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ShiningStar018
  独角兽

【长篇小说】《银星笔记》(又名《银星之旅》)

第四十二章 学院生活(2)

本作评价
11()
()1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四十二章  学院生活(2)
第6年,7月9日,星期二
亲爱的银星,
直到你不在家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开始想念你了。真是的,你要离开怎么都不告诉我们一声啊。害得我和斯派克好担心你的。我差点都想给塞拉斯蒂娅公主写信了。
喙灵顿的生活还好吗?有没有交些新朋友?我听说喙灵顿是个工业城市,但是那里的魔法学院可是全小马国前几名的,每年都有一大批小马到那里留学呢!
哦,对了,回来的时候,能不能跟我讲讲你在喙灵顿的经历啊?我也想知道留学的生活是怎样的,一定会很精彩吧。
你的朋友,
暮光闪闪
我收起暮暮寄过来的信,无奈地叹了口气。是的,现在是暑假时间,但是我并没有回小马镇或是中心城,而是继续留在这里。我的朋友们,琉璃是当地小马,雪晶是温蹄华名流,新月则来自马哈顿,可她们都没有回去。就连蓝晶也留在这里,他家在喙城。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想留在这里,就我自己而言,喙灵顿的生活条件和中心城有不小的差距,那么因为什么……
“虽然喙灵顿是个工业城市,”雪晶解释,“但它同样因旅游业出名,喙灵顿的郊区可是风景如画的好地方呢。”然后她用得意的眼神看着我,好像在说,“所以,你还想知道些什么呢?”我略略思索了一会儿,难道她们想利用暑假时间野餐?
“野餐?哦不,那只是我们喙灵顿暑假的一部分,”琉璃接道,“这里还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呢,你不和我们一起吗?”她的脸上露出了期待的神情。前两天我收到了暮暮的来信,她希望我能在暑假回来,和朋友们一起共度美好时光。不过……如果我选择和新朋友们一起,我想她也不会怪我的吧?既然她是友谊公主,她一定不会嫉妒我们之间融洽的关系——即使她曾经嫉妒过一次。“那……我也留下吧。”犹豫再三,我说出了最后的决定。
较之中心城,喙灵顿的物价和餐饮消费都很便宜,我和舍友们一起出去喝下午茶(一般下午两点是有课程的,但周六没有)的平均消费是三十金币,而这个数字只是中心城的四分之一。虽然喙灵顿是小马国比较大的城市,但这里常住的小马很少,大多是每年前来留学的学生,而这也让喙灵顿得到一个称号:留学之城。走在大街上,我经常能看到和自己年龄相仿的雄驹和雌驹,有时是异性间的约会,有时则是好友或是舍友之间的小聚会。我对此还不太习惯,虽然已经来喙灵顿半年,可是我仍然尽力去减少自己的开销——星光家族的其中一种美德就是节俭,如果你是贵族,除非是社交活动,平时不要穿华贵的服饰;如果你是普通的小马,如果有好一点的衣服和结实耐用但不好看的衣服,你要选择后者。我不清楚其他地方的小马的消费水平是怎样的,不过在舍友们眼中,我像匹来自偏远村庄的穷酸小马,只是说话不带浓重的口音而已。
“拜托,银星,你没有必要这样啊,”雪晶劝我,我们可能是地位最相似的小马,但她的观点和我相反,“我们都知道自己是来留学的。但是留学之外的事情呢?对我来说,留学就像一场需要长时间驻足的旅行,你会住在这个地方,慢慢喜欢上这里的风俗。所以,为什么要吝惜你的金币呢?像平时那样就好了。”或许在其他名流的眼中,中心城贵族的生活就应该是奢华的——这是事实,大多数贵族家庭都会这么做;但是,我没有告诉她们,我在中心城时和现在差不多一样。我并不喜欢花钱,那只是暂时的必需品。

