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幻形灵求偶仪式

第五章 好朋友们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12,367 字

publish于 11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80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6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五章 朋友们  Chapter Five: The Friends

 

“大家都到了吗?”暮暮坐在自己的王座厅里,环视四周,兴奋地问道。

 

地图周围,做在各个座位上的朋友给出各种蹄势,吭声,点头,问好等以示自己的存在。甚至一旁座位上看漫画的斯派克也腾出两秒宝贵的时间挥挥爪子。

 

“太好了。我一直有在考虑我们今天的活动,觉得……不如今天一整天让大家来展示你们有多么爱我!”

 

她的朋友们纷纷发出呻吟,暮暮的表情失落起来,“你们……不爱我吗?”她失望地问。

 

“啊,当然爱了,暮暮。”小蝶甚至起身过来用一只翅膀抱了抱暮暮。

 

“唔嗯,谢谢你,小蝶。”暮暮也用一只翅膀抱了回去,“那为什么你们都不愿意表现出来呢?”

 

“那个……”小蝶想从暮暮的怀抱里出来,但被暮暮的翅膀紧紧搂在原地。一声听之任之的叹息之后,小蝶在暮暮王座旁坐下来。

 

“亲爱的,我们也不是不愿意,只是……”瑞瑞看着天花板,蹄子在空中画着圈,试图寻找一种委婉的方式传达自己的感受——

 

一旁的云宝黛茜自然是没这般犹豫。“只是我们就不能干点别的吗?”她不耐烦地叫了出来,“虽然这不算是‘坏’事,但无数多次以后我们早就腻了!”

 

“多谢了,云宝。”瑞瑞干巴巴地说完。

 

”暮暮啊,她嗦得莫得拐。“阿杰道,”你娃儿最近硬是有点粘马。“

 

”我蹄里都没有拥抱啦!“萍琪派身子一扭,两只前蹄从各个方位绕到自己身上,”之前人家拥抱可是*超级*多的啊!“

 

“啊……这样啊。”暮暮的耳朵反贴到自己脑袋上,趴到桌子上。趁暮暮这一垮,小蝶挣脱了翅膀的束缚,赶忙跑回自己座位上的安全地带。“如-如果你们是这样想的话,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去做你们想做的其他事情吧,我就自己趴在这里……一匹马……没马爱……”

 

周围马们发出了更多的呻吟。

 

“瞧她这样子,”云宝抱怨道,“跟一只小狗咬了另一只小狗然后发现咬的是自己的好朋友一样。”

 

“我从没见过她这么伤心……”小蝶的声音颤抖着。

 

“除了昨天她这样的时候。还有前天,大前天……”阿杰说完,叹口气,“但人家现在确实搞得比梨园吼头得苹果树还难过。”

 

“可怜的家伙,”瑞瑞撅着嘴,“其实……如果她真的这么难受的话……”

 

“没关系暮暮我的蹄里又多了一百万个拥抱啦!”萍琪上半身悬在桌子上,伸出双蹄,下嘴唇颤抖着。

 

“你们是说真的吗?”暮暮问道。听见朋友们的应和,她一下子来了精神,“真的太谢谢你们了!知道有马爱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行了,够了。”暮暮打开王座厅的门,走进来。

 

她的朋友们愣着,张着嘴,动不了,只能看着第二个暮暮走进来。但第一个暮暮似乎状态更糟,一脸恐慌,身子轻微颤抖着,看着暮暮绕过桌子走到自己面前。

 

“我…我…”第一个暮暮赶忙从王座上爬下来,一个鞠躬头碰地,“女王陛下,很抱歉——”

 

“没事, K85-348IL,”暮暮温柔地拍拍面前另一个自己的头,“做的不错。多谢你替我打理了。”

 

“我的荣幸,陛下。”她又鞠了一躬,撤去伪装,向后退去,坐到王座后面。

 

暮暮坐下,微笑着,环视众马,“大家好,很久没见了——”

 

“给我等等,假冒女王!”萍琪叫道,“就算这次你的技俩再聪明,我们也不会上当了!”

 

“萍琪觉得你得计划愣个样先不嗦,你就愣个大摇大摆得往这吼头走,骗得倒个锤子哦?”阿杰眯起眼睛,“我还看得到你后头得幻形灵讷!”K85-348IL微笑挥蹄。

 

“啊?不是,这次真的是我了——”暮暮话只说到一半

 

“得了吧,”瑞瑞冷笑,“我们刚刚还听见他叫你女王呢!你看不起我们啊?”

