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抓捕Accurate Balance和我阿壳有什么关系?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三重困局

第四十六章 痛楚之美

本作评价
32()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痛楚之美    The Beauty of Agony

 

“不许碰我的家马!”她喊道,声音颤抖起来。

 

邪茧只露齿而笑,随意地打量自己的一只蹄子,像是寻找一处没有注意的伤痕。“那可不行...”她朝云宝露出邪恶的笑,令云宝脊背一凉,“她们,太美味啦...”

 

云宝最后的理智也在此时丧失,她彻底崩坏,愤怒地发出一声宫殿里都能听到的嘶吼,她用力拍打翅膀,一跃而起,朝面前的幻形灵女王扑过去。

 

邪茧露出了狮子的微笑。

 

云宝的一双蹄子击打在她的胸口,带着势如破竹之力,连带着她一起,以超高的速度飞了出去。然而这一次,邪茧早有准备,振动翅膀抵抗云宝的扑击,将自己与云宝逼停下来。她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满口尖牙,两根獠牙在模糊的光线中反着光。邪茧嘶叫一声,咬下去,想咬住云宝的耳朵。但天马看穿了这一击,抽身而退,落回地面俯下身,从邪茧的腿之间跑过,消失在她身后的雾中。

 

幻形灵女王一口只咬住空气,以及空气中彩虹色的残影。邪茧咆哮转身,独角亮起魔法,然而还未等她施法,云宝又从雾中飞出来,一条后腿踢在她脸上。这一蹄踢得邪茧头向后仰,痛呼一声。云宝另一条腿追上去,蹬在邪茧的肩上,将她踹倒在地。邪茧恼火地吼叫一声,站起身来,将一道腐绿色的魔法射向云宝的方向。

 

云宝惊叫一声,险险地躲过这一道魔法,魔法的余热在她的毛发尖端一展歌喉。就在这时,邪茧才意识到,云宝用前蹄抓着一朵云,正挥舞战锤似地向她砸过来。她独角一发魔法将云撕碎,但没能阻止云宝的攻击,她从邪茧身旁飞过,展开前腿击向邪茧的脖子,将她击飞出几米远。

 

邪茧再站起来,恼羞成怒地瞪着云宝,咆哮着展开翅膀,振翅飞入空中。她听到云宝的吼叫声,看到怒火中烧的天马又向她扑过来,这次她及时召出绿色魔法的球形护盾,挡下这一击。云宝的蹄子踢在护盾上,毫无伤害地弹开,只在护盾表面引起一小阵闪光。她疼痛地叫喊一声,向后弹开,眼睛在那一瞬失了焦。邪茧癫狂般地露齿而笑,抓紧时机落下护罩,扑向云宝,和她一同向下落去。

 

这一落并不长,但也足以令云宝接不上气。邪茧的双蹄踩在她胸口,她喘息着,挣扎着,恐惧地看着幻形灵女王发光的双眼。她看得到白月似的一口尖牙,其中沾染着些许黄色,那是邪茧阴影般耸立的脸上令马毛骨悚然的笑。云宝恐惧地做出反应,收起后腿,重重地,蹬出去,踢在邪茧的腹部,幻形灵疼痛地叫喊一声,向后退开。云宝赶紧起身,扑了上去。而邪茧用前腿紧紧抓住她,不让她有退开的机会。

 

于是云宝全力进攻。

 

她一蹄殴向邪茧的脸。那恶心的碎裂声,如果不是因为云宝正不要命似地战斗着,本会令她毛骨悚然。邪茧嘶叫着,伸口咬向云宝的脖子,仿佛一只凶暴的野兽。云宝惊险地躲过那一口咬来的尖牙,再打向邪茧的脸。然而这一击似乎除了惹怒幻形灵女王,没有任何作用。接着,云宝又用后腿踢向邪茧,逼她松开自己,得意洋洋地笑着,借机将邪茧翻过身来,一只前腿紧紧扣住她的喉咙。

 

两者争夺着战斗的主动权,扭缠,殴打,蹬踏,撕咬。翅膀拍打振动,推着彼此飞到雾气之上。在宫殿里,暮光和星光看得到她们越飞越高,屏住呼吸看着她们的缠斗,暮光心中,恐惧快速地滋生。

 

‘不,不,不!!云宝不该和邪茧正面对抗的!’

