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这家伙懒得写简介

昼夜.新曙光

第十五章.沃兹和Nightmare漩涡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7,430 字

publish于 12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35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0 人评价

0 star

5
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传送即将到达,三、二、一~”他专属的时间魔神在这场平行世界旅行中发出最后的倒计时。

 

  一片黑暗之中,时间魔神内置的照明设备闪烁着微弱的光芒,显现出一张苍白而年轻的脸庞。

 

  来者听到了魔神的警报,没有过多言语,只是继续调整着时间魔神已准备之后的降落过程。

 

  他发自内心的崇拜着那位真王的力量,科学家和魔法使们花费了无数精力才得以开启穿越平行世界的大门。而在他眼里只不过和吹口气一样简单。

 

  “既然如此,那为何您不亲自去扭转世界线。”

 

  经漫长的时间后,他给出了自己的答复。

 

  “吾……恐怕没有办法面对自己,我也不觉得亲自去强行干扰世界是个好的选择。想必潜默化的影响是个好的选择,这也是吾选择你的原因。”

 

  就这样,沃兹在兴奋和怀疑双重情绪的鼓动下踏上了前往平行世界的旅途。

初来乍到,沃兹的魔神机安装的定位系统不巧的在时空风暴中失效了,他并没有按照原设定的那样来到小马镇。

 

  沃兹来到了无尽之森。

 

  木狼们好奇地打量着从天而降的大金属块,直到沃兹从中走出来后,它们就立刻转移了目光,果然还是食物比较重要呢。

 

  沃兹不以为然,将那本煌帝降临历摊开,用黑色签字笔在上面书写着。

 

  “第一天,平行世界的居民们向我热情友好的打起了招呼。”

 

  巨大的木狼首领无视了正在认真书写的沃兹向他发出了骇人的咆哮。

 

  沃兹停下了蹄中的工作,目视着前方的巨大首领。

 

  “好了,真是的就不能有点耐心吗?”

 

  他从鞍袋中掏出之前与艾克希夫交战时使用的表盘,“看来不得不与友好的土著打打交道了。”他转了一下,按动着表盘。

 

  “Woz,Action。”

 

  “投影,future time。”

 

  “厉害,时代,未来。”

 

  沃兹再度重披战甲,一改之前预言者的神棍形象,银白色和青色覆盖他战甲上造就着独有的未来风格。那本书也未他增添了神秘感。

 

  “我乃沃兹,正确历史的引导者和记录者。”

 

  “ZiganDespear[时间亡杖]”他挥舞着蹄中的战矛,挑逗着狼群,意图激情它们的愤怒。

 

  他成功了,木狼群纵横无尽之森这么多年还未遭受过如此羞辱,狼群对他群起而攻之,意图将他撕成碎片来解心头之怒。

 

  “正合我意。”他快速滑动着战矛上的标志。

 

  “BakuretsuDelance[死亡狂舞]”

战斗结束于一瞬之间,在高速运动下,使用着时间亡杖的沃兹宛若战场中收割生命的黑死神,木狼群被动的在强力切割下化为碎屑。

 

  “看来也不过如此,祝好运。”他解除了变身,朝着小马镇的方向走去,《煌帝降临历》中为他提供了一切必要的讯息,但眼前的森林就…………不再预料之中了。沃兹苦恼地挠了挠头,心想着:

 

  “真糟糕。”

 

  

 

  废土之间,寸草不生。

 

  白晶花了好长的时间才搞明白这是一个梦境,于是开始放心去探索这个奇特的世界。

 

  这一看就差点让白晶呕出今天的晚饭,大地被鲜血浸染成了赤色,无数的尸骸堆积成一座小山,过量的血液甚至让河流也被波及。到处都是被宰杀的镜之恶魔和黑袍邪教徒,这一幕似曾相识却又无比陌生的景象让白晶感到了一阵恶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战争?这比起战争更像是一场灭绝,一场绝世灾祸席卷了这片童话般的梦幻国度,太阳依旧散发着光辉,透过那漆黑浓密是乌云而发出的光芒显示着无比的黑暗与悲伤。

 

  “暗耀?”正当他疑惑时,东方传来了一阵激烈的打斗声,两个巨大的身影正在高空中交战着。

 

