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长篇小说】《银星笔记》(又名《银星之旅》)

第四十六章 笑对明天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7,532 字

publish于 12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15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0 人评价

0 star

5
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四十六章  笑对明天
第8年,7月16日,星期五
仲夏的夜晚总有许多奇妙的事情发生。趁着无风的时候,卧在草坪上,侧耳倾听草叶间的虫鸣;或是慢慢地凑近一朵刚刚绽放的小花,用最微弱的鼻息去感受它的芬芳;漆黑的夜幕上挂满了星星,极目远望,仿佛自己就置身在无尽的银河中,放松着,徜徉着……回头看看自己的伙伴,米黄色飞马正面带微笑地和小昆虫窃窃私语。
“真是个静谧的夜晚啊。”小蝶轻声感叹,“我很少在夏天的夜晚出来散步呢。”我回给她一个微笑,其实不必在乎那么多的。夏天很长,能有一两次机会出来散心,足矣。凝望着远方的星辰,你会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得自然了,诗意了,烦恼和忧愁也会慢慢随风飘散。
“这是我最喜欢的时候,”我告诉小蝶,不过微微带着一点羞涩,“身处这个几近无声的世界,在满天繁星的见证下,沉淀自我,放松身心,以平和的心态去面对第二天的生活,何乐而不为呢?”对我来说,这其实也算是我的一个小秘密吧。小马们都希望自己有点小隐私的……
“看得出来,”她回道,“有时候暮暮招呼大家去看流星雨,总是没有你的身影。起初我们还有点担心,后来才知道你是去独自仰望星空了。”说话时,她的每个字里都带着笑意。我打了个哈欠,但我并不困。夜晚总是一个能让小马们浮想联翩的时候,而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关于月光花的传说。传闻这种花只会在夏夜静悄悄地在罕有小马的地方绽放,而且一次的花期只有深夜的几个小时,一但天开始泛亮,花朵就会迅速凋谢。而我此行,就是为它而来。为了得到准确的资料,我特意翻了翻那本《植物志》,上面说这种花的花瓣是白色或浅黄色的,只在夏季晴朗的深夜绽放,绽放时会亮起柔和的黄光,据说在某些地方,它是纯洁和希望的象征呢。一想到这些,我就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我感觉自己的心跳差不多是正常时候的两倍,即便是百般克制也无法抑制住我的激动心情。
“银星,你看上去不太正常,”米黄色飞马梳理着她的鬃毛说,“你看上去就像参加一场稳操胜券的飞行比赛前的云宝一样。”哦,天哪,对不起,但我实在是太激动了。“你听说过月光花的传说吗?”我忍不住问小蝶,或许她也会表现出像我这样兴奋的状态。
不出我所料,小蝶也跟着激动起来。“哦,你是说那些只会在夜晚绽放,花期只有深夜的几小时的白色或浅黄色的小花?虽然我不是植物爱好者,但是听许多小马都提到过,遇到它,就能有好运呢。而且它还是纯洁和善良的象征,从我还是匹小马驹起,自从来到小马镇,我做梦都想见到一次月光花!有些小马一辈子也见不到呢!”似乎是因为太兴奋,她的说话声音提高了不少,似乎吓到了她新交的昆虫朋友们。
“哦,天哪!真是非常抱歉,吓到你们了……”小蝶连忙向她的昆虫朋友们致歉。米黄色飞马转过头,然后问我:“银星,为什么要在这时提月光花的事呢?”哦,亲爱的小蝶,既然我这时说,我们此行就一定会和月光花有关啊。“我听说,在罕有小马的田野上,会有成片的月光花,据说它们同时盛开的景象,能照亮整片天空!”我相信目击的小马绝不会夸大事实,所以如果今天能有幸见到的话,绝对是一次值得铭记的经历。
“银星,你听说过关于月光花的故事吗?”小蝶忽然问我。虽然博览群书,但传说一类的故事我很少听过,还是靠暮暮帮我“补习”,我懂的才稍稍多一点。我觉得自己十分羞愧,或者说,我没能进一步扩充自己读书时涉猎的内容的范围……
“没,没有……”我略显羞涩地说。不过,小蝶似乎毫不在意,仍然以微笑面对着我。虽然与我刚来这里时相比,小蝶看上去已经略微成熟,开朗了一些,但说话时的轻柔,仍然是最能触动我的内心的。是的,当初喜欢小蝶,确实是因为我们之间有相似的地方。不过现在,随着友谊的增进,我已经不再依赖最初建立的关系了。现在,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更深了一层。
“传说啊,在中心城的郊外,有一片翠绿开阔的田野。而这片田野附近,住着一只小马驹和她的妈妈。晴朗的夜晚,她们时常出来看星星,就像你和我现在这样。但是忽然有一天,妈妈因为急事要出远门,而且归期未定。她放心不下自己独自在家的孩子,于是在离开前的那个晚上,她交给小马驹自己在田野上看到的一种白色小花的几颗种子,说种下这些花,待它们绽放时,它们就会像妈妈的笑脸一样,在你伤心,无助,或是想念妈妈的时候,带给你心灵上的慰藉。小家伙照做了。而到了开花的那天晚上,明亮而柔和的光芒照亮了天空,将熟睡中的小马驹唤醒。那光芒柔柔地照在她身上,正如她妈妈的贴心的慰藉,领她留下了感动的泪水。从那以后,她每一天都在等待,不只为等待妈妈的归来,也为等待花开的时候。而这种花因为只在月光的沐浴下才会开放,因而起名为‘月光花’。”
我入神地听着这个故事,总觉得自己鼻子酸酸的,眼眶里也好像马上就会有液体流出。很多事物的背后都有一个凄美的故事,我觉得它也应该算在其中。“那,月光花为什么又被视作纯洁善良的象征呢?”是啊,如果它是因为思念而被命名,那为什么这种花的寓意却是纯洁,善良呢?或许小蝶能给我这个问题的答案。可没等米黄色飞马开口,我们的身边就开始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奇怪得超乎我的想象。
几乎就在一瞬间,我们所在的草地周围开始亮起一片又一片的光点。仔细凑过去一看,原来是这种花的花瓣刚刚绽放,而中间的光点被花瓣半掩着。那光不像我想的那么刺眼,它很柔和,柔和到甚至可以和它只有几尺的距离。再一看,我注意到了它白色的花瓣——这,是月光花啊!没等我告诉小蝶这个激动马心的消息(我想也不需要告诉),这些花的花瓣便已经完全展开,而其中的光点也被释放出来。
“不可思议,是吗?”小蝶一边看着光点升向一望无际的天空,一边问我,而我只是点了点头。是的,我想这就是最好的形容词了。只顾着谈天,却忘记了时间。待光点散去,星辰已经开始渐渐散去。第二天就要开始了。
“哈欠~真希望有生之年,这样的场景能再看一次……”小蝶打了个哈欠,沉沉地进入梦乡。我也不例外,我依偎在米黄色飞马的身旁,一点点看着天空泛起鱼肚白,一点点合上我因为一夜未睡而沉重的眼皮……