 

即使云宝听得到暮光此时的心声,她也不会愿意改变行动。她已经杀红了眼。此时,此地,她在乎的,只有眼前这个侵略她的家园、威胁她的朋友、伤害她的家马的恶心怪物。就是这个怪物,居然在她面前炫耀虐待她妈妈的事情。想到这里,云宝的血管中仿佛加了一注液化的火焰,聚集在她头颅之后。她收回一只前蹄,挤出全身力气,砸向邪茧的头侧。

 

“不!许!”

 

又一蹄。

 

“碰!我!的!”

 

又一蹄。

 

“家!马!!”

 

一蹄,一蹄,再一蹄,她一次次殴打着邪茧,拼了命地勒住她的脖子。邪茧仍在云宝的前腿中挣扎,她胡乱推出一发魔法,将自己从中解救出来。邪茧的瞳孔愤怒地扩大,她一上一下地喘息着,转过身,以最快的速度将云宝往地上推去,落回雾气中,暮光和星光再也看不到她们。

 

落下,云宝向下拍打翅膀,想要减慢坠落的速度。然而,她的力气比不上幻形灵的女王,她的努力毫无意义。重力也在阻碍她的反抗,地面渐渐逼近。如果以这样快的速度落地,一定会很痛,而且会断不知道多少根骨头。她怒视着邪茧,咬紧牙齿,轻蔑地叫喊着。她看到,那张嚣张跋扈的笑脸正回看着她,像是在说,她无能为力。

 

才怪。

 

云宝不再试图减速,她突然调转拍翅的方向,加快她们坠落的速度。这策略令邪茧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她的前腿被拉直,接着便被这突然的加速从云宝身上拽开。虽然她比云宝强大无数倍,但速度优势永远属于云宝。于是邪茧不能再抓得住她。

 

她们都快要落地,但没了邪茧的阻挠,云宝将速度导向一侧,从坠落的幻形灵女王身旁躲开,消失在雾气中。邪茧的蹄子落在街道上,砸出几米范围蜘蛛网状的裂痕,四腿中仿佛有白热的剧痛在舞蹈。她紧咬着牙咆哮,转身寻找云宝的踪迹。可她已经消失了。

 

“你这是逃跑了?!”她大声质问,借机平复呼吸,扭曲地笑了一声,“我还以为你终于有点勇气,敢来和我对峙了。我还以为,小马国最后的公主能堂堂正正地倒下,没想到,你居然是个缩头乌龟...”

 

许久,没有答复。邪茧嗤笑一声,转身继续向宫殿走去。就在这时,一个声音钻进她的耳朵。邪茧竖起耳朵,仔细听去,那是一个低沉渺远的声音,渐渐变得声音更响,音调更高,直到震耳欲聋。她身后与上方,也都传来这样的声音。邪茧转头看向身后,惊诧地睁大眼睛——一道无比明亮的光在她头顶大约十米的空中爆发而出,逼着她眯起眼睛。从光芒的中心,扩散出一个彩虹色的光环,还有,以远超过音速的速度向她飞来的——

 

没等邪茧有机会反应,云宝的蹄子已经打中她的后脑勺,把她击倒到街道上。但云宝没有就此罢休,她的蹄子踩着邪茧的后脑勺,全速向前飞去,推着邪茧一路沿着街道滑行。一路上,她听到邪茧疼痛的喊声不断传来,她看到邪茧挥着腿想要反抗,忍不住露出了笑。真的,复仇是件甜美的事。

