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小马Flintie
小马FlintieLv.9
独角兽
长篇翻译
E
连载中

【17/31】天琴的人类学(Anthropology)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656/anthropology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第七章:学者竞争

chrome_reader_mode 7,546 event 2019 年 8 月 21 日 thumb_up 74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631 forum 4

第七章:学者竞争

 

 

  雪又真真切切地下起来了,其实它本来可以安排得更好一点的。虽然天琴知道天马们今天又安排了一场雪,但她却没料到这狂风。虽然穿着厚厚的外套、毛衣和长裤,还戴着围巾,她还是冻坏了。

 

  她抬头望见图书馆就在前方,便爆发出百米冲刺的速度迅速冲进了门。

 

  她踢掉蹄上的雪,脱掉大衣,想办法从刚才的狂风中缓过神来。一个衣帽架就在门边,于是她将大衣挂了上去。

 

  暮暮注意到门开了,“喔,天琴,你来了啊。”她说:“把这当成自己家,斯派克在隔壁房间生好了火。”

 

  天琴眯起眼,暮暮是不是太友好了一点…… 还是说她一直都这样?“谢谢了…… ”

 

  “你室友最近怎么样?我有一阵没见到她了。”

 

  “她总的说来挺好的,只是当我说我要来你这儿帮你完成报告的时候,她说她真想找个秤砣砸死自己。”天琴耸耸肩。

 

  “喔…… ”暮暮皱着眉说道:“你可以先去准备着,我几分钟就过来。”

 

  天琴转身朝隔壁房间走去。

 

  暮暮真的有不少书啊,一个个房间里几乎书架叠书架,到处都是书。一把梯子靠在一边墙上,而房间另一边,斯派克坐在火炉边,正举着他的右爪,表情抽搐。他抬头看见天琴走进。

 

  “嘿,斯派克,你没事吧?”她歪着头问。

 

  “没事…… 只是暮暮整天叫我帮她做笔记,”斯派克揉着腕,“我爪子抽筋得厉害。”

 

  “我知道这种感觉,那真是疼的要命。”天琴点着头说,斯派克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瞪着她。“呃…… 我听说是这样。”她移开目光。“那,最近你在写什么呢?是给公主的吗?跟我说说好不好?”她靠近了一步。

 

  “只是些待办清单,还有些暮暮研究报告的草稿。她每次都要为这些做一大堆准备,多到说出来你都不信。”

 

  天琴更进一步,“你确定没给公主写过信?那暮暮呢,她有没有和你说过什么?”

 

  门开了,暮暮走进房间。小贤枭跟在她身后,飞到梯子顶端一级停住了。几本书飘在暮暮周围,到桌上乖乖放好。

 

  “你们好啊,”暮暮兴高采烈地说。她转向斯派克,“今天真是辛苦你了,斯派克。我觉得剩下的我和天琴能搞定了。”

 

  “终于!”斯派克说。他打了个哈欠,好好伸了个懒腰,“那晚安咯。”随后上楼去了。

 

  “那开始吧,天琴。”暮暮说。

 

  天琴懒散地看着书架上的书,“好啊,我觉得我们应该…… ”

 

  暮暮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天琴,你不会还在怀疑我吧?跟你说实话,塞拉斯蒂娅公主从来没告诉我任何关于人类的事。当然,除了这次的研究之外。”

 

  “不可能。”天琴满是怀疑地盯着暮暮。

 

  暮暮在干嘛呢?当间谍也不会傻到这么公然否认吧?而且她居然还是主动提起的那一个。天琴显然不打算就这么透露出她的秘密。

 

  暮暮穿过房间在一个抽屉里搜寻起来,打开一张张卷轴和纸,“明明就在这里啊…… 啊哈!找到了。”一张卷轴从纸堆里飘出,而其他的又被堆了回去。“你可以自己看看。”

 

  信飘了过来,正好悬停在天琴面前。她打开它,看见上面飘逸的字迹。

 

我忠实的学生,暮光闪闪:

  为了解早期小马历史,我希望你能撰写一篇关于一种叫做“人类”的传说生物的完整报告。还是老规矩,及时让我获悉你的进度及可能有的任何疑问。

你的导师,塞拉斯蒂娅公主

 

  天琴注意到羊皮纸底部的皇家公章似乎有点陈旧,“你什么时候收到它的?”她扬起一边眉问道。

 

  “一个多月了。她就给我说了这么点。”暮暮说,“我折腾了好久却不知从何开始,到处都找不到人类的信息。”

