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烈火

热情的欢迎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3,511 字

publish于 3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15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0 人评价

0 star

5
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在和泣血花大战的隔天,烈火一行马便拼尽所有的力气,终于踏出了泣血花们的领地。他们失去了所有的行李,在这薄雾萦绕的森林里行走着,试图在他们饿死或渴死前走出这片恐怖的森林。三天过去了,他们的眼前还是一望无际的树。电倪也累得不能再扑打翅膀了,她喘息着走在烈火身旁,每过几分钟就得靠在树上休息一下。当第四天的太阳也即将消失在地平线下时,她们终于看到远方的平原上有一道矮矮的土墙。烈火来到土墙下,看见有匹飞马守在门前。

                    守门的飞马叫铁士,是山下城的门卫。他见到烈火想要靠近,立马举起长枪对准烈火:“站住!这快要宵禁了!”

                   “我们是旅马,刚从泣血山脉逃出来。”烈火说:“我们已经没有任何食物了,只希望在这里停留一晚。”

                    可铁士仍然不让他们进城,烈火也不好说什么。就在他们准备继续前行时,远方的山丘上出现一匹马,一边朝这儿疾跑一边大喊着:“飞贼来了!”

                    “赶快进城!封闭城门!”铁士把那匹马接进城里,把城门关上,过了一会,他又把锁开了:“喂!外面的三匹马,如果你们不想死的话就进来吧。”

                  烈火扛着快要饿晕的电倪走进城里,只见城里慌乱一片,所有的小马都放下了蹄上的工作,穿上了厚重的盔甲,拿着武器登上城墙严阵以待。烈火一看这架势,连忙把电倪和烈奇藏到一间破烂的小房里。

                 “这里发生了什么?”烈火跑到铁士的身边问道。

                 “是飞贼,”铁士说:“他们是各个国家的逃兵组成的势力,经常在这一带游走,抢劫路过的商队和我们这些小城市。当大国的部队过来围剿他们时,他们便躲进泣血山脉里。最近电驹的军队才刚从这里撤走,他们就又出来兴风作浪了。”

                 “也就是强盗、土匪呗。”烈火说。

                    “比他们更可怕,他们接受过训练,也可以说他们是一支没有主子的军队。”铁士说:“但是如果他们敢来惹我们山下城的话,我们崖燕族马将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这次来袭的多少匹飞贼?”

                     “500匹。”

                       “那我们这的马有多少?”烈火问道,他看看城墙上的马,才不到100匹。

                       “100多匹马,但我们2000马大军正在从北方赶过来”铁士说道:“虽然数量上我们比不过飞贼,但是我们的气势不能比这些懦夫差!崖燕的勇士们!”

                      过了一会,他们的眼前出现了红色的光芒,是飞贼们火把上冒出的光。当这些火光逐渐接近山下城时,一支支箭从城下射了上来。铁士见状,立即让城墙上的小马卧倒。外面的飞贼们见城里的马没有抵抗,便直接拉来攻城槌,疯狂攻击着山下城脆弱的门。

                  “抵住城门!不要让他们进来!”铁士命令道:“如果城门守不住了,咱们就躲进房子里,等他们进来的时候给他们来个瓮中捉鳖。快!把所有的灯熄灭!”

                   守军们熄掉所有的火把,整座城笼罩在黑暗中。所有的小马都屏住了呼吸,只听见飞贼们“一二一二”砸门的口令声。铁士抬起头,却看见烈火仍然站在城墙上:“你这匹旅马想干嘛?送死吗?快下来!”

                 飞贼们也看到了烈火,他们讥笑着:“怎么了?整座城就你一匹马守城?”

                “足够了。”烈火说着,点燃了自己的蹄子和鬃毛,从城墙上一跃而下,挡在了城门前。他挥舞着剑,轻而易举地砍杀了槌门的四匹飞贼,就像在火山城的圣煌门前一样。

               “是火驹!火驹怎么跑这里来了?”飞贼们开始慌张起来,他们没想到远在千里之外的火驹竟然出现在这里。就在这时,只听铁士一声大吼,城里的守军全数冲出城门,挥舞着武器朝飞贼们杀去。飞贼一见火驹身后还有一群身披重甲的部队,以为是火驹的军队,纷纷丢下武器朝泣血山脉里逃去。

                 “就这样走了....”烈火摇了摇头:“一群欺软怕硬的家伙....”