  一光一暗,构成它们世界的只有刀枪剑影。剑与斧,你来我往,双方都赌上了自身的性命和信念在交战着,组成这一切的只有无尽的杀戮。

 

  代表光的身影被重重击倒,随后便吃了一方威力足以开山裂石的黑暗波动,波动影响了四周,极高的热量蒸发了附近的一草一木方向直指白晶所在之地。

 

  奇怪的是,明明是在梦境中,白晶却很明显感到了痛苦。不等到他反应过来,代表光的战士从尘土中再度起身,继续挥舞地那柄大斧攻击着对方。

 

  待他仔细观摩着两位斗士的身姿,它们的战斗风格和能力都不尽相同,就连自身的风格也是完全的对立:究极之暗和希望之光。前者在战斗中更偏向于使用远程技能来进行场面压制,自然在拉开距离时占据了明显的优势。后者身披沉重的战甲却没有丝毫迟缓之姿,相反他以肉眼几乎难以捕捉的速度数次发动着攻击,使用重型武器的他在拉近距离角斗的时候却只有微弱的优势,但极高的耐久和速度却也让前者难以在战斗中造成致命的伤害。

 

  双方不断僵持着,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暗之力在场面一直压制着光之力,但白晶发现他在战斗中或多或少的有些怠慢,这恐怕是他没有立刻取胜的关键。后者凭借着超规格的耐久和速度能够长时间和前者僵持不下,但时间一长他就显示自身在经验方面的严重不足。

 

  胜负不明,但暗之力为什么迟迟未下杀手却让他有些疑惑。

 

  “愚蠢至极!你还没有明白吗!你亦是吾,吾亦是你,如此简单的道理你都无法理解吗?”暗之力的语气带着极端的愤怒与失望。

 

  “给我闭嘴!”光之力再度挥舞着战斧朝他砍去。这一次,则是真正的最后了。

 

  “Grand Royal Slash[至高临界斩击]!”

 

  “SchonEnding[凄美终焉]”

 

  彩虹与黑洞交错着在天空中咆哮着,对冲产生的能量强大到连周边的世界都被不断撕扯、化做虚空中的碎片,两股强大到连天地都为之颤栗的能量不断吞噬、毁灭着整颗星球。

 

  世界逐渐被吞没,白晶躲闪不及,被一旁怒吼的黑洞所击中。

 

  “呼呼!”白晶从他的大床中惊醒,“这是什么东西?搞什么?”

白晶抬头望了望窗外,阳光明媚,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小马镇平凡的一天,什么事也没有。

 

  “奇怪的梦?”就这么想着,白晶从衣柜中拿出了一件长袍穿在身上,朝着阳台走去。

 

  “阳光明媚,不错的一天。”望着刺眼的阳光他连忙改口道:“这有些太阳光明媚了吧?”他打心底讨厌太阳,倒不是什么其它原因,只是因为热而已。白晶在极寒之地生活了年头长到他早已记不得了,多年的生活让他具备了对抗严寒的能力,但对于热,他毫无办法。

 

  热浪来袭,白晶不得不退回屋内。“黛西小姐今天是怎么搞的,天气怎么热到如此程度。”他看着那耀眼的日轮皱了皱眉,打算去吃点什么来填补肚子的空虚时,意外发生了。

 

  一道散发着超高热浪的身影从天空中坠落,那超乎想象的热浪和光芒几乎让白晶难以直视,若不是有源石护体的原因恐怕现在他早就被蒸发了。

 

  “这又是哪路牛鬼蛇神!”他咒骂着冲出大门外。

 

  他愣住了,“塞拉斯蒂亚公主?”白晶轻声询问道。

 

  “不!”她从火球中露出了真容,“我是破灭之阳!”她散发出极致的热浪,附着烈焰的强力冲击差点没打飞白晶,四周的一切皆被其熔为一摊热泥,他开始有些恼火了,眼中闪烁着红光。

 

  “今天就让大爷我,好好玩弄一场吧!”他大声怒吼着,将火元素注入玛迦能源之中。

 

  “Henshin!”

