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流星雨之夜Ⅱ·圣光邪影

第七章:反抗者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5,182 字

publish于 3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19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0 人评价

0 star

5
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阿瑞斯山,骏鹰的居所,如今变得更加热闹非凡。现在,它更是阳光能照到的唯一地方。

 

斯派克驼着背憔悴不堪地站在一座树屋门口,偶尔几只狮鹫经过瞧见他明显的黑眼圈都忍不住发笑。我就看不出这有多好笑。他憋住怒火坐到露出地面的粗壮树根上,看门的一声被推开,他的凤凰小马朋友精神饱满的模样更令他不爽。

 

早上好,斯派克。阿杰绕他飞了三圈,差点没让他晕。斯派克就是一脸疲惫地瞥了她一下,用爪子支撑脑袋。呃,看上去昨晚并不是最好的一晚。”“而且绝对称得上最烂的一睌,那树床简直是折磨!

 

阿杰抖抖翅膀趴到了上方的粗树枝那儿,惬意地翻了个身。要我说这树床也没不是很差啊。斯派克不耐烦地用力踢树,痛得捂脚单脚跳,摔下去吃了一嘴泥,同时树上还掉了几片大树叶飘落到他头上,引来了更多的笑声。他气得喷出了一点小火,垂头丧气地走开。阿杰关切地背起他到树上,让树叶隐藏他们的踪迹。你不会理解的,那东西又硬又硌,我还靠了一晚上!

 

所以说,你就应该选择住在宫殿里,那才叫享受。他们一齐往下看去,瑞瑞戴着她新做的淡绿太阳帽优雅地漫步在林荫间,特意向过路的居民展示自己美丽的鬃毛,成了阿瑞斯山的一大亮点。这帽子不错吧,我刚刚做的,灵感来自这里的和谐之岭。顺便提一下,我打算做一整套!就叫自然系列

 

很棒的主意,瑞瑞。阿杰忽然有点心动,探出头朝她挥蹄。我相信这在我们的世界里一定会大受欢迎!”“哦,我也这么认为。瑞瑞自豪地昂起头,沫浴在明亮的朝阳中。真庆幸我们没落到那些邪影军团的手里,不知道和我们对应的小马朋友怎么样了。斯派克紧咬嘴唇,不敢言语,阿杰却没顾忌那么多:既然暮光公主已经变成午夜闪闪了,那其她马恐怕也……”“或许我们可以先不提这些伤心事!”瑞瑞连忙改口,向他们说明最近的打算,忽然灵光一闪。

 

要不我们现在去SPA馆吧!这里的应该和我们的世界差不多,对吗?”“好主意!我们可以多叫些人……呃,小马去。阿杰直接瞬移下来和瑞瑞并肩前行,有说有笑,好像忽略了某件事。我还在树上呢!喂!

 

辉煌的宫殿中比往日多了些欢乐,一只粉色的小马在每一处走廊跳跃,脖子上的气球项链随她一上一下。早上好!祝你开心!她的精力似乎可以无限循环,这点卫兵深有体会。萍琪小姐,你已经喊了一小时了,确定不休息会儿吗?”“对不起,我得确保所有人都起床了!不能浪费这美好的早晨!卫兵赶紧离开她捂上耳朵,直到喊声渐远。但我的耳朵需要休息啊。

 

起床啦!懒虫们!萍琪掏出了一把长号,让整个阿瑞斯山都听见了这吵闹的声音。她吹了好一会儿,吹着吹着突然没了音,睁眼一看长号早被愤怒的余晖夺去。早上好,小晖。萍琪若无其事地朝她问好,得到的并非另一声问候。消停会吧,萍琪,我们事都干不好了。她愧疚地收起长号,哼着歌从余晖身边走过。

 

余晖朝玻璃彩窗那望去,很难找到什么不和谐的事情。之后她进入了一个房间,那位戴眼镜的小马完全没注意外面的事,就连刚才萍琪的吵闹声也没有,只是坐在书桌前发呆。一大早就这么浪费了,不出去走走吗?小马拍拍脑袋清醒过来,余晖进门看她茫然地样子忍俊不禁。

 

哦,暮暮。我还以为你会去多了解这里呢。暮光尽力不让她看见自己羞红的脸,用迷茫的眼神望着窗外。我也想啊,可是……”她忽然间仰天长啸:“这里一本书都没有啊!!!”

