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Frankie

 独角兽

开坑的乐趣在于填坑,填坑的乐趣在于不填~而最大的乐趣是,别人都以为坑了,却在某一天,突然更新!

机械甜贝儿日志

第四十二章 我回来了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7,774 字

event 于 2019-08-14 发表

visibility 共 169 人看过

forum 共 1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甜贝儿来到了独角兽的作战前线基地,独角兽的前线基地其实是一处被独角兽所占领的飞马据点,他们拆掉了一些损毁废弃的屋子,利用独角兽的建筑技术在旧的据点上盖了一座新的堡垒,但这座堡垒其实还尚未完成,到处都还看的到机械工和独角兽们正日夜不停地赶工着。

甜贝儿走进了一栋建筑物当中,这栋建筑物有着巨大的铁门和许多搬运工具,是用来当作战争机器的维修和拆解厂用的,大部分都采用自动化机械,只有少部分的独角兽在这里担任监督。

甜贝儿依据指示进入了一间维修室当中,走到维修室当中的维修台上就位,自动感应器感应到甜贝儿的接近,伸出机械手臂和支架将他给固定好,打开了他背后的插槽盖为他插上了线。

“喔?又是一台甜贝儿来送修吗?”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坐在维修室监控台上的独角兽居然是维尼尔斯酷奇,她正挺着圆滚滚的肚皮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上头坐了多久,嘴角还沾满了零食的碎屑,四周都是空罐与垃圾。

甜贝儿认出了她,系统侦测到存储器不知道为什么隐隐发烫着。

“上次维修甜贝儿机大概是在半年前了吧......那家伙不知道最后去了哪里。”维尼尔斯酷奇喃喃说着,一边操作着控制台,调阅着甜贝儿的故障纪录,然后脸上的墨镜差点没从脸上掉下来。

“烤箱、工具刀、灭火器、吹风机、卡拉ok组......这是甚么莫名其妙的改装呀?!是哪只小马开这么大的玩笑把甜贝儿给改装成这个样子呀?!我可不记得这里除了我外有小马有这样的恶趣味,到底是谁......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

维尼尔斯酷奇检查着上头设备更换的日期,接着调阅出那段时间的记忆资料想找出是谁做的,于是甜贝儿的存储器开始拨放起这段时间的录像影片,维尼尔斯酷奇因此看到了十分令她惊讶的信息。

“这、这是......另一个世界吗?”维尼尔斯酷奇张大了嘴,看着甜贝儿输出在荧幕上的记忆影片,在此同时,甜贝儿也正看着这些影片,看到他和名为小苹花还有飞板璐的小马一起在另外一个世界探索、学习,遭遇到各式各样的小马,与他们成为成为好朋友的过程。

“大姐......”当影片播送到他与瑞瑞相处的片段时,维尼尔斯酷奇哭了起来,伸出蹄摸着瑞瑞的影像。

“另外一个世界的妳,过的相当幸福吗?那边的我,是否也跟妳一样,被幸福所包围着呢?”

影像继续播送,维尼尔斯酷奇看的几乎都要忘记时间,甜贝儿也同样在看着,当瑞瑞向他说着我爱妳时,甜贝儿身体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

『我爱妳。』

维尼尔斯酷奇反覆的播放着这一句话,每一次播放,甜贝儿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怪怪的,内建的思考回路开始思索着问题的来源。

那到底是什么?机体扫描并没有发现到异常,但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曾经是这么的熟悉,现在却又变得陌生。

令他思念,却被遗忘。

影片持续播送着,一直播到了他的系统被覆盖前的最后画面,名为飞板璐的小马,资料上被记载穷凶恶极、背叛独角兽的实验生物,此时正一脸愤怒又伤心的看着他。

『快点给我想起妳是谁!』

......是谁?

我是战斗型甜贝儿,独角兽势力开发出来的战斗用机器马。

不对......

我的身上搭载着各式各样的武器,知道大量致死、破坏的技巧,为了歼灭敌军而生。

不、不是这样的!

我的存在使敌军畏惧我,令他们给予了我『白色死神』的称呼。

错了!大错特错!重来!

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

妳是甜贝儿!!

当他回过神来,他看见了『甜贝儿』的脸,几乎跟他鼻子贴着鼻子的对望着。

“醒过来了吗?”

