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一个锤子

幻形灵求偶仪式

第六章 派对之后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5,849 字

event 于 2019-08-14 发表

visibility 共 152 人看过

forum 共 0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六章 派对之后  Chapter Six:The Afterparty

     “邪茧?你在里面吗–*诶* !”
 
  黑暗的纸箱子里伸出一对犬牙,差点咬到了暮暮的蹄子。
 
  “你要是这样子的话,我就不给你咖啡喝了。”她哼了一声,走到厨房的另一个地方,开始给两杯子里倒咖啡。
 
  一声抱怨之后,伟大的幻形灵女王慢慢从纸箱深处冒了出来。窗外的阳光照到她脸上,惹得她不开心地眨眨眼。
 
  “抱歉。”她的声音有些嘶哑,“这是巢穴生活的本能。我应该是昨晚什么时候想在这里筑巢来着……记不清了。”她回头望了一眼纸板箱。“里面弄上了点粘液。不过好在那个时候我没有卵可以产。”
 
  “说起记得不记得……”暮暮递给邪茧一杯咖啡,自己喝了口自己的,“你还记不记得你是怎么获得我的可爱标记的?”
 
  “什么?”邪茧眨眨眼,用模糊的视线去看自己的屁屁。上面纹着一个灵魂画风的可爱标记,似乎是暮暮的样子。
 
  “唉,这下好了,”她呻吟道,“这个要是洗不掉的话,婚礼之前我还得再蜕一次皮。”
 
  邪茧一大口咖啡下肚,打量着暮暮。“至于什么时候……我记得好像是你把鬃毛剃了然后把我的王冠套在你角上的时候来着。”
 
  “什么?!”暮暮摸摸自己的头。鬃毛不见了,只感受到额头的光滑。“唉,我刚刚一直忙着找你,都没注意到。希望瑞瑞还记得那个长鬃毛的魔法。”
 
  “那你是在哪里醒的?”
 
  “在图书馆里。还不知怎么用书搭了一个小堡垒。”暮暮苦笑。“一个摇摇欲坠的书堡垒。我一动就垮了。”
 
  “萍琪的派对到最后都是这个样子的吗?”邪茧好奇地问道,“我要承认我对她的派对的第一印象完全错了。”
 
  “其实……也不完全是吧。”暮暮脑袋一晃,示意邪茧跟着她一起走向城堡的大厅,“其实她确实开过很疯的派对。*超疯* 的那种。但我一般也不会……”
 
  “喝晕过去?”邪茧替她说完,引得暮暮皱皱眉头。
 
  “公主可不会'喝晕过去',”她抬起头,抽抽鼻子。
 
  “那你昨晚干什么了?”邪茧假天真地问。暮暮皱眉,气得脸鼓起来。邪茧见状,装不下去,咯咯笑起来。
 
  “应该不是什么太出格的事,”暮暮回答,“毕竟,城堡看起来都还不错……”
 
  一只蹄子推开城堡大门,暮暮的声音小了下来。她和邪茧的下巴都松了。紧随其后是两马掉在台阶上,摔得粉碎的咖啡杯。
 
  前一天晚上的某个时间点,暮暮城堡的前院成了一片战场。小马和幻形灵——还有狮鹫,半牛人,牦牛,以及零星点缀的斑马,在草坪上躺得到处都是。整个东边被一头昏迷的巨龙挡住了。从地上惨不忍睹的草皮来看,昨晚的他怕是一直想跳舞。说到草皮,还有一条深沟横越过大半个草坪,尽头是一只昏迷的云宝黛茜。更远处,一片灌木中,似乎是露娜的尾巴伸了出来,温柔地飘扬着。翻过来的桌子,破掉的气球,五彩纸屑,还有无数酒瓶,散落在各类生物的周围。部分地区酒瓶堆成了小山。还有几处火苗燃烧着,烟雾缭绕着,盘旋飘向天空。
 
  “还记得我跟你说的那次和提雷克的战斗吗?事后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的。”暮暮有点喘不上气。
 
  “可是昨晚……”邪茧看着面前的残骸,揉着下巴,思索着,“昨晚不是有个什么板子挡着吗?我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但我还记得有个什么墙,拿来分开两个派对的。”
 
  “确实有。”暮暮指着草地上,“看这里,到处都有碎木板。估计就是之前那堵临时隔墙的残骸。”
 
  “我还是想问之前那个问题,”邪茧说道,“萍琪的派对到最后都是这个样子的吗?”
 
