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Frankie

 独角兽

开坑的乐趣在于填坑,填坑的乐趣在于不填~而最大的乐趣是,别人都以为坑了,却在某一天,突然更新!

机械甜贝儿日志

第三十六章 苹果家族的挑战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6,377 字

event 于 2019-08-14 发表

visibility 共 144 人看过

forum 共 0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看来她不会来了呢......果然其他小马的性命是威胁不了她的。”

乌鸦岩,位于无尽之森的东部外围的峡谷区,因有大量的乌鸦在岩壁上筑巢而得名,此时被绑架的小苹花正被五花大绑的坐在一块大岩石上,岩石下放着一颗炸弹,只要银流一引爆它,小苹花就会随着岩石掉到峡谷底下,银流将上头的计时器设定在日落的时候引爆,然而现在太阳已经落到了地平线上,夕阳的余光将大地染成一遍金色。

银流正坐在小苹花的旁边看着森林的方向监视着,比起身后就是没有退路的峡谷,可以暗藏小马的杂乱森林反而更加危险。

“唔唔!!”小苹花想要说话,但她的嘴里正被塞着一个布团,只能发出这样的声响,银流注意到她的骚动,转头回来看着她,她满是坚毅的眼神似乎是在告诉银流,她的朋友一定会来救她的。

“哼,妳还真是信任她呀?是因为妳们这个世界的小马过的都很幸福所以太天真的缘故吗?”银流转头看着她,冷冷的问着。

“唔?”

“妳知道吗?我在昨天晚上的时候遇见了这个世界的『我』,妳或许认识她,还有『我』的家,我悄悄的来到他们的后院,透过窗户看到了『我』正和她的父母愉快的用餐,这个世界的我似乎非常有钱,住在一个足以媲美苹果家族住处的豪华大房里。”

银流望着小马镇的方向,眼睛里闪烁着泪光。

“她的父亲向她伸出蹄子居然是摸着她的头而不是揍她,更不会拿开水烫她的身子,她的母亲看起来也没有精神疾病,不会认为她被恶魔附身,把她关在厕所或吊起来『治疗』,幸福得令我非常嫉妒她......”

“唔唔唔......唔唔?”小苹花露出了泪汪汪的眼神看着她,似乎很为她担心。

“呿!妳有没有没搞清楚呀?我是绑架妳的坏蛋,想要杀死妳的小马耶!”看到小苹花的表情,银流擦去了眼角的泪水,一脚将小苹花给踢倒。

“呜呜!”

“妳这家伙算妳倒霉,长得正好跟我最恨的小马一个样!”

银流端详着小苹花的脸,接着突然一阵狞笑,抽出了随身的小刀。

“仔细一看,还真的差了一点呀,脸上没有长长的疤痕和独眼......就让我稍微刻划一下吧?”

“呜呜!!”小苹花摇晃着头想要躲开,却被银流踩住不能动。

“等一下!”

就在刀尖要刺进小苹花的眼睛时,银流的身后突然传来了花花的声音。

银流转过头,高兴的看着从森林里走出来的花花,花花就这么独自一只小马,用着凶狠的目光很瞪着银流,右眼上的伤疤清晰可见。

“真没想到妳居然来了,我以为照妳的个性,妳绝对不会关心其他小马的生命呢。”银流放下刀子,脸上露出狞笑看着她。

“我是不在乎没错。”花花的脸上同样露出轻蔑的笑容:“我只是想来看看,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杂碎胆敢冒犯苹果家族的成员罢了,妳是谁?”

“什么?”银流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接着震怒了起来。

“妳居然忘了我的存在!!”

“我对弱者一向没什么记忆力,不过我不得不承认,你们能追到这里来的确有两把刷子。”花花回望着四周,象是在找寻什么东西般。

“我的头颅不知道长老开价多少?想必一定很高吧?高的令你们不敢任意跳出来,怕被别的小马干掉好增加平分的奖励?”

“别费心盘算了!来到这的只有我一个!!”银流抽出蹄枪,直指着花花问着:“妳准备好要拿妳的命来换她的了吗?”

“......妳先把她放了。”

砰!

花花的左前腿就这么被蹄枪的子弹给贯穿,花花的脸上带着惊讶又痛苦的表情趴了下来。

“唔唔!!”小苹花惊讶的发出声音,但银流这次却拿蹄枪指着她,方才已经看到蹄枪威力的她一看到银流用蹄枪指着她,立刻就害怕的倒抽了一口气。

“妳给我安静点,否则我就让妳先升天!”