 

“就说你们幻形灵也差不多该回来了!”云宝兴奋地活动活动翅膀,一蹄砸到桌子上,“其它虫呢?希望你们这次也带了几十只,我还想好好再比一次!”

 

“不,不是-”

 

“那个,请-请不要动蹄,”小蝶轻声道,“我一只幻形灵都不想再伤害了……或者被伤害。”

 

“那个,真的是我啊!”暮暮有点绝望了,“看,我的魔法都是自己的!”

 

她的角亮起来。洋红色的光芒照亮地图。

 

“据我们所知,幻形灵想要让自己的魔法变成什么颜色都可以。”瑞瑞皱着眉。

 

“不对。魔法立场的可见波长是一个生物的固有属性,”暮暮对答,“和你不能改变自己鬃毛或者体毛的颜色一样。对小马来说,这个颜色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小马的天赋。比如塞蕾丝蒂娅公主的魔法是阳光的金色,露娜公主是夜空的蓝黑色,等等。

 

“而幻形灵的魔法,永远都是绿色的。原因也很明显了,它们拥有的天赋都是一样的,就是绑架小马和吸食爱意——而且它们都是被一个蜂巢思维联系起来的。绿色很有可能是来自它们的黏液…和其他分泌物。不过,要是你想说得负面一点的话,也有另一种解释:它们掠夺爱意是因为自身缺少爱意,而绿色代表了它们对其他生物爱意的嫉妒。”

 

暮暮顿了顿,自豪地朝朋友们微笑着,“所以说,我的魔法不是绿色的,那在逻辑上来说我就肯定不是伪装中的幻形灵。”

 

“好吧……”一小会之后云宝说话了,“现在我觉得她还真有可能是暮暮了。只有她才会书呆子到这个程度。”

 

“我还是很怀疑啊……”萍琪摸着下巴,“她明明不是幻形灵,怎么对它们了解得这么多?”

 

“而且那只幻形灵还说她是自己的女王陛下。这一点我依然无法忽略。”瑞瑞道。

 

“那是因为……”暮暮紧张地清了清喉咙,“就是……我现在不只是公主,也是幻形灵的女王了。”

 

“啥子?”阿杰终于打破漫长,尴尬的寂静,“你编也编得像一点嘛。”

 

“我-我真的不是说我觉得你在撒谎,或者别的什么,”小蝶说,“但是你这么说有点…嗯…牵强?”

 

“去,你们别这样,哪里有什么信不了的,肯定是真的。”云宝笑了,“继续,‘暮暮’,给我们讲讲你是怎么成了幻形灵女王的?”

 

“这个——”

 

“简单。”邪茧应声进了房间,昂首阔步走向桌前,享受周围愤怒亦或恐惧的目光,还有小马们脸上惊讶的表情。终于她到了王座旁,半只身子爬上去,抱住暮暮,“找个女王嫁了就行。”

 

“啊哈哈……”暮暮看着朋友们越张越大的嘴,紧张地笑着,“你们听我解释——”

 

无序摘下老花镜,叹口气,看看远方。

 

“真是的,”他酸溜溜地说道,“这么多乱子都让她们自己去闯了,还要我这混沌之灵来干啥?”

 

说完他拿起书,又撕下一页,嚼了起来。

 

“等哈,我再理一理,”好一会后,阿杰挖苦道,“愣个久咯,你和邪茧其实是在耍朋友?”

 

“这个——”暮暮还没说完。

 

“这几年整出那么多事——她跑到你哥婚礼上打捶,我幺妹和她耍起得几个娃儿遭她扯起走,还有你把她找咯个地方关起,又遭她豁起放咯她,搞得乌儿麻糖得,其实是你们俩在撩别个?”

(注:熊孩子组被绑架,以及邪茧被关押又释放是官漫剧情。)

 

“比这个复杂得多——”暮暮又试图说。

 

“而且你娃儿一直是把我们瞒到起。‘哎呀你们莫慌,整不死你们得,我们俩其实就是在耍朋友’?”

 

“我们只是——”

 

“阿杰,停一停吧。你的浪漫品味哪去了?”瑞瑞插话,“虽然我自己不一定能接受这种约会方式,但你也看得出她要是告诉你们会有多么毁气氛。”

 

“莫得,遭狗吃咯。我只晓得我幺妹跑没得球咯,劳资闷死闷活倒腾了大半天,遭嘿惨咯,不是想帮人家耍朋友!”阿杰反驳,“你幺妹儿不也是遭扯起走了,你楞个还在抓梦脚?”