  “不。但……”暮暮的眼睛突然亮了,她想到了什么,“对!临界密度!一个派对没什么,两个派对就算靠得再近也可以。但是如果两个派对结合到一起了,那就会爆发出比之前任何一个派对都要强得多的威力。如你所说。昨晚什么时候墙被我们推倒了,然后……轰隆。”
 
  “我还是想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邪茧走下楼梯,“而且我知道该问谁。”
 
  台阶的一边是萍琪派。准确的说,是插在地上,屁股朝天,半边身子露在外面的萍琪派。透过地面能隐约听见她的鼾声。邪茧用魔法抓住她的尾巴,用力一拉。萍琪纹丝不动。
 
  “来,我们一起试试。”暮暮跑到女王身边,说道。
 
  她俩用魔法裹住萍琪的尾巴,死命一提,泥花四溅,终于将她从地里拉了出来。
 
  “现在可以——天啊。”邪茧看见萍琪的脸上长着一个大大的八字胡,吓到了。
 
  “这是……”
 
  “啊,”暮暮笑了一下,“那应该是我干的。她总是要我给她释放那个胡子魔法,我一直没答应过。不过看来那晚上是让我给喝醉了。”
 
  “唔……你会给我用这个魔法吗?”
 
  “不可能的,我怕毁了你的脸。”暮暮检查着萍琪,心不在焉地说道。全然没注意到一旁邪茧高兴的笑容。她晃晃萍琪,但萍琪只是胡子上下翻了翻,鼾声更大了。
 
  “她是没指望了,”暮暮把派对专家放回草地上,“她自己醒之前什么忙都帮不上。走吧,我们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马。”


只是几步路之后,邪茧停下了,眼睛瞪得大大的。“*这是什么啊*?”她指着地上一堆鳞,鳍,和橙色小马的混合物。
 
  “看起来似乎是余晖烁烁,好几只闪卫,还有……海妖们。”暮暮很无奈。
 
  “海妖?!”邪茧呸了声,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虽然我知道你会怎么说,但是我们能不能——”
 
  “邪茧,我们说过——”
 
  “暮暮,她们和幻形灵可是*势不两立*啊!她们散布憎恶,而我们是以爱意为生的!我们两族……只能剩下一个。”
 
  “邪茧,你是最没资格讨厌改邪归正的反派的了!……我想她们应该是改邪归正了吧。不然余晖也不会把她们带过来。当然,除非她是喝醉了之后才带她们过来的。”暮暮耸肩,“不管怎么说,这是余晖的事情了,我相信她能管好她们。就算不行,她们的水晶也已经毁掉了,现在应该不会再弄出什么事才对。”
 
  “你可以保证那小马能管住她们不惹事?”邪茧生了会闷气,终于问道。
 
  “可以,邪茧。”暮暮回答,无声地出了口气。
 
  “而且把她们送回镜子的另一边去,以后不要再回来?”
 
  “对。”
 
  “然后我们把镜子找个悬崖丢下去,再把你那本链接两个次元的书烧了呢?”
 
  “抱歉,不会做到那个地步。”
 
  她俩顺着门口的小路接着走下去,一路上绕过各种昏迷的各种生物,木头隔板的残骸,以及一滩又一滩的……她们也没敢仔细去看到底是一滩又一滩的什么东西。
 
  暮暮看着草地上的满目疮痍,叹了口气。接着想到自己签了萍琪派对契约,她还是感到一丝安慰。所谓契约,就是对于派对造成的一切财产损伤,均由萍琪负责修复。这也是萍琪被再次允许在派对上供应酒精饮料的唯一原因。契约的好处也不只是钱,另一方面,建立契约的时候她和派对小马的友谊也更近了一步呢。
 
  “我的方法没用,现在怎么办?” 邪茧女王边走边说。
 
  “简单。”暮暮用下巴指指不远处灌木丛中依然温柔飘扬着的淡蓝尾巴,“我们问露娜。”
 
  “真棒。我不介意再和月亮公主说说话——我是说露娜公主,”邪茧注意到暮暮的目光,焉了,赶忙改口,“她一定——”
 
  “啊真是太好了,你们来了!”身旁传来一个声音。
 
  暮暮和邪茧停下,一看,好奇地向着声音的来源走过去。一个弯曲的金属杆插在地上,末端的钩子上挂着一个金鸟笼。她俩走近了,才发现笼子里关着一只小小的无序,正摇着栅栏,
 
  “正好,你们帮帮我-”
 