因为喙灵顿便宜的物价,我们野餐的材料直接在当地的市场买就可以了。刚好,我们有琉璃当导游。她给我们选了一个价格合适而且种类多样的市场——喙灵顿中心市场。这里每天都会有数万次交易,都是关于食品和果蔬有关的交易。
为了提高效率,我们四个兵分两路,我和琉璃去买食材,雪晶和新月则购置其他的用品,比如野餐垫。凑巧我在小马镇经常负责做饭和买食材,所以这可能是最适合我的安排了。踏入中心市场,你不会看到有小马在吆喝,因为这里是喙灵顿——和等出租马车一样,这里是不允许大声喧哗的,每匹小马都尽量用最合适的音量和卖主沟通,然后一声不响地离开。
我是个三明治爱好者,自然要多买些面包。琉璃告诉我,当地的小马如果碰到外地小马,是不愿意讲价的,这里的收入有很大一部分来自旅游业(或者叫留学业……),尤其是暑假,纷至沓来的游客和留学生会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刚才我还飘着一袋金币准备亲自付款,听琉璃这么一说,我便把钱袋交给了棕褐色独角兽。
“老板,面包怎么卖?”像琉璃这样稍显外向的小马,随随便便就能吆喝一句,或者就像普通的当地小马一样,再操上一口当地的方言,就能和当地小马打得火热。像我这样的……怕是永远也不可能了。老板懒洋洋地看了我们一眼,然后指着一旁的一大条面包片说,“十个金币,你就能拿走一半。”我粗略估计了一下,好像不太划算。首先现在是暑假,也是留学生们的游玩旺季,要是野餐,在十片左右的面包可不够;其次,店主卖的是全麦面包,就算这种面包比普通面包贵,也绝不至于一个金币一片的程度。
“八个金币!一口价!”琉璃直接往桌子上拍了八个金币说,“就这些,要不要!”店主似乎有点不满(估计他还没见过这么刁横的“留学生”),他也不甘示弱,“我打八折!十六个金币一条面包!”好像有一天听琉璃说过,全麦面包在喙灵顿的平均价格是……十二个金币。如果中心城能有这样的物价,那一定是在做梦。
“十四个金币一条!”琉璃在声音控制范围内用最大声喊道。
“不行,十五个!”店主毫不退让。
“十二个!”
“十四个!”
“十一个!”
“十三个!”
“十七个成交,保你稳赚不赔!”琉璃好像失去了理智,她刚才好像把价格说错了。
“十个金币只少不多,欢迎下次光临!”所以,我们就用十个金币,买回了十二个金币的一条面包——有当地小马的帮助真的很不错呢,帮我省了不少金币。
除了面包,水果也是必要的,要保持营养均衡嘛。和小马镇不同,这里可不是苹果的地盘。正值暑期,西瓜无疑是卖的最好的水果。很幸运,我们找到了一个卖西瓜的店铺。看着店主把翠绿的西瓜一点点用刀切开,露出里面多汁的瓤。一提到西瓜,我就会想起中心城比较流行的一种饮品——西瓜冰。把榨好的西瓜汁,放入装满冰块的杯子,然后盖好盖子它绝对能带给你极致的冰爽体验。“老板,西瓜怎么卖?”棕褐色独角兽问道。
“二十个金币半个!”店主擦干净切西瓜的刀,看着我们说,“这已经是最低折扣了。”我担忧地看着琉璃,一方面我觉得这个价格还可以接受,西瓜这么大的水果还是值这些价钱的,另一方面……琉璃说过,不是所有的商家都会抬价。所以我觉得,应该相信他一次。没等琉璃开口,我便将她叫过来,嘱咐了几句。
“你觉得这个价格还可以接受?”她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可是我们这里的西瓜没有卖这么贵的。我吃过的西瓜,最多也才十七八个金币。”嗯,或许是消费观念不同吧。在中心城,食品的价格还是很便宜的,而日用品相对贵一些。
“我觉得还可以啊……”我有些委屈地说。我能理解她的好意,她希望远道而来的客人能享受最实惠的服务。可是,我总觉得有点过意不去。我只是好奇,每天这么压价,老板会不会已经无法忍受了。但是从老板的反应来看,好像还没到那种程度。
