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开坑的乐趣在于填坑,填坑的乐趣在于不填~而最大的乐趣是,别人都以为坑了,却在某一天,突然更新!

机械甜贝儿日志

第三十四章 创造与恶梦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4,702 字

publish于 3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28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2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一个小时又零五分......这是泡泡叼着色笔,坐在甜贝儿房间里望着空白纸张发呆的总时间。

泡泡很努力的尝试创作,原型机曾经也输入过一些基本的绘画资料与概念,她可以一笔不差的将看到过的场景画出来,或是将不同的图片合成在一起,但这样的方式就像计算机做图形处理一样,她没有办法像真正的小马,真正『创作』出什么东西来,没办法想象为什么生物能够创作出不属于真实物景的图画和色调。

泡泡卡住了,她特地规划出来用来处理创作的存储器一片空白,没有目标、没有灵感,也没有相关参数可以设定。

“果然还是不行......”

最后,泡泡放下了色笔捂着脑袋......她调阅过所有跟艺术和创作的相关资料,可里面对于艺术的解释总是太过于笼统,她可以在千分之一毫秒就写出入侵国家军事系统的病毒程序,也可以分析画出将近不规则的线条,可是当那些东西加在一起时,她的运作系统就卡住了。

“泡泡,妳画的怎么样了呀?嗯?一张都没画?”

瑞瑞趁着工作之间的休息时间走上来查看泡泡的情况,却看到她面对一些空白的纸张抱着脑袋。

“我做不出来......创作艺术对我来说太难了!”泡泡哭丧着脸,气馁的说着,她刚刚也试图请教花花和毛毛,花花表示说她没画过蓝图以外的东西,毛毛则是提供一堆她如何用血和动物的骨头作画或者用尸体作装置艺术的方式,但她不想因为这样就随便去杀个什么来创作艺术,而且她相信甜贝儿绝对不会喜欢这样的创作。

“喔,其实没有那么难啦,或许是妳给自己的标准太高了,创作这种事情其实很简单,仔细静下心来想想看,如果妳是甜贝儿妳会喜欢什么画呢?然后一定要开始妳的第一笔,就算画失败了也没关系,我这的图纸还有很多很多呢。”

“甜贝儿会喜欢的画?”泡泡似乎察觉到什么关键因素,如果她照着甜贝儿的思路去想,那会怎么样呢?

泡泡低下了头,看着空白的图纸沉思着。

她会喜欢的画......她会喜欢的东西......我喜欢的东西......

泡泡的脑中突然闪过了一个画面,但她惊讶的发现,那个画面就象是莫名其妙出现在她存储器里的那样,于是她决定将那个画面给画出来。

泡泡拿起了一只色笔,开始像打字机一样左右的在图纸上来回移动着,只在必要的地方用笔间划出了线条,当她画到图纸的尾端后,又拿起另一个颜色的色笔从图纸的开头画起,如此反覆几次之后,一个图画渐渐的在纸上成形,瑞瑞忍不住好奇的凑向前看,然后不禁露出了微笑。

“什么嘛......说什么不会画画,妳这画的不是挺棒的吗?”瑞瑞拿起了这张图纸,笑着欣赏着说:“这张我很喜欢,它令小马感觉心里暖暖的。”

发现新的程序......『灵感』、『创造』。

“妳想她会喜欢吗?”

“一定会!”

完成了那张图画后,瑞瑞执意要帮这张美丽的画做护贝和裱框,泡泡也点头答应让她做了。

把画拿给瑞瑞去处理后,泡泡在房间里没事做,今天甜贝儿虽然只读半天,中午就放学了,但到她回来还有一段时间,她的处理器现在灵感泉涌,产生了好多好多画面,于是她决定再画几张。

她画了动物,画了植物,画了好多好多她在这个世界里看到的漂亮东西,然后她突然画到了自己......

在下笔时,泡泡的情绪指数突然快速的下降,每一笔都画的非常压抑,她很想停下来,但她新获得的程序有一项特性居然是不接受中断控制,她看着自己拿着色笔在纸上勾勒出自己的模样,银白色、冰冷、无机质的模样......

那是她,却也不是她......图画中的她静静的在地上坐直着身体,象是在等待命令时的待机状态,机械的双眼没有焦距的望着前方,就这么孤零零的坐在那里。

泡泡的心里感到一阵惊慌,她很想在周边加上一些背景让图画看起来没有那么压抑,可是她的处理器和程序不论怎么想,都想不出除了铁灰色的空间外有什么东西适合她。

泡泡叼着的色笔落到了地上,她看着图中的自己久久不能言语,突然间,泡泡似乎看见在纸上的机器甜贝儿彷彿在动了起来,机械眼睛象是在聚焦般收缩,从画里头盯着她看,然后开口用她先前那象是老旧磁带的语音系统说话。

“我失败了......不论怎么尝试,我都不可能变成真正的甜贝儿,瑞瑞也死了!机器甜贝儿存在的意义早就消失了,我留下了遗憾,那妳呢?”

