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长篇小说】《银星笔记》(又名《银星之旅》)

第四十四章 月下倩影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8,107 字

publish于 4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4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0 人评价

0 star

5
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四十四章  月下倩影
第7年,7月10日,星期四
“恭喜你,银光!”音乐比赛结束后,我衷心地祝贺妹妹,“你的实力已经得到了全场小马的认可!”我仍然忘不了刚才小马们热烈鼓蹄的情景:每匹小马几乎都在欢呼,都在鼓蹄,他们不是在音乐结束时才鼓蹄,而是在银光弹奏的这段时间里,从头到尾,鼓蹄声几乎没间断过。当然了,银光更关心的是自己的成绩。听妈妈说 如果你从小就开始练习钢琴,那十五六岁可能就应该是你开始崭露头角的时候了。妈妈说,她也是十五六岁后才去的比赛,并且从那里出名。时至今日,家里仍没有小马的实力能超越她。而现在,银光刚好十五岁。
三位评委,两个十分,一个九分,和上一位选手只差一分。不多时,台上的主办方的喇叭响了。“本次国际青少年钢琴比赛的冠军是——银光!”全场的小马一齐起立为她鼓蹄,热烈的气氛充满了整个礼堂。我周围的小马们热烈地讨论着,看上去小妹妹的实力确实征服了听众。
“听说这个小姑娘才十五岁?”一个声音问。
“是啊,”他旁边的小马(也不知道是朋友还是伴侣还是素不相识)感叹,“这样的比赛,参加的小马一般都要比她大上两三岁,小小年纪就能夺冠,不简单!”如果她们知道银光在音乐学院是怎么练习的,我想他们就能理解了。银光写信跟我说,她在那里一周有大约一百二十个小时是在练琴。“琴艺就像魔力,没有苦练又怎么能取得成就呢?”既然小妹妹都这样说,那我又有什么样的理由不努力呢?
“听说上一匹这个年纪夺冠的小马,是现在的大钢琴家星月呢!”又一个声音说。
“听我爸爸说,她当时可是拿了满分!”又有一匹小马插道。
“诶,听说这个银光就是星月的女儿呢!”
“真的吗?你可别胡说!小心让人家听到!”
“才没有!”刚才那小马又说,“星月嫁的可是中心城的音乐世家兼名门——星光家族!她的孩子可是浸染在全小马国最好的音乐环境里!”
“听说,银光还有个姐姐?”
……
待马潮散去,我终于可以和小妹妹共享这份喜悦了。她紧紧地抱着我,虽然没有流泪,却也是感慨万千。这又让我想起小的时候,我坐在钢琴旁练习……
作为音乐世家,星光家族肯定会非常注重音乐能力的培养。所以从我六岁开始,爸爸就会监督我练琴。不是像学琴的小马那样动辄一两个小时,爸爸只会让我练上十几分钟,最多半小时。那时我还不明白,因为像爸爸妈妈的音乐家每天都要练上十个小时左右的……似乎对我来说,能听懂音高,会唱唱歌不跑调,这就足够了。
再大一些,偶然听到爸爸妈妈的一次谈话,才知道我的天赋并不在音乐上。爸爸已经是位出名的音乐家了,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当然我不怨他。因为本来我也没觉得弹钢琴有什么乐趣,每天坐在那里,千篇一律地练着同一首曲子……

“请问,您就是银光小姐吧?”突然出现在我们身旁的雄驹把我吓了一跳。我转头一看,斑白的胡子和鬃毛,笔挺的西装,再加上炯炯有神的双眼,原来是公爵先生。许多年没见,他老了不少,而我也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姑娘了。