 

  “Primitive form[原始形态]”

 

  “FlameSaber[燃焰军刀]!”

 

  他挥舞着蹄中那柄大砍刀朝着破灭之阳使出了一阵疯狗剑法,奇怪的是,每一次明明都结结实实的命中但感觉像是……砍在一团空气上,这让他更加恼火。

 

  但紧接着,世界再度陷入了混沌中。

 

  “这是……梦中梦吗?”异常状况让白晶强制压下了心头的怒火,开始仔细分析目前的状况。

 

  “死循环么?”他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虽然说他拼命想要理智的看待这件事情,但这个状态下他是会收到很大的影响。

 

  “一口气,Cliamx地上吧!”他拔出了火焰军刀,开始积蓄着能量。

 

  “看清楚了……这就是,老子的正面突破。”

 

  “Xtreme Slash[极限斩击]”

 

  混沌被覆盖着烈焰的斩击所劈开,但世界依旧保持着原有混沌的样子。

 

  ……

 

  “我的兄弟啊,还是一如既往的粗鲁呢?”一阵清脆的掌声于黑暗中传出,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

 

  “你又是哪来的不要命的二愣子!”他不耐烦地问道,完全不在乎来者的身份。

 

  黑暗渐渐褪去它神秘的面纱,在暴躁的白晶都在此时呆住,面色凝重。

 

  “你他妈的,到底是谁!”他带着怒火和疑问大声质问着面前的小马,他长得和白晶完全一模一样,但身上散发着完全不同的气息,阴郁而恐怖。

 

  “被小瞧了,真是令在下相当不快呢。”一道冰冷而又桀骜的声音从他口中传来,这让白晶倍感惊讶。

 

  他整匹马的气质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双眼瞳变得漆黑如墨,平整的白色鬃毛也染上了灰色,周遭的黑暗都被其吞噬,仿佛他是这片黑暗的真正支配者。

 

  “我亦是你,你亦是我。”他直接了当地解决了白晶心中的困惑。“自从你诞生的那一天,我便从那究极黑暗中降临,我的存在即是你镜面的倒影,所有的黑暗都给予了我。”

“即使经历如此的苦难,我也没有放弃。历经无数的岁月,付出的努力终于有所回报。”

 

  “就这样,我集所有黑暗于一身,比你强大也比你完美。”他旁若无马的讲着。

 

  “现在正是宣言之时,我才是真正的你,你将会被我取而代之!”

 

  他大笑着,展现了白晶一直未曾注意到的东西。

 

  漆黑的玛迦源石,散发着凶兆与灾祸的气息,与玛迦源石完全相同却又截然相反的存在。

 

  “Henshin!”他的玛迦源石闪过一阵黑光,注入不被他理解的未知能源。

“请将羁绊之力,借我一用!”

 

  “Nega form[黑暗形态]!”

 

  漆黑的装甲单元逐个覆着到了他的身上,这副姿态完全与原始形态一模一样,但却又是完全对立的配色。

 

  “绝望之光,召唤着我!”他睁开黑色的双眼,说着自己教科书级别的台词。

 

  “我乃超级黑暗之王,Noir Black Schwarz[皆为不同语言中黑色之意]!”他狂笑着说道,但没等他笑完,白晶率先一步发动了攻击,没想到镜白晶直接召唤出另一把燃焰军刀化解了他的攻势。“你这混蛋,居然敢穿得和老子一模一样,”他再度挥出一刀,这次同样被对方轻松轻松的化解下来。“但力量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养尊处优的你远远不是我的对手。”

 

  战斗进入了白热化,双方都没有停下的意思。

 

  此时,现实世界,真正的白晶家中。

 

  那个被白晶安装在天花板上,用于测量危险峰值的变阻器不断颤动着,这座钢铁堡垒潜伏着一个无法被科技所侦查出的强大恶灵,对此它只能无奈地接受这一切的发生。

 

  暮光闪闪站在白晶床前愁眉不展,其它五马都不晓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白晶从水晶帝国归来以后就再也没有从家门口出来,斯派克留意到这个情况,当她们得知这几天他的房子毫无动静时才清楚事情的严重程度。

 