 

然而,即便脸仍被踩在地上拖行,这种痛苦早就足以将普通的小马逼疯,可邪茧的喊叫声却变成了凶残癫狂的笑声,云宝的色厉内荏,此时连色厉都不剩了。云宝还未能怀疑,就看见邪茧的独角爆发出亮光,绿色的火焰在她身下浮现。云宝看着这一幕,有些困惑。

 

接着,她睁大眼睛——她见过这个法术。

 

“邪茧女王准在这后面。”云宝对暮光低声说。

 

暮光嗯一声,上下打量着大门:“公主们肯定也在里面...好,小心,等我用魔法——”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这样做了。”一个气焰嚣张的雌性声音在她们四周响起。绿色的火在云宝和暮光面前燃起,她们向后跳开。火焰闪烁摇曳,一个高大的身影从中浮现。“那可都是白费力气...”邪茧笑道,绿火消失。

 

传送门!

 

云宝还未来得及调整飞行的方向,便和邪茧一同沉入火焰中。魔法洗刷过她的身体,她紧闭双眼,眼前闪出父母死去的样子,她的心在绝望中扭曲。云宝要紧牙齿,强压下那份记忆,猛睁开眼,拼命扇动翅膀,在空中调整自身。过了一会儿,她稳定下来,平稳地悬在空中。她们来到了城市里的某处,但具体是哪里,她不知道。然而更重要的是,邪茧正站在她面前,独角闪亮。

 

“我跟食物玩够了...”她讥讽道,独角的光变得更加明亮。

 

同样绿色的光包裹了云宝的一只蹄子,不愿看到的画面又一起涌回她的脑海。她哭号,泪水从眼中流出。可就在这时,一切都变为死寂,另一种痛苦,盖过了她回忆的痛。云宝睁大眼睛,惊恐地张着嘴,看到邪茧将尖利的獠牙咬进抓住的她的蹄子里,她看到,那尖刀般的牙齿刺破她的皮肤,仿佛毫无阻碍,深深地陷进去。她能感觉到灼热的疼痛在自己的前腿中喷涌而现,能听到自己的血肉被咬开的声音——像是咬一个橙子,果汁四溅。

 

云宝虚弱地呼出一口气。她本该尖叫,但沉重的雾一般的昏厥感覆盖了她的感官,也令她找不到自己的声音。邪茧期待地看着她,一副猎食者得逞的愉快样子。她咬合上下颚,更深地咬下去。有什么东西碎了,云宝瑟缩,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受不了了。

 

云宝的耳朵中,心砰砰直跳,再加上她的感官被那种迷糊的感觉所压抑,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但她知道自己在尖叫。她的喉咙刺痛,从中发出痛苦得无以复加的惨叫,填满了四周的空气。

 

邪茧得意地笑了。

 

这在她听来有如仙乐。

 

云宝拼了命想要逃开,她抬起未被咬住的前蹄,想要打向邪茧的脸。但那只蹄子也被绿色的魔法抓住,以无法反抗的角度推到身后。她的肩膀支撑不住,崩开,于是惨叫得更加大声,全身剧烈地抽搐挣扎,然而彻彻底底地毫无意义。

 

邪茧咬着一只天马蹄子,放声大笑,人立而起,将头甩来甩去,带着受尽折磨的云宝。

 

前后,前后,那副尖牙咬着云宝的血肉,撕扯着,剐蹭她的骨头。云宝像个破娃娃似地被甩来甩去,尖叫着,哭号着,想要解救自我,可她在休克、困惑与悲切的共同作用下,已然意识模糊。魔法遮蔽了一切。她看到爸爸妈妈,她回想起自己想要叫醒他们。“妈妈!爸爸!不要丢下我!求求你们!”