“请问您是——”哦,我差点忘了,那时候银光还小呢~依稀记得,公爵先生那时就说,我们两个都会将来成为了不起的小马。而现在,银光距离这个目标已经达成了一半。
“我是这次钢琴比赛的主办者之一,你可以称呼我公爵先生。”公爵先生一边和蔼地笑着,一边看着我们,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过两天会有一场名为‘仲夏夜之梦’的演出,我希望能够邀请你为我们的舞者伴奏。你看怎么样?”这样的机会,小妹妹当然不会错过啦。
“我真是万分荣幸,公爵先生,”小独角兽不忘表达自己的谢意,“请问什么时候开始?”或许她也想让更多的小马见到自己的风采,至少我是这样想的。毕竟,拥有这项赛事的冠军称号,就相当于是一份至高荣誉呢!这说明你的实力已经得到一部分小马的认可。而小妹妹要做的,就是用更多的演出次数,证明自己的实力,让全小马国都知道,音乐界的一颗新星,正在冉冉升起~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公爵先生迟疑了一下,“三天后的晚上,我们还在这里相会。”小妹妹兴奋地点了点头。公爵飘出一沓五线谱,对银光说,“这是你的琴谱,快回去练习吧。”他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剩下我和前一秒和信心满满,现在却忧心忡忡的银光。她翻开那沓乐谱,这么多音符想要在三天之内全部记住并流畅地演奏,这可是小妹妹遇到过的最大的挑战。“既然公爵先生选择了你,”我努力给她信心,“或许是因为,他相信你可以做到。所以,你还在犹豫什么呢?”银光忽然抬起头,看了我两眼,然后又迅速低下头,看起来这份乐谱给了她很大的压力。
她试探着弹了一遍。奇怪的这首曲子的节奏很慢,虽然音符多,却并不是十分难演奏。略略三四遍,她就可以按照曲子要求的节拍来演奏了。钢琴曲也有快慢之分,往往比赛用的都是前者,而旋律舒缓的曲子,则是用来放松心情的。至于这首曲子,它不是很慢,但也不快,差不多一分钟只有六七十个音符。银光又耐着性子按照要求弹了一遍,到了弹完时,星星已经挂满了天幕。
“啊——感觉这首曲子好难啊!”弹罢一遍,银光抱怨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找不到那种流畅的感觉!就好像一匹唱歌跑调的小马在高歌一样难受!”她垂着耳朵回了自己的房间,留下我自己站在钢琴旁。虽说早已经没了弹奏的技巧,但我至少还是识谱的。看着曲谱上的第一个音,我忍不住按了一下对应的琴键。“那……第二个音呢?”我又试探着按了另一个键子,好像……没什么难的。我把一个小节的音符按次序按了一次,然后又加快速度。但是加着加着,它的声音有点变了,没有刚才那么悦耳。我想我知道为什么作曲家要设定一定的节拍了,在这个节拍下曲子是最好听的。刚好闲来无事,如果弹上一小会儿……小妹妹应该不会介意吧?
不知道我弹了多少次,直到大脑告诉我应该休息的时候,我才不舍地上床睡觉。以前天天熬夜读书,早就习惯了……可弹琴还是第一次。虽然我仍然能辨别出音高,但蹄子已经不可能再像银光那样灵活。那是需要长年累月的练习才能有的。我很庆幸小妹妹没有听到,不然的话她一定会更加心急的——姐姐都能弹得不错,做妹妹的又怎会甘居马后呢?

等我再睁开眼,我忽然看到一片挂满繁星的夜空。我发现自己站在绿草如茵的田野上,流星悄然划过无声的夜空,带去一份遥远的思念;望着一切,我有些不知所措。为什么我会看到这些?难道现在是深夜了?不对啊,我明明在屋里,怎么会来到这里?另外,如果这是真的,那银光在哪里?她不是应该在屋里吗?抛开这些,为什么我的眼前会是这样的景象?难道是银光的那首曲子?正在我疑惑的时候,一匹靛蓝色的天角兽忽然从另一个空间来到我所处的环境中——是露娜公主!