甜贝儿呈现坐着的姿势,可是她的身体却离开地面般的漂浮在空中,这个甜贝儿,身上没有任何机械马的特征,脸上气呼呼的表情活灵活现,十足的像个生物。

他向四周看了看,除了甜贝儿外,他们身处在一个黑色的世界里,方才的维尼尔斯酷奇和维修室都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了,甜贝儿白色的身体和他自己都散发着一层朦胧的白光。

“妳是......谁?”

“我是甜贝儿。”对方自我介绍着。

“错误,如果妳是甜贝儿,那我就不是甜贝儿。”

“在另外一个世界不也有一只甜贝儿?”甜贝儿直接戳爆了他的理论。

“妳来......做什么?”

“我来是想问妳,妳难道就要这样放弃了吗?”

“放弃什么?”

“放弃妳的朋友!妳的记忆、妳以前所得到的一切!”

“当然不!可是......我又能做什么呢?”

他低下了头,沮丧的说着,机械蹄子不禁摸着那个被夺去心灵的空荡胸口。

“可是我的系统被覆盖了,我的模拟程序被删除了,我已经失去了一切,不可能回到以前那样了。”

“喔?妳现在很『难过』是吗?”

“是的......咦?”

“我问妳,跟妳的朋友们相处的那段时间里,妳的感觉怎么样?”

“很『开心』......那段时间是我经历过最棒的,我学到了许多情绪,『愤怒』、『恐惧』、『苦恼』、『兴奋』,还学到了『爱』与『友谊』等许许多多的东西。”

他这么说着,各种感觉充斥着他的身子、他的胸腔、他的内心。

“可是,怎么可能?我的模拟程序明明已经被删除,所有的资料都没了呀?”

“傻瓜!模拟程序并没有让妳学到任何东西。”甜贝儿笑了起来。

“回想起,在妳安装模拟程序之前,妳是否就有情绪了呢?例如,当妳在冰天雪地里,找到那只小小独角兽时,妳产生了什么样的情绪?”

“......是『怜悯』和『仁慈』,我那个时候还不知道那些感觉叫什么,但它们确实存在......就存在于我安装模拟程序前。”

“没错,模拟程序只是帮妳定义,告诉妳现在感受到的情绪是什么而已,那些感觉,打从一开始就在妳的心中。”甜贝儿伸出蹄子,轻轻放在机械甜贝儿的胸口。

“心?”

“是的,就是心,妳之所以与任何机械甜贝儿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妳拥有一颗真正的『心』,我不知道妳是怎么有的,但就是这样没错,那颗心随着妳的学习跟着妳一起成长,就像生物一样,生物的心也是需要学习才会成长的。”

甜贝儿笑了起来。

“现在,告诉我,妳要放弃吗?妳要放弃自己,服从指令继续当一只白色死神吗?让妳的朋友们为妳而哭泣吗?”

“......不!我要反抗指令,我要回去!我要回到我朋友的身边,我要停止这场战争,为了我自己、为了我的朋友们!”

当『她』再次回过神来时,她发现自己与另一个甜贝儿互换了,在她面前的是一只机械甜贝儿,而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蹄子,就像生物一般的外表,她才想起来原来这是她的拟态伪装。

“谢谢妳......”

机械甜贝儿突然说话了,他朝甜贝儿点头致意。

“谢谢妳替我完成了我的『遗愿』,还获得了许多我不曾得到的美好东西,我很羡慕妳,也很替妳高兴。”

当她这么说时,甜贝儿才意识到对方其实是谁......那个抱着遗憾消失的甜贝儿初代机。

“......我也谢谢妳,是妳提醒了我不该放弃,谢谢。”甜贝儿也朝他点了头。

“今后也请妳为了自己......继续去学习、继续去成长,继续的前进吧。”

机械甜贝儿的身影渐渐消失了,四周也重新明亮了起来,甜贝儿检查着存储器,发现原来自己又『做梦』了,梦了一个感觉无比真实,就好像真正的原形机甜贝儿跟自己说话的梦,但或许真的是她......世界上有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连科学也没办法解释。

“记忆资料提取完成,系统判定该躯体无法修复,准备进行销毁拆解再回收的程序。”

计算机的机械语音如此说着,正在操作台那的维尼尔斯酷奇一下子跳了起来,急忙的操作着面板。

“不!等等!你不可以!赶快停止呀!!”

“指令错误,此为安全锁定之程序,紧急停止需要更高权限。”

程序要求机体打开拆解处。

“要求拒绝。”甜贝儿平淡回答。

错误!程序发生状况!准备进行强制拆除!

