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一个锤子
 

幻形灵求偶仪式

第一章 订婚

本作评价
17()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一章 订婚 Chapter One: The Engagement

 

  你终于来了。邪茧女王冷笑着,从阴影当中走出来,你答应了我的请求,我真是再怎么高兴都不为过了呢!

 

  邪茧……暮暮从紧咬的牙缝中挤出自己的话,我不知道你在谋划着什么,或者说你有什么计划,但我们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

 

  是啊,你和你的小伙伴们。邪茧从自己暗绿的刘海缝隙中瞅了眼小翼角兽周围环绕的五只满脸决心的小马们,看来在正戏开始之前我得先想办法处理掉她们呢,嗯?

 

  她挥了挥蹄子。和暮暮一起进入幻形灵巢穴的朋友们燃起了绿色的火焰。暮暮一惊,接着火焰当中出现了五只幻形灵,嗡嗡叫着,笑着,消失在了一个隧道之中。

 

  --怎么-”

 

  邪茧放声大笑,还记 得你一不小心绊在了一根位置略巧妙的树枝上,一路从山上滚下去摔到了灌木丛里吗?你从你那边的灌木丛出来的时候碰到了自己的朋友们…而你的朋友们可是在灌木丛的另一边发现了另一个暮暮哦。幻形魔法是不是很棒啊?

 

  要是你敢伤害她们--

 

  哎呀,我怎么会做那种事情嘛?邪茧撅着嘴,可惜你一直都没告诉她们你要去哪里,或者说为什么。她们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这里。好消息是,K85-348IL--啊,抱歉,我是说她们可爱的好朋友暮光闪闪--正和她们一起愉快地野餐呢。不过至于你的命运,可就不是那么愉快了!

 

  暮光的魔法朝邪茧电射而出,但她早已消失不见,退回了阴影之中。

 

  暮暮喘着粗气,在暗绿覆盖的隧道当中磕磕绊绊地前进。

 

  不该顺着邪茧的套路,追着她跑到巢穴里面来的。要是退到巢穴入口恐怕情况会好很多。现在她是彻彻底底地迷路了。而更糟糕的是这里还是一个到处都是幻形灵的母巢。目前为止她还没有碰到别的幻形灵工蜂,但这不过是迟早--一朵绿光在左侧亮起,多年来的训练让暮暮及时召唤出了一个护盾将其弹开。但那不过是佯攻,而真正的主力,是从另一边全力冲向她的幻形灵女王。

 

  黛茜和她所谓的战斗训练多多少少和那些天马特喜欢的功夫电影沾上了点边,但人家也不是吃白饭的。暮暮低头一闪,幻形灵女王巨大的身形从她上方绊了过去,摔在洞穴的地板上。她召唤护盾的速度也不慢,踉跄之中还朝幕幕的方向举了起来,但暮暮所释放的并不是攻击魔法。

 

  一道闪光之中暮暮出现在邪茧上方,随后便是大朵大朵的魔法往幻形灵脸上招呼,把她顺着刚刚冲过来的方向打了回去。

 

  暮暮朝地上趴着的女王走过去,看你现在还……怎么冲……她的声音小了下去。女王的身体上燃起绿色的火焰,露出一只昏迷的幻形灵工蜂。糟了--

 

  卷须状的绿色魔法缠上她的身子,吸干了她的魔法和力量。她尖叫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软倒在地上。邪茧从她身后的阴影中浮现。

 

  完事了!她微笑着,高兴地说道,还剩下最---步~

 

  暮暮看着眼角中邪茧的头低了下来,笑着,露出嘴巴里的尖牙。她转过头去,还是不想正面看着自己被一只幻形灵做掉。

 

  可惜,视觉好办,其他的感知她却毫无办法。她能感受到邪茧的呼吸,热热的,吹拂在自己的脖子上……能感受到邪茧的牙齿靠上自己的喉咙……感受到那股压力,就要刺破自己的血管……感受到邪茧压根就没用力,轻轻地碰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后便松了口。

 

  暮暮莫名其貌地趴在那。邪茧在她身旁躺下来了,她蜷成一个球,试图保护自己。然后邪茧开始……给她梳毛?

