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如星光闪耀,切勿迷失在自我光芒之中” 我名星影,一个新人文手。一名Whovian,将有趣的点子和脑洞化作一个个故事。欢迎各位在评论区中留下你们的想法,这会成为我走下去的动力。QQ门牌号:2901345083,欢迎敲门扩列XD!

墙中露娜——露娜的噩梦 Luna's Nightmare

梦境女神终有噩梦侵扰 重制版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14,806 字

publish于 12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95 人看过

chat共 7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1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梦境女神终有噩梦侵扰


玫瑰觉得自己可能没有办法跑得更快了,如果她的心脏没有在接下来的两分钟之类猛然炸裂的话,那简直是奇迹了。她抱着一个巨大的瓶子,肌肉还在渴望着跟眼前的雄马一起继续的奔跑下去。但一想到后面可怕的追兵,她就蓦然地生出了一股新的力量。

她和博士在这座飞船中跌跌撞撞地继续前进,一起朝着最后几米的安全屋冲刺。追兵的急促的脚步声紧咬着他们不放,警报声陆陆续续的遍及了飞船所有的走廊。玫瑰抓住着仅存的希望从狭缝中穿行而过,博士仓促的伸出了蹄子将玫瑰从门外拉了进来,两扇沉重的门扉在他们的身后砰的一声合上了。他露出了宽慰的表情,然后笑了。

“真是精彩。” 博士用起子扫描着旁边门侧上的小键盘,一串紫色的魔法火花迸溅出来,房间里充满了烧焦的气味,他不得不用蹄子扇着面前的空气——以免被呛死。

玫瑰,玫瑰你还好吗?希望你不要介意这一段神奇的冒险。

 “介意什么,你的神奇冒险差点弄死我两吗?等等,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博士的言语在他的喉腔中打转着。还没等他开口,外面猛烈的敲门声又将两马拉回了现实。他呲了呲牙,“给你最后一次反悔的机会。”

  得了吧。玫瑰用蹄子碰了碰博士的肋骨,我们冒险了这么多次,你知道我不会回去的。我可是要和你一起拯救世界。

  博士大步的走进了塔迪斯,跳上了塔迪斯的控制台,将大衣一下子甩在了一边。

 “好吧,好吧。玫瑰,我就喜欢你这样。博士咧嘴笑了,让我们看看我们还能做什么,准备好了吗?”他做出一副夸张的动作,按下了一连窜的按钮。

 “重返梦境吗?

  博士回头看了一眼,他笑了。“Allons-y!让我们一起将露娜从噩梦中解救出来。说完他猛地推下了最后一个按钮。

 

  在玫瑰精心的照顾下,死亡时间超过了四个小时的心语树长出了嫩芽,这颗差点被某个健忘的时空旅行者遗忘在了仓库的一角的珍稀植被在一次偶然的发现中,她让它重见了天日。心语树的枝芽发生着变化,嫩绿的枝条逐渐形成了玫瑰的名字,玫瑰才心满意足的抱着花盆朝着大厅走去。

就像是塔迪斯主控室那盏挂在墙壁上的大钟所说的那样,四小时前,一个蓝色盒子闯入了时空漩涡之中,而他们现在已经开始在彩虹闪光之间飞驰,在迎面而来的时空之风中闯出属于自己的新天地。

  塔迪斯内部空间庞大的让生物都难以置信,脉冲魔法在金属板下激烈的冲撞着制造出绿色的光芒。在混沌不堪的中央操作台,正站着两马——玫瑰和博士。

  “这是什么?玫瑰将心语树的花盆放在一边乱糟糟的操作台上,她用蹄子指着表盘试探性的问道。

  “一段波动,被塔迪斯恰好捕捉到了。博士跳跃在操作台的周围,他的蹄子刚拔下一个按钮就跳跃到了另一边的拉闸上。他带上了眼镜,棕色的眼瞳不时的望向表盘。

  “听上去不是好事,是一道求救信号?玫瑰追问。

  博士摆了摆右蹄,不可能,他反驳说,这绝对不可能是道求救信号。我是说,谁现在会将求救信号做的这么……”

  老式的音响中传出失真的杂音,断断续续。博士连忙掏出一个本子,用嘴叼着笔潦草的记录着。

  “不是外星语言,也不是垃圾信息。啊,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快点,快点。

  博士的笔墨飞舞着,他的字符格外的奇怪,就像是不断的延伸的蜘蛛四肢一样。不像是艾奎斯垂亚的语言,更像是某种外星记录法。

  他的神采飞扬,表情变化的极快。他猛地撕掉了那张纸跑到了操作台另一侧,眼盯着刚才自己记下的内容在适合小马蹄子的金属按键输入着。

  “.......”

  “求什么?

哈,他突然打断了自己之前的话语,脸上多了一个大大的微笑,抓住你了!他自豪的看着塔迪斯操作台的面板,随后望向了玫瑰,我简直棒极了!仅仅只是十分钟,我就破解了......一道全新的外星语言!他在玫瑰的眼皮底下嚣张的挥舞着嘴中叼着的白纸。

  “小马国语言对吧?玫瑰耸了耸肩。

   他本来在笑,但看见玫瑰的表情后笑容骤然消失。什么?他的声音足足升高了八度,你说什么?

  “确实是小马国语言,对吧。

  “对,但又不对,实际上这是2000年以后的版本......”

  “所以,它是求救信号咯?玫瑰完全不听他的解释。

  “是。他说,微微有些羞涩。

  博士突然猛地跳了起来,他就像突然来了一阵精神:你知道吗,聪明的玫瑰。有时候我不会刻意的去注意求救信号,我就像一只木狼,只会扑向我的目标。我的意思是,我绝对不会像一个流浪汉一样游走在时间和空间之中。你懂我意思吧,我从来没有遇到过麻烦,遇到过真正的麻烦。至少是我这九百三十年以来.......当然,也不能说'从来没有过'。诶,我的意思是,实际上时时都有,但我想要表达的意思是......”

  “好了,我的博士。玫瑰摆了摆蹄子,让我猜猜,我们聪明狡猾的木狼博士是不是想要去追逐那求救信号了?

  博士猛地拉下了拉杆,脉冲绿光跟着闪烁了起来。塔迪斯那象征着超时代的引擎发出一声奇怪的轰鸣。我聪明的玫瑰,你为什么这么聪明,但一点没错。我们这就去看看那艘运输船上发生了什么吧!