  “你来干什么?”暮暮质问,“我不记得我邀请过你,而且邪茧肯定也没有。”
 
  “我们称他统治的那段时期叫'大饥荒',所以确实不是我邀请的。”邪茧干巴巴地说道。
 
  “我*可能*有那么一点点不请自来了,”无序十指相对,只差一点碰上。以他现在的体型,这点缝隙已经看不见了,“而且我*可能*不小心试着要把派对的主角小马-以及幻形灵-变成某种小鸟——”
 
  “所以我们才不邀请你来着。”暮暮翻个白眼。
 
  “你至少得把现在这个情况解决了!”无序不甘地叫道,“你们俩用了什么护盾咒语反射了我的魔法,我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邪茧和暮暮看向对方,目光中无声的信息传递着。终于她们转过头,继续走了起来。
 
  “啊,你们……要去找马帮忙?”无序绝望地问道,“没-没问题,我……我就继续在这里等吧。”
 
  两马加快步伐,尽量不被昨晚放浪之后的各种痕迹分散了注意力,终于来到露娜身边。
 
  “总算到了,”暮暮叹口气,用蹄子戳了戳小树丛里露娜的身体,“露娜,我们——”
 
  梦魇之月从灌木中站起来,漆黑的身子上依然是那身银蓝色的盔甲。暮暮和邪茧往后退了几步,惊讶地靠在一起。梦魇之月俯视两马,嘴巴弯成一声咆哮。
 
  “嗷嗷嗷!”她叫完,舔舔嘴唇,“黑夜在上,我昨晚干了什么?”
 
  她用惺忪的,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面前紧紧靠在一起的小马和幻形灵,“你们就喜欢太阳,是吧?”她声音嘶哑,一只蹄子指天,“高高在上……想用阳光把我们都照——呃啊,我的头好痛……”
 
  “你-你……”暮暮结巴了。
 
  “是是是,知道你想阻止我带来永夜,什么什么的,”梦魇之月叹口气,翻个白眼。她蹄子挥了挥,呻吟一声,又摸起自己的脑袋,“那个,我宿醉成这个样子真的没法跟你打。不如今天就算了,行不?现在我要回去和露娜合为一体了。”
 
  她用颤抖的四腿走出小树丛,张开翅膀,一扇,晃悠悠地朝中心城飞去。
 
  暮暮和邪茧慢慢分开。“……原来那是梦魇之月。”邪茧说道。
 
  “对。”
 
  “而且她其实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对。”
 
  “……要不要装成我们啥都没看见?”
 
  “必须的。”暮暮强调,叹了口气,“但是现在我们又回到原点了。”
 
  “相机。”
 
  “对,要是有马拍了昨晚的照片就好了。”
 
  “不是-对,确实更好。我想说那边有一个相机。”
 
  暮暮朝邪茧指的方向看去。一颗树旁的地上正躺着一个照相机。她俩跑过去,暮暮用魔法把相机捡起来,
 
  “虽然不知道这里为什么有个相机,但——”
 
  上方传来的呼噜声打断了她。她俩抬头,看见终局定格正挂在树上,
 
  “现在我真的想知道这里面都拍了些什么了。”
 
  暮暮打开相机屏幕,开始翻照片。安静蔓延着。


“目前为止看上去就是一个正常的萍琪派对。”几张照片之后,暮暮道。
 
  “对。不过你可真会喝,”邪茧微笑着回答,“我还没见过谁能做倒过来的的酒桶立[呢。”
 (注:酒桶立是一种饮酒派对活动,以一个带泵的大酒桶为道具,参与者双蹄撑住酒桶沿,由两马抬起参与者的两只后蹄使其倒立,接着一名协助者将泵口放到参与者口中并泵送啤酒,周围小马为其加油鼓劲,坚持最久的小马获胜。 )


  “那你是没见过赛氏天才独角兽学院考完期末的那个星期。”暮暮鼻子翘着,“用魔法的留级生释放压力的时候会做些什么谁都猜不准。”
 
  她又翻了几张照片,愣住了。
 
  “好像是你和一个脱衣舞娘在一起,”邪茧嘿嘿笑着,“一只高挑,纯白的脱衣舞娘。很像我认识的一个公主——”
 
  “我-我只是在她身边呆了很久了,小时候就-就是有点喜欢过她。不说了我们再来看照片——”暮暮接着翻到一半,“但*这张*又是*你*和一个脱衣舞男在一起了,”她叫道,“一只白色的独角兽。”
 
  “你听我解释——”邪茧话没说完,反应过来,“等等,我不用跟你解释,你的派对不也是有脱衣舞——”
 
  “没错,但*我的*舞娘长得不像你差点嫁了的某马!更不像我的家马!”
 