 

“你真是没一点浪漫细胞,”瑞瑞哼了一声,“虽然我不是完完全全的高兴,但我至少明白这是好事。”

 

“你就是见到公主嫁女王把持不住了而已,”云宝翻个白眼, 又笑起来,“这些难理的事我不想管。不过这种靠决斗约会的方式真的酷毙了。会不会有小马也想试试啊?”

 

“你们俩还真觉得莫来头……”阿杰转向萍琪,“你呢?”

 

“难说……”萍琪眯着眼睛,“现在的情况似乎有点什么让我无法信任……”

 

阿杰叹气,“那是因为你眼睛还是眯到起的。”

 

说完她拍了萍琪后脑勺一蹄子。粉色小马猛眨几次眼,用大大的眼睛看着周围,“诶,你说的没错!现在好多了!”

 

“那她们一直对我们扯谎,你到底楞个想?”

 

“这个……我也不喜欢她们撒谎,”萍琪思索道,“但她们也不算是撒谎啊,不过是在保守秘密嘛!没有遵守保密的承诺应该更糟吧!——更别说这还是爱情的秘密!”

 

“唔……”萍琪的话让阿杰似乎有所思索。她朝一边的空座位看去,“小蝶?”

 

“唔,邪茧还在吗?”座位后面传来她的声音。

 

“我在。”女王回答。椅子后面又是一声微弱的尖叫。

 

“我很替你们两个感到欣慰请不要吃我或者我的爱意。”

 

“小蝶,邪茧不会这样的,她是好—— ”暮暮停下来调整自己的用词,“她不会对我的朋友做出这样的事情了。”

 

椅子没有回答。暮暮叹口气转向阿杰。

 

“很抱歉,阿杰。”她低声说,“我真的不是有意要伤害大家的。你不能给邪茧一个机会吗?”

 

“暮暮……为咯你我很想。只是我还是信不过她。”

 

“这样啊。”暮暮看了下地板,又抬起头,“阿杰,我保证,这次是真的。真的不是什么技俩。她不会再进攻中心城,或者绑架小马,或者——”

 

“不,不,我不是说这个,”阿杰摇摇头,“暮暮,你帮咯露娜,无序,崔克茜,余晖,星光——多得我都认不完咯。你当得上公主,硬是因为太能交朋友咯。你说她没阴到起搞啥子,我信你。”

 

“那为什么……”

 

阿杰默默地看了女王一会,“邪茧,你原来装成韵律的时候,我给你吃我得炸苹果饼,你嗦到好吃,转身就把一整袋子都丢球了。”

 

她双蹄撑着桌面,身子前倾,瞪着她,“楞个得行?”

 

邪茧迟疑地看着农家女。最后说道,“你真的想知道吗?”

 

“对头。”

 

“好吧,”邪茧也看着阿杰的眼睛,“我……不喜欢苹果,一点也不喜欢。其实我更喜欢梨子。”

 

若是房间里的其它小马还敢呼吸的话,恐怕她们会倒吸一口凉气。大家一动也没动,只有小蝶不敢错过即将到来的末日,从椅子后面带着恐惧而好奇的目光探出了头。空气凝成了块,在陆马与幻形灵的目光之间碎出一条条裂痕。暮暮咽了口口水;这俩最后动起蹄来时她该保护谁?阿杰是她最要好的朋友之一,一起几年了。而邪茧是…好吧她是邪茧,也是她的……朋友。暮暮也不希望她受伤。

 

“邪茧,”阿杰低沉的声音吓了厅里的马一跳,“我不欢喜你。怕是永远都不得了。你是成天只晓得霍别个,跟我完全是反起的。”

 

她哼了一声,靠到座椅靠背上,“但你娃头儿该诚实得时候又不得扯谎,这点至少要给你扎起。”

 

厅里马们长出的一口气和在一起,形成一阵狂风。

 

“多谢,阿杰。”暮暮真心被感动到了,“你这么说真的太好了。”

 

“辣必须得,”阿杰一只蹄子摸着胸口,“你跟余晖朋友都做得辣么好,那块之前不也是把别个整得甩。现在要是你嗦你和邪茧耍起咯,我至少也要给你个机会。”

 

“我很高兴。”暮暮微笑着看看周围的朋友,“也要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这么欢迎我的老婆。即使……她给你们留的第一印象不怎么样。”

 

厅内四周传来同意的低语。邪茧稍微调整身姿,站直,接受众马的注视。

 

“我想我也该给你们道谢。”她的蹄子正以最小幅度摩擦地板,“我承认,我确实有点担心你们会怎样接受我和暮暮结婚这件事。我担心可能不会有好结果,可能暮暮会受伤。但我了解暮暮,我爱她,对我来说她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马。那么她的朋友们也一定会理解的。所以,谢谢你们。”

 

桌边传来更多的低语,以及萍琪的一声尖叫:“女王姐姐我们爱你!虽然没暮暮那么爱但你也懂我们的意思!”