  “运输船,是哪艘运输船?玫瑰也很快被博士的热情而跟着受到了感染。

  “两千年以后,艾奎斯垂亚进入了星际时代。他迈出蹄子,围绕着操作台不停的旋转着,班弄着把手,按下一个个按钮。

  “你不觉得这正是令马感到激动马心的时候吗!他激动的大叫着,塔迪斯为了迎合他而发出一声摩擦声。这是只有冒险才能带来的感觉,完全不需要我将什么冒险模式打开,就已经令马腺上激素狂飙,仿佛受到了友谊地图的召唤!

  “我想求救信号就预示着这场冒险不简单了,玫瑰也跟着笑着。

  “玫瑰,我就喜欢你这一点!事实上,我喜欢每个宇宙的玫瑰,但只有你如此特殊!②”

   塔迪斯传出一声平稳的撞击声后就再也不动弹了,博士取下了身上绑着的安全索,安全索一下子就缩到了塔迪斯黑暗的角落中。他拿起了衣架上的大衣,推开了塔迪斯的大门。他友好的朝着玫瑰伸出了蹄子。

   “一起吗?

   “为什么不呢。玫瑰一把握住了博士,两马一起踏入了塔迪斯外面的未知世界。

 

      “2000年后,小马们不再拘束于艾奎斯垂亚一颗星球,他们把蹄子伸向了太空,在经过了五百年的摸索他们终于建立了艾奎斯垂亚联邦星际合众国。

   他们俩站在塔迪斯的外面,一艘星际飞船的驾驶舱中。驾驶舱外是茫茫无际的宇宙,一颗蓝色的星球浮现在他们视线前不远的虚空之中。在那颗蓝星之外,灿烂星河斗转。然而最令马震惊的还是蓝星轨道边环绕的一颗更加巨大的红色巨球,星球之上浮动的漩涡让玫瑰深深震撼。亿万星辰在他们的眼前爆炸,闪耀,四下飞散。如一道道璀璨的颜料点缀在宇宙编织的画纸上绽开。但这艘飞船完完全全停滞在了虚空之中不再运动。

博士踱到了驾驶座边观察着。

   “所以我们现在是在一艘外星飞船上了?

   “不是外星飞船,是小马飞船。”博士仿佛看穿了玫瑰的心思。“跟外星飞船差不多,但确确实实是小马们亲自动蹄制造的。博士按动着飞船驾驶舱的按键,科学的结晶,一艘搭载了光速驱动的货运飞船。他伸出一只蹄子指着那两颗星球。“看见了吗?那是塞拉斯蒂亚和露娜,真美,不是吗?上面生活着至少有几亿的生物,而这两颗星球却因为自身的引力场而不断的靠近着,最终两颗星球会互相相撞,自我毁灭。”

“他们这么做真是疯了。”玫瑰盯着窗外喃喃着:“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所居住的栖息地有一天会灭亡的事实吗?这简直……”玫瑰语无伦次的说。

“总有一天,所有的生命和星球都会消失殆尽。太阳会熄灭,月亮会逃离。但……”博士锁上了塔迪斯的大门,“不是现在,好了。让我们着手调查吧。”

  博士的步伐迈得很大,玫瑰只能小步跑才能勉强追上他的步伐。他来到了一台显示器前,将起子对准了插口,轻轻一推便装了进去。屏幕随着一阵花屏的跳动,更多的信息从程序中跳了出来。

  “啊哈,看样子这艘货运飞船原计划是一个星期前就已经该到达新坎特拉城的皇家公主展览馆,但看上去他们却因为什么原因而停下了。”

话说,博士。这里的船员呢?玫瑰问。

  “不知道,看上去这里各个系统运转正常,可为什么飞船没有开动了。博士继续敲击着键盘。求救信号来自于这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些船员应该还活着,一定有什么异常让飞船停止了。

    “呃,博士。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你所说的异常?玫瑰望向驾驶舱的一角,她试探性的碰了碰博士。“但是我知道,任何一台科技飞船都不会在驾驶舱里安装床的存在。对吗?”

    在驾驶舱右手边的一个小角落中,有一间宽敞的卧室。玫瑰看不见任何的高科技物品,但那张看上去像是用蛋糕做成的小床已经足够吸引她的注意力。

“床?嗯。”博士皱了皱眉头,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

        直到他踩上了通向房间的台阶,停下了脚步。伸出了蹄子去触及,但却被一道无形的墙壁给拦住了。随着他蹄子的深入,一道裂缝随之被撕裂出来,迸射出诡异的光芒。博士猛地转身望着她,“时空裂缝。这间卧室是与这艘飞船硬生生的相缝在一起的。但是这间卧室之后是。”

“看上去像是小朋友的卧室。”玫瑰把头凑了过来,她指着卧室中央的那张用蛋糕铺成的床。”

博士掏出了音速起子从头到脚将整座空气墙扫描了一遍。“飞船和时空裂缝背后的空气完全重合在了一起,如果想要让这艘飞船继续动起来……

空气墙就像一层泡泡一样被博士戳开了个大洞。“这就是真正的关键问题。”

 

在玫瑰的眼里,墙后的卧室真是美极了。相比玫瑰童年生活在小马镇那间狭窄的卧室,简直是每个儿童曾经渴望的私马小天地。能够容下至少三匹小马的大床,房间的格调美轮美奂,犹如置身在夜空之中眺望周围的繁星闪烁一样。

“在我们进去之前,我建议玫瑰你还是留在这里。”博士在玫瑰的耳边不停的唠叨着,“因为穿梭时空裂缝是十分危险的决定,其严重程度不低于移形换影失败,而导致你‘分尸’。也许情况好一点的话,你的头会出现对面而你的身子会留在这边。”

“你这是在小瞧我吗?”玫瑰挑动着眉毛,学着博士的动作将蹄子放在了墙上。“好了,就看我们谁先到达那边吧!”说完,玫瑰率先一步钻进了墙壁之中,身影消失在金光之间。博士无奈的低声囔囔着,也跟着坦然的走了进去。

 

 他们出现在一盏大门之外。穿梭博士口中所提到的时空裂缝,就跟他所说的那样糟糕。在一阵眩晕感和呕吐感之间玫瑰慢慢的稳定了下来,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玫瑰是完整的。

 “皇家大门,我以前见过这种样子的大门。在坎特拉城的皇宫里,说句实在话,我真是受够这种低级的时空穿梭了……”博士用蹄子捂着脑袋摇摇晃晃从背后扭曲的通道走了出来,一下子撞在了玫瑰的身上。

 “你没事吧。”玫瑰将博士的身姿重新扶正。

 “嗷!真是太愚蠢了!”博士猛地捂住了胸口,他大叫着:“是谁发明的这种穿梭方式,我骨头都要散……”声音戛然而止。

 “怎么了?”