 

  “她叫他们传说。”天琴反复把信读了三四遍,才最终说道。

 

  “那当然,不然他们还能叫什么。”暮暮坚持道。“虽然我承认人类生活的整个世界都被描述得极其细致,那么多王国和领导者的故事也相当令我着迷,更难以置信的是,连相同的历史事件都被反复提及,具有高度的一致性…… ”

 

  “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传说。”

 

  “因为,通过代代相传,像法国这种想象的地名已经被广泛接受了。我之前都没意识到瑞瑞说的‘法兰西设计’里面还有神话典故,甚至可能她自己都没察觉到。”

 

  “你真觉得这些是编造的吗?”天琴把信飘到桌上说,“还是塞拉斯蒂娅公主你这么说的?”

 

  “那当然!”暮暮说:“啊不,她没叫我说什么,因为本来就这样。我从她那里就得到这么点信息。天琴,你研究这些的时间比我长,我们对人类的认知全都来自书本,没有任何系统资料或者历史材料证明了这些故事的真实性。”

 

  天琴站得甚至更近了,“那他们的那些工具呢?我们一直沿用至今!还有那些服装,你自己不也承认瑞瑞的风格基于人类设计吗!”

 

  暮暮摇摇头说:“他们是虚构生物,只不过用着小马用的工具罢了,因为小马创造了他们,以及那些工具。这些故事可能都只是某些创世神话的一部分。历史上,许多神话生物都和创造它们的社会有联系。”她思考片刻,又补充道:“为什么公主想要了解他们,我只能想到这个原因了,因为文化的相关性。”

 

  天琴瞪着她,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她已经从露娜那里得知人类是真的,然而她没打算对这塞拉斯蒂娅的私家学生全盘托出。

 

  也许暮暮没撒谎呢?…… 她似乎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但天琴还是得小心说话,因为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会被暗中上报回城堡,那样问题就大了。

 

  “好吧,”天琴终于开口:“那让我看看你都找到了些什么。”她走向桌子翻看暮暮之前放在那里的书。

 

  《前小马国未解之谜》《人类假说》,还有《人的纪元》,这些标题都被时光磨得难以辨认,书也近乎散架。但对于没怎么逛过其他城市图书馆的天琴来说,这些都是在中心城搜集不到的、全新的资源啊。

 

  “我们最好赶快动工,”暮暮说:“这些都是从马哈顿图书馆寄来的,过了好几周他们才回我信,他们说他们把图书馆最古老的角落搜遍了才找到这些。”

 

  天琴想起自己多年前在中心城翻找古籍的经历,点点头说:“那太正常不过了。”

 

  “我已经看了《前小马国未解之谜》,里面就寥寥数行提到了人类,而且那些我觉得你都已经知道了。顺便问下,你之前说过你要看看你有哪些书,你带来了吗?”暮暮问。

 

  天琴缓缓脱下背上的鞍包,“我找了好久,就剩这一本了,所以我就带了这么点。”

 

  《精巧之设计》是她的书里面最薄的一本,几乎不到一百页,其他那些更加详尽的大部头全在家里藏着呢。就像隐瞒她父母那样,她也在向暮暮尽力隐瞒信息……

 

  实际上,这些书全都是人类的发明。虽然书的引言也说这些只是“理论”,但写书的小马很可能对此深信不疑 —— 证据在此,谁能不信呢?

 

  “那…… 好吧,”暮暮说:“你确定就这么点吗?我还以为你有好多书…… ”

 

  “哪有,我父母巴不得我把它们全都扔掉呢,”天琴耸耸肩,“那些早在几个月前就没了。我只不过是好奇,根本没有多年研究人类。”

 

  天琴准备把这个谎编到底,对父母也这么说 —— 她对人类的兴趣不过是小时候不懂事,而她现在已经完全长大了。当然,虽然暮暮知道几个月前她还在研究手的结构,但她绝对不知道后来怎么样了,对吧?

 

  暮暮皱着眉头,张开嘴正想说话,却又摇摇头,决定还是闭口为妙。她瞟着桌上摊开的那堆书,翻开了那本《人的纪元》

 

  “这本是骡钉汉寄来的,他们也只找到了这一本。我猜‘人’是‘人类’的简写,”暮暮说,“你听说过吗?”

