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ShiningStar018
  独角兽

【长篇小说】《银星笔记》(又名《银星之旅》)

第四十九章 梦想的翅膀

本作评价
11()
()1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四十九章  梦想的翅膀
第9年,3月30日,星期三
“你听说过梦想的翅膀吗?”依稀记得这是我前几年去探望孤儿院的那些小马时对其中一匹小飞马说过的话。但是我觉得,不只是他,任何一匹有梦想的小马都值得拥有它,哪怕你真的不会飞,比如飞板璐。她是我见过的唯一一匹直到长大也没能真正飞起来的小马。我想,她一定在为这件事苦恼吧。毕竟,和她同龄的小马早就已经可以驾轻就熟地飞行了。
“没有,”飞板璐却扭过头,满脸咒怨地看着我,“也不想知道。”或许我刚才的话,伤到了她的心。要知道在一匹不会(或者不能)飞行,却翅膀受伤的飞马面前谈论飞行的事,他们一定会十分恼火的。之前云宝因为翅膀骨折住进医院,我们谁都不敢在她面前提飞行的事,生怕她那双带着愤怒的眼睛迸射出火光。
“抱歉,飞板璐,”我垂下耳朵说,“我只是想让你振作一点。但是……我似乎帮了倒忙……”我也不曾想到,飞板璐会对“翅膀”这个词有那么大的抵触情绪,或许正是因为她独特的不会飞的经历吧。也许我应该想个鼓励她的新办法。
“这不是你的错,银星姐姐,”她叹了口气说,“或许我只是想要安静一会儿。所以……只好请你出去一下,可以吗?”哦,当然可以,飞板璐。或许自我排遣的方式会对你有所帮助。简单地和她道了别,我飘开大门走出病房,而云宝正在门外等着我。
“怎么样,银星?”除去那次坦克冬眠,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彩虹鬃毛的飞马面露忧色。毕竟在她心中,飞板璐就像自己的亲生妹妹一样。而且飞板璐出事的时候,她还因为忙于训练而没能及时来看她,想必云宝的内心一定很煎熬吧。
“医生说,她的翅膀没事。只是有些发育不完全,”后面的话我几乎是把音量压到了最低,我不想让飞板璐受伤。医生说很少有飞马十五六岁还没能长成翅膀的,这在医学上被称作“翅膀迟缓发育症”。患者因为幼年翅膀未能长成而无法学习飞行,长大后则失去了学习飞行的能力(翅膀上如果没有足够强健的肌肉,是无法带起一匹小马那么大的重量的,尤其是成年小马),终生无法飞行的。但飞板璐的翅膀只是比同龄小马小那么一点,或许再努努力,她就能飞起来也说不定呢。
“对不起,小姐,但是……她若是想飞起来,那几乎不太可能了,”医生用沉重的语气对我说,“从她的X光片来看,她翅膀部位的骨骼发育是远不及同龄小马的……”这仿佛给了我当头一棒。我相信飞板璐也知道,自己可能永远也飞不起来,永远都会是那匹踩着滑板车,用翅膀鼓风加速的小马。抛开她自己的想法,我又该怎么让她接受这个现实?!
“倒不如直截了当地告诉她,”云宝虽然疼爱飞板璐,但这一次她似乎也无法冷静下来,“干脆让她彻底断了飞翔的念头!”我十分不理解云宝为什么要这么说。或许是气话,但这对飞板璐可是个不小的打击。
“但你是她的偶像!”我据理力争,“如果连你都对她这般落井下石,那她又怎能重拾生活的希望?”对那些追逐梦想的小马来说,最无情的话莫过于告诉他(她),他(她)的梦想是永远不会实现的。若换作是云宝坐在病房里,她恐怕也回想自己静静吧。
“那你说怎么办?”云宝毫无头绪,“难道去劝她接受新生活,安分地做一匹有翅膀的陆马?”唔,这可不是个好想法。相比去关心飞行的事,我觉得还是让她重拾信心更重要。“你就先在外面等着吧,”我看了颓唐的彩虹鬃毛飞马一眼说道,“如果时机成熟,我会带她来找你的。”云宝点点头,不知又飞向何处。我担忧地看了一眼房门,也不知里面的飞板璐怎么样了。
“飞板璐,飞板璐?”我站在门外问道,“是我,银星。我可以进来吗?”里面没有回应,或许她还在生闷气吧。或者……她睡着了?我不清楚,我只能苦苦地等待,一等就是下午一点多。
“进来吧,银星姐姐。”等了三四个小时,不知打了多少个哈欠,这次居然还主动请我进来,感觉有蹊跷。飞板璐又说了一遍,我才大胆地飘开门,先看看飞板璐刚才在做些什么,而且也没有小马认识她。而她的床边,又多了一小份用过的纸。
“你一直在想心事吗?”我忍不住问琥珀色飞马。她点点头,回给我一个微笑,“谢谢你,银星姐姐,我感觉心情好多了。”或许,很多时候我们都只是缺少一个自己去静心思考的机会。
虽然飞板璐的心情好些了,不过,嗯……我该怎样才能让她接受自己飞不了的现实呢?可能不管我怎么说,她也不会原谅我吧。“嗯……飞板璐?”不管结果怎样,我都要试一试。
“什么,银星?”
