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Frankie
  独角兽

没有过不去的坎,只有填不完的坑!

机械甜贝儿日志

第四十章 苹果改革

本作评价
36()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小苹花在战场上奔驰着,像她这样的小马要在战场上穿梭并不容易,她没有像飞板璐或甜贝儿不怕枪砲的身躯,好几次差点被流弹给打中,只在掩体后头躲躲藏藏,趁着空隙一步一步的往陆马族的方向前进。

她没有为了防身而从路上的小马尸体上拿走枪枝,因为一旦她拥有枪枝,敌族或知道她被通缉身分的陆马就有足够的理由直接射杀她,也有的小马看见小苹花只是个孩子,因此没有把她放在心上的让她离开,不过那毕竟是少部分的小马,大部分的小马仍对她心存质疑,因为像她这样,藉着孩子的身分穿梭在场上的小马并不是只有她一个。

“救、救命......谁能来救救我......”

突然一个声音从附近传来,战场上小马的哭喊声到处都是,但只有这一个特别的稚嫩,象是孩子般的声音吸引了小苹花的注意,小苹花谨慎的靠近声音的来源,发现在一条战争壕沟里,有一只翅膀受伤的小飞马,有着黑色的鬃毛和灰色的身躯,惊恐的紫色眼睛正盯着朝他慢慢接近的一队陆马士兵。

“你的运气不太好呀小子,把你身上的东西交出来,我们『可能』会饶你一命喔。”

小苹花看过几个跟她年纪差不多的小小马穿梭在场上,三个族的小小马都有,不是负责传递指令或消息,就是负责从小马的尸体上搜刮可用的物资,也有小小马像他这样因为身上的东西而被抢夺甚至杀死的例子,他应该是在做这样的事情时被逮住的。

“我、我什么都没有......”小飞马摇着头,但他怀里却抱着一包东西,小苹花一眼就看出来那是战争用的粮食包,粮食,是小马们目前最缺乏的物资之一,那只小飞马估计也是为了谁在收集食物吧。

“撒谎!我看见你蹄子里抱着的东西了!把它交出来!我不想浪费子弹!”带头的陆马生气的吼叫着,小飞马很害怕,但却也不肯松开蹄子,死命的抱着。

“不、不行!这是要给哥哥的!他再不吃点东西的话会死的......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管你那么多,飞马死了跟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有没有刀?直接割开他的喉咙比较快!”

“慢着!!”小苹花从壕沟上叫着,剎那间,所有的陆马都枪指向了她。

“嗯?!是妳?!”带头的小马发出了惊呼。

“靠!居然是你!”小苹花也认出了他,他是当时车厘子带她逃走时,在闸口那被小苹花戏弄的士兵。

“你认识她?”另一名陆马问着,即使是苹果家族,大多数的陆马都不认识平时习惯隐藏自己行踪的小苹花。

“何止呢!我们遇到大奖了!她叫小苹花,就是那个苹果家族的叛逃者,她的命很值钱的。”

“......把他放了,我就跟你们回去。”小苹花说着,事实上这也是她的计划之一,主动向陆马族自首,让陆马族的小马带她回去陆马的前线基地,史密斯奶奶一定会亲自接见她,到那个时候就有机会跟她谈话,请她停止战争......不过至于要怎么说服她,小苹花还没有头绪。

“喔?妳想救他的性命吗?这一点也不像苹果家族的作风呢。”带头的陆马狞笑着。

“我要怎么做由我自己决定,比起没有多少的物资,抓到我的奖赏应该更优渥吧?”

“那么妳先下来,我就让那只小飞马走。”

小苹花犹豫了一会儿,接着从壕沟上跳了下来,来到他们的面前。

“哈哈哈!妳这个笨蛋,妳都主动到这里来了,还有资格跟我们谈条件吗?”那只小马笑着,将蹄枪瞄准了那只小飞马,小苹花大吃了一惊。

“那如果是我的命令呢?”

这时,一个低沉严肃的声音响起,陆马们听到这个声音时就象是象是受到惊吓般,僵直了身体,小苹花似乎也听过这个声音,不过记得不是很清楚,直到她转头看见了那只红色的小马,他的身材高大,有着黄色的鬃毛和绿色的眼睛......以及将近半个身体都是由义肢所组成身体。

“长、长官!”小马们纷纷向那只小马鞠躬,小苹花简直惊讶到说不出话来,她虽然早就料到一定会遇见他,却没有想过居然会这么早就碰见......那个她曾经誓言要杀死的小马,她的亲哥哥,大麦……

“走吧,孩子,你自由了。”大麦走了过来,向那只小飞马说着,小飞马感激的向他点了点头后,转身爬出了战壕。

“你们也是!与其在这边抢夺小孩的东西,不如给我到前线杀敌去!”