 

  “这是基础知识啊,暮暮。那这本具体讲的是什么?”天琴上前想看个究竟。

 

  “这就是我之前说的了 —— 那些不同的人类国家,还有它们相互之间的联系和影响,比如政治结构,语言等等…… 我还是难以置信他们居然花时间为虚构的生物编了一整套语言。”

 

  “那怎么才能让你相信他们不是虚构?”

 

  “天琴,你也不能读什么就信什么啊,你得加以自己的判断。”

 

  “或许你才需要自己好好判断,”天琴说。她已经开始有点生气了,这些怀疑真是让她气不打一处来。“比如之前你演的那场话剧?我在里面找到不少矛盾,你真的确定小马国是那样建立的吗?”

 

  暮暮盯着她,随后,竟出乎意料地笑了起来:“那还用说。千年以来,这故事早就成为了小马文化的一部分。诚然,有些细节可能并不完全合乎历史,但这只是将其戏剧化了,而且—— ”

 

  “风魔。”天琴说。

 

  “哈?关它们什么事?”暮暮问。

 

  “它们后来怎么了?据说它们是某种因不和而制造风雪的恶灵,但它们后来哪去了?我活这么久从来没见过它们。”天琴说。

 

  “你信人类都不信它们啊?”暮暮哭笑不得,“你随便找个小孩问问,大家都知道风魔,但几乎没马听说过人类。”

 

  “这不是重点!”

 

  “它们不见了是因为我们的社会认识到了和谐的价值,并—— ”

 

  怎么知道?”天琴紧追不放。

 

  “这个…… 戏里这么说的嘛…… ”

 

  “我就说吧!”天琴穿过图书馆,“又是一处情节漏洞。”

 

  暮暮的声音也渐高:“我都说这只是戏剧化了!”

 

  “那证据呢?你有证据证明它们是真的吗?”天琴直直盯着暮暮的双眼。

 

  窗外大雪飘飘,狂风呼啸。

 

  天琴这才意识到她刚说了什么。她真想一巴掌抽死自己,怎么自己就这么蠢呢?

 

  “哎呀…… 这只是我的理论假设…… ”她试着一笑而过,“没怎么仔细考虑过啦。”

 

  然而暮暮似乎不为所动:“赶紧干正事吧。”她拿起天琴带来的那本书,而天琴翻开了《人的纪元》的第一章。

 

  感觉就像又回到了小时候。书里全是她从没见过的新奇事物。人类的政治体制被描述得比她之前看的任何一本书都要详细。他们多是君主立宪制 —— 就像小马国这样 —— 但人类国王和王后都没有任何魔法能量,从这方面说来他们是如此接近普通人。而且他们也并非永生,但他们的权力代代相传,处于不断的变化之中。

 

  然后 —— 就是这了。

 

  七弦琴是人类演奏的(当然了)一种古希腊乐器。这里有一张插图,简直与天琴根据梦中所画的如出一辙,图中的人类正坐着,拨动琴弦,用的那把七弦琴和她的几乎一模一样。她读到下面的说明,了解到这音乐通常是作为吟诵史诗故事时的配乐。

 

  那些故事去哪了?文字印本总应该有吧。

 

  显而易见,七弦琴在人类文化中具有比她想象的更加重要的地位。她一直都很喜欢人类的故事,现在她需要找出这些故事来好好研究一番。无疑,虽然它们是传说,但这只更加证实了人类的真实性。传说生物总不可能再有自己的神话故事了,是吧?

 

  “我知道了!”暮暮突然大叫起来,天琴从书中抬起头。

 

  “啥啥?”她说。

 

  “我知道为什么人类重要了,因为他们全都一样!”暮暮说,“哎呀,我早该想到的!”

 

  “‘全都一样’是什么意思?”天琴问。

 

  “小马们各不相同,而人类们不能飞,书里也没说他们会魔法,所以关键就是,他们的能力全都相同,”暮暮说,“这就是我之前说他们对古代文化重要的原因了!通过虚构这个全都一样的文明,小马们就会理解和欣赏彼此之间的差异了!”

 

  “Who?”小贤枭叫了一声。

 

  天琴叹了口气,“暮暮,你还没看过希腊神话,是不是?歌也没听过?”

