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墨白
Lv.6 1146/1260 天马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归途II·王国的决断与帝国的罪孽

【第一卷丨迷雾中风暴骤起】第1回 各自的伪装

本作评价
25()
()2

第一卷 迷雾中风暴骤起

 

1

各自的伪装

 

“啊!”

忽然传来的凄厉惨叫回荡在巨大树屋中,惊得我翻书的右蹄微微一颤。端着托盘、正上楼梯的小龙吓了一大跳,盘中的两杯热茶溅出落在他一条胳膊上,惹得他发出同样的一声惨叫。

“你怎么了,没事吧?”我关切地问,起身走向第一声惨叫的来源。蒂娜半靠在暮光闪闪的木床上,紧紧抱着被子,目光空洞,看上去受惊过度。

“又梦到她了吗?”暮光闪闪也放下蹄中的卷宗,走向蒂娜,全然不顾一旁被热茶烫到的小龙的抱怨。

“嗯”蒂娜点点头,轻声回答。

“不然,还是去看一下心理医生吧,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暮光闪闪担忧地说。

“不不用我想我还能坚持”蒂娜连声否决。

“可是你的情况都已持续一周了!”暮光闪闪打断了蒂娜,“况且,从你喊叫声的凄惨程度推断,你的情况越来越恶化了。我很担心最后会影响你的脑部神经,留下什么后遗症。”

见我沉默不语,暮光闪闪又推了我一下:“还有你,罗丝!你不担心蒂娜小姐这种状况吗,怎么也不来劝劝她?”

我与蒂娜对视一眼,心中各有会意。我顺势坐到蒂娜身边,回答了暮光闪闪:“也对,是该去见一见医生了。能否给我们两马一点单独的时间,让我认真劝说一下呢?”

暮光闪闪看了看我们两马,轻叹一声,便领着斯派克下到树屋一楼处理他手臂烫伤的伤口去了。

确认暮光闪闪与小龙完全消失在视野中后,我坐得更近了,身子几乎贴到蒂娜身上——这可不是刻意亲近,只因接下来我们之间的对话是不能被任何马听到的。

“又梦到邪茧了,比以往还要严重?”

“是

“为什么?你的心魔不是已经解开了么,难道你还在为你的行为自责?我说过那不是你的错

“不,不是我的过去,”蒂娜摇头,“是一副很奇怪的画面。梦境中的我每一次都会与邪茧直视,她的神色狡诈,可她的表情却分明在笑。那种阴谋得逞的笑容令我不寒而栗,但最让我害怕的是,每一次,她都会将蛇信般的舌头伸向我的脸一梦到这,我就会叫出声来

亲眼目睹父母是如何被害的她,心中对于邪茧的舔舐有着不可磨灭的阴影。我理解地点点头,继续说:“可是这么一天天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就像暮光闪闪说的那样,我担心你的精神出现什么问题。”

讨伐瑞利未果的我在参与银甲重新开办的庆功宴后,为帝国做了最终善后。在我的提议与大公主陛下的强硬要求下,银甲同意修改现行法律,新的法律条文由我、暮光闪闪、安灼胥与帝国现任法官一同商议制定。死刑的判决被大大限制,战争中捕获的多数“黑晶”马,凡有明显悔过之意都已分配房屋,为皇宫义务劳作,衣食由相关部门担保。身强体壮者接受再教育后分配入军,以兵役代罪行。

缪洛咖啡厅,这间专为“黑晶”马提供地上庇护的后庭,在“黑晶”覆灭后,他的结局要比“黑晶”好看得多。由于“黑晶”马的赊账行为,库林斯早已入不敷出,帝国进入新纪元后,皇家方面补偿了库林斯开出的所需补贴,以让他能够继续维持运作。现在,它只是帝国最普通的咖啡馆之一。