“露娜公主!您怎么还在这里?”兴奋和疑惑一齐萦绕在我的脑海中,如果露娜公主都出现了,那这很明显就是一场梦。“我现在在哪里?为什么我会——”
“不要着急,银星。听我慢慢告诉你,”露娜公主示意我停下,然后她接道,“你知道的,我是夜晚的守护者。而我的任务,就是保护睡梦中的小马们不受噩梦的侵扰,就像你的老师,我的姐姐白天保护小马国那样,”靛蓝色天角兽顿了顿说,“而你的梦,我想说,它很特别。”特别在哪里呢?我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想知道这梦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你这是沉浸在音乐中形成的带有意境的梦,”露娜公主看了看周围说,“嗯,好像还是和我有关的。”看来想要隐瞒是不可能的,于是我把今天发生的事都告诉了公主。她应该不会说出去吧?
“恐怕你需要先让她努力去感受出这样的意境,”公主提议,“根据我的经验,乐师们在创作音乐时,总会有一些事物能够启发他们的灵感,比如说一片晴朗的夜空,或是一朵芳香四溢的花,甚至可能是在街道上摘得的只言片语,都可以成为激发他们创作的源泉。”我半梦半醒地听着,公主似乎是要我帮助银光体会到那种身在夜幕下的感觉,就像在梦里一样……
“起床了,姐姐!”呃啊,现在才几点嘛!就不能让我多睡一会儿!要说回家让我唯一不喜欢的一件事,莫过于小妹妹叫我起床,那简直就是灾难。她会在你睡得最熟最香的时候忽然掀开被子,给你一个“大惊喜”。我极不情愿地转过头,也不知昨晚到底熬到了几点,我感觉自己困得眼皮都睁不开了。银光看了我的脸,她似乎也很吃惊,不由得倒吸一口气。
“姐姐,你,你这是……”刚费力地睁开眼,小妹妹就把一面镜子放到了我的面前。看着自己发黑的眼眶,我知道为什么了——一定是昨天熬得太晚了……
“快起来啦,我亲爱的姐姐!”小独角兽不耐烦地一边拽着我的蹄子一边说,“别忘了再过两天就要正式演出了!”这我怎么会忘呢?可是小妹妹现在这样,她怎么能弹好嘛……与其看她在钢琴旁发脾气,还不如让我多睡一会儿呢。
“你不是要自己练习嘛,”我含糊不清地问她,“为什么不去自己摸索呢?”冥冥中觉得,不管银光多大,哪怕我们都已经是风烛残年,她在我心中,也永远会是那个活泼可爱的妹妹。银光似乎没办法了,最后她干脆爬到我的背上来撒娇,“姐姐~再帮我一次嘛~一次,就一次,好不好?”我不记得她以前有没有这么问过我,不过要不是为了演出……
“好,”我说,一边说一边用魔法压住琴盖,不让银光打开,“不要着急弹奏。如果你已经对乐谱有了些许记忆,就不要去着急演奏。”我打算拿这首曲子举例,“就比如说这首曲子,首先要酝酿好演奏时所需的情感。你就闭上眼睛,想象眼前是一片夜空下的田野,星星们眨着眼睛,点亮了整片天空。你坐在钢琴旁,徐徐的夜风吹拂你的鬃毛,让你感到舒适,愉快……”这感觉像是在心理暗示。你把这首曲子大致的思想感情告诉银光,然后将她从中得到的体会和感受在琴键上表现出来。小妹妹仍然闭着眼睛,似乎她就打算这么弹下去。我看到她的蹄子还没有落到琴键上,似乎小独角兽还是有点紧张。我转过身,悄悄上到二层。忽然,一阵悦耳的声音从耳畔传来。她成功了。
“和前两次比,你觉得这弹得次怎么样呢?”小妹妹刚睁开眼,我便出现在她的眼前。银光长舒了一口气,微笑着对我说,“容易多了。看来还以后演奏曲子之前,都要体会到创作者的情感呢。”我也笑了。那当然,这样才能把音乐的感染力发挥到极致嘛。之前在礼堂听爸爸妈妈和乐团的演奏时就是这样。我总是会一遍又一遍地问他们创作的灵感和要表达的内涵。所以每一段不同的旋律,或欢快,或舒缓,或沉郁,或忧伤,我一下就能听出来——也可能是我太敏感了吧……不过在我的眼中,体味乐曲中的情感,是成为一个音乐家的必修课。

