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究竟是运气不佳,还是不祥之兆?”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长篇翻译】三重困局(52/62)

第四十五章 诺不可违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5,623 字

publish于 12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107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5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诺不可违    A Promise To Keep

 

索拉克斯和法瑞克斯来到洞穴时,其中居然一个守卫也没有。也好,毕竟索拉克斯的伤势,大大拖慢了他们的进度。途中不止一次,索拉克斯受伤的肩膀发作,倒在地上,法瑞克斯也不得不停下来陪他。每一次,法瑞克斯都会问倒下的索拉克斯,他们真的有必要立刻这样做吗,而答案也都是一致的:“我必须信守承诺。”

 

无论法瑞克斯如何反对,兄弟俩终于还是来到了那座巨大的岩穴,开战前被抓的小马,都被羁押在此处。他们从邪茧现身的平台飞进,索拉克斯看到远端的岩壁,看到上面不计其数的关押着无辜小马的茧在黑暗中微微发亮,忍不住瑟缩了。其中一个茧里,就关着他此行前来营救的雄驹。

 

他当然希望能把所有小马都救出来,但现在,此刻,他只来救一个。索拉克斯痛苦地呻吟一声,振一振翅,加速飞向岩壁上的茧。法瑞克斯紧跟在他身旁,万一索拉克斯突然出事,他还能接住落下的他。不过,这一段飞行很幸运的平安度过,两只工兵来到一墙微微闪烁的绿光前,缓缓准备降落。

 

法瑞克斯审视着岩壁上的茧,第一次意识到它们是如此之多,不由得瑟缩了。他转身疑问地看索拉克斯。“你记得把他关在哪里吗?”他小心地问,靠在索拉克斯身旁,支撑他的重量。

 

索拉克斯扫视岩壁,想要在茧的海洋中找到他需要找的那一个。“啊...我记得他在靠近地面的地方,我们只找——啊!!”他的话被又一阵穿过肩膀的剧痛打断,扑倒在地,痛苦地喘息着。法瑞克斯想尽办法让索拉克斯的跌落轻了一些,脸上扭曲着担忧。

 

“索拉克斯,坚持住,别放弃...”他轻声说,拉住索拉克斯未受伤的前蹄,紧紧抓住,“你不会有事的,弟弟,你很坚强,能挺过去的。你一定不会有事...”他抓紧他的蹄子。过了一会儿,索拉克斯终于平复下呼吸,但刚刚伤口的发作还是令他身体无力,在法瑞克斯的帮助下才重新站起来。两只幻形灵缓缓走过最低一排茧,用精细的眼光打量每一个茧,搜寻着目标的细节。

 

终于,仿佛过去了很久很久,索拉克斯认出了他,抬起头来。他凑到一个茧前,仔细观察一番,愉快地叫喊一声。“找到了!”他说,用独角指指身旁的茧。

 

确实如此。法瑞克斯认出来了,那正是索拉克斯带回来的那只夜骐。灰色的身体,海蓝色的鬃毛与尾巴,一双宽大坚韧的翅膀无力地垂在身体两侧,在茧里的粘液中缓缓飘动。兄弟俩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法瑞克斯振翅飞入空中,严肃地看了一眼索拉克斯。“我把他弄出来,闪开。”他尖利地说,索拉克斯毫不犹豫地照做,向后连退了足有五六米。于是,法瑞克斯看向茧中的小马,不悦地咬牙切齿张嘴。“你最好配得上索拉克斯费这么大劲来救你,小马...”他低吼一声,张大嘴巴,尖牙轻而易举地咬进幻形灵茧硬邦邦的表面。他用力一拉,伴随着一声恶心的‘咔’‘哗’,茧撕裂了。

 

一股腐臭的绿色粘液从中流出,流得遍地都是,疾风(Squall)也从中被一并带出。他落在地上,一声闷响,一动不动地躺着。法瑞克斯飞到索拉克斯身后落下,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好...接下来交给你了。”他柔声说,鼓励地朝索拉克斯点点头。

 

索拉克斯点点头,在法瑞克斯的协助下,一瘸一拐地来到疾风面前,雄驹已经有了些动静。还有四米距离时,法瑞克斯从弟弟身边退开,为轻语的两个哥哥留出空间。不过,他做好了准备,一有意外,马上要扑上去保护弟弟。