暗渠进行了彻头彻尾的翻新,其中包括但不限于照明设施由冷火把换成更先进的自亮水晶、石砖墙面松动部分全部换新,就连令所有马忌惮的地陷,也由安灼胥亲自监督,一砖一瓦的填平了。身为帝国总将军,安灼胥主动请缨治理暗渠。再又一个千年过后,暗渠终于迎来了第二位“奥拓托尔”。

战后除去修复原有房屋外,所有废弃区域都被利用起来,全部盖起了房屋,用以安置原属“黑晶”的马。蒂娜的别墅、斯慕所在的一整条街,也统统得到了翻新。“看起来我们在闹过事后,反倒占了帝国的便宜。”在斯慕体面地搬进新房时,他这样微笑着说。

介于战争期间蒂娜的杰出贡献,经塞拉斯缇娅陛下批准,蒂娜得以随我一同回到阿奎斯陲亚,帝国的别墅则由玫瑰接管。蒂娜的决定并不出于私情,身为多年朋友,她与玫瑰道别时称得上依依惜别,但得知接下来我们将要面临的敌人会是“邪茧”时,她义无反顾地选择一同回帝国研究,用她的话说:“没有马会比幻形灵更了解邪茧”。来自异族的帮助,我自当欣然接受。

噩梦就是从蒂娜来到阿奎斯陲亚第一天开始的。如果暮光闪闪留心注意过的话,在她面前的所有对话,我与蒂娜都没有提过“心理医生”一次。这个方法在蒂娜最初被噩梦惊醒时我已提出过,而蒂娜也一早阐述过不可行的理由:无论为了医生还是她自己的生命安危考虑,她绝不能接受小马深入内心的治疗。可问起具体原因,蒂娜却又表现出初见时那份顾虑,敷衍道“不必再问了”,又连称“可能只是普通的噩梦”“休息几天就好了”,现在一周过后,情况不仅没有改善,反而愈加恶劣。

“你的情况很糟,那种撕心裂肺的惨叫,即便是最坚强的马听到也不免心碎。你一定感受到了发自内心的恐惧,”我正色道,“而你也没说清不能去见心理医生的理由,如果你不能给出另一套解决方法,那么我也只能带你去见医生了。”

“不,一定不行!”抱紧被子的双蹄松开一只,蒂娜将左蹄扣在我的一蹄上,双目澄澈,令马看了心生怜悯,“这其中的原因我很清楚,只是只是我还不确信能否完全信任你,我

一个拥抱代替了未出口的话,我将蒂娜拥入怀中,紧紧抱着她。“在帝国的这段时间里,我们的经历称得上是出生入死。就连你的真实身份和你从未向别马提起的过去都对我全盘托出,我们之间还存在什么隔阂呢?”我在她的耳边轻声说,“无论再面临什么选择、遇到怎样的境况,我都相信你的选择。不要轻易说信任,真正的信任需要经过时间的洗刷,最终连性命都要一同托付。我相信你,因为我相信你的选择都是出于纯粹而正义的目的;我不敢奢求你的绝对信任,但我希望你至少相信我所坚守的正义,好吗?”

话语配合举动,我相信我已将气氛带到顶点。蒂娜神情地望着我,就在我决定详细追问原因时,楼梯上,小龙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跑上了二层。

“暮暮问你们聊得怎样”刚从楼梯口伸出头,斯派克便撞上我充满埋怨的目光,怀中正抱着蒂娜。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斯派克很明事理地背转过身,连声回答,“我这就去向暮暮汇报,再多给你们一些时间。”说完,他以同样的速度跑回了一层。

气氛断了层,不过无伤大雅,我继续说:“所以,你愿意对我袒露实情么?”

蒂娜点点头,却又强调:“接下来我提及的所有事,你一定不能向任何马透露!即便是公主陛下也不行!”

