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ShiningStar018
  独角兽

【长篇小说】《银星笔记》(又名《银星之旅》)

第四十三章 那些旧时光

本作评价
11()
()1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四十三章  那些旧时光
第7年,3月12日,星期三
“谢谢您的邀请,塞拉斯蒂娅公主,”我飘着茶杯,满脸歉意地看着老师说,“可是,直接在您的寝室喝茶,未免有些——”公主突然用蹄子按住我的嘴,示意我不要再说下去。记得公主曾经被偷拍过一次,或许她也是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吧。
“不,这没什么,银星。”公主微笑着看着我,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这里只有你,和我,没有卫兵,没有露娜(难道公主怕被妹妹偷窥?),我们可以谈天说地,若是累了,还有床铺休息,”她一边说一边用翅膀拍了拍柔软的大床,“所以,何乐而不为呢?”这样细腻的关照,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不提,比我见过的最忠诚的管家——伊索管家还要周到。虽然他老,但是行有分寸,还有威望,是爷爷特意让他来当管家的。“蛋糕?”老师忽然问我。我被问得有些害羞,轻轻摇了摇头。公主把一块蛋糕的一半慢慢送入口中,丝滑的奶油在她的口中渐渐融化,又被一股清冽的茶香迅速冲散。我一边感叹老师的贴心,一边又十分想知道,老师今天请我,究竟有什么事。“老师,您今天找我——”
“在你的心目中,你的朋友们都是怎样的小马呢?”老师将一只翅膀覆在我的背上,轻声轻语问道,“我想她们也一定有许多地方感染了你吧。”当然了,老师。和她们在一起之前,我还是一匹胆小孤僻的小马。而现在……在某些时候,我似乎处理得比以前好了很多。
“暮暮啊,她像一个见广多闻的学者,又像是一个固执的老学究。明明犯下了错误,却不愿去接受或是承担,而是想去寻找补救的方法。尽管如此,我仍然觉得她是一匹优秀的小马,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听完答案的第一部分,公主笑而不语。
“萍琪啊,她一直是匹热爱派对的小马。每天精力十足,似乎有用不完的活力!她还是匹热心的小马,有什么需要她的地方,她总会帮忙。”公主仍然笑而不语。
“阿杰……她是匹很热情,很真诚的小马。你从来看不到她作假的时候。我一直相信,诚实不是空谈,而是要用行动去做的。”我啜了一口茶,很甜,还加了牛奶。可能是太久没接受老师的接待了,我都不记得公主喜欢和什么样的茶了。至少……这奶茶就不错。
“还有呢?”公主好像在故意引导我一样。她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然后用略带调皮的眼神看着我。“我相信,你从她们身上得到的,不只是这些吧。”老师就是老师,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只是……有些想法,用话语是表达不出来的。
“瑞瑞呢,她是一匹喜欢时尚和精致的小马。你看不到她在制作衣服时的严苛与精细,让每件礼服,都像是艺术品那样,穿在顾客的身上,带给他们最大的愉悦感。”
“云宝呢,她喜欢争强好胜,有时候也爱恶作剧。有时喜欢炫耀自己,有时候又需要我们帮忙。即便如此,甚至有时候她不能理解我的胆怯,不过我仍然把她当作好朋友。因为友谊是相互的。你对对方好,对方也会投桃报李。”
“小蝶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我们有着相似的性格和志趣,也接受彼此的兴趣爱好。我想,她可能是与我最亲近的朋友了。”说完这些,我的脸上多了些羞涩。公主的脸上依然是和蔼的笑容,只是我,我……我越来越不想把心中的想法表现出来。
“你怎么了,银星?”看着我愁眉苦脸的样子,公主关心道,“似乎你有心事。”既然老师已经看到,我也不必隐瞒了。“我……我感觉自己和朋友们在一起时,有些……有些自卑……”后面的字,我的声音越来越小。我不知道公主会怎样安慰我,也许我并不想接受那样的答案。
“为什么呢?”公主继续问。