 

  暮暮一蹄扶住下巴,说:“我觉得这本书只讲了那什么… 希腊,对吧?”她对天琴正在读的这本点了点头。

 

  “不止,这本可全都是真相啊!我一直在找…… ”注意到暮暮看她的眼神,她赶紧闭了口 —— 她可不想再争论一遍。“没啥。”

 

  约莫又是半小时阅读,这里简直就是知识的金矿。天琴在想,还有没有其他以拥有优秀图书馆而著名的城市啊?她总有可能在这里找到更多关于七弦琴的资料……

 

  想到自己一直用着人类乐器,感觉就像又拉近了和他们的距离,她好生幸福。更别说她甚至早就学会了以他们的方式弹奏 —— 用手。魔法永远无法与手指实际触弦的感觉相提并论。

 

  她又扫读了几遍关于希腊的段落,这次却令她失望,没什么实际有用的信息。

 

  暮暮完全沉浸在天琴带来的那本书里。机会来了,天琴走到满是书架的墙边,扫视着那些书名。如果关于人类的答案不在那些书里,没准其他地方能找到线索呢?真相就藏在图书馆,躲在了某个不起眼的地方。

 

  这有一本:《天马:从古至今》

 

  天琴将它从书架上扯了下来,从最前面读起,这里应该有最早的天马领袖的信息。她飞快地扫视着书页,搜寻着“飓风司令”或者“列兵三色堇”的信息。第一章没有。她翻到索引,又搜索了一遍这些名字。

 

  还是没有。

 

  相当奇怪,不是吗?最初建立小马国的天马再怎么也应该提一句啊。

 

  “天琴?你在找其他东西吗?这里应该没有关于人类的书吧?”暮暮说。

 

  天琴一下惊得书都掉了,发现暮暮就站在她面前,“哦,不是,这个……”

 

  暮暮捡起地板上的书,看到封面,“你在读天马?”

 

  “这是…… 为了其他研究项目。”

 

  “我还不知道你兴趣这么广泛呢,天琴。要是你想,你肯定可以成为优秀的历史学家。”暮暮说,“如果你需要借阅这些,随时欢迎啊。”说完,她将书递给天琴。

 

  围绕着书的魔法光圈由紫变绿,天琴将它塞进鞍包。然而实际上她不打算细读了,她已经找到了所需的信息。或者更准确地说,找到该有的信息。“我会的,多谢了。”

 

  暮暮拿出之前读的那本书,却又停下。“天琴,我知道你觉得人类真实无疑,但是…… ”说着说着,她犹豫了,“真的没东西表明他们曾经存在过。如果你证据确凿,这些理论还靠谱点,但…… ”

 

  “那梦魇之月呢?”天琴说。她突然想到了她。

 

  暮暮退了一步,“哈?不是,你在转移话题,我说的—— ”

 

  “我才没转移话题。你之前来小马镇的时候不也说到梦魇之月吗,那时候我们都不相信。这两者之间有区别吗?”

 

  “这根本不是一回事好吧!我们有她的节日,各种故事里都有提及她,甚至还有她回归的确切日期,而那天她也确实回来了。而你说的人类的这一切都—— ”

 

  “是传说。”天琴说:“塞拉斯蒂娅公主之前不也告诉你梦魇之月是传说吗?不是吗?”

 

  雪在窗上愈积愈厚,昏暗的房间里烛光摇曳。

 

  “面对现实吧,暮暮。这两者没有本质区别。总有一天我会找到真相的。”

 

  暮暮对此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继续阅读。天琴真是不理解,怎么会有马读了这些书还如此怀疑的。这甚至比她父母还糟,他们不相信人类只是因为他们根本都没碰这些书嘛……

 


 

  杜威在房间里发现了天琴。现在已经夜深,近乎午夜,但借着烛光,她还在钻研着那些书本。几天以来,她读得简直废寝忘食,甚至上次历史报告不及格也丝毫没能打击到她 —— 要是那样,她估计更要读得变本加厉了。

 

  “心弦…… 我和你妈妈谈了谈,我们都觉得,你真的不该再读这些书了。”他说。

 

  她猛抬起头,转过身来,“老师说的是错的,我敢肯定。”

 

  他早就料到这不会容易。

 

  “真的…… 你把每分每秒都花在这上边了,这样真的对你不好。而且你妈妈很担心你。”

 

  “怎么?她反感人类吗?”

 

  “没有…… 真的没有。我们只是有点担心…… 怕你落下其他功课,”停顿了一会,他又问:“你魔法练得怎么样了?”