“那是自然。”

“你你发誓!”这句话让蒂娜更像一匹小雌驹了,怀中的她有些撒娇的语气,瞬间让我有种小苹花的既视感。

“好好好,我发誓,”我高举右蹄,蹄尖直指太阳悬于空中的位置,“以塞拉斯缇娅的名义,我将完全保守有关蒂娜的所有秘密,如若违反,则

“足够了,我不要你发毒誓,”蒂娜用蹄子在我的嘴上轻轻一点,微笑一下后深吸一口气,下定了决心,准备将她之所知和盘托出。

“你已见过幻形灵这一种族的真实样貌,不知你有没有感觉,在褪去法术伪装出的幻型后,我们的样子看上去很像虫子。”最后这两个字蒂娜说出的声音很小,想来任何一种雌性生物也无法接受自己的外表样似昆虫。

我轻轻点点头。她说的是事实,漆黑的躯体,半透明的双翅,巨大空洞的复眼,尤其是数次在精神世界中游览过的幻形灵皇宫,屋顶高悬的无数绿色虫茧,使我不得不产生一种联想,幻形灵就像是放大的苍蝇。

“小马们因此也称呼我们为‘虫子’,”蒂娜说,“他们也只是单纯从外表得出的这一称呼。他们想不到的是,我们的思维,比我们的外表还要接近虫子。”

“虫子的思维?”我十分疑惑,“昆虫作为低级动物只有很低的思考能力,我不觉得幻形灵相比于小马也这样低级。”

“我们当然要比真正的虫子高级,但是我们无法脱离昆虫赖以生存的思维方式。”蒂娜忽然话锋一转,“你知道蜂群思维吗?”

“蜂群思维”在我为数不多的学习记忆中,这个词留下了一席之地,因为它同时出现于生物和计算机这两门看似不通的科目中,“是指蜂巢内蜜蜂们如何相互协作的理论原理吧。”

“一个完整的蜂巢体系由蜂王、雄蜂和工蜂组成,他们的分工十分明确,雄蜂只负责与蜂王交配,工蜂负责交配以外的所有工作,包括觅食、筑巢、清理卫生及照顾幼体等。体系的三个分工,除去蜂王,雄蜂在交配后会因生殖器被拉出而立刻死亡,工蜂则要在短暂的一生中不停的劳作,没有休息。”蒂娜说,“听上去分工严重不均,可蜂群从未爆发过内乱。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他们的行为能够达到如此的高度一致,同时又能形成如此和谐的局面?”

“这”我张了张嘴,没说出什么。虽然从帝国归来这几天,我耐心读了许多书,那纯粹是当读小说一样了解这一宇宙的世界观。真论起学习,不得不承认,作为高中生的我并没有与之相配的知识储备,这个问题问暮光闪闪要更为恰当。

我的尴尬溢于言表,蒂娜没有浪费时间,继续说:“因为,无论是雄蜂的牺牲交配,还是工蜂的一系列行为,都是由蜂王发出的信息素调动执行的,”她顿了顿,“它们当然不会彼此争斗,争斗的前提是脑海中独立的想法与其他个体相左,蜂群没有这个前提。在蜂群中,整个群落组成一个大脑,雄蜂、工蜂甚至蜂王都只是其中一部分神经细胞,单一个体所想就是整体所想。”

蒂娜望着我,一字一顿。“所以,他们何止是没有争斗,他们之间根本没有交流。”

我皱起双眉,原来从小被教育辛勤的蜜蜂,其实是这样可悲的种族吗?不过相比于感慨,我更好奇的事蒂娜提出这一概念的目的,一个猜测在我心中浮现。“难道说,你们幻形灵也是如此?”

“我说过,邪茧之于幻形灵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她是所有幻形灵唯一承认并拥护的女王,她就是存于世间的神明,”蒂娜说,“虽然世界并不由她创造,但幻形灵这一种族的诞生与她密不可分。”

暮光闪闪树屋的藏书中,有关邪茧,除去文字记载外就只有寥寥几张黑白旧照。即便没有色彩仍不难看出这位女王与她臣民们外观上极大的差别。“为什么会这样?她是如何当上女王,又如何巩固自己以达到今天这个地位?”