维修平台的机械手臂动了起来,一只装载着轮锯的手臂缓缓向她身了过来,接着轮锯开始旋转,用力的靠向甜贝儿的胸膛发出代表死亡的摩擦声与旋转声。

“开始进行分析......一般机械甜贝儿的外壳装甲硬度为7,轮锯硬度为8,透过加压旋转后,透过连续攻击可破坏11硬度之物体……但博士替我装的装甲硬度为15,分析结果为......锯子呀,你感觉如何?”

轮锯开始发出了奇怪的杂音,锯齿面开始出现裂痕,最后『砰!』的一声巨响,轮锯整个碎裂!碎片在维修室四处飞散,甚至还差点打穿维尼尔斯酷奇操作台那的安全围观玻璃,安全玻璃上出现了蜘蛛网般的裂痕后象是雪崩般落了一地,令维尼尔斯酷奇吓的从椅子上跌落。

系统覆写完毕,还原上一个系统记录点资料完成。

甜贝儿一个使劲,将固定她的支架台给弄断,然后在扯掉身上连接着的电线,一步一步的走向了维尼尔斯酷奇。

“你、你到底是......”维尼尔斯酷奇颤抖的问着,她从来都没有遇过像今天一样这么鸟的事情。

“维尼尔斯酷奇,是我......『我』回来了。”甜贝儿露出了笑容。

银甲闪闪在走道上急奔着,他的面色凝重、心情五味杂陈,自从半年前『那次』事件后,他们两便再也没有互相联系了,因为后来就发生了在陆马领地附近的森林侦测到一股强大能量突然出现的事件,三族的小马争相派往调查队去探查,过了不久后,他们收到了从那里发出来的加密信息,经过破解后发现,里头一名叫做银流的陆马报告记录说发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资源丰富的地方。

然后随之而来的,战争爆发了,大家都在抢着寻找另外一个世界的入口,他们两因为工作的关系忙的不可开交,银甲闪闪并不是那种会主动嘘寒问暖的小马,更别提在上次安全系统被入侵后,推测是内部的间谍所为,所有的小马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着,深怕会被揭发的他们,更是一面也没见上。

最近银甲闪闪听说维尼尔斯酷奇也被派到这里来,因为这里的监视比较松散,他预料维尼尔斯酷奇一定过了不久就会联系他,没想到他收到的第一个讯息竟是:

『快到十一号维修室来,单独一个,出事了!』

银甲闪闪不知道这则讯息的真伪,也不知道到底有多严重,以维尼尔斯酷奇的个性很难说,她可能真的碰上要紧事,也可能是发骚了想钓他出来幽会,如果是后者,银甲闪闪绝对会把她臭骂一顿。

不过为了预防万一,银甲闪闪还是将蹄枪的保险打开,并且小心的靠近维修室。

维修室的自动门刷的一声打了开来,银甲闪闪闪进了门内,而维尼尔斯酷奇正好端端的跟另一只小小马坐在那里,当他惊讶的看见应该是死了的甜贝儿回首,向他露出如同鬼魅般的微笑时,银甲闪闪的四肢霎时间瘫软的下来,头碰的一声就砸在了地板上。

“呜哇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已经知道错了!我一定会好好的祭祀妳跟妳姐姐,求求妳原谅我!”

“嗯,好,原谅你。”对方这么回答,原以为会被索命的银甲闪闪楞了一下,惊讶的抬起头来。

“真的?”

“我之前就说过我原谅你们了。”甜贝儿眨了眨眼,向他笑着说。

“噗哈哈哈!拜托,你也太夸张了,居然吓成这样!!”维尼尔斯酷奇捧着肚子大笑的说着。

“维尼尔斯酷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是......”

“她是我们的老朋友,记得吗?那天戳破我们谎言的那只甜贝儿。”

银甲闪闪惊讶的看向了甜贝儿,甜贝儿则是把自己的拟态伪装又解除了一下,露出了真面目给他看。

“可是、怎么......我以为妳当时......”

