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ie
Frankie
Lv.8 1836/1840

没有过不去的坎,只有填不完的坑!

百以四分

第二十五章——慷慨

本作评价
146()
()0

 

 

“看见没?我就说两只雌驹可以一起完美共浴的吧。”

 

我们一同走出了淋浴间,瑞瑞用魔法飘来了几条毛巾。她用其中一条擦着我背上的毛皮,“嗯,凡事都有第一次吧,我猜。”

 

我耸耸肩,然后拿起一条毛巾,帮瑞瑞擦干她的腿,“呃,我并不是第一次。在农场里的时候,我和阿杰一起洗了几次澡。我是说,作为一只陆马,她能把自己清理干净的唯一方式,就只有让我和她一起进去了。”

 

瑞瑞小心翼翼地用毛巾轻轻把我两侧的翅膀拍干,“真的?你们什么事都没做?别理解错了黛茜,但我觉得你和AJ之间可不只是纯友谊这么简单。”她撇嘴笑了,“一个勤劳吃苦的农场好手和一个假小子?听上去就像是浪漫小说里的桥段。”

 

我嘲讽了她一句,“杰克和我是打小以来就是好朋友,我已经认识那只雌驹有好几十年了。”我说完,咬咬嘴唇试着重新组织语言,“我是说,她以前并不是一只雌驹。嗯好吧,所以她二十五年前的确是一只雌驹,但是……靠这太难解释了!”

 

瑞瑞咯咯笑了起来,“我明白你的意思。当你还是个人类的时候,你和AJ从小就是至交。”

 

我点点头,“对,是这样。我们是高中时遇见的,从那以后就成了最好的朋友。”

 

瑞瑞走到我另一侧,擦了起来,“这还真不错。我多希望我那些男性朋友能和我一起变成小雌驹。”她看了看我,“我觉得AJ以前是个男人,对吧?”

 

我叹了口气,“对,而且她绝对不会让你忘掉这一点的。”

 

瑞瑞顿了顿,“真奇怪,我们中有很多小马——但并不是全部——最后马化以后都变了性别。”

 

我耸耸肩,“嗯,我猜那就是无序的好事了。他想通过改变我们的身份来制造混乱,但又不想让所有小马都那样,要不然就不够混乱了。”

 

我们互相擦干了对方身上的大部分毛皮,然后我们穿衣服的时候,另一个房间里传出了我手机哔哔叫的声音。瑞瑞放下了毛巾,朝着声源走去,“很可能是他们,我去接。”在她走向隔壁房间的时候,我不由得注意到了她裸着的白色屁屁,她把自己的内裤留在了这里。看见裸着的小马对我来言不算是什么新鲜事,在农场里的时候除了小蝶以外,大家整天都是裸着的。不过话说回来,瑞瑞把她的短裤留在了这里。我低头看着它,一个微笑慢慢爬上了我的嘴角。

 

“黛茜,亲爱的,是银甲和暮暮。他们说他们已经到宾馆这块儿了。我把房号给了他们,他们应该随时——”

 

“哦,亲爱的,那可真是太完美了!”我走到了房间里,模仿着她风格,还故意扭着屁股甩着尾巴。

 

“云宝黛茜!”瑞瑞叫起来,一半是吼,一半是小声耳语。

 

“哦?你喜欢我的新造型吗?”我转了个身,给瑞瑞看我的身后。我正穿着她的袜子,吊袜带,以及黑色蕾丝短裤。

 

她朝我靠了过来,开始用魔法把这些衣服拽下来,“云宝!女生们才不会分穿内衣!”

 

我大笑了起来,感觉到她正在用魔法把内裤扯下来,我咬了咬嘴唇。我得承认,这感觉真的很奇怪。“哦,真的吗?你确定?”她对我摇着头,然后把那些衣服穿回了自己身上。我调皮地微笑着,“我已经帮你暖过啦。”

 

瑞瑞翻了个白眼,“棒,棒极了。”她停了一下,然后看了看我,脸稍稍红了一下,“你知道,你穿着这些衣服其实挺好看的。比如黑色蕾丝被你的彩虹尾巴衬托出来了。”

 

我后退了一步,“哦别,你想都不要想,瑞瑞。那些女孩子气的衣服你留给自己好了。我之前就是想逗逗你才穿它们的。”

 

“嗯哼。”她哼哼道,歪过了头,对着我微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穿些符合你性别的东西。”

 

“做梦,瑞瑞。”我看向那只独角兽雌驹,她忸怩的微笑和她濡湿的鬃毛相映衬。我人不住瞪了她一会儿,然后抬起了眉毛。就算我已经不再对女孩子感兴趣了,我也知道她现在看起来简直倾国倾城。我为着自己失去了男性身份叹了口气,我其实都有些嫉妒银甲了。“瑞瑞,我得说,你的男朋友真的是地球上最幸运的家伙了。”

 

她红了红脸,然后盯着地面看了一会儿,但她还没来得及想出一个回复,门上就响起了敲门声。暮暮模糊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是我们,快开门!”

 

我瞥瞥瑞瑞,“说银甲银甲到。”我走上前,但我还没迈出几步,我就看见门把手被瑞瑞蓝色的魔法力场包裹住了。我微笑着看着瑞瑞用魔法打开了门,然后摇摇头,“切,真爱出风头。”

 

“哦拜托黛茜,你可没资格用这句话去怼别人。”她有些好笑地说道。

 

我转过身对她吐吐舌头,“彼此彼此!”

 

她也对我摆出了这套幼稚的表情,“试过才知道彼此彼此。”

 

我笑笑,“这根本说不通!”

 

瑞瑞张嘴想说什么,但然后我就看见她的眼睛瞪大了,看向了我身后,“哦……你们好。”

 

我转身,看见银甲和暮暮站在门外看着我俩。暮暮抬起眉毛,“你们俩真的相处得非常好。我是不是错过什么了?”

