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开坑的乐趣在于填坑,填坑的乐趣在于不填~而最大的乐趣是,别人都以为坑了,却在某一天,突然更新!

机械甜贝儿日志

第三十三章 早餐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5,300 字

publish于 3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27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1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我是银流,这是第三次任务回报,这个世界非常奇怪,这里的太阳与月亮居然是轮流的在天空中交替,早知道这样子我就在太阳出现的时候行动就好了,也不会在上一次报告的途中遭遇危险生物的攻击,牠们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之前独角兽势力放出来的恐怖生化怪兽一样,究竟是谁在森林布下了凶猛的守护者,又为了什么目的,我想我今天可能有了答案。”

代号的银流小小马躲在一棵树上对着对讲机说着,一边观望着路上往来的小马,其实她也不担心自己被发现,因为这个世界的小马似乎并不在乎外来者。

“接续上一次的报告,我当时差点被一群像是树枝和木头做成的生物杀掉,幸好那时候我遇上了一只陆马相助,那只陆马外观很特别,她有着黑白色的条纹,而且那似乎是天生的,我从未见过这样的陆马,而且她说话的方式也十分独特,她用字句押韵的方式警告我快回去原来的世界,否则我的命运将被终结在这里,就跟那只暗粉红色的小马说的一样,我以为那是在威胁我,所以向她开枪,可是子弹神奇的被她那外表象是木棍的东西轻易弹开,然后她就闪进了森林之中消失了,她身上的体纹真是优良的保护色,我真羡慕她,所以下次让我逮到,我一定要把她的皮扒下来当做纪念。”

银流一边咬下她从摊子上偷来的苹果一边继续说着。

“对了!我差点忘记报告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在森林里迷路了一天后终于找到了出口,并且来到一个叫做小马镇的地方,不过并不是由飞马站所占据的那个小马镇,也不是陆马的地盘,这个地方居然居住着三族的小马和其他族的生物!你们能想象吗?三族的小马居然居住在一起,而且还过的和乐融融,初次发现这种现象时,我觉得恶心到快吐出来了。”

银流把吃完的苹果核丢下树梢,然后又拿起了一颗吃着,多汁又没有腐败苹果味道香甜的令她着迷,她无法想象这种高级货居然路边就有在卖,她决定等等吃完后再去偷上几颗。

“但令我觉得更惊讶的事情并不是这个,我在这里遇见了大麦!不过并不是我们陆马族的那位,虽然他的外表声音就跟他一模一样,但是他没有戒心、悠悠哉哉的在路旁摆着苹果摊,这个世界里有很多小马长得跟我们世界里的小马一模一样,不只是外表、名字,就连家庭成员也一样......”

银流说到这里,忍不住咬紧了牙。

“总之,这个世界非常的完美,除了那座森林以外,这里的居民根本毫无戒心,也没看到什么足以抵抗入侵的军队或武器,看来是个容易征服殖民的地方,我期望陆马势力能够统治这里,这里的资源丰富的能令我族壮大,我会在持续做观察并回报,报告完毕。”

银流关掉了对讲机,此时树下突然传来了一声呼喊。

“嘿!白银勺勺,妳在树上干嘛?”

银流从树上探出头,看着树下一只粉紫色的小小马,她的态度十分娇横,头上戴着一顶跟她头上带着的头冠一模一样的特征标志,银流并不认识她,但她似乎认识这个世界的白银勺勺。

“我以为妳跑回家去拿忘记的东西了,妳身上穿的那件是什么?!不要告诉我妳想穿那一套象是老奶奶才会穿的黑色毛衣去学校,记得我跟妳谈过的时尚问题吗?!”

银流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间谍毛衣,那是她晚上露宿时用来御寒的唯一装备。

“喔,呃......知道了,等等我就回去换。”她很想立刻跳下来把刀子插进她的眼睛里,或是把她娇气的脸蛋砍的面目全非,可是她还不想在这里惹出骚动,于是只好装做客气的说着。

“要快点喔!下午的时候我妈妈要带我去坎特拉百货公司买她新的电卷棒,今早用的时候突然坏了,妳也一起来吧,我们一起去那疯狂的血拼,好忘记小苹花先前对我们做的那些恶心事情!”

“血拼?......血......嗯,这听起来好像很有趣......等等,妳说小苹花在这?我是说小苹花怎么了?”

“蛤?妳不要说妳已经忘记了那件事情了!她突然变得诡异又恐怖,然后还用那些奇怪的把戏吓我们!要不是因为那些黑黑的东西突然就消失不见,我们原本有证据向车厘子打小报告的!”

“这个世界也有车厘子……”银流脸上的表情有些惊讶,但随即又恢复了冷漠,她从树上跳了下来,利落的落在她的面前,冷笑的问着。

“告诉我,更多关于那个『小苹花』的事情......”

--------------------------------------------------------------------------------------------------------

时间回到今天稍早的时候......今天甜贝儿和泡泡特地起了个大早,在厨房里头忙碌着。

“侦测到程序错误,请再重申一次,我们是要做早餐给瑞瑞吃,还是要毒杀她?”

