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未曾发生

第十五章:Knowing 拨云见雾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8,873 字

publish于 10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67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5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眼见之处,尽是稀稀拉拉的树丛,耳闻则无声。但,只消明晃的一闪,一行小马和一只邪龙马就出现在了这里。

 

    “哇哦!萍琪眨巴着眼,四下环顾,原来瞬移是这个感觉!

 

    好容易靠着无序的传送术,逃过了赶来的守夜者,邪茧长舒了一口气,坐倒在地,又连忙查看自己的身体,好确认无序的混沌魔法有没有什么副作用。她自己没什么问题,四周的景色倒有些不对劲:她压根就不知道这是哪里。邪茧眯起眼睛,瞪住无序,你干嘛了,这是哪儿啊?

 

    “如你所说,无序伸出舌头,舐了下自己的鹰爪,之后举起来测风向,“‘把我们传送走,你可没说去哪。他的鹰爪直指邪茧。

 

    这下邪茧愣了,困惑地眨着眼。许久,才开口问:你不知道这是哪里吗?

 

    “反正你没说!他边说着,高举起双爪,哪儿都行!

 

    邪茧以蹄掩面。带着几分恼火呻吟起来。放下蹄子,她道:至少这里没有守夜者吧?

 

    “那当然!我可是把咱们传送了好一段距离。无序咯咯笑起来,一面不忘用狮爪骄傲地拍着胸脯,我有点疯吧,但我可不傻。带着这玩意儿,我可对付不了一群怒冲冲的天马。无序的一只爪拍着另一腕上的金环。

 

    “束缚了,是不。云宝摇头晃脑着随口吐出一句。

 

    无序那张长脸上挂起笑来。长长的龙身伏了过去,之后拿狮爪拍起她的脑袋来。别惹祸上身。云宝狠狠地瞪了无序一眼。

 

    这会,邪茧已经跑到附近的小山头上了。我去定下方位,你们待在这里等我吧。说罢,消失在视野中。

 

    沉默立马笼罩了一行。无序是最不耐心的那个,没过多久,他就双臂抱头,胡乱地找了个方向走去。——真没劲。他腔调里还透着点愤怒。

 

    “嘿!她叫我们等着!苹果杰克连忙把他喊住。

 

    无序漫不经心地甩着狮爪,我就随便溜跶一下,不干别的。接着自顾自地继续走,树叶沙沙响着,为他让路。很快,他也消失在了黑暗中。

 

    云宝直愣愣地看着无序消失的方向,确认对方听不到了之后,她才长吟一声,你们说说,这事态是不是越来越不对劲,越来越疯狂了?她望着其他小马们。

 

    五只小马依旧一通沉默。先开口的是瑞瑞。为什么这么做,我相信暮暮一定心知肚明。

 

    云宝微侧过头,是啊,对,没错,太好了,那她干嘛就是不肯告诉我们?

 

    “大概是不能吧。苹果杰克耸耸肩。

 

    云宝又转向苹果杰克,眯起双眼,是不能,还是不打算告诉我们?她以怀疑的腔调说。

 

    苹果杰克那张严肃的脸上又添了紧皱的眉头,黛西,你到底要干嘛?你觉得小暮敷衍我们了,隐瞒了我们该知道的事吗?

 

    “呃,我可没这么说。云宝一屁股坐在地上,摇头叹气,我不怎么喜欢那个……‘哦这个是未来的秘密,不能说的她猛地一挥蹄子,顿了一下,又举起蹄子抚摸着颈上的忠诚元素,这样我们老被蒙在鼓里!我倒是不介意帮帮忙,可是……”她无言地看着自己的忠诚元素,心情与她释放无序的那一刻别无两样。

 

    “很累,对不对。瑞瑞说道,也在摸着自己的慷慨元素。

 

    一旁,小蝶偷偷地向邪茧消失的方向溜去。她扭过头去,以确认自己并没被发现,之后转脸就向树丛里走,却直接顶上了萍琪派的鼻子,对方则狠狠地瞪着她。小蝶畏缩了,嘟嘟囔囔地朝后退去。

 

