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Topic in /data/wwwroot/fimtale.com/controller/topic.php on line 128
《灵魂魔法:终章之时》 续·黑夜的哀嚎 - - FimTale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cder_L

  独角兽

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它是黑白交错的。——《无聊思考》


Notice: Undefined index: Topic in /data/wwwroot/fimtale.com/view/default/topic.php on line 58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Tags in /data/wwwroot/fimtale.com/view/default/topic.php on line 58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UserName in /data/wwwroot/fimtale.com/view/default/topic.php on line 60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Topic in /data/wwwroot/fimtale.com/view/default/topic.php on line 601

《灵魂魔法:终章之时》 续·黑夜的哀嚎

本章评价
0
0

Notice: Undefined index: UserID in /data/wwwroot/fimtale.com/view/default/topic.php on line 771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这是一个混乱的世界,枪械的射击声,炸药的爆炸声,群众的尖叫声在小镇里回荡;这是一个自由的世界,任何的贩毒与售卖枪支都不违反法律;这是一个黑暗的世界,任何的小马都不能相信彼此,即使是为亲近的马也是如此。

  在这个世界里,唯一能信任的,只有怀中的那把步枪罢了。

  在这个远西的地区——Foteiy,混沌和惨叫似乎成为了他的代名词,这是一个危险与机遇共存的地方,但是却和“秩序”之都坎特洛特不一样,这里的每只小马都有可能在一个疏忽里面要了你的命,他们不来自任何组织,也跟你没有任何瓜葛,只是为了提着你的内脏去“血腥酒店”里换上一杯上好的麦酒而已。

  在这里,你的命甚至没有一杯酒重要,你的同伴们几乎每天都在叛逃——虽然不知道他们叛逃后,你还能不能活那么多天。虽然这个地方属于无政府,无秩序的地区,但是依然有很多的草莽英雄出没。

  我们暂且不谈那些疯狂的事迹,在这个荒漠里,干土豆和胡萝卜几乎成为了唯一的食粮,显然,在这里,机械马是最好混的,每一个“混沌疯子”都为了能装上机械躯体而不惜一切的去争取,但往往他们都会死在途中。

  在这里几乎不存在任何的天马和独角兽,这个没有秩序的国度似乎成为了那些疯狂的路马的聚集地——每一天,边境都会有无数的小马出出进进,这里没有关税,也没有入境签证,没有任何的小马管你究竟在哪里混——当然了,那些稀稀疏疏的土匪团伙们,可是擦亮了枪口,等到着每一位落单的旅者的到来。

  这里的土匪成为三种,一种是最被同行瞧不起的,他们是堵在边境的土匪,很少有第一次进入的小马会预料到这里的混乱,他们往往会被残忍的杀死,而导致这个贫瘠的西部没有任何的新鲜血液流入。

  第二种的土匪,则是一些街道抢劫的土匪,他们生来就是阴谋家,有时候,为了一些商品,甚至早早的就会在你的饭里下隐形毒药...这种土匪几乎是马见马怕的,没有任何马敢接近它们,你永远不知道他的鞋底里藏了多少毒药。

  最后一种是打家劫舍形的小镇土匪,他们从来没有消停过一天,背包里的炸药和子弹完全就是为了混乱的欢乐而准备的,他们的特性就是数量多,而且转移速度极快,而且这种土匪,他们并不以集财为目的,他们是为了纯粹的混乱,只要自己还吃得上一口干粮,喝的上一瓶麦酒,他们背包里的子弹就是为了制造混乱而生的,在每一个城镇几乎都会有一支流窜的土匪,小巷街道里,传来的爆破声,灰尘烟雾...这一切的一切,还要拜他们所赐。

  但这些自从那位不知道从哪来的警长开始,这一切的一切都变得有些不同了,我记得第一次看到他出现在站台上,他还穿着那双蹩脚的大鞋子,戴着一个掉色的牛仔帽,腰边别着一把银灰色的蹄枪,里面上满了子弹,一副冷酷的面孔,仿佛要洞穿这邪恶的混乱似的。

  他是坐着北国列车来的,我可以断定他是一位来自Htrid帝国的小马,那是一个从小马利亚分裂出去的国度,那里的独角兽居多,他们并不崇拜热武器,比起这些,好好活下去也许更好,在经历了政府内部的商议和密谋后,Htrid帝国正式的成立在北方边境,而Celastia也默许了那个帝国的存在,同时,甚至特地象征性的铺了几条铁路,来促进两国的交流。

  说来也巧,他就坐着这趟列车,好巧不巧的来到这这个混沌的国度。

  起初,我和他只是一面之缘,我是售票员,整天郁郁不安的坐在那防弹玻璃背后,可别想指望这玻璃的质量有多好了!我几乎看不见外面的世界,只能通过一些枪声的炸药的爆炸声来断定外面发生了什么。

  这些土匪是不会来拆除铁轨或是陷害杀死我的,因为这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的帮助,当然了,那些“不速之客”,还是会尝到我的枪子的味道的。

  在这血腥黑暗的地区,说手下没沾点血腥那是假的,在这的空气里,你随时都可以闻到那股若隐若现的血腥味,那些干煸而腐烂的内脏经常就摊在红色的土地上,那些凝固的血液,把地面渐渐的染成了红色,对了,关于我的门框为什么是红色的,你现在也应该知道了吧?