暮暮看着银星的字迹,笑了。笑得很惆怅。她点亮自己的角,这这页纸上释放魔力,上面显现出银星回来后和自己蹄舞足蹈地描述自己的所见所闻,让暮暮感觉身临其境。不过,她至今还没看到那样的景象。这也算是一个遗憾吧。想到月光花,她又想起关于好运的传言,据说亲眼见到那样场景的小马,一生都会有好运伴随,而小蝶也确实如此。她是朋友们中最后离去的,同时也是几匹小马中,老了以后看上去最年轻的那个。紫色天角兽时常会略带嫉妒地想,如果她自己有这样的好运,是不是朋友们就不会离她而去了呢?
“不管代价如何,我都希望你们能回来。哪怕,只有一天时间……”可惜,生命历程是不可被逆转的。面对既定的命运,暮暮也只能无奈接受。虽然过去那么久,但这些旧事仍会让她心痛。
第8年,8月26日,星期四
“不,不要!我不要去中心城!”甜贝儿吵闹的声音几乎响彻时装店。瑞瑞作为姐姐,虽然无奈,却又不得不想办法让妹妹服从。
“听着,甜贝儿,”和以往的优雅语气不同,瑞瑞把每个字的音念得都很重,“首先,你已经不是小马驹了。再过两三年,你就会变成我,阿杰,还有云宝这样,要为自己找一份合适的工作;其次,我知道你舍不得可爱军团,但小苹花和飞板璐都有通过不同的方式来锻炼自己,你也一样。你可以在中心城的时装店当尚装鞍鞍的助理,然后你就可以在中心城发展,这有什么不好的呢?”看来,她似乎对瑞瑞安排的未来不太满意呢。虽然说未来是自己的,应该由自己来把握,可是说到历练,我想瑞瑞是对的。就拿银光作例子,八九岁就要在一众小马的面前展示自己的演奏技巧。一开始她也觉得不适应,可时间久了,就可以把音乐中的情感驾轻就熟地在观众面前流露出来。
“再说一次,我!不!要!去!中!心!城!”甜贝儿这次喊得更大声了,若不是店里只有我,瑞瑞和银光,谁知道其他的小马会有多大的抱怨声。虽然不了解矛盾的根源,不过就大家所见到的,瑞瑞已经有六七年没有和甜贝儿吵过架了。而这么激烈的争吵,还是第一次。银光担忧地看着自己的朋友,又看了看自己的可爱标志——一架三角钢琴,似乎有什么劝慰的话想要和她说。但是甜贝儿随即不再和瑞瑞说话,而是转过身,重重地摔门而去。瑞瑞见了,也只能是无奈地叹口气。
“唉,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接受我的安排。”瑞瑞失望地摇了摇头,又垂下耳朵,“我真希望她能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可是——”话音未落,紫罗兰色鬃毛的独角兽的目光忽然落到了我和银光什么。惊讶,尴尬,不知所措,我真想现在就带银光逃离这里,免得被瑞瑞盘问都听到了什么。但和我想的不一样,瑞瑞似乎并不在意这件事被泄露出去。相反 她还为甜贝儿的吵闹而向我们道歉:
“真是抱歉,银星,你一定被甜贝儿的声音吓到了,”她满怀歉意地说,“我想你也听到了,我希望她能去中心城发展,不过——”
“你是说,她舍不得自己的朋友们吗?”我接道。
