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长篇小说】《银星笔记》(又名《银星之旅》)

第四十五章 金橡树之忆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10,384 字

publish于 12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10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0 人评价

0 star

5
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四十五章  金橡树之忆

8年,318日,星期四

唉,四年过去了……我却发现,自己对金橡树图书馆的思念与日俱增。虽然仍是在小马镇,可谁又会忘记那个曾经陪伴我度过了一半小马镇生活的地方呢?现在它还在,可也只剩下一个地下室了。暮暮告诉我,她当时已经尽力了。提雷克吸收了无序体内的魔力,即使有四位公主的魔力,那也是用来对抗提雷克的,而不是保护区区一个图书馆——这些我完全能理解。如果是我,我会做同样的选择。

只是今天,不知怎么的,我总是会想起图书馆:那间由金橡树整体制作(或者雕刻?)的图书馆一直是小马镇的标志,直到那次灾难。现在呢,小马镇的新标志已经是暮暮的城堡了。虽然我也住在里面,但我始终不认为这是我的家——曾经作为纪念的金橡树的树根,如今已经成为了大厅中的装饰,真正能勾起我回忆的东西,基本上什么都没有了……

最近这一个月,我不记得自己有做过多少梦,但其中的很大一部分都是关于图书馆和图书馆里的生活的。我曾经梦到自己和暮暮面对面地在图书馆的桌旁喝茶,记得一起读书的乐趣,还有,还有……哦对,还有一同给老师写信的激动与憧憬。而这四年,恍若眨眼的一瞬间那么短。依稀记得有本书上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记忆和情感,如果是以前我或许还会相信,但现在再也不会了——我要重建这幢曾经陪伴了我一千多个日夜的小屋,这个我称之为“家”的地方。相比城堡,这里才更适合我。

早餐的时间到了,我一点心情也没有。随意地摆弄着餐盘里弄好的鸡蛋,漫不经心地将三明治送入口中,把三明治咬得面目全非。我感觉自己的耳朵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暮暮和斯派克在我吃饭时互相说了些什么,我一个字也没听。马马虎虎地吃完早餐,我没有去图书室拿书可,而是直接回到床上睡回笼觉。今天……真的是什么也不想做……我把头蒙在被子里,一边轻声抽泣,一边回想着那些美好的的生活片段:比如阳光照亮图书馆的时候,屋子里都是暖暖的。伸伸懒腰,从被窝里不情愿地爬起,借着阳光,坐在桌旁,沏上一壶清茶,飘起一本书,一坐就是一个上午……

“银星,银星~”暮暮轻柔的声音悄然传入我的耳中。真不知道我是哭到昏迷才睡着的,还是先哭后睡着的……紫色天角兽撩开被子的一角,让我的头露出来。“还在想金橡树图书馆的事吗?”我呜咽着回了一声,自己都听不清说了什么。

“那我们一起去看看吧,怎么样?”暮暮提议道,“或许……你还能想起过去的那些时光……”经她一说,我感觉更伤心了。我相信暮暮和我是一样的心情,但是她恢复得比我快,当我还沉浸在失去的悲伤中时,她已经在计划下一件事了。我没有理会暮暮,又呜咽起来。暮暮好像乱了方寸,不知道该怎么做。即使只露出耳朵,我也能从她慌张的声音中,猜到她急于让我重拾信心却又不知所措的心情。

“不了,谢谢……”我沮丧地回道,“也许我现在只想平复一下心情。”暮暮没有再说什么,她用翅膀拍了拍我的背(应该是这样),离开了。或许是因为这段持续了四年的情感难以割舍,才让我对那段经历魂牵梦萦。如果有一天,图书馆真的重现在我的眼前,也许我真的就能释怀了吧。我又合上眼睛,逐渐睡去。

“银星,银星……”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呼唤我。在我空无一物的记忆中,它回荡着,久久不肯散去。我转过头,却突然看到金橡树图书馆出现在面前。高大坚韧的橡树,翠绿繁茂的叶子,还有熟悉的书卷的气息,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是你在和我说话吗,图书馆?”我忍不住问道,它没有说话(也不会说话),而是在我所在的空间里回荡阵阵的笑声。“是啊,小姑娘,”它的声音听上去像一位慈祥的老爷爷,“我已经在小马镇矗立了一百余年,还是第一次有小马会在梦里梦到我——还是在同样的环境下。”我腼腆地笑了笑,又问道,“那……您愿意重回我的身旁吗?每天住在城堡里,虽然还可以,但总觉得心里少些什么,空空荡荡的,期盼您来填补……”金橡树图书馆又笑了笑,但是这次声音就没有刚才听起来时那么爽朗了,好像是在想什么心事。