“呼呜......妳射偏了呀,这么近的距离妳居然还会射偏,到底有没有受过枪枝训练呀?哈哈哈......”花花撑起身子,痛苦的看着银流说着。

“妳以为我会直接杀了妳?想起我是谁了吗?”

“......没,给点提示如何?”花花倔强撑起身子问着。

“我是银流!妳这个浑球!我跟妳一样是车厘子的学生!”

“是喔?我还以为车厘子的『得意』学生只有我而已呢。”

砰!这次是花花的右后腿被射穿,她再次趴了下来,但仍然没有因为疼痛叫出声来,反而笑了起来。

“呵呵呵......我就知道这一定会戳到妳的痛处,银流......好久不见了。”

“这个招呼也打的太晚了吧!”

“来找我有什么事吗?陆马族现在被我弄的满城风雨了对吧?”

“妳还好意思说!因为妳的缘故,害我们损失了许多东西!”

“......妳是为了车厘子才来找我的对吧?想替她复仇?”

“车厘子?我对那个背叛者没有兴趣!我只在乎妳这个恶魔!”

银流抽出了她的蹄枪,将它扔掷到花花的面前。

“我要『挑战』妳!”

“挑战?”花花皱起了眉头:“那是苹果家族成员之间解决恩怨的方式,跟『洗炼』一样,只有一方活下来的死斗,进行途中绝对不能有第三者干扰,场上总共只能用一样武器,获胜的那方可以合法夺走对方拥有的一切,而失败的只有死亡......但是这样的方法只限定『苹果家族』的成员使用!妳没有资格『挑战』我。”

“喔?看来妳还不知道呀?在妳这家伙叛逃后,我就被长老亲自提拔为苹果家族的新成员了,为了庆祝此事,我还特地杀了我的父母,顺便过了『洗炼』的仪式,哈哈哈!!”

花花惊讶又愤怒的瞪大了眼睛:“连自己的父母也......妳为什么下的了蹄?!”

“那是因为他们两个跟垃圾没有两样!他们唯一的存在价值就是让我杀掉,仅此而已,现在,我也要杀了妳,夺走妳的一切。”

“朝对方开了两枪后才提出挑战,妳真够奸诈的......”。

“妳没有拒绝的余地。”银流抽出了小刀,抵着小苹花说着:“话题就到此结束了!妳要是不接受,我就立刻把她的喉咙划开,让妳看着她死。”

“......我接受,不过妳得先放了她,以免妳最后食言。”

“喔?很有自觉赢不过吗?不过不行!她还得在这里帮我们见证,我是怎么让妳死在我的脚下的!”

银流将身上的其他东西放到一旁,然后跳下岩石,来到了花花的面前。

“准备好我们就开始吧,妳也别想要拖时间,别忘了炸弹的计时器可是会准时引爆的。”银流指着炸弹上的计时器,时间只剩下最后十分钟。

她们两现在隔着一把枪,不甘示弱的瞪着对方。

喀!不知道哪传来的声响,或许是树上的松果落地的声音,那个声音也成了他们两行动的暗号,第一时间,双方就朝着地上的那把蹄枪冲了过去,但明明花花的两只腿受了伤,比速度绝对没办法赢过银流,银流却似乎在打什么主意,故意放慢自己的速度让他们能同时抵达那把枪的前面。

下一秒,她们互相挥出了蹄子。

银流矫健的闪过了花花的蹄子,但花花却因为受伤动作迟缓,被银流的蹄子给击中,冲击力让她退后了几步,还没等她稳住身子,银流就撺到了她的下方,用两只后腿狠狠的踢上了她的胸膛。

“呜!!”

花花被踢飞出去,在地上翻滚了两圈后才停下来,激起了大量的尘土。

“哈哈哈!我就知道妳一定没那么傻的只想捡枪,我也是,太快杀了妳一点都不有趣。”银流笑着,她的声音又高又尖,充满了戏谑。

“呼呼......”就当花花从地上爬起来时,银流再次行动,朝着花花冲了过去,然而此时花花却一把用蹄子刨起了地上的土石,泼向银流。

“呜?!”银流大吃一惊,赶紧闭上眼睛防止砂石进入她的眼睛,就在这时,她感觉到自己得肚子受到了一阵强烈的冲击,睁眼一看才发现花花居然用自己的头冲撞了过来。

银流张开蹄子,抱住花花的头,硬是接下了她这一计头锤,然后勒着她的脖子想把她的头给扭断,但是花花的身子却十分灵活和柔软,两只后腿一卷,踢上了银流的鼻子。

“呜!!”银流感到眼冒金星,松开了花花的头,她们两又退开来,当银流从晕眩中恢复过来时,正好看见花花捡起了掉落在一旁的枪,将她套在蹄上。

“不准动!否则我......”