 

“能看见你们和当年一样有活力,友好,又逗我开心真的很棒。”邪茧的表情变了,一抹狡猾,淘气的微笑爬上她的嘴角。——要不是那时暮暮角度不够好,没看见,后来的苦邪茧也不必吃了。

 

“尤其是黄色的那只。叫小蝶,对吧?”又一声惊叫从空椅子后面传来,确认了椅后小马的身份。邪茧的笑容更宽了,“亲爱的,出来吧,让我看看你。我保证我没你想的那么吓马。”

 

小蝶迟疑地开始移动身体。暮暮听见身旁一阵嗡嗡声,转过头,发现邪茧已经不见了。

 

“邪茧,糟了——!”她意识到了幻形灵的计划,但太迟了。

 

小蝶满怀着恐惧和怀疑地探出头,发现邪茧不见了,赶忙缩回了座椅后面,一转头,却迎上了獠牙闪亮,恶狠狠笑着的邪茧,正蹲着,凑在她面前。

 

“吓~”

 

“可怜的小蝶!她有无序做她的朋友真是太幸运了。现在别的家伙欺负或者逗她的时候终于有龙来保护她了!”无序尖声细气地说道,手里的小蝶和无序玩偶相互碰了碰。

 

“切!”他把小蝶玩偶扔出窗户。它从另一头砸破窗户飞了回来砸到了他头上,但被无序完全无视了,“要我保护个什么啊?这孩子的右勾拳连塞蕾丝蒂娅都怕。”

 

“我的鼻几好痛!”邪茧带着泪哀嚎道。

 

“别怕,别怕,没那么糟糕啦。”小蝶扶着一个冰袋贴在邪茧脸上,温柔地说

 

“喔牛鼻血了,哦感脚到了!”

 

“你一个那么坚强的女王,”小蝶道,“不会让我打一下就流血的吧。只是……”

 

黄色天马在地面上摩擦着蹄子,紧张中翅膀不自然地微展开来,“刚刚打了你我很抱歉。就是我被你吓到了所以——”

 

“小碟,别给她道歉,”暮暮还在生气,“她是想欺负你,现在遭报应了。”

 

“么么……”邪茧痛苦地呻吟道。

 

“暮暮!怎么能这么说呢?”小蝶反而很坚定,“她不过是开个小玩笑,是我反应过激了。”

 

“放心,邪茧。很快你就知道小蝶是吓不得的。”云宝偷笑着,“她原来倒也把我打流鼻血过。那是飞行夏令营的时候了。还毁了我一个特漂亮的噩梦夜面具。”

 

“她第一次来马镇那天之后,我的黑眼圈一个星期都没消!”萍琪高兴地叫道,“之后就没给她开过惊喜派对啦!”

 

“你不会有事的,”小蝶拿下冰袋,仔细观察女王的鼻子,“有一点肿,不过很快就应该消了。对不起。”

 

“好-好吧,”邪茧抽抽鼻子,“我也很抱歉。”

 

她转过头,用大大的,湿润的眼睛看着暮暮。

 

暮暮有点慌了,“你想干什么?”

 

“我鼻子痛,你亲一下嘛。”

 

“什么?!不要!”

 

“亲了就没那么痛了,”邪茧求道,“求你啦~?”

 

“哎哟,你怎么-”暮暮想要拒绝,却犯了个错:她看见了邪茧闪着光的眼睛。

 

“好吧。”她叹气,上前去,轻轻吻了一口邪茧的鼻尖。“行了,好点了?”

 

“好多了。”邪茧紧紧抱住暮暮。

 

“行了,行了。我们该谈正事了好吗?”暮暮有些尴尬。朋友们嘿嘿笑了起来……至于朋友指的是某蓝色天马的话,那就是开始干呕。

 

一段忙碌之后,医疗物品被收走,小蝶坐下,暮暮和邪茧回到王座旁。

 

“我的鼻子还是疼。”邪茧呜咽道,靠着王座的扶手。

 

“别这么娇气了。”暮暮拉过邪茧来,轻轻亲了她脖子一口,然后转向桌前。

 

“在我们……出岔子之前……”暮光说着,邪茧和小蝶目光都躲闪起来,“我是想再道歉来着。斯派克,对不起。”

 

“嗯?为啥?”小龙从漫画书里抬起头。

 

“因为我让一个幻形灵顶替我,让你和一只陌生马相处了这么多天。本来我该告诉你事实的,而不是让你和一只幻形灵过了这么久。我很抱歉。”

 

“啊,这个没关系,”斯派克又看起了漫画,“我早就知道了。”

 

“什么?”六马异口同声的尖叫让他苦笑了一声。

 

“暮暮,”斯派克等周围声音小下来,翻了个白眼,“你一天到晚都在拉检查表,天天都有个严格的时间安排,没事喜欢整理自己的图书,还觉得特好玩。而且这些事情里你还总能弄出许多我都不懂的门路。我跟了你一辈子了,哪是随便找个谁来就能装成是你的?”