“你真的这么想和我一起吗?”它忽然问我。这个问题令我一时语塞。但是……是的,我愿意。还记得初来乍到的时候,自己一匹马坐在桌旁,听着窗外风吹树叶的沙沙声,我知道那是它在歌唱;待到夜晚来临,静谧的星夜下,屋内仍是灯火通明。即使我睡着了,即使我孑然一身,我也知道还有它陪着我。更不必说暮暮到来后,我和斯派克,暮暮一起争辩和谈笑风生的那些时光了……

“是的,我愿意。”这或许是我做过的最重要的决定之一。图书馆意味深长地“嗯”了一声,又说道,“那就来见见我吧。或许这能让你舒心一点。”奇怪,暮暮也建议我怎么做,为什么呢?难道说图书馆里还隐藏着什么我未曾发现的秘密?

睁开眼,脑海中仍然浮现出金橡树图书馆的残影。我知道,自己不能继续等下去了。有些时候,思念到了极致,总要想办法去排解。或许暮暮正在那里等我吧?可是我并不想她站在那里。有些话,总觉得还是自己和图书馆单独说比较好,虽然图书馆不会说话……

四年过去,图书馆的残骸依旧是那些,这是经历雨雪的冲刷,原本竖立的部分已经变成了碎片,孤零零地躺在那个仍然完好的基座上。提雷克当时击碎了图书馆的整个地上部分,但是他并没有破坏地下室,或许这是我得到的唯一的慰藉。抚摸着那些焦黑的,甚至已经随风而去的碎片,我的眼眶渐渐湿润了:

你是否还记得,你我相伴的日子

你是否还记得,那些个风风雨雨

如今你在这里,我在这里

不同的是你已随风,随风而去

 

我记忆中的图书馆啊

永远飘着纸张的香气

忘不了那些共享的阳光

忘不了那些星空下的夜晚

现在你仍在这里

为何我的眼泪,却扑簌簌地落下

 

如今的我身在城堡一隅

却仍牵挂面目全非的你

曾以为你和我会相伴永远

到头来我却只是一厢情愿

 

我记忆中的图书馆啊

永远飘着纸张的香气

忘不了那些共享的阳光

忘不了那些星空下的夜晚

现在你仍在这里

为何我的眼泪,却扑簌簌地落下

走着,走着,不知绕着这残骸走完了几圈,我忽然想去拜访一下尘封已久的地下室。没记错的话,暮暮常常会在下面做一些科学研究,比如萍琪超感和脑电波活跃程度的关系(那差不多是我印象中她唯一的一个实验)。依稀记得里面有一些试管和科学仪器,只是后来图书馆被毁,这些东西都和图书馆一起,一并被遗忘在风中。我来到地下室的入口,试着用魔法将那条隐藏在地板下的通道打开,我成功了。一直走到楼梯的尽头,便是那个虽然布满灰尘但依旧熟悉的地下室。周围黑漆漆的,我不得不点亮自己的角来照明。这里曾经是暮暮(和我)做研究的地方,平时也会放置一些可能用到的书籍,一般放在后面的小书柜上。我浏览了一遍书名,这些书大多是和魔法有关系的,但是其中有一本不同,也正是它吸引了我——《植物志》,一本没有作者的书,里面记载了一些奇怪的植物及它们的用途。我很幸运,因为我在这本书里找到了金橡树——严格来说,这就是一种橡树。和其他种类的橡树相比,它更高,更粗壮,可以经雕刻后作为房子,还不至于破坏它的生理结构,这些特点都和我的图书馆吻合。而它的产地……就在无尽森林!我忘情地庆祝着,甚至都忘记自己深处在布满灰尘的昏暗地下室内。飘着这本书,我连忙跑回暮暮的城堡。