“十二个,不能再多了!”琉璃直接丢下一把金币,然后选了一半新切好的西瓜,直接用瞬移魔法将我带到了市场的入口。“琉璃,我们不应该——”没等开口,她直接用蹄子按住了我的嘴。“嘘。我知道。可这就是喙灵顿。小马们都渴望自己的利润能多一些。所以必要的时候,我们也要采取一点特殊手段。”我轻轻点了点头,但她仍然按着我的嘴。或许她是怕我和其他朋友提起这件事。
大概半小时后,雪晶和新月拎着一个野餐篮的东西来与我们汇合了。“银星,琉璃!你们一定想不到,我们这一篮子东西花了多少钱!”我困惑地看着银灰色鬃毛的独角兽,她脸上的笑容让我觉得十分奇怪。这一篮子东西,怎么说也要一二百金币吧……
“一百多个?”作为回应,雪晶非常随性地摇了摇头。
“四十个金币?”琉璃的答案让浅黄色鬃毛的独角兽眼前一亮,但她还是摇了摇头。
“准确地说是三十九个金币,”她的话中带着一点得意,“你们绝对想不到,这一大包东西加上附赠的野餐垫只有这么点钱。我可是特意吩咐新月,让她把价格压到最低的。就说这个篮子吧,它可是有八十个金币那么贵的。而我让新月把价压到了十个金币!意外吧?”我感觉下巴都快着地了。这,这实在是……
“不可思议,是吗?”新月说出了我正想说的。

水边,永远都是野餐的好地方,更何况还是一个大湖呢?这里是喙灵顿的弯月湖,据说在夏秋之际,会有天鹅来这里戏水呢~我以前在介绍旅游的书上见过,喙灵顿郊区最美的一景,非天鹅戏水莫属。弯月湖公园的草坪上,我正和朋友们一起准备野餐。水果,蔬菜,鲜草,花卉,做三明治的材料一应俱全。我飘起经过谙熟于心的技法做出的三明治,咬上一口,吹着夏日的暖风。周围的绿树在地上投下大片的树影,蜻蜓正在水面上轻轻地点着尾巴,不远处的草坪上还有双飞的蝴蝶。许多小马都聚在这里,或是谈天,或是赏玩,也有像我们一样来野餐的小马。虽说是中午,可我一点也不觉得热。或许是这里的美景,让我忘却了烦恼和忧愁吧?
只是这也让我回想起我的朋友们。当我初到小马镇,虽然处处碰壁,但她们接纳了我,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再加上谐律精华的事情,我慢慢开始确信,我们之间的友谊也会像暮暮那样深厚而持久。她们没给我写过信,或许是暮暮希望我能专心地像在小马镇那样结交朋友吧?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有些惭愧……
但是这时,我的魔法信箱连续收到了五封信,每封信的信封都不相同。估计是朋友们一马一封吧。第一封信爆出了一大堆彩纸屑,不用想,这一定是萍琪的信。
亲爱的银星,
我想你,我真的好想你。每天看到你路过糖块屋,或是来店里买蛋糕的时候,我都无比兴奋。不仅仅因为你擅长烹饪,或许也是因为只有你能给我一种欢欣鼓舞的感觉。
你为什么不回信呢?你突然离开后,我每天早上都要把邮箱来回开关上十几遍,就连梳理鬃毛的心情也没有了。你真的……真的不想我们吗?我发萍琪毒誓,这肯定不是真的。
不管怎样,我在信里藏了点东西,希望你喜欢~
你的朋友,
萍琪派
怎么会呢?我当然想给她们写信。尽管我很少参与冒险,但朋友们似乎把我也当成了一份子——或者说我本就是一份子,只是我的力量无处可用。塞拉斯蒂娅公主不时会开导我,告诉我谐律精华不是只有被需要时才会出现的,“无处可用并不意味着没有小马需要它,”老师一边解释,一边用蹄子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她长而飘逸的鬃毛围在我的身旁,给我一种置身仙境的错觉,“或许现在不会需要你的力量,但是如果有一天,当暮暮她们的力量无用的时候,那就是你最好的舞台。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只是你要学会隐忍,这样才不会因为其他的矿石被挖出而心浮气躁。”或许这次老师安排我来喙灵顿留学,也是想借机体会到这一点吧。