“幻形灵,这一以腐坏为种、由污秽孕育而生的种族,最初被封锁在一颗苍白枯树中,”蒂娜说,“这棵树根部榨尽污水中仅有的一丝养分,生出的叶片捕食萦绕的苍蝇,如果一直这样生长下去,它内部的生物恐怕最终也只会化作让它成长的养分,世间不过是多出一颗生长于沼泽的大树而已。”

“但某一天,洞窟迎来了一位周游四方的学者,他察觉到环境中诡异的魔法能量,出于善意,他将一块‘小心危险’的木牌钉在了唯一的枯木上。”蒂娜说,“铁钉就像一枚钥匙,穿透树干的瞬间,便打开新种族的大门。困于树中的生物第一次见到了光,见到了外面的世界,他们喧嚣、他们作恶,他们要让这片古老大陆上的所有生物明白,他们的种族是唯一霸主。”

“那颗古树蕴含的魔法孕育出邪茧,邪茧对魔法加以转化,才又生出了成千上万的幻形灵子民。没有她对古树魔法的改良,就没有其余幻形灵的存在,可以说,她是所有幻形灵的母亲,尊称她为女王,并不为过。”

这段历史令我惊诧,不仅在于幻形灵种族产生的怪诞突兀,而是这段历史本身,在我长达一周的古资料查阅中都闻所未闻。暮光闪闪树屋中的藏书记载着这一宇宙最详尽的历史,时间长轴的始端甚至可以追溯到小马种族诞生之时,可对于蒂娜所说的这段往事,我闻所未闻。“你说的这些,是如何了解到的?”

“你在质疑它的真实性吗?”蒂娜一眼便洞穿了我的想法,“这段记忆,被邪茧植入到每一只幻形灵的脑海深处。小马的历史中当然找不到它,因为解开幻形灵封印的那位游学者,是星璇(Star Swirl)。”

星璇,这个名字我绝不陌生,光是这几天帮我补习历史,暮光闪闪就不下提起过上百次他了。这位建国初期的大魔法师、上古马国六先贤中法术的代表,被暮光闪闪冠以“全小马国有史以来最伟大法师”的称号,单列举他在魔法方面的成就便足以单独成册,更不用说他曾是两位公主导师这一身份。他竟还直接导致幻形灵这一种族的诞生?

“万灵倾巢而出的壮观场面惊呆了他,在他回过神时他曾尽最大努力,企图用魔法将枯树缝合。但那是一整个种族的萌生,没有力量能阻止生命对生存的渴望,”蒂娜说,“星璇从未跟马提起过这段经历,起初,他在观察因他而起的这一种族究竟是怎样的,而幻形灵的表现,你是知道的。”

小马宇宙数千年历史长河中,幻形灵这一种族每次出现,都必定掀起滔天巨浪,吞噬一整座国家。天马与其他飞行生物的贸易中心廷马克图、古老的帝国特洛特邪茧与她幻形灵军团的铁蹄踏碎所有文明的和平与幻想,誓要征服整个世界。

“面对这样的种族,星璇怎会承认这是他犯下的错误?他将有关这段历史的记载全部抹除,没有任何小马知道他与幻形灵曾经的这段往事。”

没有任何小马也就是说,包括暮光闪闪。从星璇留给后世的形象来说,促使幻形灵诞生的确会成为他洗不去的污点,况且这一种族本就作恶多端,我能够理解老法师不想一世英名毁于一旦的想法,对于后世像暮光闪闪这样以他为榜样的年轻法师来说,完美形象的保持和他钻研出的魔法理论同样重要。

“正因为我们其余幻型灵都是由邪茧的转化法术孕育而生,我们每一个个体实际上只是邪茧自身的延展罢了。”蒂娜说,“说是幻形灵王国,其实只是一个特大尺寸的虫巢,邪茧是唯一的虫王,而我们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工蜂。”