                 战斗就这么结束了。当火光再次照亮山下城时,崖燕族的小马们在一间大屋里设下一桌盛宴。他们围坐在桌子旁,笑谈着那些飞贼逃窜得有多么狼狈。因为击退飞贼立了大功,烈火被安排在首席,电倪和烈奇就坐在他的身边。她们在一旁狼吞虎咽,听着崖燕族马们唱歌的美妙曲调,虽然内容很简单,大概是庆祝胜利的歌曲(反正很轻快),但是气氛却感染了在场的所有小马,就连电倪也忍不住跟着哼了起来。

                 “欢迎来到山下城,尊贵的火驹”铁士递给烈火一瓶酒:“你这是要去哪?”

                  “我要去岚灵山......旁边的那个什么什么小镇,”烈火慌忙地改口道,他半燃烧的鬃毛不小心垂到了那瓶酒水里,点燃了那瓶酒:“我的天...这酒也太烈了吧.....”

                   “喝烈酒是我们崖燕族的传统,每当有尊贵客人来我们这里或者我们凯旋归来时,都会设下这一桌酒宴。”铁士解释道:“那个什么,你们是要去岚灵山附近对吧,那你们找对马了,我知道有一个通往岚灵山的隧道,是我们祖先挖的。这样你们就不用再翻一座山去那了。”

                    “真的?”烈火的耳朵竖了起来。

                     “真的,今晚你们在这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就带你们去那。”铁士说,“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我....”

                     “说道这个....”烈火说:“能不能给我换杯不怎么浓的饮料,以前父皇....哦不,是父亲不让我喝酒....”

                      “好的,”铁士走进地窖,又从里面拿出两瓶酒:“来!尊贵的客人,让我们喝它个畅快!”      

                     “哥!别喝!”烈奇阻止道,可已经晚了,半瓶酒已经喝下烈火的肚子里了。

                       。。。。。。。

                     “放开我!我要和暗灵决一死战!”两个小时后,烈火被烈奇扛进了铁士为他们准备的房间。他的身体异常的烫,两个脸腮都红了,他的身上满是酒味,就连说话吐出来的也是酒气:“小倪我喜欢你.....”               

                       “烈奇,你真的能背得起你哥吗?”电倪担心地说,她想帮烈奇背一下烈火,但是当她碰到烈火的身体时,被烫得缩回了蹄子:“都叫你别喝多,你还一连喝了十七瓶....”

                        “没事,”烈奇说:“火驹喝醉的时候体重会减轻不少,现在烈火这重量连小孩子都抱得动。”

                        “我也不想喝多啊...”烈火说:“一开始我就只想干一瓶体验一下别马的习俗,结果这酒越喝越动情,越喝越伤心.......”

                         烈火挣扎着爬下烈奇的背,摇摇摆摆在房间里走着:“你说.....为什么我这么惨....我才刚成年就遇到这种事情,这些天杀的暗灵就摧毁了我的家,没有什么马比我跟倒霉的了......”说着,他又哭了起来。

                         “你说怎么才能让他停下....”电倪问道。

                         烈奇让铁士拿来一堆软垫和毯子,她把软垫铺在地上,然后领着烈火走到软垫上面。烈火哭啼啼地趴在软垫上,借着醉意诉说着心中一大堆苦恨,过了一会,烈火蜷在软垫上干哭着,又过了一会,烈火停止了哭泣,他蹬了蹬蹄子,进入了梦乡。烈奇这才把毯子盖在蜷成团的烈火身上,像一个妈妈一样安抚着烈火。

                         “额....你们到底谁是哥哥谁是妹妹....”电倪望着兄妹俩,无语了。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烈火留痕  独角兽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