,但如果是的话,我会说帮我在圣诞树上多挂点儿灯泡。

  看来我变成了云宝黛茜新的特大号活泰迪抱抱熊。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她居然趴在我身上,就像是只大猫咪似的。别问我她是怎么爬上来又没弄醒我的,但是……唉,我真心希望这不是某种错了位的感情,我最不想要的就是一个来自半个银河系之外的心理不稳定的外星智慧马…

  你们知道吗?把我刚刚敲的东西都忘了吧。

  今天的EVA活动比昨天还快。暮光闪闪的能力再次得到证明,在工作中实在是太方便了。不,我可完全没偷工减料省时间什么的。在暮光闪闪的帮助下,我们把另一个SCRAM涡轮泵的安装列表从头到尾一条一条地详细过了一遍。就像我在发射之前所说的……那丫头会是个非常优秀的工程师。

  刚刚过了午饭时间,我们就大功告成了。于是剩下的一天就用来确保返航之前星鸦号里装载了充足的给养。(我还专门确保加载了额外的打印纸,油墨,便携式控制台,还有辅助太阳能电池板,都是给暮光准备的。这应该能让她离星鸦号的电脑稍微远点儿,多给我留点儿隐私空间了)

  我又检查了一遍太阳观测仪器传来的数据,活动读数和之前一模一样,微波读数和驻波也没变化。我把目前所有的数据都下载到了星鸦号上,以便回头再仔细研究。另外我还调整了传感器来监视扫描微波信息,我想看看随着时间流逝,这些数据会不会有什么变化,由此来发现一些信息。

  当我完成了科学实验室的工作之后,我去了舰桥,看到云宝黛茜正凝望着舷窗外面。因为没有脚步声(谢谢你,失重),她根本没听到我来了。我望着她,足足几分钟,她就那样一直静静地凝望着她的家园,那颗行星。她把自己的蹄子放在窗口上,然后又移开,然后再放上去,然后再次移开。

t69g-1476051222-349546-full.jpg

  我和她各自都看入了迷,结果暮光闪闪上来叫云宝黛茜的时候把我们俩都吓了一跳。据暮光所说,云宝黛茜说,看到她的家那么远,那么小,让她觉得自己也非常渺小。我对此可以说是感同身处。当我第一次在高轨道上凝望地球时,心中也被触动了。你所了解的一切,你认识的人,全都在那里……

  所有的一切,就在那个看起来只有你拳头那么大的泥巴球上。或者在云宝黛茜看来,只有她蹄子那么大。

  话虽这么说,暮光倒是活跃了一下气氛,她说我的出现证明了一点,哪怕是像我们这么渺小的存在,友情也能跨越这浩瀚的宇宙。

  我今晚感觉很自豪。人类首次和外星种族相遇,而且,我还被他们正式承认为朋友。人类被当做朋友……如果这是在为未来奠基的话,我想,虽然我犯下了这么多错误,惹出了这么多乱子,我依然尽了最大的努力,达成了最完美的结果。

  既然大部分工作现在都完事了,我想明天我还是陪我“朋友们”好了,专门花时间找些乐子也好。


任务日志:2257年,12月2日

  今天是神箭号上的最后一天。从我醒来到现在,我决定尽可能好好招待两只小马。

  通过一些练习,暮光和我帮助云宝黛茜学会了在零重力状态下有效地“飞行”。比起能用念动力的暮光,她的课程不是特别顺利。不过等到了午饭时间她就能在舰桥里飞来飞去,最多只和舱壁有些轻微碰撞了。看来她最大的麻烦是无法分清上下,所以很容易失去方向感。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制定了一条默认规则:前进方向永远是向下。要是她搞不清楚的话,只要让自己在空中停下来,相对于空气流动处于静止状态就行了。

  等到了将来,小马们的后代更多地参与到这方面活动的那一天,她的技艺应该已经纯熟了。

  我们在人工重力区的娱乐区度过了安逸的午餐时光。我趁机向她们推荐了一样全人类的祸害……电子游戏。为了她们着想,我把难度选择调到了超初级,这一路上我玩的一些精彩刺激表演足以让这俩丫头做好几个月的噩梦了,不过她们看来很喜欢我这里的一些战争游戏什么的。暮光闪闪简直是痴迷地望着我一路通关,她说能观看一些她目前为止只在书本上见过的策略和战术在游戏中实际表现出来还真是特别有意思。

  从她眼巴巴的表情来看,云宝黛茜也想一起玩。不过看到游戏摇杆和我的手,再看看她的蹄子,她只能坐在一边用她的语言喃喃地抱怨而已。

  游戏也没玩太久。我知道坐在一边只能干看着的话,一会儿就会变得很无聊了。而且我也不想让这俩对我收藏品的兴趣过于浓厚。不过又想了想,我去了趟星鸦号的档案库,用闪盘在便携式控制台上装了几个战略和益智游戏。不是什么大作,纯粹打发时间的玩意儿罢了。

  然后我们在舰桥里无所适事了更久。我给云宝黛茜演示了主控台和主状况全息显示器,为了找点儿乐子,我用高分辨率航拍把她们俩的家给拍成了航片。而且作为纪念品打印了出来,好让她们可以回去炫耀“从太空看到自己家”。最重要的是,我为这颗行星拍了几十张照片,还有上面各大陆的航拍照片,这样她们就有东西能带回去了。

  当她们仔细欣赏这些东西的时候,我意识到,也许我可以不光只提供给她们一些照片而已。既然当我在这里的时候她们对我如此周到,为了表达感激,我想应该给公主们送些礼物什么的。只希望我家乡那边不会对一两台老平板电脑还有太阳能充电器的“遗失”太过于纠结。特别是露娜公主,看来她非常喜欢仪器什么的,所以她应该也会非常喜欢这老玩具。

  现在我该去睡个觉了。当起床之后,我们就得准备穿好宇航服为回程打包了。我希望在体验过微重力环境之后,云宝黛茜能以镇定的心态应对重入轨,不会再吓丢魂。

  这倒提醒了我,我最好去连上输油管道,把星鸦号SCRAM引擎的燃料槽重新加满。我差点把这事儿都给忘了……

  **关于修正标定,我有了些点子,是从电子工程学频谱的软件方面来的。

  **等我们有了新想法之后,我会改写暮光的条目。


thumb_up28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asey Lv.2 天马
回复 档案08:平静

哦,我最想要的就是一个来自半个银河系之外的心理管她稳不稳定的外星智慧马

17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文艺复兴
  • 人类在小马国(HiE)
  • 科幻探索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