 

瑞瑞完全无视了她,“银甲!你回来啦!”她跑向那只雄驹,而他也朝她靠了过来。

 

她们俩用小马的方式抱了一会儿,“我真的好想你啊瑞瑞。我都要担心死你了。”

 

她微笑着,向我瞥了眼,“我很安全,有黛茜在保护我呢。”

 

银甲的耳朵稍稍弯下来了一点,他看了看我。我尴尬地挠了挠脖子,“得了吧瑞瑞,我能把你救出来,是因为银甲想办法从监狱里逃了出来,然后找到了我告诉我该怎么去救你。所以真的,他才是救了你的那个。”

 

“嗯,反正你现在安全就够了。”银甲微笑着,看向瑞瑞,吻了上去。

 

暮暮往远离这对CP的方向退了一步,无聊地咂了咂嘴,“那还真不错。所以,接下来的计划呢?我们都在这儿了,而且都很安全,所以接下来干什么呢?”

 

我伸了个懒腰,“就像我之前说的,我们要去爱荷华州,和其他M6成员会合。那里也要安全的多了,而且我们还有食物和药品储备。”

 

银甲吻完了瑞瑞,他看向我,“然而我们并没有到达那里的方法。”

 

我看向窗外,“先做重要的,我们需要想个办法离开这座城市。那么我们就得要——”

 

暮暮挥挥蹄子打断了我,“在我们制定计划前,萍琪在哪里?分开行动都快把我逼疯了。我们能不能把萍琪叫来,从现在以后就待在一起行动?”

 

我点点头,“好主意,她在226号房。”瑞瑞歪过头瞪着我,但我无视了她,走到我的包旁边,找出了钥匙,然后用嘴把它扔给了暮暮,“这就是她房间的钥匙,226沿着走廊走就到了。”

 

“黛茜?”瑞瑞看着我,示意了一下我刚刚丢给暮暮的那个钥匙。

 

“嗯?”我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你一直都拿着萍琪的房间钥匙?”

 

我微笑了一下,“当然了,我们刚到这里,她就把钥匙给了我,以防你或者我不想睡在这个房间里。”

 

那白色独角兽笑了一下,“当时你说过你没想到我会在你房间里,而且你还痛惜地接受了我们得睡在一个房间里的事实。”

 

“我可没这么说过。”我轻轻笑了笑,“我没想到你会在这里,但你一出现,我就觉得这可能会是我们重新建立友谊的大好时机。”

 

瑞瑞对我微微笑了一下,但银甲打断了我们的对话。他走上前,眉头紧皱着,耳朵也直直地往前倾斜,“你说你和瑞瑞睡在一张床上是什么意思?”

 

瑞瑞开玩笑般对他挥了挥蹄子,“哦放轻松,银甲,我们都是女生。而且我们没有共睡一张床,我们只是共睡一间双人间而已。”

 

我看向银甲,撇嘴笑了笑,“对啊银甲,我们都是妹子,放轻松老兄,没有谁会抢你女票的。”

 

暮暮摇了摇头,准备离开房间去叫萍琪,“你们这些小马都疯了。”

 

 

 

 

“银甲,我已经想不出主意了。”萍琪对我说道。不过我倒是没有太注意去听。

 

“银甲闪闪,亲爱的,你还好吗?你看起来心不在焉的。”瑞瑞蹭了蹭我的脸。

 

我对她微笑着说,“我只是在想些事情而已,瑞瑞。我很好。”

 

云宝黛茜翻了个白眼,“嗯,介意和我们分享一下你的想法吗?我们差不多想不出怎么逃出这个城市的办法了。”

 

我喷喷鼻,扭过头去。我真的开始有点烦云宝黛茜了,她弄得好像自己是这儿的长官一样,而且暮暮,萍琪,瑞瑞都把她当成了我们小圈子的一员。她才不是!汤姆,哈利,我的姐姐,我们在好几年前就是好朋友了。黛茜直接冒出来,以为她能和任何小马打成一片,然后还想试图领导我们?

 

瑞瑞再一次看向了我,“银甲,你在咬牙切齿呢。”

 

我站了起来,扭了扭脖子,把我脑袋里的想法暂且丢到一边,“好吧,所以,关于我们的逃脱计划。目前为止我们都在基础部分达成了一致,等待夜幕降临,然后步行逃离。只要我们离开了城区,就直接往东去。”

 

萍琪开心地点着头,“那是当然啦!”

 

黛茜也点了点头,然后用绑在她蹄腕上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操控触控笔,在她的手机上点了点,“好吧,至于向东走的话,那么计划是这样的。看起来晚上十一点的时候美铁线有一辆火车从温哥华到西雅图的火车会经过这座城市。”她顿了顿,又在手机上点了点,“我们在贝灵汉,在温哥华和西雅图之间。如果我们在火车经过城市的时候跳到火车背上,那么它会把我们带到埃弗里特,然后我们在那边换乘另一条穿过蒙大拿州的货运线……”

 

我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我知道她是靠铁路线过来的,而且依靠她的翅膀,她能够躲到火车的车顶上,等火车过检查点的时候再飞进云层里躲起来。这虽然很棒,但她意识到我们并不全是天马了对吧?再玩一遍偷渡是不可行的,我们有五个,我们需要一个更加,呃,更加宽敞的交通方式。

 

她继续说道,“然后,过了盐湖城以后,我们得找一条山间铁路通向南方——”

 

我打断了她,“黛茜,有问题。”

 

“怎么了,队长?”

 

我撇嘴笑了声,就很想让她在所有小马面前出一次丑,“你是怎么自己一马过来的?”

 

“小蝶不愿意过来,AJ和大麦又没有翅膀,他们没法乘坐火车。最后我们决定我是唯一一个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过来的小马。”

 

“嗯哼。”我点点头。

 

黛茜转过头继续看着她的手机,“好,所以我们一出犹他州,我们就能——”

 

“黛茜。”我又一次打断了她。

 

“又怎么了?”她厉声说道,很明显因为接二连三的打扰有些怒意了。

 

“这里有五只小马。”

 

“对,我知道,我会数数。”她翻着白眼说道。

 

我咬紧了牙齿,“黛茜,我们这里有五只小马,两只有翅膀,而另外三只都没有

 

黛茜鼓蹄嘲讽道,“太厉害了银甲!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我消防车是什么颜色的?”

