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开坑的乐趣在于填坑,填坑的乐趣在于不填~而最大的乐趣是,别人都以为坑了,却在某一天,突然更新!

机械甜贝儿日志

结局——1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13,568 字

publish于 3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80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3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您选择了‘

第四十四章 暴君的下场

“对不起??”

甜贝儿发出了『是』的命令,霎那间,远在坎特拉堡地下,核心脑计划的房间,维持住受试者生命的维生舱同时发出了警讯,停止向维生舱里的小马输送氧气与养分,原本统一的心脏跳动开始出现了絮乱。

漂浮在维生舱里的小马起初因为缺氧,身体本能的开始抽蓄,但过了没有多久,那些小马的身子就停止了动作,陷入了真正的长眠之中。

当作核心脑主机的小马们一死,核心脑负责管理的独角兽系统便纷纷停摆,除了有独立系统外的医院和特殊项目外都难逃一劫,通讯设备瘫痪、电力丧失,所有的独角兽都乱成一团。

坎特拉堡内虚拟实境的世界停止了运作,长期以来都生活在虚幻谎言里的独角兽贵族们都因为被黑暗吞噬而发出惊恐的叫声,城内的暖气机不再运作,外头冰冷的空气渗透了坎特拉堡,慢慢的将一切都给结冻。

失去电力的安全系统紧急的将所有的闸门给打开,坎特拉堡成了一座谁都可以进入的空城,被关在独角兽监狱里的战俘和罪犯也趁机被放了出来,掀起了一阵大骚动。

机器马、机器守卫、战争机器,失去了与主系统的连结后纷纷进入了待机状态一动也不动,独角兽们再也无法驱使它们战斗,只好扔下它们落荒而逃。

在坎特拉堡的指挥室里,黑晶正从黑色死神的驾驶舱里出来,这里的电源系统是独立的,但跟黑色死神的连结却是经过核心脑去操控的,因此核心脑一死,黑晶也失去了对黑色死神的连结。

“该死的!为什么眼前就突然一片漆黑然后什么都动不了?!”

黑晶愤怒的大吼着,一旁的崔克茜急忙的操控着计算机面板。

“崔克茜正在查了!......唔!!”正忙碌着的崔克茜看到了计算机上显示的信息后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接着象是失去了力气般跌坐在了地上。

“怎么了?”

“有小马......关闭了核心脑......那些小马......全都死了。”

“什么?!该死的快给我想想办法!”

“......”

崔克茜没有回应,仍象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般发楞着,直到黑晶来到了她的面前,往她的脸上重重的搧了一蹄。

“妳这废物!我在跟妳说话听到没?”

崔克茜轻叫了一声,被打倒在地上,她抬起头来,抹了抹鼻子里流出来的鼻血。

“是的,陛下,请往这边过来......”

崔克茜说着,领着黑晶来到了隔壁的一个房间,在那个房间里有着另一个象是操作舱的机台。

“喔?这个是?”黑晶问着。

“这是核心脑系统的另一个机台,请上座吧,只要透过这个机台,就能够解决陛下目前的困扰。”崔克茜说着,一边在面板上那操控着,让操作舱打了开来。

黑晶依言坐上了机台,但当他坐上机台的瞬间,机台下居然伸出了四只机械手臂,分别箝制住黑晶的四肢,黑晶头上的角,也被特殊的线圈套住,失去了魔力。

“这、这是怎么回事?妳到底想干嘛?来马呀!!”黑晶发现了不对劲,奋力的挣扎和大吼着,外头的小马正要进来,崔克茜却按了按操作版,将门给关了起来。

“陛下?!陛下!!快开门!”黑晶的护卫在门外拍打着进不来。

“妳、妳想做甚么?”黑晶脸色发白的问着,他现在被困在机台上,活像只待宰的羔羊。

“没什么陛下,崔克茜只不过是在想办法解决陛下的烦恼而已。”

崔克茜说着,一边设定着计算机上的参数。

“准备需要花一点时间,就让崔克茜说个小故事给陛下听听如何?”

“我没兴趣!现在放开我!立刻!”

“从前从前,有一户没落的独角兽贵族,他们家因为经商失败的关系变的非常穷,几乎要准备失去贵族的地位,沦落到下层阶级去了。”

崔克茜没有理会,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他们最聪明乖巧的女儿,他们送她到独角兽菁英学院里,参加了一个表面叫做菁英计划,暗地里却称作核心脑计划的研究。”

“唔......妳该不会......”黑晶问着,他的感到背脊一阵毛骨悚然。

“一旦入选,独角兽政府就会给入选者家庭一笔庞大的奖金以及永久的贵族地位,所以独角兽们争先恐后的将自己的孩子送到了那里,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在里头获选。”