泡泡望着眼前一盘盘的黑色物质,有的还散发着诡异的绿光或紫气,实在很难想象十几分钟前它们都还是新鲜又健康的食材,怎么经过甜贝儿的调理后会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当然是早餐呀?妳看不出来这一道道精美的料理吗?现在快帮我做些摆盘。”甜贝儿说着接着将一些不知道哪里摘来的叶子交给泡泡。

“唔......”泡泡看着那些黑乎乎的料理好一会儿,接着将叶子插在上头,一片一片的插上去,一旁的甜贝儿看了直摇头。

“不是这样子的!摆盘不能只是把东西放上去,要放的好看美观才叫摆盘。”

“好看......美观......”泡泡觉得有些困窘,她的程序里根本没有审美观这样东西,即便是能模拟出情绪,审美观这种会因思想、知识程度和生长背景等众多因素影响的东西实在太难模拟了。

“来吧,我教妳。”甜贝儿说着,接着把插在那坨原本应该是叫做『烤土司』的黑色物质上的叶子拔下来,接着摆在盘子的外缘。

“瞧?这样子就很好看啦。”

“......我们不能交换工作吗?我相信我对做出无毒......我是说,料理可能比较在行......”泡泡说着,可是她立刻就后悔了。

等等,我到底在说什么?我得模拟甜贝儿的一切,意思是说我也得做出有毒的料理,但是甜贝儿做的根本已经超出任何料理的定义了,不管再怎么调整,都不可能做出甜贝儿程度的东西。

我觉得好混乱......

“甜贝儿!妳又把东西给烧着了吗?!我不是说过没有我或成年小马的陪同,不准用火的吗?!”

瑞瑞叼着灭火器冲进了厨房,然后看到了宛如被炸弹炸过的厨房,到处都是食物的残渣以及焦黑的炭块。

“这次真的不是我!是烤箱用到一半自己爆掉了!对不对,泡泡?”甜贝儿慌张的解释着。

“是的,起火原因是电器故障,至于其他的东西就是甜贝儿弄的了。”

“喔,谢谢妳的『注解』。”甜贝儿斜眼看着泡泡。

“不客气?”泡泡歪着头,不确定这是什么意思,不过她却很清楚的知道,当瑞瑞看到那堆说是要煮给她吃的黑炭焦块时,脸上露出的表情应该是在说救命!

“妳们先去坐好,我来负责把东西端过去。”泡泡自告奋勇的说着,一边向瑞瑞眨了眨眼。

“喔,我也能做的,我......”甜贝儿话说到一半就被瑞瑞堵住了嘴。

“甜贝儿,妳就让泡泡来吧,我看她真的很想帮忙。”

“什么?可是我以前说要帮忙的时候妳总是拒绝,为什么她......”

“甜贝儿......”瑞瑞笑着看着她。

“好吧......”

在瑞瑞带着甜贝儿离开后,泡泡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盘子里那堆成分分析器也分辨不出来的东西倒掉,然后用自己身体内建的时空烤箱和材料混合器,试图仿造甜贝儿拙劣的厨艺做出外观难看却又能吃的料理重新摆上,只是泡泡不管再怎么做,都做不出甜贝儿那种焦黑的外表,于是便放弃了。

“嘿!这些东西不是我做的!”

一端出来,甜贝儿果然立刻抗议了起来。

“对不起,我刚刚拿的时候不小心全翻掉了,于是紧急做了这些补偿。”泡泡道着歉,一边将盘子放上了桌,然后把那堆叶子拿给了甜贝儿。

“能帮我摆盘吗?我实在对这个不擅长。”泡泡问着,甜贝儿气得脸都红了。

“喔,妳怎么可以......”

“甜贝儿,记得我说过淑女不可以太斤斤计较别的小马的过失吗?她既然都已经道歉了,妳就原谅她吧。”瑞瑞立刻出面缓颊,甜贝儿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泡泡。

“好吧......不过下一次不可以再搞砸了!”

“遵命。”

“甜贝儿,妳的摆盘功力也进步了好多啊,妳的点缀让这些食物看起来好好吃。”正当甜贝儿用那些不知名的树叶在为盘子上的食物做装饰时,瑞瑞夸赞的她说着,这让甜贝儿脸上终于扬起了笑容,更卖力的为盘子上的食物做装饰。

于是甜贝儿和瑞瑞开始吃起了泡泡为她们准备的早餐,当瑞瑞第一口咬下她叉子上的食物后,发出了一声惊叹。

“喔!我的赛蕾丝蒂亚呀!这实在太好吃了!我觉得我的我的舌头兴奋的再跳舞,我有好几年没有吃到这么棒的食物了,要是以后再也吃不到了怎么办?!”

“谢谢您的称赞。”泡泡笑着回答,接着转头向闷闷不乐的甜贝儿问:“不合您的胃口吗?”

“没有,很好吃,太好吃了,妳做的事情总是这么的完美。”甜贝儿咬牙切齿的说着,接着气呼呼的把自己那份早餐全扫进自己的肚子里,然后拿起书包朝大门走去。

“我去上学了!”