 

索拉克斯坐了下来,耐心地等着。渐渐地,伴随着几声不适、困惑的呻吟与喘息,疾风清醒过来。许久,迷茫无措的夜骐从地上抬起头,查看四周,冰蓝色的双眼大睁,没有聚焦。他恼火地轻声呻吟,前后甩甩头,将身上还留着的粘液甩下来,粘液和茧的碎片四处乱飞。“呃...我...这是哪里...?”他看见索拉克斯,喃喃道。似乎在疾风眼里,他只隐约看到一个像是小马的形状,并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索拉克斯瑟缩了。

 

“不要恐慌,好吗?请你先尽量冷静,听我说。”他用自己可怕的声音,尽可能温柔安抚地说,将蹄子放到面前。

 

疾风摇摇头。“你在说什么?发生...”他的双眼终于聚焦,看清了索拉克斯的样子后,尖声吸了口气。疾风厌恶地眯起眼睛,威胁似地展开翅膀、“是、是你!你是什么东西?!你对我做了什么!?这是哪里?!我妹妹呢!?”他接三连四地质问,站起身来,看上去随时会扑向索拉克斯。

 

“我的名字是索拉克斯。”索拉克斯缓缓开口,耳朵紧贴头顶,“我...把你关在茧里。这里是坎特洛地下的老矿洞,你妹妹和云宝黛西公主在一起,很安全。”

 

疾风睁大眼睛,看向四周,回想起,自己被困茧中,堕入无梦的沉睡之前,所见、所闻的最后一幕。

 

“怎...怎么回事?放开...我...你...你是什么?”

 

“别动了,我不想伤害你。”

 

“你对我妹妹做了什么?!”

 

“我没有伤害她,我不会伤害她的...那不是计划的一部分。”

 

“你个变态!!你是什么怪物?!你想做什么?!”

 

“...对不起,我不想伤害你。”

 

“...为什么?”

 

他回想起,自己被关押前,看着他的那些怪物。成百上千,而现在其中两个怪物就在他面前。疾风的双眼盯着索拉克斯,苦涩地低吼一声,但什么也没说,只展开翅膀飞过索拉克斯头顶,往他看到的出口飞去。

 

“等一下!”法瑞克斯朝他的背影喊到,翅膀振动起来,准备追上去,但索拉克斯一伸蹄子,阻止了他。

 

年轻的幻形灵推着地面,慢慢地站起来。“让他去吧,法瑞克斯。你说过,接下来交给我了。”他咬紧牙关道,“你快回去,回战场去,我现在这样没法战斗,但小马需要你帮助。我去找他...”

 

法瑞克斯重重地咽了咽,摇摇头。“不行,我不能把你丢在这里!我是来帮你的,不是这些小马!”他抬高声音,走向索拉克斯,“我不挡你的路,但我也不能丢下你!”

 

“可是,法瑞克斯——”

 

“可是个屁!!”法瑞克斯喊道,接连数步走到与索拉克斯脸贴着脸,“我来是为了你,索拉克斯,为了你。你现在站都站不稳,更没法保护自己,你让我在敌占区丢下你?哪怕来一支巡逻队,也完蛋了!他们会杀了你,我只能后悔,假如我没有那么傻,我弟弟会不会还活着!你想都别想,别想让我丢下你——我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没,门!!”

 

索拉克斯沉默了,耳朵紧贴头顶。他在法瑞克斯的注视下颤抖了一阵,但还是点点头。“好吧...那...走吧。我们走...”他支支吾吾地说。两只幻形灵振动翅膀,飞入空中,追向疾风梦语逃跑的洞穴。

 

----

 

他是疾风,他现在慌得一批。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不知道自己要面对谁。他只知道,自己不知为何被放了出来,只知道自己要在这堆该死的洞穴里找到出去的路。可是,不论如何寻找,他只一次次遇到看上去完全相同的道路。岩壁上的水晶,只偶尔会有一点点的光,他那双夜行者的眼睛,在这种纯粹的黑暗里也帮不上太大的忙。仿佛几个小时过去——事实上只是几分钟——他停了下来,靠在墙上,想要平复呼吸和惊慌的神经。