 

然而,她忽然就解脱了。她的蹄子被松开,那双獠牙从她的血肉中抽出,发出令马作呕的一声。她跌落在地,滚出几圈,痛苦地喊叫起来。云宝的意识渐渐恢复清醒,她想要起身,想要反抗,但一只蹄子打在她的头侧,把她打回地上,一声重响。接着,那只蹄子踢向她的肋骨,似乎有一根断了。云宝又惨叫起来,眼里满是泪水,挣扎着又想起身,这次只想逃跑。她跑出了不到一米远,就惊恐地感受到魔法抓住了她的尾巴根,将她拖回邪茧面前。云宝彻底惊慌失措,乱踢乱叫,拼命想要逃走。那只蹄子砸向她的肩膀之间,令她痛苦地惨叫一声,将她摁倒在地。

 

邪茧的尖牙啮着她的耳朵,她僵在原地,不敢出声。邪茧愉悦地笑着,尖牙跟着振动,刺得她耳朵痒。“现在,你也学到了我给你妈妈上的那一课——跟我作对没有好下场,只会有一个结果。而现在,你知道结果是什么了。”她轻声细语,猛地将云宝翻过面来,一蹄踩在她肚子上。云宝猛地吐出一口气,双眼圆睁。她看到,邪茧轻蔑地看着她,脸上是冷漠凶狠的神色,连头都不低一低。她们就这样对视几秒,邪茧看向远处,隐约可见的宫殿。

 

“她就在那儿,是不是?那只干了这事的紫小马。”她偏过头,给云宝看她脸上的伤疤。云宝仍然急促、颤抖地呼吸着,没有回答,而是在邪茧的蹄下挣扎起来,用自己的蹄子击打那只前腿。

 

然而毫无意义。邪茧已经不是在闹着玩了。为了证明这一点,幻形灵女王将另一只前蹄踩向云宝的额头,令她的后脑与街道来了个亲密接触。痛苦仿佛尖刀般刺进云宝的头颅,她又是一声惨叫。

 

“哎呀哎呀哎呀,”邪茧拿腔捏调地说,像是在嘲弄她,“别反抗了,越反抗只会越痛呢...”她将视线移回宫殿,两只前蹄用力踩下去,令她蹄下的受害者无力地痛苦地长长地嘶叫,“那只紫小马,你很在乎...我看到了空气中的证据,你爱她...”她的视线朝云宝垂下来,脸上浮现出残忍的笑意,“我相信她也在乎你...如果,我让你叫得够大声,她一定会来吧?”

 

云宝怒火中烧,瞳孔散大,她最后一次表现轻蔑的感情,将后蹄踢向邪茧的腹部。然而这一击软弱无力,只令幻形灵女王面露不悦。她又点亮独角,将云宝所有的蹄子摁到街道上。天马立刻尖叫挣扎起来,却没有逃脱的力气。邪茧慢慢地打量她一会儿,看上去都有些提不起兴趣似的。“哦...不行,这根本不行...”她失望地嘀咕着,舔舔嘴唇,眼中露出饥饿的光,“还要叫得再大声点,让你的朋友们都听到,你美丽的痛楚。”

 

她张开嘴,一缕粉色的能量从云宝胸中流出,流进邪茧的口中。云宝真的叫得更大声了,她一次又一次地抽动着,她的惨叫声,在别无其他声音的帝国中回荡。

 

暮光听到了。

 

----

 

“云宝在受折磨...”站在阳台上,暮光闪闪惊恐地小声说,全身颤抖,一只前蹄放在胸口。她坐在地上,星光坐在她身旁,一只前蹄放在她肩膀上,想要安抚她,无能为力。但她什么也没有说——这种时候,又该说些什么呢?又传来惨叫声,这次声音更大了,在整座城市里回荡。暮光打了个颤,紧闭双眼,拼命想克制住自己痛苦的啜泣。

 