 

余晖点点头,果断拉起暮光带她出门走到了走廊的尽头的一扇金色大门前。她用力推开门,让这间秘密图书馆展现在暮光闪闪面前。暮光四处张望脖子都要断掉,眼镜都滑到了鼻子上,数不胜数的书籍在书架上陈列着,每一本都在呼唤她去打开。“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这么多没看过的书!”她迫不及待地冲过去一次性拿来了五本书翻开摆在眼前。“我真是,我不能……”

 

余晖对这似曾相识的场景无奈地摆蹄,坐到了一张舒适的坐垫上,不住窃喜。“我就知道你会喜欢,我无意间发现的。”“我还以为这里没有图书馆呢!!!”一大摞书堆在书桌上几乎要把它压垮。她们就在这里度过了一小时,然而眼镜坐到书堆里的暮光使余晖又不安起来。“你今天有啥安排吗?不可能总窝在这里看书吧。”暮光顿时想起了件事,猛扑进书堆里衔住了一根羽毛笔,随后又四处翻找,将一堆纸铺在桌上。我刚刚读了《小马国种族大全》,决定出去做一个调查报告,探究小马国种族间的关系,再写篇论文……”暮光没完没了地准备纸张,哪知萍琪突然间破门而入,吓得她往后一倒掀翻了桌子,桌上的纸在空中四处飘飞,那白花花的一片最后埋住了暮光闪闪。余晖气冲冲地盯着萍琪。哦,抱歉,要我帮忙收拾吗?

 

“暮光闪闪在吗?”暮光好不容易探出头呼吸,用迷茫的眼神看朋友们,忽闻外面有谁叫她的名字。呃,对,我想我应该在吧。余晖和萍琪往门口那儿看,差点没晕过去,一只巨大恐怖的恐龙张着大嘴正对着她们,仿佛要一口把她们吞下肚。暮光闪闪又一次惊掉了眼镜。

 

这不科学!恐龙明明在6500万年前就灭绝了!怎么会……那只恐龙见她们受了惊立马变回了原状,是一位有红色虫翅的深绿色幻形灵。我没想到会这样,还以为你们受得起惊吓呢。余晖定定神,回头看了看没有动静的萍琪和欣喜的暮光。幻形灵的变形能力居然有这么厉害!我一定要记录下来!”说罢暮光便整理好纸张,差点忘了更重要的问题:“还有你是哪位?他自豪地抬头露出胸前的统领勋章。我是法瑞克斯,索拉克斯的哥哥,幻形灵现任军事训练官。

 

余晖惊魂未定,转眼间还被暮光撞到了一边,以及一张超长的清单。“带太多纸有点麻烦,我列了张清单,我们走吧!”这时她才发觉法瑞克斯的到来,收回激动劲端正身子。“有事吗?”“诺沃女王要你们别忘了午饭时间,那时她还要宣布一件事。”萍琪赶紧阻止他继续讲话。“我喜欢神秘事件,让我猜猜……给我们分发武器,还是让我们当荣誉士兵?”法瑞克斯不大喜欢被打断,而一声细弱的问候从另一边出现,“暮暮,萍琪,余晖,你们都在这啊。”小蝶激动地跑来,见她们没动静赶紧踩刹车。“我打扰你们了吗?”