 “嘘!”他举起了蹄子,示意玫瑰安静。他趴在了大门上。

  “到底怎么了,让你这么一惊一乍的。”玫瑰压低了声调。

  博士对玫瑰发出一道暗示,让玫瑰走到门边来。他小声的说:听见了吗,有东西在哭。这声音……是幼驹的哭声。

 幼驹的哭声?玫瑰不解的问向博士。

  “恩。”博士点头。“你觉得是什么会引起幼驹的哭泣呢?我们现在是在一座城堡里吧,是什么让这座城堡如此的安静,竟然听不见其他的声音。”

  “是什么……”玫瑰看向旁边的落地窗,混沌的灰色晨曦取代了夜色。走廊上没有其他小马的声音。她感到一股寒意,后方的走廊慢慢的被笼罩进了黑暗之中。她急忙扭头,但是在黑暗之中她什么也看不见。

 跑!博士大叫。他紧紧的抓住了玫瑰的蹄子,一个冲撞撞开了大门。猛地把她拉进了房间内。她也跟着踉踉跄跄的被拽了进去,差点一下子摔在了地上。博士接着便转身抵住了大门拿出了起子扫描着门缝,起子爆发出滋滋的响声,完成的那一刻他潇洒的收起了起子,但门外传来的阵阵剧烈的敲击声却让马胆战心惊。

  就在那一时间,她听见了哭泣声。

  啜泣声就来自于房间之中,在四周之间悠悠传响。门外想起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但玫瑰却将视线转向了身后。她看见了,正如博士所说的那样,一只幼小的雌驹依窝在床单之中,在黑暗之间瑟瑟发抖。她紧闭着眼睛,咬紧着牙关。

  “博士你看。”

  “我现在……没空。玫瑰,你没看见我正抵着门吗?”博士全身都贴在了大门上,用尽全身力气的阻碍着外面想要闯进来的东西。咚,咚,咚。每一次的敲击都差点把博士从门边撞开。“玫瑰,帮我把旁边的椅子递过来。你在听吗?”

  她没听。

  玫瑰蹑手蹑脚的朝着床边靠近,小雌驹显然注意到一匹陌生的成年雌驹像是偷偷摸摸一般的朝着她慢慢走来,她发抖的身躯随着玫瑰的靠近越加朝着旁边的角落中靠近。玫瑰的眼睛慢慢的适应了黑暗的环境,雌驹的样貌在她的眼前清晰了起来——如夜一样漆黑的鬃毛,水灵圆睁的双眼闪烁着光彩,幼小的独角藏匿在鬃毛之下。

  她还是一只天角,玫瑰不可置信的看着幼驹身上的那对小小的翅膀。

  咚,咚,咚,咚。

 玫瑰,玫瑰!我快顶不住了!”门渐渐被撞开了一条小缝,博士的表情变得格外难看。玫瑰这才想起他们正处于危险之中。她三下五除二的走到了旁边的书桌前,将椅子递给了博士。

  咚,咚。

  博士掏出起子给椅子坐了一次全身扫描,然后斜挎着放在了门后。他连忙跳开,推动着旁边的衣柜挡在了门后。

 玫瑰你刚才在.喔,你好啊。”博士的苦瓜脸在看见那床上躲藏着的幼驹渐渐的明朗起来,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类似于孩子一样的笑容跳到了窗边。雌驹一下子缩进了床单之中,鼓起来的床单不停的发抖着。

  “精灵说过,梦境里面是没有鬼……精灵说过,梦境里面是没有鬼的……

  “她怎么了?”玫瑰担忧的问向博士。

  “看起来像是吓坏了。”博士将起子收回了大衣中,他注意到玫瑰正在看着自己连忙将视线转移到了床中的幼驹上。“别看我,我也只是猜测。好了,小朋友。没事的,出来吧。”

  “精灵说过,梦境里面是没有鬼的……

  “喔,放心。”博士摆了摆蹄子,轻轻的碰了碰床单。“我们不是鬼,出来吧。小朋友。”

  当幼驹的头慢慢的从床单里探了出来的时候,玫瑰注意到博士有些大惊失色。她也不能说自己的表情有多么冷静,但是这么近距离的看见一只天角兽,何况还是一匹幼驹,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玫瑰,过来一下。”博士示意着玫瑰,他眨了眨眼睛。

  “什么事?”玫瑰压低了声调。

   博士凑到了玫瑰的耳朵旁,耳语道:“你知道她是谁吗?”

  “谁?

  博士左看看右看看,神秘的压低了声音说:“露娜。”

  露娜?玫瑰惊讶的合不拢嘴,她的声音不自觉的就放大了。“什么,露娜!”

  “嘘。”博士捂住了玫瑰的嘴巴。“我们现在是在露娜的时间线中,也许是在幼年期间。”博士神神秘秘的说,“只要一个很微小的举动有可能就会改变露娜的时间线,很多事情都会因此而改变!我们必须谨慎。明白吗?”

   玫瑰赞同的点头,博士才放开了蹄子。

  “好吧。”博士深呼吸了一口气,他转过头看向床上的露娜。“殿下,你为什么而担心害怕。”博士僵硬的挤出一抹微笑。

 

    露娜的角尖有规律的闪烁着,然后她露出了一副惊讶之色。“你们不是我创造出来的?”

    “什么,创造出来的?”

