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幻形灵求偶仪式

第二章 蜜月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5,716 字

publish于 12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108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5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二章 蜜月 Chapter Two: The Honeymoon

  邪茧又开始哼歌了。

  暮暮抬起头来,失焦的眼睛看着远处的墙,尽力不咬牙齿。

  她确实想咬牙,但她不想‘想咬牙’。因为她之前注意到,邪茧只有在自己特别开心满足的时候才会哼歌。哼出来的调调也是随心而动。暮暮从来没听出过有重样的,也不知道邪茧自己有没有发现自己会哼歌。

  暮暮真的不想因为邪茧高兴了要哼两句,自己就不舒服。而她更不想把邪茧高兴和自己难受联系到一起。

  但她确实难受,而她也知道邪茧为啥高兴——因为她正和暮暮,她的爱马,一起坐在图书馆里。

  过去的几天……出马意料的平静——除了偶尔邪茧的一些让马直冒冷汗的秀恩爱的方式之外。暮暮在巢中是完全自由行动,甚至想要离开都可以。不过自从那天晚上之后她一直没敢试过。认识之后她发现工蜂们其实虫都挺好的,能理解她的话。但不变形的话它们只能够说自己的语言——虫语,一种与她来讲就是各种嗡嗡声和哒哒声的语言。光因为她听不懂 就喊人家变形总感觉不太好,所以暮暮自己也开始学习虫语了。她在语言方面一直很有天赋。

  她在幻形灵写的书上所作的研究对于自己的语言学习也有一定帮助。暮暮主要是想知道自己为啥嫁给了邪茧,邪茧的行为又都是为了啥。自然,不止一次她脑子里想的只有读大部头了。

  而她的研究也有了成果。幻形灵的恋爱关系是基于主宰与征服的。当两方决出胜负之后一切敌意就烟消云散了,但再此之前……谈恋爱和试图干掉对方真的挺像的。

  看穿邪茧的伪装并揭穿她的阴谋,就是暮暮发出的信号,要和她争夺主导权的信号。幻形灵的恋爱关系中有很多套路,而她在揭穿邪茧前前后后做的那些事,在幻形灵的文化中是在隐晦地表达……自己单身,想找女朋友,而且自己对邪茧有意思。而邪茧通过假装输掉,表明自己的对暮暮也感兴趣。这算件好事,至少是阻止了邪茧的入侵。

  有趣的是——不不不,换个说法。所谓‘有趣’的是,要是当时邪茧统治了马国,她和暮暮就算是当场结婚了,并且从此整个小马国的主权都会落到幻形灵们的手里。不过现在先不管什么主权问题。

  主宰与征服。这就是关键。相对短一点的求偶仪式就是征服马国——比较类似于小马私奔闪婚的那种吧。而这种情况下的暮暮对邪茧来说更像是一个战利品。

  不过暮暮击败女王,同时给她留了个东山再起 的机会。这样一来,她俩的关系就会进入另外一种更加漫长的求偶仪式。在幻形灵的眼中,这样的求偶方式是非常浪漫的。

  这里就不再是一战定胜负了,而是她俩一次又一次地斗智斗勇。更蛋疼的是,在这些战斗中虽然暮暮有过几次挫败,但大部分时候都是她赢了。这样就说明她至少和邪茧一样强,在邪茧的眼中那可是赤裸裸的勾引。因为她是一个强大的配偶,一个拥有保护虫巢能力的配偶。

  至于她们的婚礼,自然又是打一场。但这次是完全认真了,邪茧将会使出全力。因为最后当她制服了暮暮,并用自己的牙齿碰一下暮暮的脖子之后,她才能证明自己是更强的那个。所有的幻形灵婚礼都以这样的“死”结束,获胜的一方便成为伴侣中拥有主导权的那个。

  不过现在这个邪茧看上去一点也没有攻的样子。这几天女王一直都黏在她身边,甩都甩不掉。她还不停地问暮暮想要什么,想干什么,也不时流露流露一下自己对暮暮的爱意——有时超过分的。