“呃......是!”

把那一队小马轰走之后......小苹花和大麦互相对望着,小苹花抿着嘴,大麦则是面无表情,他们彼此之间的气氛相当僵硬和紧张。

“......妳,就是我的妹妹对吗?我唯一剩下的妹妹。”

“大麦……”小苹花彷彿意识到什么般,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你难道......恢复记忆了吗?”

“恢复的不多,记忆还没有完全回来。”大麦摇了摇头。

“什么时候开始恢复的?”

“记得不是很清楚......在那之前我的意识恍恍惚惚......然后在受到爆炸攻击后,才恢复了大部分的意识。”大麦看着小苹花,露出了难过的表情:“告诉我......车厘子她......是不是被我......”

小苹花扑向了大麦,但却不是要为车厘子报仇,而是紧紧的抱着她的哥哥,她的哥哥抱起来硬硬的,但却十分的温暖。

“果然是这样吗......”大麦颤抖的说着,他伸出蹄,轻轻的摸着妹妹的头,过了好一会儿,小苹花才放开了他,眼神坚毅的看着她的兄长。

“我们得回去找史密斯奶奶,必须阻止这场战争。”

“她有可能会听吗?”

“不知道,但是看到你醒来后,让我有了一个计划!”

大麦驾驶着陆马族的装甲车驶向了陆马族的前线基地,一旁坐着的小苹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种装甲车对她有太多太多不好的回忆了,但也是唯一能早一点到陆马族的前线基地去的方法。

在行驶了将近一个小时后,他们两终于到了陆马族的前线基地,虽说是陆马族的前线基地,不过是一座营地,用简易的帐棚搭建起来的临时住所,大部分的物资都放在补给车上预备,陆马族大多使用游击战术,所以他们的营地也是保持着随时都能迁移的方式。

大麦驶进了营地的检查哨,在确认了大麦带着的同伴身分时,陆马族卫兵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不一会儿就有一堆枪指着他们两个,但主要都是指着小苹花。

“带我们去找长老。”大麦说着,便和小苹花下了车,跟着士兵前往营地的中心。

营地的中心是座广场,收到消息的史密斯奶奶和其他小马们早已经在那里等候,史密斯奶奶此时正杵着拐杖,老态龙钟的站在那里等着,要不是因为她的背后隐约的散发着一股肃杀之气以及身旁有这么多的守卫,外表跟一般虚弱的老马没有两样。

“我把叛逃者不......我的妹妹带回来了。”大麦这么说着,小苹花向前了一步。

“呦,奶奶,好久不见了......”

“啊......小苹花,妳脸上的疤怎么不见了?”史密斯奶奶没有露出任何表情,反而象是在聊天般的问着。

“说来话长,我这次回来,是要『挑战』妳,让妳把领导地位交出来的!”

“喔?这样呀?那妳有什么资格挑战我?还是要像妳大哥一样试图暗杀我呢?”

“资格吗?这个够不够!!”小苹花的身上突然爆出了一阵强烈的杀气,在这瞬间,史密斯奶奶的身上也爆出了杀气,两道杀气互相撞击的瞬间发出了一股强大的精神波。

“啊啊!!”、“呃啊?!”

与之前和小蝶的杀气撞击一样,强大的精神冲击让四周小马的身体启动保护机制,为了不令自己的精神受到伤害而令自身晕了过去,大部分围观的小马都在这一瞬间晕倒,只有少部分精神足够坚强,或像大麦一样身体有一半是计算机操控的小马能勉强维持意识,只丧失了行动能力。

双方似乎没有要持续较劲的样子,杀气很快的就降了,然后又变回彼此互瞪的状态。

“呵呵呵......不愧是被苹果家族誉为天才的儿童,想不到这么年轻妳就已经会这招了呀。”史密斯奶奶笑了起来,似乎非常高兴。

“妳的确有资格挑战我,但在这之前,我给妳另外一个选择,假如妳愿意重新加入苹果家族,归顺于我的靡下,我将给予妳更高的地位与权力,甚至可能选妳做未来的接班马喔。”

“我也给妳一个选择,假如妳愿意宣布停战,不再肖想入侵另一个世界,答应跟其他小马和平共存,我就不挑战妳,免得妳在大家面前出糗。”

“......和平共存?妳是从哪里学到这个可笑的词汇的?”史密斯奶奶笑了起来:“我可不记得苹果家族有教导过妳这么软弱的想法。”

“不!妳错了,真正的软弱,是完全接受而不质疑、不思考,我已经不再是妳所豢养的爪牙了,离开苹果家族后,我才真正了解到,我们所学的苹果家族教条有些是错的!靠着舍弃或压迫其他小马并不能换来真正的安定和茁壮,必须要改正!”