“暮暮,暮暮!”看到紫色天角兽坐在地图旁,我喜出望外,“我找到金橡树的产地了!也就是说,我们又可以住进图书馆了!”暮暮听到这个消息后也很惊讶,她或许更想知道我是怎么找到的。“真的吗?在哪里?”她脸上的表情比我还要焦急。我能理解那种心情,当你曾经失去过的物品再一次出现,我相信不只是我们,对于很多小马而言,他们都不会轻易错过这个机会。我将书放在桌上,直接翻到书中介绍金橡树的那一页:“金橡树是一种魔力十足的橡树,相比一般的橡树,它更粗壮,更高大,内部宽阔,生命力强。虽然稀少,但小马们通常用这种树做房子。无需搭建地基,也不用构建框架,只要在树体内刻出足够大的空间便可以居住。”暮暮瞪大了眼睛,看来她已经动心了。

“过去我们曾经失去过一次图书馆,”暮暮说,“而这一次,我们不能再留有遗憾。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找到金橡树的种子,重新迎回我们甜蜜的家!”她说的正是我想说的。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分工,去拿到无尽森林需要的东西。

 

 

一切准备就绪,我们整装待发。正要迈出城堡时,斯派克刚好洗完泡泡浴出来,他的身上散发着浓浓的沐浴露的味道。“哇哦,你们这是要去远行吗?”他看着我们装得鼓鼓的两个鞍包问道,“现在可是都快下午三点了!”小龙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说。虽说如此,但这是我们必须做的。我已经不止一次梦到图书馆,即使条件实在是不允许,心中那种对图书馆的渴望也会促使我继续前进。天黑又何妨呢?我们已经带好了远行需要的东西:帐篷,食物,还有地图。是在不行,还可以到泽科拉家过夜嘛……

“那祝你们好运。”斯派克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又回浴室了,他是来拿毛巾的。我和紫色天角兽相视一笑,然后迈出城堡。图书馆,等着我,我来了~

原本我是打算乘坐热气球的,但这个提议被暮暮否决了。紫色天角兽觉得,无尽森林树木茂盛,枝叶繁密,很难找到合适的降落地点。想想也对,毕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小马发现无尽森林的尽头在哪里。一旦落在那些陌生的环境中,谁知道又会发生什么。

所以,我们改为徒步前往。距离上一次徒步旅行差不多过去了近两年,我清楚地记得上次是和瑞瑞还有云宝一起,去寻找云中城。虽然没能亲自登上它,但云中城下那美不胜收的景色,却令我难以忘怀:青翠的绿草,潺潺的溪流,天空中挂着的浅浅的彩虹,以及天地间新鲜纯净的空气……因为有上次的美妙经历,所以我对这次远行十分期待。

无尽森林可以有很多入口,而这一次我们选择从小蝶家旁边的森林进入,顺便还能休息一下,顺便拜访我最好的朋友。“咚,咚,咚!”轻轻地敲了门,我耐心地等待着米黄色飞马的答复。几十秒后,米黄色飞马便敞开大门:“哦,暮暮,银星!好久不见了!”她似乎很高兴我们能来,“进来坐坐吧。你们为什么带着这么多东西啊?”小蝶居然也说多。可是在我看来,一点也不多啊,不过是几本书,帐篷,还有所需的食物(这是我主要背的东西)而已。

“我们想要图书馆回来,”特地为我们而开的茶会上,我把我们的目的和想法都告诉了米黄色飞马,“但是想要原来的树回来已经是不可能了。补救的办法就是,找到金橡树的种子,然后将它重新播种在同样的地方,最后在大树的基础上雕刻就可以了。”小蝶全神贯注地听着,她的脸上渐渐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真的有这么神奇的树吗?”米黄色飞马不敢相信,自己家的旁边,就能找到小马镇的小马们许多年都找不到的金橡树,“我听说这种树非常稀有,如果不使用魔法的话,要几百年才能长成原来那样。”树的生长问题,这个难不倒我和暮暮。不过……似乎到了我们在这里过夜的时间了,天色渐暗,我们不能继续赶路了,夜幕下的无尽森林很危险的。听小蝶之前告诉我,自那以后,她连续三天没敢出门。而且她好像正有此意。

“时候不早了,”她看着渐暗的天色,如释重负地说,“你们在这里留宿一晚再走吧。”既然小蝶都这么说,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飘下身上沉重的鞍包,做好了休息的准备。