  “到底发生了什么?”暮光闪闪望着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白晶,她曾经试着用魔法窥探他的精神世界,但她感受到白晶与现实世界的联系被一股相当强大的力量切断了,暮光闪闪对此完全没有一点头绪。

 

  “但愿他能从梦中脱离,不然他可能就永远在梦中无法脱身了。”斯派克在一旁担心地说道。

“但愿吧。”暮光闪闪非常无奈的回应道,这种情况下,恐怕是谐律元素也没有办法去找到合适的方法。

小马镇内,一匹从平行世界到来的雄驹好奇地打量着这里,试图从中发现与原世界的不同之处。但很奇怪的是,在原世界中他认识的一些小马的性别几乎反转了,“为什么这个世界的神秘博士是头雄驹疑问?”这是他当下最大的问题。

 

  “差点忘了正事了。”沃兹一拍脑门回想起那本《煌帝降临历》所描写此时年轻的王所居住的地点,既然如此,沃兹现在就朝着他所居住之地前进。

 

  望着面前如军事堡垒般的建筑物,沃兹不禁对年轻的王独特的审美观感到由衷的敬佩。“连审美都如此独一无二,果然王就是如此的与众不同。”沃兹开始思考该如何称呼这座建筑物,这里比较成年的他所居住的浮空黄金魔宫—时之皇庭比起来差得不是一星半点,但王住的地方总该有个名字。

 

  细细思考后,沃兹得出了答案“时间的王者,那这里就叫时之屋好了。”他无视了门前挂着的非诚勿扰而直接进入了其中。

 

  这位不速之客打断了暮光闪闪的思绪,间接打破了这死一般的沉默。双方四目相对、面面相觑,沃兹花了点时间才想起这些小马的名字,毕竟在他所生活的世界上她们早已死去,一时间见到本尊还有些适应不过来。

“小姐们,非常高兴见到你们。”沃兹向她们鞠了一躬,六马对目前的状况完全不了解。

 

  “请问你是?”瑞瑞上前询问道,但沃兹做的第一件事是打开了《帝煌降临历》在其中一页书写到:“历史将再次掀开全新的一页,我的魔王将展开全新的冒险!”

 

  沃兹这才留意到她的问题,“抱歉,先做个自我介绍好了。我名为沃兹,曾经是未来反叛者,但如今的我则是全新历史的记录者与引导者。”

 

  “什么?”云宝黛西吐了吐舌头,“上次是一个自称王子殿下的自恋狂,这次又来一个占卜师神棍?这小子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她在一旁吐槽道,沃兹完全沉浸在其中没有察觉。

 

  沃兹瞄了一眼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白晶,心里对此已经有了底。“我的魔王陛下,放心,您的家臣现在救您于水火之中。”他转身掏出了老魔王在他临行时给予的特殊礼物——骨灯,这等神物的材料连沃兹自己都难以猜测,更别说他沃兹了,但既然魔王给予了他此物必然有其用武之地。

沃兹提起了这盏造型古朴的小灯,在众马惊讶的目光下开始吟唱起灯身铭刻的古老文字:

 

  “星辰在世,诸鬼皆退。”

 

  “长夜漫漫,白昼苍茫。”

 

  “魑魅魍魉,惧吾灵光。”

 

  “君王之气,震撼四方。”

 

  “宇宙长生,无限之光永不灭!”

 

  吟唱完这一节符文之后,在暮光闪闪眼中就如同发生了超自然景象一般:原本苍白如烬般的骨灯此刻却闪烁着黄金的灵光,那气息充满了慈祥和包容,同时也蕴含着毁灭与创造,如真神般神圣的同时也包含如君王般不可冒犯的气势。

 

  金色灵气自动确认了目标后便从中钻出,进入到白晶的身体之中。

 

  “不愧是我的魔王陛下,连这种招数也能想出来。”他赞叹道,然而六马对于他的言论简直是一头雾水,直能苦笑着看着他的行动。

 

  “这有用么?”黛西小声询问着暮暮。

 

  “但愿吧。”暮暮回答道。

 