“错的?这可是我们家族流传了好几百年的传统,因为这个传统,我们陆马族才得以在艰苦的环境中继续活下去,妳这样年纪轻轻的小丫头,有什么资格说它是错的?”史密斯奶奶皱起了眉头,有些微怒的问着。

“这件事情不需要我来证明,我只问妳一件事。”小苹花沉下了脸:“为什么当哥哥暗杀妳失败后,妳还要大费周章的动用陆马族最高级的医疗团队救他?”

“......因为我想要他继续活着,让他饱受背叛我的下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妳撒谎。”小苹花说着,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哼!妳想要验证看看吗?看妳被我杀死后会不会被我救起来?!”这下史密斯奶奶真的动怒了。

“看来我们的谈判是破裂了,让妳选择武器吧,算是敬老尊贤。”小苹花平静的说着,注意到自己失态的史密斯奶奶脸上恢复了平静。

“这样嘛,那我就选我正杵的拐杖当这次的武器好了,毕竟我已经老了,没有东西撑着会站不住的。”

“......那是把杖剑或长枪对吧?”

“哈哈哈哈!!妳的想象力真是丰富。”史密斯奶奶大笑了起来,然后恶狠狠的看着小苹花说着:“我可以跟妳保证这杖没有任何机关,因为我就是想用这把杖,将妳慢慢的打死!”

“还说妳老了站不住......这不是挺精神的吗?”小苹花笑着说,史密斯奶奶冷哼了一下,将蹄中的杖丢到了她们两之间。

“准备好就开始吧,这次我......绝对不会留情。”史密斯奶奶说着,她的气势整个变了,身上散发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那么我就来做为这次挑战的见证者吧。”

大麦撑起了身子,大声宣布着:“这次的苹果家族挑战,是小苹花挑战上位者史密斯奶奶,过程中除了中央作为武器的杖外不准使用其他物品,也不准有任何小马干预,违者严惩,现在挑战......开始!!”

小苹花和史密斯奶奶同时朝中央的拐杖冲去,速度较快的小苹花第一个抢到拐杖,并且将它当做长枪一样对着史密斯奶奶猛刺,史密斯奶奶左闪右躲,以些微之差让拐杖从身旁擦过,动作灵活的完全不像一位高龄的老马,趁着小苹花刺出拐杖的空隙贴到了她的身旁,转身一蹄子就朝她肚子上踢去。

小苹花果断的放开碍事的拐杖,在她的肚子要被踢中前跳了起来,用四只蹄子挡下了史密斯奶奶猛击,顺势跳到空中,在空中旋转了几圈后迅速的下坠,朝着史密斯奶奶的背挥出蹄子。

史密斯奶奶机警的将身体一个横躺,在地上滚动离开了小苹花的攻击范围,失去目标的小苹花在落地之前收起挥出蹄子,机警的用四只脚降落,幸亏她的身子较轻,落地时的冲击力并没有让她受伤,却也在这时露出了空隙,被叼着拐杖的史密斯奶奶扫中了她的右耳。

“啊!!”小苹花痛叫了一声,连忙退了开来,被打的耳朵发出嗡嗡的声响,影响了她的平衡,顿时觉得天旋地转。

就在小苹花晃着头试图恢复时,史密斯奶奶又出招攻击,将拐杖架到了她的脖子上样用力勒紧。

“呼呃!!”小苹花发出了痛苦的叫声,她将前蹄躜到脖子旁的空隙中试图推开拐杖,但却徒劳无功,意识开始模糊了起来。

“真是可惜呀,妳就这么一点能耐吗?软弱,这就是在外头所学到的吗?”史密斯奶奶感觉到小苹花的身体逐渐瘫软,出声挑衅着她。

“不!”小苹花身子用力一撑,将头往后朝史密斯奶奶的鼻子一撞,史密斯奶奶一个吃痛,松开了她,她也藉机得到了一点呼吸的空间。

“我所学到的,是软弱过后的坚强......只有承认自己是软弱的,才有办法克服自己的软弱变得更强!”