“是你的朋友们写来的信吗?”雪晶看到我忧伤的眼神,主动凑过来问道,“是不是她们想你了,所以才来信的呢?”话音未落,我便点了点头。过去的半年时间里,我确实会想念她们,晚上的时候甚至能梦到她们的相貌。一想到这些,刚刚还双眼轻闭的我就会猛地睁开眼睛,然后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都很难入眠……
雪晶只是笑了笑。“没关系的,银星。如果你有想说的话,就说出来吧。我们一定会认真倾听的。”浅黄色独角兽亲切的笑容仿佛一道拨开云雾的阳光,带着光和热,射入我的心房。“你看,”她让我看着琉璃和新月,然后又轻轻把头轻轻转回她的面前。“半年前我们都是刚刚才认识,可是现在呢?来到这里之前,我们都曾拥有属于自己的挚友。而在这里,我们都需要交上新朋友。我知道你想她们,我也一样。但是朋友们一定更想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你。”我放弃了继续沉浸在思念中的打算,于是又把另外四封信收回来。我来这里不仅是为了学习,也是为了锻炼自己——就像老师期待的那样。
我们一直在湖边玩到傍晚。夕阳落下,湖面被照得金光闪闪的。几道树影被阳光慵懒地映在地面上,催促着前来游玩的小马们离开。收起野餐的东西,准备启程回家。临走前,我还恋恋不舍地注视着湖面。恍惚间,我仿佛看到了六个身影,她们站在一起,似乎是在为我加油。
“我一定会努力的,朋友们,”我又拿出那些没看的信,“或许我不会给你们回信,但我一定要全力以赴,让你们对我的期待变为现实!”
“银星,快走了!”正陶醉在夕阳中,雪晶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哦,来了!”我飘着四个信封,一路小跑着去追前面的舍友,或者说是朋友们。

亲爱的银星,
嗯,自从我听说你去喙灵顿学习已经过去两个月了,在那边过得还好吗?我以为暮暮知道这件事,但是暮暮说她也不知道,直到看到你留下的那张字条。
你的离开对我来说,似乎有点太突兀了。我正想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一起去看风精灵——你不知道上次它们来的时候我有多高兴!那么小的身躯,却能依靠团队的力量,一同回到它们奇幻的家乡……
哦,对了,你不在家的时候,能不能让我抽空带着天使兔,拜访一下索雅呢?
你的朋友,
小蝶
第6年,12月25日,星期三
    暖心节到了,一年的学院生活也已经到了尾声。今天宿舍里好像被冰封了一样,每匹小马都一言不发地收拾着各自的东西。说真的 我一点也不想这样的生活就此结束——或许我们都是。过去的一年里,我们熟识了彼此,接纳了彼此 都认为对方会是与自己一直相伴的朋友。但是命运开了个玩笑,它让我们不得不回到各自的城市去,继续各自暂时终止的生活。今天之后,我会回到暮暮和朋友们身边,琉璃会在不久后继续回到这里进修;新月将回到马哈顿,继续她的学业;雪晶呢,她会回到温蹄华的音乐学院,继续追逐她的梦想——有朝一日在中心城的皇家舞台上表演。我很是不舍,但总要学会分别。今天之后,我们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了……