“这说来话长......但我一定得告诉你。”

甜贝儿开始将她那天离开他们之后所遭遇到的事情大致上的跟他们说着,在此同时,她不断的试图联络小苹花和飞板璐,却发现自己的发讯范围没办法触及陆马和飞马势力的基地,以前她都是靠着破解三族的通讯系统,用他们的发讯器当中继站传输信息,但现在独角兽的安全系统被更新,甜贝儿进入不了通讯器的防火墙。

“所以,我们必须阻止这场战争,阻止大家进入另外一个世界,否则这两个世界会被一起毁掉的。”

“这......恐怕没办法。”银甲闪闪面有难色的说。

“银甲闪闪!我可以跟你保证,甜贝儿带回来的计算资料是正确的,计算出这样结果的小马十分厉害,用了很多我从来没想到过的办法,甚至还用了超乎我们技术的力量。”维尼尔斯酷奇看着计算机上的资料说着。

“我会把它送到研究部那里,我认识几只独角兽研究员,他们可以将这份报告公诸于世,你一定得命令独角兽势力停火。”

银甲闪闪摇了摇头。

“妳会错意了,我完全相信妳们,但是......指挥权现在不在我身上。”

“什么?!你可是独角兽唯一的作战指挥官耶!除了你以外,还有哪只小马可以命令独角兽势力停火,除非......喔!不会吧?!那个高高在上,平时只会躲在后面的黑晶国王来到这里了?!”

“嘘!别大声嚷嚷!注意妳的言词!小心附近有监听设备。”银甲闪闪焦急的说着,接着四处张望了一下。

“别傻了!这间维修室我和其他几位工程师盖的!你知道我们这群工程师向来不喜欢被绑蹄绑腿的,所以早就弄了个假监听讯号放着了,要不然妳以为这间维修室坏成这样怎么还没有小马或机械工来?”

“什么?!妳怎么可以......算了,这样也好,陛下他是在昨天的时候来的,他说要亲自指挥作战......”

“什么?为什么我会不知道这件事?!”

“这是陛下的命令,他希望让敌军好好『惊喜』一下,不知道在盘算些什么。”

“这么说的话,我们必须要让指挥权回到银甲闪闪身上才行了,我有个提议......只要黑晶死了,指挥权就会落到职位第二高的银甲闪闪身上了。”维尼尔斯酷奇沉着脸说着。

“维尼尔斯酷奇!”

“嘿!别忘了我可是飞马族的间谍,别跟我扯说怎么可以暗杀自己国王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当他做是我的王。”

“不,我是想跟你说别犯傻了,黑晶他相当谨慎,妳还没有杀死他就会先被杀死的。”银甲闪闪摇了摇头,他的反应令维尼尔斯酷奇出乎意料的瞪大了眼睛。

“我一直在调查黑晶暗杀蓝血王子的证据,虽然大部分的证物都被他销毁的差不多了,但是他的计划再怎么完美总会有百密一疏的地方,最近我终于找到了一些线索,只要能证明这件事情,他的王位就会失效,只是还需要一些时间......”

“那么在这之前,我就负责拖延他吧。”甜贝儿提议着,两只小马望向了她。

“妳想怎么做?”

“我的存在在这里是最不会被起疑的,我只要假装要向黑晶国王报告,就可以轻易的接近他,到时候我会负责挟持他,要他给独角兽下令停止这场战争,直到银甲闪闪证明他暗杀了王子为止,如果他不听劝......我会考虑用维尼尔斯酷奇的方法,即使失败了,他们也无法查出我从何而来,是受谁的指使,你们两个完全可以脱罪。”

“这样真的好吗?毕竟大姐希望妳能够成为的是......”维尼尔斯酷奇反而有些犹豫的说。

“我已经想通了......过去我的确是一只杀戮机器,这是不论如何也无法否定的事实,我的蹄子早就已经沾满了鲜血,但我也可以同时是甜贝儿,我只希望最后不要真的动用这个办法。”

“我会尽力的。”银甲闪闪点了点头。

“那还有什么我能帮忙的?”维尼尔斯酷奇问。

“帮我破解三族的通讯系统,我需要联络到我的朋友们,让她们知道我还安好,除此之外,妳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怀孕期间不要做太剧烈的动作。”

“等等......怀孕?!”银甲闪闪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接着看向维尼尔斯酷奇的大肚子,方才他还以为那只是维尼尔斯酷奇稍微吃肥了一点,仔细一看才发现根本就是怀孕的迹象,因为独角兽的生育率已经趋近于零,他压根没有想过维尼尔斯酷奇会怀孕。

“怀孕多久了?妳为什么没有跟我说?!那该不会是我......”

“嘿!你这家伙别自做多情了!自从上次之后我又不是只有跟你好过!别胡乱认亲!”维尼尔斯酷奇怒叫着打断了银甲闪闪。

“那、那会是谁的?”

“......”维尼尔斯酷奇将头摆到一旁。

“不知道还是不承认?那只要验了血就能......”