“准备好了吗?”我站在台下略带担心地看着小妹妹。“你确定你已经练好了吗?”我并不像暮暮那样心思缜密,但是我担心小妹妹会弹错音。对于钢琴家来说,只能将错就错。虽然我告诉她用心去感受这首音乐,但乐谱她好像没怎么背。
“嗯,准备好了!”银光自信地对我说。她从幕后走到台前,向观众们鞠躬。小独角兽走到钢琴旁,坐下,抬起前蹄。我害怕地甚至不敢去看,生怕自己的一个小动作都有可能让她失误。但是从为数不多能看到脸的侧影来说,她做得似乎很不错。台下静悄悄的,观众们都沉浸在精美绝伦的舞蹈和动听的乐声中,仿佛他们,也已经是这演出的一部分。这时月亮早已悄然挂上天幕,星星好像早就知道有演出一样,它们跟着舒缓的节奏,一闪一闪地为银光伴奏。小妹妹陶醉在流水般的琴音中,她闭着眼睛,仿佛自己就是那夜幕,自己,就是夜晚的主宰者……
“真是一场无与伦比的演出!”演出结束后,公爵先生当着银光的面称赞道,“仿佛你已经完全融入了曲目中,正如露娜公主经历的那样。这首《月神颂》所要表达的,正是这样的一种意境……”原来这首曲子叫《月神颂》啊。为什么之前小妹妹没告诉我呢?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银光听罢,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脸上露出了一个略带羞涩的笑容。我开始相信,公爵先生的预言是正确的。我也同样相信,小妹妹有一天,会成为像爸爸妈妈那样,甚至比他们更优秀的音乐家,被小马们永远铭记~
我走出幕布,把目光转向了正在退场的观众们。然后我居然看到了一匹靛蓝色的有翅膀的小马——那是露娜公主吗?我本想再看得更清楚点,但那匹小马一转眼就消失了,实在是奇怪。如果那真的是露娜公主,我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感谢她~
第7年,9月8日,星期一
不知是从哪一天起,我睡觉时总会梦到一匹小马,她有一头漂亮的天蓝色鬃毛,如水般荡漾的眸子,眼中微微带着些许愁怨,但是含情脉脉;她通体洁白,仿佛落入凡尘的天使,在璀璨的星夜下,独守一份高傲与清丽。好多次,我做的都是这样的梦。只是为什么,那独角兽那么像我……
我终于打算改变这一切了。在经历又一次失眠后,我动起了研究的念头。不必多说,我知道应该找哪匹小马。此时她正坐在城堡的书架旁,为自己的读书时间寻找乐趣——比如说找一本自己喜欢的小说,而不是像我一样,天天捧着一大厚本的魔法理论研究个不停——我只是比较喜欢而已,而且魔力理论和施用魔法还不一样,没什么无聊的。
“你是说……要我连接那台脑电波测量仪到你的头上吗?”暮暮狐疑地看着我,她才不相信只有向她这种“老学究”小马才会做的实验,我居然要主动尝试。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改变想法的。差不多从上周开始,这样的梦几乎隔一天就会出现一次,虽然很美,可是我完全睡不着——闭上眼,眼前尽是看到的那些景象。再这样下去,我的眼底就要比木炭还黑了……
“哈欠——就像我跟你说的那样,”我又把一杯茶倒进喉咙里,什么贵族礼仪,什么优雅得体,在极度的疲倦和愈发不起作用的咖啡因面前,都毫无意义,“哈欠——想你之前给萍琪测她的超感能力时那样,测一测我这个梦……”差不多刚说完这句话,我的眼皮便不堪重负,重重地砸在眼底上。
不争气地,我又一次来到那个梦境中。那匹小马依然在田野上,面对星空,背对着我,在草丛是翩翩起舞。她的角上亮着天蓝色的光,在夜空下好像会发光的丝带一样,伴随着她的舞蹈,在自己的周身旋转、摆动,轻盈而不失优雅。她偶尔地与我的眼神相遇,那含情脉脉的双眼令我都脸颊发烫,更何况是其他小马呢?待一支舞跳完,我的身后居然响起了鼓蹄声。我回头望去,不远处就坐着露娜公主——她将近两个月前还在我的梦里出现过呢。那这一次,她又为何出现在这里呢?公主说,她是夜晚的守护者,可是她为什么想要这片和平安详的土地呢?