银流没有理会花花将枪指着她,迅速的移动位置。

砰!花花开出了第一枪,但子弹却在枪枝里头炸了开来,巨大的爆炸将花花的蹄子给炸碎,她也因为这股爆炸而向后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后便没了动静。

“唔唔!!”嘴巴被堵住的小苹花大声叫着,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

“哈哈哈!!真没想到妳居然会被这么没用的伎俩骗到,我先开了两枪,让妳以为枪是正常的,妳万万没有想到我会在里头摆一颗会造成膛炸的子弹对吧?!”

银流得意的笑着,她缓缓的走到了花花的旁边,伸出蹄子将她翻了过来。

“喂?妳死了吗?哎呀?妳的脸被炸的面目全非了......等一下?!”

银流一惊,因为她在花花的脸上看到的不是血肉模糊的样子,而是一团黑,她的脸就象是融化般变成了黑色的液体,接着融化的部份扩散到身子,花花整个变成了一团黑色的液体,趁着接近黑夜视线不佳,她才一直没有发现,先前打在花花身上的子弹伤口根本没有在流血。

不只是银流,在岩石上的小苹花也看的目瞪口呆,然后她突然感觉到有小马正在拍她的背,她一回头,便看见了泡泡的脸,泡泡趁着银流和假扮成花花的毛毛战斗时,从悬崖的方向接近,泡泡伸出蹄子示意她安静。

“妳不是小苹花?!妳是那时被我踢伤的小马!!”银流惊叫,她看到花花的身体变成了另一只橘色的飞马。

毛毛躺在地上没有反应,似乎已经晕过去了,原来的计划中是她要在银流吃惊的时候抓住她的,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出了岔子。

银流的头转往了这里看来,发现了正在解救小苹花的泡泡。

“该死的东西!居然敢骗我!”银流从她的黑色毛衣里拿出了一个装着天线的装置,似乎是炸弹的遥控器。

“喝啊啊啊!!”

正当她要按遥控器上的按钮时,真正的花花从附近的树丛中冲了出来,一把撞翻了银流,遥控器也飞到了一旁。

“妳这骗子!!”

“不骗妳的话中弹又被炸的就会是我了!!泡泡快点把小苹花带离那!我不擅长肉搏呀!”

花花和银流在地上扭打成一块儿,炸弹计时器上的时间只剩下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泡泡赶紧从一旁捡起银流的小刀,割开了小苹花身上的绳子。

“对不起,但时间真的不够。”泡泡向小苹花道歉,一把抓起她将她扔了出去。

“啊啊啊!!”小苹花在空中画出了一条抛物线后挂在了树上。

碰!!

炸弹的计时器触发了炸弹,将大岩石底下的地面炸塌,一旁正在扭打的花花与银流也受到波及,跟着崩塌的地面一起坠下了山谷。

“跟我一起下地狱去吧,哈哈哈!”银流抱着花花的身子一边狂笑。

“花花!”泡泡在破碎的岩石上来回跳跃着,来的她们的附近后跳起来抱住了花花的腰,她本想藉由冲击力将她们带到岩壁上并且攀在岩壁上,没想到岩壁上的土石特别的松软,泡泡的蹄子一下子就滑开了。

“妳会飞吗?!”花花问。

“我的基本设计里并没有飞行装置。”

“干!那妳来干嘛的呀?!”

“呃......陪妳最后一程?这样的高度冲击力只有我能安全降落。”

“快想办法啦!!!”

泡泡迅速的在功能选单里查找,希望博士在她身上添加的一堆功能中有飞行或降落相关的东西。

时空烤箱......万用瑞士刀组......卡拉ok组……生命探测器......反重力装置......超级小鸭鸭变形模块......这什么鬼?等等......反重力装置!

泡泡启动了反重力装置系统,她胸前的板甲突然开了一个缝,一颗发着蓝光的圆形装置露了出来,蓝光的能源开始启动,流向了她的四肢,接着泡泡突然感受到一股反作用力从底下传来,但因为反作用力出现时的震动过大,原本抱住花花的银流滑了开来,要不是因为花花实时伸出蹄子钩住了她的一只前蹄,她恐怕就要一起摔下去了。

“为、为什么妳要救我?”银流在惊慌之余疑惑的问着。

“现在是说这个时候吗?!快把另一只蹄子给我!!”花花吃力的叫着。

“回答我!!”