“因为,暮暮身边总有朋友相伴。而我虽然也和她们是朋友,甚至我来得还要比暮暮早一些,还被谐律精华选中,可是……我觉得自己在她们身边,有时候就像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一样……”说到这里,我终于止不住泪水,失态地在老师面前呜咽起来。公主没有说话,她只是展开双翼,轻轻用它们护住我,让我尽情排遣心中的苦闷。是啊,自从和她们一起知道属于我的谐律精华,它就像消失了一样,许多大事件,比如邪茧入侵,提雷克越狱,甚至包括对付黑晶王,在帮助朋友这方面,我却是什么都没有做……
“你不必自责,银星,”公主张开翅膀,粉色的眸子里透着无限的希望,“我想你知道,我擅长以不同的方式教导不同的小马,是吧?”我轻轻点点头,我以前问过皇家图书馆里的老管理员,她说老师是匹授教有方的小马。
“所以,你为什么要为此纠结呢?”公主又啜了一口,“你和暮暮有很多的不同点,我没必要,也不需要把对待暮暮的方式强加于你。每匹小马都有一条属于自己的成长的路,这条路是无法复制的。而我这么做,只是希望能让你明白,要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我低头啜饮一口,沉默不语。但老师却用翅膀的尖端轻轻挑起我的头,又温柔地说:“你的进步我都看在眼里。我们的每一次见面,你都能让我看到不同的东西。通过学习友谊的心得,将所学的东西以自己的方式传授给其他小马,那就已经是很高的境界了。”我出神地听着这些,仿佛遇见了未来的自己——虽然我也不知道她会是什么样子的……
“你的朋友们不能永远与你一路同行。但是你所学到的那些,会帮助你缩短找到新朋友的时间。这样你的生命中就会永远有小马与你结伴同行。”老师轻轻用鼻尖蹭了蹭我的鬃毛,满怀期待地看着我。暮暮都已经出师了,我又为什么不可以?与其去嫉妒其他小马所拥有的,倒不如努力珍惜自己眼前的。因为很多小马都是在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
从皇宫出来已经是黄昏。虽然已是春天,不过微冷的风还是让我不禁打了个寒战。我回望不远处那高高的尖塔,期待着下一次与老师相会的情形。就连我自己都觉得,我正在一点点地改变。或许只有时间能告诉我答案吧。
第7年,5月9日,星期五
“银星!暮暮!快来帮帮我!”阳光正明媚的时候,阿杰突然出现在城堡门口,急促地用蹄子敲着门,“快和我一起到苹果园看看,史密夫婆婆好像有点不认识我们了!”怎么会呢?我首先想。婆婆的记忆力可是相当好的。当时她在小苹花的学校里那番演讲让每匹小马都对这位小马镇兴起的见证者肃然起敬。除去这些,婆婆待我和我的朋友们都非常好,有时还会专门邀请我(所以我想阿杰肯定没帮腔)。前几天我还向她讨教怎样把苹果酥做得更香脆,今天怎么就……
“发生什么事了,阿杰?”暮暮从楼上冲下来,一边问一边打开大门,“你刚才说史密夫婆婆——”阿杰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紧张,她的额头一直在冒汗珠。
“史密夫婆婆忽然不记得我们了,”陆马说,“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早上一醒来就坐在农场门口,还不停地自言自语着什么。大麦和小苹花一直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婆婆却像看不见我们似的,还不时说到我的爸爸妈妈。”是失忆吗?按理说失忆都是头部受过重击才会有的现象,。虽然婆婆很老了,可是她不仅记忆力很好,而且声音洪亮,腿脚也还不错。那又是为什么……
“银星,快跟上!”直到听到这句话,我才意识到暮暮和阿杰已经走出很远了。冥冥中觉得,婆婆这次的问题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
苹果园的一棵老树下,小苹花和大麦正围着婆婆,满脸疑惑地看着她抚摸那棵树,好像自己的亲生骨肉一样,“乖孩子,你一定是累坏了吧!瞧瞧你,脸蛋都粗糙了这么多……”他们两个茫然地对视了一眼,却毫无办法。“求求你了,银星!”小苹花楚楚可怜的样子我一定不会忘记,“救救婆婆吧!我们兄妹三个的依靠就只有婆婆了,你一定要——”没等她说完,雌驹就已经开始呜咽起来。我看了一眼暮暮,紫色天角兽却也叹了口气。“我很想帮你,银星,”她也无奈地说道,“可是我并不会医术。再加上我的魔法根本没有探测的能力。我在书上看到说,你的幻术魔法不仅能创造领域,还可以透过内心,进入对方心中最隐秘的领域,找到病因。”如果暮暮都这么说,那想必也只有我能做到了。
我请小苹花和大麦按住婆婆,点亮自己的角,然后在她的额头释放魔力。我看到云雾被一层层地拨开,看到蓝天,看到绿草,还看到了苍翠的苹果树,以及一群在树下玩耍的小马。等等……小马?难道说,我已经是在婆婆的记忆中了?