  “那个,其实——”
 
  “算了,这样吧,别说了。”暮暮抽抽鼻子,又翻起照片,眼睛眯起,嘴唇紧抿着。
 
  “……你生气了吗?”邪茧看了一会,问道。
 
  没有回答。
 
  “你生气了,对吧?我看你像是生气了。”
 
  “没有!”暮暮猛地一说,“我为什么要生气?你对我哥哥这么有感觉,现在还在这里陪着我,我应该是吃惊才对吧。”
 
  “别这样。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看,为了你我都离开他——”
 
  又一张照片显示在相机上,这回她俩都愣住了。
 
  “啊。”
 
  “哇。”
 
  又是几张照片在寂静中翻过。
 
  “应该就是从这里开始情况有点失控了。”暮暮说道。
 
  “说失控算轻的了。”
 
  “那个,我为我之前说的话道歉,”现在暮暮的脸已经完全红了,不敢去看相机屏幕。不过偶尔还是想要偷瞄一眼。
 
  “啊,没关系。”邪茧脸上的几丁质颜色更深邃了,盯着相机屏幕的视线想挪都挪不开。
 
  暮暮开始一张接一张地翻照片,尽量不在一张照片上停留过长时间。即使这样,也有几次她忍不住停下来多看几眼。因为照片本身的下流程度让暮暮和邪茧都开了眼。邪茧她一方面活了这么久了,另一方面又是以爱为生的存在,能让她开眼的照片那可是很能说明问题。也有那么几次,暮暮停下了,完全是出于着迷和病态的好奇。
 
  “我从来不知道小蝶的柔韧性那么好!”
 
  “阿杰似乎也很吃惊。”
 
  又是几张照片翻过。
 
  “我们的幻形灵合唱挺好的。”
 
  “反正同步从来就不是问题。”
 
  又是十几张照片翻过。
 
  “你的老师也来了。”
 
  “瞧她这架势!我记得露娜被放逐的那段时间里她不能喝酒,后来出于习惯肯定也是一直没喝吧。这一次恐怕是她这一千年来第一次喝酒。”
 
  几张照片后……
 
  “唔,看来除了魔法她还有别的东西想教你。”
 
  又是两张照片……
 
  “她用翅膀抱住的那*绝对*不是我!”
 
  下一张照片出现在了相机屏幕上。短暂的寂静。
 
  “好吧…梦魇之月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然后这张是赛蕾丝蒂娅和她对峙……”
 
  暮暮又向前翻了一张,接着她和邪茧的瞳孔缩到了针尖那么小,鬃毛倒立。
 
  “她们好像是在——!”
 
  “她们真的是——?!”
 
  飞快翻过几张照片。
 
  “这个合法吗?!”
 
  “不-不知道!”
 
  “怎么看都不合法啊!”
 
  “她是公主;说不定是对公主来说是合法的?!”
 
  “那么*我们*也可以做吗?”
 
  “不知道!”
 
  又是短暂的寂静。
 
  “这些照片绝对不能让别人看见,”暮暮的语调很清楚,“还好我一不小心把相机掉到地上了。”
 
  “真的?”邪茧问道。
 
  “真的。”暮暮松开自己的魔法,相机啪啦一声落到地上,“而且你一不小心踩了一蹄子。”
 
  邪茧尽责地一蹄子踩到了照相机上,踩得相机粉碎,碎片陷入泥地中。
 
  “然后它自己着火了。”
 
  两马的独角一闪,相机的残骸上亮起大大小小的火光。
 
  “这样就没马能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了。”
 
  “可是——”
 
  “*一个也没有*。”
 
  她们安静地站着,转眼望望昨晚派对给当地环境造成的巨大破坏。
 
  邪茧安静了一会,道,“不过下次开派对我们还会找萍琪派的吧?”
 
  “必须的。”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幻形灵,幻形灵
  • DreamsSetFree的推荐
  • 乌托邦的推荐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