“如果有小马对你说,你永远也做不成一件事,你会伤心吗?”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的声音都差点哽咽了。倒不是因为不能直接讲出实情而伤心,而是感叹飞板璐的坚强。或许她不知道自己永远也飞不起来,却仍在不断尝试着。
“会是什么样的事呢?”小飞马问我的口气就好像在和她开玩笑一样。
“比如……飞行。”听到“飞行”两个字,她顿时沉默了。学会飞翔,加入闪电飞马队,和自己的偶像云宝一起飞行……几乎所有的梦想与期许都在一瞬间化成泡影。飞板璐垂下耳朵,低着头,陷入了沉思。过了很久,她才给出答案。
“可能……我真的会一蹶不振吧,”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加入闪电飞马,和云宝一起飞行可是我毕生的梦想!”就凭她这句话,我就对她有了些许肃然起敬的感觉。纵然其他小马都知道她已经不可能完成自己的梦想了,却仍然在努力着,即使她自己并不知道……趁着飞板璐不注意,我偷偷抹去了眼角的泪珠。
“你听说过梦想的翅膀吗?”待我的心情平复,我问飞板璐。意料之内,琥珀色飞马摇了摇头。“梦想的翅膀?”她疑惑地看着我。
“听说啊,那是世间最美丽,最优雅的翅膀,是只有心存梦想的小马才能看到的翅膀,”一边说,我一边看着飞板璐被纱布缠得严严实实的那对小翅膀。如果,她背上的不是那小翅膀,而是梦想的翅膀……
“那它能带我飞起来吗?!”飞板璐忽然兴奋起来。哈哈,就知道她会这么想。
“这个……不一定哦,”我特意留了个悬念,“听说只有用心编织翅膀的小马才能飞起来哦。希望下次见面时,我能看到你在空中飞翔。”背过飞板璐,刚才隐忍的情绪,在这时一齐爆发了。我依偎在云宝的怀里,渴望把那个沉痛的消息从我的脑海中清除。我只相信,在小马国,奇迹无处不在,创造奇迹的小马也无处不在。

“嘿,银星,”正在去买菜的路上,云宝忽然叫住了我,“这么着急,是要去做什么啊?”
“买菜啊,”我一边说,一边飘起菜篮子对她说,“小璐恢复得怎么样了?”云宝听罢,她的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神情,“好得不能再好了!”她得意地说,“飞板璐不仅很快就恢复了,还正准备从真正的云上跳下,体验一次真正的飞行呢!”什么?!这我可没料到。“难道我没有私下告诉你,医生说她的翅膀根本不可能再飞了吗?!”相比这些,我更关心飞板璐的安危。如果她重重地摔在地面上……
“快带我去!”这次没等云宝反应过来,我就已经飘着她,一路奔向云宝所说的试飞地点——云中城。释放完踏云术,我急匆匆地赶到飞板璐所站的那片云的旁边,希望能阻止她,却被云宝拦住。“你这是做什么!”我几乎是带着哭腔对彩虹鬃毛的飞马喊道,“难道你要眼睁睁地看着飞板璐送死吗?!”云宝也一定很恼火我不理解她,但她仍在控制着我。
“抱歉,银星,”她说,“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说话间,飞板璐已经展开翅膀,开始做准备活动。三,二,一,不过三秒钟的间隔,她便跳了下去。
“不要啊——”我已经泣不成声。我不知道云宝对她到底做了什么,明明根本不可能再飞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还是要跳下去呢?!难道从今往后,我们就要永远失去一个好朋友了吗?小苹花和甜贝儿会怎么想?银光又会怎么想?如果那天我告诉她,她以后永远也不能再飞行,今天的事,是不是就能避免了呢……