 

我厉声骂道,“去你的,黛茜,你那蠢透了的火车方案根本没卵用!我们中有三个都没法飞!去你丫的,你个笨蛋。”

 

她这才意识到她的计划其实毫无意义,她的脸上写满了挫败,耳朵也耷拉了下来。但我还没来得及享受胜利的喜悦,瑞瑞就用力捅了一下我,“银甲!别这么咄咄逼人。你一开始就本可以很礼貌的告诉黛茜,而不是直接辱骂她还对着她吼。”

 

我还没来得及向瑞瑞道歉,我就听见黛茜抢了先,“是我的错,瑞瑞,很抱歉。”

 

我看向黛茜,她的耳朵依然耷拉着,在瑞瑞面前低下了她自负的头。我看看我的女朋友,她却在同情地对着黛茜微笑。等下,到底是搞什么名堂?我和黛茜吵了一架,然后瑞瑞帮着黛茜说话?再然后黛茜就赶在我有机会之前先向瑞瑞低头道歉了?什么?不,我和瑞瑞才是一对,这只天马是怎么插进来的?

 

我往后退了一步,“我很不喜欢这个……”

 

“不喜欢什么,亲爱的?”瑞瑞看向我,面色冷静。我正要从嘴里挤一些话出来,但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我们。瑞瑞的耳朵竖了起来,跑到了她的床头柜旁,“我的私人电话!”

 

我跟在了她后面,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吓了一跳,完全忘掉了刚才发生的那一幕,“是谁?”

 

瑞瑞看了眼屏幕,然后好奇地歪过了脑袋,“是我父母……我父母从来不会打电话给我。”她用魔法把旁边的那只触控笔飘了过来,接起了电话,然后把手机放在了自己耳朵边,“喂?”我想阻止她,作为瑞瑞的她去接电话是个糟透了的注意,不过嘿,毕竟他们可是她的爸妈啊。

 

短暂的沉默过后,我巨大的小马耳朵就捕捉到了从电话里传出的声音,“哦,抱歉女士,我想我打错电话了……”

 

瑞瑞赶忙说,“什么?妈,拜托等一下!是我。瑞瑞。”又是短暂的停顿,然后她迅速纠正了过来,“我是说汤姆,我是汤——”

 

咔哒。另一边挂掉了电话。

 

瑞瑞的耳朵慢慢耷拉了下来,她放下了手机。站在我身后的木木说道,“如果他们又打过来的话,不要再接了。”

 

我充满理解地叹了口气,搭住了白色雌驹的肩膀,“瑞瑞,你的声音已经完全改变了。你不能和他们通电话。”

 

她慢慢点了点头,“对,我知道。但他们从不会打我电话,除了是紧急事件。我真的很想和他们谈谈。”她叹了口气,盯着电话。

 

萍琪挥挥蹄子,“就发短信给他们问问是出了什么事好了!”

 

瑞瑞什么也没说,但还是用魔法拿起了触控笔,开始写短信。

 

我看向身后,等着黛茜又拿这种场景开玩笑,但她却一直保持安静,低头看了一会儿地板,然后才说道,“瑞瑞现在能够发短信给他们,但明天呢。或者一星期后呢。或者下个月呢。或者一年后呢……”她看看周围,然后叹了口气,说出了我们共同的新声,“别理解错了,我现在已经习惯我是个小马的事实了。但时间过得越久,我越会意识到我们究竟失去了多少人类的本质,以及有多少东西我们再也不可能再次拥有了。”

 

我咬住了嘴唇,看看四周,注意到所有小马看起来都有些悲伤。我和萍琪对视一眼,然后对她使了使颜色:快点啊萍琪,这就是你在这里的意义啊,快暖暖气氛!

 

萍琪点点头,然后挂上了微笑,“开心点瑞瑞!只要这段过去了,我们就能找到办法把你变回去啦!”

 

黛茜看了萍琪一眼,然后摇了摇头。暮暮说道,“这不太可能,萍琪。”

 

萍琪点点头,“嗯,没关系!呃,好吧,也许事情过去之后,你可以以小马的样子去找你的父母,然后和他们住在一起!”

 

瑞瑞继续输着短信,过了几秒,她才死气沉沉地回答道,“我爸爸曾经从事赛马运动,但他遇见我妈妈之后就洗手不干了,因为我妈妈不喜欢动物。”她叹了口气,“而且我半个童年记忆里,我爸爸都在告诉我说他真高兴能有个儿子,然后偏执地告诉我他多希望我以后能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她再次叹了叹气,又在手机上点了点,按下了发送键,然后把手机放了回去,“所以不行,我不会以雌驹的身份回去见他们的。”

 

我看见黛茜朝那只沮丧的雌驹走了几步,然后突然停了下来。她看了看我,然后用脖子示意我过去。我点了点头,走向了那只我爱着的雌驹,让我的身体与她相依,让她的脑袋搭在我的肩上,“我们会想出办法的,瑞瑞。”

 

“对,当然会。”她敷衍地答到,然后把脸埋得更深了,一滴泪沿着她的脸落下,“我真的很高兴有你一直陪着我,银甲。我很高兴你们都与我在一起。我不可能自己度过这个难关,我不能。”

 

“我们会一同度过的。”我拍拍她。瑞瑞的手机收到了一条信息,震了起来,我的视线挪到了她的手机上,“话说你发短信告诉他们什么了?”