“孩子们!回家吃饭了!”一个响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我以为自己已经被婆婆看见了,正要蹄足无措地躲藏,却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史密夫婆婆:那是一匹以苹果派为可爱标志的陆马,和现在的年轻小马相比可能会稍微老些,但是那声音绝不会错。她把鬃毛打理成一条大辫子,头上还带着草帽,好像是刚刚忙完回来。再一转过头,看见一红一黄两匹小马,他们应该是小时候的大麦和阿杰。阿杰脸上的雀斑直到现在还有。
“婆婆!婆婆!”两匹小马一前一后、踉踉跄跄地朝婆婆跑来。他们穿过我(其实他们是看不见我的),直奔婆婆而去。婆婆用左蹄爱抚着阿杰,右蹄爱抚大麦,看着他们天真的笑脸,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快回家吧,爸爸妈妈还等着你们呢!”三匹小马一边说笑着,一边朝着农场的方向走去。我以为能在记忆中看到阿杰的爸爸妈妈,可是他们根本没出现。而从婆婆对待那棵树的动作来看,她分明是在和阿杰的爸爸——自己的孩子说话。
我熄灭了角上的光,让小苹花和大麦松开婆婆。她不满地推开小苹花,又转向另一棵树,自言自语道:“你饿了吗?饿了就给你做点吃的。”她好像把面前的树皮当成了厨房的柜台,婆婆用蹄子不断地敲着树干,那动作活像是在搅打鸡蛋——或者说就是。
“银星,婆婆她还有救吗?”小苹花面露愁容地看着我,垂下耳朵说,“从小我连爸爸妈妈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而婆婆……她就是我……最亲密的小马了……”说着说着,她忽然就抽泣起来。小马驹的哭泣往往是动情的,他们真的是因为情感的爆发而哭。我只是觉得婆婆沉迷于自己的回忆世界中,却想不到回去的办法。
“婆婆很好,”我不愿隐瞒真相,可我又不忍心说出婆婆的境况,“她似乎正沉浸在对过去的回忆中,想着阿杰和大麦小时候的模样……”如果我老了,或许我也会那样。奶奶就喜欢搂着小小的我,指着一张张照片,或是把照片飘起来,温柔地给我讲每一张照片后的故事。但是史密夫婆婆的表现……似乎不像是思念过去的样子啊,她都把树当成自己的孩子了。
“或许婆婆只是惦念起以前的事情,多休息一下就好了。”暮暮提议道,“我们一起送史密夫婆婆去休息吧。”话虽如此,可婆婆又走远了,好像我们在她的眼中,就像空气一样。我能体会到阿杰内心的伤感,虽然不是由奶奶抚育长大的,但谁又愿意,看着自己的至亲在病痛的折磨下离开呢?婆婆或许也是因为牵挂那段记忆吧——我看不到的记忆。
“可是,婆婆去哪儿了?”一眨眼的功夫,婆婆又不见了踪影。正在我们焦急的时候,大麦指了指附近的一棵树,示意我们安静——那里,婆婆正对着一颗长得高大的苹果树说话。“孩子啊,告诉妈妈这是什么地方,好吗?这旁边都是妈妈不认识的小马,妈妈好担心你……”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让阿杰三个泪流满面。我想阿杰的父母一定遭遇了什么,阿杰从来不肯与我们谈这些。我能看到,阿杰不忍心把心碎的往事告诉我们。
在她们的感染下,我的眼眶也微微湿润了。我想到自己的家,爸爸妈妈,还有小妹妹银光。我一直在小马镇学习,和朋友们,和暮暮一起,让我忘却了对家的思念。只是寂静的夜晚,我时常又会勾起这段心绪。没有爸妈,没有妹妹陪在身边,总觉得心里少了点什么……
我回头去看暮暮,她也难过地低下了头。阿杰走上前,想要轻轻抱住婆婆,却被婆婆一把推开:“你要干什么!”她严厉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离我的孩子远点儿,听到没有!”阿杰忽然愣住了,然后眼泪又夺眶而出,“婆婆,我是阿杰啊!您……您真的不记得我了吗?”史密夫婆婆瞪了橙色陆马一眼,又摸了摸她的脸颊:“走开,骗子!”婆婆怒斥道,“我家的小阿杰才没这么大,假扮也要扮得像一些啊!”她恼怒地转过身,又面对刚才那棵树,自言自语道:“没事,孩子。妈妈虽然老了,可是保护小阿杰还是绰绰有余的!”说完又正对着我们,眼中满是愤怒。如果真是像暮暮说的那样,婆婆只是想怀念过去的事情,那她对阿杰的态度为什么这么冷淡?此外,婆婆的母性似乎被激发了出来,她无时无刻不想保护自己的“孩子”——那颗苹果树(虽然我知道是阿杰的爸爸)。农家小马坐在一旁呜咽着,她眼前的婆婆似乎已经不是她记忆中的婆婆了——或者说,是她有记忆开始一直以来印象中的婆婆。