 

  真不知道你们小马长这么多毛怎么受得了,邪茧嘿嘿一笑,用蹄子从暮暮的毛中挑出刚刚战斗中沾上的淤泥和其他东西,倒不是说我不喜欢啊,很软舒服是真的。但几丁外骨骼也很不赖哦。

 

  暮暮依然趴着,任由邪茧给自己梳毛,脑子里思维飞速转动着,想要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终于,在发现邪茧不再有恶意之后,她试图挪开,却被邪茧带着洞的蹄子搂了回来。

 

  诶,别急,还没完呢。

 

  一只蹄子温柔地拉开暮暮的翅膀。翅膀被轻轻咬住的时候暮暮不由得叫了一声。幻形灵女王开始梳理她的羽毛,顺着羽毛的方向轻咬着,把战斗中错了位的羽毛都一片片梳回原来的位置。

                                                                           

  -你在干什么呢?暮暮胆怯地问道,话音刚落一根严重错位的羽毛被拉了回去,舒畅中她一下子又叫了出来。

 

  我看你在刚刚的婚礼中把自己弄得有点乱了,邪茧略带歉意地回答,总不能让我的新娘子顶着一身乱毛到处跑吧?

 

  你的什么?!

 

  唉,这一天我等得真是太久了。邪茧暂时把嘴从暮暮的翅膀上挪开,望着天花板,眼神有些迷离,从我装成韵律,在中心城见到你的那一天起,我就想和你在一起了。除了你没有马看破了我的伪装,只有你才如此聪明。所以我才放弃了我的计划,把你送到韵律那里去看看你会怎么做。毕竟我当时完全可以当场干掉你来着!

 

  但你帮她逃脱了那个洞穴,骗过了我的伴娘们,还在婚礼上和我对上了。连我虫族女王的身份都没能让你退却呢,一路打败那么多工蜂,跑去去拿谐律精华。当时倒是下了命令让它们不要伤害你,但即使这样你还是很厉害了。

 

  即使后来我又一次抓住了你,你还是没有放弃,释放韵律,打败了我。那时我就知道,我找到真爱了。

 

  我……什么?

 

  邪茧咯咯笑起来,又开始给暮暮梳理羽毛。没想到你竟然了解幻形灵的求偶仪式呢。你和我交往的这几年真的是……太美妙了。我绑架了你朋友的妹妹们,你来到城堡里和我对决,然后我装成你的魔法能伤害我的样子,让你赢……你把我关到城堡里一千年作为惩罚,却又假装上了我的当,让我也赢一次,逃了出来……

 

  我没有假--”暮暮的脑子突然停下了,不知道是承认自己笨难受还是继续鼓励邪茧比较难受。

 

  以前只听过故事,童话什么的,但如此浪漫的经历在遇见你之前我从来都没有过。相爱相杀,为主导权而战斗,还有我们相遇时那些深思熟虑之后准备好的对骂……简直就是美梦成真。

 

  那天我还在期待着我们的下一次约会。然后我就想啊,诶,我自己还在等个啥呢?我知道自己的心里已经装不下其他小马了。所以我一横心,就直接向你求婚,然后你竟然接受了!我真的太开心了。

 

  她又傻傻笑起来,开始蹭暮暮的脑袋。被曾经的死敌这么一密切接触,暮暮僵住了,只有一部分思维仍在分析自己目前究竟是个什么处境。

 

  求婚?什么求婚?她送给我的信是让我和她决一死战啊!上面说--我最亲爱的暮光闪闪,我着实享受我们一起度过的这些时光。从第一次见到你的那一天起,我脑子里想的就只有你了…怎么甩也甩不掉。我只想用蹄子绕上你,狠狠地抱住你,再也不松蹄。

 

  如果你和我也有同样的感受--我知道你有。那就到这个地图上我标记好的这个地点来吧。我真想快点见到你,给一切做个了结,然后开始我们的新生活。

 

  你的

 

  邪茧女王

 

  噢噢噢。噢,赛蕾丝蒂娅在上。她说的不是反话。

 

  邪茧突然起身。暮暮的思维被打断了。

 

  好了,又跟平常一样漂亮呢!幻形灵女王高兴地微笑着,我想你现在一定已经很累了。走吧,去我--去我们的卧室里歇会。

 

  听到这话,暮暮的思维再次短路了。邪茧停下,眼神里流露出了暮暮从来没想过幻形灵会有的感情--关怀。

 

  你没事吧?邪茧跑了过来,用一只蹄子扶着暮暮的脑袋,我刚刚是不是吸过头了?我知道你变成翼角兽,用不着那么大力,但用吸普通小马的力度也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我大概就两头平均了一下。但-但如果我真的伤到你了的话--“”没-没事,我很好。暮暮试着站起身,却发现自己软绵绵的站不稳。刚刚的魔法吸收得确实有点过头了。

 

  真的太对不起了!来,我背你。

 

  不,不用--”

 

  一股绿光将她柔和地从地面上托起。她扭动了两下,但没什么用,被一路放到了邪茧的背上。她绿色的甲壳出马意料的软,像一个橡胶垫子。

 

  邪茧穿过隧道,步调平稳,几乎没有颠到暮暮。尴尬中她一直低着头,只是在见到周围有其它幻形灵时抬一下。而她见到的每只幻形灵都正朝她低头行礼,最后她转向邪茧。

 

  为什么你的幻形灵都在鞠躬?她有些胆怯地问道,你让它们见到你都得这么做吗?