 

“我说我在参加派对,有个女生拿了我的手机。而我现在也没法打电话回去,因为这边太吵了。”瑞瑞点亮了她的角,拿起了手机,“我不知道我还能像这样骗我父母多久,但我猜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

 

萍琪出现在我们身边,微笑着说,“那没关系啊,‘阳光总在风雨后’,所以你接下来会从他们那里听到好消息,然后——”

 

瑞瑞直接把他父母刚刚发送给她的短信读了出来,打断了萍琪,“FBI联系了我的父母,说我的信用卡被用来给恐怖分子提供宾馆房间了。FBI说有可能是盗窃了我的身份,所以我父母注销了我的信用卡,他们觉得我的卡是被偷了。”

 

萍琪十分尴尬地继续保持微笑,“呃嘿,至少我们已经把旅馆账单付掉了,对吧?这可是好消息!”

 

我皱起眉。等下,所以FBI已经找到房间钥匙了,而且用他们锁定了我们先前的旅馆,查出了是谁付掉了账单,还知道了这是汤姆的卡,然后还标记了她的信用卡?这也就是说,他们很可能正在寻找她购买过的其他物品的痕迹,而她刚刚才给我们待着的这间旅馆房间付了账!靠!我脖子后面的鬃毛都竖了起来,“大家,我们得马上离开这里,现在

 

其他小马都扭头看着我,开始七嘴八舌地问起了问题。

 

萍琪抱怨道,“可我们刚刚才到这儿!”

 

暮暮叹了口气,“又要来一遍了。”

 

瑞瑞皱起眉来,“我们又没别的地方可去。”

 

黛茜只是点了点头,敬了个礼,“明白,银甲,我会飞到房顶上监视四周,你能不能帮忙疏散一下妹子们?”

 

我有些被这只天马的提议惊到了,但我只是点了点头,“嗯,其实这样很好。看看通向那个公园的那条路安不安全,它大概在两个街区之外。”

 

我还没说完,一道天蓝色的光影就从我眼前划过,从窗口跃了出去飞向了天空。我挑挑眉毛,扭头看向其他小马,“之前瑞瑞把这个旅馆的账结了。如果说瑞瑞的信用卡已经被跟踪了的话,那么FBI现在就已经在路上了。”

 

暮暮来回踱着步,“但如果通过火车离开的办法行不通的话,那我们该怎么去爱荷华州?我们不可能偷辆车开个两千公里还不被人抓住。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该怎么在大白天的时候逃出这座城市呢?原计划是要等到夜幕降临才能离开的。”

 

萍琪用蹄子蹭着下巴,“我可以打个电话给星风,但他回到西雅图了,所以他离我们有两个小时的路。”

 

暮暮也摇摇头,“就算他在这里,我们也没法叫他把我们载到那么远的地方去。而且就算他愿意,五只小马也没法挤进一辆车里。”

 

我开始收拾起了房间里没有打包好的东西,“所以,我们需要什么东西把我们带出城市,然后还需要把我们带到落基山脉的另一边去。”

 

萍琪耸耸肩,“好吧,我们能不能就这么走过去呢?我们并不是急着赶过去,对吧?”

 

暮暮轻轻笑了起来,“萍琪,那可是两千英里远,而且还在山脉的另一边。以五只小马组队行进的话,实际上我们每天只能走差不多二十到三十英里。等我们到那里的时候都已经是秋天了。”

 

我看见瑞瑞咬了咬嘴唇,然后拿起了手机。我转身看向我妹妹,“先把重要的事情解决掉,条子们正在路上,我们该怎么在光天化日之下离开这里?”

 

萍琪耸耸肩,“叫一辆出租车?”

 

暮暮挥挥蹄子否定了这个主意,“出租车公司和警方非常紧密。更别提五只小马没法挤进一辆车里,而且同时叫两辆的话被抓的可能性又会翻倍。”

 

我抬起眉毛,看见瑞瑞开始在手机上拨起了电话。我再次扭头看向暮暮,“而且我们也没法付掉出租车的钱。这一块区域差不多只收现金,而且我和暮暮也只有几张限额很低的信用卡。”

 

暮暮点点头,“我们可能遇到大麻烦了,我猜我们只能现在徒步穿过城市了,希望不会遇到什么坏事。”

 

瑞瑞对着她的手机说道,“你好,如果我购买了你们的服务的话,服务内容包不包括把我们送到你那边去的专车?”

 

我对着瑞瑞歪过头,听见电话另一边的那个人回答道,“当然了女士,这个城市里随时都有充足的司机在待命。”

 

瑞瑞微笑了一下,“太好了,我和我的朋友们已经准备好紧急接驾了。等我们一到你那边,我们会购买你的A1号套餐,距离两千英里。”瑞瑞把地址给了电话里的那个女人,“哦,而且我们对隐私保护的要求非常严格。我想这对你们这样良心的公司来说不成问题,对吧?”

 

“客户的隐私保障是我们的头号目标,女士。一位司机已经在路上了,他将会在大约十分钟以内到达来接你们以及你们的行李箱。”

 

“太好了。”瑞瑞挂掉了电话,然后看向我们,“嗯,没问题了。我找到交通工具了。”

 

我开心地点着头,“是把我们载离这家宾馆的交通工具,还是把我们送到爱荷华州的交通工具?”

 

“都是。”

 

 

 

 

风在我的鬃毛中穿行,我站在屋顶上巡逻,监视着所有的街道,寻找任何警察到来的痕迹。目前看起来还很平静,而且我这个地方地势也十分有利。我可以看见通向这里的高速路出口,这样如果警察真的来了的话,我们就可以在警察到这里的五分钟前得到警告。

 

我坐了下来,看着街道,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我不知道该怎么看银甲。他真的很喜欢瑞瑞,这我能理解,但我开始觉得他好像不喜欢我待在这里了。也许在我到来之前,他一直是管事的,而现在我把他的位置抢走了?啊,我们现在的破事已经够多了,还要和他急眉瞪眼地争谁更适合把雌驹们带到爱荷华州去。再说,这真的没什么好争的,显然是我嘛。我是说,我的体格是这里最合适的,而且知道大部分的情况。更别提,你好,我是特喵的云宝黛茜。很显然凭着我最佳小马的身份我就该——

 

我的一连串想法被身后一阵紫色的闪光打断了。我转身看见银甲正站在几英尺远的地方。他点了点头,“看见什么了吗?”