瑞瑞点了点头。“我能理解她的想法,可她似乎觉得,我是在干涉她的未来。现在甜贝儿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可爱标志,那这是不是意味着可爱军团该到了解散的时候了?”嗯……我不这么觉得。严格来说的话,银光也算她们的一员,不过银光早就已经有她的可爱标志了,当时她们几个还特意给小妹妹送去了祝福。我想,只要这段感情没有断,可爱军团就不会解散。“也许你可以换一种方法和她谈谈,”我提议道,“比如……用一种她能接受的方式告诉她,到中心城并不会影响她与小苹花和飞板璐之间的友谊。”说着容易,可是做起来难啊……
“嗯……姐姐,要不你去和甜贝儿谈谈吧,”站在一旁的小独角兽想了想说,“你可是大家公认的最温柔善良的小马了,甜贝儿一定会乐意听你的建议的。”知道吗,在她开口之前,我确实在考虑让银光去说服她,可转念一想,这样的话题似乎并不适合同龄小马之间讨论……
“好吧。”我长呼一口气,向门外走去。也不知道她会到什么地方去散心。
在我的印象里,每次有小马遇到困难或是有满腹怨气的时候,不外乎会找两匹小马:一个是萍琪,另一个就是暮暮。前者可以帮你忘掉忧愁,后者则更偏向理性分析,以及说服你去接受对方的提议……所以,我觉得去糖块屋遇到甜贝儿的可能性比较大。
我的猜想是正确的。推开门,甜贝儿果真正坐在离柜台比较近的地方,飘着一杯奶昔(香草味的~),垂着耳朵,左蹄拄着脸,斜着眼睛看着一旁的窗户,一边看一边喝着杯中的奶昔。我看到萍琪脸上略显无奈的表情,就知道她对这件事也无能为力。就像我之前说的,未来是由甜贝儿她自己决定的,我们能做的只有给她一些可供采纳的建议。不过现在,她恐怕更需要一个心理医生。
“和瑞瑞吵架了?”我悄无声息地坐在她旁边,装作对这件事毫不知情的样子问道。甜贝儿先瞪了我一眼,但看到是我后,她放下杯子,叹了口气说:“银星,你不会是瑞瑞派来劝我的吧。”哦,她怎么会这么想呢?一定是怨气还没有消散。
“怎么会呢?”我柔声说道,“如果我是瑞瑞派来的,我是不是就知道你们因为什么而吵架了呢?”小独角兽的脸因为尴尬而显出了红色。“对……对不起!”她向我道歉,“但是我,我……我和瑞瑞确实吵架了……”嗯,这才对嘛,让我了解一下内情吧。
“可是因为什么呢?”我故意表现出十分好奇的样子,“自从你们上次大吵一架后,我们都很久没见过你们之间产生矛盾了。”是啊,我已经知道了瑞瑞的想法,如果也能知道甜贝儿的想法,那么解决她们之间的矛盾就变得轻而易举了。只是,甜贝儿迟迟没有想开口的意思。终于,她长叹一口气,说出了内心的想法:
“瑞瑞说的没错,我已经是匹十五六岁的小马,不再是小马驹了。我也确实有点舍不得小苹花和飞板璐。只是,只是……”眼泪几乎就要从她的眼眶流出,“只是,我不想去面对中心城的生活。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小马,从零开始的友谊,以及不一样的,完全陌生的道路。我做不到,我不愿去想象那样的生活。”她咽下奶昔,清了清嗓子唱道:
总是有,小马说
外面世界很缤纷
吸引着,憧憬着
渴望去一探究竟
总是有,小马说
长大后会更快乐
期盼着,幻想着
多少年后的自己
可是我,为什么
如今满脸是忧伤
捂着脸,流着泪
再回不到那从前

