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Frankie
  独角兽

没有过不去的坎,只有填不完的坑!

机械甜贝儿日志

结局——2

本作评价
36()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您选择了‘

第四十四章 推翻暴君!

“不!我不能这么做!一定还有??一定还有方法的!”

甜贝儿拒绝了命令的发出,她切换回到现实,正好是黑色死神朝她挥下镰刀的时候,甜贝儿没有太大的动作,只是往侧边移动一小步,镰刀便以零点毫米之差砍到了甜贝儿一旁的地面上。

“嗯?!”黑色死神拔起镰刀再次朝甜贝儿横斩过去,甜贝儿却又在镰刀砍到她之前以些微之差闪过了攻击,接着窜到了黑色死神的面前挥出蹄子。

黑晶操控着黑色死神想要躲开,甜贝儿的蹄子却象是预料到他的动作般改变,准确的命中了他的下巴。

碰!黑色死神下巴的外壳没有受到损伤,可见硬度与甜贝儿的外壳不相上下,但冲击的力量却还是让他跄踉的退后了几步,甜贝儿再次攻击,方才挨打的情势整个逆转。

“怎、怎么可能?!战斗型甜贝儿机的动作怎么可能敏捷成这样?!”黑晶惊讶的喊着,他的攻击屡次落空,怎么样也无法碰到甜贝儿。

“因为我与其他甜贝儿机不同!我不是杀戮机器,我有一颗真正的心!”

甜贝儿说着,其实主要是因为黑晶对黑色死神发出的命令讯号会先经过独角兽的运算系统后再传到黑色死神身上,甜贝儿只是同步接收,然后再用博士给她的高阶处理器在时间内计算出应对方式,便可以做到象是看破他动作的效果。

不论对方的力量再怎么强,打不中的话就跟没有一样,只是甜贝儿没有办法直接切断黑晶与黑色死神联结,生物讯号控制的系统似乎是与她控制的独角兽系统独立开来的,没办法直接干涉。

黑色死神打不到甜贝儿,甜贝儿也没办法伤到黑色死神,他们两现在势均力敌,一路从指挥室打到了外头的广场,在广场那里有更多的机械守卫,现在它们都听命于甜贝儿,负责妨碍黑色死神。

黑色死神挥舞着镰刀,又是踢又是打的把身旁的机械守卫毁掉,地上也越来越多机械守卫的残骸,此时最令甜贝儿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一队独角兽开着移动式机枪台跑过来要击退黑色死神,他们也认为这只从来没见过的机械马是外来的入侵者,因此对他疯狂的开枪,子弹纷纷在黑色死神身上弹开,但这个举动却惹毛了黑晶。

“烦死了!烦死了!你们这群碍事的废物,通通给我去死!!”

黑色死神用后腿撑起了身子,他胸前的装甲打了开来,露出了四颗飞弹,甜贝儿大吃了一惊,没有想到黑色死神身上居然还装载着飞弹,以前她的身上充其量也只有炸弹而已。这些飞弹连装甲车都能炸翻。

甜贝儿原本以为黑晶会将目标瞄准她,没想到他却操控着黑色死神对准了独角兽部队。

“不要!!”甜贝儿立刻冲了出去。

砰!砰!砰!砰!

四颗飞弹先后射向了独角兽的攻击部队,坐在机枪台上的小马看见飞弹朝他们飞来,吓得从位子上跑开,其中两颗摧毁了移动式机枪台,另外两颗则飞向剩余的独角兽士兵。

这时甜贝儿已经冲到了他们面前,她打开了胸前的超时空烤箱盖子,用烤箱接住了飞弹,将时间流速调整为零,意味着飞弹的时间将不再继续,阻止了爆炸,接着她抢走他们的机枪,机枪实时射爆了最后一颗飞弹,飞弹爆炸的冲击力将独角兽部队给吹翻,所幸除了受点伤外,都没有独角兽伤亡。

“你们快离开!你们打不过他的!别白白牺牲了自己的性命!”甜贝儿叫着,满脸惊恐的独角兽士兵点了点头,纷纷的落荒而逃,但黑晶似乎没打算放过他们,黑色死神头上的角再次发出魔力,雷射镰刀迅速的飞了过来,就要往来最后一名不及逃跑的独角兽士兵砍去。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甜贝儿再次跳了出来,推开了那名独角兽士兵,但她的下半身却因此被雷射镰刀给劈中。