 

我叹了口气,我敢打赌他肯定是来这里显示他的领导地位,告诉我他才是这里的老大的。随便吧,这个优势观察点可全是我的主意。

 

我对着北边挥了挥蹄子,“有辆警车停在了里这里一个街区远的地方,它在等待着什么。”

 

银甲点点头,“这可能是就是打头阵的。在到达目标前先等待支援,对他而言是标准的策略。”银甲停了停,然后叹了口气,“大部队不会太远了。”

 

我弯下了耳朵,我其实对这些展开还是很过意不去,“话说真的很抱歉,这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没那样直接飞过去刺激到军队的话,这些恐怖主义威胁的破事根本就不会是我们的阻碍。”

 

银甲轻轻戳了戳我的肩膀,“哦得了吧,我和我的朋友们才是那个炸了图书馆开始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另外,是我告诉你要那样直接飞过去的。”他对我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话说回来,你的这次飞行真的是厉害。除了飞机之外,我想不出有什么东西能飞得像你那么快。”

 

我的脸稍稍红了红,最终,还是有谁赞赏我狂霸酷炫拽的超英勇飞行的。话说想想还真是有趣,最后竟是银甲提起了这个。我的蹄子在地面上刨了刨,“呵,是,我酷毙了。”

 

银甲笑了起来,“我的天,这么自恋。你知道吗,你真的就是云宝黛茜。”

 

我也微笑了一下,“嘿,得了吧,我这么喜欢自己可不是因为我自恋。我喜欢自己只是因为我一直都喜欢云宝黛茜而已,然后,呃,我差不多就变成了她。”

 

他坐到了我身边,看着下方的街道,“嗯,你运气还真不错,变成了你一直喜欢的那只小马。可能这场梦魇对你来说只是美梦成真而已。真走运……”

 

我也在他身边做了下来,也许我之前想错了。当然我们有许多不同之处,但他看起来还是一只非常酷的雄驹。我亲热地把脑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我可没法说这是美梦成真,但是当然啦,有些部分还是相当不错的。不过得了吧,你可比我幸运多了。不管你信不信,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前,我可是一个男的。”我停了一下,然后慢慢点了点头,“但现在,我已经完全是一个雌性了,不论是外表还是内心。而你能保住你的性别,而且你还和瑞瑞在一起了。我是说,哇哦,你也许是我们中的最大赢家。”

 

银甲的脸红了,“还是人类的时候,我和瑞瑞就是老朋友了。但不过关于转性的问题,你说错了。这只雄性独角兽之前可是一个身材苗条的妹子。”

 

我上下打量着他浑身的肌肉,“真的?哇哦,那你最终结果还是很不错的。你喜欢这个新性别吗?”

 

他看着我,抬起了眉毛,“它给了我瑞瑞。”

 

我咬住了嘴唇,微笑道,“对,对,你就继续装吧。你得到了我早已失去的雄性身份,而且你还占走了这里第二性感的雌驹。”

 

银甲看着我,撇嘴笑了一下,“哦?那谁是第一位呢?暮暮吗?”

 

“切,拜托。”我把鬃毛甩到了身后,“紫色小机灵和我可没法比。”我扭头看了看我的屁股,然后轻轻叹了口气,“可我自己的身体再也没法让我兴奋起来了,这还真挺难过的。不过我猜这和我的意识开始真的认为这是我自己的身体有关系。但是嘿,我还有之前的回忆……”我的前蹄滑过我的臀。“而且以前的那个我能作证,这具身体一如既往的性感。”

 

银甲大笑着打断了我,“你就继续骗自己吧亲爱的,我的确会把你评在其他大多小马之上,但瑞瑞依然是冠军榜第一位。”

 

我结巴了起来,因为我意识到这只健壮帅气的雄驹刚刚告诉我,在他眼里,我看起来比其他小马漂亮。我感觉我的脸红透了,连忙把头转到一边,“呃,谢了,你也很不错银甲……”

 

短暂的沉默笼罩了我们,然后这个雄驹就发出了一声轻轻的紧张的笑,“你知道,在马化发生的前一个晚上,我在到处找【不可描述】看,然后我就找到了那个银甲和云宝黛茜的……”那只独角兽停了下来,尴尬做作地咳了一声。

 

我捂脸,我眼角的余光告诉我银甲的脸现在和我一样红了。“对,我知道那个视频。而且别,我们永远都别再提起那个视频了,你是不是还觉得这里气氛不够尴尬?”

 

银甲又发出了一声非常不像他风格的笑声,“嘿,是你先开始‘快看看我标致的小屁股。’的”

 

我和他一起笑了起来,然后把脑袋搭在了他肩上,“闭嘴吧,说得好像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没一直在盯着我看一样。”

 

银甲把眼前的鬃毛吹开,“怪我咯。我已经习惯雌驹穿短裤的样子了,而你差不多把什么东西都露了出来。我忍不住才去看的!你之前是个男的,你当然记得这种感觉吧”

 

“记得提醒我以后别走到你前面去。”我的脸再次红了起来,“我可不想让瑞瑞觉得我是在给她戴绿帽子。”

 

银甲歪过头,然后顿了顿,“等下……你在吗?”