    “你这是又要去哪,啊,大小姐?萍琪步步紧逼侧过头来,同时睁大一只眼睛盯着她。这下小蝶给吓得窝在地上,躲在自己的前蹄后瑟瑟发抖。

 

   “……我就是觉得,我需要和暮暮谈谈。小蝶局促地用蹄子在地上画着圈圈,她好像有点紧张过头了。

 

    接下来的几秒,萍琪一直盯着小蝶。之后,她抬起头,看了看邪茧离开的方向。对,没错。她用前蹄点着下巴,若有所思地哼哼着。最终,她转回头来,脸上绽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等什么呢?快去吧!萍琪伸蹄拍了拍小蝶的头,踮着蹄尖让到一边,任小蝶离开。

 

 

————————————————————————————————————————————————

 

    邪茧坐在一个小山包包上,轻咬着牙,眼睛和角正泛着同样的绿色光芒,企图用虫穴心灵感应搜索附近的幻型灵。无序胡放的传送术,不单单让他们远离了中心城,还远离了其他幻型灵!邪茧得加倍努力,才有可能找到其他同类。

 

    她终于建立起了一丝微弱的连接。邪茧便以此为突破口,进一步扩展虫穴思维模型。关于地点、事件的零散信息跌入脑海之中,逐步建立起完全的模型。她开始筛选,将那些不必要的信息一一除去。

 

    检阅到一条信息时,邪茧大吃一惊:押送暮光闪闪的两只幻型灵中途被斯派克袭击,并且斯派克救走了暮光闪闪。一下,邪茧的注意力就分散开来,好不容易建起的连接也断了。她满面怒意地咆哮起来,蹄子狠狠地砸着地。

 

    旁边传来的声音又引起了邪茧的注意,她忙转过头去,而进入视野的是沙沙摇晃的树丛。谁?她大声问道。紧接着,一个黄色的身形显了出来。哦,你啊。邪茧认出了小蝶,你躲在那里干什么?她心里甚至有点好奇,那只天马到底在这里站了多久?

 

    “嗯,我也不知道。小蝶带着几分羞怯,靠来几步,只是觉得你很失望,很伤心。

 

    邪茧不语,只是盯住小蝶的眼睛。确认她没有发现任何她不该知道的事后,她才作得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扭回头来。你没必要担心。

 

     邪茧听见,一旁小蝶鼓起勇气,朝她这里蹭了两步。当幻型灵女王抬起头,望着小蝶时,她正用一只蹄子点着下巴,歪过头去。嗯,也许是没必要吧。她轻声说,我是说呢,我不大了解你到底有什么困难。但如果你有什么想倾诉的……就对我说吧。

 

    邪茧心中正思量着她的提议,低下头,看着自己的紫罗兰色毛皮。小蝶的善良永远不假,而此刻,她需要这些。

 

    “只是……”邪茧犹犹豫豫地说起来,心中还是不愿为这个傻乎乎的想法让步。有谁碰了她一下,看过去,是小蝶坐在了她身边。邪茧迎上小蝶的目光,最终放弃了。我一直在努力解决这些,从这一团乱子中走出自己的路来可是,现在就像织毛衣一样,所有线都穿到一起,可是最后关头,它又全散了。

 

    这时,她仰起头,看向夜空,林夜的寂静笼罩了一切。许久,她才又开口道:一开始,我没在意,毕竟这不是我碰到的第一个麻烦……但是,小麻烦接上小麻烦,大方向就偏离正轨了。该发生的没发生,不该发生的全来了个遍。每次我想把它扳回去,结果却是,它又偏了那么一点。邪茧皱起眉头,腔调里不自觉地加上了坚毅,我不会再让它发生了,哪怕是最小的一点也不行!功亏一篑,不会再这样了。

 

    接着,她坚毅的目光转向天空。这时,小蝶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还是不大理解你的处境呢。她看着连绵起伏的山丘,上面覆着好些树木,一定感觉挺特别奇怪吧,知道未来本应如何发展,但就是得看着它偏离正轨的样子,又要百般努力修正它。

 