“我们走吧,”雪晶收拾好包裹,飘着琴盒说,“这最后一次聚餐,我请。”我们什么也没说,跟着她来到预订好的位子坐下。和从前一样选好饮品,我们便围着圆桌倾听这一周来遇到的趣事。不同的是,今天大家都沉默了,一言不发。“大家这都是怎么了?”我心想,但是我知道,大家谁也不愿先说出分别的话。据说每年的这个时候,从天而降的雪花,再加上分别的哀伤,让小马们觉得有种失去依靠的感觉。
“这是你们的饮料。”服务员用魔法将杯子一个个摆在桌上,放在我们的面前。我应了一声“谢谢”,可是没有一匹小马肯先喝。新月的脸看上去比平时凝重许多,琉璃收起了往日的笑容,雪晶则垂下耳朵,无精打采地看着我们。我知道,大家都不愿开口。可是,可是……必须有小马这么做,即便付出的代价甚至可能是失去友谊。最后,新月咳嗽了一声,对我们说:“今天之后,我们就将各奔东西,或许以后都不一定能再见面了。我想说,很感谢你们,这一年来为我提供的帮助和支持。未来的路,我会更加努力。”出乎意料地,银白色鬃毛的独角兽赢得了大家的鼓蹄声。平时她的故事最多也只有两匹小马鼓掌的……或许,她说出了我们的心声吧。
“我会想你们的……”多愁善感的雪晶哭了,眼泪从她白皙的脸颊上一颗颗滚下来。琉璃垂下耳朵,失落地看着她一年来认识的朋友们。她会和其他当地的小马一起,开始第二个学期的同时,也要和我们的美好回忆说再见了。作为送行的小马,她自然是希望我们留下的。
“又是一年的送别日了呢。”服务员为我们送上刚点的布丁时感叹道,“真是可怜了那些分别的小马们。”说话的时候,她注视着远处的菜单。经她这么一说,我们桌上的氛围,似乎又凄凉了些许。我注意到琉璃的眼角有了泪珠,她似乎真的心痛了。
“请问,您见过多少次这样的场面呢?”我忍不住问道。虽然是个很容易回答的问题,但这位服务员却深思了几秒钟。“嗯……大概有成百上千次了吧,”我早就知道这个答案会令我十分惊讶,可我真的没想到,居然有那么多次。“从我第一次与舍友们分别,一直到今天。”我看到她的微笑里透着一丝感伤,似乎也是在怀念那些不知何处的舍友们吧。“我虽然学的是魔法,但我对服务也情有独钟。再加上我的勤奋,没等毕业,老板就许诺我,这里永远都有我的位置。现在假期的时候,我也会来到这里,打工赚一点外快。”
“那,您是怎样渐渐适应这些分别的场景的呢?”相比刚才的内容,这才是我最好奇的。每天在这里忙碌,不可能不动情。她又是怎么调整过来的呢?
她莞尔一笑。“都是十八九岁的女孩,谁又不会动情呢!第一次分别,就在这家咖啡厅,我和我三个舍友哭得昏天黑地,后来还是邻桌的客人把我们送回去的;第二次,看着一对恋马分别,他们相拥了许久。虽然我还没有男朋友,但他们的分别真的让我觉得很难受。再后来,虽然是因为不同的原因,但大多都是分别。对于那些亲历的小马来说,体验这份痛苦是值得的,因为这或许就是你和挚友的最后一份回忆;而作为旁观者,还是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为好。慢慢地,我也就习惯了在一张张悲伤的面孔前保持自己的情感。”话虽如此,但我想亲历的时候,她的内心也一定很煎熬。
“慢慢你们就会习惯了,”她轻声安慰我们,“尽管会分别,却仍有再相见的机会。”或许,珍惜当下才是最好的选择。
行李虽然已经收拾好,但我们要第二天才能启程。今天刚好是暖心节,按照喙灵顿魔法学院的传统,在这天晚上,学生们要在礼堂里……跳最后一支交际舞。然后,留学的小马们会在第二天离开,而剩下的小马则开始他们的寒假。
我不想去参加舞会。首先,我没有舞会所需的服装;其次,我不想让蓝晶伤心。虽然我们仅仅认识了半年,他也确实给了我很大的自由和理解,但是,但是……好像做了一个长久的梦刚刚醒来,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我受宠若惊地看着舍友们,她们都在谈论着各自的男朋友。“星箭说他要送我一条项链当礼物!”棕褐色独角兽笑着说,“也许不算华贵,不过和我跳舞时他一定会魅力十足~”她的脸颊上泛起了红晕。
