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cder_L

  独角兽

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它是黑白交错的。——《无聊思考》

灵魂魔法:维权者与双面人(Soul Magic:Defenders&Double-faced)

《灵魂魔法:终章之时》 尾· 终局【完结】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Silaiy抱着自己手中的文件,提前来到了会议室。

  虽然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但她来的依然有些早,会场内此时空无一马,看了看蹄表,距离开会还有十分钟,会议室的灯也没亮,只能依靠着从窗帘缝隙中渗进来的微弱阳光模糊的看见那些黑檀木做的椅子和一张长条状的柱子。

  她放下自己的文件,走了自己的座位上。

  坐在整个坎特洛特最高的建筑里面,几乎没有什么喧杂声从外面传进来,一望无际的天空中甚至没有一朵云彩,一看便知道是天马刻意清理过的。

  她从五年前开始为Celestia办事,原本只不过是一个会计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仕途极其顺利,没过多久,她便成为了一名正式的办公员,没过半年,又成为了办公室主管,她知道,这一切和那些所谓的“马事部”没有任何关系,那只不过是Celestia的一个幌子罢了,她只要想提拔,随时都可以让你成为操控权利的大官。

  但至今为止,还没有任何小马敢赴任,于是现在的官场传遍着一个谣言:Celestia提拔任何的小马,都是有她个马的用途的。当然了,没有小马原意去撞这个枪口,去继续传播这个谣言。

  这几天,各个部门的通讯几乎都被阻断了,估计是因为这场会议吧...现在,政府官员无论是签字员还是那些总管们,都没有办法从这里出去,这也是为了保证这个会议的安全性与隐蔽性。

  当然了,在开会之前,任何议员都不知道这场会议的内容是什么。

  距离开会还有五分钟,议员们陆续都从门外面走了进来,坐在她旁边的,是一位戴着灰色帽子的小马,在室内戴着帽子显得十分别扭,但是他从来不会在意那些偏见。

  他是唯一一只在政府里混到高位的路马,平时很少说话,但是他办事的效率和精度很难让别的小马不注意他,即使是在最边缘的一个部门。

  很快,Celestia便走了进来,端坐在主位上。

  她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我们面前了,自从两年以前,她甚至不在宫殿办公了,硬是要求了给她找一个办公室,让她自己一只马办公。

  这可为难了管理部,因为政府机关过于简化,哪有那么多部门的马可以裁掉整出一个办公室?于是,为了顺从Celestia的要求,他们忍痛裁掉了那些管理部门的边缘人员,腾出了一间办公室,极其狼狈。

  当然了,她不出现,不代表她不管理,这几年,依然有一些“消极怠工”“贪污腐败”的官员被驱逐出去或者下狱,这些都是能够理解的,但是有很多的官员,他们没有任何的贪污腐败的记录,平时干活也很积极,但依然被关进了监狱,导致整个政府部门马心惶惶,相信Celestia的害怕周围的某只小马就是那些“要被开除的”,怕把自己拉下水,更有甚者直接辞退,导致政府内部出现了许多空缺;另一方面,也有许多的官员认为她是有自己的意图的,渐渐远离了这个政局。时间一长,政府就被分为了两派,一方主张“活下去,不管他人”,另一方主张“远离统治者”。

  这种局势,自然导致了政府内出现了“沉默”事件,在那一段时间内,没有人任何部门的小马希望和别的小马扯上关系,那时可能是近百年来最混乱的一年了,那一年里,各地的暴乱并起,虽然那些有志之士还是尽职尽责的完成自己应该做的那一部分,可惜...