  暮暮估计人家这样子应该是刚刚结婚,还没缓过来。等她冷静下来了,再去好好认识认识她,看看她虫怎么样,应该也很好——

  不!不行!不会这样下去的。一定有什么办法可以……修正这个错误。一定有办法可以在不伤害邪茧的情况下和她分手,甚至继续做朋友。

  于是,一声无声的叹息之后,暮暮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书上来。感情问题优先嘛。她也确实想看幻形灵写的小说之类的,但现在她看的是一本小马国的法典。法典出马意料的新,又完全不出马意料的一点用都没有。

  问题在于,按照传统来讲,马国公民在外国时应受当地的法律和传统的制约。自然有例外——比如小马不需要学狮鹫一样吃肉。但这样的例外毕竟是少数。这一传统几乎适用于所有方面。也就是说,在马国的法律层面上讲,她和邪茧的婚姻是完全有效的。

  甚至还有因为不了解外国风俗而不小心结了婚的先例,那是很久以前头一次接触龙族的时候了。其实这个例子也显示了这一传统的牢固性。

  因为从那之后马国就多了一个种族,叫龙马。

  再想回来。从幻形灵国作为敌对国的身份上做文章的希望也没有了。除非此时两国正在交战,否则甭管两国关系多差,都得遵守这条规矩。可是皇城婚礼之后的马国并没有对幻形灵国宣战。

  至于没有宣战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根本没马知道幻形灵国在哪,连它们到底有没有固定居住地也不知道,甚至连人家算不算一个国家都不好说。毕竟幻形灵们一没使馆,而没外交官,三没首都,想宣战都找不到虫去说。而马国也不敢直接对一整个种族宣战,毕竟有了长颈鹿的下场1之后,小马们都不不太敢再这么干一场了。

  另一个原因是幻形灵的数量看上去并不是很多。想要入侵中心城就要倾尽所有兵力,不然就是傻。邪茧这虫绝对不是傻的。可中心城入侵时幻形灵的数量比中心城的市民们还要少上许多。以马国的马口和国力,要向一个虫口还没小马镇多的国家宣战,别的不说,先接受各方一波强烈抗议,严正谴责什么的,以后再出什么幺幺蛾子说都说不准。

  暮暮无可奈何地关上书。法律这方面是没希望了。以她目前的判断,哪里都没有希望。这次是彻彻底底地日了马了。其实说日马还挺形象的,因为邪茧这段时间看她的眼神真的是那种……想要日马的眼神。

  不过……有一匹马每次都能帮上她。

  她起身,皱着眉思索着,走出图书馆,邪茧发现旁边的翼角兽不见了,嗡嗡振起翅膀,屁颠屁颠跟了过去。暮暮没理她。

  第二天,暮暮出了巢穴。

  走出巢穴的主入口,她停下,闭上眼睛,感受多日来脸上第一缕阳光的温暖。巢穴里也不错,毕竟洞里,凉快,舒坦。但在太阳底下过了一辈子的暮暮还是缺不了阳光。这不才在地下过了几天,又开始想念太阳了。

  迟疑中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开始向更远处走去。巢穴地处马国的南方,麦金塔山脉(Macintosh Hills)之中。爬上附近的一座山时,她的始终将自己的眼睛转向着南方。

  最后她到了山顶,心一横,转过头去,向北眺望整个马国,望向家的方向。无尽之森边上的小马镇很好认,她自己的城堡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信标一般。同样显眼的,还有远处山上的中心城。

  暮暮坐下,望着她心中的这两个家乡,心里不禁堵上了点什么。她想家了,想自己的朋友了。她想斯派克了,想家马了。她想中心城和马镇的在她心里留下的一切了。

  有那么一秒她想走了。就这么走了,直接传送回自己家里——至少也传送大半路,然后飞回去。接着她可以直接揭发那个替代了自己的幻形灵,把巢穴的位置报告给赛蕾丝蒂娅。一个小时之内皇家卫兵就会出兵。到那时,邪茧和她的巢穴都不会再有了。幻形灵斥候,间谍和蜂巢思维会给它们事先预警,它们会知道,马国不容许幻形灵在自己的国界内存在。而如果邪茧傻到选择抵抗,这次她会被轻而易举地打败,然后被真真正正地关起来。