“我觉得应该带婆婆去看医生,”刚才这个想法一直就在我的嘴边,只是我不想说出来,“医生知道婆婆这些表现会是什么疾病的症状。”与其在这里毫无根据地猜测,还不如让医生来检查一下,让我们了解一下这种病。
“去看医生?不,不行!”暮暮的反应忽然激烈起来,“一定不是……一定不是病!肯定有办法找到原因的!”她的右眼皮不断地跳着,似乎是有点……偏执过度了,一旁的阿杰也为她担心起来。“也许真的不是病呢,”她站在了暮暮这边,我能理解,“要不……再让暮暮想想办法?”我轻轻叹口气,点头同意了。

“据说,让失忆的小马重新认识自己,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用曾经的生活环境来刺激,从而找回自己的记忆。”第二天,暮暮飘着厚厚的一本书,和我再次来到苹果农场。史密夫婆婆正在农场的谷仓旁打瞌睡,阿杰的眼睛下面多了厚厚的一层黑眼圈,也不知道她是用什么方法把婆婆哄睡着的。
“哦,嗨,银星!你们来了啊,”阿杰的倦意都挂在脸上,她一边打哈欠一边对我说,“哈欠——你,你们不知道让婆婆睡熟是一件多难的事。我和大麦——哈欠——追了她一个晚上,才把她哄睡着……”话音刚落,橙色陆马就躺在地上睡着了,她的呼噜声越来越大。我和暮暮苦笑着对视一眼,还是等婆婆醒来再说吧。
当太阳挂在天空的最高处时,婆婆的呼噜声终于停下了。她步履蹒跚地又要去找苹果树(就像妈妈去找失踪的小马驹那样),但我率先拦住了她。“你是谁?为什么不让我去看自己的孩子?”问题一出,我立刻就怔住了。婆婆的病症似乎加重了些许,但好在不像昨天那么过激了。这似乎是好事,也是坏事。
阿杰见婆婆醒来,连忙回屋把婆婆的旧相册拿了过来。“婆婆你看,”在我的漂浮术作用下,阿杰一边为婆婆介绍,一边用蹄子指着那些她和婆婆共度的经历。“这是我们一家上次和萍琪一起去远行时拍的照片,您不记得了吗?”婆婆木讷地抬头看了一眼,然后面露不悦地说:“你们是什么时候把我带走的?我的孩子呢?”这个问题让阿杰一时语塞,我示意她翻出自己小时候的照片,以免被婆婆怀疑——她的猜忌可是让我们吃了不少苦头。
“那,这个您认识吗?”橙色陆马翻出一张自己小时候的照片,看上去她好像在偷吃什么东西,“这是小时候的我,您还记得吗?”起初,婆婆还十分留意照片上的每一个细节,似乎小阿杰的形象已经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中。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又开始怀疑起我们。“我的阿杰现在在哪儿?是不是你们这些无良的小马,把她给拐卖了?!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我感觉大脑传来一阵眩晕感,这可不是我预想的结果。很明显,如果我们继续和婆婆纠缠下去,她怕是要把我们通通轰出苹果园。三思而后行,我放弃了。我需要和暮暮好好谈一谈。

“不会的!婆婆肯定只是受了什么刺激,过一阵就好了!”暮暮继续辩解道,“况且,她不是想自己的孩子了吗?那肯定就是思念过度啊!”她的理由给得还是那么自然,流畅,可是我和阿杰都清楚,事情根本不像她想的那样。
“也许你应该考虑一下我的感受,”这是我第一次和暮暮理直气壮地对峙。虽然说我们在讨论问题时也会有一些小争论,但那些都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有时候我们还会互相认同一部分的观点。而这一次,我则是站在了暮暮的对面。“事情根本不像你想的那样。婆婆好像失忆了,她根本不认识现在的阿杰,也不清楚自己问什么在这里。她想要的,只有已经不知何处的孩子(阿杰的父亲)还有小时候的阿杰!难道你觉得,这个也是思念过度?!”我承认暮暮是学识渊博的,但她不可能每一方面都有所涉猎。也许她应该听我们一言。