 

“好了,疾风,先冷静!”他在深深的呼吸间对自己低吼。他的心率渐渐降下来,终于能更加理性地思考。“好...很好...首先...我得弄明白,这是哪里,我该怎么出去...”他瞥一眼自己靠着的岩壁,他的倒影看着自己。许久,疾风甩甩头,走到自己所在区域的正中间。看上去,是一个交叉口。他动了好一会儿舌头,积攒一点唾液,啐在蹄子上,将蹄子举入空中。

 

真可恶,空气几乎没有流动。整个矿洞的隧道一定四通八达,像一个迷宫。他重重叹口气,放下蹄子。“也许我就不该逃跑的...”他嘀咕着,缓缓向前走去,仔细思考着自己对局势了解的细节。

 

他回想起,自己那天上街巡逻,突然被一只长着发光绿眼睛的独角兽袭击。战斗很快结束,现在想来,肯定是他输了。那之后,他再醒来时,被一个奇怪的长着发光蓝眼睛的怪物到在墙上。他记得,自己被囚禁的岩穴里,有成百上千的那种怪物,他们都轻蔑地看着他。如果那个怪物没说谎,这里真的是坎特洛地下的矿洞,那就很可怕了。现在,考虑到这些怪物几乎都离开了,他忍不住猜想到可能发生的事情,心中泛起恐惧。

 

坎特洛遭到袭击了吗?公主们安全吗?轻语怎么样了?她还好吗?她在哪里?他被困在这里,怎么去保护她?

 

“我不会伤害你的。”一个两道声线构成的声音划破他四周的黑暗,他吓得思绪中断,转身面向来者。又是那只虫马——索拉克斯——他缓缓走上前来,明显一瘸一拐。他的一条前腿的肩膀受了重伤,甲壳看上去都碎了,底下露出灰色的皮肤,肿胀,冒着血。

 

疾风又展开翅膀,做出防御的战斗姿态。“那你过来干什么!?都他妈怎么回事?!”他露出牙齿,吼叫道,瞳孔散大。

 

索拉克斯缓缓俯下身,回避着伤腿,又开口了。“来救你。”他轻声说,双眼紧盯地面。

 

疾风眨眨眼,偏偏头。“救我?”他不相信地重复道,“就是你把我关在这里,你为什么来救我?”

 

索拉克斯打了个颤,耳朵贴下去。“因、因为...我要弥补我做、做错的一、一切。我对你、你...还有轻、轻语...”他用颤抖的声音回答,抬起头,让疾风看到他的眼睛。夜骐睁大眼睛和嘴巴,他看到,那双发光的蓝眼睛里,流出了眼泪。

 

尽管如此,听到妹妹的名字还是令他所有的惊诧烟消云散。“你对我妹妹做了什么?”他冷冷地吼叫道,威胁地前进一步。

 

索拉克斯一动不动,闭上眼睛,垂下头。“我...骗了她...我假装是你。”他说,绿火盘绕他的身体。疾风惊叫一声,向后跳开。火焰散去,他诧异地吸了口气,看到自己正看着自己。冒牌货用索拉克斯的声音说:“我想让她以为我是你,侵略开始后,我带她从坎特洛离开,想要能躲多远就躲多远,等着一切过去...”

 

又一阵绿火,他变回原本甲壳覆盖的身体,低下头,看向一旁,轻轻地叹口气,眼中有不可言喻的羞愧。“我...被发现了,就带着她,跟着云宝黛西公主和公主的朋友们,到了极北之地的一座城市。我拼尽全力想要保护她,就连她知道我是...”说到这里,他抬起未受伤的前蹄,透过上面的一个洞,看着疾风,“...我发了誓,会一直保护她,等到你们团聚。我来这里,是为了执行我的诺言...”

