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
SCi
Lv.2 288/340

写不完作业的小马 不是好小马

漫漫友谊长路

第十一章 心伤斗争

本作评价
65()
()0

对余晖来说,时间现在显得有点太多了。当她离开坎特拉动物收容所时,下午才过了一半,她将双手插在口袋里,沿着街道慢吞吞地走着。她并不很想回家,因为在那儿等着她的只有一个烦的要命的蠢玩偶和一罐作为晚餐的馄饨。

 

自从和小蝶聊过天后,她的心情就一直很沉重,而她觉得躺在床垫上打发时间对此毫无帮助。思考她究竟是个多么恶毒的人也许根本就不健康。

 

诚然,她内心的一部分依然无法忘却她给小蝶的生活带来的那些消极影响。她还曾令多少人濒临绝望的边缘?她究竟给多少人造成过心灵创伤?然而,即便这些想法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她也有点不想去理会它们。他们个人的想法对她而言又算是什么?他们应付不了这残酷的生活难道是她的错吗?她究竟为何要在乎别人到底痛不痛苦呢?

 

因为让他们痛苦的是你。 

 

余晖发出一声沮丧的咆哮,周围的人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但她并未怎么在意。她正忙于和她自己作斗争。

 

很多年来,余晖只关心她自己,她从未试着停下脚步,从他人的角度去看待生活。为什么现在她要开始这么做了?她为何要去关心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呢?

 

她停了下来,往一旁靠在了一根路灯上,把一只手举到胸前。这是因为……因为……

 

“每个人都应该得到一点善意。”

 

因为,尽管我曾经像那般对待她们,她们还是想对我好。也许真的是时候去试着和她们交朋友了。能有什么最坏的事情可能会发生呢?

 

你可能会受伤。

 

余晖离开了那根灯柱,继续沿着街道走着,微微笑了笑。我是个大女孩了,我想我自己就能搞定这些。

 

她驱散了脑海中剩余的那些想法,不想再继续在心里跟自己吵下去了。她会去尝试着交些朋友的,就是这样。她会变得……好吧,也许谈不上“好”,但至少能算得上是种改变。但愿她照镜子的时候,不会和一只恶魔对视。

 

下意识地,余晖将一只手举到面前。她打量着它,仿佛能看到尖利的爪子就潜伏在那表面的平静之下,等待着见证她的皮肤变成鲜艳的血红色。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她对那件事依旧无法释怀,她只想拒绝它,把它牢牢地封锁在自己内心的最深处。隐藏起她曾经对于那东西的渴望。

 

在漫无目的的散步中,余晖发现自己来到了坎特拉高中跟前,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把她带到这里来的。

 

“大概是习惯了。”余晖嘟囔着,抬脚走进校园。她来到那座大理石雕像面前,抬头望着顶端的那匹骄傲的马,它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庄严无比的光芒。她将视线移到雕像的底部,发现她的倒影正在那儿回视着她。余晖从未意识到她的眼中竟有着如此之多的轻蔑与怨恨。

 

出于好奇,余晖把她的手掌放在了冰冷而光滑的大理石表面上,她闭上双眼,集中着注意力,想试试她的“视线”能否穿透那层分开了两个世界的隔阂。

 

就一眼……只要让我知道它还在那里。出现点什么吧……什么都行。然而,无论余晖如何聚精会神,她所看到的只是被眼睑隔绝而成的黑暗。她知道她理应看不见任何东西,因为月亮还没有出来。即便如此,现实仍在她心中留下了一丝失望的刺痛。

 

余晖向下滑落,然后跪倒在地,重重地叹了口气。在她的潜意识所能指引她前往的所有地方之中,这恐怕是她与家乡唯一的联系。她的思绪本就已经够乱了,现在可以把想家这条也加进去了。

 

她将手掌从大理石表面移开,握紧拳头,猛地砸了回去。她咬着舌头,不让自己因疼痛而哭出声来,试图忽略手上残留的阵痛。

 

她要被困在这里三十个月。等时间到了,她该怎么办?等到她能够回家的那时候,马国肯定也已经变了不少。她离开了如此之久,还能适应那里吗?难道她要把自己置于暮光闪闪公主的新统治之下?