“这有什么啊,”雪晶调皮地甩了一下鬃毛,“我更希望,他能给我一个甜蜜的吻……”我甚至能想象出那个画面。雪晶在音乐的节奏下和她的男朋友一起转圈。转着转着,他们忽然停下,两匹小马的嘴唇慢慢贴到了一起……
“也许我的另一半会给我一个月牙头饰也说不定。”新月指了指自己的鬃毛,“我早就想让它出现在这里了。”我记着新月说过,她曾经在一家商店里看到过那样的头饰,不过当时她身无分文,于是就错过了。现在,正是最好的机会。
“那你呢,银星?”雪晶满心期待地看着我,“你和你的蓝晶发展得怎么样啊?你们会出席吗?”实话实说,我一点也不想去。我承认我和蓝晶现在的关系很好,可是……说到跳舞,我们都不擅长。而且……我可不想把这个只属于我们四个的小秘密公开。
“那可就太无聊了,”琉璃垂下耳朵对我说,“要知道喙灵顿现在是冬天,冬天可不是在外面赏星观月的时候。”雪晶和新月也点点头。好吧,不过我并没有那样的打算。我觉得,只要能和他平静的道别,就已经足够了。
舞会的时间越来越近,但我并没有参加的打算。趁着朋友们不注意,我偷偷系上围巾,只身一马穿过小树林,来到我和蓝晶相识的那个地方。因为是冬天,再加上本就很少有小马来这里,春夏时翠绿的草地已经被白雪层层覆盖。不仅如此,这里的雪差不多快淹没了我一半的蹄子。雪花落在我的头上,鬃毛上,尾巴上,把天蓝色的鬃毛变成了蓝白相间。四周没有小马,我就这样孤零零地站在那里,看着远处的浓云,任由思绪和愁绪飞散。
我总是在想,自己这样做似乎对蓝晶有点残忍。毕竟,是他主动选择了我。即便是将要分别,我也不应该让他心存遗憾。我应该准时地出现在礼堂,和他一起旋转……站定了一会儿,我决定走回学校,和蓝晶一起跳舞。
不过,我刚回到教学楼门口,他已经在等我了。他的鬃毛上落了许多雪花,看样子应该是等了很久。“我以为你还在教学楼里的。”他微红的脸上泛起了一个微笑。至于我,我都快忍不住要哭出来了。蓝晶将我带入教学楼,我忍不住扑到他身前,痛痛快快地哭一下。泪水止不住地从脸颊上滚下,打湿了他的鬃毛。“没事的,没事的……想哭就哭出来吧。”
经他这么一说,我更想哭了。“我……我不想和你分开……”虽然是哭,但我只是轻声抽泣。如果在这里大声嚎啕,全校的小马恐怕都会被引来。那时候……
“我一直都在,银星。我一直都在。”他一边抱着我,一边安慰我。待我不哭了,他又飘出之前给我但是没手下的那条项链。“这个就作为你我之间感情的见证吧,”他和蔼地说,“真是没想到,我们今天会走到这一步。”我也是啊。一次奇遇,成就了一段非凡的感情。
“那……”我小声问道,“那我们——”
“美丽的银星小姐,请问你愿意接受我的项链吗?”他一边说一边听走廊里小马的声音,确保不会有小马遇到我们。我起初还有些犹豫,我知道他也不想忘记我。可是,蓝晶他毕竟是一只雄驹……
“我,我……”
“不必多言,收下吧。”他的脸上露出了和蔼的微笑,就像那天我和他在树林时那样。没有再犹豫,我轻轻点了点头。上一次因为朋友们在身边,我不得不把项链还给他,而现在……我只想让这段短暂的浪漫结束。总觉得……有点不舍。是我真的动了心吗?
踏入礼堂,同学们都在成对地跳着舞。灯光似乎被有意调暗过,使我看不清舞台的全貌;几匹小马在舞台上演奏着大提琴,小提琴,钢琴等乐器,舒缓的曲调伴着轻佻的舞步,让恋马们暂时忘记了分别。我看到舍友们和她们的伴侣,星箭和琉璃正一边聊着悄悄话,一边缓缓地在礼堂内转圈;雪晶和她的伴侣在一旁有说有笑;新月啊,她正飘着饮料,和旁边的雄驹一起静坐。我本想坐下看,但热情的蓝晶却用魔法将我拉了过来。
“就算是……告别礼吧。”他的脸上泛起了红晕。通常情况下,只有女孩子才会这样的。我也害羞了,却拒绝不下蓝晶的好意。我知道,今天过后,大家都将分别。可是他们的脸上,依旧洋溢着笑容。这是为什么?