崔克茜看着黑晶,脸上的表情比冰还冷。

“崔克茜一直都是一只优秀又聪明的独角兽,但是那里的其他独角兽也是,独角兽王国里,所有的天才都聚集在那个菁英班中,即使崔克茜十分优秀,在这个菁英班里却也显得毫不起眼,因此倍感压力,崔克茜是家里唯一的希望,爸爸妈妈都盼望着崔克茜,崔克茜不能够令他们失望......每一晚在菁英计划的宿舍里,崔克茜都因为自己可能通不过明日的考试被菁英计划刷下来而害怕的哭泣。”

“然而,崔克茜在那一段时间唯一觉得庆幸的事情是......崔克茜的室友里,有一位叫暮光闪闪紫色独角兽,她来这里的原因就跟崔克茜一样,她却表现得比崔克茜勇敢,在那个大家都是竞争者的环境里,她是唯一一位,愿意鼓励崔克茜,跟她做朋友的独角兽。”

“崔克茜......真的真的非常喜欢她,把她当作真心的朋友对待,我们一起读书、一起吃饭、分享彼此心底的话......直到菁英计划的真面目揭露的那一天。”

崔克茜脸上的表情渐渐升温,最后充满怨恨的瞪着黑晶。

“菁英班的独角兽最后被分成了两批,核心脑受试者以及替代候补,当崔克茜不幸被选上成为核心脑的时候,崔克茜感觉世界在天旋地转,害怕的哭了起来,这时暮光闪闪却站了出来,自愿跟崔克茜交换,成为核心脑的主选,为崔克茜牺牲。”

“之后崔克茜和其他不幸的小马们被带到了一个房间,房间里头有一台机器......没错,就像陛下现在坐着的这台一样。”

“放开我!放我啊啊啊啊!”黑晶死命的挣扎着,崔克茜在一旁看着她的反应,脸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崔克茜亲眼目睹了小马成为核心脑的过程,那样的画面令崔克茜到现在还在做恶梦,小马脸上扭曲痛苦的表情、脂肪燃烧后沾染在身上的黏稠感、足以冲破耳膜的痛苦尖叫.......有的小马在台上死了、有的小马在台下吓疯了,剩下的小马则将在一辈子的痛苦记忆里环绕......就象是崔克茜一样。”

崔克茜按了按操作版,黑晶上方的天花板打了开来,降下了一堆末端装着各种装备的机械手臂,解剖刀、开颅圆锯、钻子、喷枪......都是一些看了令小马发毛的恐怖工具。

“成为研究所所长后,崔克茜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利用权限去探望暮光闪闪,在她的维生舱前留下一束花为她悼念,崔克茜曾经发誓,要让造成这一切的小马付出代价!”

“放了我......妳要什么都可以......求求妳放过我吧......”黑晶颤抖着叫着,先前嚣张跋扈的气势荡然无存。

“喔!陛下,您已经给了崔克茜很多很多了,您让崔克茜成了你身边的随从,相信崔克茜让崔克茜得以获得复仇的机会,现在该是崔克茜报答您的时候了,您方才苦恼的问题就在于核心脑的主机们都死了......意思就是说,只要有小马重新成为主机,这些问题就能解决,就请陛下,为了独角兽们,光荣、壮烈牺牲吧。”

崔克茜按下了启动按钮,天花板上的机械手臂降了下来,开始了对黑晶进行了核心脑的转化程序。

叽!!喀!!

“呵呵呵呵呵......”

机器的声音混杂着黑晶源源不绝的惨叫声充斥着整个房间,看着他的鲜血蔓延到了脚下,崔克茜不禁大笑了起来,但脸上的泪水也同时不停的流了下来,象是哭又是在笑。

“暮暮......我帮妳报仇了喔。”崔克茜悲伤的说着,此时房间的门终于被黑晶的护卫给攻破,冲进来的护卫们见到这恐怖的一幕时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举枪指着崔克茜。

“崔克茜!立刻停止机器!!”

“不要,我要他彻底的魂飞魄散。”崔克茜露出了笑容,将蹄伸向操控板上又按下了一个钮,大量的电流开始涌入黑晶的身体,现场散发出了一阵阵的焦味。

砰!砰!砰!砰!

黑晶的护卫们开始朝他开枪,崔克茜在控制台的面前被乱枪打死,子弹穿透了她的身体,还弄坏了控制台,最后崔克茜倚靠着控制台,缓缓的跌坐在地上断气了。

 

 

第四十五章 彩虹奇迹

过了不久,银甲闪闪接到了一份命令,因为黑晶国王身故的关系,国王的职权落到了身为战场指挥官的他身上,银甲闪闪立即下令宣布停战,三族之间的战争就这么在各族之间的领袖命令下结束了。

一个星期之后,飞马族的指挥官飞火与陆马的首领史密斯奶奶和独角兽的临时国王银甲闪闪,三族的领袖在小马镇中央的广场举行了和平协议的签署。

这一个星期里发生了许多事情,自从太阳和月亮交叠之后,地面上的植物便开始因为失去阳光照耀而枯死,热区不断发生地震,重挫着陆马族的地盘,寒区的风也停止了,气温开始回升,原本覆盖在寒区上的积雪开始融化,大量的淹没了独角兽的地盘,陆马以及独角兽的难民不断地涌入暂时还被称为安全地带的温区,只是他们都失去了家园,没有地方住,也没有食物,飞马族则因为战争的关系受到了重创,马力严重不足。