 

我发现街道上有了一丝动静,于是站了起来,“有车在靠近这家宾馆。”

 

“没事的,那是来接我们的车。”银甲很快就否决了我转移话题的努力。“黛茜,你之前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笑了起来,“逗你玩而已。”

 

他也撇嘴笑了起来,“啊,和我兜圈子呢,我知道这个套路,我可是做了好久的女生的。”

 

我也笑了起来,“那我觉得就很公平了。之前二十五年里都是女生这样来摧残我。”我看着这辆车停在了宾馆前,面,“嗯,车到了,我们走吧。”

 

我往前走了一步,但银甲伸出一只蹄子拦住了我,“黛茜,既然你在这儿,你昨晚有没有和瑞瑞做了什么?你们两个好像一夜之间就变得非常亲近了。”

 

我翻了个白眼,“相信我,虽然我很喜欢那块宝石一起睡觉,但我的身体可不想和妹子有什么亲密展开。瑞瑞是你的,不用担心我。”

 

他也放心地笑了,“好吧,很高兴听到这些,士兵。记着,我命令你,如果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的话,必须告诉我。

 

我知道他只是在开玩笑,但我又笑不出来,“等下?命令我?拜托,你可没这个资格。我到这里来是为了保护我的朋友,而不是因为我是你可以发号施令的侦察兵。”

 

银甲突然十分严肃地皱起了眉,“黛茜,这是我的场子,我才是长官。”

 

“抱歉了,别想。”

 

他叹了口气,“我是皇家卫队的队长,所以我才应该是管事的。”

 

我坐在了地上,叉起了胳膊,“那我还是闪电天马队的队长呢。”

 

银甲嘲弄道,“我妹妹可是天角兽!”

 

“那又怎样?我是谐律元素。M6的其中之一!”我试着做一个帮派手势出来,但却突然想起来我没有手指。

 

银甲翻了个白眼,“拜托,黛茜,我是这里唯一的雄驹,我才是领袖,所以我来管事。”

 

我往后退了一步,微笑着说,“你是对的,你是唯一的雄性……在完全的母性社会中的雄性。雌驹们才是小马的领导者,抱歉了,银甲。”他张嘴,却又停了下来,咬住了他的舌头。我拍拍他的肩膀,“没关系的,银甲。我真巧需要一个副手。”

 

“做梦吧,老妹。”

 

我从房顶往下看,看见小马们正从树丛里走出来,走向那辆停着的车。“快点把队长,我们的车在等着呢。”

 

我跳下了屋顶,滑翔着落在了雌驹们身边。瑞瑞看了我一眼,“银甲呢?你们两个在上面待了好一会儿呢。”

 

我无辜地摇了摇头,“瑞瑞,你真把我当成那种见一个睡一个的小马了吗?”

 

她微笑中透露着怀疑,但还是什么也没说。没一会儿,银甲也传送到了她身边,“嘿女生们,这就是我们的座驾了?”

 

暮暮点点头,“这是瑞瑞帮我们订的,还是不清楚为什么她会选这么豪华的轿车。”

 

我打量了一下这辆昂贵的加长轿车,“靠,我毕业舞会之后就再也没坐过这种车子了。”

 

瑞瑞走向车前门,“我们没法相信一辆出租车能够带着我们躲过警察,而且谁也想不到一辆加长轿车里会坐着通缉犯。另外,作为我订购的服务套餐的一部分,这个接驾服务可是免费的。”

 

我歪过头,“什么套餐?”

 

瑞瑞走到了驾驶员那侧的车门旁,对着窗户挥了挥蹄子。过了一会儿,车窗被摇了下来,一个衣着考究的男人把脑袋探了出去,瞪着她,“呃,你好?”

 

瑞瑞稍稍行了个礼,“你好!我是瑞瑞小姐,这些是我的朋友们。我觉得你是来接我们的,对吗?”

 

这个司机的大脑绝望地试图理解他接驾的顾客竟然是一只会说话的独角兽的事实,然后失败了。不仅如此,她竟然比他接待过的其他客人还要礼貌。“我呃,我是来接瑞瑞的,总共有五位乘客,但你是……”他完全的懵掉了,所以就条件反射地拿出了训练时的套路,“你好女士,感谢您选择贝灵汉航空服务公司:您去往太平洋北岸的最佳之选。我是您今天的专属司机,我的名字叫马克。您有没有什么行李需要我帮忙搬运的?”

 

那个司机慢慢挪向了后座门,帮瑞瑞打开了车门,脸上依然写满了大写的懵。瑞瑞稍稍行了个礼,接受了他的好意,“是的,非常感谢你马克。我们的包就在那儿,就在我朋友暮光闪闪的旁边。”她对着身后挥挥蹄子,“她就是那只紫色长了翅膀的。”

 

瑞瑞走进了轿车里,我也慢慢走向了那扇敞开着的门。如果说这是一场奇怪的会面,我都觉得这是说轻了,不过我敢说这对司机来说肯定更加尴尬。我走进了轿车里,对他点了点头,试图模仿瑞瑞的专业社交技巧。“谢谢你及时赶到,马克,非常感谢。”

 

“当然,服务顾客是我们的第一优先。”他点点头,盯着我的尾巴,看着我跳进了那辆豪华的车里。

 

马克走去拿上那些包,而其他小马也都一个一个跳上了车。就算车里坐着五只小马,内部空间还是宽敞的很。哦嘿,这里甚至还有几包花生和M&M。“别介意。”我喃喃道,抓了一把零食塞进了鞍包里。

 

倒是瑞瑞比我还牛,过了一会儿,我就听见瓶盖开启的声音。我看向她,发现她正用魔法飘着一瓶从车载冰箱里拿出来的香槟酒。紧跟着一大堆香槟杯也飘了出来,她开始倒起了酒。

 

萍琪坐在位置上来回晃悠,敲了敲车上的桃花木,“唔嚯,我以前从没坐过这么豪华的车!”

 

暮暮看了眼萍琪,点了点头,“对,真的是招待周到。”暮暮停了停,看着瑞瑞把一杯酒飘到她面前,“显然比徒步在森林里跑好得多了。”

 

我正吃着一盒子脆饼干的时候,马克回到了车里,他扭头看向我们,清了清嗓,“所以,呃,还有别的五颜六色的马会过来吗?还是说我们可以走了?”

 

瑞瑞吮了一口香槟,微笑着说,“我们是小马,亲爱的,而且没错,我们齐了,请把我们带到目的地吧。”

 

他再看了我们一眼,而我则激动地对他挥了挥蹄子,“嘿马克,谢谢你的零食。”

 

他点了点头,但是他现在太凌乱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所以他只是转了回去,发动了引擎。瑞瑞叹了口气,再抿了抿香槟,“女生们,随意享用这些零食吧,钱已经付掉了。”

 

暮暮拿起一袋花生,看了眼那只白色雌驹,“瑞瑞,你是怎么付掉的?你的信用卡已经被注销掉了。加长轿车?我是说,你的主意很不错,这可以把我们安全带出城市,但这不会化掉成百上千的美刀吗?”