“因为知道会分别,所以才要最后给对方留一个笑脸嘛。”蓝晶又笑了。我这次终于没能忍住泪水,一边抽泣,一边和蓝晶一起舞蹈。“这么漂亮的脸蛋,哭花了可就不好了。”他,他……他刚才说我的脸……好看……
下一个动作,他轻轻用蹄子抱住我的腰。“柔美的气质,我第一眼就看出来了,”他的和颜悦色,却让我感受到阵阵忧伤,是我太沉溺其中了吗?还是我依旧害怕分别?之前朋友们也因为各自的事情和我分开过,但那都是短暂的,过不了几天她们就会回来;可这一回,我隐约觉得,我和蓝晶,已经对彼此动了心。我的心在砰砰乱跳,我怕他读出我的心思。
“请相信我,银星,”他又转了一圈,可微笑的面孔仍然没变,“以后,你还可以遇到很多像我这样的小马。他们,或许也会,用各自的真心来关怀你吧……”我看到了,我看到了!蓝晶眼角的泪珠。那一瞬间,我忽然想抛弃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命运,想要冲破重重阻挠,跨越时间与空间,与他在一起,哪怕只能是短短一个拥抱的时间……我已经不记得太多细节,只记得在我沉溺于离伤之时,他好像抱住了我,我能感受到他的呼吸,还有体温……

车上,外面忽然下起了雪。我打了个哈欠,瑟瑟发抖地坐起身,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我感应到有信传了过来,于是连忙打开收件箱,里面居然是塞拉斯蒂娅公主的信:
亲爱的银星,
在喙灵顿一定收获很多吧?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没能亲眼看到你的表现,我真的觉得有点遗憾。不过,此时的你应该还沉浸在与只有分别的伤心中吧?其实,不必这样的。既然心中牵挂,那你必定会倍加珍惜。我相信,你对友谊魔法的掌握,一定能到达更高的层次,甚至和暮暮平起平坐。
加油,我期待着你的表现。
你的老师,
塞拉斯蒂娅公主
“因为懂得会失去,才会倍加珍惜。”我看着那封信,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分别是苦涩的,正是因此,我才要更加珍惜。不仅是与舍友们短暂的友情,还有,我的朋友们……外面的风雪越来越大,我渐渐又犯起困来,慢慢睡着了。
“下一站,小马镇!”听到报站的声音,我终于迷迷糊糊地醒来。车速开始变得越来越慢,直到停下。透过窗户,我看不清外面的景象,窗户外面已经被积雪堆满。虽然回家了,可我心里还是怀揣着不安:她们的信,我好像都没回过几次。这一次……
忐忑地回到城堡,外面还是清理得那么干净。整整一年没见,朋友们也不知怎么样了。我来到放置友谊地图的房间,惊讶地发现朋友们正站在一起,等着我回来。
“大惊喜!”她们异口同声喊道。我再也压制不住对她们的思念,冲上去相拥在一起……

“因为懂得会失去,所以才倍加珍惜。”暮暮记得,银星一直在用这句话鼓励她。身为友谊公主,却是被友谊伤得最深的那个。她记得自己脾气反复无常的时候,是银星像小蝶那样,轻柔地安慰她脆弱敏感的神经;她记得自己对生活绝望的时候,是银星驱散她心中的阴霾……
但是从文字中,紫色天角兽却看不到这些。她看到的,是银星依旧的天真和羞涩,还有她一点点的成长。回想起自己成为公主前啊,塞拉斯蒂娅公主可没给过自己这样的历练机会,从来都是让她和朋友们一起去解决问题和困难……不过在看看银星,她才发现公主真是一位善于因材施教的老师。
“您是全小马国最好的老师。”暮暮轻声感叹。她正打算翻到下一页,却发现笔记本的纸快没有了。如果没记错的话,银星几个月前还在用它记日记。但是……她那些额外的纸,是怎么做到的?紫色天角兽点亮自己的角,给纸上施加一点魔法。银星曾经教过她一种空间折叠魔法,可以将一部分书页隐藏起来,便于保存。暮暮按照银星的说法,为纸张注入了一丝魔力。这纸似乎能感应魔法,在魔力释放的一瞬间就将其他的纸页全部显现出来,足有之前她看过的三倍那么厚。虽然暮暮察觉到,银星还隐藏了更多,但是她面前的这些,也暂时也足够了。
“或许,银星有些话,就是想要留在记忆中,不愿与我倾诉吧。”她轻轻叹了口气。似乎时间过得越久,她越发觉得,自己和银星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尽管相处的时候,她们就像亲姐妹一样,但在心中,她们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远……

thumb_up11
1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优秀马文一览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