  但是……

  暮暮惊异地发现,这样的想法在她心中产生了和乡愁一般的痛。她不能对邪茧这么做。她不能这样伤害她。这样的事情已经不能说是伤害了,背叛都是轻的——是一个暮暮都找不到词来形同的行为。然而最重要的是……她喜欢邪茧。

  不是说那种 喜欢。当然不是,太扯了,怎么会嘛。她永远都没法像邪茧爱自己那样去喜欢她。即使偶尔——不不不,不行。

  但这女王虫确实挺好的。有些时候出马意料地呆。跟她说话总能出一些好玩的事情,有时她会冒出一两句让马背后冒冷汗的残忍想法,有时表现出的又是那种暖马心房的同理心。

  邪茧通过吸收情绪的能量来生存。暮光觉得或许正是因此,邪茧对自己的情绪控制非常的差。她对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拿出百分百的情绪来对待。

  比如,上次就有只幻形灵进来报告任务失败了,邪茧立刻气得跳蹄,火气暮暮见都没见过。气着气着邪茧开始四处射魔法,那打到幻形灵工蜂身上感觉能直接让它当场交代在那里,好在暮暮出蹄给拦下来了。感觉还是暮暮救了那只幻形灵啊。

  可是,当几只幻形灵在一次小的坍塌中受伤时,邪茧又忧心得不得了。她对那几个伤员所展现出来的关怀简直可以和暮暮印象中的小马持平——甚至比小马还厉害。当然,还得要暮暮出蹄拦住邪茧,这一次是因为,如果不拦的话,邪茧光是照顾受伤的幻形灵都能把自己给累死。

  这样巨大的反差……怎么说也让暮暮有点好奇。

  但这两件事所能展现的还有另一个问题。现在的暮暮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控制邪茧了。恋爱中的幻形灵女王为了暮暮啥都肯做。甚至是发脾气失控的时候,为了暮暮她也愿意冷静下来。这样一来,暮暮就有矛盾了。

  她作为小马国的公主,她就应该为自己的国家争取最大化的利益。也就是说,她应该继续维持自己对邪茧的“控制”。也就是说,即使自己不爱她,暮暮也该保持这段婚姻。化敌为“友”的方法比起把人家关起来,更能消除邪茧可能带来的威胁。那么以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角度来看,别的都可以放放,她必须当邪茧的老婆。

  不过她是友谊公主。而嫁给自己不爱的马,给她洗脑,让她做你想做的事,简直就是友谊的反义词。

  终于,暮暮起身,最后望了一眼中心城和马镇,向巢穴的方向走去。

  她叹了口气。在外面晃了一圈,到底该怎么办还是没个数。她能想到的还是只有两条路,哪一条都不好走。但阳光下闪烁的中心城也让她想起了另一匹马。那匹似乎知道暮暮的一切问题的解决方法之马。也许她能帮暮暮找出第三条路吧。

  “你今天出去了,”走路的安静被邪茧的说话声打破了。她俩的目的地……暮暮也说不上来到底叫啥,不过她一直把那里当成食堂一样的地方。

  她的回应方式有很多种,但暮暮只是简单地说,“对。”

  然后让安静继续蔓延。

  她脑子里的一根线突然搭上,再次打破寂静,“等等,你在监视我吗?”

  “你有保镖。它们一直跟着你的。我怕你出事。”邪茧不敢看暮暮的眼睛。“不过……对。我一直都知道你在哪。一直。”

  这就是邪茧特有的那种让马发毛的甜。趁现在话头被拉了起来,暮暮正好可以说事了。

  “邪茧,我有件事想求你。”她转过头来,看着身旁的幻形灵女王。暮暮自己心里也没底。

  “想干啥都行!”邪茧凑过来,一股脑儿把之前的尴尬都忘掉了。

  暮暮深吸一口气,“我想去中心城。”

  邪茧惊讶地看着她,几秒之后突然兴奋地笑起来,“真的?!太好了!我一个小时之内就能动员出三个师团,然后我们就能一路开到中心城,直接走——“

  “邪茧,这事我们都说过很多次了,”暮暮坚定地打断了女王,“我们不会侵略马国的任何一部分,我自己也不要篡位。”