“银星,你看!”云宝的声音把我又拉回了现实。眼前的景象让我不禁怀疑,这难道是一场梦吗?飞板璐——那匹已经被“宣判”永远不能飞行的小马,居然正在天空中自由地翱翔!怎,怎么会……我呆呆地看着云宝,她玫瑰紫色的眼眸里却盈满了笑意。
“就像我和你说的,”云宝把一只翅膀覆在我的背上,这感觉,让我想起了老师,“有些时候,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样。刚刚康复,飞板璐就找到我,请我帮助她特训,说已经从你那里得到了一双全新的翅膀,梦想的翅膀。”我看着她的尾迹,不禁热泪盈眶。既有对她实现梦想的称赞,也有对自己的愧疚。真是的,我为什么总是去执着于医生的诊断呢?且不说诊断对错,每匹小马体内都是有无穷的潜力的,我早该认识到这一点的。
完成了飞行,飞板璐在我的面前落下。没等她开口,我便紧紧地抱住她,任由泪水流下。我感觉到,她的眼眶也湿润了。祝贺你,追梦的小马。愿你能实现自己最终的梦想。一直以坚强著称的云宝,也流下了喜悦的泪水。
第9年,6月23日,星期三
“知道吗,塞拉斯蒂娅公主邀请你在夏日节庆典上为小马们演奏一曲!”刚把这个消息告诉小妹妹,她的脸上就已经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什……什么?!姐姐,你不是在骗我吧,那么多比我优秀的钢琴家不请,为什么偏偏要请我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啊,或许只有小妹妹她自己知道——比如获过什么奖之类的。
“难道是因为你曾经得过全小马国钢琴大赛的冠军?”我忍不住猜道。就我的了解,这个奖项还是很有分量的,那些出名的大钢琴家,也都是从这个比赛开始崭露头角的。虽然猜得合理,却被小妹妹一口否定。“不不不,不可能!”她不开心地说,“妈妈也得过这个冠军,但她被邀请也是后来的事情了,我还不如当时的妈妈,公主怎么会邀请我呢?”好像……也有道理。
“或者……是因为你,姐姐?”银光猜测,“你特意和塞拉斯蒂娅公主说,想让我上台演出,对不对?”我才不会那么做呢。选拔学生的时候,老师就不是看实力,而是天赋和努力程度。我承认,在天赋和努力程度两方面,我都忝列门墙,但老师还是十分器重着我,好惭愧……
“那会是什么原因呢?”我们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出这句话。嗯……或许亲自去问问老师会好一些,公主是很乐意为她的学生们解答疑惑的。

已经有很久没来过公主的卧室了。上一次老师在这里招待我,我就觉得不好意思,现在带上银光,我感觉自己比上次面对老师还要紧张。老师还是那匹通体洁白,高贵优雅的天角兽,只是我担心,小妹妹会在这里捣乱……
“你们是说这份请柬吗?”公主飘起来看了看,然后点点头,“没错,是我寄给银光的。”小妹妹还是不肯相信这个事实,可是谁又能相信,公主真的会给她寄信呢,还是在夏日节庆典上演出这么隆重而且关乎星光家族荣誉的事情。
“比赛的时候,我就已经在留心注意你了,”天角兽为我们续上茶,然后对银光说,“不谈技艺,仅凭你身上的气质我就断定,你一定会是位名闻遐迩的钢琴家。”小妹妹早已惊讶地说不出话来,相比这些称赞,她还是想知道为什么演奏的小马是她而不是其他小马。对于这个问题,老师的解答十分有理有据:“我在想,即使你没能夺冠,你也能有一番成就。但结果,你最终夺冠了,这样发出请柬时就更容易些了。”我想老师的意思是,夺了冠就会有些许名气,这样邀请她在夏日节的舞台上表演就更容易了,不是吗?