 

  邪茧嘿嘿一笑,转过头来看着暮暮,当然没有啦。首先,我能从蜂巢思维里直接感受到它们的尊敬与奉献,没有必要鞠躬的。其次,它们也不是在向我鞠躬,是在向你鞠躬哦。毕竟咱这边也不是每天都能见到新女王的。

 

  --”暮暮不得不把蹄子塞到了自己的嘴里,才没有叫出声来。她开始列举这一切是完完全全的灾难的每一条理由。这是她分散自己注意力的方法,虽然奇怪,但还真让她冷静下来过。

 

  首先是阶级制度的问题,她想着如果我还是小马国皇族的一员,但现在我又成了幻形灵女王,那是不是意味着我的地位比公主们高了?不好了,万一她们以为我是想要谋朝篡位呢?就跟露娜上次一样?那她们有可能会把我放逐到……这个,露娜被放逐到了月亮上,那我就会被放逐到……友谊上?这是个什么原理?如果字面意义上来诠释的话那就是把我放逐到小马镇,不过那样也不算真正的放逐了,而且那里正好是我的权力中心,被放逐到那里反而是个好事,而且--赛蕾丝蒂娅在上,政治因素我都没考虑呢!如果我们真的结婚了,那我们的国家也就要合并。好久都没读过封建制度了,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邪茧一方作为小国,会被并入小马国,而且-而且这样一来幻形灵也算是马国公民了,邪茧在保留自己原来国家的主权和称号的同时,还得当马国的公主。而且-而且-而且……这事惹出的乱子恐怕难以想象了。她咽了口口水。

 

  到了!邪茧高兴地说道。她们穿过一个小隧道,撩开一片绿色的丝绸帘子,我们的小巢。

 

  暮暮不禁又咽了一口口水,同时强忍住一声干呕,逼着自己把头抬得高高的,勉强去看面前恐怖扭曲的--其实意外平淡的卧室。墙上有一点点常见的幻形灵绿色黏液,整体的色调偏向绿色,但除此之外……一张床,衣柜和箱子,一些小装饰和小物件四处摆着,墙上凿出一个书架,上面书还不少,甚至还有一些暮暮没认出来的书,似乎是幻形灵写的--

 

  暮暮摇摇头。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她还有别的事情需要去担心。邪茧低下后腿,温柔地滑到地上。

 

  你现在好了吗?邪茧温柔地问道。暮暮点头,不敢去看幻形灵的眼睛。那就好,给我几分钟让蜂巢思维进入休眠状态,然后我们就能上床了。

 

  邪茧闭上眼睛,角上开始微微发光。暮暮思考着邪茧说的最后一句话,想过趁她分神的时候逃跑,但多想了一下之后放弃了。现在她的魔法不过能在角上亮起最微弱的光芒;而在巢穴这么暗的自然光,要跑完全是作死。而在邪茧与蜂巢思维链接的时候这样做更是走不通了。还得等一个更好的机会。

 

  她环顾四周,在桌上发现了一本似乎是剪贴簿的东西,大方地放在桌子中间。于是她走过去想看一眼。邪茧倒是没直说她能随便碰这里的东西,但毕竟现在人家都结婚了,她的东西要说是暮暮的,也没啥问题。

 

  书的封面上是……她的可爱标记。暮暮咽下了这几分钟以来的第三口口水,用一只蹄子打开了书。不看是不行了。

 

  第一页是一张剪报。是婚礼那天的报纸,讲的是暮暮等马击败幻形灵女王的事迹。暮暮接着往下翻,发现书里基本都是类似的剪报,故事,都讲的是和暮暮自己有关的事情--击败黑晶王,公主加冕--但大部分都是她与邪茧斗智斗勇的事迹。暮暮小心翼翼地关上书。

 

  她不知自己该作何感想了。有点想发抖;感觉就像发现有人在偷窥自己,收集自己的照片,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监视着你。想到这里暮暮不由得冒了一身冷汗,好似自己的隐私被侵犯了。然而书里的内容基本都是报纸之类的公开出版物上剪下来的。

 

  但与此同时……在邪茧的角度看来,自己和暮暮只不过是在完全正常地谈恋爱而已。注意暮暮的言行,收集暮暮的成就,为她感到骄傲……仔细想想感觉还……很暖。

 

  还有点悲哀。邪茧这样一只虫多久了?与自己的爱马分离,只能通过报纸上的只言片语去保持联系。每次她想出什么计划,让她俩能碰上一面,即使不过短短一瞬之时,她的心里,又是怎样的一种兴奋之情?