 

“做梦。”她说道,声音里充满了黑色的仇恨。虽然余晖下定决心至少要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但有个家伙,就算是一辈子,也冲淡不了余晖对她的憎恨。仇恨的火焰燃烧得是如此猛烈,余晖无法熄灭它,它的存在就仿佛像是一片虚无。暮光偷走了她在马国的一切,破坏了她的计划,然后把她扔在这个世界里自生自灭。

 

而且现在,余晖还没办法报复她。

 

她从地上站起来,甩了甩手,试图缓解手上的疼痛:“嗯……至少把那件事给办了能让我感觉好一点。”当然,这举动很小心眼,但是余晖已经证明了她这人向来如此。再来一次也不会要了她的命。

 

当余晖终于走在了回家的路上时,太阳已经开始落山了。她从坎特拉城的某个公园里路过,凉爽的晚风将她的头发吹到了脸前,遮住了眼睛。她把发丝从视线中移开,却发现更糟的景象正在前面等着她。

 

公园的那边,云宝黛西穿着足球服,正在向她的一些队友告别。

 

余晖摆出一副厌恶的表情。她现在完全没心情听云宝的指责或评头论足。她转身离开,喃喃自语着:“没人规定我必须跟她们所有人都做朋友。”

 

她刚走了十来步,云宝的声音就穿透了她的耳膜。

 

“嘿!你想到哪里去?”

 

“啊,我刚打算要回家。”余晖嘟囔道。她转过身,云宝如步入竞技场的角斗士一般向她走了过来。

 

云宝在距离余晖不到一英尺的地方停了下来,用脚踏着地面。“嗯?”她哼了一声,算是发问。

 

余晖交叉起双臂:“嗯什么?”

 

“别跟我装傻。”

 

“是啊,你说得对,我大概会输。”

 

看着云宝的脸闪耀着愤怒的光芒,余晖感到一阵久违的快感。看来老习惯很难被改掉。不过,余晖觉得这并非毫无道理。

 

云宝深吸一口气,她的脸恢复了正常的蓝色:“你今天有没有对小蝶做些什么?别想对我撒谎!”

 

那是不可能的。“不,我没对小蝶做任何事情。我走进门,我帮着她照料动物,和她聊了会儿天。老实说,这其实还挺不错。”

 

“真的?”云宝怀疑地问道,“就这些?这就是你做的全部?”

 

“不错。”余晖交叉着双臂,“怎么,你以为我会做些什么?”

 

“哼,不是好事,就像你经常做的那样。”

 

余晖笑了,开始绕着云宝转圈:“哦,对我有点信心好不好。我做梦都想不到做什么事能让你这么火大。我可是确保自己拿出了最佳的表现。”

 

云宝死死地盯着她,始终确保余晖在她的视线范围之内:“为什么这听起来像是个巨大的谎言?”

 

“因为你非要这么想。”

 

“如果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小蝶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会给我同样的答复吗?”

 

“是的,是的,她会告诉你我们和森林里所有的小动物们一起又唱又跳又友谊又巴拉巴拉巴拉的。”余晖停止了转圈,准备走人了。她对云宝的态度嗤之以鼻,也厌倦了她一点就着的暴脾气。

 

“要是我发现你对她做了任何事情,我就再让你再尝尝被揍到地里头的滋味!”云宝在她身后吼道。

 

余晖停了下来,回头看去。要不我现在就好好揍你一顿如何,自高自大小姐。“那你对她做过的那些事又该怎么办呢,黛西?”

 

“你说什么?”云宝貌似被吓了一跳,发疯似地摇着头,“我什么都没对她做过!”

 

“正是如此!”余晖控诉般地伸出手指道,“当我肆意欺凌她的时候,你在哪儿?当我将她手中的宣传单打落一地,把她推进储物柜,抢她午餐的时候,你又在哪里?哦,对了,你好端端地和你那群运动队的朋友坐在一旁,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见,这样你就可以和那堆很酷的家伙们打成一片了。”

 

云宝目瞪口呆地看着她,脸上混杂着震惊和愤怒的神情。她从喉咙里发出了一种奇怪的声音,听着就像痛苦的哀鸣。

 

余晖继续刺激着云宝:“我承认,我对她是很不好,但这么些年来,我也从未见你为她打抱不平过。”余晖瞪大双眼,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摊开了双手,“所以,这就是你现在如此努力地想保护她的原因?你对曾经像那样抛弃了她而感到内疚!”她笑了,“多么感人的举动啊,真的,但它仍很好地证明了你就是个伪君子,不是么?你为我曾做过的每一件事而生我的气,而你却从未试图阻止过我。”

 

她转过身去,迈步离开:“面对现实吧,黛西,比起我来,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余晖感到后脑勺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待她反应过来,发现自己已经倒在了草地上。

 

“你居然敢拿我跟你比!我跟你这种人毫无共同点!!”