躺在床上,我仍然止不住胡思乱想。听着小蝶细微的鼾声,我反倒觉得越来越精神。轻轻地打开窗子,春天的晚上尚且有些微冷,但今天晚上的天十分晴朗,点点繁星在夜空中闪烁,仿佛是金橡树的指引,将我引到那个承载着希望的地方,看着它重新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

孤独,我能体味到的只有孤独。不知为什么,冥冥中觉得像是与朋友们之间有道无形的隔膜一样,我似乎还是不能融入大家,尽管八年已经过去了……或许我因为失去伴侣而孤独,因为金橡树图书馆是不可替代的;或许我因为与朋友间的距离而孤独,因为我似乎就像一颗在夜空中闪烁的明星一样,虽然散发着光芒,却无法倾诉自己的情感……有些东西,总是需要自己去亲身体会,才能有更深的感触啊。我悄悄地回到床上,又做起了那个图书馆的梦……

 

 

“你是说……金橡树的种子?”差不多天刚刚亮,我与暮暮便和小蝶不辞而别。我们本想和她告别后再走的,但是我想给她一个惊喜。等她下次来到镇中心,我会让她看到一个全新的图书馆,不,是一个一模一样的图书馆~而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们来到泽科拉这里,希望能从她这里了解到有关金橡树的记载——毕竟《植物志》的记载稍显粗略,泽科拉见多识广,我觉得她一定能帮到我们的。

“是啊,”我满心期待地说,“泽科拉,你知道森林的什么地方会有金橡树的种子吗?”斑马沉思了一会儿,又去翻阅她带来的异域典籍,上面的文字我看不懂,估计是斑马的通用语言吧。放在平时,如果有什么想知道的,她一下就能说出口;而现在,她差不多快把为数不多的典籍翻了个遍。我并不知道泽科拉的家乡在哪里,不过从她的反应来看,金橡树似乎真的是极其稀有的物种。突然,斑马放下书,回到熬药的大锅旁——平时她几乎每天都停留的位置。

“很抱歉不能帮助你们更多,”泽科拉一边从周围的瓶瓶罐罐中寻找她所需的材料,一边对我们说,“金橡树的种子,我不知道它在哪里。但是我可以调制一种药水,它对植物散发的魔力十分敏感。”斑马将熬好的药水倒入一个玻璃瓶中,又说:“如果你看到这瓶药水变蓝,那金橡树就在附近。”看着那瓶浅绿色的溶液,我仿佛看到了金橡树初春时长出的新叶……

告别泽科拉,我们便继续前行。虽然是中午,但茂密的丛林遮挡了阳光,把无尽森林变得黑漆漆的。周围的草丛里不时传来窸窣的声音,我便不由自主地拉近自己与暮暮的距离。紫色天角兽看到我的反应,略显无奈地问我:“银星,你不是自己走过吗,为什么还是这么害怕啊?”那当然不一样啊……我自己走的话,提心吊胆不说,速度要比和暮暮一起快得多,甚至是接近奔跑的速度;而紫色天角兽在身边时,一起就不一样了:如果遇到危险,她可以保护我,这就是我害怕的最大的资本——虽然我应该勇敢些,而不是畏畏缩缩的……

在我还是匹小马驹时,我差不多就是这样。妈妈总说我太内向,见到其他小马不敢打招呼,如果是成年的陌生小马,就会“自觉”地躲到爸爸或是妈妈的身后(事实上不只这些,我还曾经躲在小妹妹银光身后……)。所以当我要去魔法学院学习时,妈妈很是担心,虽然那时已有六七岁了,身边还有照料我无微不至的伊索管家。

“银星这样,能应付好学院的生活吗?”临行前,妈妈很是担忧地看着我说,似乎也是在对伊索管家说,“倒不是担心她的成绩,只是她现在这么害羞,会有小马愿意和她做朋友吗?”我露出期待与好奇的目光,看着妈妈白净的脸庞——她一直都是那么美,甚至有的小马觉得,她还是当年在大赛上屡获冠军时青涩纯真的模样。

