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开坑的乐趣在于填坑,填坑的乐趣在于不填~而最大的乐趣是,别人都以为坑了,却在某一天,突然更新!

机械甜贝儿日志

第三十二章 苹果救赎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8,156 字

publish于 3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36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1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另一方面,在苹果农场的花花正在经历她一生中最紧张的时候。

“呀呼!让我们来为苹果家的新成员欢呼!”

“E~yup!”

在苹果杰克说明了为什么会多出一位小苹花之后史密斯奶奶还有大麦兴奋的腿舞足蹈。

因为生长环境的关系,她们兴奋的动作看在花花的眼里就像某种献祭用的仪式,而祭品就象是她自已,她们友善的样子令花花实在很不习惯。

“真想不到,妳和小苹花就像苹果苏打和苹果西打那对双胞胎一样,还有什么能够比我的孙女突然变成两个还要令小马兴奋呢?”

“N~ope!”

史密斯奶奶伸出蹄子捏着小小马的脸蛋说着。

“唔......奶奶!我是小苹花啦!花花在那一边。”被挤压的脸都变形的小苹花苦笑的说着。

“我就说史密斯奶奶还有大麦会喜欢妳的吧?这真是太令小马高兴了。”苹果杰克一只蹄子框住了花花的脖子,一边用另一只蹄子揉着她的头。

“呃哈哈......是啊......我也很高兴......”花花从苹果杰克怀里挣脱出来,一步步的向后退着,直到她的屁股撞上了东西。

“E~yup!”

花花回过头来,发现是大麦,脑海里不禁闪过了当时的记忆,大麦当时冷血麻木的表情与眼前这个大麦温暖微笑的表情重叠在一起,花花觉得自己的胃在翻腾,正当她转回头时,一双苍老的蹄子夹住了她的脸颊。

“嗯,真的呢,除了头上的蝴蝶结还有披头散发外,妳的脸简直跟小苹花一模一样。”史密斯奶奶几乎将脸贴到了花花的面前,花花甚至能从她的嘴里闻到她晚餐吃了什么。

“唔......”花花咽了咽口水,身体反射性的瘫软,任由史密斯奶奶把她当布娃娃一样左摇右晃。

从小花花接受的训练令她在有着同样脸孔的史密斯奶奶面前毫无招架之力,史密斯奶奶看着她的和蔼眼神在花花眼里就象是她们世界的史密斯奶奶居高临下,谁敢与她眼神对到谁就倒霉的可怕视线。

“嗯......唔!妳的身子就象是泡在苹果醋里般难闻,妳多久以前洗澡的?一个月前吗?”史密斯奶奶突然的把花花移开说着,这让花花又重新想起怎么呼吸。

“呃......我前天掉到过湖里。”花花怯怯的回答。

“我是说真正的洗澡,显然妳在湖里洗的还不够久。”史密斯奶奶一只蹄子着鼻子说着。

“咕噜......妳要把我扔回去吗?”花花咽了咽口水。

“不,那里太远了,在这里就行了!大麦,去帮花花准备洗澡水。”

“E~yup!”大麦点了点头。

“我也来帮忙!”苹果杰克笑着说,接着跟大麦一起离开了。

“小苹花,妳带她回妳的房间拿些盥洗用具吧。”

“没问题!花花来吧!我带妳去我的房间。”

小苹花开心的拉着花花的蹄子,将她带到她楼上的房间。

“我的家里的小马很热情对吧?”小苹花一边说着,一边翻找着她的抽屉,把东西丢的到处都是。

“是啊......很热情。”花花摸了摸刚才被苹果杰克勒疼的脖子说着。

“我敢说妳们家也应该是这样子的吧?苹果家族一向都很热情活力。”

“这......事实上不尽然,我们总是避免互相接触,除非史密斯奶奶招唤,否则我们都是各过各的。”

“真的?!”小苹花抬起头来,头上还挂着一件内衣。

“听起来好像有点糟糕......”

“还好啦,我也习惯了,老实说我也挺喜欢这样的,每次我和其他家族成员接触,总是会呃......发生一些不愉快。”花花耸了耸肩。

“喔!关于这个,我也有些经验,我跟我的表姐巴布西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有些不愉快,妳绝对无法想象那个时候的情况有多糟!可是后来我们真心诚意的向对方道歉,放下了彼此的成见后,发觉对方是一只很不错的小马,现在巴布西和我是最要好的家族成员囉!”

