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以盛世之笔,书末世之音。

战火小马国

第八章——威胁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5,169 字

publish于 1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17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4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今天的13号海底避难基地可是“热闹非凡”,全城的人都被集中到了中央广场上接受身份核查,而那些空出来的房子则另有一只小队进行地毯式排查。

  此刻,索拉克斯和鸢尾花以及情报局的其他工作马员正坐在中央办公室等待结果,而中央办公室内的巨大屏幕则显示着各个小队传来的实时图像,大家都在屏息凝神,等待着那该死的罪人出现。

  “长官,”鸢尾花对索拉克斯说道,“我们这样做会不会有点打草惊蛇了啊?”

  “我们在实施抓捕的时候就已经打草惊蛇了……”索拉克斯答道,“不过好在我们至少发现了敌人的目标,而且整个海底避难所居民并不太多,借着最新的反幻形仪,应该......很快就能抓住邪茧的马了吧。”

  短暂的沉默后,索拉克斯问起了俘虏的事:“对了,副官,那个俘虏怎么样了?”

  鸢尾花答道:“还是老样子,嘴硬不肯说。”

  “好吧,那就让他多吃点苦头,实在翘不开嘴的话,就直接处理掉吧……”

  “知道了,长官。”

  说到这里索拉克斯不禁想起了飞火,他也观看了那场审判的直播,不过是杀了一个敌人的战俘罢了,这也要拿出来评说一番,肯定是哪个高官看不惯她了,想借此机会除掉这个后患。

  这也难怪,飞火的性格,不知道得罪了多少高官。

  想到这里索拉克斯又不禁有点庆幸,他庆幸自己有公主特批的文令,可以在不汇报的情况下随意处置俘虏甚至是任何其他内部官员和公民。

  这就是情报局的特权之一。

  这也让很多友谊联合军的官员对情报局恐惧不已,深怕那天被情报局的马敲门。

  不过索拉克斯也并非拥有为所欲为的权利,在处死任何友谊联邦公民后必须要在一个月内给出确凿的证据,否则就要撤除情报局局长以及相关马员的职务并处以死刑。

  这也是为了制衡情报局的一种手段,不过好在索拉克斯行事一向谨慎,至今为止,除了几次自己内部的检查还从未停工整改过。

  更何况索拉克斯一直对穗龙抱有感激之情,如果没有他,自己也不可能会得到暮光闪闪以及其他国度的信任。

  索拉克斯可不想忘恩负义。

  排查速度很快,才一个上午,广场上已经有一半的生灵被排除了嫌疑。而搜查房屋的小队进程也快过半了。

  这下总不能再让你跑了吧,邪茧......

  时间慢慢流逝,广场上剩余的公民越来越少,而为搜查的房屋面积也逐渐变得越来越小。

  大概在傍晚的时候,负责核对身份的和负责搜查房屋的小队双双完成了任务。

  令马惊异的是,两方的居然都没有收获......

  “什么?!”索拉克斯拍着桌子一跃而起,“这......这怎么可能呢?”

  “怎么会这样?爆浆蛙的血液温度很高,即使是隔着再高强度的隔温层,在如此低温的海水里也很容易会被探温器探测出来,为什么会毫无收获呢?”索拉克斯焦急地思考着。

  索拉克斯陷入了困惑自言自语道:“怎么会这样?如此高密度的排查都无法发现邪茧的踪迹吗?就算是有小马投靠了邪茧,那为什么搜查房屋的小队也会毫无结果。”

  一旁的鸢尾花听得一清二楚。

  鸢尾花说道:“长官别急,会不会是邪茧还没有把主力部队打入进来,我们抓捕的只是她的先头部队?”

  “不可能,”索拉克斯反驳道,“邪茧一向是谨慎狡猾的,不混入足够数量的内奸她是不会轻易行动的,如此大范围的破坏计划既然已经有所动向,就说明邪茧的主要部队已经混进了这个避难所了。”

  “难道......难道我的计划还是出了漏洞吗……”索拉克斯开始自责起来。

  “那有没有可能是我们自己内部出现了内鬼?”鸢尾花小声说道,并且悄无声息地施放了隔音屏障魔法,这个魔法是没有任何可视效果的,这样在场的就没有任何其他的队员会注意到他们,更不用说听见他们的对话了。

  索拉克斯叹了口气想到,最担心的事,难道还是发生了吗?之前就已经纠察出部分内鬼了,而且上次的大清洗计划牺牲了不少无辜的兄弟......

  又要重演了吗?