就在所有的小马都陷入绝望的时候,飞马族的首领飞火提出了开放飞马族的城市让陆马与独角兽居住,但条件是陆马与独角兽也必须帮忙他们,史密斯奶奶答应陆马族会帮忙提供马力,银甲闪闪愿意提供独角兽的技术与设备作为协助,三族的小马达成了初步的共识,并选择在小马镇这个地方举行停战签属。

三族的小马齐聚一堂,尽管有很多小马都反对着三族之间的合作,但在这个他们认为是世界末日接近的年代里,为了活下去,三族间的仇恨似乎不是那么重要了。

甜贝儿也在现场观看着签署仪式的进行,只是她的身边除了维尼尔斯酷奇外,没有小马敢站在她身边,甜贝儿觉得十分沮丧,自从她决定将核心脑计划关闭,杀了银甲闪闪的妹妹后,银甲闪闪就再也没和她说过话了。

维尼尔斯酷奇安慰着她,跟她说银甲闪闪其实也知道这样的结果总有一天会来,只是刚好是她带来了这一天,银甲闪闪愿意继续与其他两族和平共处,不只是因为他生性善良,而是他还遵守着与甜贝儿的约定。

甜贝儿打听了她朋友们的下落,小苹花虽然捡回了一命,但仍在加护病房中昏迷不醒,随时有可能真正的死去。飞板璐真的死了,飞火将她干枯的尸体与她的儿子以及丈夫埋在了一起,对于死后会回归于风的他们,飞马族没有坟墓独立的概念,土葬对他们来说不过是挖个大坑,把小马的尸体都给埋了进去罢了。

等到最后一位领袖签属完协议后,三族领袖大声宣布着战争正式结束,有些小马高兴的呼喊,有些小马感慨的落下了泪水,这次的和平得来不易,关于三只小小马成为停止了这场战争关键的故事,已经悄悄的在他们之间传开了,大家都从心底感谢着这三只小小马。

就在三族的小马还在为和平到来而情绪激动的同时,一旁陪同史密斯奶奶的大麦从他的侧背包里拿出了一袋东西。

“是什么?”银甲闪闪问着。

“这是苹果树的种子......是小苹花从另一个世界带回来的,她在发生了『那件事情』前交给了我,她说另一个世界,要我找机会种植,我想......能不能种在这个广场,当作是纪念三族的和平。”

“......好吧,就种在这吧。”飞火点了点头。

大麦在广场上找了一块空地,用蹄子在地面上刨出了一个坑,然后将种子给埋了进去。

“现在,它需要浇点水。”

飞火点了点头,推了一块雨云过来,在那上头撒上了水,然而在洒水过后,土里面居然冒出了一节新芽,令三族的领袖惊讶的瞪大了眼。

“嗯?陆马族有办法让植物这么快就发芽的吗?”银甲闪闪觉得惊奇的问着。

“不可能!即使是最快发芽的绿豆也不可能像它那么快。”大麦摇了摇头。

“这芽看起来有些虚弱......要是现在还有阳光就好了......”史密斯奶奶抬头看了看日月交叠,依然呈现血红色的天空,虽然博士向他们保证过,时空通道正在关闭当中,等到时空通道完全关闭的时候,天体将会再度运行,可是不确定是甚么时候。

“让我试试。”银甲闪闪站了出来,点亮了头上的角,他的角发出了一道柔和的光芒,照耀在新芽的身上,受到光芒滋润的新芽又开始生长,接着甜贝儿侦测到芽的身体居然开始出现了阵阵的魔力波动。

滋滋.......芽的身上开始出现了电流的波纹,四周的土地开始传出了震动,银甲闪闪也终于察觉到情况有点不对。

“不对劲!大家快让开!!”

三族首领赶紧退了开来,就在他们退开的瞬间,粗壮的树干突然从刚才埋下种子的地方汹涌而出,三族的小马们纷纷张着大嘴,看着在他们面前迅速长大成形的苹果树。

“这也太夸张了吧?”维尼尔斯酷奇墨镜惊讶的都滑了下来,露出了酒红色的眼睛看着这棵大树,只是这棵大树没有树叶,看起来光秃秃的就象是枯死一般,若不是刚才他们亲眼见到这客大树瞬间长大,谁也不会信这是一颗活树。

接着,风突然又出现了,不受飞马族的控制,伴随着乌云与闪电出现在小马镇的上空,下起了狂风暴雨,正当三族的小马都为了突如其来的异变惊骇不已的时候,树又开始产生了动静,一波波的闪电能量从树根下窜起,一直扩散到树的顶端,接着原本光秃秃的树枝开始生出了树叶与蓝色的花苞,花苞打了开来,露出了黄色的花蕊后又迅速枯萎,生长出了灰黑色的苹果。

接着在乌云逐渐散去的同时,其中一颗灰黑色的苹果上头开始出现了一道道的颜色,看起来就像彩虹一样,彩虹色的苹果发出了一道彩虹,触碰到了下一颗灰黑色的苹果,将灰黑色的苹果也变成彩虹的颜色后继续发出下一道彩虹,直到所有的苹果都染上了彩虹般的色彩,狂风暴雨才逐渐散去。

望着苹果树上结实累累的彩虹苹果,陆马族纷纷惊叫了起来,说这是在陆马族的安详之地才会出现的传说中的彩虹苹果。

“飞火指挥官,能请飞马帮忙摘一些下来吗?”