“真的?哇喔......那还真的是很......不可思议。”

“妳也应该试着这么做!我敢说妳那边的巴布西一定也会喜欢妳,和妳成为好朋友。”

“我想我们可能没有这个机会......除非我死了。”花花苦笑的说。

“拜托!别把话说的这么绝!试试看嘛。”小苹花听不懂花花话语里的含意。

“好吧......有一天我会试试看的。”花花叹了口气。

“那么约定好囉!”小苹花突然说。

“约定?”花花张大了眼。

“是呀!跟我约定好,不只是巴布西,还要跟其他家族成员接触,然后跟他们成为朋友。”小苹花拉着花花的两只前蹄说着。

“唉......好吧。”花花翻了翻白眼,如果她能在还没开口前就被干掉的话,或许会试着去与其他苹果家族成员交朋友。

“那我们来发誓!”

“还要发誓啊?!”花花厌烦的说。

“来嘛!跟着我做!这可是这里最独家的Pinkie誓言呦!”

“为什么又是她?”

“跟着我做就对啦!诚心发誓飞起来,杯子到糕往眼塞!最后一个动作要记得把眼睛闭起来,否则妳会戳到自己的眼睛。”小苹花做了一些动作。

“哼嗯......杯子蛋糕......真是奇怪的誓言。”

“换妳了!”

“好吧!诚心发誓飞起来,杯子蛋糕往眼塞......嘿,小苹花。”

“嗯?”

“杯子蛋糕塞在眼窝理会不会难洗呀?”花花讥笑的问着。

“妳打算直接放弃了吗?!”

“E~yup!”

“妳很坏耶。”

“大家都是这么说我。”

小苹花扑到了花花身上,在房间的地板上打闹成一团,凭花花的能力,应该可以单方面压制小苹花,但她不知道为什么不想这么做,只是任由小苹花在她身上搔痒,然后她也搔了回去,让小苹花发出咯咯的笑声。

这是第一次,花花感觉到这么放松。

“洗澡水放好囉!妳这个小臭蛋快去洗澡吧!”

过了不久苹果杰克走了过来,她站在房门口,敲了敲门框引起她们的注意。

“妳呢?”花花回头看着小苹花问着。

“不了!我三天前才洗过,除非真的很脏,否则我们才不会像甜贝儿和瑞瑞一样天天洗澡,甚至一天洗两次勒。”小苹花趴在地上,有些气喘吁吁的挥了挥蹄,刚刚她玩的也很尽兴。

“那我也不用洗呀!说到洗澡,我们那的陆马因为水资源不足的缘故,只有在出生、结婚和死亡时才会洗澡喔。”花花说这么着,接着便看到小苹花和苹果杰克惊讶的张着嘴。

“苹果杰克,我也可以像她那样吗?!拜托!”小苹花露出了发现新世界的神情问着。

“不行!绝对不行!还有花花,只要妳还在这里的一天,妳就起码一个礼拜要洗一次澡!”苹果杰克摇着头,接着把花花抓到了浴室去。

来到了浴室后,花花看到了一个大木桶,木桶里已经放满正散发着蒸气的热水,蒸汽让整间浴室都看起来雾蒙蒙的,这是花花第一次置身在雾气中,感觉有些奇妙。

“好了,现在我们开始洗澡吧!”

苹果杰克在花花的背后说着。

“呃......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啦!”

“真的,妳会用刷子?分的出来哪个是洗鬃毛和洗身体的吗?而且还要记得下去泡水前要先把自己刷洗干净,把泡泡冲掉吗?”

“......妳刚刚在说的是什么操作指南吗?”

花花歪着头,苹果杰克一边翻着白眼一边说着:“来吧!我教你怎么洗!首先......”

三十分钟后,苹果杰克和花花头上顶着毛巾,缓缓地走进了小苹花的房间,小苹花一看见她们立刻走过来问道。

“洗澡洗的怎么样?舒服吗?”

“嗯......很舒服。”花花点点头,热水让她的脸有些红通通的。

“呵呵呵,在泡热水澡的时候她还舒服到睡着呢。”苹果杰克笑着说。

“小苹花,妳可以帮花花把身上的鬃毛弄干和整理吗?我先去处理那一锅脏得要命的洗澡水......我已经帮花花洗了三次鬃毛和身体了,居然还能泡出那么一大锅脏水。”

“没问题!剩下的就交给我吧!”小苹花拍拍胸脯,接着让花花坐在镜台前,拿着鬃毛刷轻轻地帮花花将鬃毛梳开,并同时用毛巾替她擦拭。

“所以,妳刚刚和苹果杰克洗澡了对吧?妳们有互相刷背吗?”小苹花一边梳着花花的鬃毛一边问着。

“有......我觉得我的背差点脱了一层皮。”花花苦笑的说,小苹花发出了一声窃笑。

“她总是这样不会控制力道,不过她真的刷得很干净,连耳朵后面都会帮小马刷到。”

“是呀......”花花看着镜中的自己,好像在发呆似的,有些心不在焉。

“有心事吗?”