“没关系的,夫人,”伊索管家倒是信心十足,“小姐的学识和素养都已经非常优异,现在她只差敞开心扉,学会和其他小马交往。这是属于她自己的挑战,需要她自己去克服,我们是帮不到她的。”以前我不明白伊索管家为什么这么说,但是现在我才知道,他说的不假——在皇家魔法学院的那几年,我确实没能敞开心扉,却接纳,应该是迎接其他小马走入自己的内心。虽然有过像经纬那样的好友,但她的离开让我一度回归之前的状态。直到塞拉斯蒂娅公主将我送往小马镇,开始新的生活……

“走累了吗?休息一下吧,”看到前面有一片稍显开阔的草地,暮暮提议道,“你看,溶液已经有变蓝的迹象了。”我把瓶子飘到眼前,里面的溶液变成了蓝绿相间的模样。嗯,看来我们还要努力啊。不过……现在休息一下,也不影响安排。于是我坐在草地上,放下鞍包,飘出里面的三明治,打算小憩一下。

“嘿,银星,”躺在草地上,暮暮忽然问我,“你……害怕失去吗?”相比问题的答案,我更好奇她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失去?我不会害怕,可如果失去的是自己的心爱之物或是关系很好的朋友,我一定会非常伤心的。“我不会害怕,但我……一定会伤心吧。”我犹豫了一下说。

紫色天角兽笑了。“如果失去的是最亲密的朋友呢?比如……我们?”或许因为她是友谊公主吧,对友谊和信任十分敏感。我的回答还是一样的,我一定会伤心的。我并不是因为失去的原因而伤心,而是因为努力维持的关系破裂而伤心。是的,这或许就能说明,我的心依旧十分脆弱。但从另一方面,或许暮暮只是想让自己有点心理准备吧,毕竟我们以后都会离开她的。

“如果只是伤心该多好啊,”她感叹,“可惜一旦失去了,又会有无尽的思念缠绵悱恻……”我忽然觉得暮暮是不是因为这一路的旅行太枯燥而有点精神不正常了,她说的话更像是在呓语,仿佛完全不属于其他小马所在的世界。至少,她应该不那么自作多情才是。我认识的暮暮可是很坚强的,很少有困难能打败她的。

“或许你觉得我疯了,”紫色天角兽叹口气说,“但我只是想把心中压抑着的东西说出来。”听着她的话,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或许……这就是暮暮说出呓语一样的话的原因吧。毕竟每匹小马都会有自己想要发泄的负面情绪的,包括我这样的小马。

暮暮忽然把头转向我。“你呢,银星?”她略带好奇地问道,“你有什么想和金橡树时的呢?”嗯,我吗?那就太多太多了……我会说这几年我有多想念它,我会说它不在后我的生活……差不多两个久未相见的朋友间能说的一切话题。“嗯……我会把我对它的感情全部说出来。”和暮暮相比,我对图书馆的思念更加缠绵。这种情感不会轻易消失,也不会轻易流露。就在上次朋友们把树根挖出来作大厅的装饰后,偶有机会我路过这里,总是会偷偷抹眼泪……

当我把溶液对准自己的左斜方时,我发现溶液变得更蓝了,而对准中间或是右斜方时,溶液中的蓝色渐渐变浅了,说明继续向那个方向走,很快就能找到它。我把我的发现告诉了暮暮,紫色天角兽也同意这个办法。

泽科拉的溶液帮了我们不小的忙。在它的引导下,我们得以从无数棵几乎都是一个样子的树木中找到金橡树——和我们的那棵不同,它充其量只能算是棵小树苗。虽然小,却也出现了种子。我不知道橡树几月份结果,但这么反常的景象(比如长魔彩苹果)告诉我,这就是我要找的,金橡树的种子。暮暮的脸上留下了热泪,我更是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现在,”待心情平复后,我飘起种子说,“我们回家。”

 

 

“银星,银星!起床了!”不同于往日的阳光微醺,今天是几近被我遗忘的斯派克的敲东西抗议将我唤醒。我睡眼惺忪地从床上坐起来,厚重的眼皮好像随时都要落下,和我一同进入梦乡。蹒跚地下了楼,我来到斯派克呼唤我的位置——城堡的露台。“发生什么事了,斯派克?”我略带起床气地问小龙。斯派克则是不停地跳着,似乎是极力想要看到什么。