 

瑞瑞什么也没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香槟。我抬起眉毛,又问了她几个问题,“然后我们要去哪儿呢?那个人说他是在航空公司工作的?你不会觉得我们可以过机场安检坐客机去爱荷华州吧。”

 

瑞瑞一口喝完了第二杯香槟,舔了舔嘴唇,“有谁说到客机了吗?”

 

 

 

 

“湾流G650!?”我瞪着瑞瑞,下巴都惊掉了。那辆加长轿车直接把我们开上了机场的柏油路,然后停到了一架私人客机旁边。

 

“喔喔,那架飞机好闪啊。”萍琪把蹄子拍到了一起,“飞机上还会有零食吃吗,瑞瑞?”

 

我对着世界上最豪华的飞机挥了挥蹄子,“当然会有零食了!那可是湾流G650型!它有自带厨房,床位,卫星电视,酒吧,甚至连私人大厨都可能有!”

 

暮暮看了看我,然后透过车窗看向那架飞机。“这么豪华的吗?”

 

“嗯,我想我知道我们要怎么去爱荷华州了。”银甲和她一起瞪着窗外。

 

我们的司机打开了车门,然后走去拿行李了。我转向瑞瑞说道,“你是认真的?你租了一架豪华私人飞机?”

 

她慢慢点了点头,“这是我能做的最微不足道的事了,我欠了你们太多了。”

 

我用蹄子挠了挠脖子,“那倒是,不过,如果你爸妈知道你刚刚花了他们不知道多少钱租了一架私人飞机飞到国家另一边去的话,他们不会生气吗?”

 

瑞瑞站了起来,走向了门,“哦,不用担心我爸妈。”

 

我歪过头,想问问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她已经走到柏油路面上去了。我停了一下,等暮暮和萍琪跟了上去,然后才问银甲,“嘿,‘队长’,你不担心这些人会把我们上报给国家吗?”

 

他慢慢点了点头,“我想我们应该没问题的。我是说,你觉得租这架飞机会花掉多少钱?”

 

“可能比你一年赚的还多。”我再看了看那架飞机,“也可能是两年。”

 

银甲哆嗦了一下,“好吧,我猜应该没问题的。这种接待富豪的公司一般都非常非常注重他们顾客的隐私保护。”

 

我听见湾流的机舱门打开了,阶梯也铺展开来,巨大的声音盖过了飞机引擎的轰鸣。“好吧,我们走吧。”

 

我和银甲下了车,司机放好了我们的行李,我们对他道了谢。他最后看了眼我们,然后摇着头回到了车里。同时,一个空姐从飞机阶梯上走了下来,以一种冷静到不可思议的方式向我们打了招呼,“你们好,瑞瑞小姐以及她的朋友们。我的名字叫薇琪,我是您们今天的客舱服务生。这架飞机已经充足了油,准备好起飞了,请问您们的目的地依然是爱荷华市吗?”

 

我与银甲和暮暮交换了几个眼色,我们真的很奇怪,这个空姐是怎么把偶遇会说话的彩色小马这种事情处理得如此冷静的。

 

瑞瑞依然保持镇静,“是的,谢谢你薇琪,我们的目的地是爱荷华市。嗯,其实,等一下。”她看向我,“云宝黛茜,亲爱的,你们农场附近有没有什么机场?你说过你住的那个城市离爱荷华州还有几小时的车程对吧?”

 

我点了点头,回想起我的故乡,“嗯对,那里有一个马斯卡廷市政机场。不过是一个非常小非常偏僻的机场。”

 

薇琪微笑着点了点头,“我会告诉机长的,他们会弄清楚我们能不能在那边降落的。如果您们愿意的话,您可以上机了,我去拿行李。”

 

 

 

 

耳边是飞机引擎轻微的嗡嗡声,我小口啜饮着鸡尾酒,看着薇琪带着一车热食走进了机舱。我们已经起飞差不多五个小时了,现在已经差不多是吃晚餐的时候了。不管怎样,这个客舱服务生真是毫不含糊,她甚至问都没问,就带来了所有可供选择的素食。很显然,空姐培训学校把她教得很好。我微笑了一下,想象着今天的场景要是放进了培训课里会怎么说,记住了,当你在机上的时候,如果你的顾客们是小马,一定要清楚它们是素食者,要马上换掉菜单!

 

我兀自笑了起来,抬头看见她正向我端来一盘吃的。薇琪一开始还是非常慌张的,而这也可以理解。但现在她已经非常自信了,不惧怕和我们中的任何一个聊天。她为我带来了一盘食物,“您好,您是想要烤面包还是阿齐亚戈干酪面包……呃,小姐?”薇琪稍稍歪过头,猜测着我的性别。

 

我用蹄子拿起一块面包,在酒精的作用下咯咯笑着,“没错,而且是的,我是个女生。名字叫云宝黛茜。”

 

薇琪礼貌地微笑了一下,“当然了,我应该猜到的。”

 

我咬了一口面包,“嗯哼,我的鬃毛么。”我看着薇琪转身走向厨房。我停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叫住她,“薇琪!你等一下。”

 

和瑞瑞一起坐在我对面那个豪华沙发上的银甲看了过来。我用蹄子示意那个服务生回来。薇琪走了回来,依然保持着一贯的礼貌微笑,“好的,云宝黛茜?”

 

我笑了笑,然后把我那块好吃的面包放了下来,“薇琪,你能把我们当做一般的顾客看待真的是非常非常棒。说真的,你做的非常不错——”

 

“感觉让人眼前一亮。”银甲在她身后补充道。

 

我继续说道,“不过,呃,显而易见,我们就要落地了,你就不震惊或者奇怪为什么你的飞机上会坐着一群又小又能说话的彩色小马吗?”