 

“不打扰,什么事这么激动?”萍琪一提到激动地事就来劲。小蝶减低了音量,看到了法瑞克斯。“这位……”“他是索拉克斯的哥哥,很友好的。”余晖向小蝶解释。“有什么事尽管说。”“是这样的,阿杰和瑞瑞请你们去休闲。”细弱的声音中夹杂了一丝兴奋“有美容和茶会哟。法瑞克斯先生,你去吗?”她隐隐能看见法瑞克斯深绿色的脸上多了些红。“我对美好的事物还有些敏感,告辞了。”他进了个标准的军礼后匆忙离开。

 

“他和其他幻形灵不大一样。”暮光尝试着使用魔法打开窗户,一只有火红羽毛的大鸟趁此机会飞入停在小蝶头上,不断地对她暗示着什么。“你说啥?”小蝶的蝴蝶项链开始闪光。“好的,到外面去,沿着宝石小路走。”“这是凤凰鸟,它可真美。”暮光悄悄去抚摸它的羽翼,结果被它的尖叫喝退。“我认为它是要我们跟它走。”

 

四只小马一同跟随凤凰,阿瑞斯山的一些小道果然普乐许多明亮的宝石,还有几条龙在捡。凤凰时不时停下来叫唤看她们是否跟上。她们一头雾水地望着它,却依旧在加快脚步。“哦,可不可以慢点,凤凰小姐。”小蝶央求着它,引来了路过居民的注意。宝石小道已经快到头了,凤凰就于前面的一家茶馆屋顶上空停住,最后落在一只小马弯曲的蹄子上。

 

余晖气喘吁吁地趴下来,完全落后了暮光和萍琪,还不忘抬起无力的蹄子。“我还好。”暮光扶她到茶馆前的坐椅那儿,阿杰,瑞瑞和斯派克正在品茶,那只凤凰也温顺地任阿杰抚摸。“干得好,塞西亚斯,她们都来了。”瑞瑞张望一下,怀疑地望着她。“云宝在哪呢?”“我给她发了邀请,她什么时候来就……”

 

小马们坐到一起,天空中忽然闪过一道彩虹,引来阵阵欢呼声。那彩虹快到让小马几乎看不清,都只是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身边闪了一下。一只牦牛快接不住的毯子也在刹那间被重新挂起。之后它朝萍琪冲来,没有刹住脚,与萍琪叠在一起,原来是只彩虹飞马。

 

“说云宝,云宝到。你好端端地炫耀啥呢?”暮光闪闪端起茶品尝,享受着惬意地时光。云宝随便拍拍身上的尘土,展现出帅气的模样。“我炫耀个啥?他们看见我的飒爽英姿都忍不住惊叹,我平时可没这种展示机会。”

 

服务员又端来了一盆热腾腾的茶水,斯派克享受地靠在椅背上,茶都忘了喝。“这才叫享受。”随后他还用冒了爱心的双眼凝视瑞瑞。“尤其是和我亲爱的女神在一起。”凤凰对小马们的忽视不满地叫了声,余晖这才想起了她要问的问题:“阿杰,你啥时候……”“你是指塞西亚斯?”阿杰给凤凰递了块甜饼干。“我们刚刚认识的,它是我的凤凰朋友。”

 

太阳渐渐升到高空,不知不觉地影子已经躲到了树底。“下午我们能去SPA馆,我最近找到了一家很不错的。然后到佳娜的服装店去看看,那位骏鹰的服装非常有特色。”暮光将瑞瑞的计划一条一条加下来,忽觉最近抽不出时间来做调查报告。“或许我们可以明天做调查报告。”余晖猜出了她的心思,而萍琪对饼干看了又看,让她不由自主地望安全地带挪了挪。

 

“这饼干要是能加点糖霜就好了。”“萍琪,不要!!!”所有小马一同尖叫,可她早已拿起了装糖霜的盒子。

 

“砰!!!!”

 

“为什么她总是不吸取教训呢?”