   房间中摇曳的烛光熄灭了,露娜下意识的将床单拉了上去。

   在他们的身后,传来野兽般的喘息和嘶吼。玫瑰体内流淌的血液变得冰冷,她转过了头什么也没有看见。整个房间被笼罩在一股黑暗之中,更多诡异的声响也跟着加了起来,房间中响起微弱的脚步声和低吟。不只是一个——至少整个房间都已经被黑暗中的生物给占领了。

  “博士,博士?”玫瑰紧张的换股四周,博士也很快的掏出了他的起子拿在了蹄中。他用起子着照射着四周黑暗的环境,起子嗡嗡的轰鸣声回荡在整个房间之中。

  “它们来了,它们又来了。”露娜在床上叫喊着。“梦中的黑影,不可能的。精灵说,梦里是没有恶鬼的。”一道黑影从楼上的阴影之间闪过,鬼魅一样的暗影在黑暗之间流动穿梭着。黑影找准了时机从博士头顶光与暗的空隙之间一跃而下,朝着博士扑了过去!博士连忙拉着玫瑰朝着房间的一边靠去,却惊讶的发现两马周围已经被黑暗所包围了。微弱的起子散发出来的蓝光逼退不了进犯的黑暗,隐约之间玫瑰看见了黑暗之间的怪物——看上去,它们的身影与小马差不了多少,暗影在他们空洞的眼窝中流动着。玫瑰看见了其中一匹阴影,阴影跟她的身形差不了多少,但简直就是她的复刻版。阴影玫瑰低语着,迈着小小的步伐。

  “博士,你看见了吗?”玫瑰大叫着。

“什么?看见了。邪恶版的我。”博士匆忙的举起蹄子对准那阴影之间的黑影。玫瑰眼中的阴影,随着她的不停靠近而张开了不合乎常理的血盆巨口,尖锐的牙齿让玫瑰倒吸了一口凉气。

博士紧紧地握着玫瑰的蹄子,将她挡在自己后面。

“没事,有音速起子,只要有音速起子。”博士的脸色全然藏匿在了阴影之下。他胡乱的挥舞着蹄中的起子。

“住手!”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坎特拉皇室口音,一道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光猛然闪过,直接贯入了玫瑰的眼中。她眨了眨眼睛,捂着自己的脸,把头埋在了博士身上。

 一阵闪光,当玫瑰重新的睁开眼时,阴影玫瑰呆滞的站在了原地,随着一道诡异的风消散在了室内。阴影之后,眼露黑光的幼驹露娜正趴在床上气喘吁吁,那些黑气从她的眼角不断的溢出,就连那对眼瞳也变得暗淡了许多。周围的阴影渐渐的跟着退散开来,所有的声音全部都消失在了墙背后。

 之后幼驹露娜便虚弱的躺在床上,喘气声成了房间里唯一的声音。玫瑰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间大门已经被打开了,阴影的离去让房间里消失的烛光又重新被点燃了。

 “博士,博士。”玫瑰担心的看向博士。

 “我没事,快去看看露娜。”博士摆了摆蹄子,看向了床上的露娜。他拉着玫瑰三步便走到了床边。小雌驹的表情格外的痛苦,眼角流露出来的怪异黑气更是让马胆战心惊。玫瑰出于安慰性的将蹄子放在了露娜的背上,露娜却大叫着:“不要靠近我!”吓得玫瑰一下子便把蹄子缩了回去。

 “好黑好黑一切都只是我的梦,很快白昼就会到来的.但是好黑……

 “博士,露娜她怎么了?”玫瑰着急的询问着。

 “恩。”博士紧皱着眉头。“看上去有东西想要对露娜下蹄,但是因为我们的闯入而打乱了。所以它选择先袭击我们,对了。玫瑰,你之前看见的是什么?”

 “我.我看见的是我,不过……我不想回忆。”玫瑰将眼睛看向了露娜。“那你呢?”

 “我也是……”博士顿了顿。“看见了。我不想看见的东西。”

“可怜的孩子。”玫瑰出于怜悯心的看着博士。“但为什么有东西会想着在露娜小时候就袭击她呢。”

好问题,不过我们现在在哪?博士说

走开,走开。都走开!姐姐说过梦里是没有恶鬼的,是没有恶鬼的。

 露娜,露娜。博士伸出蹄子握住了露娜的蹄子。没事的,没事的。

 露娜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你们不是恶鬼,对吗?

当然不是,我们和你一样是小马,如假包换。博士热情的跟小露娜握蹄。这位是我的搭档,玫瑰。我们是特意来帮助你的。之前要不是露娜救了我们。对了,你可以叫我博士。”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露娜。”玫瑰轻轻的挥了挥蹄子。

  露娜试探性的碰了碰玫瑰,在察觉到玫瑰是真实的便一下子扑在了玫瑰身上。“露娜以为自己永远要被困在梦境了,终于,你们终于来了。”接着露娜露出了微笑,她用蹄子指着床边墙壁上的儿童画。画上有一台像是塔迪斯一样的蓝盒子。两匹和博士和玫瑰一样毛色的小马,它们的脸上挂着笑容,下面还用粉色的字符写上了一句:我们就在这里,不要害怕。

“露娜知道你们会来这里救出露娜,但露娜真的太害怕了,那些怪物……他们在这里无处不在。”

  

  露娜不知从哪里找出了一套茶具,将两小小的杯子递给了博士和玫瑰,在博士和玫瑰不可思议的见证下茶杯里自动注满了某种彩色的液体,博士嗅闻着杯中的液体,接着惊呼了一声:“是,苹果汁!喔,我爱苹果汁。”他笑着。“所以,露娜口中所说的怪物究竟是什么呢?”博士问道,他抿了一下口杯中的苹果汁。

  “露娜也不知道,但是那些怪物已经在这里很久了,露娜也不知道它们是什么。”露娜拍打着翅膀飞到了一边,说,“每晚它们都会在这里,在露娜的梦境之中。但是只要露娜呆在床上就是安全的。它们也没有办法伤害到我,露娜可以用激光把它们击退。但”露娜的声音越来越小。“怪物太强大了。而且我的姐姐也不相信露娜。”

   “恩。”博士看向露娜。“你害怕那些怪物吗,露娜。”

    露娜点了点头,她的身体不自觉的微微发抖起来。“露娜也很怕你们,当你们来到床上的时候,露娜以为……

    博士带上了眼镜,掏出了起子扫描着露娜,微微眯起了眼睛。玫瑰看着博士的行动,他的神情中又一次透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你在这里生活了也有几百年了吧,对吧。露娜。”

    露娜盯着起子,又看了会博士。“露娜也不知道……露娜只知道露娜很害怕那些怪物。”    

    博士在大衣的衣兜中摸索着,他从一个小本中掏出了一张卡片递给了露娜。“露娜,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

    露娜把脸凑了过去,眯着眼睛看着卡片。她伸出一只蹄子接过了卡片捧在蹄中,但随着一声尖叫声她猛地扔掉了卡片,玫瑰吓得差点跳了起来。“出了什么事?”玫瑰一把扶住了露娜,她能感觉到到她的身体格外的冰冷。