 

余晖慢慢地用手撑着地,站了起来。她扭了扭脖子,咆哮道:“你真的不该这么做,黛西。”

 

“那就转过身来啊,我好揍扁你的脸。”云宝说道,声音里充斥着纯粹的恶意。

 

“云宝黛西,你就是个白痴。”余晖把指关节捏得噼啪作响,“但我的确很想发泄一下。”

 

余晖弯下身子,忽地转身,出腿一个横扫,用脚踝的后侧狠狠地给了云宝一下,将她绊倒在地。不给对手喘息的机会,余晖如同怒狮般地扑向云宝,但云宝瞅准时机,用膝盖猛地一顶,直接命中余晖的腹部,她向后倒去,砰地摔在地上。

 

余晖躺在那里,看着云宝翻身跳起,捏紧拳头朝她猛扑而来。当云宝恶狠狠地向下挥拳时,余晖反应及时地滚到一旁,那拳沉重地打在了泥土的地面上。此击未中,云宝很快站起来,一记猛踢夹杂着风声袭向余晖的头,但余晖迅速横起胳膊,防住了这一踢。

 

云宝愤怒地咆哮着,又挥拳揍向余晖的脸,然而余晖抓住了云宝的手腕,扭着她的胳膊将她翻过身去,猛地发力将其摔回了地面。

 

“你就这点能耐吗,黛西?”余晖拂去肩上的泥土,俯视着她的对手。

 

云宝站起身来,同时从地上扯了一把草:“我才刚刚开始。”

 

她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余晖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直到有什么东西狠狠地砸在了她的鼻子上。她踉跄着退了几步,尚未反应过来,云宝又对着她的腹部来了一记狠拳。余晖跌跌撞撞地倒在一旁某棵树的树干上,一手撑着一根较低的树枝,另一只手捂着肚子,她能感到血正在从她的鼻孔里流出来。

 

“好吧,挺不赖。”

 

云宝拉进了两人的距离,冲着余晖的侧身就是一脚。余晖迅速转过身,抬腿用胫骨顶住了云宝的攻击。紧接着她松开树枝,握紧拳头猛地击向云宝的眼睛。当云宝抬起手按揉她的新伤时,余晖抓住了她的胳膊,再次转身,把云宝背过在身后。她咬紧牙关,不顾从中而来的剧烈疼痛,猛地一个过肩摔,把那女孩重重地摔在了草地上。

 

余晖咳嗽着,捂住肚子,跪倒在云宝身旁,云宝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余晖用手背擦了擦鼻血,不得不承认云宝有几招使得的确不错。不过话说回来,她至少是学校里三个运动队共同的队长,所以这件事好像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余晖逐渐缓了过来,她站起身子,放着云宝继续瘫倒在地上,准备离开。打得不错,黛西。下次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呃啊!”余晖刚一转身,云宝突然猛扑向她,把她撞倒在地。两人在公园里翻滚着,又踢又抓,冲着对方死命地吼叫。

 

“你就是只……顽固不化的小…虫子,不是吗?!”余晖咆哮着,用指关节压着云宝的脸。

 

云宝使劲地挪开了她的手,反压在余晖的身上:“而你是个需要消失的恶魔!!”

 

余晖睁大眼瞪着云宝,接着又眯起了双眼,眼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不准那么叫我!!!”她甩开云宝,把她腹部朝下地牢牢压在地上,揪住了她头发的后端。余晖邪恶地咧嘴一笑,把云宝的头揪了起来,砰的一声按进了泥土里。一次。两次。足足三次,云宝终于将一只胳膊挣脱出来,用胳膊肘撞向余晖的胸口。

 

余晖一阵疼痛,手上的的劲不禁弱了几分,云宝看准时机,一翻身把余晖摔了出去。她摇晃着站起来,擦去了脸上的血迹,转身又一脚踢向余晖。

 

余晖在半空中接下了这脚,短暂地产生了想把它弄断的念头。她对这场打斗和云宝此人都已厌烦透顶。她一直克制着自己不去给云宝造成任何长期性的伤害,但现在看来这恐怕是她活该。唯一使她尚且有所顾虑的,就是如果她这么做了,别的女孩们会怎么想。

 

她猛地把云宝向前一拽,在云宝摔倒之前用尽全力反手给了她一巴掌。

 

余晖一瘸一拐地走开了,希望云宝终于可以好好待在地上。她使劲捂着鼻子,想止住血。

 

“给…给我回来!咱俩还……没完!”

 

“哦,看在塞拉斯蒂娅的份上!”余晖用鼻音说道,回头看去,云宝又站了起来,她的左眼已经肿得像小丘似的了,正用仅有的那只完好的眼睛死死瞪着余晖。

 

“云宝,请在我严重伤害你之前放弃。”

 

然而,云宝只是咬紧牙关,举起双臂摆出战斗的姿势。两个女孩凝视着对方,余晖摆好了自己的姿势。

 

太阳差不多落山了,只有一缕淡淡粉红色的波纹标志着白天和黑夜间的过渡。在她们周围,公园渐渐暗了下来,不远处一根路灯成了两人唯一的光源。

 

“瞧瞧,瞧瞧,瞧瞧,我们在这儿发现了什么?”漆黑的夜色中传来一个傲慢的女声。

 