    “你是不知道的。邪茧轻轻地勾住小蝶的臂弯。对方愣愣地眨巴着眼,低头看着那个紫色的蹄子。邪茧感受到了,对方的感情波动,复杂无比。从方才的担心、关切,一下切换到了现在的惊讶。你这个朋友多好啊,是不是,小蝶。她说着,又靠近了些许。对方有些惊慌,但即刻,她的眼睛里泛起了绿色荧光,正如邪茧角上正冒出的光一样。她靠得更近了,轻轻将词句吐出,多好,多好——”邪茧的嘴唇都能感受到对方轻柔的吐息。“——多好的朋友。

 

    树丛里又传出了古怪的声音。邪茧立即警惕起来,竖起耳朵解除了法术,而小蝶在那里晃晃悠悠地,正在自己的意识与被控制的边缘徘徊。树丛里传出来的声音好像是谁在咀嚼似的。

 

    那声音是下面传出来的。离这里不到一石之遥的树丛,叶子正在抖动。当那家伙终于现身,邪茧憎恶地皱起眉头。

 

    那是无序,嘴里嘎嘣嘎嘣地嚼着东西。他的狮爪里似乎藏了些东西,只用拇指一弹,一点东西就被抛进了他的嘴巴。嚼了几秒钟,他才意识到自己被邪茧看见了。……别理我。他挥着自己的鹰爪,却只见对方的怒容更加狰狞。无序连忙把狮爪摊开,伸到她面前。来个不?羞怯地一笑。

 

    “你干嘛呢!邪茧怒道。

 

    “吃橡子啊。他一面说,一面耸耸肩。又一个橡子弹进他口中,嚼个没完,但最终在邪茧的怒视之下,终于吃不下去了。怎么?!我变不出爆米花,吃点替代品不成啊!他恼怒地吐了口气。邪茧压制着怒意,咬牙切齿着恼火地咆哮一声,索性转过身子朝刚才的空地总去。嘿,这挺好吃的!无序忙着喊道。

 

    邪茧猛地旋过身,投去一个花见花败的怒视。你真叫我头疼。到时候,我有要任务给你。她重踏着步子,走入树丛。

 

    “怪不得她急成那样,原来她也在吃零嘴啊。无序又奔嘴里弹了个橡子,接着就一脸嫌恶地吐了出来。他把一把橡子全丢在地上了,拼命地吐着舌头,就跟那味儿让他舌头烧起来了似的。之后,他的脑袋转向树丛那边。此时,一旁的小蝶咳嗽起来。他挑起一边眉毛,望了过去,对方正甩着头。无序一脸坏笑,爪子支在她肩膀上,老长的脖子探了过去。欢迎回来。他龇牙咧嘴地一笑。

 

    “哈?小蝶立马有了反应,目光终于有了焦距,结果眼前那个邪龙马头吓了她一跳。哦,嗯,暮暮哪去了?

 

    “哦,怒光闪闪奔那儿去了。他尾巴尖的毛朝树林一指,我好像搅了她的好胃口。无序一屁股坐在灌木丛上,伸出鹰爪扒拉着腕上的金环,突然爆出一声怒号,这破玩意儿真痒死了!她绝对是故意的!他咬牙切齿地试图把它脱下来,但当然徒劳无功。也是这时,下方传来了点声响,无序立马警觉地竖起耳朵。你说话了?他问静坐在一旁的小蝶。

 

    “我很抱歉。小蝶喃喃自语道。

 

    无序面露迷惑。抱歉什么?他一边说着,继续扒拉腕子上的环。

 

    “嗯,我是说,是我帮助暮暮,把这些东西铐到你腕子上的…”她伸蹄指着金环。

 

    “你帮她把这玩意儿弄得这么痒?他这会不摆弄它了,干脆用尖爪子狠狠地撕了起来。那声音就跟挠黑板一样,难听刺耳得小蝶连连皱眉、缩身。这般响动,最后还是徒劳无功。无序索性一口咬了上去,结果那参差不齐的大门牙也没能破坏金环。真是试得值得啊。他失望地长叹一声,四肢无力地垂向地面。

 

    “其实,暮暮没告诉我们,要给你戴上这个。小蝶的话引得无序挑起了一边眉毛,看着她,在施法之后,她才告诉我们这有什么效果。

 