史密斯奶奶问着,飞火点了点头,转头看向了身旁的雪花哥。

雪花哥飞了上去,先是小心翼翼的碰了碰彩虹色的苹果后,摘下了三个苹果,下来分给了三位首领。

三族的首领看了看蹄中的彩虹色苹果,又抬起头来互相望了望,接着一齐咬下了彩虹苹果。

『好吃!实在太好吃了!』三族的领袖发出了惊叹声,接着激动的将蹄子中的苹果给吃的只剩种子,然后三族的小马也纷纷的凑向前来,一起分食着他们从未吃过的美味苹果。

直到树上的苹果被吃得差不多时史密斯奶奶这才意识到甚么般,转头向着陆马族说着:“快!找地方将这包种子全部种下去!!”

“小马镇外有一处很大的空地可以种,飞马们立刻去调派更多的雨云过来!”飞火命令着。

“还有光,立刻派独角兽过去帮忙用烛光术照耀!”银甲闪闪也转头向独角兽们说着。

 

 

第四十六章 重生

三族的小马们冲到了小马镇外,以最快的速度将那块满是尸体、残骸和坑洞的土地整理好,挖开了一个又一个的坑洞将种子埋下,照着刚刚的方式给予水和光芒,这是三族在缔结和平协议后第一次合作,为了生存、为了家园,三族小马第一次不分你我的共同协力作业。

当一颗颗的大树瞬间在他们的面前生成时,引来了规模更大的狂风和雷雨,这次的雨势覆盖了整个温区,洗涤了漂泊在空气中的烟硝味和地上那些小马曾经留下的血迹。

雨滴也落在小马镇的墓园,落在了飞板璐所埋葬的坟墓上头,雨水渗透到土壤当中,融化了飞板璐的身体,她的身体化成了黑色的液体,与跟她葬在一起的小马尸骨混在了一起......

纳米机械虫侦测到可用DNA信息,修补DNA蓝图中......蓝图完成率100%,开始大量生成细胞。

甜贝儿的显示器突然出现了这段讯息,甜贝儿先是一愣,接着在意识到发生甚么事情的时候,赶紧的奔向记忆中飞马族在小马镇上的墓园。

当她抵达墓园时,看到了埋葬着飞板璐的那座土堆正在不断地涌出黑色的液体,甜贝儿惊讶的张大了嘴,接着便看到黑色的液体中央浮出了一颗好大的黑色泡泡,泡泡越变越大,甜贝儿彷彿看见了泡泡的表面浮现出了一只小飞马的身影。

碰!!黑色泡泡猛烈的爆开了。

“伊──哈!!我复活啦!!”一道橘色的身影随着兴奋的叫声冲上了天际,速度快的甜贝儿的监视器差点捕捉不到。

是飞板璐!!飞板璐回来了!!

就在甜贝儿觉得激动不已时,另一条讯息出现在了她的监视器上,让甜贝儿再一次哭了起来。

接收到连线要求,讯号发送者名称:小苹花。

碰!!

在橘色的身影冲上天空的最顶端时,她的身体周围爆出了一道彩虹色的光波,光波冲散了附近的雨云,覆盖了整座天空,将天空染上了彩虹的颜色,天空上交叠的太阳与月亮也渐渐分了开来,月亮迅速的落了下去,阳光再一次的照耀了大地,这一次,太阳与月亮只有其中一颗在天空上!!

“快看!是彩虹的天空!传说中飞马族的安息地里的景色!”飞马们兴奋的大喊。

“彩虹色的果实和天空......这不是独角兽安详之地里的景色吗?”独角兽们也纷纷嚷嚷着。

开始有小马大喊这是世界末日结束的征兆,说是千年前死去的两位公主因为他们三族的和好而宽恕了他们,种种故事与传说开始此起彼落的被提起,那一天一直到太阳落下,月亮高挂在天空,三族小马仍围绕在一起,一边吃着彩虹色的苹果,一边大声唱歌庆祝和平时代的来临......

叩叩叩......