“好的钢琴家不仅技艺高超,而且即使弹错了,也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弹完,”天角兽顿了顿 又看了一眼银光,问道,“怎么样,这个挑战,接受吗?”现在离夏日节为时尚早,或许接受挑战十个不错的选择。而且我知道,小妹妹也会那样选的。
“这也可以说试一次历练吧,”公主又说,“怎么样,接受挑战吗?”问到这时,小妹妹坚定地点了点头。老师点亮自己的角,金色的光芒缓缓将书桌上的一点乐谱包裹,又一点点递送到银光的面前。“你先去练习吧,别让我失望哦。”小妹妹应了一声,出去了。
“公主,那您找我——”
老师摆了摆蹄子,示意我不必继续说了,“你一直都是个让我骄傲的学生。对待其他小马彬彬有礼;对朋友们真诚相待,敢于指出她们的过错;你还有一颗善良的心,用行动去感动你遇到的小马们。”看着老师和蔼的微笑和那双带着些许童心的眼睛(怎么感觉自己被监视了……),我的嘴几乎都张开得合不上了。“您您您……您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要不是因为是在公主的卧室里,我的语气肯定会失控的。如果真的失控的话,老师也应该会原谅我吧……
“你不知道吗?”公主调皮地说道,“自从你来到小马镇,我就每天都在关注着你,暮暮也一样。虽然你不像她,在魔法上有了多高的建树,但那毕竟不是你可爱标志的真谛。或者说,魔法,只是你的一部分。”一部分?!那么强大的力量,六匹马同心协力可以拯救小马国的力量,只是我的一部分?!这真是难以置信。但是同时,我也糊涂了。那我的可爱标志到底有什么含义呢?我把目光转向老师,老师则是莞尔一笑。
“你啊,”老师笑道,“你代表的,是小马国最需要的,也是友谊的升华——团结(Unity)。联合几个朋友容易,那么整个小马国呢?当小马国遭遇危机,仅仅依靠暮暮和朋友们是不够的。必要的时候,全小马国的小马都要团结一心,”公主伸出蹄子指着我说,“而你,就是大家的结点。”若是老师不说,我肯定意识不到团结的力量。虽然团结之元选择了我,我却几乎没让它出现过(以前和暮暮一起的时候就算了)。我是说,怎么可能仅靠我一匹小马来唤醒它的力量呢?
“那么,这种力量会在什么地方使用呢?”我咽下口中的茶水问道。老师似乎是有意要和我谈这些话题,连茶都换成了相对清淡的花草茶,桌上也没有了蛋糕,而是换成了小块的三明治。老师听罢,老师仍然露着笑容,但是没有开口。看着老师和蔼的笑容,我却总觉得自己愧对老师。试想如果老师知道我并没有认真学习友谊魔法,她还会一如既往地喜欢我吗?
“难道……团结是需要我自己去领悟的吗?”把种种想法叠加在一起,便是我说出口的问题。
“当然不会了,”塞拉斯蒂娅公主略显吃惊地问道,“我的小银星,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或许老师也知道我心思细腻,有时候会想多吧……
“嗯,我……”我犹豫了一下说,“我只是想知道,您当时究竟是因为什么而将我选为您的私马学生的……”这个问题,或许问得并不是时候。当老师在称赞你的时候,你却在质疑老师的选择,未免有些过分了。
老师呷了一口茶。“肯定不只是魔法天赋,”公主依旧和颜悦色,但我怀疑,这些问题是在变相挑战她的权威,但接下来的话让我茅塞顿开,“就像我刚才说的,你有一颗善良的心。它让你懂得为其他小马着想,而在你最需要其他小马的帮助时,他们也会给予你需要的帮助。或许这不是你看到的团结,但如何将团结放大到最后这一步,或许只靠领悟是不够的。”老师的语气中略带遗憾,似乎觉得这是很难做到的事。
“算了,先不要想这么多了,”老师劝道,“还是去看看你妹妹的练习吧。”我点点头,将茶水一饮而尽,与老师一同出了卧室。我们差不多漫谈了三个小时,小妹妹她……不会一直在练琴吧?即使是在学院 她也是练一段时间,然后休息一段时间的,连续练习三个小时……
不愧是我的妹妹。当我们来到门口时,屋子里真的传出了动听的琴声。我想推门进去,但老师示意我先停下。“你也认真听一听这首曲子,”老师说,“这可不只是给参加庆典的小马们听的哦。或许,你能从中领悟到新的东西也说不定呢。”遵照老师的建议,我闭上眼,把耳朵贴在门上,努力分辨着传出来的声音。和我想的不一样,屋子里只有钢琴的声音,但是老师说,小妹妹最后是要和乐团一起合作的——这一次不是我们家族的乐团,因为这可能会让其他小马觉得,小妹妹是被刻意培养起来为接班而入队的——其实她还不是星光乐团的一员啦,可能是老师看中了她的潜力吧,就像当年选择我一样。
要说我听到了什么?我听到万马奔腾的豪迈,听到一个个飞翔的身影有力的振翅声,我听到魔力飞射的呼啸,听到永夜的溃散,听到呼唤,听到咆哮,听到殊死的决心,听到负隅顽抗的嘶吼,听到光芒四射,听到凯旋的颂歌,听到胜利,听到欢呼,听到那辉煌的日之帝国拔地而起,终成一段史诗……
“你听到了什么?”直到老师问起我,我才发觉自己已经辞穷。刚才心中有那么多的激荡,感慨和感动,音乐声一停,思绪也跟着一起戛然而止。我想说出口的东西,用文字却一点也描述不出来……“是不是一场辉煌的战争?”公主又问,这次我点了点头。
“这就足够了,”老师说,“快去看看你的妹妹吧,她一定等姐姐等得都着急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师曾经将露娜公主放逐到月亮上的往事,公主对姊妹之间的情谊似乎特别看重。刚才说话的时候,我能明显感觉到她话语中的牵挂和温柔。毕竟,这个节日,曾经也是困扰了她千年的梦魇。不过随着露娜公主的归来,这些感伤也随之烟消云散。
推开门,银光还在练琴。见了我,她连忙从琴凳上下来,高兴地小跑到我的身边,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这三个小时你去哪里啦?我好担心的……”我回头看了一眼公主,她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再看小妹妹,她闭着眼睛,享受的彼此间的怀抱,久久不愿松开,我忽然明白老师的意思了。这样可爱的妹妹,怎能让我不珍惜呢?