  他走了过来,豪爽地跟我攀谈起来,我虽然无法看清在那刮花的玻璃外的脸上的表情,但是从他说的话和语气里,我知道他绝非是那种不安分的混乱之徒。

  后来,他在这里“借”了一套房,可以说是我“借”给他的,在那次攀谈结束后,我丢给他一串房钥匙当做见面礼,那是一个倒霉蛋,在一次商店的抢劫中,被投掷炸弹炸成了碎屑,我当时就在旁边吃着饭,心里没有任何波澜。

  随着爆破声的远去,我俯身下去,捡起了他口袋里还未被炸成炸碎的钥匙,这也许是他能为我们做的最后贡献了,虽然我知道,这种行为很难令你亦或是别的小马接受,但是,这就是生存之道。

  他向我道了谢,随后我们一起去吃了一顿晚饭,我向他介绍了这里的一切,他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提出离开的想法,只是自己回到了那间屋子里。

  起初,我们只会叫它Moffoe,他的标志装束就是腰上的银灰色蹄枪,不知道是从哪来的,那把蹄枪的制作工艺极其精细,仿佛是一个艺术品,上面有着精致的纹理,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生锈痕迹,从来没有卡过弹——至少在我看他开枪的时候。

  他常常出没在各个酒馆来打零工,但是每次时间都不长,他就会去下一家,没有任何马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至少我知道,他从来没有断过一条腿得跳回家。

  现在的很多马已经忘记了有一只叫做Moffoe的小马了,他们更加熟悉的,是大名鼎鼎MOF警长。

  当然了,Moffoe就是MOF,这个不用我多解释,但是他即使到死的时候,也没能当上官方真正认可的警长。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MOF警长的名字就传遍的大街小巷,这个莫名冒出来的草莽英雄,在暗地里默默的维护着这座小镇的和平安全,我起初不知道他是何许马等,但是经过和Moffoe的交谈,我渐渐的明白了很多的道理。

  他的往事很黑暗...但大多都和西部无关,我们在这里不提这点,因为那是一些很黑暗的往事...

  他的一些思想在西部算是格格不入,在这之前,没有任何一位小马带来“秩序”这个概念,大概他们不想尝到枪子的味道吧?硝烟味可不好闻。

  当他第一次在酒馆里大喊秩序万岁的时候,周围的所有小马都以为他被这混沌逼疯了,纷纷摸出了自己腰间的蹄枪,暗暗地对着那“神经病”,生怕他掏出自己腰间那把精致蹄枪,一枪贯穿自己的脑门。

  当然了,这些和平的景象也不是经常出现,有些时候,会有新来的那些土匪找他的麻烦,但是,就在他的心脏被打成一个黑窟窿的前一秒,他们才意识到不应该去招惹这只神秘而又“疯狂”的外乡小马。

  后来,我们都习惯用一个不熟悉的外乡词来调侃这匹在混乱的世界中维护秩序的小马——警长,但这个调侃的称号,在十年后,将会在西部无马不知。

  他并不是警长,但是却有一颗警长的心,可惜,没有一个警长的命。

  关于他的事迹,我不想多说,假如说你在血腥酒店里多喝几杯酒,它的老板可能会告诉你一些更令你感兴趣的话题,在这里,我就谈谈关于他的两件事例。

  假如说你在西部连赏金都没有,那么你就真的落伍了,在这里,只要有名字的土匪,都会有赏金,甚至没有名字的,画张草图,写个“混账”,“王八蛋”之类的的,也能贴在悬赏栏里,虽然很少马会去和雇主拿钱,因为生命只有一次,管不定那一天他死了,你死了,雇主死了,那你还拿个毛线的钱,所以有些小马就把赏金故意定得很高,即使是自己死后,依然还有马去杀死那些生前和自己结仇的马,实在是大快马心。

  虽然这种事件层出不穷,但依然有小马乐意去干这些事,因为万一自己手快了呢?在西部,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假如说你无法偿还当初许诺下的赏金,那么就得给斩获悬赏的人当一辈子的奴隶,假如说你违约了...你的下场可能会和被奴役更惨。

  Moffoe在这方面办事速度极快,最好的记录就是早晨撕下悬赏,吃完饭就跑了出去,直到傍晚才回来,腰间绑着一颗血淋淋的头颅。

  很抱歉把这件事当做一个关于记录的挑战,但是你应该也知道,在这里——不是杀马,就是被杀,他就这么凑齐了一整个列队的“警员”,这个极其疯狂的想法立刻在西部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按照他的原话说,就是为了维持秩序,就得必须先打破秩序了。

  从这件事以后,就很少有小马在这个镇子上犯浑了,一些所谓的“强盗”闻风丧胆地不知道逃了多远,真是一件令马讥笑的事情。

  当时,我也是他的“警备队”中的一员,说来也怪,这个“警备队”没有一丝正样,“警长”从来不给“警员”开工资,但是允许他们去拿那些“违法”的赏金。

  说是“违法”,不如说是完全允许的。

  当然,这是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如果我们要把握住那些惹事强盗的思想,就要和他们混成一片,才能设身处地地去思考要如何才能攻破强盗们的心理防线。