“图书馆,银星!你们种下的那颗种子!”被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图书馆的事。顺着斯派克所指的方向看去,原来空空荡荡的一片空地,忽然间就多了一片茂密的绿色——是图书馆,它回来了!现在,只差一点雕刻和装点,我便又能和它一起生活了~我紧紧地抱住斯派克,即使小龙在不断抗议,我也不想松开。

我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今天是我的生日呢。这应该是这么多年来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暮光闪闪看着周围的一切,露出了满是怀念的微笑。已经不需要用魔法去感知,紫色天角兽知道银星一定会给这间房子施魔法的。不只是这房子,日记也一样。银星将她的幻术魔法施加在文字上,让文字所记叙的一切都像是正发生在眼前一样。一面感叹她的用心良苦,一面又回想起她重回图书馆的感觉:那真是难以名状。不似久别重逢的挚友,也不像漂泊归乡的游子,像是,像是……不管怎样,她觉得从那天起,她的心中就再也没有缺憾了。

8年,514日,星期五

“所以说,这就是‘江南’,”苏拉趴在我卧室的床上,一边浏览一边向我介绍她拿来的新书,“我说银星,你真应该看看这本《江南梦忆》,写得真是太美了!”我放下正飘着的《古代魔法理论》,将目光聚焦在那本书的封面上:烟雨蒙蒙的背景下,一叶扁舟正独行在宽敞的河道中央。船顶上有棚子,遮住了船夫和游客,只见一根竹竿正外面划着水。不仅如此,房屋的白墙也不禁让我浮想联翩,如果在上面做一幅画呢?

“你真的觉得这本小说那么好看吗?”我不想这么问,但这句话却从我的嘴边脱口而出。浅绿色飞马嘟着嘴,脸上露出了不悦的神情:“难得有机会回来,你居然还捧着那本枯燥的魔法理论,都不肯应我一声!”我知道你看书快,所以就麻烦你明天给我把书的内容讲解一遍吧!我要回去了。”没等我回答她,浅绿色飞马已经关上外面的大门,回去了。听起来,我好像让苏拉伤心了……为了弥补我的过失,或许按照苏拉说的做就是最好的选择。更何况,我还是十分期待里面的内容的——它的封面已经勾起了我的兴趣。

“《江南梦忆》,嗯……”还没翻开书,我便开始揣测这本书的内容。虽然是一部小说,但仅从小说的标题上也能找到些许主要情节的痕迹。是说作者(或者说主人公)的一场梦吗?还是一个关于回忆的故事?又或者,它会不会是一篇以回忆录形式写出来的呢?带着重重谜团,我翻开这本书。

书的前几页,哦不,应该说是很多页都在讲述作者的创作历程,还有一些其他作家的评语。我不是一匹喜欢看小说的小马,虽说取材于生活,却从不觉得它和我的生活有什么能够相互联系的地方。因此,看到正文之前还有这么多内容,看书的兴致一下子就消磨掉了一半。我打了个哈欠,想躺在床上上小憩一会儿,却在不经意间睡着了。

 

 

可当我睁开眼时,一眼前的切都变了:白色的房屋,四角翘起的屋顶,古朴而简易的木制窗户,还有刚刚过去的,飘着竹竿划水的船夫……这,难道是书里的世界?!不可能啊。我没有向暮暮请教过那种可以在书里学习的魔法,而且苏拉都把书打开给我看里面的内容了,我的角也不会失控,那怎么会……难道,这是个梦?我看着自己面前的小圆木桌,上面还放着一杯热茶,我怀疑自己可能在这里睡着了。至于这一切是不是真的,或许只有时间能告诉我。

没有镜子,我看不清自己的相貌。不过从我看到的鬃毛颜色和自己蹄子的颜色来看,我似乎真的只是在做梦。但是抬起蹄子时,长长的袖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它以白色为底色,什么印着,或者说是绣着粉红的桃花,风儿吹过,花瓣飘落,给我一种浪漫的感觉。再看墙边,一把琵琶正静静地靠在那里,也不知它是在等它的主人,还是在等我。恰逢此时,天上忽然落下了细如针线的雨滴。不是狂风骤雨,而是绵绵细雨。雨不大,但是湿润了空气,又带给我些许惆怅。若不是因为不知道琵琶的主人是谁,我一定会把它借过来,随性地弹上一小段。