    无序突然把爪子撑到身后。她瞒了你们的,可不止这点…”他喃喃自语着,眉头紧皱。

 

    “事出有因。小蝶语速飞快地答道。

 

    邪龙马爪上的劲松了,慢慢从灌木丛上滚了下去,凑到小蝶面前。双臂交叠胸前,无序满脸失望,那你就这样盲目地笃信这个,可是你压根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他翻起白眼,抬脚朝树丛里走,一面抱怨着:小马们都说我疯了。

 

    “呃,但我们总要给予某马信任啊。

 

    无序的脚滞在半空。几秒后,他恼怒地瞪大眼睛,头顶到小蝶面前,哦,那随您的便。说罢,身子旋过去一周,尾巴差点扫到忠诚元素的脸上。他背着身,狮爪握成一团,又伸出大拇指顶住前胸。别拉上我就行。腔调里的坚定近乎于固执。

 

    “……从来没有哪个小马信任过你,对吗?小蝶以怜悯而悲哀的眼神,望着他。

 

    无序脸上浮起一丝浅笑。他再次转过身,这次伸长了脖子,脸几乎贴到小蝶面前。休想打动我,更别指望了解我的内心。此刻,笑容消失殆尽,嗓音变得低沉。你不会喜欢它的。

 

    小蝶以平静如水的目光,迎住了无序百感交杂的眼神。你要是一直封闭自我,那你永远也不会知道的。

 

    这下无序没词了,张着嘴巴无言以对,身体还在不住地颤抖。好半天,他才回过神来,嘁,嘁,嘁!你真是有够善良。说着,他的双拳紧攥,目光在善良元素身上停滞了几秒,便猛地抽回身子,朝树丛大步迈去,嘴里不忘低哮:没趣。

 

    “呃,如果你想找谁谈谈……”小蝶忙呼喊道,只是,无序连头也没回。

 

————————————————————————————————————————————————

 

    直耸入天的巨大水晶,仿佛在不断呼吸。数不尽数的晶体碎块漂浮在它四周,每一个都有房子那般大小。它们将自己的力量传递给其他碎片,又从其他碎片那里源源不断地汲来魔力。红色的能量电弧狂躁地游走着,怒火滔天……

 

    暮暮甚至觉得不用扇动翅膀,光是空气中的魔力就足够使她悬停在半空了。力量已近临界,是时候将其阻断了。

 

    魔杖在她的召唤下微微抬起。魔力已经达到临界值,是时候将其阻断了。她双眼溢满白光,魔杖旁侧漂浮着的两块水晶也闪起了明光……

 

    可是,她已经迟了。

 

    那几乎就是空气本身炸裂开来!巨大水晶的魔力爆破将一切都如风卷残云一样撕裂开来,苍空、大地也难抵其力。暮暮连忙唤出护盾,却无济于事:她的护盾在这样的力量面前完全无足轻重。当那股力量袭来时,她却觉得麻木了;只是眼前的光那么明亮,她便下意识地举蹄护住双眼……

 

——————————————————————————————————————————————

 

    一声尖叫,暮暮醒了过来,自己靠着的椅背咣当一声翻倒在地。她起身之后就如同疯了一般地挥着蹄子,扇着翅膀,踢倒了桌子踢翻了书。

 

    两个守夜者立马冲进了这间档案室;紧随其后,露娜和斯派克也从各自的书堆里钻了出来。露娜首先上前两步,优雅地展开一侧翅膀,同时角上亮起光芒。此时,暮暮如同幼驹一样蜷在地上,瑟瑟发抖。露娜探过头去,暮暮?她小声地呼唤道,试探着伸出一蹄。暮暮紧闭的眼睛随即睁大,尖叫着一把推开了露娜的蹄子,好像那东西很烫似的。暮暮,冷静!这里没有什么能伤害你的。

 

    她的声音最终起了作用。暮暮稍稍放松了下来,虽强忍着,但双眼依旧浸满泪水。当斯派克和露娜的面庞投入视野,又看到了两位守夜者之后,她才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在档案馆,安然无恙。

 

    斯派克伸出一只爪子,轻轻地将她扶了起来。你还好吗?他的大爪小心翼翼地梳理着暮暮的鬃毛,你受伤了?