“我,我……我不知道……”暮暮的自信心似乎被我说没了,她垂下耳朵,默默地点了点头。是时候从最专业的角度,给婆婆的病情(应该是)下一个最后的定论了。

“老年痴呆症?!”我和阿杰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阿杰更是焦急地对医生说,“不!不会的!婆婆她才没有事!她只是记忆力不太好了,对吧?您说话啊!”阿杰苦苦哀求着医生,她一直是匹坚强的小马,我还没见过她这么脆弱的时候。确实,我还没亲身经历过永诀,或者是类似的事情(葬礼不算)。看着阿杰不断地祈求,我感觉自己的心也开始难受起来。
“我很抱歉,阿杰小姐,”医生的声音很平静,“但恐怕,你的婆婆不会再记得现在的事情了。她的记忆停留在了你还小的时候……”这样的消息如同晴天霹雳,肯定会给阿杰的生活带来不小的影响,更不要说小苹花和大麦了。于是我和阿杰商议,不告诉他们真相。
只是可惜,有些事情是想隐瞒也隐瞒不了的。从医院出来,小苹花一眼就看到了我们略显憔悴的神情。“银星,不用掩饰了,”小苹花很痛苦,却又乐观地对我说,“告诉我们事实就好,我想我可以接受。”说话的时候她一直低着头,没有去看我的脸。
听她这么一说,我忽然鼻子一酸。“婆婆她……患上了老年痴呆症……”我踏着沉重的脚步,一点点走向小苹花,将她搂在怀中,呜咽着,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下我们两个一样,“她……恐怕永远……永远都……不会记得你了……”每一个字,每一小段话,每说出口一次,我就感觉自己的心碎了一次。这和婆婆已经永远离开小苹花无异。我一直觉得像她这么大的小马,不应该承受这么痛苦的事情。但是有了可爱标志之后,她似乎坚强了很多。
“谢谢你,银星。”我听到她对我耳语。只是我仍然在哭,并没有太在意。
作为答谢,晚上阿杰邀请我留下吃饭。看着阿杰做的香喷喷的烤饼,往常心情愉悦的我今天却突然没了胃口。虽说这是件沉痛的事情,还不至于让我胃口全无。让我难过的,是苹果家接下来的生活。这两天婆婆已经让我们身心俱疲,或许阿杰应该想个办法不让史密夫婆婆乱走;小苹花正在成长期,她本应该像银光那样,过着快乐的生活,而不是像一匹成年小马那样每天像上紧发条的玩具一样转个不停;大麦呢,我也只能祝福他了……
“很抱歉,阿杰。我没能找到治疗婆婆的办法……”夕阳下,我垂着耳朵,难过地看着橙色陆马,“我没想到……”夕阳映照在她的脸上,留下一道金色的痕迹。
“你已经尽力了,银星,”阿杰摆摆蹄子说,“这样的结果不是你我能够改变的。虽然不情愿,可生活还要继续。我会想办法安排好婆婆的,谢谢你了。”阿杰的话给我一种难以名状的感受。或许是出于无奈,也可能是出于思念,她不会放弃的。或许只要婆婆还在,她就永远不放弃唤醒她的希望。然后像很久以前那样,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餐毕,我辞别阿杰回到家。暮暮看到我那张憔悴的脸,就知道我到底经历了什么。我忍不住想把这两天的见闻都告诉紫色天角兽,但仔细想想还是放弃了。
我衷心地祝愿婆婆能早日康复。或许吧,每匹小马到了老年的时候,有些疾病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患上的。此外,婆婆的遭遇还让我想起了我的奶奶。随着时间的流逝,过去的记忆已经不再那么清晰,但有些时候,那份深深的眷恋是不能够用言语表达的。也许不久之后,阿杰也同样能体会到吧?或许婆婆已经不记得现在的她,但是我有理由相信,在婆婆的内心深处,总有一个声音在呼唤她,那声音的主人,正是阿杰,大麦和小苹花……

thumb_up11
1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优秀马文一览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