    “做个试验。”博士说。“通灵卡片能让马看见她潜意识中的信息,很明显。”博士看向了露娜。“她看见了自己最为恐惧的东西。”

 “是什么?”玫瑰问。博士捡起了地上的纸片,看了一眼。“我也不知道。”

  呼呼,呼呼。

  狂风吹开了房间一侧的窗户,窗帘犹如同鬼魅一般的飘动了起来,博士注意到周围的黑暗又涌进了房间之中。露娜凝视着博士的双眼。“它们,它们又回来了。”

  “别怕,露娜。我们可以帮你。”博士紧握着露娜的蹄子。

  黑影又一次幻化出了可怕的形态展现在了众马的面前,玫瑰再一次看见阴影玫瑰重新站在了她的面前。但这次不同了,博士举起了放下了茶杯站了起来,举起了起子。“玫瑰,看好露娜。这可能会有一点小痛。”

  起子的光线照在了露娜的脸上,嗡嗡的声响在房间中回响。随着露娜的表情不断的扭曲,周围的黑影竟在刹那间的消失不见了。

 “露娜的头,好晕。”露娜捂着自己的脑袋。

  “没事的,露娜。”博士说。“我们这就带你离开这里,让你不用再被怪物所侵扰。玫瑰跟上,我们把露娜带出去。”他语音刚落,就消失在了大门之后。

  “你对她干了什么?”玫瑰问,她紧接着抱着玫瑰从床上跳了下来。   

  “我暂时性的使她忘记了我们的模样。这样那些黑影就不会利用露娜的恐惧来再度侵袭。博士说,他快步的走在走廊之间。“我要让她重新掌握自己的梦境,只要我们把露娜带出自己的梦境这样这场噩梦就会因为缺少对象而自我崩溃!露娜就能重回到自己正常的马生之中。就像是噩梦惊醒一场。博士的声音在空旷的走廊间回想,他越走越快,越走越快。

  至少他们在这条走廊上走了将近十分钟,但玫瑰仍然没有看见那朵墙的存在。怀中的露娜眉毛微动,她知道这匹小雌驹就要苏醒了。博士,博士。那朵墙呢。

   嗡嗡嗡,嗡嗡嗡。博士扫描着周围,每一次得到的结果他都会驻足下来四处敲打。真是奇怪,时空裂缝明明就在这里,但为什么……我找不到它。

    两马的交谈声之中,露娜慢慢睁开了双眼,她迷迷糊糊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发出一声如梦痴语一样的咛喃:露娜……这是在哪?

   “博士,露娜醒了!”

   “糟糕了。”博士呲了呲牙,露娜眼中的世界渐渐的清晰了起来,映入眼帘的便是玫瑰的脸庞。幼驹露娜发出一声受到惊吓般的大叫声:“你们……是谁!露娜,露娜不认识你们!你们是恶鬼!”

  “露娜,露娜。听我说,我是玫瑰啊。”

   但博士删除了露娜的记忆,她又怎么会认识玫瑰呢。

  黑暗再一次降临了,犹如潮水一样从后面的房间之间涌入而来。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和嘶吼,沉睡的猛兽又苏醒了过来。博士拉住了玫瑰的蹄子,使劲的将她朝着里拉。露娜在玫瑰的怀里哭喊着,挣扎着,哭声吸引着黑暗,它们步步紧逼。博士和玫瑰飞奔在狭长的走廊之间,却看不见走廊的尽头。

  当他看见两扇落地窗的间距之后,博士恍然明白了。原来不是时空裂缝消失了,而是走廊被拉长了。

  他们成为了嗷嗷待哺的羔羊。

 

  当黑暗将他们完完全全吞噬时,玫瑰的记忆渐渐的模糊了。

  玫瑰感觉自己深陷黑暗之中,她的记忆仿佛缺失了一块。她隐约的记得博士带着她一起在永无尽头的走廊里奔跑着。之后便是一片空白。

  露娜的哭喊声,博士的叫喊声,起子的嗡嗡声。在她的脑海里犹如走马观花一般匆匆闪过。她的眼前被黑暗所占据,鬼影在她的身边穿梭着。渐渐的那些鬼影就像是对焦相机一样慢慢的活灵活现过来。那是她,全是玫瑰。还有露娜。
   
“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被黑暗吃掉!”

  “拜托,谁来谁来救救我。”

   露娜的黑影慢慢的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拖到了黑暗之中,但玫瑰只能目睹着这只可怜的小雌驹在地上不停的挣扎着。玫瑰看见了自己,看见了许多的自己,恐惧的表情浮现在她们的脸上,那些塑料马,戴立克,赛博马,黑晶王的傀儡都来了。

 快醒醒,快醒醒,恶狼。”他们在说。

  “快醒醒,快醒醒。”

“玫瑰。”一道光,一道光浮现在玫瑰的眼前,光线撕裂了黑暗,切割出了一条小缝。随着光的蔓延周围的一切都开始消散,唯有一匹小马的身影站在了光明之中。

 光芒四射。

   她的视线渐渐的清醒起来,才发现自己的鬃毛已经被被身上的冷汗所浸湿透了。她环顾着四周,自己已经又一次回到了飞船之中,不过并不是熟悉的驾驶舱。好不容易回到飞船上,但她的头却让她无法思考。她捂着头环顾四周,周围的屏幕上不停的闪烁着画面。玫瑰贪婪地张望着,想要把这房间的一切都尽收眼底。直到她发现屏幕上的画面主角竟然全是露娜。

   眩晕感让她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幸运·玫瑰。你终于醒了。”博士听见匆匆忙忙的从门外走了进来,一下子抓住了玫瑰的蹄臂扶稳了摇摇晃晃之中的玫瑰。

  “我之前怎么了?”玫瑰扶着自己的头,她感到虚弱无力,甚至有些恶心。“周围这些是什么?”

     “全息可互动监控。原本这是用来连接飞船的,但是却被生物恶意改造过。现在有东西可以直观的从这里进行了解到露娜的一举一动。”博士的蹄子在键盘上游走着,画面随着他的敲击声而变化着。“顺便我找到幕后真凶了,所以我做了一些应对措施。”博士自豪的向玫瑰展示着画面上的图案,玫瑰注意到画面上的图案正是露娜墙上的儿童画。“怎么样,我画的。为了鼓励露娜。”

      博士和玫瑰,我们一直在这里,不要害怕。

     “你是怎么做到的?”