碰轰!就跟甜贝儿所预料的,她的外壳就象是热刀切奶油般被轻松的劈了开来,削去了她的下半身,甜贝儿连同下半身的残来一起摔在了地上。

警告!下半身部件受损失去连线,炉心能量液外流无法停止......动力下降中。

“哇啊!啊啊啊!!”那名被推开的独角兽士兵看到甜贝儿落得如此下场,吓的连滚带爬的跑走了。

“呵呵呵,我就知道妳一定会想办法救他......一只白色死神居然拯救了小马,真令我惊讶。”黑晶冷笑着,他操作着黑色死神来到了甜贝儿的面前。

“我不是白色死神......我才是感到最惊讶的,身为独角兽的国王,你居然向自己的子民开火!”甜贝儿愤怒的说着。

“哈!我是他们的国王,我就是法律、是正义!就算他们被我杀了,也算是一种光荣!碍我事的家伙就得死!不管他们是不是独角兽也一样!”

“那么蓝血王子呢?他果然也是你杀死的囉?”

“蓝血王子......哼哈哈哈!妳知道的可真多啊,没错!蓝血王子那个无能软蛋,他居然妄想着要与其他两族签订和平条约,此举会造成许多独角兽贵族利益上的损失,所以我趁机就站了出来,答应给他们相对的利益,让他们愿意协助我,于是我偷偷的将蓝血王子给暗杀掉,坐上了王位!”

“你这个残忍的家伙!明明身为一个生命体,却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甜贝儿看了看四周,看见了黑色死神的脚边,随着她下半身掉落在地上的包包,『那个东西』还在包包里头!

“原本想将妳回收拆开好好研究的,看来留不得妳了!”黑色死神挥舞着镰刀,这次瞄准了甜贝儿的头,准备将她给劈成两半。

“我才不会输给你这种家伙!”甜贝儿用力将前蹄一蹬,翻滚躲过了黑色死神的攻击,趁势滚到了包包的旁边,用嘴叼起了一把象是针筒的东西,再用力一蹬的扑到了黑色死神身上。

“吃我这招!!”甜贝儿大吼着,将象是针筒的东西扎进了黑色死神的左眼里。

纵使身上的装甲再怎么厚实,眼睛永远都是最脆弱部位之一。

“啊啊啊!!我的眼睛呀!!妳干什么?!”黑晶愤怒的叫着,气愤的将甜贝儿甩在地上,然后摀着左眼叫着。

“怎么会那么痛?!不是说远端操纵而已吗?!”

“果然连疼痛讯号也一起联结了,这是我的经验谈。”甜贝儿笑着说。

“可恶!妳以为这个样子就可以阻止我杀妳了吗?!”

“当然不是,我只是将一切赌在了那个东西上头。”甜贝儿指着黑色死神左眼上插着的电子针筒......博士给的心智模拟程序。

警告!黑色死神的系统遭到了不明程序入侵!系统遭到修改!

电子针筒开始运作,黑晶的讯息面板上出现了这条讯息,紧接着黑色死神的身子开始颤抖了起来,似乎出了什么毛病。

“可恶......我绝对要......杀......杀了妳!”黑晶叫着,他的语音传输开始变得迟缓,他操控着黑色死神飘起了雷射镰刀,就要往甜贝儿的身上砍去。

甜贝儿闭上了眼,她的身子坏了,能量正在流失,就算她侥幸逃过这一次攻击,也逃不过下一次,能做的都已经做了,看来她是死定了。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甜贝儿都没有感觉到镰刀落在她身上,当她再度睁开眼时,发现镰刀的刀柄停留在她的面前,雷射镰刀却已经停止了运作消失了。

“怎么?!怎么突然动不了了!快动呀!”黑晶怒吼着,此时黑色死神却发出了『声音』。

“命令拒绝。”

“什么?怎么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你是谁?!”

“我......我是被你称呼为黑色死神的机械马,但我不喜欢你......离开我的身体,滚!”

黑色死神说着,黑晶的操作面板立刻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该死的!怎么会变成这样?!喂!崔克茜!快点让我出来”

黑晶在操控舱里气愤的叫着,他拍打着操纵舱的门,企图引起外头的注意。

“不行。”崔克茜的声音从外头传来。

“什么?!妳是怎么搞的!我命令妳放我出来!!”