 

“啊……”看见邪茧和周围其他几只小马看着她忍笑的表情,暮暮脸红了一下,“还-还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啦!”

 

“你确定?”斯派克问道,“因为那天另一个你回来的时候,我发现她在图书馆里急得哭了。她想找你写的那本有关整理技巧的书,好学学你拉检查表和写时间表的样子。不过她没找到,因为上次你整理图书馆的时候不知道又把那本放哪去了。”

 

“找到也不难啊!”暮暮反驳,“排序的首要依据是作者类型,随后是作者属和种,按照字典序排列,然后再按照出版时间顺序整理。K85只需要到小马属那里,找到天角兽种,再看看大概几年前那一块的书就行了。怎么会找不到!”

 

“反正,”斯派克没理她,“那时候我就知道她是个幻形灵了,所以我勇敢地质问她是怎么——”

 

“他尖叫着逃跑了。我在床底下找到了他,那时在哭的是他。”K85-384IL在暮暮身后耳语道。

 

“——接着他把一切都告诉我了。后来我们就成了朋友。”

 

“有一只幻形灵假装成了暮暮,你就没想过告诉我们?!”云宝质问道。

 

“没。他说婚礼要暂时保密,等时候到了,暮暮和邪茧自然会告诉你们。”

 

暮暮温柔地看着自己的助手。自然,如果她真的被邪茧绑架了的话,这样的天真就有点害马了。但他愿意为她保守秘密真好。

 

“好把,但我至少也应该送封信的。”她说,“希望你不介意和他待了这么久。”

 

“怎么会呢!K85虫这么好。”斯派克伸出一只拳头,没回头,让K85用蹄子碰了一下,“他基本和我一样喜欢看漫画,而且他还能变成漫画里的各种角色!他变过绿毛玛丽亚,稍加指点之后连声音都学像了。”

 

“什么?”邪茧朝幻形灵挑起一边眉毛,“在作战的时候暴露自己的身份?还是为了好玩?这些你在每晚上交到蜂巢思维的报告里我怎么不记得提过?”

 

“这个……”女王怒视下的幻形灵缩了缩,“我是在基地里练习变形为假想人物?属于最初伪装暴露后为了获取食物必须的战术?”

 

“这事我们一会再说。”邪茧目光严厉。幻形灵低下了头。

 

“那个,邪茧?”一只爪子敲了敲女王的前蹄,她眨眨眼,低下头,看见了蹄边的斯派克,“K85不会出什么事吧?我们只是玩玩。”

 

“这-这个……斯派克,是这样的,幻形灵必须要遵守一些规矩,这样才能保证我们的安全。而他违规了。”

 

“但现在你们不需要那些规则了,对吧?”斯派克求道,“我觉得,要是……要是现在我们已经是一家马了,就没必要再藏着掖着了,所以什么规矩都没关系了对吧?”

 

“不是这么简单的……”

 

“求你啦?”

 

无计可施之下邪茧看向暮暮。暮暮不过耸耸肩,意味深长地朝K85-348IL点点头。邪茧的表情更加恐慌了,使劲摇头,嘴巴比出“不要——”的口型。暮暮抿紧了嘴唇,又点了点头。邪茧叹气,低下头。

 

“好吧,斯派克,我不会惩罚他。”她轻轻拍拍小龙的头,声音听上去像是快虚脱了,“但一会我们还是要谈一谈。他毕竟犯了规矩。”

 

“我想那也好吧。”斯派克有些消沉地说完,又高兴了起来,“那我们能去一起看漫画吗?”

 

“可以,可以,随便你。”

 

斯派克跑出了王座厅,后边小跑着一只在女王视线下缩了一圈的幻形灵。

 

“谢谢你,邪茧。”暮暮声音甜得掉牙。

 

“知道吗,你要把我的幻形灵惯坏的。”她嘟哝着,“那天它们都得软下来,无组织无纪律。到时候我们连个钻石狗洞都别想攻下来了。”

 

“哇哈哈哈!”暮暮狂笑起来,两只蹄子搓到一起,“我的计划就要成功了,幻形灵族将任我摆布!”