小苹花再次发出了杀气,史密斯奶奶也不甘示弱,两股杀气互相冲撞,更多围观的小马因为受不了而晕过去。

“傻瓜!妳真以为才刚学会这招式不久的妳,能够赢的了我?”史密斯奶奶笑了起来,她的杀气变得更加庞大、更加沉重,好像快把小苹花的背脊压断似的,使小苹花跪倒在地上。

各种愤怒、悲伤、害怕和绝望的情绪充斥着她的身心,要不是因为自己努力的维持着杀气抵抗,她可能早晕过去或者断气了,这是不晓得第几次,小苹花觉得自己真的死定了。

“可恶......可恶啊!!”小苹花咬着牙,努力的从牙缝中挤出了这句怒吼。

“结束了,可惜呀......我曾经给过妳机会,但妳仍执意要挑战我......我不会再给妳第二次机会了,没有小马,可以再背叛我第二次!”

史密斯奶奶说完,小苹花身上感觉到的压力更加沉重了,她的身子现在都贴到了地上,连呼吸都快要不能呼吸了。

小苹花试图挣扎,却连出声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的眼前闪过了一些画面,就和看着车厘子死时,自己要被爆炸的风暴卷入前一样,她看到了这段时间以来的日子,她坐在监视的计算机前,看着甜贝儿做出超乎她意料的蠢事,而自己却被她感染忍不住也一起犯蠢、在森林里和她互骂,然后是遇上了飞板璐,大家都以为她很恐怖,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她很天真又很直率,只是没有小马愿意去了解她其实是个不错的小马。

真的要结束了吗?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回到这里,却什么都没成功的死去......

『抱歉让妳们等那么久,我回来了。』

她的眼前突然出现了甜贝儿传来的讯息,看到那则讯息的瞬间小苹花笑了。

虽然自己深陷危机,没有一丝逆转的希望,她却还是笑了,为了这个一度以为已经失去,现在却回来的朋友笑了。

『妳这笨蛋可终于醒啦?!』

小苹花回传着讯息,她的心里涌现了一股暖暖的感觉,虽然微小,却强而有力的把她心中的恐惧与压力给挤到一旁。

“喔......我明白了......”

“嗯?妳说什么?”

史密斯奶奶听见趴倒在地上的小苹花喃喃自语着,接着便感觉到她身上的杀气越来越弱,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然而,她却在史密斯奶奶强大到足以让小马直接停止心跳的杀气之中站了起来。

“什么?!怎、怎么可能?!”史密斯奶奶大吃了一惊,一时之间还以为自己也解除了杀气,当她试图增强杀气时,才发现她已经把自己的杀气散发到最大的程度了,然而小苹花却还是踏出了一步,朝她走了过来。

“不、不可能!为什么妳还能行动?!”

“我一直以为,我所感受到的那些情绪是来自我自己,事实上我弄错了,那样的悲伤、那样的恐惧......其实全来自于妳。”

小苹花笑了,她的脸上充满了自信的笑容,史密斯奶奶突然对她的反应感到害怕。

“妳、妳在胡说个什么劲呀?!”

“我认识的一只小马曾经告诉过我,生物只有在两种情况下会散发杀气,一是为了狩猎,二是为了保护自己,我和妳都属于后者,因为经历过的某些事情,让我们学会了散发杀气,但是现在,我找到了破解杀气的方法了。”

小苹花说着,一边慢慢的走向了史密斯奶奶,她每前进一步,史密斯奶奶就跄踉的后退一步。

“那就是友谊,虽然他们不一定能够帮上妳的忙,但却能给妳勇气,让妳面对妳所害怕的事物,苹果家族的传统,是错的!”

“妳懂什么!妳这年轻的丫头怎么可能会理解?!舍弃掉不良的苹果与枝叶后,苹果才能够长得茁壮!”

“妳在害怕,对吗?妳害怕承认我是对的,是因为妳一旦承认了,妳就必须一起承认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都是错的,妳所盲目坚信的传统是错的。”

“不!不要过来!”

史密斯奶奶挥舞着拐杖,试图阻止她靠近,她将拐杖挥向了小苹花,原以为它会被某种力量弹开或被小苹花挡下来,但是没有。

“呜!!”

拐杖结结实实的击中了小苹花的脸,小苹花甚至因为这一击差点跪了下来,一滴滴鲜血落到了地上,小苹花抬起头,右眼下方的脸被拐杖打的皮开肉绽,看起来就象是她那条伤疤又回来了一样。

“呜......对、对不起......”史密斯奶奶一惊,口中叼着的拐杖松了开来,跌坐在地上,身上的杀气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殆尽,不禁老泪纵横了起来。

“没关系的,奶奶......没关系的......”小苹花笑了起来,即使脸上淌着鲜血,仍旧轻声的安慰着她。

“告诉我......在妳心中留下伤痕的是谁?他对妳来说是不是很重要?”