“甜贝儿,妳的态度不应该。”瑞瑞说着,可是旋转木马服饰店的门已经叩!被重重的关上了。

“喔,我很抱歉甜贝儿这样对妳,她只是有点忌妒我对妳好......真希望她能够像一个成熟的淑女。”

“一个淑女,那就是妳期望甜贝儿成为的吗?”

泡泡转过头来问着,如果瑞瑞希望甜贝儿将来成为一个淑女,那么也可以代表模拟甜贝儿性格的最终目的,如此一来她就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可以前进,只要载入有关淑女的相关信息的话......

“是的,不过却也不是。”瑞瑞点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我不明白。”泡泡被搞糊涂了。

“意思是,如果甜贝儿愿意朝成为淑女的方向前进,这我当然很高兴,但我同时希望她能够做自己,如果因为我的期望而阻碍她的自由发展,那么即使她成为一位淑女,她也不会开心的。”

“我更听不懂了。”

“简单来说,我会尽力的把如何成为淑女的方法教导给她,但是她要不要成为淑女是她自己的选择,我并不想过度干涉她的未来,我只希望她过得快乐,而我把自己如何过得快乐的生活方式教导给她,如此而已。”

“稍微能......理解一点了。”泡泡歪着头。

“那么妳呢?妳想成为什么?”瑞瑞看见泡泡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出声问道。

泡泡一愣,瑞瑞的问题恰好跟特殊权限的安全提问一样。

“......我被设定为『模拟甜贝儿一切并成为她』,成为甜贝儿,这就是我被交付的任务。”

“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瑞瑞有些惊讶。

泡泡抬头看着瑞瑞。

“我不确定该不该说,毕竟这个问题的答案虽然与妳无实质上的关连,却还是会产生心理上的影响。”

“......因为她死了,对吗?”瑞瑞一语道破。

“是的。”泡泡扬起了眉毛:“您似乎一点都不惊讶?”

“不,亲爱的,我的心里非常惊讶,只是我先做好了心理准备,当我第一眼见妳是机械马时,我就在思索,是基于什么样的原因她才创造了妳,这个答案很明显,这在艺术界屡见不鲜,为了纪念某只小马或事物而创作......只是当我猜中时我仍觉得悲伤,那就是妳总是愁眉苦脸的原因?”

“是的,我总是在烦恼别的机型不会烦恼的事情、思考它们不会去思考的事、感受它们感受不到的情绪,曾经有一台机型也跟我一样,最后她抱着遗憾以及痛苦毁灭......我不知道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是如此特别......”

“妳有想过找我......那个瑞瑞谈谈吗?”

“......”

“我难道说错了什么吗?难道......”瑞瑞注意到泡泡陷入了沉默,思索了一会而后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瑞瑞博士,也已经身故了。”

“连我也......”瑞瑞的脸上露出了大吃一惊表情,然后心疼的摸了摸泡泡的头。。

“喔......可怜的泡泡,妳一定很难过对吗?”

“事实上,没有,瑞瑞博士身故的信息是我在数据库里得知的,事件发生前我并没有被制造出来,我们并没有实质上的感情,但我的程序仍遵照着瑞瑞博士生前的命令不断的执行『成为甜贝儿』的程序指令,与其说是为了瑞瑞博士难过,无法达成任务更令我觉得沮丧。”

“喔......有什么我可以帮妳的吗?”

泡泡抬起头来,望着瑞瑞。

“请别告诉甜贝儿这些信息,根据先前收集的资料,她要是知道的话会对她的心情产生负面影响,我不希望她对我有任何负面想法。”

“那,妳为何愿意告诉我?”

“......我不知道,我起初以为是我的辨识器将您判断成已故的瑞瑞博士,所以我无法拒绝您的任何命令,但现在我发现,我只是很想找一只小马谈谈这些,对于一只机器马而言,无故泄漏信息很奇怪对吧?”

“是有些奇怪......”瑞瑞点了点头,但脸上却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但对于一只真正的小马而言,这叫做找小马谈心事,是任何小马都会而且需要做的事,而我很荣幸能够当妳愿意说心底话的对象。”

“真的?谢谢您,瑞瑞小姐。”

“不介意的话,妳可以叫我瑞瑞…...或者姐姐。”

“瑞瑞就够了......我想甜贝儿没办法接受我叫妳姐姐的。”

“喔,妳别这么说,我想甜贝儿只是还不习惯家里多出了一个新成员,嗯,或许妳可以送她一些象征友谊的礼物,让她知道妳其实也很爱她的。”

“友谊的礼物吗?”泡泡眨了眨眼。

“有什么建议的吗?”

“嗯,我想想喔,甜贝儿喜欢画画,她经常画图,妳或许可以画一张图送给她。”

“画、画图吗......”泡泡睁大了眼睛,对于没有艺术概念的她来说,这会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Frankie  独角兽

开坑的乐趣在于填坑,填坑的乐趣在于不填~而最大的乐趣是,别人都以为坑了,却在某一天,突然更新!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