“什么?”泡泡愣愣地问着,她觉得那是原型机在跟她说话,可是怎么可能?!

“沾满鲜血的妳,有什么资格成为真正的甜贝儿?”

泡泡的记忆数据库开始提取出记忆,过往的画面在她眼前拨放。

“求求你!我还不想死呀!”

在一片火海之中,一只小马满身是血的在地上爬行,哭着向自己求饶的画面。

“发现残存生还者,执行彻底歼灭任务。”

画面中的自己举起了从敌方那抢来的枪械对着那只小马。

不!不要!

砰!

画面又迅速切换,这次是一只倒卧在血泊中,却还有一丝丝气息的飞马。

“在你被歼灭之前回答我,为什么你明明有机会逃走,为什么要回来营救已经不可能存活的同伴而使你身陷危险?”

“你这个......冷血的机器......是永远......不会懂的......”

那只飞马对着『他』的脸吐了一口鲜血,下一秒他就被蹄刀给贯穿。

......不要再播放了!

画面跳转到另一个场景,这次是他袭击了一辆陆马的交通车,到处都是车子的残骸与陆马的尸体,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对陆马母女,母亲不断的请求他放过她的孩子,然后自己还是开枪了,他先射死了那位母亲,看着她的孩子抱着她母亲的尸体哭泣,观察她的情绪行为,然后一枪射穿了那孩子的身体,那孩子飞了出去,可是还没死,她努力挣扎的挪动身体,想再回到她母亲的身边,而他就这么静静的在一旁观察并记录那孩子的行为,可惜还没到达就死了。

“这就是妳,一台战争机器,为了达成任务、为了收集信息,什么都做的出来,比我还要残忍、比我还要无情!!”

“不,不是的!那个不是我......我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泡泡摇着头,惊慌地后退。

“但妳无法否认妳曾经做过这些事情,妳的蹄子沾满了他们的鲜血、妳曾踩踏过他们的尸体,这样子的妳,有资格当真正的甜贝儿吗?”

图画中的甜贝儿开始融化,结果金属的外表底下居然是一只焦黑腐朽的小马身体,几乎被炸得面目全非的甜贝儿,用空洞的眼窝瞪着她。

“妳没有资格成为我!!”

“哇啊?!”

泡泡惊叫了一声,从地板上爬起来,她望了望四周,发现自己还在旋转木马服饰店,地上散落着她画出来的作品,包括那张自画像,不过那张自画像依旧维持着毫无感情坐着等待的姿势。

泡泡搜寻着自己的记忆信息,发现她在画完那张令她感到压抑的自画像后就闭上了眼,似乎是『睡着』了,还睡了好几个小时。

这非常奇怪,非常的不可思议,那段影像确实存在,不过跟那些莫名其妙出现在存储器中的信息不一样,上头标记着是由『创造』程序制作的,这程序居然让她『做梦』了,做了一个真实无比,又十分可怕的梦境。

碰!!

这时房门被用力的打开了,房门打到墙壁后回弹发出了好大的声响,泡泡看见甜贝儿出现在门口,只是她脸上的表情比早上出去的时候还要愤怒,但是泡泡并不在乎,她已经准备好要给甜贝儿一个会让她心情好起来的惊喜了。

“甜贝儿,欢迎回来,我做了......”

“妳怎么可以这么做!!”泡泡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甜贝儿给打断了。

“什么?妳知道我做了什么?妳么可以瞒这我这件事情这么久?!”

“当然知道!妳居然打破了小霸王的游戏纪录!打破了他的自尊心!我终于知道这几天他都为什么不跟我讲话的原因了!”

甜贝儿怒叫着,声音中还带着哽咽。

“因为妳!害我在学校跟他大吵了一架,然后他的游乐器还突然坏掉了!结果他居然认为是我害的,说他再也不跟我说话了!”

“我、我不知道这件事情有这么严重,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之前妳们还害我们莫名其妙的欠方糖角落一堆钱,花光了我们的零用钱,这我还能原谅妳们!妳做事总是完美,抢走我姐姐对我的关注,那也就算了.......可是妳现在害我男朋友再也不跟我说话了!妳要怎么赔我啦!!”