“黑晶,你已经被以谋杀蓝血王子的罪名逮捕了!刚才你向那只甜贝儿说的话都已经被崔克茜记录下来了!这些证据将会在法庭上成为呈堂证供,你再也不是国王啦!”

崔克茜在控制舱外说着,接着命令着一旁的部队说着:“把他带走吧。”

“是!长官!”

“什么?!崔克茜!我要杀了妳!!”黑晶在控制舱里怒吼着。

“喔!崔克茜还忘了告诉你,崔克茜不小心把舱门的开关弄坏了!要花上好一段时间才可以打开,不过不用担心!里头的空气是流通的,只是会有点闷热,所以别在里面发火让温度升高了呦!”

“崔克茜!!!!”

崔克茜按了按一旁的控制版,过不久荧幕上出现了银甲闪闪的脸。

“一切都搞定了,真想不到你和崔克茜费了那么大的功夫寻找证据,结果居然被那只机械小马给抢了功劳......”

“不,黑晶的话只能成为一部分的证据,关键性的证据还是妳找到的,十分感谢妳长期以来的协助,谢谢......”

崔克茜笑了起来。

“哼,得了便宜还卖什么乖?依据权限顺位,你现在是临时的独角兽国王,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我已经下令要独角兽势力停火撤退,这场战争打的实在太久了,其他两族也有意停战......我想,我们应该可以与他们商量,达成和平协议。”

“和平吗......希望你说到做到,否则崔克茜不会放过你的喔!”崔克茜说完,关闭了通讯器,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

“终于......要结束了吗?想不到崔克茜最后居然还是输给了瑞瑞博士......好不甘心呀......今后崔克茜该做什么才好?”

哔哔!哔哔!

崔克茜的控制台传来了收到讯息的通知音,崔克茜抬起头,点开了讯息阅读。

事情还没有结束......请妳利用这份资料,找出拯救成为核心脑小马的方法,拜托了。

甜贝儿留

讯息里夹带着一份模拟程序的资料,里头记载着截至目前为止甜贝儿所收集的信息,就连最原始的程序码都有,复杂与不可思议的程度令崔克茜睁大了眼,接着,她的嘴角仰了起来。

“说的没错!事情还没有结束,这还只不过是开始而已......崔克茜还得要更加努力才行!”

 

 

第四十五章 生命的声音

“这么多的感觉、这么多的情绪......我对这个世界感到如此的不可思议,却又为这个世界感到如此的哀伤......为什么,小马们之间要如此互相仇视?”

黑色死神抬头看着烟硝瀰漫的天空如此说着。

『嘿!甜贝儿,妳们刚刚有做什么事吗?两个时空的联结率突然下降好多,三族也发出了停战讯息,一切顺利的不得了!但我要通知妳们时却突然找不到另外两位的讯号,妳呢?』

博士发着讯息过来问着。

『博士……小苹花和飞板璐……她们死了。』

甜贝儿哀伤的回传着讯息。

『什么?!喔......喔!原来是这样......笨博士!蠢博士!我早该料到会这个原因......』

『什么原因?』

『是时空联系!这个时空的妳们仍然与另一个时空的妳们有所联系,这种事情其实不常遇见,机率真的非常非常的低......妳们的......嗯,妳们称呼为什么,灵魂还是生命?总之就是那些东西,还互相联结在一起,那使得时空通道无法关闭,只有在用特殊方法......或妳们其中一方死亡时才会结束联结......只可惜那个特殊方法已经跟着我的家乡一起消失了,所以......』

『所以若要完全中断两个世界的联结,我也必须死亡,对吗?』

『是的甜贝儿……我很抱歉......也对她们的死感到遗憾......但这似乎是注定的,要是两个时空再继续联结着的话会......』

『我知道了,博士……谢谢你的协助,还有,再见了......』

甜贝儿结束通讯后,黑色死神来到了她的面前向她问着。

“感谢妳......我的朋友,谢谢妳给了我如此美妙的程序,让我体会到什么是感情、什么是美好的事物......有什么我能够报答妳的吗?”