“......没甚么。”

“告诉我嘛!”

“......我很羡慕妳,妳的姐姐真的很棒、很温柔。”花花摸着自己的右眼,那道已经消失的伤口彷彿又发疼了起来。

“喔,那当然!我的姐姐是全世界最棒的姐姐,虽然她时常把我当小婴儿般看待,可是她真的很会照顾小马,大家都很信任她,因为她诚实又很可靠,她还......那妳的姐姐呢?她应该也很棒吧?!”

小苹花话兴奋的说到一半时,她注意到了花花沮丧的表情,于是问着她。

“嗯,虽然她厉害的地方不同,但她也很棒......只是,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喔!别担心啦,暮暮有一种可以让镜之湖招唤出来的对象回家的魔法,只要妳想,咻!一下妳就可以回家了,不过妳要回去前可要先说喔!我会想念妳的。”

“那个我知道......只是我说的并不是这种意思......”花花顿了顿,接着说出了压抑在心底已久的话:“我姐姐她......已经死了。”

喀!

小苹花原本叼着的毛梳落到了地上,惊讶的张大着眼看着花花,接着眼框里充斥着大量的泪水,接着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嘿......嘿!妳哭什么呀?死掉的是我的姐姐不是妳的。”花花转过头来,安慰着眼泪掉个不停的小苹花。

“呜呜......我、我知道......可是我就是忍不住呜呜......我只是一想到妳失去了妳的姐姐,跟苹果杰克一模一样的小马,我就感到好害怕、好伤心......”

“拜托,我们的爸妈不也死掉了吗?妳还没习惯吗?”

“可、可是那不一样!我从小就没有爸爸和妈妈的记忆,他们在我懂事前就走了,可是苹果杰克不一样,我跟她的感情很好,胜过所有的小马......”

“唉......我就知道我不该和妳说的。”花花叹了口气,看着小苹花哭泣的模样,忍不住焦躁了起来。

“拜托妳不要再哭了!否则我也会想哭的,因为事实上,是我害死她的!”花花怒叫着,小苹花完全傻住了,嘴巴就这么张得大大的,眼泪都流进了她的嘴里。

“什么......为、为什么?为什么妳要这样做?”

花花摀着头,趴在了镜台上,她感觉到胃里一阵翻腾,真的很想吐,身体象是被绑满了铅块一样沉重。

“当时我们两个之中只有一只小马能活下来,我想活下来,所以我、我......最后我成功了......却是因为她选择放弃了自己的性命,我才能够活下来......但从此之后我的生活简直生不如死......我做了很多坏事......非常非常多的坏事,在我的世界,布雷本、巴布西、车厘子、芙蓉、芦荟,还有许多我喊不出名字小马,他们也都因为我的关系死了。”

“不可能!我、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妳是这样的小马......”小苹花难以置信地摇着头。

“都是真的......所以拜托你们不要再对我这么好了......让只会让我感到更加的痛苦......因为我没有资格被爱,打从我眼睁睁的看着我姐姐死去时,我就已经丧失了被爱的资格、丧失了感受幸福的权利。”

“胡说!!”

一个声音吸引了小苹花和花花的注意力,她们转过头,看见苹果杰克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房间的门口,花花的心在看到她时顿时凉了半截。

只见苹果杰克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小苹花赶紧挡在花花的面前。

“不!苹果杰克,刚刚那只是......不是妳想的那样!”

“我知道我自己该做什么!现在让开!”苹果杰克说着,小苹花第一次看到苹果杰克这么生气,不禁害怕的任由苹果杰克将她攉开。

苹果杰克来到花花的面前,花花在苹果杰克的影子下缩着身子,她想要逃走,可是不知怎么的四肢却动不了,像一只待宰羔羊般地看着她。

然后,苹果杰克张开她的蹄子,将花花拥入了怀里。

“所有的小马都有资格被爱!即便是她犯了很多错也一样!尤其苹果家族的小马!”

花花眨了眨眼睛,愣愣地说着:“可是我并不是你们真正的......”

“从现在起是了!妳是苹果家族的小马!我们虽然不是同一棵树上的苹果,但依然是苹果!苹果家族的小马绝对会去爱任何一颗苹果!”

“苹果杰克......”