 

“它们早就都是你的了,亲爱的。”邪茧亲了暮暮脸颊一口。

 

暮暮脸立马通红起来,“啊咳,我-不说这个了……”暮暮盯着自己放在桌面上的蹄子,不敢看朋友们的眼神,“我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告诉你们。我们要办婚礼了,想请你们来。”

 

“婚礼?!”萍琪一下坐直,叫道,“就是有派对了?!”

 

“真是让我兴奋不已啊!”小蝶很高兴。

 

“我还能再表演彩虹音爆吗?一定可以的对吧!”云宝叫道。

 

“啊,行,可以吧。”暮暮不为所动。

 

“你们不是都过咯门咯嘛?”阿杰挑起一条眉毛,问道。

 

“确实是。只是我爸妈……”

 

“他们希望能庆祝我们的爱情,所以要在中心城再给我们办一个大大的婚礼给大家看!”邪茧抱住暮暮,尖叫着,“我还是好兴奋!”

 

“啊,我,我也是-”

 

暮暮停下,猛眨了几下眼。一瞬间世界似乎变成了白色……不对,还有两个蓝点,那是——

 

“婚礼?”脸前一厘米处瑞瑞尖叫道。紫色小马往后一缩,

 

“诶啊!”

 

“你们要办婚礼?还是在中心城?”瑞瑞的嗓音已经沙哑了,两只蹄子按在暮暮两耳后的靠背上,又往前凑了些。

 

“对,我们-啊,对,”暮暮终于反应过来了,“瑞瑞,你能给我们做衣服吗?”

 

“暮暮啊,我还怕你不问呢。”瑞瑞退回来,戴上一副红框老花镜,翻起手里的文件夹,“我这有副给你俩设计的婚纱,那可漂亮了……”

 

“什么……”暮暮接过瑞瑞递来的文件夹。打开之后里面是给自己的婚纱设计,而且还……挺好看的。一旁邪茧的眼睛也放大了,暮暮刚要凑过去看,被瑞瑞拉了回来。

 

“不行哦,暮暮。要等婚礼的时候才能看。”

 

“瑞瑞,不知道你是怎么这么快就……”暮暮注意到文件夹上的标题,“暮暮x邪茧女王”。“瑞瑞,这些都是你提前设计好的?!”

 

“当然了,亲爱的。所有朋友们的婚纱我都设计过。“

 

”可……这是专门给我和邪茧的。你也说过刚刚是配套的。你早就知道我们要在一起了?“

 

”啊呀,你也是皇室成员了,总有一天会和其他贵族结婚的嘛。”我怎么会不准备呢?“ 瑞瑞叹口气,“可惜啊。不是说你俩不好……但我其实挺希望你能嫁给黑晶王的,或者塞蕾斯蒂娅也行啊。那几件衣服,啧啧啧,真的……”

 

“唔……”

 

“我要改。”邪茧把文件夹往桌子上一拍,高声宣布。瑞瑞又叹口气,

 

“知道,亲爱的。我还没忘上次给你设计衣服的时候。但……但要记住你的婚纱是和她配套的,不要做那些太大的,推倒重来的那种改动,好吗?”

 

“别这么说。看在你为了我和她的爱情这么愿意付出的份上,我不会白麻烦你的。”邪茧挑挑眉毛,“我听说你和那个叫蓝血王子的小马有点过节?”

 

“啊,对。”瑞瑞苦着脸朝一边看去。

 

“那要我做掉他吗?”

 

“邪茧!”暮暮叫道。

 

“不许谋杀!”

 

“可是-”

 

“我……这一点我和暮暮想法一致,亲爱的,”瑞瑞有点紧张,“这样的事情放到谁身上都有点过分了……”

 

“唔,那要是他变成了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马,但有礼貌,懂礼节,尊重他马。而且……有和你谈恋爱的兴趣?”

 

“这个……”

 

“瑞瑞,你是真的在考虑了?”暮暮难以置信。

 

“啊,不,不,当然没有了,暮暮。”瑞瑞笑着,收起文件夹。

 

“一会来找我。”她对邪茧唇语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好了,我要告诉你们的就是这样的了,”暮暮环视桌周,“我知道一下子说这么多不好接受,你们回去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再想想。所以,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

 

“噢噢噢!”萍琪一只蹄子使劲挥着,“脱衣舞!”

 

“这个……”

 

“我想说的是单身派对!你们的单身派对上要什么样的脱衣舞!”

 

“为什么还要脱衣舞?”邪茧有点迷糊,“我们现在不都没穿衣服吗?脱衣舞有什么意义?”