“......进来。”

病房的门被缓缓推了开来,飞板璐嘴里叼着一个野餐篮子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还跟着雪花哥。

这里是小马镇上的一栋大型联合医院,自从开放以来,就收容着来自三族的伤员,是附近唯一一家拥有高级医疗设备的医院,在这医院的最楼层里有一间头等病房,此时正在照顾着一位很特殊的小马。

小苹花坐在病床上,她的身边都是各种诊疗设备、身上插满著作用不明的管子及接着电线的贴布,她的胸膛上有一颗巨大的圆形物体,那是机械心脏的帮浦,负责代替小苹花那颗坏掉的心脏输送着她的血液,纵使她脸上的表情有些憔悴,见到飞板璐进来时仍免强自己挤出了笑容。

“嘿......妳来啦?”小苹花笑着说,接着又看向了雪花哥:“真没想到你也会来探望我......”

“我只是来陪飞板璐而已,来探望妳是她的意思。”雪花哥说着,却目不转睛看着小苹花身旁的那堆东西,眼里流露着难过又同情的眼神。

“妳觉得好点了吗?”飞板璐放下了嘴里的篮子后问着:“我们等了好久才得到医生的许可进来看妳喔。”

“恩,已经好很多了......你们带了东西来看我?”小苹花注意到篮子问道。

“是呀!”飞板璐从篮子里翻出了彩虹苹果一边说道:“这是妳带回来的种子种出来的,生成和成熟速度很快,又很营养,妳吃了的话一定很快就能康复的!”

飞板璐挑了一颗彩虹苹果凑到了小苹花的面前,这时雪花哥忍不住出声说着:“欸!飞板璐,那苹果对她来说太大了,要先切成比较好入口的大小才能......”

咻!飞板璐蹄子上的彩虹苹果被小苹花一把夺了过去。

“太好了!医院的伙食难吃的要死!终于有点像样的东西能吃了!”

小苹花一边大嚼着苹果一边说着,然后她发现身上的管子有点碍事,居然一口气的将那些东西全部扯掉,雪花哥看了大吃一惊。

“喂!妳这样胡来的话会......咦?”

雪花哥转头看着小苹花身旁的设备,那些应是用来侦测小苹花安全的仪器居然一点异常警告都没有发出,仍然平稳的维持它的运作。

“放心啦,那些东西早就被我调过了,不会乱叫的啦。”小苹花看穿了他的心思说着,神气的态度和表情跟刚刚虚弱的样子截然不同。

“呃!这......齁!妳这丫头明明就还很精神嘛!干嘛装病!”雪花哥看似生气的叫着,脸上却露出了松了一口气的笑容。

“谁说我装病了!”小苹花拍了拍胸前的机械心脏,发出乒!乒!的声响:“我要是没有这个鬼玩意儿就死定了耶!”

然后小苹花把野餐篮从地上提到了床上,继续搜刮啃食着里头的水果。

“哼!妳这小鬼......心脏被开了一枪居然还没有死。”雪花哥笑着摇了摇头。

“我蟑螂命咩。”

“嘿,垃圾桶里的东西是陆马族的战争英雄奖牌吗?”飞板璐注意到一旁垃圾桶里的东西问着。

“不是,那只是一块不能吃的垃圾。”小苹花回答,继续的将彩虹苹果塞进嘴巴。

“??既然妳恢复的这么好,为什么不出院?”雪花哥问着。

“才不要哩!你没看到现在外面大家为了战后重建有多忙,要是我出院的话,肯定一下子就会被奶奶派去工作了,倒不如赖在这里装死就不用做事啦!”小苹花吐了吐舌头,狡诈的笑着。

“靠!妳这小鬼还是一样这么喜欢耍心机,就不能像个正常的小孩子一样想法天真,笑的灿烂一点吗?”

“不可能的......”小苹花停下了动作,头微微的低下来,看着自己的蹄子说着:“我没办法......我已经经历了太多事情,早就没办法像以前那样笑了,即使是想假装自己还很天真也没办法......”

 

“小苹花......”飞板璐说着,他正想伸出蹄子拍拍小苹花安慰她的时候,小苹花已经先抬起头来,大大的吸了一口气,直直的看着雪花哥。

“好了!哀伤时间结束!我的探病礼物呢?我闻到了喔!你身上有花蜜的味道!你有带礼物给我对吧?!是蛋糕、糖果还是饼干?!”小苹花一边说着,口水都快流了下来。

“妳这小鬼,难道就只会想到吃的东西吗?”雪花哥摇了摇头,接着从他的侧包里拿出了一綑蓝色的花束交给了小苹花。

“这是彩虹苹果的花,在采收时有些苹果花落了下来,我看样子不错,就挑了一些来给妳。”雪花哥解释着,却见到小苹花一直花束看。

“怎啦?不喜欢吗?”

“不!只是......这实在是......从来没有小马送过花给我,我、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小苹花结巴的说着。

“哈哈哈!就说很漂亮,妳很喜欢,然后笑一个就好啦!”