  还是不谈这些了,指不定Celestia正在窥探你心中的想法。

  随着那扇隔音木门关上的尾声,会议开始了。

  Celestia说道:“各位,我们的政府现在变得越来越奇怪了,我希望你们能够成为我的心腹,去跟随着我的想法,把这腐败黑暗的政府改变,所以我才向你们发出了邀请,希望你们能成为这个团队的一员。”

  所有小马都沉默了,这一年里,所有的高管甚至没有好好地坐下来开过一场会,这一年里,他们真正的看见了那些平时难以显现的黑暗,没有任何马能再次相信,面前这位曾经让他们陷入黑暗的统治者了。

  她尴尬地笑了笑,对坐在最边缘的一只小马点了点头,示意她站起来。

  “我是科技部的Moonlight,你们可能没有听过我的名字,但是我在这里,权当代表Celestia说话,各位肯定不会再次相信统治政府,但是我希望你们在听完我接下来说的这些话之后,能够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我相信,能混到这个位置上的各位——应该也在政府机关里工作了一定的时间吧?所以你们应该知道在政府机关里,统治者就是上帝吧?我猜你们都不想被辞退,也不想被关进监狱里,所以,跟着统治者做事,是我们这些当官的最基础的信念,但是你们却都不相信她,这样只会让政府更加混乱下去,你们难道不想改变一下吗?说句不好听的,假如说接着这样下去,你们就只是一个光杆司令了,你的部下四分五裂,什么事也干不了,那你还能有什么用?”

  某些议员沉默的点了点头,这几个月来,手中的权利的确在不断的流失中。

  “现在,我们还有一个共同的敌人,他们的实力无法估计,假如说我们只是一盘散沙,要是哪一天,某一位官员被暗杀了,而却没有任何其他的小马关心这件事...这真的是你们想看到的吗?”

  Silaiy倒吸了一口凉气,她还记得,Celestia当初提拔她的时候,就曾告诉过她有一个地下组织一直在反抗政府,现在,她便成为了被暗杀的首榜之一...不得不说,这真的是把她逼上了绝境,那“虚伪”的谣言,现在看来,却越发越像真的了...

  “大家还有什么异议吗?或者是一些我们疑问。”她面无表情地问道

  “我!”

  Fodeth拍案而起,问道:“我们加入的意义何在?我们一直为帝国做奉献,才免于被罢官的命运,但是我们加入了这个组织之后,我们该如何奉献?难道在里面混日等死也不用被开除?”

  Fodeth是一位总管,他在这个政府里已经工作了二十年了,亲眼见证了和平与混乱,荣耀与衰败,可能能算是整个政府里面资格出了Celestia以外最老的了,直言不韦是他的利剑,也是他的软肋,若不是性格导致的把柄太多,他早在十年前就能当上部门总管了。

  Moonlight顿了顿,思考了一下,回答道:“现在我们需要的是所有的部门,而不是总管,如果没有你们,我们可以直接管理底下的所有成员,不用在通过那些繁琐的手续。”

  Fodeth乖乖的闭上了嘴,他的确是一只直言不韦的小马,但是在生命面前,他还是选择了沉默忍隐。

  “没有异议了?那么,Celestia殿下,剩下的由您来说吧。”她敬畏地看了一眼坐在主位上的Celestia,她满意的点了点头,接过了话语。

  “很好,你们既然都同意了,那就看看这份协议吧,我不会强迫任何小马做他们不想做的事的。”

  随后,几份协议书出现在了议员们的面前,所有议员都低头阅读着。

  Silaiy看完之后,沉思了一阵,这张协议书上面写着的东西,只要是聪明马都能看出,最后受益的绝对不是他们,但是...

  她不假思索地拿出了笔,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递给了Celestia

  对于利益,她更想要自由与前途,假如说选择另一条路的话,就不止是和“利益”有关的东西了,Celestia的想法很明显,就是让她成为她蹄下的傀儡,但是事已至今,她已经没有办法了。

  她对Silaiy笑了笑,说道:“很好,你可以离开了”

  她没有说话,只是悄悄的推开了门,溜了出去,背后剩下的是那些犹豫不决的官员们。

  随着最后一位议员走出了会议厅,Celestia满意地看了看自己蹄中的二十三份完整的签名协议,招呼着悄悄躲在角落里的Moonlight:“干的不错,我真没有看错你,接着加油为我做事,你迟早有一天会成为我的左膀右臂的。”

  她的脸色依然那么阴沉,弹了弹嘴,回答道:“我倒希望我不会成为那种‘万众瞩目’的角色,我应得的东西呢?”