当晚,小妹妹没有睡觉,特意跑来我的房间。“姐姐,老师都和你谈了些什么啊?”她调皮地眨了眨眼睛,那神态活像萍琪,“能不能……让我也知道知道呀?”我原本是不想让她知道的,因为谐律精华可以说是全小马国的机密,尽管其他小马不能使用,可一旦走露消息,或是像无序那样用他混沌无边的魔法偷偷转移,那一定会引起全小马国的轰动。可是转念一想,她是我的妹妹啊。就像小苹花,甜贝儿和飞板璐,她们都知道自己的姐姐是谐律精华的持有者,告诉她又有什么呢?以防万一,我最好加个条件。
“当然可以,”我说,“不过……你要替我保守秘密,不把这件事说出去。知道吗?”小独角兽点了点头,“快告诉我吧,姐姐~”
“呼——”我长舒一口气说,“我是代表团结的,谐律精华的持有者。”和我的猜想完全不同,小妹妹的脸上不仅没有欣喜,甚至还露出十分失望的事情。虽然我面露愁容,但心里真的是不知有多高兴。这样,她就不会一直惦记着了。

两天后,夏日节如期而至。结束了一天的享乐,庆典来到了高潮部分——在小马们的注视下,看着小马国的统治者,塞拉斯蒂娅公主,升起太阳。不同于往日,今天公主的身后站着一支管弦乐团,还有我们的主角——年轻的钢琴界新星,银光。小妹妹身着盛装坐在钢琴旁,只待乐团指挥的指挥棒一挥。公主向指挥点头致意,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仍然记得小时候,只要一两分钟的时间,太阳就可以从地平线上升起。而今天,在这个极具纪念意义的日子,老师特意放慢了升起太阳的速度。围观的马群中不时传出阵阵惊叹声,不知道他们是在为太阳而惊叹,还是为银光完美无瑕的表演。我看到她的蹄子在琴上翩飞,我看到太阳在一点点升起,就像我之前感受到的那样,再佐以气势恢宏的管弦乐合作,三者的有机结合真的让大家的思绪回到了那个与永夜大战的年代……
太阳来到属于它的位置,恢宏的乐曲也来到了尾声。当银光的蹄子从最后一个被按压着的琴键上拿开,周围便已是蹄声雷动。当小妹妹站起身,向着小马们致敬时,我终于没忍住,让荡漾在眼眶中倾泻而下。小妹妹刚走下台,我便一把将她紧紧抱住,不能自已。仿佛那一刻,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个。而那一夜,是属于她的。
“你是我的骄傲。”抱住她时,我轻声耳语道。

梦想,似乎对暮暮来说是个十分陌生的词。每次她路过中心城的图书馆,只要看到捧着书在认真学习的小马,她都会忍不住和他们交谈几句。这就是她曾经的生活。对现在的她来说,最大的梦想就是和朋友们重聚一次。只可惜,这个梦只是个奢望。
她正打算用魔法翻过下一页,忽然发现后面的字迹有些与众不同。上面好像被施过咒语,就好像上面的文字被锁住了一样。紫色天角兽不希望强行破坏它,因为这是银星的私马物品;可是不打开,又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内容。正在一筹莫展时,她忽然想到用魔力去激活这把锁。她在角上凝聚魔力,然后化成钥匙的形状。仿佛心灵感应一般,锁被打开了,被魔力隐藏的字迹也浮现出来。“这似乎是银星在故意考验我,”暮暮心想,“那里面一定有什么非常重要的内容。”带着好奇,她翻到下一页。

thumb_up11
1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优秀马文一览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