  渐渐的,到了后来,已经没有任何小马敢在这个镇上闹事了,而和平所带来的的负面作用便是那些贴在墙上的悬赏渐渐的都不见了,没有悬赏,就等于没有收入,十几只马的伙食就没着落,你总不能去种粮食是吧?没有“工作”,就没有食物,就没有什么“警长”之类的角色存在了。

  他在这时候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向坎特洛特官方寻求职位。

  说实话,这是一个愚蠢的选择,那昏庸的统治者甚至恶心得让我们根本不想提她的名字,这无异于是去送死,假如说她真的在乎这里,这里还会这么乱吗?难道只不过是象征性的铺了条铁路,就是关心西部?

  我当晚就找到了他,劝告他不要去和官方有任何关系,他回答道:“这里的统治者,我相信还没有那么差...至少在我家乡的历史里,她还是一个有名的统治者。”

  ...这是他这一辈子犯过的最大的错误,同时,也是最后一件了,那天,我也没管旁边酒馆里的小马是否在意,拍桌而起,对他喊道:“别怪我没警告过你,你想送死,我不会管,但是我没有理由和你一起去死,我现在就退出!”

  随后,把蹄枪往桌子上一扣,背着身,低着头,忐忑不安地走了出去,那天晚上,我只知道他喝了很多的酒,但是肯定不是因为我的意见与他不符!

  对不起,有些失态了,他最后还是坐上了那一趟通往坎特洛特的火车,票是我开的,这种马....是一辈子也不愿意听从别的小马的掌控的,他那天说的话,不过是看在我和他的关系要好的前提上说的。

  那句话背后的含义无异于把蹄枪抵在你的额头上,吼道:“你是想听我的还是去死?”

  随着他最后一丝的光辉阴影在前往坎特洛特的火车轨道上飘散,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当然了,官方其实还是很愿意提拔这种草头英雄的,可是那帝国的最终统治者——是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即使她自己没有能力,不愿意管理这片地区,她也不会让任何马去掌管着片地方。

  他的旅途还算顺利,拿了一个“特级警长”的官位回来,其实大家都知道,这只是她的一个障眼法罢了,但是依然没有马敢不服从他,除了我以外。

  我以为,只要让他被撤职,他就没有什么生命的危险了。

  于是,那几天,我疯狂的去制造混乱,因为我过于了解他以及警员们的办案手法,所以我一次都没有被抓住,直到现在,我还在后悔当初年轻的时候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幼稚而可笑的决定。

  她根本不管你业绩究竟如何,你在她的心中,仅仅只是一只连羽翼都未长满的小鸟罢了,她这只邪恶的雄鹰...从来都是用那肮脏的翅膀遮住你应得的阳光,再用锐利的爪子贯穿你的胸膛,她从来不对任何妄图从她手下夺走管理这个国家的小马手下留情,即使他们根本没有这个意思。

  那天早上,我坐在警局门口的沙发上看报纸,虽然那天我的态度的确糟糕了些,但是我们依然是朋友,他也没有对我进行任何报复什么的。

  突然,那扇厚重的木门被一蹄踹开,我连忙滚到沙发下面,从缝隙里观察着外面发生了什么。

那是一群穿着沙黄色风衣的小马,头上戴着一顶极其标志的牛仔帽,似乎就是外界马眼中那些嗜酒如命,每天在生死边缘徘徊的牛仔们一样,他们手枪里满满的上着八发子弹,每只马都把子弹打空,即使是把偏差率算到最大,墙上的返弹,也足以杀死十个MOF警长了。

他们在底下谩骂着,吵闹着,朝着地面开着枪,有一枪甚至差点直接把我脑浆打出来。

我即使如何祈求他不要下来,我还是无法决定他的生死。

他最终还是下来了,当然,没有任何马会蠢到直接暴露在那些马的面前,他背靠着楼梯间,举起了自己的蹄枪,护在胸前,喊道:“你们是谁?又为什么来这里?你们难道连我这个警长都不在乎了吗?”

有一位疑似是他们的头子的小马站了出来,说道:“我们要终结你的暴政了,MOF,你在任期间依然发生着那些该死的动乱,而若不是你每次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的小镇还能像现在这样?”

该死!我就不应该去制造混乱的,这只会让他的名声越来越差。

他听到以后...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闪电般的伸出了自己的蹄枪,一枪贯穿那“头子”的帽子,在西部,这是最明显的暗示,告诉你不要在做任何出格的事,不然我随时有可能会杀了你。

那马大骂一声,随后带着那些乌合之众走了出去。

在十五天后,有一队皇家守卫来到了这里,带走了MOF,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他,他估计...是死了吧?

Notiy疲劳的眨了眨眼睛,在火光的照耀下,看着那只披着虚幻夜色鬃毛的天角兽。


Notice: Undefined index: UserID in /data/wwwroot/fimtale.com/view/default/topic.php on line 1021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