“公主,您这是——”
“我是夜晚的守护者,你不记得了?”靛蓝色天角兽略带调皮地说,“万籁俱寂的夜晚,小马们都沉浸在各自的睡梦中,只有我仍然在梦里徘徊。为了让工作有趣些,我有时也会参与到小马们的梦中,和他们一同共度美好时光。”她微笑着看着我,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那,您知道这匹正在舞蹈的小马是谁吗?”良久,我才提出这个问题。总觉得这梦有点蹊跷,却又不清楚为何会做这样的梦。难道是我熬夜太多,产生了幻觉?不,不会的。即使是一个侧影,我也忘不了那模样:天蓝色的飘逸鬃毛,如水的眸子,绰约的风姿,正是——
“或许你不愿相信,”露娜公主无奈地说,“但,这就是你自己——你心中的另一个自己。”她说对了,我确实不相信。忽然,那个身影转过来,轻轻地走向我。随着她一点点向我靠近,一些没有看清的细节也逐渐显露出来:我一直以为她是一边笑着一边舞蹈,可当她走近时,眼眶旁却有些许眼泪残留;她的脸蛋看上去好像是饱满的,但走近才发现,那张脸是这般憔悴。她缓缓地走向我,在我看清她的相貌之前还心存幻想,可看清这一切后,我却被她吓得不寒而栗。
“你……也这般害怕我吗?”她说话了。对面的我说话了!我恐惧地躲到露娜公主的身后,希望她能用魔法处理掉这个梦魇(我是这样想的),但她并没有点亮自己的角。“公主,您——”
“抱歉,银星。但这不是你的梦魇。她只是你心中的另一面。”露娜公主无奈地摇了摇头,“很多小马都不知道,他们的心中还有另一个自己。”我被靛蓝色天角兽的话触动了,又看了看对面的“自己”——根本称不上是自己的另一面。她那满脸忧愁的表情和带着泪花的眼角让我十分难过。如果是一匹在大街上乞讨的小马,我一定会倾力相助,甚至给他一个拥抱。但是面前这匹小马……
“如果你想要让她消失,”公主提醒我,“那最好敞开心扉,接受你那些被隐藏的缺点。”露娜公主很忙 她每天晚上都要在无数梦境中穿梭。她为我留下一句话,然后不辞而别。但在她的帮助下,我知道要怎样才能让另一个自己展露笑颜了——我可不想让自己的一半性格消失。
我走向仍然哭哭啼啼的银星,轻轻用蹄子摸了摸她的鬃毛。说起来,自己摸自己的鬃毛感觉真的很奇怪,可能最大的不同,就是蹄子的触感吧。每次我抚摸小蝶长长的粉色鬃毛,我就能感觉到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这是我的幻觉呢?我不相信。而在抚摸另一个我时,我也有那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或许这就是通感吧……
“好了,好了,不要再哭了,”我好像一匹贵族小马雇来的仆人,正在努力哄着伤心的小马驹,“你也是我的一部分,怎么能这样垂头丧气呢?”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继续哭起来,甚至哭声比之前的还要大。我索性放弃了让她不再哭的想法,倒不如等她停下,我再把想告诉她的话都说出来。最开始银星是不住地流泪,后来慢慢变成了不断的抽噎,最后终于是停了下来。
我想过,如果直接告诉她不要再哭,她一定不会接受的。倒不如我想办法引诱她自然而然地想到这一步,总比费劲心力强制她灌输要好。“今晚的星空很美呢,”我转过身去,面对着星光点点的夜幕,“这样的景象只有在晴朗的夏夜才能看到呢。”可惜,她并没有理会我。难道是我的计划出了什么问题?也许她只是不愿和我过多交谈而已——这说明我们还没有达到朋友那种程度。