“但你们有自己的独立意识,不是吗?”我不敢置信地看着蒂娜,从人类的角度,我很难想象高等生物种群能够形成这样的社会结构。

“看上去是这样,但只要她想,她能够精准操纵任何一只幻形灵的思维和行动,对她而言,就像是用自己身体那样方便。”蒂娜说,“这就是幻形灵种族自诞生起一直生存到今日的保证:虫巢思维。即便我们可以互相交流,即便我们有独立的意识,那又有什么用呢?没有幻形灵会考虑造反,他们早就被虫巢思维套牢,一辈子也无法逃脱了。”

“这么说的话,你岂不是”我的眼神逐渐惊恐,身体不自觉地远离了蒂娜。

“我是一个意外,而且这意外不止发生在我的身上,”看着坐远的我,蒂娜无奈地笑笑,“自诞生时我们便被植入了虫巢思维,但这种思维毕竟不像蜜蜂那样通过信息素进行控制,以魔法为基础的思维决定了它并不是牢不可破的。在遭受巨大精神打击后,是有脱离虫巢思维的可能。目睹父母被邪茧残忍杀害,我和泰丽莎在那时就已完全脱离了虫巢思维。”

“你是说,邪茧已经完全无法控制你们了?”

“只是无法远程操纵我们的思想,如果我们见面,她仍可以操控心智,”面对我的惊讶,蒂娜轻叹一声,“不要惊讶,这与虫巢思维无关,纯粹是她的魔法让她能够通过直视双眼来操控其他生物。就算是你,如果与她对视,同样会被操控。”

“既然无法远程操纵,为什么你极力反对去见心理医生?”

“我只是脱离了虫巢思维,而不是将虫巢思维消灭。它就在那里,在脑海深处,等待着我主意识的再次接入,”说出这句话时,蒂娜颤抖着缩了一下,“心理医生对内心的深入探寻极有可能使我的意识再次接回虫巢思维,那时,我就不再是我,也不能再继续呆在你身边了。”

“这么想的确不能去见医生,”我皱着眉说,“可总不能这样放任不管吧?你对你的症状有什么想法么?”

“实际上这不是我第一次被有关邪茧的噩梦缠身,上次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邪茧释放了效果极强的思维控制法术,”蒂娜的表情十分担忧,“她会释放这一法术的目的只有一个,她要远程操纵多个幻形灵的思维与行动,不知道这一次,她又在策划着什么。”

“我更关心你是如何从痛苦中解脱出来的。”我说。

“我会去奥里尼教堂,请米里哀主教为我施洗。”蒂娜轻声回答。

“想不到你还是一位宗教信仰者。”我有些吃惊,“米里哀先生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吗?”

“我们早有多年的交情,倒是你,罗丝先生,你了解米里哀先生的过往吗?”蒂娜反问。

“这”犹豫了一下,我摇摇头。实话说,提起米里哀,我的脑海中只浮现出身着圣袍、面带微笑的慈祥老马形象,若细究起他的身世,我一无所知。

“幻形灵能为邪茧所用的寿命是五十年,过了这个年龄,他的身体各项技能就不足以支撑他继续随王国征战四方,种族会将他遗弃,任他自生自灭,”说出这样残酷事实时,蒂娜的语气并无惋惜,“一般情况下也没有幻形灵能活到那个年龄,饥荒和战争贯穿幻形灵短暂的一生。即使能够苟活至五十,也会在被遗弃后的几天内死亡。”

“但如果幻形灵不屈从这样的安排,即便被抛弃也不愿死亡呢?”蒂娜打量着我,观察我表情的细微变化,“有一只幻形灵正是这样,种族将他遗弃在北地极寒之地,而他硬是走回了城区,来到了临近的水晶帝国。”