“小霸王是妳男朋友?”

“......他还不知道而已,不要借故转移话题!”甜贝儿指着泡泡的鼻子怒叫着:“我早就在怀疑,妳想要取代我!抢走我的姐姐、抢走我的朋友!因为妳就是这样设定的!”

“我得承认这些我有想过,但我并没有......”

“啊哈!我就知道!”甜贝儿跳了起来。

“我妳的诡计被我拆穿了,我不会让妳得逞的!妳只是一台模仿我的机器马!永远不可能成为我!现在妳给我滚!永远不准接近我的姐姐和我的朋友们!!”甜贝儿指着房门外,示意着泡泡滚蛋。

“......遵命。”

泡泡沉默了一会儿后点点头,她的语气十分平静,接着一步步走出了房间,走下了楼,在楼下的瑞瑞正好拿着表好框的话要走上楼。

“啊,是泡泡对吗?妳看,我已经帮妳把画......”

“已经不需要了。”泡泡回答,接着从瑞瑞的身边擦肩而过。

“泡泡?”瑞瑞的声音在泡泡的背后响起,但泡泡并没有回过头,只是默默的打开了旋转木马服饰店的门后走出去。

当门重新关上后,泡泡走路的速度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当她与正放学回家的小苹花和飞板璐她们擦身而过时,她的时速已经飙破了一百六十公里,与她们擦身而过的风压,让正在溜滑板的飞板璐还有坐在她后头拖车上的小苹花晃了晃。

“哇喔?!刚刚那是......甜贝儿吗?”飞板璐稳着身体。

“什么?我根本看不清楚刚刚那团白色的东西是什么?!”小苹花吃惊的问。

“我的动态视力比较好,这是飞马族的特性,刚刚那个应该是泡泡吧,她冲这么快做什么?”

“谁知道......不过估计跟甜贝儿有关,妳也听到了她和小霸王吵架的内容,虽然他们有时会小打小闹,但这次似乎真的打起来了。”小苹花整理了一下被吹歪的蝴蝶结说着。

“是呀,我从来不知道甜贝儿会用过肩摔。”飞板璐点头表示认同。

“嘿!小苹花。”

就在她们要继续前进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后面喊住了她们。

“啊?呜?!”就在小苹花回过头时,一块散发着奇怪气味的白布摀上了她的鼻子,在小苹花还没意识到那是什么时,她就已经失去了意识。

“小苹花?!”飞板璐惊叫,接着转头对把小苹花弄晕的小马叫着:“白银勺勺?!妳对她做了什么?!”

“哎呀呀?太容易了,这个小苹花似乎是是这个世界的本尊。”白银勺勺没有理会飞板璐的喊叫,只是把小苹花晕过去的脸粗暴的拉起来观看。

“嘿!别这样对她!”飞板璐挥着蹄子要上前制止,下一秒一只蹄子却击中她的右眼,把她打的眼冒金星。

白银勺勺居然会施暴?!这是飞板璐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她的头晕眩的让她趴在了地上,就当她勉强撑起头看向白银勺勺时,她发现了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

“白银勺勺……妳的可爱标志不见了?!妳、妳不是这个世界的白银勺勺!”

“喔?看来妳也知道另一个世界的事情呀?”这时白银勺勺来到飞板璐的面前,又踹了飞板璐一脚将正要爬起来的她踢翻在地上。

“妳知道另一个小苹花的事情吧?她在哪里?”

“我、我为什么要告诉妳?!”飞板璐摀着肚子,卷缩在地上抽搐着,刚刚那一脚可真重!

“哼......不说也罢,妳就帮我带话给另一个小苹花吧!告诉她,我在森林里的峡谷等她,附近有很多黑色会飞的动物......”

“乌、乌鸦岩吗?”飞板璐问。

“乌鸦岩......原来是叫那个名字呀,总之,告诉她,在日落之前,拿她的命来换这家伙的命,只准她一个来!如果她想动什么歪脑筋或者不来,我就把这只小马的头砍下来回去交差,不过......她多半不会在意这件事吧?哈哈哈!”

白银勺勺大笑的说,接着便把小苹花丢上了拖车,抢了飞板璐滑板车后溜走了。

“小苹花!!糟糕......得赶快去......告诉花花她们才行......”飞板璐挣扎的从地上爬起来,身子摇晃晃的向秘密基地的方向走去。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Frankie  独角兽

开坑的乐趣在于填坑,填坑的乐趣在于不填~而最大的乐趣是,别人都以为坑了,却在某一天,突然更新!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