  她把头一侧,说道:“少不了你的,等着快递吧。”随后,离开了这间会议厅。

  ##

  “嘿!Moonlight,这里!”

  Awever招呼着她,这是一个很凉爽的夏夜,咖啡厅的生意居然奇好,到处都充满着顾客。

  她小跑了过去,脸上的表情稍稍的好了一些。

  “最近怎么样?你能脱离科技部了吗?”Awever一如既往的坐在的吧台后面,给她递了一杯薄荷水。

  “还凑合,反正现在我该干的事已经干完了,现在就是等待结果的时候了。”

  “呦?哥,你又在和她聊天啊?”

  Matre端着四瓶饮料,从后厨里出来,径直走向那四匹穿着黑色斗篷的小马。

  这是他回来的第三天,他为了弥补之前幼稚的过错,他一方面在帮助自己的哥哥做一些基础的杂货,一方面把外界得到的信息传输回总部。

  他把饮料放在了桌子上,俯下身,小声说道:Sivley,你姐在这,小心别被抓了...你应该记得她是干嘛的吧?”

  她笑了笑,回答道:“她不是正在争取退出的机会吗?我们总需要给别的小马一丝改变的机会吧?”  

  “这倒是...Silvery Flicker不耐烦的打断,“所以我们可以快点开始了吗?我已经在这里坐了超过三十分钟了,难道我们就不能舒适的坐在总部的沙发上聊吗?”

  Vice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的说法。

  “还是不要回去为妙,现在整个坎特洛特都布置着魔法网格,无论在哪里,只要你使用了魔法,你的位置就会被察觉,到时候整条大街都被封了,我们应该怎么行动?”

  “不如我去把那玩意拆了?只要我知道那东西在哪里,给我一支枪,我能让它永远的失效。”

  “你可闭嘴吧...你忘记了我是怎么救你出来的了?”Cevlauid幽幽地说道。

  “好了,都闭嘴,拌嘴不能解决问题,我们该谈谈正经的事了。”

  所有围在桌子旁边的小马都安静的看着那只大发言论的小马,意思很明白:你既然要说,那就拿出一个有用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要不你凭什么让我们闭嘴。

  当然了,Sivley在很早之前就预料到了这件事,所以准备非常充足,脱口而出道:

  “我们现在共有四位核心的成员,虽然新加入的Vice并不是什么‘老成员’,而且以前还有杀死过部长的嫌疑,但是没关系了,既然他倒戈向我们,我们就应该把他当成我的的成员来看待,而不是处处去排挤他,嫌弃他。”

  “我经过调查,发现这件事的真正原因其实就是Celestia想要获得更多权力的一次政治行动,她首先布置了一个局,把我们卷入进去,然后在偷换概念,不断地‘洗脑’那些蹄中握有权力的政府官员,并且恐吓他们,直到自己收回了他们应有的权力,而当初,灵魂科学的确是大大增强了她的权威性,对于她来说,这是一件一举两得的好事,既可以找理由彻底消灭我们这些异党,亦可以收回那些丢失的权力,所以,我有以下几个观点要说。”

  “一,作为要根治这个问题,却又只能潜移默化的解决,是一件很困难的事,首先,我们需要让那些手中握有实权的政府官员维护自己的权利,这件事我们的间谍也一直在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当然了,我们也没有做错什么,一切为了Luna。”

  “为了Luna...Cevlauid小声的重复着。

  “其次,我们需要更多充分的理由来制造一个社会舆论,这点一直是我们的强项,虽然她只会不顾一切的维护权力,但是得民心者得天下这条道理,她还是很明白的。”

  “所以,现在我们只需要去保护好我们应该保护的小马就行了,但这可不是什么‘小事’,为什么我们要把Vice救来?因为他对我们很有用,说不定...这只是个交易?”