“恩......花很漂亮......我很喜欢,谢谢你。”小苹花扬起了嘴角,向雪花哥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什么嘛,妳笑起来的样子不是挺灿烂的吗?”雪花哥也不禁扬起了嘴角。

“小苹花......真对不起,我的DNA好像修复过了头,现在我身体变得跟正常的小马一样,不能变形,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帮妳修复身体了。”飞板璐看着她那颗机械心脏,充满歉意的说着。

“我已经听说了,没关系啦!倒是妳,新的身体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只是东西不能乱吃也不能吃太多,我的『胃』变得好小,更别提那些东西在胃里消化之后,我还得......恶......『正常』真恶心。”飞板璐皱起了眉头,接着又突然想到甚么似的,高兴地说着。

“喔!差点忘了,我变成男生了喔!”

“什么?!”小苹花惊呼,然后看到飞板璐撑起了上半身,向小苹花炫耀着他的宝贝。

“哇噢!”小苹花惊讶的背都靠在了病床上,目瞪口呆的看着飞板璐,脸色涨红了起来。

雪花哥伸出蹄子敲了飞板璐的后脑勺一下大声骂着:

“笨蛋!我不是说过不可以随便向其他小马露出来的吗?尤其是在雌马面前!”

“可是我......唔!!”飞板璐夹起了他的后腿,左顾右盼了起来。

“那感觉又来了!我想上厕所!厕所在哪里?”

“在那边......”小苹花愣愣地指着病房的角落的一扇门说着,飞板璐赶紧奔了进去。

“对不起吓到妳了,我还在教那孩子怎么当一只正常的小马。”看着飞板璐跑进厕所后,雪花哥转头向小苹花道歉着。

“不,没关系......倒是公马的那里......都是长那个样子的吗?”

小苹花睁大着眼,方才受到的冲击还历历在目。

“不......公马的那里绝对不是长这个样子,等他再大点可能会安排他去动刀,切掉多余的部分。”

“欸!不要啦!这样还挺可爱的说。”小苹花说着,这次换雪花哥的下巴几乎要落到了地上。

“呼……又一个恐怖的过程结束了,真无法想象我今后都得这样......”厕所里传来了冲水的声音,飞板璐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你们刚刚在说我什么吗?”

“没!我刚刚只是在问飞板璐怎么会变成男生?”小苹花立即改口,脸红的说着。

“推测是因为飞板璐的性别基因采样对象正好是公马的缘故,原飞板璐和流星皆为雄性,他们的基因居然刚好符合飞板璐剩下的基因缺陷可以说是机遇为亿万分之一的奇迹。”

一个声音突然从天花板上传来,房间里的小马纷纷抬起头来,见到甜贝儿正开着反重力装置站在病房的天花板上。

“呜哇?!白、白色死神!”雪花哥惊叫着,甜贝儿从天花板上落了下来,在空中迅速地翻转了一圈后,轻巧的落到了地上。

“甜贝儿!”飞板璐跑上去跟她拥抱着:“妳什么时候来的呀?!为什么要躲起来?”

“比你们早到了十五分钟二十四秒......因为怕吓到他。”甜贝儿转头看向雪花哥说着:“请不要再用白色死神称呼我了,战斗型甜贝儿已经被废除了,我叫做甜贝儿。”

“喔、喔......我才没被吓到呢......”雪花哥楞楞的点点头,脸红的嘟嚷着。

“太好了!现在大家又重新聚在一起了。”飞板璐开心叫着:“趁着这个机会我们去哪里玩好吗?这几天大家都在忙,好闷呀。”

“也好。”小苹花点了点头:“我正想出去透透气,活动活动筋骨......可是......”

大家顺着小苹花的视线往雪花哥的方向看去。

“嗯?啊?妳们该不会是想偷溜出去吧?!不行!你们不能这么做!尤其是妳这小病号,在医生宣布妳没事可以出院前妳休想擅自跨出这间房间一步!”雪花哥态度坚决的说。

“拜托啦,雪花哥......错过这次机会我们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又聚在一起了,求求你......帮我们把风一下。”飞板璐哀求的叫着,并和其他两只小小马一齐露出水汪汪的大眼睛祈求看着雪花哥。

“唔......唉......真斗不过你们,好吧......不过到时候出事了我可不管喔!”雪花哥长长的叹了口气,三只小小马发出了一阵欢呼。

“耶!我就知道雪花哥对我最好了......”小苹花笑了起来,雪花哥注意到她露出的是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

“喔!不不不!不管妳要说什么都......”

“我长大以后要嫁给雪花哥!还要跟他生很多小贝比呦!”小苹花用稚嫩的声音叫着,雪花哥立刻摀着耳朵惨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不要再这个样子整我啦!妳知道我花了多久的时间才让我的弟兄们相信我的性向很正常呀!!妳这小恶魔......”