“或许吧,”就在我想要放弃的时候,她忽然开口了,“可星空的美好从来都只属于你,不属于我。”她惆怅地叹了口气 继续说道,“你之所以喜欢星空,不过是因为它美丽而神秘,潜藏着无数未知的秘密。而在你的心中,这些正是你渴望去探寻的。我呢?我不过是独自一马在这里起舞,夜夜如此,只为了忘却今日的苦闷……”她示意我在她的额头处施法,这样我就能看到,她究竟因何伤心苦闷。
一睁开眼,我就吃了一惊。如果没记错的话,这种魔法应该能让我看到她的内心世界。可是这世界仿佛黑白的老照片一样,在我的四周,身后,面前,左侧,右侧,像卷轴一样的“屏幕”上按照时间顺序排列。我选了一个场景,然而这些,这些……这些记忆都是我伤心的、不愿再记起的往事。可是为什么,她的脑海里尽是这些负面的情感……
“为什么……”等我重新睁开眼,我忍不住问这个自己,“为什么你的记忆中,全部是些负面的情感?”她惆怅地看了我一眼,幽幽地说,“为什么不呢?你和我,我们共享这个身体不是吗?既然有阳光的一面,必然也会有阴暗的一面。而我,就是你所看到的阴暗面。”我恍然大悟,可我还想知道,为什么,我心中的阴暗面会在这样的月色中,孤独地起舞……
“那不重要,”她说,“只是,你愿意接受自己的阴暗面吗?”嗯……像露娜公主那样?或许这有点难,不过我会试试的。每匹小马都因为不完美而追求完美,更何况,这世间本就没有完美的小马。或许我还会看到那些不愿留住的记忆,但我已经准备好了。
我向她点头致意。她点亮自己的角,脸上落下了泪珠。“我还有最后一个请求,”她动情地说,“如果我消失了,请你一定不要,忘记我……”话音刚落,她便泣不成声。不,不会的。你会一直留着我心中。那里有另一个我陪伴你,你不必再孤身一马地在田野上排遣自己的苦闷了……
她来了,终究是要来的。她走入我的那一瞬间,我全身能感觉到她携带的痛苦:包括小时候被其他小马的欺凌,因为犯错或是没有把事情做好的烦闷和歉意,通通融合在一起,一齐在我的心中激荡。刚刚进入时,我就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仿佛就要被压扁一样。但是马上,这种感觉又消散了——我成功地将痛苦的我与现在的我融合在了一起。
醒来时,我隐隐感觉自己的心变沉了,但是心情也更愉悦了。或许不只是我,每匹小马都会有自己的另一面。我摸着自己的胸口,心跳声好像比刚才低沉了一点。我想哭,却又哭不出来——住在我心中的你,和她一定会相处得很好吧?也许下一次,你们就可以在原野上一同起舞了……
“银星!”暮暮见我下来,脸上忽然露出了担忧的神情,“你不舒服吗?都睡了一整天了!”直到这时我才想起去看一眼窗外,星星已经挂满了天幕,周围的灯光也都熄灭了,似乎已经是午夜时分。看着窗外的寂静,我倒是有种轻松的感觉,因而微笑起来,但暮暮还是不放心我,也许她觉得我这一觉睡出了什么病吧。
“银星,你……真的没事?”紫色天角兽又不放心地问了一遍,而我只是摆摆蹄子。
“没事,”我笑道,“只是一个长长的梦。”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ShiningStar018  独角兽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