“我也会爱妳的,花花!”小苹花也走了过来,紧紧的将花花拥在怀中。

“花花......我知道我没办法代替妳真正的姐姐,但同样身为是苹果杰克,小苹花的姐姐,如果她还活着、如果她能跟妳说话,我相信她一定也会跟妳说这些话。”

苹果杰克低下头来看着怀里的花花,花花也看着她,然后苹果杰克露出了最温暖的微笑:

『我原谅妳,小苹花,我原谅妳过去所犯的一切错误,我原谅妳了,还有......我爱妳。』

花花的视线模糊了起来,感觉到一股温暖液体从她脸上滑了下来,最后她终于忍不住自己内心高涨的情绪和愧疚,崩溃的大哭。

“哇啊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花花将头埋在苹果杰克的胸怀里不断地喊叫着,长期以来她都把自己对于苹果杰克的愧疚化成仇恨和不在乎的态度,现在那些东西都化成了泪水,从花花的眼中流了出来。

花花边哭边道歉着,苹果杰克只是伸出蹄子摸着她的头,偶尔拍拍她的背替她顺顺呼吸,她并没有阻止花花哭泣,因为她了解彻底的大哭一场后重新再站起来是最好的办法,因为她当时就是这么走出失去父母的阴影的,那时她的年纪差不多跟小苹花一样大,她就让花花这么哭着,直到她哭累了,在她的怀里睡着为止......

泡泡关闭了视讯传输,结束了她对花花和毛毛的查看,现在她们和她身旁的甜贝儿一样都已经睡着了,她悄悄的从甜贝儿抱着她的蹄子里爬出来,从床上下来。

现在已经午夜十二点,万物都在休息,甜贝儿也睡的正熟,夜晚的宁静令泡泡感到无聊,于是她缓缓的走出了房间,打算四处逛逛,却在这时看到瑞瑞工作室的灯光居然还亮着。

瑞瑞坐在工作台前忙碌着,她带着鲜红色的粗框眼镜,一旁摆着一壶准备挑灯夜战的黑咖啡,泡泡听甜贝儿说过瑞瑞有一批衣服明天要交货,所以今晚她得要赶工制作才行,瑞瑞常常像这样熬夜赶工,少部分的原因真的是工作量太多的缘故,但大部分的原因都是因为瑞瑞太过追求完美和灵感所致,她曾经为了做好一件衣服不断的拆了又缝,缝了又拆,最后甚至重新打样板,所以才每次都忙到时间不够用。

泡泡不想打扰到瑞瑞,于是悄悄的来到她的身后,就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看着瑞瑞忙碌的背影,泡泡在数据库中找出原型机纪录,原型机曾经也像这个样子,看着瑞瑞博士在深夜工作的背影,静静的在她背后陪伴着她。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当瑞瑞发现她已经把咖啡喝完,拿起咖啡壶准备再去煮时,她因为发现了坐在工作室角落的泡泡而小小惊讶了一下。

“喔!妳甚么时候在这里的?!”

“一个小时又三分钟前......需要我帮忙泡咖啡吗?”泡泡问着。

“喔,谢谢妳好意,亲爱的......这么晚了妳还不睡吗?”

“我的身体不需要睡眠,这让我在漫漫长夜感到特别无趣,我必须找点事情来做。”

泡泡回答着,当瑞瑞第一次看见泡泡解除拟态伪装,露出银白色的原形时,瑞瑞没有因为她是机器马而恐慌,反而是对她身体的精致做工感到惊叹和喜悦,也就这么的接受了泡泡是机器马的事实。

“这样啊,好吧。”瑞瑞将咖啡壶交给了泡泡,泡泡则是打开了咖啡壶的盖子,张开嘴巴开始朝壶里注入了散发着咖啡香的咖啡色液体,这些都是宇宙里最顶级的布丁咖啡豆利用高分子震动结构榨取出来的纯天然咖啡液,不加任何一滴水,还有一股焦糖布丁的美味香气,是宇宙里顶级的高级货......就是刚好出口的位置设在泡泡的嘴巴,所以看起来象是泡泡正往壶里头呕吐,样子实在不是很雅观。

“好了。”过了一会儿,泡泡将热腾腾的咖啡壶还给了瑞瑞,瑞瑞嘴角抽蓄的接过了咖啡壶,将它放到了一旁。

“谢谢妳,妳真贴心,现在我得回去工作了,我还得把这堆裁好的布料给缝起来。

“好的......我会在妳身边待机,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我。”泡泡点了点头,又回到了她原本的角落窝着。

瑞瑞对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过头继续她的工作,只是她的工作接下来进行的并不是这么的顺利,她的缝纫机先是启动了一阵子后就忽然停住了,正当瑞瑞狐疑的摆弄着缝纫机试图让它继续工作时,缝纫机开始冒出阵阵黑烟,然后暴出了火光。

“喔!糟糕!”瑞瑞大吃了一惊。

“启动紧急消防装置!”泡泡跑了过来,接着转身对着着火的缝纫机抬起了她的后腿。

“不!等等我的东西还在......”