 

薇琪的脸红了红,她抿了抿嘴,然后紧张地左右看了看。然后她才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出什么事了,但这是我工作的第一个星期。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公司给我的测试什么的,还是说……”

 

坐在我隔壁的暮暮替我回答道,“啊对,可能真是这样。”她对那个人点了点头,“你做的很棒,薇琪。”

 

我等那个人类回到了厨房里后,才扭头看向暮暮,“我很抱歉问出了这个问题,不过,得了吧,我必须问啊,不问难受。

 

那只雌驹点了点头,“我能理解,我自己也很好奇。我都差点以为她是不是被催眠了还是别的什么。”

 

“这个猜测不算奇葩,我猜。”我满足地叹了口气,靠在了垫子上,拍着我吃饱了的小肚皮。

 

银甲点了点头,饮一口香槟,才是飞行的最好方法。

 

我懒洋洋地对他的方向挥挥蹄子,“才怪,用自己的翅膀飞行,在软绵绵的云里穿梭,自由自在地舒展自己,才是飞行的最好方式。”我顿了一下,又啃了一口那块美味的面包,“但这个,和第一名也差不远啦。”

 

“我很高兴我们都完好无缺地从城市里逃出来了,而且我们已经快要见到别的小马们了。”瑞瑞说道。她看起来竟有些悲伤,她按了按呼叫乘务员的那个按钮。

 

“来来,为瑞瑞干杯!是她让朋友们再次团聚的!”我和银甲向她举起了就被,而瑞瑞只是耸耸肩,温柔地微笑了一下。

 

我们的庆祝酒被赶来的薇琪打断了。瑞瑞看着那个人慢慢走过来,“薇琪,我们还有多久落地?”

 

“我们已经取得了在马斯卡廷机场降落的许可,我们应该会在十五分钟内降落。柏油路上还有一辆额外赠送的加长轿车正在待命,他的任务是把你们带到这块区域的任何目的地。”

 

瑞瑞点了点头,“这是最棒的,薇琪,你做的非常不错。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就把账单付掉吧。”

 

“好的。”

 

空姐回到了后舱,而银甲站了起来,伸展着身体,“十五分钟就降落了?呵,我得先去上个厕所。”他看了我一眼,“小黛茜,洗手间在哪里?”

 

我翻了个白眼,只有萍琪才会这么叫我的,“在后面。”我冲着洗手间的方向挥挥蹄子,“但天知道作为一只雄驹的你该怎么用客机上的洗手间。”

 

瑞瑞笑了笑,“对,祝你好运,亲爱的。”

 

银甲对我们皱了皱眉,然后走到后面去了。过了一会儿,薇琪带着一个夹了厚厚一叠纸的笔记板回来了,“瑞瑞小姐,账单。”

 

瑞瑞点了点头,用魔法接过了笔记板。这个人类面露疑惑,看着她的纸和笔直接飘到了空中。瑞瑞浏览一下账单,“总价是多少?”

 

薇琪走到雌驹身后,指了指纸页,“数额在这里,其中包括了5%的小费。我们接受所有企业账户,海外银行账户,以及美国运通账户还有——”

 

在飞机后方,萍琪开始给暮暮讲起了笑话,而我则听见银甲在她们那儿停了一会儿,然后和她们一起笑了起来。我试图无视他们,继续偷听瑞瑞她们的对话。她的银行卡已经注销掉了,她到底该怎么付掉……

 

我瞪大了眼睛。我看到瑞瑞从她的包里飘出了什么东西,然后用魔法拿起笔,在上面签了名字,然后递给了薇琪。我惊掉了下巴,“瑞瑞……”

 

薇琪道了声谢,走开去准备降落了。这只独角兽看了我一眼,轻轻叹了口气,把她的东西收拾起来,“别这么看我,黛茜。”

 

“你把账单全付掉了。”

 

她躲过我的眼神,扭头看向窗外,“没什么的,黛茜,我爸妈很有钱,对吧?”

 

我歪过头,向她靠了过去,“瑞瑞,你签的是私人支票。那不是你爸妈的钱。那是你的

 

她咬了咬舌头,继续直直地盯着前方。沉默被突然勒紧的安全带打破了,飞机开始想着马斯卡廷机场降落。过了一会儿,瑞瑞慢慢点了点头,“二十五年。其中二十年我都在工作。卖柠檬汁,修剪草坪,铲雪,去餐馆擦桌子,花了无数个周末去商店里当收银员,然后从大学毕业参加了图形设计的工作。”她哽咽了一下,“我存了好些钱的,黛茜。”

 

我的心沉了下去,“瑞瑞……那可是你所有的积蓄。”

 

她看了我一眼,眼睛里闪着泪光,但脸上却挂着一个微笑,“我很高兴我可以把它用来做如此重要的事情。”她的微笑更盛,“二十五年后,六个最好的朋友再次相聚。我想这值这个价,对吧?”

 

我感觉我的眼眶也湿润了起来,我点了点头,“友谊无价,瑞瑞。”

 

thumb_up146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夜陨 Lv.2 天马
评论 第二十五章——慷慨

真正的慷慨。

2019 年 8 月 30 日
2楼
pony233 Lv.4 独角兽
评论 第二十五章——慷慨

太感动了!

2019 年 10 月 30 日
3楼
詺詺忘记了 Lv.2 麒麟
评论 第二十五章——慷慨

越看音韵帽子越绿:ftemoji_sunsetgrump:

4 月 2 日
4楼
评论 第二十五章——慷慨

看到rr这么慷慨,我哭了

4 月 23 日
5楼
Sealevel Lv.7 独角兽
评论 第二十五章——慷慨

马斯卡廷机场卫星图片,的确很小(我找了一整天):ftemoji_sunsetgrump:

10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文艺复兴

    LRlicious

  • 优秀马文一览

    梦想柔柔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优秀穿越及变马文

    Sealevel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