“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请你......协助我死亡。”甜贝儿说着:“我的身体里还有一颗飞弹,它正随着我的能量流失开始蠢蠢欲动,但要是我在这里爆炸的话,我的特殊能源炉会把整座基地都炸毁的,我希望你能帮助我,将我的身体移到安全处”

“......好的,我答应妳,为了妳......为了这里的生命。”

黑色死神沉默了一会儿说着,接着他抱起了甜贝儿剩余的残骸,接着他背部的装甲打了开来,伸出了一具飞行机的涡轮引擎。

碰轰!!

黑色死神带着甜贝儿飞上了天空,直直的飞着。

“抱歉让你刚获得心就让你做这种事情......”甜贝儿在黑色死神的怀里说着,看着他们两离地面越来越远。

警告!动力炉能量只剩下10%,附加装置功能即将失去作用。

“等到达了安全高度后,你就放开我吧,然后全速离开,否则会被我波及的。”

“不,没关系......我陪着妳,反正......我也要死了。”

甜贝儿惊讶的睁大了眼,她抬起头来,看见黑色死神的身体正冒着黑烟。

“这个程序......对我的系统负担过高......我的处理器正在燃烧,不是把这个程序删掉就是我会烧掉......但是我宁愿死......也不想删掉这么美好的东西......”

“......对不起。”甜贝儿低下了头,心里相当难过,她赋与了另一名机械同伴『心』,但那颗心却正在害死他。

“不......是我要谢谢妳,是妳让我有真正『活过』,纵使这只有短短的数分钟也依然值得......准备......好了吗?我的身体快要到达......极、极限了。”

“好了,就在这吧,谢谢你陪我最后一程,我的『朋友』。”

“如果机器也能有来生......希、希望我们能够再......见......”

甜贝儿关闭了时空烤箱的能源输入,里头的时间流速恢复了正常,飞弹也因此撞到了烤箱的周围而引爆,来自内部的冲击摧毁了甜贝儿以及她的能源炉,引起连锁反应产生规模庞大的爆炸。

天空中突然传来了爆炸的声响,三族的小马纷纷抬起了头察看,便看到天空上交叠的太阳与月亮渐渐分了开来,月亮迅速的落了下去,阳光再一次的照耀了大地,这一次,太阳与月亮只有其中一颗在天空上!!

不久之后,三族的小马各自收到了来三族的统治者发出了停战命令。

『战争结束了!』所有在战场上的小马都高呼着这份讯息,小马们兴奋的大喊着,就当小马开始收拾东西、照顾受伤的同伴,准备撤退回自己的营地,纷纷离开战场的时候,在倒塌废弃的独角兽战争机器残骸下方,有一只小马正困在那里。

一只灰色的陆马在残骸底下苟且残喘,她的位置正好被机器的残骸遮住,没有小马发现到她被困住,她张开了口想要呼救,却只发出微弱的气音,她敲打着一旁的残骸,声响却被战场上铺天盖地的欢呼声所掩埋。

最后,她放弃的伏在地上,难过的望着四周的残骸与尸体,回想起她方才一连用刀刃切开了三只操作这些机台的独角兽的喉咙,却在攻击最后一只独角兽的时候出了差错,阴错阳差的被埋在这堆损坏的机器残骸底下,她虽然没有被当场压死,却被卡在了这里。

听着战场上的小马逐渐离去的声音,她感到非常害怕和难过,缓慢又痛苦的孤独死去......这或许是从一开始就注定好,给杀死过无数生命的她,最痛苦的惩罚。

“谁在那里?有小马被困在这里吗?”

灰色的小马听见了声音,欣喜的抬起头来,却在看见了对方是什么种族后脸色立刻严肃了起来,那是一只白色的雌马,有着水蓝色鬃毛的独角兽,脸上还挂着一副又大又可笑的紫色墨镜。

她立刻举起了蹄刀对着那只独角兽表示警告,虽然有些距离,但她的特殊蹄刀可是可以发射的,对方也看出了这点。

“哇噢噢......轻松点,战争已经宣布结束了!大家都停战了懂吗?妳被卡住了对吧?我叫做维尼尔斯酷奇,对妳没有恶意,来,让我看看......我能帮妳。”

她依旧没有放下蹄刀,仍然紧张的看着维尼尔斯酷奇,眼睛不时向旁边的独角兽尸体瞄了瞄,若说是飞马发现了她,或许还能有那么一点点希望,可是在很明显是刚杀自己同伴的小马面前,恐怕任谁都不会放过她的。