“无依无靠的他终日靠偷窃抢劫过活,他的一生似乎都要在罪恶的泥潭中度过。”蒂娜说,“直到一天,他在教堂的偷窃行迹被发现,当士兵将他捉到主教面前问罪时,主教却微笑着说那些东西都是他布施给他的。自那开始,他便成为了教堂的神职马员,与主教一同潜心研习信仰。主教的宽恕打动了他,之后日子里主教的处事方式与态度更令他钦佩。他在教堂中完成了自我救赎,过去那只忠于王国的幻形灵背负着罪恶死去,活下来的是一心向善的神甫先生。主教先生逝世后,教堂再找不出第二匹能与这位神甫先生拥有同等觉悟的马。众望之下,神甫成为了下一任主教。他没有令马失望,他的善意较前任主教有过之无不及,他在完美继承主教责任的同时,一并继承了前任主教的名字:威廉·米里哀。”

“你是说,他是幻形灵?而米里哀也不是他的名字?”这太疯狂了,宗教作为社会重要的特殊意识形态,有时甚至可以干预国家的某些重大决策。而水晶帝国——水晶小马的帝国——教堂的主教却是一只幻形灵?这根本就是将帝国权柄的一部分交与外族掌控,这何等荒谬?

“有什么关系呢,名字只是一个代号,他想叫‘米里哀’,那么他就是米里哀。身为主教,他数十年来过着节衣缩食的生活,皇宫给他的补助金他只留下一部分,剩下的全部分给了穷马。暗渠的情况他心知肚明,他在用自己的方式努力改善底层马的环境,主教能够做到这样,还不够吗?”蒂娜说,“与我和泰丽莎不同,他的思想遵从于塞拉斯缇娅,一种新的思想取代了原有的虫巢思维,他是这样从那固有思维中解脱的。”

的确,米里哀的所作所为我仍历历在目,他对得起主教的身份,也担得起主教的责任。我轻声感叹:“想不到不大的水晶帝国,竟有这么多幻形灵生活其中。”

“还不止这些,”蒂娜浅笑,“我的那位朋友,也是一只脱离了虫巢思维的幻形灵。”

“你的朋友?兹玛·玫瑰?”

“没错,”蒂娜点头,“在泰丽莎与我分别后不久,我在暗渠中认识了这位幻形灵小姐。为表交友诚意,我们互通真实身份,但对于她的过往我一无所知,她不愿提起她还在王国的事情。我只知道她也是从王国逃亡而来,与我和泰丽莎一样苟活。”

“‘黑晶’中有一种说法:阿奎斯陲亚就是天堂,犯下所有罪行的马只要拼尽全力逃到那里,都会有自己的容身之地。对于幻形灵而言,水晶帝国正是这样的地方。不同的幻形灵来到这里,只有一个想法:求一段正常的生活。帝国可以提供这样的环境,而幻形灵们也愿意为此努力。何乐而不为呢?”蒂娜轻叹一声,“只是,我不知道,会有生物将幻形灵王国视为天堂吗?”

良久的沉默,我与蒂娜都陷入了沉思,树屋内只剩一层巨大摆钟的滴答声。

“怎么样了?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了。”暮光闪闪驮着斯派克,从楼梯口伸出头来,小心翼翼地问。

“啊啊。”我回过神,转头看向窗外;远方的山丘几乎完全遮住太阳,落山前最后一点余晖在大地上拉长,树屋内满是金色的光辉,不知不觉间,竟已到了黄昏。

“明天我陪蒂娜去一趟水晶帝国,她在那边有专门的医生,”我扶着蒂娜下了床,“先吃饭吧。”

thumb_up25
2thumb_down
排序:升序
#1
东方墨白 Lv.6 天马
回复 【第一卷丨迷雾中风暴骤起】第1回 各自的伪装

如果喜欢本次更新,请一定点击五星评价★与收藏,比特充足的用户还望不要吝啬自己的比特为文章点击HighPraise。同时,希望喜欢本小说的读者将本小说推荐分享给其它马迷~

凡在本小说任意章节下回复有关剧情评论达五十字者均可获得一百比特的奖励,多多讨论多多回复,读者的回馈永远是更新的最大动力!

2019-08-21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黑龙鱼作品/翻译精选=—})】
  • 转化/Trans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