  “可-可我明显更适合统治马国啊——啊,我们都是啊!让我们来治理马国,很快整个世界就——”

  “我说了,不行。邪茧,首先,马国的公主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我才想去看看她们,也好让她们知道发生了什么。”暮暮说着,凑过去用肩膀顶了顶邪茧,“你知道友谊对我是个什么意义。先跟你这么解释吧,她们是朋友,朋友之间是不会侵略对方的国家的。希望你有一天能懂才好。”

  “那个啥公主这么教你真是暴殄天物,”邪茧放弃了,咕哝着,“要是我早点抢到你,我们两个绝对无马能挡,哼。”

  暮暮故作姿态地叹了口气,翻个白眼,嘿嘿一笑。正是邪茧喜欢的那种玩笑般的回应。

  “谢谢你。”暮暮不开玩笑了。

  “你知道,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邪茧脸上的几丁质在脸红中色泽丰润了些,“我爱你。”

  暮暮突然有点不舒服,没说话。好在她不用回复了,她们终于进了“食堂”的大门。

  “我今天想吃鸡翅。”邪茧自顾自说完,突然反应过来,一脸愧疚地看向暮光闪闪,“抱歉,我不是故意——”

  “每次你吃肉的时候我们都非得这么来一回?”暮暮这次是真的翻白眼了,“我也不是没有狮鹫朋友。而且也不是所有小马都只吃素,我们偶尔……也会有杂食倾向。”

  “那你吃过肉没有?”邪茧好奇地歪着头。

  “我……吃过。”暮暮想起某个平行世界里的某高中的食堂——真的食堂,有些犹豫,“其实有种肉我还很喜欢吃,叫做‘热狗’,你们这里有没有?”

  邪茧朝幻形灵服务员看去。服务员摇头。邪茧又转过来,“抱歉,我们这里目前没有狗。狗肉对身体也不是很好吧?”

  “不,那东西不是狗肉做的。是猪肉,弄成长条一样的,然后插在一个面包里……”暮暮非常形象地用蹄子比出一个棒状物体,然后另一只蹄子非常形象地比出一个洞,把棒状物体插到了洞里。周围的幻形灵们,柜台上的服务员,还有邪茧女王本虫都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暮暮见状,垂下头,“算了,给我弄个干草汉堡就行了。”

  -

  俩女王坐到一张长桌前。同东瀛马2一样,幻形灵喜欢矮矮的桌子,虫们自己就直接坐在地上。和马国的盛行的高脚桌椅之间一对比,暮暮怀疑幻形灵以前是发源在东边——说不定只是最近才移民到马国。

  不得不承认,邪茧有一个特殊技能,就是让暮暮放松下来的能力。等到食物送上桌时,她自己已经被邪茧逗得强忍笑意,以蹄掩嘴了。或许邪茧特逗马的幽默感也是她无法控制情绪的一种表现吧。但暮暮真的把持不住啊。

  脑子里依然全神贯注地想着问题,嘴里吃着东西,暮暮无意中靠上了身旁高大的身形,扭动两下自己的身体,躺舒服了。她的下一口汉堡卡在了喉咙里,差点被一声呜鸣挤了出来。因为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蹭上的是谁。

  恐怕是习惯了吧。毕竟这么多年来,这样的姿势她和塞蕾丝蒂娅有过多少次了?看书,学习魔法,聊天,或者简简单单地吃饭……太多了。从过去的某个时间点开始,蹭到身旁高高的小马身上已经成了她一种无意识的行为。

  不过……现在这样感觉好像也不错。除了邪茧女王的几丁质比塞蕾丝蒂娅的毛皮要凉一点以外,睡在上面的感觉还是那么熟悉和亲切。于是一口无声的叹气之后,她咽下了口中的汉堡,想要继续吃起来。

  下一秒却又尽力不去咬牙齿。

  邪茧又开始哼歌了

1 在动画中从未出现过一只长颈鹿
2 Neighponese,同人世界观中小马世界的日本。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