     “啊,梦是可以轻易改变的。”博士用蹄子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科学家在很久的时候就已经得到过验证,梦境是自己的心理暗示形成的一个因素之一。除去那些一早醒来就会忘记的梦,那些都是你脑子的垃圾站在工作,删除掉那些单调乏味又无趣的垃圾信息。不过这说来话长,不过也没什么。感觉怎么样,自己能跑吗?”博士的怀中多了一个紫色的瓶子,他一下子扔给了玫瑰,玫瑰只好仓皇的接住。他对着玫瑰笑了笑。“就让我们重返梦境中,这次我们不会在失手了。”

  哒,哒,哒。什么声音,像是脚步声。玫瑰疑惑的看向喘着气的博士,就好像他是刚做了什么激烈运动一样。

  “是什么声音?”

  “说来话长。但你绝对不会想到。”博士苦笑着。“我遇上了大麻烦,现在整个飞船都想要了我的命。”

  “所以?”

  “不用担心我。”博士摆了摆蹄子,“虽然我讨厌接下来这么说,但我还是得说。”

   只见,从另一边的过道有几十匹小马飞奔而出,他们的眼睛中充斥着黑气。来者不善。

   “跑!”

 

   台看上去不起眼的电话亭悄然停在了王宫的走廊上,蓝与红竟然意外的相配而完美的融入在了环境之中。随着几声如同超时空般外星科技一样的引擎轰鸣声,一匹雄驹和雌驹从塔迪斯的门后夺窜而出。

   走廊又发生了不同的变化,比之前阴森了更多。流动的黑影潜藏在周围的环境里蠢蠢欲动,当博士终于从情绪激动的兴奋之中走出来时,他拍了拍蹄子。“你们好啊,我在这里。博士就在这里,我这次是来警告你们,不要打露娜的主意”他警告着,“一次也别想。”

   在玫瑰的眼中,黑影流动的速度变快了许多。它们朝着玫瑰和博士直线飞奔而来,博士也跟着大喊着。“玫瑰,瓶子!”

    玫瑰将瓶子扔给了博士,在天空浮出一道弧线之后瓶子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博士的手中。“你们要倒大霉了。”博士扭开瓶子,瞬间涌现出一股强大的吸力。无数的黑影在狂风之中被一股漩涡吸进了瓶身之中。

   “好了。”博士得意的晃了晃瓶子,“从哪来回哪去吧。”

 

  “你是怎么做到的?”玫瑰问向博士。“简直……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只是一点小小的计谋。”博士的眉毛紧皱着,他的蹄子放在了被阴影覆盖着的卧室大门上。“这里是露娜的梦,而那面却恰好的是运输船。这说明了什么呢。”

  被阴影覆盖的大门发出一声锐利的尖吼,向外散发着肉眼可见的黑气诡异的抽搐着,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但是在瓶子面前以前的抵抗都是无力的。大门迸发出一阵闪光,在悲呛的呜咽声中消失殆尽。

   玫瑰看着博士三步两步的走进了卧室之中。

  

  你是谁?露娜躲在被窝之间,瑟瑟发抖着。黑影避让着博士,为博士留出了一条通道。它们蠢蠢欲动着,不停的循环着。但此时的博士已毫无畏惧。他友好的伸出了蹄子,抓住了露娜,脸上露出孩童般的微笑。“不用担心,露娜。我是精灵,现在我们来接你。离开噩梦。”

 

    真不敢相信他们竟然回到了塔迪斯之中,露娜好奇的张望着塔迪斯的一切,玫瑰看见过这种反应,里面比外面大的事实真的很难让马轻易接受。一根柱子像珊瑚一样直接从地板生长出来顶到了顶棚上,向着半圆苍穹一样不停的伸展,防护布缠绕在锈蚀的栏杆上,用奇奇怪怪的材料修修补补在了一起。

   “里面……比外面大。”露娜结结巴巴的说。   

    博士笑了。他走到了控制台面前搬动着上面的按钮。“准备,我们就要离开梦境了。”

    几秒钟之后,塔迪斯的引擎轰轰隆隆的响彻在整个控制室中。露娜警惕性的盯着塔迪斯中央的柱子,玫瑰一直将小小的露娜护在怀里。

    “这就是精灵的世——”露娜刚刚开口,声音又忽然戛然而止。她忽然倒在了地上,紧闭双眼,发出一阵痛苦的尖叫,缩成了一团。身形渐渐的变得透明起来。

    “我的天,博士!你看看露娜!”玫瑰大喊着:“你快来看看露娜,她……她快消失了!”

    “我们必须回去。”博士跑到了控制台,将一排排开启的按钮重新归档。

    塔迪斯剧烈的颤动了一下,几秒钟后它仍然在不停的颤动着,但中心柱已经停止了运动。

    “你不是说这样可以带着露娜离开梦境吗?”

     博士疾步跑到露娜身边,掏出了音速起子。他对准露娜的身体一阵扫描,仔细研读着上面的结果。

     ‘博士,你个猪脑袋。你个没用的猪脑袋!’他用蹄子拍了一下额头。“如果这里是露娜的梦境,而露娜无法控制自己的梦境,那么又是谁在控制着梦境。太简单了!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玫瑰望向博士。“所以我们该怎么做。”

     “梦境不希望露娜离开。”博士皱了皱眉,脸上满是专注。塔迪斯剧烈的摇晃让众马也跟着东晃西晃起来。“没这么简单,如果切除梦境连接如果不小心,就有可能直接损坏露娜的大脑。这样会害死她。如果害死了露娜整个历史进程就都毁了!”

       他转过身,扑向了控制台。调整着塔迪斯中心柱上悬挂着的屏幕一遍又一遍的观察着,一通操作之后博士喃喃自语。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玫瑰坐在露娜的旁边,握着她那小小的蹄子。“没事的,露娜。博士会找到结局办法的。”

    “难道露娜要被困在这里了吗?对吗?”

    “他一定会找到解决办法的。”玫瑰摇了摇头。

    博士从控制台上走了下来,他倾身而出拉开了塔迪斯的大门。塔迪斯悬停在半空之中,眼前的城堡不停的扭曲如同橡胶糖一样死死的粘住了塔迪斯的底座。玫瑰看向了博士,博士盯着下面的城堡一言不发。

   “玫瑰?”