星光叹了口气,无助地凝望眼前的雾,以及那之后波动着的魔法护盾。“她会活下来的...邪茧不可能伤她太重,不是吗?云宝只要再坚持一下,索拉克斯和他哥就能带着公主回来,解救我们大家。”她温柔地说,希望能鼓舞暮光的精神。但紧接着,又是一声惨叫,从远处回荡而来,这段安慰的话语,也就立刻失去了作用。

 

就这样,将近三十秒过去,暮光的耳朵听到了些别的东西,终于竖了起来。除了惨叫,还有别的声音,那声音微弱,在此几乎细不可闻,但确实存在。暮光在意地站起身,走到护栏前,屏住呼吸与啜泣,仔细听去。星光也站起身,疑问地看着她的后脑勺。又过了几秒,暮光惊呼一声,睁大了眼睛。惨叫当中,混杂着几个字。

 

“救命!”

 

云宝在呼救。她在求救。暮光从阳台边退开,双眼惊恐地睁大。星光也听到了,耳朵贴回头顶。暮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要冷静下来。“我不能再听了...”她无力地说,心不在焉地拖行着一只前蹄。

 

星光眯起眼睛。“那我们进去吧。”她温柔地说,伸出前蹄。

 

暮光一缩,威胁地瞪了她一眼。星光会意,向后退去。片刻,暮光深吸一口气。接着,又传来惨叫声。

 

“谁来,救救我啊!!”

 

够了。

 

暮光突然跑向阳台边沿,星光惊讶地睁大眼睛,赶紧追上去,想要揽住暮光。“暮光!不可以!”她朝她的背影喊到,跳上前去。

 

迟了。

 

暮光飞身跃过栏杆,独角的光一闪而熄,松开了自己的护盾法术。星光扑倒在栏杆上,紧紧抓住,既痛苦又惊讶地喘息着,紧闭上双眼。她赶紧将尽可能多的能量推进护盾里,维持稳定,填补上暮光留下的空缺。星光好不容易稳住了护盾,睁开眼睛,护盾全然变为了蓝色。她的脖子上淌着汗,看向暮光。

 

暮光全身被紫色的光包裹着,稳稳地落到地面,消失在雾中,只留下星光维持护盾。星光恼火地咆哮一声,看向圆形的穹顶,幻形灵工兵正消耗着她的魔法能量——剩下的时间减少了差不多一半。

 

然而,尽管计划急转直下,她还是忍不住露出微笑:“好吧...没问题,暮光,去救你爱的小马吧,守卫的事,就交给我...”她喃喃自语,闭上双眼,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护盾上。

 

----

 

云宝的叫声渐渐没了力气,声音越来越低,在持续的痛苦中,只剩下可悲的呜咽与颤抖的喘息。终于,邪茧嗤笑一声,放开了魔法,也停下了取食。受尽折磨的天马一被松开,便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翻过身,无力地想要爬着离开。邪茧厌恶又恼怒地咬牙切齿:“看来你亲爱的一时半会儿还来不了,看等我把你撕个粉碎,丢在这里,她还来不来!”

 

她撩起嘴唇,露出尖牙,一蹄踢向云宝的胸口,正中折断的肋骨外肿胀的血肉,令云宝滚向一侧。如果,云宝还有力气,也许会惨叫。可现在,这份痛苦只令她小声呜咽一声。邪茧的独角又亮起来。“看看...该从哪里开始呢?”她思索道,看着云宝颤抖的身体,终于决定先从她的右边翅膀开始。就在这时,她的余光里有什么东西动了,她转头看去,只来得及张嘴惊叫一声,一长条包裹着紫色光的红水晶从雾气中飞出,击中她的头侧。邪茧的头颅,还有——脸上的伤痕——一阵剧痛,被击飞进一座用同样颜色的水晶雕刻成的小小的一层小屋。

 

她撞在墙上,撞出一个陷坑,抬起眼寻找袭击她的敌马。一道紫色的魔法正好击中她和身后的建筑,用她的身体击穿了墙面,推进屋里。邪茧惊叫一声,整座房子倒塌下来,在一阵混乱刺耳的声音中, 将她埋在一团烟尘与废墟下。