长大以后,我只能惆怅
我害怕,路途中会跌倒
为什么啊,要经历成长
泪还未干,又踏上前路
哦……她的声音真是太动听了。夜半十分听到这样的歌声,能让躁动的心渐渐归于平静,能让梦乡中的小马有一个更美好的夜晚。只是,这声音也让我想起了我自己。记得当初还是匹略显木讷又十分害羞的小马,现在虽然也害羞,不过在友谊的滋润下,我觉得一切都在变得越来越好。虽然,这样的经历只可能会有一次,但我一定会倍加珍惜这段时光。或许,刚才的歌声里,唱出的就是她的心声吧。声音刚刚消散,甜贝儿便把头埋在蹄子和鬃毛里哭个不停。还好萍琪不在,不然她也会伤心的。
我帮不了她什么,只能静静地轻拍她的背说,“别哭,别哭……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在我小的时候,我就是匹很爱哭的小马。听爸爸说啊,面对陌生小马,可能对方刚刚问一两个问题,我就会莫名其妙(可能在他眼中是这样吧……)地哭起来。然后他就会轻轻拍着我的背,对我耳语道:“别哭,别哭。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所以,我也相信这句话,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等甜贝儿平静下来,我觉得我应该让她试着去接受自己的新角色。还没等我开口,她就先问道:“那,银星你是怎么面对这样的情况的?”我觉得,这正好是一匹成年小马应该做的,用自己的经历去引导,去鼓励小马们,虽然……我还没试过。不过这应该是个好的开始。只是想想自己的经历,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呢……
“和暮暮差不多,”我说,脸上还带着一份羞怯,“塞拉斯蒂娅公主也安排我来到小马镇学习友谊,不过是在暮暮之前。实际上和暮暮相比,我并不是一匹有多么强大魔力的小马,我的成绩也不算优异……”说到这里,甜贝儿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因为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在我这样的小马身上。我想大多数小马的第一反应都会是这样。
“可,可是……”小独角兽辩解道,“可是你的魔法那么特别,为什么说自己不算优秀呢?”对于这个问题,我笑而不语。事实上,在公主的眼中,我完全没有必要去和暮暮作比较。因为在魔法学习的道路上,并不是每一匹独角兽都有学习魔法的天赋。比如有一些小马,他们或许有友谊的理论成绩,但是到了施法考试,他们可能一个魔法也用不出来;有的小马则相反,可以轻松使出很多稍难一些的魔法。至于我这个幻术魔法,自从发现了我的魔法天赋后,我基本上都是捧着一大本《古代魔法理论》自学,而且老师似乎也跟欣赏我这么做,尽管我和暮暮的魔法能力还有很大的差距——毕竟她是魔法精华的持有者嘛。我想我只要把自己做到最好,就已经问心无愧了。
“但是塞拉斯蒂娅公主很喜欢我做事认真,学习努力的特点,所以当我收到老师派我到小马镇学习的信时,我就觉得老师太高看我了。”或许,老师并没有错。因为,我现在也确实在兑现自己在魔法上的天赋。只是……这个时间似乎长了些。
“可你是有能力的,不是吗?”甜贝儿不解地问道,“老师欣赏你,不是很正常吗?在学校里,车厘子老师也很喜欢成绩优异的小马。”
“或许吧,”我接道,“可能是我对自己的要求有点高了。不过,来到小马镇后,我并没有经历想象中的不适应期,这里的小马们,也包括阿杰她们,很快就接受了我,使我十分自然地融入这个被我视为第二个家的地方。”
“我想说的是,可爱军团固然重要,你也确实依靠你们之间的情谊获得了可爱标志,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就要拘泥于使你获得可爱标志的那项技能,我想你也知道的。只是,生活中处处都面临着挑战。而一匹优秀的小马,可以迅速适应这种转变。既然你已经证明自己可以帮助其他小马获得可爱标志,那为什么不在其他的领域试着证明自己呢?”甜贝儿听罢,难过地垂下了耳朵。我猜她是在惦念小苹花和飞板璐。
“不只是你,”我觉得自己的口吻像一位导师,“再过不久,小苹花和飞板璐也会经历属于她们的历练。和她们相比,你不过是个先锋。或许不久以后,她们还要向你请教呢。”我半开玩笑地说。小独角兽听完后,她脸上的忧郁稍稍散去了些许。我想甜贝儿应该会想换个其他的话题吧,因为我觉得自己已经尽到最大的努力来开导她了——不过不是按照瑞瑞的要求。
“银星,你是我见过最善良的小马之一,”沉思了许久,她再次开口道,“和小蝶的善良相比,我觉得你更能打动小马们的心,然后让他们接受你的话语。”哦,天哪,来到小马镇后,我还是第一次被其他小马这么夸赞呢,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谢谢你帮我驱散心中的迷惘,”甜贝儿向我道谢,“我想,我需要和瑞瑞再谈谈。”她留下买奶昔的钱,然后离开了糖块屋,剩下我独自坐在凳子上,面对一个空空的位置。我成功了吗?我找到解决矛盾的方法了吗?或许最快明天就能得到结果。