  “需要我去启动紧急预案吗?”鸢尾花问到。

  “别......”索拉克斯立刻阻止了鸢尾花,“现在正是关键时刻,如果我们内部先乱了阵脚,失去彼此的信任就正中了邪茧的圈套了,到时候她就可以借着我们后院起火的空档肆意而为了。”

  “那我们就......假装不知道?”鸢尾花说道。

  “嗯……表面上的话,当作不清楚,”索拉克斯说道,“但暗地里我们仍然要进行调查。”

  “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来调查内鬼,长官您只需要继续把注意力放在邪茧身上就好了。”鸢尾花主动请缨,毕竟上次的搜查内鬼她有很大的功劳,也正是这样,她一跃成为索拉克斯的副官的。

  “那...好吧,祝你好运!”索拉克斯拍拍鸢尾花的肩说道。

  “我不会辜负您的信任的。”话音刚落鸢尾花随即解除屏障,走出了中央办公室。

  索拉克斯望着缓缓关闭的大门陷入了沉思,眼神复杂。

  不过除了内鬼这件事情,眼下还有一件需要索拉克斯去操心的事情。

  像这样大规模的搜捕,又没有任何收获的情况下,难免会遭到避难基地管理者的责罚。

  更何况这个管理者还是诺沃,她可是最讨厌别人“毫无理由”的去打扰到她子民的生息。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索拉克斯正想着如何跟诺沃交代时,诺沃女王已经找上门来了。

  “索拉克斯长官,”一名易形灵探员走了过来说道,“诺沃女王要求见您。”

  “叫她在我办公室等我。”索拉克斯揉揉眼睛,长时间盯着巨大的荧幕导致他眼睛十分难受。

  “是,长官。”随后,那名探员便离开了中央办公室。

  很快,索拉克斯便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只见诺沃女王已经坐在沙发上多时,旁边还站了两个骏鹰守卫。

  “呃……您好,诺沃女王。”索拉克斯客套的讲到。

  “免去那些复杂的礼仪吧,”诺沃挥挥前蹄,“我知道你不喜欢那套。”

  “女王陛下,我......很抱歉……”索拉克斯支支吾吾地说道。

  “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别的马来打扰我的子民的生息。”诺沃开门见山,直接质问起索拉克斯。

  “是的,”索拉克斯慢慢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但是这也是任务需要。”

  “可是你的收获呢?”

  “这......我并不能保证每次人物都能成功,更何况......对方是邪茧这样狡猾的对手。”

  “但这并不代表你能在我的领地里肆意而行。”诺沃略微提高声音。

  索拉克斯沉默不语。

  “我也知道你有你的难处,”诺沃女王起身准备离开,“但我希望你也要考虑一下其他生灵,你也有你的子民,我相信你也能理解我的心情。”

  诺沃走到了门前,两名守卫一前一后的紧跟着诺沃,时刻保障着这位女王大人的安全。

  “毕竟,在这个年代,安宁和谐是多么的稀缺......”诺沃留下这句话后便离开了。

  目送着诺沃离开后,索拉克斯瘫坐在椅子上,看着桌子上自己与哥哥在昔日的虫巢前的合影照片,久久不能平静。

  “谁又何尝不想要安宁与和谐呢?”

  正在索拉克斯苦恼着下一步调查时,鸢尾花依然到达她的目的地——一栋坐落在13号海底避难所最边缘区域的小石头屋。

  这栋石头屋原本是一个天然的石窟,经过这里主人的稍加修饰后便成了一栋还算不错的小房子。

  石头屋外面的墙壁上斑斑点点的散布着一些海草和珊瑚,为单调的灰色装点上了一丝色彩。好似那灰色水泥墙上,落上一两只花蝴蝶。

  鸢尾花走到门前,礼貌地敲敲那用珊瑚绑成的门。

  没有应答......

  鸢尾花又敲了敲,这时一个冰凉凉的柱状物悄无声息地顶住了她的后脑勺。

  鸢尾花一惊,但随即便放松了下来,因为她知道站在她背后的正是她要找的小马。

  能如此安静地接近鸢尾花的小马也只有她了。

  “呵呵呵……”身后的那匹小马突然笑了,“现在的探员,已经这么没有防备了吗。”

  鸢尾花感觉到那个柱状物被收走了,于是回过了头。

  “呵呵,”鸢尾花说道,“还是前辈您的潜行技术太高超了啊。”

  原来那个鸢尾花要找的“前辈”,就是棒棒。

  “进来吧。”棒棒掏出钥匙打开珊瑚门。

  鸢尾花这才知道,刚才顶住她的柱状物,不是别的,只是一根黄瓜而已。

  “随便坐,别客气,我去给你拿点吃的,”棒棒一边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客厅的桌上,一边招呼着鸢尾花坐下,“天琴她不在家,去割海草了。”

  很快,棒棒便从后房里带着两块海草蛋糕出来了。

  “谢谢前辈。”鸢尾花说。

  “别一口一个前辈的,”棒棒往海绵沙发上一躺,拿起蛋糕就开始吃,“我已经退休很多年了,我不喜欢还有其他马老是提起我以前的事。”

  “哈哈,”鸢尾花笑道,“没办法啊,谁让您之前的经历那样的传奇呢?”