 

“相信我,女王姐姐,没穿衣服和不穿衣服是两回事。”萍琪朝这边抛抛媚眼,惹得邪茧脸一红,“而且,重点不是她们穿不穿衣服,而是衣服是怎么脱的!”

 

“我……”

 

“等你看了就懂了,”萍琪自信地点点头,“不说了,到底要公马还是母马?”

 

“我……这个……我觉得都行吧?”邪茧有些犹豫。

 

“不出所料,知道了。暮暮呢?”

 

“我……萍琪啊,你看大家都在这……有点……”但萍琪只是满怀期望地看着她,开心地笑着。终于暮暮用小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我也是,公马母马都要,谢了。”

 

“好滴!这次绝对是我办过的最棒的两个单身派对了!保证!”

 

“你要办两个派对?”暮暮问道,“你不用这么麻烦——”

 

“暮暮,这个必须的!不可能让你们出现在对方的单身派对上。那样太尴尬了。”

 

“我很期待,”邪茧抽抽鼻子,“希望这次的派对比上次你给我玩的过家家要好一些。”

 

“你放一百个心!”萍琪还是很高兴,“这次包你喜欢。”

 

“萍琪……你给邪茧办派对还是那么积极吗?”暮暮皱眉,“我还以为上次之后你可能要收敛一些呢。毕竟,她可是不喜欢那次你在我哥婚礼上给她办的派对来着。甚至刚刚还又提到了一次。”

 

“她肯定要讨厌啊!不然呢?”萍琪翻个白眼,“那个派对是给韵律 的,不是邪茧的。明明是我给别马办的派对,她怎么会喜欢?要是我那个时候知道她是个伪装中的幻形灵女王的话,那我的计划可要完全不一样了。”

 

“比如……比如先让我们都知道,对吗?”

 

“不行,会毁了派对的!”萍琪惊恐地叫道。

 

“可-算了,你说的有道理。你想要开始策划的话就-”萍琪已经不见了。“行,那就好。”

 

她对着剩下的朋友们,“那么,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你们可以先回去了。”

 

“我得开始做婚纱了,”瑞瑞站起身,“之后试装和做改动还要时间呢。”

 

“那我就该去看看我的小鸟朋友了。婚礼上会让她们来唱歌的,对吗?”小蝶问道。

 

“那当然了。”暮暮微笑着。

 

“别又把那只唱得特难听的带来了,”邪茧皱眉,“上次我耳朵都快流血了。”

 

“啊,别担心,他现在唱得已经好多了。”小蝶笑着,也走了。

 

“我也该切整点炸苹果饼了,”阿杰说道,“……还得喊蛋糕夫妇弄点梨子馅饼。我自己不得干的;这双蹄子非苹果不碰。其他水果脏兮兮得,硬是!”

 

“那我……就去练我的彩虹音爆好了。”云宝站起来慢悠悠地出了门。

 

“你看她没事吧?”暮暮问邪茧。

 

“没平常那么吵虫了倒是真的。”

 

“喂,云宝,等等!”暮暮追到门口,后面邪茧跟着。

 

”嗯,暮暮,怎么了?“看见后面公主追来,云宝问道。

 

”我就是想问你怎么了,“暮暮回答,”你好像不太开心。“

 

”我就是……“云宝黛西叹了一口长得夸张的气,“我看邪茧回来的时候还蛮高兴来着。你懂吧?就是那次和幻形灵打的那一场,那是我这辈子干过最酷的事情了。我到现在还偶尔能梦到!但是……现在她是我们的朋友了。它们也都是朋友了。我再也不能和它们打了。”

 

“原来是这样啊?”邪茧看了一眼暮暮,笑着眨眨眼睛,“那要不要再和我的一些幻形灵比一下啊?”

 

“真的?你说真的?!”云宝叫道。

 

“当然了。你是暮暮的朋友。让你开心了她也会开心的,对吧?”

 

“当然了,邪茧。”暮暮有点感动,“我可能不赞同云宝对于好玩的定义,但还是谢谢你愿意为她做这件事。”

 

“没关系,亲爱的。”

 

“噢耶,太好了!那我们在哪里打?”现在的云宝正兴奋地跳着。

 

邪茧意味深长地笑笑,“别急啊,你的对手是幻形灵。而且这里也不是中心城,我们不用阻止你去找谐律精华。如果你是要和我们的幻形灵打的话,那就意味着你永远也不知道战场在哪,是什么时候。”

 

“什-什么?”云宝突然看起来没有那么兴奋了。

 