 

    暮暮翻起身,揉着眼眶。不,我——我还好。只是……只是做了个梦。

 

    “梦吗?一定是个噩梦啊。他道,而暮暮只是沉默地点了下头。介意说说吗?

 

    紫色天角兽飞快地甩了甩头,介意。我根本不愿意回想它了。

 

    “这么糟糕啊?斯派克说道,盘腿坐下。看到暮暮无言地点了点头,斯派克便抚了抚她的后背。

 

    一旁的露娜已经若有所思地观察他们半天了,此时抛出一个问题。你前几天休息了多久?

 

    这问题算是一下问着了。呃,我这几天都挺忙的。看着露娜撇起嘴来,暮暮的耳朵便垂了下去。没休息多久。

 

    “这可不行。露娜抬眼望向两个守夜者。守卫,把暮光闪闪带去我的卧室。又看着另一个守卫,说:你回你的岗位去。于是一个守卫飞快地敬了个礼,转身回了走廊。露娜的目光又投回暮暮身上,若要找到释放姐姐的办法,休息必不可少。去我的卧室休息吧,在那里睡觉不会有梦魇侵扰,你不能就这么枕着一摞书睡觉。

 

    “哦,谢谢你,公主。暮暮坐起身。

 

    “那现在就去吧。露娜挑着眉毛,简洁地说道。

 

    “……根本不让我考虑啊?暮暮疲惫不堪地微微一笑。

 

    “我必须得留在这里继续研究。她朝书架方向走了几步,又抬头望着本翻开的大部头,飞快地扫读两行。你的笔记帮助巨大,我们很快就能得到结果了。你不必勉强自己。

 

    “我留在这里,帮露娜公主。斯派克的声音响了起来,双方对视一笑,你需要睡眠。

 

    暮暮看向露娜,而后目光转向斯派克。好吧,你们说得没错。如果我在这里边打瞌睡边干活,完全没有用处。她站起身,向那守卫的方向迈了几步,但如果你们需要帮助,一定要把我叫来!

 

    露娜朝暮暮点了下头,目送着年轻的天角兽离开这里。祝你好梦,暮光闪闪。她这样说道。

 

    暮暮一离开,露娜便又扑回暮暮那本大部头笔记里。那本书收录了许多魔法理论,虽然存在争议,但其详尽与新奇依旧令马惊讶。要是让她来审核,她绝对不会让这笔记作为书来出版的;但露娜公主现在需要去欣赏、认同它。暮暮说过,这是她当初为了让小马起死复生而绞尽脑汁时编篡的笔记,那也怪不得着里面有这么多会打破社会道德底线的法术了。但不过,里面记载了一些祭祀法术,只要有特殊条件,小马们的力量就可以被放大许多许多倍。这对他们来说太有用了,毕竟打破谐律精华的禁锢法术需要极强大的魔力。

 

    身边传来一阵响动,那是斯派克在整理书籍。只见他把一本书塞回书架后,爪子滞在书脊上,久久不动,双眼则呆呆地望着门外,胸前的爪子还捧着好几本书呢。你心里也有困扰。露娜轻轻地扒拉了一下他的肩膀。

 

    斯派克缩了一下,忙转过头,本挂着惊讶的面庞又沉了下去。是啊……挺明显的是吧?他微耸了一下肩,转身继续放书。只放好了一本,他的目光又投回了走廊那里。于是他只好承认道:我在担心她呢。

 

    “就她这样的年龄来讲,她十分聪慧、强大。露娜的话引回了斯派克的目光,如果不是她自己说了,我一定会以为她与我年龄相仿。

 

    “噢,我知道她很有能力。斯派克飞快地点了下头,但她有个坏毛病,就是总把所有问题都揽到自己这里解决。成为公主之后,她总是这么单打独斗。另一本书被插回书架,如果不是我盯着她的话,那她就会拼命地工作,直到一切完美得合乎她心意。斯派克放回了最后一本书,摇头太息道:现在,她开始做噩梦了!我又怎么能不担心呢。

 

    “斯派克,露娜说道,请你对我发誓。

 

    斯派克微侧过头来,心中觉得这个要求略显突兀,发什么誓?