   “告诉我们吧,博士。你可不可以。”

   “我……做不到。”博士无奈的摇头,他的声音低沉。“还记得露娜之前看见的通灵卡片的内容吗,以及我起子扫描得出的结果。”博士掏出了音速起子对向了露娜。一捧怪异的紫色火花从露娜的身体中窜出,露娜的五官因为痛楚而扭曲了起来。紧接着,一股新鲜的痛楚感席卷了她的身体。她大口喘气,双蹄跪地,一股股黑气从她的体内慢慢的涌现而出,身形也在不停的发生着变化,随着黑气的完全涌出。塔迪斯之内多出了两匹天角——成年的露娜和

   梦魇之月。

   “这就是露娜的心魔。”博士指着旁边的梦魇之月,梦魇之月的鬃毛在无风之间都在飘动着,她露出了尖牙,无声的狂笑着。露娜在地上蜷缩着不敢将头看向梦魇之月。玫瑰诧异的看着两匹天角兽,对于露娜身形的巨大变化她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露娜早就不是幼驹露娜了。”博士叹了口气,“她只是将自己一部分藏匿在黑暗之中,用它来对抗自己内心的黑暗。她最为善良纯真的一部分。”博士走向了露娜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对权利的渴望,和塞拉斯蒂亚不懂露娜的心而心生的愤恨和黑暗在梦魇瓶的激活之下一下子释放了出来。就算露娜如何保护自己的良知和善良,但黑暗已经侵蚀的太深了。”博士和玫瑰屏住了呼吸,望向了梦魇之月,“好了!”博士突然开口。“如果我切断了梦魇之月”他在露娜的面前半跪了下来,“如果我毁灭了梦魇之月,历史的进展就会成为新的篇章,露娜你会继续成为守护黑夜的公主。但如果我这样做了,你就会忘记一切,历史也会进入新的进程。露娜,我知道你不是幼驹,你有你的决定。现在请告诉我……我该怎么做。真的很抱歉,露娜。但你必须做出决定。”

  露娜挥动着她的蹄子,惊恐的看向一边的梦魇之月。

  “难道本宫的马生就只有这样了吗?”她哭喊着:“难不成我所等待的精灵就是这样的结局吗。”

  “拜托。露娜,求求你给我一个回答。任何事情,你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露娜伸出了一只蹄子,指着博士,“那张卡片。你还有吗?”

  “通灵卡片?”

  “求求你,让本宫再看一眼。求你了?”

  博士从旁边的大衣中掏出了卡片,将她轻轻的递给了露娜。露娜深深的凝视着卡片里的内容,她的表情变得十分平静,沉着。然后她笑了。“谢谢你,博士。谢谢你为我做出的一切。”

  博士合上了卡片,把它收了起来。“你看见了什么?”

  “黑暗笼罩之后的光明,虽然时间会很长。”露娜闭上了眼睛。“孤独,寂寞,但随着和谐,一切都化为乌有。忠诚,善良,诚实,欢乐,慷慨,魔法。”她睁开了眼睛,笑了。“谢谢你,博士。我明白了。这就是我的命运。”

  “我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博士。梦,美好的梦,永远不会在做噩梦的权利。”

  博士站起了身,皱着眉头,他摆了摆头。“不用了,我还是伴随着噩梦走下去好了,我从来不会做梦。”

  露娜转头看向了玫瑰,“谢谢你玫瑰。谢谢你为本宫我所做的一切。玫瑰,我会再见到你的,在你的梦里。”

  “再见,露娜。”

  “再见,玫瑰,博士。”

  

  露娜拍腾着翅膀从塔迪斯的脉冲地板上站了起来。她张开了象征着黑夜的双翼飞身而出朝着城堡的方向飞去。狰狞的梦魇之月随着一阵狂风就如砂砾一般吹散在了塔迪斯之中。塔迪斯的引擎又一次点燃,自动的关上了大门。

  玫瑰的心中充满了内疚,她慢慢的转过了身不再去看门的位置。露娜的身影完完全全消失在了门之后。

  博士走到了玫瑰的身边,他环住了玫瑰的肩膀,将她拉入了自己的怀抱之中。

  “没准,这对于露娜来说是最好的结局。”

  “接下来怎么办?”玫瑰抬起头望着他。

  “不知道。”博士耸了耸肩。“但至少我们得把这个玩意送回去,梦魇瓶可不是一个小饰品,里面可是装着梦魇之月残余的可怕的力量,顺便。重新恢复飞船的引擎系统。”

  博士开始在控制台前输入新的坐标,就在中心柱开始新一轮的压缩伸展时,玫瑰问道:“露娜会没事的,对吗?”

  博士的话语在喉腔中打断,仿佛有滚烫的岩浆在他的喉咙中翻飞。有一瞬间,他竟然显得非常乐观。

  “未来可说不定。”他说。“但至少我有一件事特别的确定。”

  “是什么?”

  博士拉下了最后一个按钮。“一千年后,小马国会重新迎来夜的女王。

 THE END

Acder_L  独角兽 #1
回复 梦境女神终有噩梦侵扰 重制版

提前nb

歌者  幻形灵 #2
回复 梦境女神终有噩梦侵扰 重制版

1500字文评地板预定。但是感觉文章混乱的要死,好臃肿啊

Virtual_STar  独角兽 #3
回复 梦境女神终有噩梦侵扰 重制版

回复#2 @歌者 :

这可能就是心有力不足吧qwq 总感觉缺少了什么,又不能完整的表达故事。只能用电视剧的方式来【戳蹄子】这样处理了XC

歌者  幻形灵 #4
回复 梦境女神终有噩梦侵扰 重制版

回复#3 @-StarShadow :

什么叫电视剧的方式,整个文章叙述单一并且混乱的要死,很多事情的发生完全没有伏笔,感觉就像随心所欲的乱想一气。开头那些跟文章我找不出任何关联。。。。。。不说了,文评里谈吧

Acder_L  独角兽 #5
回复 梦境女神终有噩梦侵扰 重制版

重置版,是的,我不可能在写1500字文评了

这篇文章的逻辑性还算过关,初中考试借物言志文阅读难度,文评就别想让我写的多么的详细了,因为我阅读不过关,你要让读者读懂啊!!!

看下来,我猜应该是一个插叙的手法,应该是借鉴了上次的把第一段复制下来再补

总体来说,阅读难度小了不少:

原文:

文学性70% 逻辑性15% 阅读性15%(甚至更低,但是多的部分并不会增加逻辑性的比重)

重置版:

文学性50% 逻辑性30% 阅读性20%

可以了,总体就点评到这里

话说作者不能检查一遍错别字和标点吗?!!开屏雷击很致命的!!!