 

瑞瑞自掏腰包给茶馆老板赔钱,与朋友们沮丧地走开。“抱歉,可我就是忍不了,为什么我的技能偏偏要是糖霜炸弹,不能是变炸弹呢?”“要我说应该是因为……”“刚刚是哪里爆炸了?”他们停下来看见潮浪将军到了城区巡查,对周围的居民进行询问。小蝶躲到了树后不敢面对现实,可潮浪还是接近了他们。

 

“各位刚才有没有看见爆炸的地方?”“是在茶馆那儿,而且……”阿杰支支吾吾不知该不该说,余晖则愧疚地低下头:“其实,是我们造成了爆炸。”“不管他们的事,只有我一个。”萍琪主动跳出来拿起宝石。“我的技能是糖霜炸弹,所以就。”她做了一个爆炸的蹄势,一脸尬笑。

 

潮浪将军收下罚款,对她们恭敬地点头。“至少没有造成伤亡,不过还是请你们到宫殿去。”斯派克脸色苍白,伸出爪子等待处罚,没想到接下来是一句:“诺沃女王在等你们吃午餐。”

 

“所以,没事了?”余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他就这么放过了她们,萍琪还庆幸了下“幸好炸弹的威力没发挥到极致,否则……”“别说了。”云宝捂上她的嘴,随士兵走进饭厅,但感觉就像进了法庭。各位首领严肃地看他们紧张的表情,都有点不耐烦。

 

“我还以为你们不会迟到呢。”法瑞克斯无奈地指着挂钟。诺沃女王示意潮浪退下,热情地邀请他们依次就坐。“听说你们造成了一场爆炸案,让我们损失了一张桌子,九把椅子和一定敞篷伞,对吗?”暮光不好意思地肯定,因为那的确就是那场爆炸造成的损失,于是等待着她的责骂。“我用珍珠看到了,你们没有选择逃避责任,我认为这很可贵。不过我建议炸弹不要在这时用。”

 

“所以秘密事件是什么?”萍琪跳到餐桌上盯着诺沃女王,把刚才的事抛之脑后。“法瑞克斯之前说要宣布一件事,那么……”余焰用眼神暗示她的行为,她赶紧回去耐心等候,但还是按奈不住激动

 

“你们能来这里助我们一臂之力,我们都非常感激。因此,我希望你们能加入反抗者,并成为我们的军事指挥官。”“哈?”云宝揉揉耳朵确认自己没听错。“你确定,我们能统领你们的军队?!”“这是暂定的,得看你们的实力如何。”葛朗福毫不客气地说出条件,而这并没有改变诺沃的决定。“除此之外,我希望暮光闪闪能成为小马领袖,不知在座的各位意下如何?”

 

他们等待着暮光的反应,只见她先是一动不动,然后头顶冒汗,四肢发软,大口大口地喘气。“不不不不不不!!!!我还没准备好成为领袖,我甚至还不如我的小马朋友的一半!我做不到!!!”她跳下椅子不断转圈,地板都快被她踩出圈了。“我得做些什么?我应该怎么做?有没有教人当领袖的书!!!”

 

斯派克飞速取来一杯水,让暮光一口灌下去,顺便给了她一个纸袋。“哇哦,她暮化得厉害。”萍琪正要去安慰她,结果被斯派克拉住。“让她缓一会吧。”“这反应还真没想到。”余焰不解地看着她,顺便吃了一块宝石。“也许她一下子承受不了这个。”

 

诺沃女王将头埋在底下,不愿直视她们。“陛下不用担心,给她些时间适应吧。”“恐怕不行。”她抬起沉重的脑袋直视前方。“莫里斯的大军在即,我们没有多少时间适应,明天我们就都得担起重任。希望你们理解,我也不想让你们突然承担如此大的任务。”

 

“拜托,我们跟小马国魔法和邪恶生物对抗又不是头一回。”云宝黛西向诺沃女王敬军礼表示顺从。“明天你就会见识到我们的实力!”“但愿如此。”他们终于开始进餐,不过某位在桌上放了一盒糖霜,而它恰好就在萍琪面前。“你们介意我给饼干洒点糖霜吗?”

 

“介意!!!”

 

 

“那好吧。”萍琪派调皮地吐舌头,往嘴里塞了好几快饼干,并没有发现暮光紧张的心。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星辉  独角兽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