一周的时间很快就过去,瑞瑞和甜贝儿马上就要动身前往中心城了。听甜贝儿说,她会和姐姐一起在那里住上一两个月来熟悉环境,然后在时装店打工积累经验。得知这些后,我感觉自己如释重负,我圆满地完成了完成了瑞瑞交给我的“任务”。
火车将在上午十点发车,不过我们提前二十分钟就已经聚在火车旁了。也不知瑞瑞和甜贝儿去中心城有什么纪念意义,阿杰,云宝,小蝶,萍琪,暮暮,还有小苹花和飞板璐都来了。甜贝儿紧紧地抱住两个伙伴,面带微笑地安慰她们;暮暮她们则是和瑞瑞道别,阿杰给紫罗兰色鬃毛的独角兽送上一个拥抱,她们大概相拥了有几分钟的时间;云宝和瑞瑞没什么共同的话题,不过作为她的好朋友,彩虹鬃毛的飞马还是很舍不得,她伸出蹄子和瑞瑞道别;萍琪代表的是欢笑,而面对这样的分别场景,她的反应是最激烈的,甚至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到了中心城,别忘了给我们写信啊!”小苹花安慰自己的伙伴。
“嗯,我会的。”甜贝儿点点头,拭去她脸上的泪水。有分别才会有成长,我觉得这句话说得一点也不夸张。大概还有五分钟的时候,其他小马也陆陆续续地上车,只剩下不舍得离去的瑞瑞和甜贝儿。
“上车!”车长的声音从车头传遍整个车厢,甚至我们这些站在车外(包括瑞瑞和甜贝儿)的小马也能听得一清二楚。瑞瑞知道是在呼唤她们,于是匆忙地飘起所有的包裹,和甜贝儿一起上了火车。在车门关上前,甜贝儿还特意回头看了我们一眼。我觉得那是最深情的一次回眸。阿杰忍不住用手帕擦了擦眼泪;小蝶偷偷地把自己的脸埋在她长长的鬃毛里哭泣;暮暮难过地垂下了耳朵;萍琪还是哭个不停;就连云宝都鼻子一酸,虽然没有哭出来;至于我,我总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仿佛她们一走,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总是有,小马说
外面世界很缤纷
吸引着,憧憬着
渴望去一探究竟
总是有,小马说
长大后会更快乐
期盼着,幻想着
多少年后的自己
曾经我,很迷茫
仿佛找不到方向
现在我,向前走
不再害怕会跌倒

长大以后,我不再惆怅
不再害怕,路途中跌倒
明天你好,乐观去面对
擦干眼泪,再踏上前路

长大以后,我笑着奔跑
不怕失去,不害怕迷茫
明天你好,微笑着起航
经历风雨,终会见彩虹
祝你好运,甜贝儿。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ShiningStar018  独角兽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