噗噜噜噜!!!!

缝纫机上的火被大量的灭火泡沫给浇熄了,同时它也毁掉了瑞瑞摆在工作台上的衣服布料。

“唉......玩完了。”瑞瑞叹着气。

“对不起......”泡泡低下了头。

“没关系......反正我已经对『甜贝儿』搞砸我的工作习以为常了,只是现在我的缝纫机坏了,大半夜的要我去哪找第二台缝纫机才好......我这次绝对要开天窗了,我的名声要扫地了。”

看到瑞瑞如此难过,泡泡的心情也十分沮丧,此时她的系统立刻向她反应了一项信息。

喀喳!

泡泡的左前蹄的侧壳突然打了开来,各种工具从她的蹄子里冒了出来,其中还包括裁缝刀和微型裁缝机。

『博士推荐,居家旅游、环游宇宙必备之千样工具组!!(又称多功能瑞士刀)』

泡泡的信息视窗里出现了这样的广告标语。

......我想念我的蹄刀。

“瑞瑞,我找到可替代工具了,我可以帮助妳完成妳的衣服。”泡泡这么说着,接着对瑞瑞展示着她的缝纫工具。

“喔!谢谢妳的好意亲爱的......但是车缝衣服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妳确定做的来吗?”

“我的存储器里有缝纫相关程序,我已经将妳的设计图输入进去了,只要有完整材料我就能够做的出来。”

泡泡说着,接着拿起一旁没有被弄脏的布料,不一会儿就将瑞瑞其中一套一副设计做了出来。

“喔!这真是太棒了!这下子我有救!”瑞瑞惊喜的叫着:“来吧,把这里收拾一下,然后我们就开始工作了!”

“遵命。”泡泡点点头。

就这样,泡泡和瑞瑞一直忙到了半夜三点,终于把预计要交货的衣服全数完成。

“太好了!这样子就赶的上明天......应该说是今天的交货了,多谢有妳的帮忙,我们居然比我预估的还要早完成,我甚至有时间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瑞瑞夸赞的说着。

“不用客气。”泡泡回答。

“不,真的很谢谢妳,要不是因为有妳的话,我可能就要把这一批我觉得不够完美的作品交出去了呢。”

“什么?!”

瑞瑞打开了另一个衣柜储藏室,那里面有一整套衣服,泡泡看着那些衣服,眼角吃惊的抽搐着......这套衣服跟她们完成那一套有将近95%的相似程度,而在泡泡的眼中她根本看不出来这两套服衣服的优劣。

“呼哈......现在我要去睡一觉了,九点的时候再叫我,晚安了泡泡......”瑞瑞打了个呵欠,接着来到泡泡的面前,接着用力的在泡泡脸颊上亲吻了一下。

“谢谢妳泡泡......我爱妳。”

泡泡的视讯镜头收缩了一下,瑞瑞说了那句话......她居然在无意间完成了原形机的遗憾之一『希望能被瑞瑞说我爱妳。』

一股名为喜悦的情绪程序运作了起来,使得泡泡的炉心温度一下子升高许多。

“晚安。”

“嗯......晚安。”泡泡回答,接着,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她脸上的表情模拟装置露出了她这一生中最喜悦、最灿烂的笑容,彷彿世界上再也没有能令她这么开心的事情,这一刻,泡泡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发自内心的笑容,她好快乐、好高兴,先前一直困扰着她处理器的程序在这一刻都停摆了一会儿,这个现象似乎就叫做『忘掉忧愁和烦恼』。

当天晚上回到甜贝儿的房间后,泡泡又开始登录着她的日志,将她今天的心得注记下来。

模拟程序记录:

我喜欢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小马是这么的和平与友善,我和另外两位同伴,都在这个世界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收获,毛毛得到了一位朋友,花花得到了救赎,而我也学到了甚么叫做真正的喜悦。

我期待着每一天的到来,透过对原型的观察,我的模拟程序每一天都会学到新的信息,使得模拟任务进度增加,距离完整模拟目标更进一步,如果可以,我真想一直待在这个世界,或许我能够找出方法......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Frankie  独角兽

开坑的乐趣在于填坑,填坑的乐趣在于不填~而最大的乐趣是,别人都以为坑了,却在某一天,突然更新!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