 

    “我马上所要告诉你的,请你不要告诉任何马,暮暮也不例外。她瞥了眼走廊,不,尤其别告诉暮暮。她眉头紧缩,但语调里满是关切。

 

    斯派克一脸苦相,你让我对她保密吗?他的话里带点不耐烦,双爪向两边摊开。

 

    露娜举起一只蹄子,示意他安静,但这样也减弱不了这条大龙的不快。我要说的,会对她有伤害。她经受不起更多的烦心事了。但我要告诉你,让你更好地保护她,帮助她。露娜抬眼迎上斯派克的目光,答应我。

 

    斯派克深吸一口气,再从鼻中喷了出去。在凝视走廊几秒后,他转回头来,点了点头,我答应你。我发誓。

 

    “很好。露娜闭上双眼,头颅微低。又犹豫了几秒,她才终于开了口。暮暮所经历,并非梦魇。若是噩梦,第一时间感受到它的是我,而我会立即将其阻断。她看到斯派克脸上浮起困惑,于是补充道,暮暮所谓的噩梦,根本不是梦境。

 

    “那它是什么啊?她被吓成那个样子,它不可能什么也不是!斯派克直指大门。

 

    “对。露娜再次抬起蹄子,在极少数的情况下,我的姐姐在睡眠中会看到这样的场景。但我不能,我的能力是巡游梦境,却完全无法看到这些。她曾给我讲述过她到的这些,而它们……一一成真了。

 

    斯派克的一只爪子伸到脖子后,抓了抓。——你是说暮暮看到的那些,在现实中会发生?

 

    露娜不语,走到他身边,尽力平视比她还高的龙,一只蹄子轻轻搭了上去。你绝对不能告诉她,否则她会更加烦恼。

 

    斯派克猛地后退一步,双掌再次摊开。我怎么可能做得到啊?他语气强烈地说道,双爪垂了下去。

 

    “你做得到。露娜尽力抚慰他,你绝对,绝对不能告诉她,告诉她你知道这不是梦。但你依旧要协助她,尽你所能。我相信,她真真正正敢于依赖的,只有你。

 

    斯派克凝视着露娜,爪尖挠着下巴。最终,他的肩膀松弛下来,目光躲向一边。好吧,我明白了。他满脸阴郁地说道。

 

    “看来你真得很担心。露娜若有所思地望着他。龙,只会仇视、轻视小马。而此刻,看到一条大龙不止肯乖乖合作,而且竭力保卫某马的安全,勾起了露娜心底的一点好奇。你们两个一定非常要好。

 

    “对,她是我的家人。斯派克撇着嘴耸了下肩,好吧,其实不是血亲,你也看得出来。没准听着很奇怪吧,有好一阵,我一直把自己当成小马,而不是龙。她呢,我把她当成姐姐。自打我记事起,我就和她在一起了,是她的魔法把我从蛋里孵化出来的,之后我们一同成长大。这样看来,我挺像她的弟弟。他声音沙哑地笑了起来,露娜也微微咧开了嘴。但随即,斯派克的笑容消失不见。说实话,她跟我差得挺远的。对她来说轻而易举的事情,我做梦都别想做到。但我依旧想做她的弟弟,尽我最大力量帮助她。

 

    “那还真是要好……我敢说,比其他兄弟姐妹都要亲密。露娜又笑了,望向档案室的另一侧,沉默了好一阵。忽然瞥到了那笔记,露娜便用魔法将它取过,翻了一页。即便目光锁定在书上,露娜心中回想的还是大龙的话语。斯派克收拾书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使得露娜的耳朵微微抽动。珍惜它吧,你们的情谊。露娜这样说道。那声音一下停了,于是她抬头望向斯派克。

 

    他只顿了一下,就伸出爪子去够另一本书,捧在胸前。之后,斯派克直视着露娜的双眼,嘴开开合合,欲言又止。最终,他笑了,说:一直如此。

 

 

    最后呢,就是露娜和斯派克在凌晨时分离开了档案馆。露娜已经找到了释放塞蕾丝缇雅的最佳方案,那么现在,他们需要休息了,以迎接这一天的到来。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LRlicious  麒麟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