维尼尔斯酷奇也注意到了她的忧虑,耸耸肩的说。

“没关系啦,反正我也不认识......喔!那是比尔,我曾经跟他好过。”

这下陆马的表情更加紧张和严肃了,维尼尔斯酷奇赶紧澄清。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啦!反正我们只是那种偶尔会来个一夜情的对象......喔,可恶!我刚刚才想起来他还欠我钱。”

“......”陆马皱起了眉头,表情疑惑的望着维尼尔斯酷奇,但她的蹄刀还是没有放下。

维尼尔斯酷奇叹了一口气,侧过身来露出凸圆的小腹说着:“看到没?我怀孕了喔,妳不会想射杀一名孕妇吧?那可是一尸两命喔。”

那只陆马瞪大了眼,豆大的汗珠在她的脸上滑落,这样的反应不禁令维尼尔斯酷奇觉得好笑,比起刚才生命受到威胁,难道她更在意自己是名孕妇?

最后那只陆马终于放下了蹄刀,再次伏到了地上,将头望向别处,表示任维尼尔斯酷奇宰割。

维尼尔斯酷奇松了一口气,缓缓的向那只陆马走过去,检查她的情况,一检查她才惊讶的发现,原来她的一只后腿居然被一根铁条给贯穿,鲜血流了一地,虽然似乎没有伤到主动脉,但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只陆马居然连哎叫一声都没有,因为这一定很痛。

维尼尔斯酷奇从包里飘出了对讲机,对着对讲机喊着:

“工程队,B-54区有一只小马被压在蜘蛛型移动式机枪台下,她的脚被铁条贯穿,没有大碍,但是需要破坏机具和医疗员!”

“小马?是独角兽吗?”

“你管那是不是独角兽!指挥官的命令是帮助所有受伤的小马,你给我立刻过来就是了!敢给我抗命就试试看!”

维尼尔斯酷奇关闭了对讲机,笑着看那只陆马。

“这可能得花些时间......不过别担心,在那之前我会陪着妳。”

陆马看了看她,接着又转过头去,伸出蹄子想勾到掉落在她前面不远处的包包。

“别乱动!小心撕裂伤口,我来帮妳吧!”

维尼尔斯酷奇点亮了她的角,将包包飘向了那只陆马,陆马熟悉的打开了包包,从里头拿出了一副耳机以及象是音乐播放器的东西,可惜的是音乐播放器似乎在刚刚的事故中被压坏了,拿出来的时候已经断成了两截。

那只陆马叹了一口气,有些难过的看着她的东西。

“嘿,妳也喜欢音乐吗?”维尼尔斯酷奇看到这些东西,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只陆马看向了她,缓缓的点了点头。

“嗯......妳可真不爱说话,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妳的名字呢,回答我好吗?”

灰色的陆马摇了摇头,伸出蹄子翻开了她脖子上的领结,原来这领结不单单只是装饰,而是为了隐藏在领结下的那道伤疤。

“喔!妳的声带......是事故还是......故意的?”维尼尔斯酷奇惊讶的问。

“......”陆马没有回答,只是露出了伤心的神色,然后伸出蹄刀,用尖端在地上刻出了她的名字。

『奥克塔维亚』

“奥克塔维亚……这名字真好听,嘿,我也有音乐播放器,妳要听吗?”维尼尔斯酷奇从她的包里翻出了她的音乐播放器说着,接着将奥克塔维亚耳机插在上面,拿给了奥克塔维亚。

奥克塔维亚看着维尼尔斯酷奇的播放器好一会儿,又抬起头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好像在说『从来没有小马对我这么好过,尤其对方还是一只独角兽......』

“不用客气啦!听听看,这是独角兽最流行的热门舞曲。”

奥克塔维亚依言戴上了耳机,然后再按下播放按键的十秒后瞪大眼拔下了耳机,耳机里传出的声音简直比刚刚她敲打的声音还吵、还要大声!

“怎么?不合妳的口味吗?”

奥克塔维亚点点头,摀着她发疼的耳朵。

“唔,这样呀......那我这里还有一个音乐,我有空的时候很喜欢一只小马听......妳或许会喜欢。”

维尼尔斯酷奇说着,却没有拿出任何东西,只是挪了挪身子,坐卧在奥克塔维亚的身边,然后伸出蹄子轻轻的将她的头靠在自己肚皮上。

噗通!......