玫瑰觉得自己可能没有办法跑得更快了,如果她的心脏没有在接下来的两分钟之类猛然炸裂的话,那简直是奇迹了。她抱着一个巨大的瓶子,肌肉还在渴望着跟眼前的雄马一起继续的奔跑下去。但一想到后面可怕的追兵,她就蓦然地生出了一股新的力量。

写到这里,我甚至想详细吐槽一下这篇文章:

时间呢?时间领主整篇文章暗示时间的部分依然还是和上次一样,能不能多点时间啊...这个算偏题的啊...主次不分是很要命的。

特点呢???原文的有一大段部分的描写以及情节直接删掉,导致这篇文章太过于平庸了...博士文...要有点新意吧?

中心呢?????你一个文章,没有突出的特点,还有点偏题,而且人物的行为方面写的也差不多过关了,唯一能让你的文章加分的就是深刻的主题思想,如果墙中露娜原文我吐槽的还不够深刻?那么恕我无礼:

能不能把你的文笔放在更深刻的主题上???

如果你的主题注定平庸(指不出奇)那么请描写多一些。

我举一个例子:

如果说我们看到一半就知道这片文章想要表达的是什么,那么无非有两种的原因:

过于平庸

过于深刻

但是你这个...emmmm...怎么说呢?并不是到最后在点醒读者的,而且又是一篇平铺式的记叙文...完全读不出暗示之类的(我原文读了一遍,这个读了一遍,真的找不到一些很明确的暗示点了...无论藏得再深,一篇文章要是不暗示主旨,那暗示就废了,而且暗示如果是很难读出来的,那就只是自娱自乐罢了。)

当然了,这篇文章我还是想特殊的夸赞一下的。

因为作者应该是看了我的文评,加快了文章的节奏感,至于为什么,如果看过中国拍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应该就会了解。

为什么剧本改完之后依然好?

首先,在ft群聊里我有提过,就是情节刺激,推进快,节奏快,掐着观众脖子的那种快,根本不让你喘一口气,错过三分钟,你就接不上了。

但是这篇文章显然还是没有那么快,这里具体指:

《流浪地球》讲的是一个大故事里的一系列有关联紧凑的故事

《墙中露娜重置版》讲的也是一个大故事里一系列的故事,但是似乎跳过4k字,只看3k字和7k字以后的内容,似乎都没有问题。

总而言之,这次的剧情推进的确变快了,阅读性的确也增加了,但是故事的紧密关联性似乎连《墙中露娜》都不如,起码它还有两条线,是吧?(因为根本看不懂在写什么,不仔细读,连文都读不下来)(虽然不跳也是懵逼的)

剧情的快速推进,并不是只是删去臃肿的描写,删掉了一些多余的情节,而是在此基础上,将那些没有多余情节加强联系的部分,修改一些,然后紧紧的联系在一起,让读者看得大呼过瘾,真正的阅读,是不会累的,但是这篇文章的写法真的让我看得挺累的(比原文好太多了,那文章我都不想看)。

简单来说,如果你的这篇文章想要得奖,别的可以不改,但是剧情推进,至少要拥有70%《流浪地球》电影的程度,这是极为困难的(当然,你可以尝试一下,只要写得出来,文评绝对没有这一评这么差)。

所以,让我们把目光放回简单的东西:

主题,特点,时间。

这篇文章的特点和《随它去吧》的差距有多大?

不是我吹牛逼,一个只看过你这个重置版的读者,看到一半都能猜到你到底想写些什么,而《随他去吧》,起码你还猜不到下一次会发生什么,而这篇文章太符合情理之中,又跳不出常理之外,在这点上,甚至没有原文好(但是原文难懂),因为等我们看到最后,会发现:妈的博士到底在这里是什么人设???但是这篇文章呢?我猜读者更多会说:哦,读完了,文笔挺大佬的,给个五星再走吧。

如果不是写到这里了,我甚至都发现不了这篇文章究竟有多大的缺陷,这或许就是一篇文章的好,并不决定于表面,而决定于更深层的东西,那些东西,才是评委看的,而读者往往只能看到一片文章表面的花里胡哨,就像那些内容深刻隐晦的文章不适合在学校考试的时候写一般,这种文章,在评委眼里,真的还有读者认为的那么好吗?

接下来就是一个关于双线的问题

这次把双线消去了一些,剩下的部分联系的确也紧密了不少,的确更好理解了,而且逻辑也没有那么混乱了,鉴于这篇文章的文笔优秀,逻辑过关,我们不在这个话题上周旋太久,但是失去了详细(也可以说是不明不白)的双线,许多表达的东西就消失了,做个比方,你之前是1012,很突兀,改完之后就是1011,的确变得更好理解了,但是许多东西就没有那么符合常理了,重点就在那个1”上,要不你把它删除,要不就把这个数字融合进去,变成1111,这样表达的东西也是22,但是却没有之前那么突兀,比如说像是梦魇瓶,还有随时切换的场景,这点还是太难理解了,不是所有人都看过原文的。

剩下的我就不说了,因为的确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夸奖和批评的话就说到这里,在某种意义上,这篇重置版只比原文好一丝...(因为原文完全看不懂)

如果有问题(就像梦魇瓶,我全文都没找着那里拿来的,可能是我眼瞎)欢迎回复。

符:歌者,你太慢了!!!ko no al da!!

Virtual_STar  独角兽 #6
回复 梦境女神终有噩梦侵扰 重制版

回复#5 @Acder_L :十分感谢你的长评!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看见评论已经开始畏惧了【眼睛躲在蹄子后面默默观察,提心吊胆的阅读着文字。】自我感觉也缺乏逻辑性,很多设定在没有看过原著的话还真的是格外的难以理解。文章中可能还藏有更多的错误。。。。。这值得我去花时间修改。谢谢,顺便这颗小黄星非你莫属

Acder_L  独角兽 #7
回复 梦境女神终有噩梦侵扰 重制版

请问我能将您的小说搬运到b站上去吗?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Virtual_STar  独角兽

“如星光闪耀,切勿迷失在自我光芒之中” 我名星影,一个新人文手。一名Whovian,将有趣的点子和脑洞化作一个个故事。欢迎各位在评论区中留下你们的想法,这会成为我走下去的动力。QQ门牌号:2901345083,欢迎敲门扩列XD!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