 

疾风眨眨眼,翅膀缓缓地、缓缓地收到身侧。他仔细端详面前的怪物,许久。“如果你抓了我,这么不好受,那...你为什么,一开始要抓我呢?”他问,声音温和,索拉克斯有些惊讶。

 

但他还是回答了,尽管声音里有了更多的羞愧与自责:“我...是个窝囊废。幻形灵不敢违背女王的命令,不管是有意无意,一旦犯错,就会被剥夺生存的权力,会被处决。如果是女王亲自处刑,那...”他打了个颤,闭紧双眼,“我从没见过那么可怕的事...我害怕自己也会那样死掉...可是,”他睁开眼,又看向疾风,“侵略那天,幻形灵获胜了,坎特洛陷落了,我...却听到一只小雌驹的哭声。我突然想起和风轻语,我宁愿为了做正确的事而死,也不愿意就这样明知错误地苟活。”

 

“所以,你救了我妹妹,发誓会保护她,嗯?”疾风眉头紧锁,总结道。索拉克斯缓缓地、迟疑地点点头作为回答。沉默,良久,感受。

 

“我知道,我做了不可原谅的事,”索拉克斯轻声说,“如果你永远也不原谅我,我也不会怪你。但是,现在,坎特洛正在战斗。小马想要解放坎特洛,想要救出公主们。如果公主得救,她们就能赶到北方的那座城市——水晶帝国——救出大家——包括,轻语。”

 

沉默。疾风盯着索拉克斯,表情冷漠,无法解读。许久,索拉克斯相信,自己没什么话可说了,于是慢慢起身。肩膀一阵疼痛,他大叫一声,跌倒在地,哀嚎着。疾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走上前来,伸出前蹄。“来,让我帮你。”他轻声说,扶着索拉克斯起身。

 

幻形灵工兵看着疾风,震惊地睁着眼睛。“你...你在做什么?”他问,听上去,仿佛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疾风露出小小的微笑。“很简单,真的...我相信你的话。”他缓缓地,用小小的声音回答。

 

索拉克斯本就睁大的眼睛,睁得更大了:“什...你相信我?”

 

疾风点点头,笑容增长。“嗯,换了别的小马,看你哭成这样,可能会说你演技不错,但我,”他摇摇头,看向面前的岩壁,笑容消散,换上沉重的表情,“...我知道真正的眼泪是什么样子,我知道真正的哭泣是什么声音...尤其是,愧疚的哭声...我在家里,听过太多太多次,每次轻语怀疑自己犯了错,都是这样...我在夜间站岗时,露娜公主梦到了她的过去,我也听到了哭声...”他看向身旁的索拉克斯,又露出微笑,“而你的哭声,是真的,我听得出来。”

 

索拉克斯惊呆了,像只鱼似地张张嘴,找回自我,微弱无力地笑了一声:“太...太好了。”

 

疾风点点头,小心地向后退开,确保索拉克斯站稳蹄下。“我还没原谅你做过的事,”他换上严肃的语气说,“但我愿意给你一个争取原谅的机会,现在,先帮我从这里出去,算是个开始。”

 

索拉克斯点点头,回头看向自己来时经过的隧道。“法瑞克斯,出来吧!”他喊道。很快,紫色眼睛的幻形灵嗡嗡地从黑暗中飞过来。索拉克斯瞥了一眼疾风,指指刚刚到来的幻形灵:“这是法瑞克斯,我哥哥,是他帮我来找你的。”

 

法瑞克斯轻轻地在疾风面前落地,短促地一点头,转向索拉克斯:“该回城市里了?”

 

索拉克斯点点头:“嗯,是时候了。”

 

法瑞克斯转身面向另一条隧道,指了一指:“走这边。这条隧道通向城堡,侦查期,渗入者和间谍都从这里走。我们可以绕到幻形灵主力背后,以最小的代价放出小马公主。”他解释道,快步跑去。

 

索拉克斯皱起眉头:“等一下,先停一下!我怎么不知道这事!”

 

法瑞克斯回头朝他一笑:“没告诉你。重要机密,你的职评嘛...”他故意将剩下一半话藏在肚子里,沿着过道跑去。

 

疾风挑眉看向索拉克斯。“职评?”他问道。索拉克斯尴尬地笑笑。

 

“诶嘿,我干活干得不好...”他回答道,甩了甩头,振翅飞入空中,追向法瑞克斯。疾风看着两只幻形灵的背影,片刻,也追上去。

 

- - -注 释- - -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究竟是运气不佳,还是不祥之兆?”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