奥克塔维亚惊讶的瞪大了眼,那一声心跳震撼了她的全身。

噗通!......又一声强而有力的心跳从维尼尔斯酷奇的肚子里传来,虽着心跳声的响起,奥克塔维亚的眼泪就像涌泉一样止不住的从她的眼眶里溢出。

“我称呼它为『生命的音乐』,如何?好听吗?”

奥克塔维亚点点头,哭的象是个泪马儿。

“我第一次听的时候也像妳一样......我们都以为自己已经了解到生命的份量有多重,甚至觉得这份重量微不足道,直到听见了这心跳声,才真正体会到生命是多么的珍贵无法比拟......”

维尼尔斯酷奇伸出蹄子,轻轻的为奥克塔维亚擦去脸上的泪水。

“我希望这孩子出生的时候,我们已经不会再有战争,希望她能在和平的年代里成长......喔!我忘了告诉妳,这孩子是女孩喔,我还没决定好她要取什么名字,妳觉得该用什么名字才好呢?”

奥克塔维亚沉默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很认真的在思考着,接着拿起蹄刀,在地上刻划出了另一个名字。

『韵律』

“韵律……哈哈,跟音律只差了一个字,我喜欢,就用这个吧!”

奥克塔维亚张大了眼睛,表情似乎是在问『妳是认真的吗?妳真的要让我这只陆马替妳的女儿取名字?』

“没错,就用这个名字。”维尼尔斯酷奇笑着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儿后将脸上的墨镜脱了下来,把头靠近了奥克塔维亚的脸,深情款款的向她说着。

“对了......有没有马跟妳说过,妳的眼睛很漂亮?”

奥克塔维亚看着她,似乎也了解她的意思,抬起头来望着维尼尔斯酷奇那樱红色的眼睛,轻轻的吻上了的唇,两只不同种族的小马,就在这独角兽机器的残骸之中,激起了爱情火花......

 

 

终章 存在的意义

装置修复完成......系统准备重新上线......

当甜贝儿的意识再度恢复,视觉装置重新启动的时候,第一眼映入她眼前的是维尼尔斯酷奇开心的笑容。

原来,在战争过后,维尼尔斯酷奇在回收战争机器残骸时意外发现了甜贝儿破损的头颅,她的存储器和处理器全都在那里,那是黑色死神在他们两个『死亡』前灵机一动想到的点子,他在大爆炸抽出了镰刀,把甜贝儿最重要的头部削了下,使得甜贝儿幸存了下来。

黑色死神牺牲了自己帮助了她,这点甜贝儿是万万也没有想到的,而且也很冒险,万一自己不是被彻底破坏就无法死亡的话,时空的连结可能到现在都还无法关闭,她感到很高兴,同时也为他的逝去而伤心。

细心的博士在她的存储器里储存了甜贝儿的设计图,维尼尔斯酷奇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重建了甜贝儿的身体,等到甜贝儿醒来,已经是战争结束后的三个月了。

听维尼尔斯酷奇叙述,战争结束后不久,三族代表便在小马镇广场上签下了和平条约,小苹花从另外一个世界带回来的种子在广场上种出了一棵不可思议的苹果树,它生长的速度十分迅速,苹果的颜色就像彩虹一般美丽漂亮,但那颗苹果树的生成条件却非常奇特,它需要由陆马种下、飞马在上头下雨和独角兽的光照魔法才能种植成功,并且在小马们开心的笑声中结果,是一棵需要三族互相合作才会生长的大树。

小马们在战争过后不只体会到了和平的重要性,他们也学会了怎么团结,甜美多汁彩虹苹果暂缓了小马们的飢渴,肚子吃饱的小马们不再有互相残杀的念头,于是飞马们拆除了小马镇的城墙,陆马们在小马镇旁种植果树,独角兽们则帮忙修建城镇,小马镇成为了如另一个世界的小马镇一样,三族一起生活的城市,这还只是一个实验区域,假如三族小马真能和平共存的话,将来每一个势力的城镇都将开放给其他小马。

为了纪念这场战争和三族之间的友谊,他们将最初种下的彩虹苹果树当做地标,并且将促进这份和平的英雄,小苹花和飞板璐葬在那里,如果维尼尔斯酷奇没能成功救回甜贝儿的话也要将她的残骸埋在那里。

当甜贝儿走在路上时,经过的小马们见到她都纷纷向她点头致意,她们三个的事迹在这几个月里已经传遍了三族小马的耳中,她们的故事将会成为数十或数百年后,小马们仍津津乐道的故事,可是这一切对于甜贝儿来说,却一点都不觉得开心。

她的两位最好的朋友死了,再也回不来了......