  梦境世界,黑暗空间之中,白晶和另一个自己正在发生着不小的冲突。

“话说在前头,老子可没有前戏,最初和最后也是高潮啊!”他抄起燃焰军刀就朝另一个自己的头部砍去。“真是暴躁啊,可惜了,你顶多只算是个暖场的。”另一个白晶不断闪躲着来自自己攻击并嘲笑道。确实,他太过了解自己了,每个形态的强项和弱点都烂熟于胸,自然无惧。

 

  这时处于原始形态的白晶,快要被自己这副态度气炸了,出招也越来越杂乱无章。

 

  “嚯嚯嚯……”另一个自己笑着抵挡下自己的攻击,两把军刀互相对抗着,比拼着彼此纯粹的力量。

 

  “靠!这个我怎么强到这个地步。”白晶看着面前站着的另一个自己,心中顿时恼火起来。

 

  “Aqua Spear[璇啸战戟]!”

 

  在片刻,另一个自己就和白晶拉开了距离,用那柄长矛狠狠地扎在他的胸口装甲上,火花四溢。

有那么一瞬间,白晶感到时间被压缩了,现在的对方速度已经快到没有办法捕捉,或者说自己根本没有办法跟上他的速度攻击。

 

  即便在不要命,他也能感受到自己装甲的承受度即将到达极限。

 

  “顶不住了啊!”在他惊恐而愤怒的声音下,白晶被打解体了。

 

  “一介莽夫,怎么能敌得过我绝世的智慧呢?”另一个自己把玩着军刀嘲笑着他。

 

  “怀抱你的理想,去死吧!”另一个自己将璇啸战戟刺向了他的心脏。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微弱的金光从黑暗中涌出,在短时间内化为数条金色飞龙直击镜白晶,他没有料到这次攻击,被光弹飞了数十米。

 

  “还不速速退下,汝也敢对年轻的吾下手!”未知的声音在这黑暗空间中回荡着,彰显着身为君王的气势。

 

  “你丫………!这力量是!!”只见另一个自己正在那耀眼的金色逐渐驱逐、化为黑雾消失于黑暗之中。

 

  “切,给我记住,我会来亲自取你性命的!”在一段毫无意义的狠话之后,另一个白晶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留下了在黑暗中凌乱的白晶。

那个声音再一次从黑暗中传出:“你也该醒醒了,年轻的吾。”说罢,这片由纯粹黑暗构筑的世界在那具有盖世神威的金光面前逐渐变得破碎不堪。

 

  “守护好这个世界,别在走上吾的老路。”他最后说道。

 

  “呜!”白晶从梦中苏醒,“真是个奇怪的梦境。”但他刚抬头就发现了一匹提着一盏小灯的雄驹坐在一旁,似乎是在等待着他的苏醒。白晶也发现了在他卧室中的谐律元素们,不等白晶开口询问,沃兹就率先做出了一个令在场生物都无比震惊的行为。

 

  沃兹“扑通”一声跪倒在白晶的床前。

 

  众马面面相觑,脸上多少带着一丝无奈,当然,萍琪派是例外。

 

  “快快请起,我可受不起这个!”白晶见状赶忙将沃兹从地上扶起来。

 

  “我的魔王陛下,”沃兹动情地说道,似乎恨不得一直跪在地上:“您的忠臣沃兹将会誓死追随您一生,我愿为您的霸业赴汤蹈火!”

“我,沃兹。再此宣誓,今生今世尊您为王,用我热血为您封疆!”

 

  听了沃兹的宣誓之言,暮光一众都快把这个本来以为只是神棍的雄驹当成是疯子了。

 

  但相对的,白晶的回应就很耐马寻味了。

 

  他摸了摸下巴,回复道:“称王吗?我本来也算是个王。那就在这里成为一个至高至善的魔王好了。”

 

  他好像对面前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没什么戒心的样子。

 

  “果然,”瑞瑞吐槽道,“仆是什么样的那主也差不多了。”

 

  在一片吵闹下,魔王这一天的故事就这么结束了。

 

  但是,动乱远远还没有完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我向你们约定,到时一定会为你们做向导,带你去看那绝对兴奋与感动的旅程。

 

  王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你们还在看啊,本章节已经结束了,我可是很忙的说。这次才算是真正的再见了。]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KuroWoz  陆马

这家伙懒得写简介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