“看来小苹花还是改不掉她的恶趣味呀。”甜贝儿笑着说。

“潮~爽~德~”小苹花脸上露出有史以来最满足的表情。

 

 

终章 扫墓

在小马镇外不远处,有一座在战后才建立起来的大型公墓,这里主要埋葬着在这次战争中丧命的小马们,战争过后,战场上留下了许多三族的小马尸体,有的尸体没有小马认领,有的甚至只找到无法辨识的一部分,而大多数的尸体虽然被认出来,却也无法带回去处理,于是小马们便索性将这些尸体集中起来埋葬在这,建立了一座纪念公墓,而这座公墓的位置,正好是当初埋葬车厘子她们的地方。

一个宽大的红色身影坐在了她们的墓前,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只是静静的坐在那悼念。

“哥?”

一个声音从他的背后响起,大麦回过头来,看见了小苹花,她正抱着一束蓝色的花束,身后站着两只来自另外两个种族的小小马,大麦到现在依然有些无法相信,是眼前的这三只小小马阻止了这场战争,为三族之间带来和平,就好像作梦一样。

“你也是来看她们的吗?”小苹花问着,大麦轻轻的点了点头,她来到了墓前,将花束放在上头。

“我杀死了她们,我杀了我的朋友、我的挚爱??”

“那并不是你的错。”小苹花说着:“你那时还没有恢复。”

“是我的错??不论我当时有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我都无法原谅做出那件事的自己。”大麦哀伤的说着。

“我也杀了苹果杰克,你的妹妹??你会原谅我吗?”小苹花回头对大麦这么问着,大麦先是愣了一会儿,接着点头。

“我原谅妳。”

“我也是??曾经我跟你一样,一直无法原谅自己,一直耿耿于怀,直到我去了另外一个世界,那里有一只小马对我说了一些话,说服我决定原谅自己,并勇敢的走出伤痛,开始补偿自己犯下的过错??你愿意听听看吗?”

“什么话?”

大麦问,接着就看到小苹花张开蹄子,抱住了他的脖子,并在他的耳边说着。

“我知道我无法代替真正的她,但是我想如果她还活着,她一定也会这么对你说??我原谅你,大麦,我原谅你过去所犯的一切错误,我原谅你了??还有,我爱你。”

大麦先是张大了眼睛愣了好一会儿,接着也紧紧的抱住了小苹花,眼泪哗啦哗啦的流了出来。

“呜呃!呜呜??呜啊啊!”大麦就象是一只小小马般嚎啕大哭了起来,小苹花轻拍着他的背,眼泪也在眼框里婆娑,忽然她看到了前方的不远处有一群半透明的小马身影。

苹果杰克、车厘子、芙蓉和芦荟,甚至连银流都在??她们脸上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然后在车厘子对她点了点头后,便慢慢的消失了。

“马的,我绝对要想办法活长一点??”小苹花喃喃的说着,她可不想这么快就去面对那些因她而死的小马。

就当飞板璐因为这感动的一幕吸着鼻子时,他的眼角余光突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粉红色身影,就在不远处的大树下,似乎正靠着树干休息。

“姐姐!”飞板璐立马飞奔了过去,走近一看时才发现到她不是靠着树干在休息,而是因为她的四肢早已消失不见,身体也呈现着半透明,正在一点一滴的消失掉。

“呦。”萍卡美娜戴安娜派转动着头,轻轻向飞板璐打着招乎。

“姐姐!妳的身体怎么会变成这样?!”飞板璐惊呼着。

“战争的时候,我花光了所有的力量在屠杀入侵者,保护那个入口不让碍事的家伙跑过去碍事,心中的怨恨杀到都发泄光了,束缚我的森林也被战火烧光了,我现在可以去另外一个世界了,这次回来,是想跟你说声再见的。”

“什么?!不!不要走好不好??”哀伤的说,萍卡美娜戴安娜派却笑着摇了摇头。

“我已经累了,好累好累??早在战争发生前,我就已经失去了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执念,失去了自我,是因为遇到了你,我才渐渐回想起自己是一只小马,谢谢你。”

“呜呜??”飞板璐落下了泪水。

“嘿!嘿??别哭嘛,我认识的飞板璐可不会随便哭泣的哦。”萍卡美娜戴安娜派安慰着他,飞板璐却摇了摇头。

“我才不是随便的在哭!我是在为妳哭泣,每一只小马在离开世界的时候都应该有小马为他哭泣,所以我不是随便的在哭!”

萍卡美娜戴安娜派张大着眼睛,表情非常惊讶,接着噗的一声大笑了起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笑什么啦!我可是很认真的!”飞板璐嘟起了嘴

“哈哈哈哈!我不是在笑你,我只是、只是??从来没有??从来都没有小马为我哭泣过,我好高兴、高兴的不得了!哈哈哈!笑声停不下来啦!”

萍卡美娜戴安娜派笑着,原本笔直的鬃毛噗!的一声变成了卷毛,模样看起来就像另一个世界的萍琪派一样。

“谢谢你,飞板璐!谢谢你为我哭泣,我也有一个礼物要给你,是我的最后一个预言??第一胎是女孩子喔!”