只有她因为是机器马,保存了存储器和核心而获救,她应该跟着她们一起死去才对,只有她活着实在太不公平了!

某天下午,甜贝儿一如往常的前往那棵纪念树,她在空闲之余就会跑到这棵树下悼念着她的朋友,然而这天却出现了小小的插曲,当他来到前时,已经有小马在那里,一只蓝色的独角兽。

崔克茜将一束花放在了树下,就放在其他悼念她们的小马放的花束旁边,那束花跟甜贝儿当初在核心脑计划的房间里看到的是一模一样的品种,不只稀有而且昂贵,跟其他放在那里的花相比显得特别的突出独特。

当她转过头来看见甜贝儿时,只是微微惊讶的张大了眼睛,然后又迅速恢复了平静的说着。

“啊......是妳呀。”

这是甜贝儿和崔克茜在战争后的第一次接触,崔克茜现在已经不再是研究中心的主任,而是开了一间特殊的疗养机构,她将甜贝儿给她的程序加以改良之后用到了那些核心脑计划的小马身上,虽然不能够重新找回他们的记忆或性格,却让他们再度恢复了意识,像刚出生宝宝般需要重新学习,她的疗养机构就是专门帮助这样子的小马。

核心脑计划的小马,有多都在战争期间失去了他们的亲友,无亲无故,很少像暮光闪闪一样,还有一个哥哥在世上,听维尼尔斯酷奇说,银甲闪闪只要一有空就会到疗养院看她,暮光闪闪不知是否因为脑容量早已发展足够,学得很快,现在已经认得出银甲闪闪并会叫他哥哥了。

或许,失去记忆对那些小马来说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至少他们不会记得自己失去过什么,甜贝儿也开始考虑着要不要干脆将自己的记忆重置好忘记失去她们的痛苦,但那也意味着她不再是自己,感觉相当矛盾。

崔克茜走过了甜贝儿的身旁与她擦身而过,却在擦身过后突然出声问着:“飞板璐她在离开研究所后......过的开心吗?”

“......是的,我们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她时常大笑,我们一起玩耍、一起学习,甚至一起悲伤,她很庆幸自己能够走出研究所,也很感激妳给她这个机会。”

“是吗......那就好......谢谢妳。”崔克茜说着,声音有些哽噎,甜贝儿回头望她离去的背影,这才意识到飞板璐真的相当幸福,因为她其实有两个妈妈,不管是有血缘或者没有血缘的,她们都相当的爱她,为她的死而悲伤。

看着崔克茜的身影消失在马群之中后,甜贝儿来到了树前,望着两座小小的墓碑,接着坐了下来。

“嗨......我又来看妳们了。”甜贝儿说着,她每次来悼念她们的时候都像这样,会向她们诉说她最近发生的事情、跟她们聊天,偶尔就只是呆呆的盯着她们的墓碑沉默,不论日晒雨林,她都会准时的到墓碑前报到,好像万一迟到或没来,会让她们感到寂寞似的。

或许感到寂寞的......是自己。

甜贝儿虽然很想大哭一场,但自从被修复之后,她用来代替眼泪的清洗装置就再也不曾出现过异常,她很伤心,却哭不出来,数据库的系统告诉她,真正极致的伤心,是哭不出来的伤心。

“战争结束了,我的任务目标也都结束了......没有妳们,我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今后的我,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我该为了什么而存在?拜托妳们......告诉我。”

甜贝儿她每次来都会这么问着她们......而回应她的依旧只有偶尔吹起的风和被风吹的沙沙作响的树叶。

甜贝儿相信如果她们还活着,她们一定会有答案、一定会回答她。

可惜她们都已经不在了......

“啊!找到了找到了!”

一个声音突然从甜贝儿身后传来,甜贝儿回过头来,看见了一只穿着白袍的独角兽,甜贝儿还记得他,那是在坎特拉堡的时候,坚持要救那只独角兽幼马的医生。

他转身向后头的小马一边挥着蹄子一边叫着:“喂!宝杰!这边!在这边啦!”