“因为我不想要再看到有小马因为我的关系死了!!跟这群笨蛋在一起太久,连我的心也软了,快把妳的蹄子给我!”

“......是吗?看到我死,妳会很痛苦对吧?那么......”银流身出了另一只蹄子,但她做的并不是攀上花花的蹄子,而是抵着花花的蹄子,要将自己的蹄子给抽出来。

“妳在做什么?!不要!!”

银流抽出了自己的蹄子,并且带着胜利的笑容跟着崩塌的石头一起坠入了山谷底下。

“泡泡!”

“来不及了!”

碰轰!!

山谷底下激起了大量的尘埃,泡泡带着花花飞了下去。

“咳!咳!我什么都看不到!泡泡快用生命探测!”

“扫描中,大量的粉尘干扰了扫描光,需要......”

“闭嘴快找!!”

搜寻了好一会儿,她们才在一块大石头下发现被压住的银流,但银流不知算是命大还不幸,被发现的时候居然还活着,浑身都是血的在石头下抽搐。

“银流!”花花赶紧急奔到她的身边,扶起了她的头让她的头投靠在自己身上。

“别说话!妳会得救的,我知道有小马可以救妳!毛毛在哪里?!”

“她还在上面,而且似乎还在昏迷中。”

“可恶!!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出差错!!”

“推测是因为毛毛的基因稳定性越来越高,同时也造成了她对于正常生物伤害的免疫力下降,才会在枪枝爆炸时受到冲击而昏迷。”

“嘿......嘿......妳真的是......那个小苹花吗?”银流吐着血,颤抖的问着。

“我不是叫妳别说话的吗?!泡泡!立刻上去把毛毛带下来并弄醒她!!”

“知道了!”泡泡说完,又飞了上去。

“不要......假好心了!现在才来变善良......有屁用!”银流咬着牙,生气的说着。

“为什么?为什么妳对我的恨让妳执着到这种地步?”花花不解的问。

“妳居然......还不明白吗?因为......妳跟我很像呜......可是,我却总是输妳......不管在能力......还是吸引车厘子的注意力上。”

银流的眼角流下了泪。

“我很喜欢车厘子…...是她发现了受不了那样家庭而逃家,在垃圾堆里打滚的我,是她教我怎么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生存的方法......训练我、比我的父母更照顾我,我试着想报答她,于是我很努力,想让她以我为荣......可妳却总是能轻易的夺走她的心思。”

银流的呼吸越来越微弱,但她仍不放弃的继续说着。

“那天我在训练场......满心期待着她来替我上课,然后我就收到她为了救妳叛变的消息,她没有留下任何一句话,就好像我从不存在似的......没有成为她犹豫着要不要叛变的理由......”

银流愤怒哭叫着。

“妳知道那种感觉吗?!如果她当时愿意带上我,我会毫不犹豫的跟着她一起走......即便是要帮妳我也愿意......后来我收到她死了的消息以及......妳还活着的消息,于是发誓绝对要宰了妳......”

银流伸出蹄子,好像要揍花花似的,但只在她的脸上沾染了一点自己的血。

“妳错了,妳完全错了!”花花摇着头,她也落下了泪。

“她行动的理由不完全是为了我,而是为了她所心爱的小马,她不希望他在醒来后发现自己所爱的小马都死了,她不带上妳,是因为她知道这一趟凶多吉少,不希望妳跟着她一起死才没带妳走的。”

“哼......无所谓了......最后,我终于赢妳了。”

“赢、赢了?”花花楞楞地问着。

“我可以死了......离开这个令小马痛苦的世界,比妳早一步,到车厘子的身边......活下来的妳,就继续感受着活着的痛苦......吧。”

银流说完,身子便软了下来,眼睛张着,不再有动静了......

花花看着银流的尸体发楞着,直到泡泡带着毛毛飞了下来。

“来不及了吗?”毛毛难过的说。

“生命迹象完全消失了。”泡泡诊断的说。

“银流她在死前......居然说出了跟姐姐相似的话......”花花说着,虽然她背对着她们,可是她们两都很清楚的听到她在啜泣。

“为什么......我们的世界会令生活在那里小马这么痛苦?!为什么......那里会有这么多的仇很和哀伤......为什么不能像这个世界一样充满了爱与包容?我好想让他们看看......原来他们可以不用这样互相仇恨......和平共处。”

“我能了解妳的感觉......”毛毛走了过来,摸摸花花的背。

“我也是。”泡泡说着,坐在了她的旁边。

她们三个就这么望着银流的尸首,替她默哀了好一阵子,直到太阳完全没入地平线。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Transformation变形/变化
  • 科幻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