“什么第一胎?”飞板璐歪着头。

“小笨笨,当然是你未来的孩子呀!以后要对小苹花温柔一点,要像个真正的男生照顾她,知道没有?哈哈哈??”

萍卡美娜戴安娜派一边大笑着然后消失了,留下了飞板璐,他张大着嘴巴,久久不能言语。

甜贝儿看着另外两只小马都在忙,一只在忙着安慰她老哥,一只不知为什么正坐在树下抱着脑海发愁,嚷嚷着什么姐姐的预言一定会中,这下真的要跟小苹花那个恰查某在一起了,之类的话??甜贝儿决定先到附近转转,过一会儿再回来。

甜贝儿走着走着,结果居然遇见了银甲闪闪,他正在墓园里吊祭着他的妹妹以及崔克茜,黑晶后来被証明谋杀了蓝血王子,被独角兽政府正式的拔除了王位,只是这一切都已经太迟,他没能亲自送黑晶去服法,崔克茜也用她的方式,狠狠的报复了黑晶后一起死了。

从那之后甜贝儿就再也不敢主动跟银甲闪闪开口说话,甚至不敢出现在他的面前,银甲闪闪成为了新任国王后,下令废除了所有战斗型机械马,除了她外,所有的战斗型甜贝儿都被销毁了,包含尚未量产的黑色死神。

“嘿,甜贝儿,原来妳在这呀,要找到妳可真难,不找的时候总会遇到妳。”一个声音从她的背后响起,甜贝儿回过头来,看见了维尼尔斯酷奇,她正挺着一个圆滚滚的肚子,在奥克塔维亚的搀扶下走了过来,她的肚子比起上次见面,她的肚又大了一圈。

“妳不是应该在医院准备待产的吗?这样安全吗?”甜贝儿问着。

“医生说我的胎位有些不正,出来走走会好些,而且有她陪着我,很安全的啦。”

维尼尔斯酷奇转头看着奥克塔维亚,奥克塔维亚将蹄子放在心脏的地方拍了拍,表示她一定会誓死保护她,这位前职业刺客,在战后因缘际会下遇上了维尼尔斯酷奇,她们两居然因此勾动了天雷地火,从那之后她便一直与维尼尔斯酷奇形影不离,准备当这孩子的第二个妈,并且决定将要出生的小雌马取名叫做韵律??与另一个世界的水晶帝国公主同名,同时也是另一个世界的银甲闪闪妻子。

当大家知道她是一只天角兽时简直闹的鸡飞狗跳,银甲闪闪也藉机宣布为了好好培养这孩子,他决定当这孩子的养父,或许,『女儿上辈子是父亲的情马』这句话有一定的正确性。

“妳在这干嘛呢?”维尼尔斯酷奇问,甜贝儿转头看向正在那默哀的银甲闪闪。

“他会走出来的??我也决定在这之前会先陪着他,直到他找到下一位可以依靠的对象,话说妳知道吗?我发现了他的前男友居然是??”

“蓝血王子,我在数据库里有找到过他们的通讯记录。”

甜贝儿回答着,原本一脸八卦样的维尼尔斯酷奇立刻垮下了脸。

“什么嘛??原来妳早就知道了,亏我还想让妳吓一跳的。”

“这事最好永远别跟其他小马提起??一来会伤到皇室名誉,二来也会伤到银甲闪闪。”甜贝儿警告着:“否则就别怪我把妳跟奥克塔维亚那天晚上的事情告诉银甲闪闪,看他怎么修理妳,都已经怀孕了还玩这么凶。”

维尼尔斯酷奇和奥克塔维亚立刻脸红了起来。

“知、知道了啦!我也没想到好好的纪念影片后来会变成那样呀??”

“我好后悔答应充当妳们的摄影机。”

“呦!甜贝儿,妳在哪?我们要走了!”

远处传来了小苹花的呼唤声,甜贝儿朝声音的来源大喊。

“来了!”

“妳朋友?”维尼尔斯酷奇笑着问。

“最好的朋友,友谊就是魔法,我该走了。”

甜贝儿说完朝着小苹花的声音方向跑了过去。

“友谊就是魔法??哈哈!这或许能当做今后三族和平活动的标语喔!妳觉得呢?”

维尼尔斯酷奇问着一旁的奥克塔维亚,奥克塔维亚也笑着点了点头。

这就是一只生长背景不平凡的陆马、一只在实验室里制造出来的飞马,还有曾经是战争机器的我,如何从另一个世界学习到和平并带回这个世界,结束掉三族千年的战争,并持续和平更久的,三只小小马的故事,一直到我的机械身体消亡之前,我只要闭上眼,那时的记忆与感受就好像昨日才发生一般,令我对现在的和平时代感到欣慰?机械甜贝儿日志登录完毕——此篇记录收藏于小马和平纪念馆,机械祖母,甜贝儿的遗体旁。

 

The End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Frankie  独角兽

开坑的乐趣在于填坑,填坑的乐趣在于不填~而最大的乐趣是,别人都以为坑了,却在某一天,突然更新!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