 

  暮暮真的发抖了。赛蕾丝蒂娅在上,她……她自己是……开始同情邪茧了?

 

  你准备好上床了吗?邪茧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暮暮吓了一跳。

 

  我-啊-应该吧?

 

  邪茧开心地笑笑,绕到床的右边。而走向床左侧的暮暮眼睛还自处晃着,寻找其他的出路。没有什么发现,她只得爬上了面前爱心形状的床,躺上幻形灵绿色的丝绸床单,背朝着邪茧的方向躺下。

 

  大号女王爬上床,压得床一歪,差点让暮暮滚了过去。暮暮的呼吸急促起来。邪茧蹭上了暮暮的背,接着蹄子搂住了暮暮,弄得她身子一僵。但随后她又略微放松了些。看来女王只是想抱着她就满足了,没有别的打算。

 

  晚安,亲爱的。邪茧温柔地,耳语一般地说道。

 

  啊……晚安?暮暮回答。似乎这样就足够了。邪茧发出满足的声音,不久似乎便睡着了。至少是开始打瞌睡了吧,她的呼吸均匀而稳定,心跳--和翼角兽一样,是两颗心脏--温柔地撞击着暮暮的背部。

 

  而暮暮这边却毫无睡意。在过去的--一个小时有没有?--里面一下发生了这么多事,整个世界天翻地覆……感觉像过了几个月一样。

 

  各种想法一个接一个地涌入她的脑海,逼得睡意毫无还蹄之力。邪茧是认真的吗?看起来确实不像装的。不过她们之间确实没有多少……身体接触。除了偶尔蹭蹭和梳理羽毛,当然还有现在被她在床上抱着。倒不是说现在暮暮真的想和她谈起恋爱了,但暮暮对于她俩的关系又多多少少有了那么一点病态的好奇。

 

  终于她的思维集中到了一个词上:跑。最糟也不过是邪茧发现了暮暮逃跑,然后发现暮暮从来都没爱上过她,然后一切就会恢复正常了。不,不对,最糟的情况是,悲痛欲绝的邪茧,将会决定复仇,以前所未有的固执和无情,誓把暮暮对她造成的痛苦成倍奉还。

 

  那总比和邪茧睡在一张床上好吧。

 

  暮暮小心翼翼地开始往床边挪。她的魔法还是很弱。但邪茧已经让蜂巢思维进入休眠状态了。虽然不懂是啥意思,但要从幻形灵周围溜过去应该还是可以的。反正就算被发现了,它们也只会向她鞠躬而已。

 

  她就快要挪到床边时,被一只蹄子拉住,一路拖了回去,像钢环一般挤出了她肺里的空气。她挣扎着想要呼吸,但是徒劳,最终只得放弃,等待眼前黑暗袭来。

 

  然而她才发现刚刚胸口的压力不过是自己恐慌导致的。而她胸口的蹄子--微光下,那带洞的蹄子--基本就没怎么用力。

 

  邪茧喃喃了两句,把暮暮抱得更紧了,下巴靠到了小翼角兽的头上。暮暮发现自己被当成一个大玩偶一样抱住,又羞又恼之下脸颊鼓了起来。

 

  现在就是再不想睡,她除了睡觉以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然而,即使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几分钟内她的意识便开始模糊了。被这样抱着有一种安全温暖的感觉。于是暗绿笼罩之下,暮暮沉沉睡去。

 

thumb_up17
0thumb_down
#1
回复 第一章 订婚

ohhhhhh!太甜了!

2019-08-13
#2
ID313  幻形灵
回复 第一章 订婚

兄啊,这个也太甜了吧。

2019-08-14
#3
夜陨  天马
回复 第一章 订婚

说起来下流...我....

2019-08-14
#4
镍氪锶  天马
回复 第一章 订婚

这是同姓恋吧。。。

2019-08-27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幻形灵,幻形灵
  • 乌托邦的推荐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