“应该不是现在吧。但或许是你回家的时候。或者说你睡觉的时候。或者是你下次去买东西的时候。”邪茧坏笑着,低下身子凑到面前倒折着耳朵的小马面前,“幻形灵就是这样。你永远都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击,在哪出击,或者出击的时候我们是谁。你每一天所见到的每一匹小马,就有可能是我们;你最好的朋友,最坏的敌人,街道上擦肩而过的熟面孔,你的同事……甚至全都一起上。”

 

邪茧又站直,依然坏笑着,看着身下颤抖的天马,“但你能确定的只有一件事。你绝对料不到。”

 

“我,那个,我改主意了-”云宝还没说完,她面前的门已经被邪茧关上了。

 

“邪茧,你刚刚说的那些要真做的话,我可不喜欢。”暮暮皱着眉。

 

“那马太没礼貌了。”邪茧哼了声,“她把我们幻形灵当成什么了?沙袋?让她打着玩的?我要让她明白自己的幻觉。”

 

“我不许你伤害她!”

 

“那让她伤害我的幻形灵就没问题了?”邪茧反问。暮暮羞愧得不敢看她。邪茧嘿嘿一笑,“别怕,她不会有事的。这几天我就暗地里吓吓她。然后我再去找她说话,她肯定会哭着求我停止攻击。只要她道歉,我就答应。”

 

“这听起来还差不多——”

 

“然后等到第二天,那便是我们的幻形灵出击之时!”邪茧爽朗的笑声回荡在暮光城堡的走廊之中,久久不息。

 

暮暮带邪茧在城堡里逛了一圈。邪茧对暮暮城堡的关心让暮暮有些高兴。不过在卧室里气氛就有些不一样了,尤其是邪茧说暮暮的床“小,但很舒服”,还暗示很期待“用”它的时候。好在她瞥见斯派克和K85-348L在他的房间里笑着,高兴地说着话,一起看漫画书时,心中的尴尬便慢慢消散了。

 

参观途中最好笑的事情,莫过于她俩走到地下室的那会,邪茧突然兴奋起来。暮暮疑惑地看着邪茧角上放着光,在各个房间里踱来踱去。

 

“你在干什么?”她终于问。

 

邪茧朝暮暮看了一眼,笑笑,接着又继续刚才的作业,“测量地下室的尺寸,然后上传到蜂巢思维。工程师们得知道新巢穴的入口要做多大。”

 

“新-新巢穴?”暮暮一惊。

 

“当然了。如果我们要住这里的话,那就得给我们的孩子们修一个新巢。”她又转过头来看一眼,这次的笑容更大了,“我们还可以给自己也造一个小小的爱巢。藏得深深的,修好一点。以后厌倦了可以去里面住一住。”

 

暮暮的呼吸急促起来。她只得又数起这样子在政治和法律层面上会出什么事。

 

好吧,城堡的根深入地下很深很远,所以这一块的地本来就已经算是我的了。如果巢穴还要往城镇里的其他地方挖的话,我还可以使用国家的土地征用权。反正除了萍琪的秘密派对地洞,也没马会在小马镇地下修什么东西。有什么分区法对马镇的地下建筑适用吗一个幻形灵巢穴还能分出什么来?里面大部分应该算是住宅区吧,但也有经济和工业结构存在……

剩下的几分钟被她用来高兴地瞎想着建筑许可和其他要她签的文件之类。至于一旁的邪茧,趁着这个工夫绕完了地下室一圈。

 

最后,她们来到阳台上,望着马镇的落日渐渐消失在远方。邪茧靠在栏杆上,投入地看着身下延伸开来的建筑群。终于,她一屁股坐到地上,叹口气。

 

“你的王国真是太美了。”她轻声说道。

 

暮暮看着她。现在是告诉邪茧真相的最好时刻。她很冷静,很放松,似乎也愿意思考。若是有什么机会能和她理性地讨论这件事的话,那非现在不可了。

 

“我们的王国。”只听见这几个字。她和邪茧都惊讶地眨眨眼。但她胸中没有恐慌,没有想象邪茧将会对马镇犯下的恶行,也没有灾祸将至的感觉。只要想到邪茧会和她一起,在这城堡里,她便觉得安心,还有一种奇怪的自信。于是她又说了一遍,“邪茧,那是我们的王国。”

 

邪茧的回应是一个大大的,开心的笑容。

 

暮暮也笑了。

 

“啊呀,不行,我们才不要邀请无序来我们的婚礼呢!他又不是我们的朋友!而且,要是他来了肯定又要玩点把新娘们变成鹅之类的恶作剧了!”

 

无序自言自语到一半,停下了。“估计我确实要这么干……但还是很不爽啊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