 

沉默。几秒过去,云宝终于找回勇气,睁开眼睛。在她模糊游移的视线中,四只紫色的蹄子的重影朝她跑来。蹄子的小马在她身旁停下,一只蹄子小心翼翼地伸到她的脑袋底下,抬到小马的后腿上,另一只蹄子摸到了云宝未受伤的蹄子,紧紧握住。

 

她听到来救她的小马在说话,但声音模糊不清。她眨了好几次眼,眯起眼睛,想要看清来者。又过了好几秒钟,她的视线调整清楚,看到暮光的脸正看着她,脸上带着惊骇的神情,眼里满是泪水。

 

“天哪,云宝...她都对你做了什么?!”暮光抽噎道,眼睛扫过云宝的身体,看全了她身上的伤痕。云宝的躯干伤痕累累,身体一侧的皮肤肿起一大块,变成了难看的紫色,她的一只蹄子上有咬过的牙印,还在留些。

 

云宝的眼睛缓缓睁大,她总算知道是谁救了她。“暮...暮?”她无力地咕哝着,缓缓地伸出未受伤的前蹄,抚摸暮光的脸庞,“你...你为什么在这里?”她问道,声音里有了些力气,“不对!不,你不能来这里!邪茧就是要骗你出来!她要杀你!”

 

暮光的神情变得严肃,视线飘向那座倒塌的房屋。有几块碎水晶在动。“...我知道,但我不能就这样看着她折磨你不管!”她咆哮道,轻轻地将云宝的头放回去,站起身来。她将用来击打邪茧的水晶长条从地上慢慢拿起来,飘在身侧。

 

“暮暮,不要!”云宝哀求道,扭动身子想要站起来,“快回宫殿去!你不该留在这里!”

 

“才怪!”暮光尖锐地厉声道,回头看向云宝,“我不会丢下你的!不能再丢下你,绝不!我们要么一起活下去...要么我和你一起死。懂了吗?!”

 

云宝惊讶地眨眨眼,看着暮光眼中锐利的火光,嘴巴缓缓张开。她是认真的。但云宝还没能好好回答,邪茧被掩埋的房屋就突然被一波扩散的绿火炸开,幻形灵女王从火焰中走出,甲壳上多了几道伤痕。但更为明显的,是她脸上的伤。

 

变得更大了。

 

暮光立即在云宝身前做出防卫的姿态,将自己临时制造的棍棒威胁地指向邪茧。“我只说一次...”她威胁地开口了,将棍棒指向云宝,“她,是,我,的。”

 

邪茧盯着她看了看,眼神呆滞。她缓缓地,几乎不情不愿地,抬起一只前蹄,放到受伤的脸上。一碰到伤口,她便一瑟缩,蹄子向后缩去,看到上面染上的一点红。好一会儿,邪茧就这样呆滞地盯着它,看上去大脑停止了工作。接着,她的表情变作癫狂,眼中亮起虐杀般的狂喜,嘴唇分开,嘴角歪斜而疯癫地勾起。她看向暮光,眼睛偶尔抽动,独角亮起魔法。

 

“哎呀...哎呀呀,你不该这么做的。”她说,声音听上去太过开心,太过激动。暮光向后一缩,脊背一阵凉意。

 

接着,邪茧一声狂笑,独角中射出一道绿色的火柱,飞向暮光和云宝,决意要将她们烧成灰烬。火柱下方的水晶街道开裂了,融化了,在绿色的火光中加入一抹橙色。

 

云宝尖叫起来,乞求暮光躲开。

 

暮光没有听她的话,独角也亮起来。

 

火柱到达,将她们吞噬在绿色的火爆中,空气里弥散着灰烬的气味。

 

- - -注 释- - -

 

thumb_up32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