疑惑间,一匹雄驹从我的眼前路过。他身着一身水绿色布衣,身上背着两箱书,头顶打着油纸伞,似乎是要赶去……考试?我记得,暮暮曾经告诉我一次她考试的经历:她背着两袋子书,一路飞奔(因为快要迟到了)着去的考场。但是他……似乎一副并不着急的样子。没等我站起来,他主动来到我的桌旁。

“请问……”他略带腼腆地问道,“你可以为我演奏一曲吗?”或许他看到旁边放着的那把琵琶,误以为那是我的随身之物了。我刚想解释,他却又说道:“我要去考场,但是我好紧张。希望你能为我演奏一曲,缓解压力。我一定会多给你一点好处的。”好处?不不不……我才不要什么好处。我为他弹琴,只是为了鼓励他,怎么能为了利益呢?不知道怎么 这些奇怪的想法却一个也说不出口。我正想着弹点什么时,一贯铜钱已经摆在了桌上。他站在距离我两三米的地方,静静地等待我开始。

我有点犹豫。如果直接告诉他,这琵琶不是我的,他又会怎么想?如果是我,我肯定会带着失落的心情继续考试,但一定不会有好结果的。出于帮助其他小马的心态,我决定为他弹奏一曲,不论那琵琶到底是不是我的。

虽然我的家族学习的是管乐器和钢琴,但对于弦乐器的知识还是略知一二的。比如说,弦乐器演奏前都要调音。可是我虽然懂得需要调音,但我并不会给琵琶这样的乐器调音。我感觉汗珠即将从我的脸上滑下,但是并没有。或许是我太紧张了。既然不能调校音准,那就……直接弹吧。我把姿势调整好,准备开始演奏。

似乎是塞拉斯蒂娅公主眷顾我一样,刚刚伸出蹄子拨弦,周围喝茶的小马便把目光集中在我这里。我顿时觉得害羞到了极点,恨不得现在就消失在他们面前。我又拨了一下弦,这次则是向上挑了一下。也许我真的会弹琵琶,我心想。这种来自东方的乐器能发出悦耳且古朴的声音,如果说小提琴的声音像孩童,那钢琴的声音就像是情感丰富的年轻小马,圆号就是成熟持重的中年小马,琵琶则像是一个老者,用古朴而饱满的声音,诉尽岁月的沧桑……这声音令我自己也沉醉其中了。以至于观众们鼓蹄的声音,被我听作了雷雨声,还是那匹路过的小马提醒我,我才从音乐的世界中走出来。

“真是动听,小姐,”他一边笑,一边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两贯铜钱,“这些,就当是谢礼吧。”没等我叫住他,那雄驹已经离开。我甚至还不知道他的名字。我立刻起身,想要去追逐他,奈何我一身长衣,连自己的蹄子都看不到,根本跑不快。没有几步,他就已经消失在茫茫烟雨中,空留我独自伤感。为什么,我遇到了让我心动的小马,却总要让我事与愿违?

 

 

“别……别走!”我惊叫着从床上突然坐起,却发现自己只是在卧室里,旁边放着……《江南梦忆》?好吧,要我说这本书没有魔力,或者说它对魔力没有感应,我是不会相信的——因为不久前我刚做了一个那样的梦。

哦,对了,我怎么能忘记这本书呢?我自己还没看呢。一看墙上的挂钟,下午四点,我睡了足足三个小时。明天苏拉就会来要回这本书,我最好抓紧时间看。打开书,耐心地读过前面的介绍,来到正文,我忽然觉得书里描述的内容和我在梦里经历的好相似。甚至不需要往下翻,我就能预测到接下来的内容是什么。难道……这本书真的有魔力?

第二天苏拉来的时候,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用蹄子捂着嘴,看着我的样子。“天哪银星!难道你昨晚熬夜看的这本书吗?”浅绿色飞马见我飘着那本书,忽然想起昨天的约定,心血来潮问道:“昨天我告诉你的事做没做呀?”哦,我当然做了。而且过程很奇妙。

“当然了,”我一边调动记忆调出刚才出现在眼前的画面,一边复述道:“在东方的一个古朴的小镇里,有一匹小马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一座东方的古镇里,遇见了路过的他……”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ShiningStar018  独角兽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