 

  天琴的角尖亮起,她合上书,将其与其他书一起放回桌角。“我现在魔法没问题了,轻轻松松好吧。”她父亲微微笑了。

 

  其中一本书中有一幅插图,画的是一个人类正用手拿着羽毛笔写字。天琴希望她也能这样 —— 真真真正抓起笔,在纸上划动,那该是怎样的感觉啊?不过,最好还是把这个小小愿望自己藏在心里吧。

 

  “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会成长为一只出色的独角兽的,我们只是想让你发掘自己的潜能。”他看向房间角落,看到靠在墙脚的七弦琴,转回身,他的表情更加严肃了。“但是明天之前,我们希望家里再也不要见到这些书。”

 

  天琴惊得嘴都合不上了,“这不公平!”

 

  杜威叹了口气,说:“我很抱歉。现在很晚了,赶快睡觉吧,你明天还要上课。”

 

  他离开了,只剩天琴看着这些书闷闷不乐,她怎么放得下它们……

 

  她当然放不下。她将它们从桌上飘起,放到床边,然后提起床垫,将它们一本一本塞进了床垫和床框之间。

 

  父母应该不会发现这里。有必要的话,她还可以再想个其他地方来藏。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她都不会放弃人类的。

 

  当然,虽然她现在只有这些书,但是…… 最近她开始做关于他们的梦了。

 

  最好还是保持理性。要是她白天一直读着、想着人类,晚上梦到他们自然合情合理。但那些梦全都如此真实 —— 至少,她记得的部分是这样。

 

  她上床盖好被子,只觉眼皮沉重,几秒钟就睡着了。

 

  她的梦大多都很模糊,而且通常她醒来脑中只有一些转瞬即逝的画面,几个小时内就会完全忘掉,但今晚的梦却是清晰异常。

 

  仅有一个词,天琴不太确定之前有没有听过它的声音,但很明显这是朝她而来。

 

  “天琴…… ”

 


 

  “天琴。”

 

  她盯着书里那幅人类插图,这是一个女性,穿着长长的、优雅的裙子,还戴着王冠。这肯定是来自某个早已被遗忘的国度的人类贵族。她的服装让她想起了戏剧中的瑞瑞。

 

  “天琴?”

 

  暮暮正盯着她,天琴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差点没反应过来。

 

  “嗯?”

 

  “我们暂且假设…… ”暮暮开口:“假设人类真的是真的,而且你能证明这一点,那你会怎么办?”

 

  “我会…… ”天琴犹豫了,“我也不清楚。”

 

  “你好像很执着要找到证据证明他们存在,但是不管怎么说,很明显他们现在都已不复存在了。”暮暮说:“如果他们曾经存在,我同样不明白为什么塞拉斯蒂娅公主不想让小马们了解他们。根据你的理论,好像根本没有封杀他们的原因吧?”

 

  露娜不喜欢他们肯定也是有原因的吧,天琴心想。我以后得仔细想想。

 

  但是,除开这一切… 最开始究竟是什么将天琴吸引到了人类?这很难用言语说清。

 

  “我猜这也正是我想知道的。关于人类的信息实在是太少了,但我相信,他们肯定不止于此,只是我们还不清楚罢了。”天琴说,虽然她自己也觉得不太可能,她还是又轻轻补了一句:“况且,万一他们以某种方式延续下来了也说不定呢…… ”

 

  晚上,天琴突然发现自己到了一个人类世界,一个感觉如此真实,但不总和书中所述的相符的世界。真的,感觉人类也许并不那么遥不可及。

 

  也许,是时候放下书本,去测试一下她的理论了。

 

 <本章完>

 

thumb_up 74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暗夜之子 Lv.5 天马
评论 第七章:学者竞争

这个暖心节话剧真的是个天大的坑,好多漏洞,在逝罪二次同人里面有关于陆马魔法的设定,还算比较合理,解释了为啥国旗上有俩公主,而银羽、狼博士、分析是魔法等等也有过讨论

2019 年 8 月 30 日
暗夜之子 Lv.5 天马
评论 第七章:学者竞争

而且既然小马s1e1不认为梦魇之月存在为什么国旗上会有luna?!!!这怎么解释?!!!

2019 年 8 月 30 日
Roach Lv.2 天马
评论 第七章:学者竞争

话说天马是源自希腊神话的啊:ftemoji_twisheepish:

4 月 23 日
Sealevel Lv.14 独角兽
评论 第七章:学者竞争

回复19799 @暗夜之子 :

好像也对:ftemoji_pinkamina:

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马圈巨坑集

    DreamsSetFree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DreamsSetFree的推荐

    DreamsSetFree

  • 天琴心弦和糖糖

    赛博格

  • m1rage的未读书单 ·3·

    夜骐作息m1rage

  • 原作党推荐书目

    明琪黛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