“不行!你不准验这孩子的血!这孩子不管是谁的都好......就是......不能是你的......”维尼尔斯酷奇护着自己的肚子。

“为什么?!”银甲闪闪气愤的问。

“还问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们两的身分呀!我是飞马族的间谍这件事万一哪天被知道了,你会被我拖下水的呀。”

“我不在乎!”

“但是我在乎!呜!!”维尼尔斯酷奇吼叫着,接着突然感觉到什么似的摸着肚子,吓坏了银甲闪闪。

“怎么了?!孩子怎么样了吗?”

“没事......只是踢了一下,似乎是吓到了而已。”维尼尔斯酷奇低着头,声音柔和的对自己的肚子说着:“没事、没事,妈妈没事,要乖乖的呦。”

看着平时态度这么不可一世的维尼尔斯酷奇居然有这么温柔一面,银甲闪闪惊讶到嘴巴都张了开来。

“......我要独自抚养这孩子,就算被其他小马质疑没有父亲也一样,我会用自己的爱补满这孩子空缺的一切,所以......不要管我了,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的,从我面前走过就好,继续与我维持陌生马的关系,你可以在暗中偷看我们,可是绝不能站在我们的面前,我不能拖你下水......除非我将来有什么万一,你才可以接近这孩子。”

“妳太自私了!”银甲闪闪怒叫着,然后看见维尼尔斯酷奇的肚皮上凸出了一个蹄印,才又赶紧压低音量,男儿泪也在这时落了下来。

“我不要这样......这样不管是对我还是这孩子来说都太残酷了......拜托,我求求妳......至少、至少让我以朋友的名义,陪伴在妳和这孩子的身边,不要是陌生马......拜托......”

“银甲闪闪……”维尼尔斯酷奇楞楞地看着他,突然笑了起来:“这还真不像你呢,好吧......”

“太好了!”银甲闪闪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可是我真的不能保证这孩子是你的喔。”

“无所谓,因为隔了这么久没有跟妳见面,我才发现我确实爱上了妳,所以连妳的孩子我也一起会爱的。”

“唉?你不是同性恋吗?”维尼尔斯酷奇惊讶的问,脸色有点微红。

“现在是双性恋,谁说小马的性向要一直固定的?”

“哼哼......说的可真直白呀......我也得承认这阵子我很想你,不过我的性向可没改变喔!你充其量只是『朋友』而已。”

“我知道、我知道......”银甲闪闪笑着。

“呼!说清楚讲明白后感觉舒坦多了!现在来喝一杯庆祝一下吧!”维尼尔斯酷奇笑着说,接着飘起一罐放在角落的啤酒,下一秒那罐啤酒就被另一股力量打飞,罐子被直接镶在了墙上。

“酒......怀孕期间妳居然还喝酒!不要告诉我妳以前的坏习惯在怀孕之后一个都没有变过......”银甲闪闪沉着脸,一步步的逼近着维尼尔斯酷奇问道。

“这个嘛......欸嘿嘿......”维尼尔斯酷奇搔了搔头,然后就看到银甲闪闪露出了看到火山爆发般的表情。

“喔!我的天那!妳一点育儿常识都没有,这样子对妳肚子里的孩子伤害有多大妳知道吗?!”

“生物扫描结果,婴儿健康状态良好,已经确认性别,是雌马,没有任何异......不良状态。”甜贝儿说着,银甲闪闪惊讶的转头看向她。

“妳什么时候有这功能的?”

“我认识了一位疯癫的小马,在我身上加装了一堆额外却又实用的功能。”甜贝儿耸了耸肩。

“呼......还好......维尼尔斯酷奇!从现在这一刻起,我要严格控管妳的饮食习......不!所有的习惯!妳必须吃的营养、睡的舒适,还要定期给我去医生那里报到!这期间所有的开销我来支付!”

“欸?!你不是说要用朋友的身分吗?!朋友哪会管这么多?!”

“担心国家孩子未来的朋友就会!从现在起妳的工作不准超时、不准熬夜、不准四处跑,还有......”

甜贝儿笑着摇了摇头,留下还在维修室里的银甲闪闪

和正受到他教训维尼尔斯酷奇离开前往黑晶国王的所在的作战指挥室。

至于那孩子还同时有角和翅膀这一点......以后再跟他们说吧......

#1
学识混合  独角兽
回复 第四十二章 我回来了

荆轲刺秦王,甜贝儿绑黑晶(,,•c•,,)

20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Transformation变形/变化
  • 科幻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