  Silvery Flicker悄悄地提醒她道:“喂!话别说得这么绝,我看你和你姐一样都有潜在的神经病因素。”

  她狠狠地瞪了Silvery Flicker一眼,随后平复了自己的语气,说道:“Vice,我要求你每天都在信息室戴着,随时报告各地发生了什么,同时,你自己也要守护着办公室,他们随时有可能回来突袭。”

  “切...”他不屑的笑了一声。“我还真不信,没有我,他们那群饭桶能做些什么?不过是一群混日等死之徒而已....你们应该把RSD的部长也挖来的,只要他还为Celestia工作,你们犯下的案,迟早有一天会被挖出来的。”

  不等Sivley回答,一阵溯风声边从他们的耳边出来,转眼间,从桌底下钻出了一只天马。

  “你说的那个RSD警长?他早就不干了,好像是因为...一件案子办错了?”

  “你闭嘴!沙尔东!”Sivley小声的警告着那只来自影中城的小马,“你不要认为你在这里还能嚣张,我们随时都可以把你从那个‘漆黑丑陋的避难所’里面拉出来狠狠打一顿。”

  她实相的撇了撇头,走到了前柜台,要了一杯红茶,喝了起来。

  【一年后】

  Moonlight走在前往大殿的楼梯上,外面的凄寂光洒在阴暗的走道中。

  没有任何小马知道Celestia要求自己过去是为了什么,而这一切的结果似乎已经成为定局,从早上那一份无故出现在她抽屉里的白色信封开始,上面明确的写着在深夜是来到瞭望台上参见公主。

  一年前的辞职信并没有批下来,反而加重了的科研部的工程,Moonlight也只能含糊的应付了事,但是灵魂的容错性是极大的。没有任何小马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在那次轰轰烈烈的地下革命后,Celestia的确消停了一段时间,但是从来没有撤资灵魂魔法学研究的念头。

  如今,她这个“部长”已经不算数了,也没有用了,Celestia可以直接去询问那些“有用”的成员。

  这就是失去权力吗?

  她苦笑一声,整了整自己头上的帽子,继续走在这条似乎永远走不完的楼梯上。

  再走道的尽头,她发现那道平时锁死的门,居然已经敞开了。

  没有任何的犹豫,她举起只有一发子弹的蹄枪,推开门走了进去。

  Celestia背对着她,她看不见那权倾一世的统治者此时面部的表情...只是...看到了也没有什么用吧?

  “Moonlight...你为我做出了很多的奉献,而现在,你也只需要为我做出最后的奉献而已...作为这么久的回报,我会告诉你一个关于灵魂的秘密...

  随后,她转过了身子,脸上平静得仿佛无风的海面。

  “你知道星璇那个老东西为什么永远无法掌握心灵控制吗?”她用一种极为尖锐而又刺耳的声音说道,甚至其中附带了一些溢出的魔法。

  她颤抖着回答道:“为...什么?”

  “因为他——永远不愿意承认!只有灵魂!才是掌握命运的一切!”

  随后,一道闪电划破天幕,世间沉浸在暴雨的鸣奏中。

  

  命运,只是时间中的一个插曲,它无法被改变,我们只能顺从既定的轨道行驶着,最终,消散于暴雨的鸣奏中。

 

全文完

#1
HappyDream  陆马
回复 《灵魂魔法:终章之时》 尾· 终局【完结】

完结了!好久不见……『尴尬』

缺席了那么久也不知道还能说点啥,只能给一个“赞”了。

另外,文章里字的大小似乎有些奇怪(估计是bug)

2019-08-22

回复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