“呜呜......是苹果玫瑰......我最喜欢的表亲,我们两从小一起受训,一起玩耍......一起犯错被罚......有一次也跟现在一样闹饥荒,我们两饿的快死了......而她却把好不容弄到的面包分了一大半给我,当她成了我试炼的对象时,我简直快疯了,然后我......我......”

小苹花伸出蹄子,给了史密斯奶奶一个深深的拥抱。

“......我好害怕......害怕改变......害怕改变后的世界......那会是什么样未知的世界呢?”史密斯奶奶在她的耳边说着,现在的她看起来苍老了许多,像个真正的老马一样。

“我不知道、我也会害怕......但是我愿意跟妳、哥哥、苹果家族的小马还有其他陆马族一起去探索、去面对,我会给妳勇气,所以,不要再伤害其他的小马了,好吗?”

小苹花松开了史密斯奶奶,给了她一个亲切的笑容。

“妳打算怎么做呢?”史密斯奶奶问。

“先从改变苹果家族的教条开始。”

小苹花站了起来,看向他的哥哥,大麦也给了她一个肯定的微笑。

“所有小马听着!”小苹花大声的宣布着。

“苹果家族从现在起,再也没有所谓的试炼、挑战等各种互相残杀伤害的传统!也不再有任何阶级之分!苹果家族就跟所有的家族一样平起平坐,『绝不放弃任何一颗苹果,即使是不同苹果树的苹果也一样要爱!』这是苹果家族的新教条!”

“我们的新目标是,陆马族将和独角兽、飞马和平共处!互相尊重!再也不要有仇恨!再也不要有战争!即刻生效!!”

小苹花说完,看着其他的陆马,陆马们面面相望,骚动的窃窃私语,直到大麦站出来,开始在地上踏蹄表示赞同,接着越来越多的陆马踏起了蹄,甚至还有陆马开始欢呼,高呼着新时代的来临。

在这一片欢欣鼓舞的声音中,小苹花开心的露出了笑容,闭上眼睛接受着陆马们的欢呼,直到......

砰!

一颗不知从哪飞来的子弹,射穿了小苹花的胸膛,她的身子被子弹的冲击力击飞,令她在空中滞留了片刻后,像个麻袋似的摔落在地上。

“不!!”史密斯奶奶紧张的冲向了她,将蹄子压在她如同涌泉般喷溅的伤口上。

开了那一枪的小马马上被周围的小马给制服在地上动弹不得。

“你为什么要开枪?!”大麦气冲冲的向那只小马质问着。

“我......唔......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才刚醒来,我看见她站在长老面前,以为她要对长老不利,所以......”那只小马一脸惶恐,当他明白自己铸下大错的时候惊慌的不得了。

“快!快去叫医疗团队过来!!”史密斯奶奶大叫着。

『小苹花?小苹花!!』

甜贝儿传来了讯息。

“咳!不要......”小苹花咳出了一口血,虚弱得叫着。

“什么?”史密斯奶奶听到小苹花的叫喊,急忙低下身来仔细听着。

“不要责怪那只小马......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小苹花竭尽力气的撑起脖子向史密斯奶奶说着。

“他只是十分的忠诚......并没有错......答应我......”小苹花感到一阵晕眩,她的脖子失去力气的躺了下来,高空上那相叠的日月以及血红的天色倒映在她的眼中,她的视线越发越模糊。

“我答应妳,我答应妳不跟他追究!现在别说话了,不要浪费力气,妳会没事的!妳会没事的......”史密斯奶奶心疼的叫着,她的蹄子都在颤抖,小苹花从来不知道原来她也有这样激动担心的一面,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苹花因为失血过多感觉到四肢冰冷和发痲,就象是身子落在寒区的冰水里不断的下沉,体温随着血液逐渐丧失,脑袋渐渐变得迟钝,眼睛所看到的画面就象是停顿的影片般一格格的,耳边听到的呼喊声变得又慢又沉重。

小苹花原以为如此拼命活着的自己会对死亡相当恐惧和痛苦,尖叫的想要逃离......但此时她的心情却是如此平静和安详......

死亡,或许是最公平的一件事情,因为只要存在在这世上就会有消亡的一天,不论生前做过什么样的事、有什么成就,一切终将变得无所谓,然而在死前所感受到的这份宁静,或许是赐给罪孽深重的她,最仁慈的恩泽。

『我这边的任务完成了,剩下的就看你们了......还有对不起......我......要先走一步了。』

小苹花用她残存的意识发送了最后一则讯息,渐渐闭上了眼,意识消失在一片漆黑之中......

thumb_up36
0thumb_down
#1
小林JK  陆马
回复 第四十章 苹果改革

????这就死了????

这么虐的吗???

2019-10-05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