甜贝儿顺着他面对的方向望过去,看到了同样是那时遇见的另一只小马,脾气有点坏,事实上却刀子嘴豆腐心的宝杰,而他的身后,居然跟着一只四肢都是由义肢做成的小独角兽。

看到那只独角兽的瞬间,甜贝儿的心里一阵紧张......那会是当时的孩子吗?原来她是一只小雌马,有着一对水蓝色的眼睛和淡紫色的鬃毛,不知怎么的......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

“那孩子该不会是......”

看着她走起路来有些跌跌撞撞,需要靠着咬着宝杰的尾巴才能稳住身子,甜贝儿就一阵心疼,她一直很怀疑当初她做的事情到底正不正确,她凭一己之私决定救那孩子,却没有替那孩子想到过今后她将一辈子带着那四只义肢行动,这对生物来说会是一段痛苦又漫长的一生。

“妳还记得当初妳救的那个孩子吧?就是她呦,她成功的活了下来了!从那天之后,我们的马生就有不一样的改变,我领养了她收她做养女,她也成了宝杰的干女儿,这孩子很讨喜,聪明又十分乖巧,宝杰疼她疼的不得了呢!”

那小马笑着为甜贝儿介绍着那只小独角兽,而那只小独角兽却害羞的躲在宝杰身后,只露出了一边眼睛看着她。

“怎么啦?妳不是一直很想见见那只救了妳的机械马?好好谢谢她吗?”

另一只小马用鼻子推了推那孩子的背,只见那只小小马点了点头,松开了宝杰的尾巴,靠着自己的力量一步一步走向了甜贝儿,过程中有好几次她都差点摔倒,令甜贝儿忍不住替她担心,只是她的父亲们似乎决定让她自己来,只是在一旁看着没有出蹄帮助。

最后,那只小独角兽来到了甜贝儿的面前,用细如蚊子的声音向她说着。

“谢谢妳......救了我。”

“嗯......不用......客气。”甜贝儿楞楞地说着:“妳的腿......还好吗?”

“嗯,我的腿很好......虽然我还在练习......不过爸爸跟干爹说,我一定很快的就能跑了。”小独角兽向她露出笑容,那笑容是这么的可爱......又这么的令她思念。

是什么?一直触动着她的存储器?

“......妳不怪我吗?要是当初我没有救妳......妳现在也不会这么辛苦了。”甜贝儿沉没了一会儿后,小心翼翼的问着,深怕得来的答案会令她感到难过。

小独角兽听了,用力的摇了摇头:“才不会!我很高兴我能活下来......因为要不是这样,我就不会遇到爸爸和干爹......不会过的这么幸福。”

“这样呀......妳觉得很幸福吗......妳叫什么名字?”

“瑞瑞。”

甜贝儿惊讶的张大了眼,处理器出现了一阵短暂的空白。

“她叫做瑞瑞!是我跟宝杰一起想的喔!因为像她这种在这么极端又危险的情况下存活的病例非常非常稀少,所以我们就给她取了瑞瑞这个名字以表示纪念,很棒的名字吧?”

四周又刮起了一阵风,树叶又因为这一阵风开始沙沙作响。

甜贝儿终于知道了......原来她们一直都在她的身边,试图用风告诉她这个答案......

系统侦测到错误,镜头清洗液不正常溢出。

 

The End

thumb_up36
0thumb_down
#1
钟浩  独角兽
回复 结局——2

这个结局,比上一个更加感动……

2019-08-15
#2
Wisdomlight  天马
回复 结局——2

这两个结局都不错,但我还是希望有大团圆结局

2019-08-15
#3
回复 结局——2

两个结局都有遗憾,看自己更接受哪个了

2019-09-26
#4
学识混合  独角兽
回复 结局——2

平行时空有无穷个,但是完美的结局不见得最受好评

于是作者给我们找到了这两个虽然有遗憾但是所有事情都在循环上升的平行现实,这也是我UP的理由

(,,•c•,,)

2019-09-28
#5
小林JK  陆马
回复 结局——2

为什么没有大团圆结局。。

这个结局不仅作为一个结局

同时也是对上一个结局的补充

2019-10-05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