  “哦?”棒棒看了鸢尾花一眼,也笑了起来,“呵呵呵,哪算的上传奇啊,不过就是帮忙跑腿办事罢了。”

  “别的马也许不知道,毕竟您执行的很多任务都是最高机密的,但是我还是了解一些的。”

  棒棒突然停下了吃蛋糕的动作,愣了一下。

  “是吗?如果我没看错,你应该就是不就前刚上任的情报局长助理副官——鸢尾花是吧?”棒棒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

  “前辈果然是前辈,即使不参与任务这么多年,也如此了解我们组织的职务变动情况啊。”鸢尾花咬了一口蛋糕笑谈道。

  “净给我戴高帽。”棒棒玩笑似的说着,“你不在你的岗位上办事,跑来我这个寒舍来干嘛啊?”

  “不瞒前辈,我也是有一事相求于您。”听见棒棒如是说道,鸢尾花也讲出了她真实的目的。

  棒棒放下蛋糕,从这匹独角兽进门的那一刻她就知道来者不善。

  鸢尾花稍稍前倾的一下,压着声音说:“总局怀疑我们组织上有内鬼。”

  棒棒不等鸢尾花把话说完就立刻打断了她:“哪又和我棒棒有什么关系?”

  鸢尾花微微一笑:“前辈毕竟是前辈,在纠察内鬼这件事上一定有不少经验吧。”

  棒棒没有说话,只是盯着鸢尾花看。

  “毕竟......”鸢尾花用魔法浮起桌上的蛋糕,“您也是前皇家情报局主管之一——特务夹心糖啊。”

  “这好像不是作为副官的你应该知道的东西吧。”棒棒用胁迫性的语气的说道,并且慢慢地将蹄子从腰上滑倒背后。

  而这一细节也被谨慎的鸢尾花发现了。

  “但那又怎样,”棒棒说道,“我已经退休了,我不想再搅和进这乱世里。”

  “只要你帮我们,我可以保证你的所有残留资料会被彻底抹去,到时候你......”

  “好了好了,”棒棒打断道,“少来你们情报局的那套,我当初退休的时候你们也是这样承诺的,可是现在呢?又跑出来个残留资料!”

  棒棒有些愤怒了,她很清楚情报局的那些手法用来威胁小马最好不过了,前提是被威胁的小马不是自己。

  鸢尾花咬了一口蛋糕,她知道在这张牌的威胁下,棒棒很难回绝。

  因为前皇家情报局所有小马的身份都是最高保密,一旦暴露就极有可能被“仇家”找上门来。

  而棒棒的执行的任务尤其得多,仇家自然不少。

  “不管你们怎么样,我都是不会再插手这些事了,那些档案资料你们不嫌占地方就留着吧,别指望用这个来威胁我。”

  “而且我明确的告诉你,如果你敢把我的资料透露给任何小马......我不介意把你连同那些来找麻烦的家伙一并处理掉。”

  棒棒用极具压迫力的眼神盯着鸢尾花。

  但鸢尾花似乎并没有害怕的意思。

  “前辈的能力,我一直都深信不疑,但是......”鸢尾花笑了笑说道,“你又如何去保证天琴的安全呢?”

  棒棒一听到天琴这两个字就如同一根利剑正中她的软肋。

  就在那一瞬间,棒棒在背后带上了机械爪并掏出了一把蹄枪,直对着鸢尾花的头。

  “你敢动天琴,我现在就爆了你的头!”棒棒愤怒的喊道。

  “哈哈哈哈......”鸢尾花并没有感到一丝恐惧反倒笑了起来,“果然啊,你终究放心不下她啊。”

  “闭嘴,你这混蛋!”棒棒的机械爪指搭在了板机上。

  “你应该发现了吧?”鸢尾花继续说道,“天琴,现在应该早就回来了吧?”

  “你......!”棒棒气得说不出话来,当年自己拼死拼活想尽一切办法去销毁那些档案,为的就是让天琴免受伤害。

  可没想到这么多年了,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棒棒的心情在此刻沮丧到了极点。

  “怎么样前辈?”鸢尾花从她的眼神可以看出自己看来是稳操胜券了,“要不要再考虑考虑我之前的条件?你帮我揪出内鬼,我帮你重归平静。”

  棒棒愤怒地把枪砸到桌子上:“我凭什么相信你?”

  “为了天琴,你最好相信我。”鸢尾花说道。

  棒棒满眼怒火的盯着鸢尾花,恨不得要将鸢尾花碎尸万段。

  “混蛋!”棒棒骂道。

  “那......我就当前辈答应咯。”鸢尾花俏皮的说着,起身准备离开。

  “明天凌晨五点,中央广场的雕像前,我会带来你需要的一切东西。”鸢尾花走出大门,“为了天琴的安全,我建议您别耍花招。”

  看着鸢尾花闭门而去,棒棒一下摊坐在沙发上。

  “一旦沾染上了这些东西,就一辈子......都洗不干净了吗?”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末世之音  独角兽

以盛世之笔,书末世之音。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