余晖直起身,闻声看去,她的目光落在一个斜靠在附近的一棵树上的高大而健壮的女孩身上。她的皮肤晒得很黑,就像在海滩上待了太久一样。她有着一头放荡不羁的白发,发尖被染成了紫色,和她的眼影很相配。她穿着一件棕色厚皮夹克和白色背心,以及一条棕色工装裤,与她的皮夹克配成了一套。

 

站在她身边的是一个瘦长的男孩,皮肤黝黑,灰白的头发刚好遮住了双眼。他穿着一件印有哑铃图案的白色T恤衫。和那女孩一样,他的目光主要集中在云宝身上。

 

在云宝身后,又有两个男孩出现在路灯的灯光之下。一个块头很大,有着橙色皮肤,深棕色头发,另一个个子较矮,灰色皮肤,黑色的刘海遮着他的眼睛,就像他的同伴一样。

 

“云宝黛西,”那女孩悠悠地说着,脸上挂着一丝平淡的微笑,“真是好久不见了。瞧瞧你这是在干嘛呢?打架?”

 

她身旁那个瘦长的男孩窃笑道:“看起来她更像是输给了我。”

 

云宝擦去了嘴角的几丝血迹,“吉尔达,”她冷冷地说,“哑铃,街篮,得分。”她依次报出了那几个男孩的名字,“你们这些家伙特么的在这干什么?”

 

吉尔达离开了那棵树,傲慢的笑容依然挂在她的脸上。“我们就在附近晃悠,碰巧撞见你们两个在一块儿。然后你就开始被人踢屁股,而且还被踢得相当的惨。”她上下打量了一番余晖,哼了一声,“得了吧,黛西,她看起来没那么强。你怎么能输给她呢?”

 

余晖翻了个白眼,看向云宝:“你到底怎么认识这帮渣滓的?”

 

云宝的脸上掠过一丝愧疚,她把视线从余晖身上移开了:“他们是……我以前加入过的帮派。”

 

“你加入了一个帮派?!”余晖几乎是把这句话吼了出来。

 

“就只有一阵子!”

 

“可不是嘛,一阵子!”吉尔达吐了口唾沫,“头一天她很酷,第二天她就反悔了,觉得我们是坏影响或其它类似的蠢东西。”她的声音又变得傲慢起来,“但是,嘿,‘一日为狮鹫,终生是狮鹫’,对吧,黛西?我是说,咱们还是一伙的,对吧?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帮你好好关照关照这家伙。”

 

云宝怒视着她:“没门,吉尔达,这是我的战斗,别插手。”

 

“你的战斗?”哑铃嘲笑道,“拜托,我们看到她揍你脸的样子了。你应该跪在地上求我们帮你。”

 

“嘿,等会儿。”得分叫道,他向余晖凑得更近了些,“我认得她!她就是那个把尖针和刺孔给揍了的女孩!”

 

“什么?”吉尔达向前倾了倾身子,用她那双怪异的,如鸟一般的眼睛又打量了一遍余晖,“哦天,你说得对,她完全符合描述。小妞,因为你,他们被那个愚蠢的银甲闪闪警官给逮捕了!”

 

余晖把头歪向一边,然后恍然大悟。舞会那晚的那两个混混。所以他们被捕了。很好。

 

吉尔达捏紧了拳头:“你把我们的两个伙计弄进了局子,我们真该让你为此付出代价。”

 

“想都别想!”云宝吼道,“滚开,吉尔达!”

 

“怎么?你要站在她那边,而不是你自己的朋友这边?”

 

“你不是我的朋友。”云宝说,她的脸再次涨得通红,“你们这帮家伙就是一群歹徒和小偷。我告诉过你,我不想跟你们有任何关系!!”

 

“哼,”吉尔达掂量着拳头,“你总是这么固执,黛西。我想我们得先把你的臭脾气给揍没,你才能再次加入我们。”

 

余晖和云宝慢慢向后退去,直到两人背靠着背,被吉尔达一伙包围。余晖叹息道:“我到底是怎么被卷进来的?”

 

“你想跑就跑。”她听见云宝在一旁说。

 

“抱歉,余晖烁烁不是懦夫。”

 

“很好,因为等这档子事完了之后我仍然打算踢你屁股。”

 

余晖笑着举起双手护在身前:“别担心,黛西。当这事结束后我们依然可以互相残杀。”

 

thumb_up65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LRlicious Lv.14 麒麟小编
评论 第十一章 心伤斗争

部落和联盟吗。。。前一秒打的难分难解,后一秒就并肩作战了。。。

在这里吉尔达这种设定吗

2019 年 8 月 29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原作向作品合集

    Belaris

  • 小马国女孩

    魔法师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