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长篇小说】《银星笔记》(又名《银星之旅》)

第四十章 三日奇谈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10,543 字

publish于 4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9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0 人评价

0 star

5
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四十章  三日奇谈

5年,820日,星期一

“谢谢你邀请我来这里,小蝶,”我高兴地对米黄色飞马说,“宠物收容所一定是个充满爱心的地方。”小蝶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她眯着眼睛,微笑着回答:“当然了!每一匹来到这里的小马,都是带着一腔对小动物的热诚而来,最后又带着欢笑离开的。”还没进收容所,我已经开始猜想那些来过这里的小马都做了什么:和小动物们见过面,然后挑选出心仪的那只,最后笑着离开,和新伙伴开始一段新生活。所以我想,我会不会也有这样的美好结局呢?

实际上我这次来收容所,除了给小蝶帮忙,还有就是想给小索雅找一个伙伴。你瞧,她现在正和小蝶背上的天使兔聊得开心,但这并不是每天都能看到的场景——很多时候,她都是和奥罗威在一起,但是他们之间好像没什么共同语言……

所以我把她带来了。这是一个结交新朋友的好机会。如果她喜欢和谁一起玩耍,或许那就是她要找的伙伴。而我一定会尽量满足她的心愿的。

收容所里有很多小动物,所以这里并不像我想的那么安静。相反,犬吠声和猫叫声充斥着这里。但是小蝶只是一瞪眼,它们就立刻安分了不少,我开始怀疑小蝶是不是也会某种魔法,某种可以让调皮小动物们瞬间安分的魔法。米黄色飞马把天使兔和索雅放下来,然后用翅膀尖轻轻推了他们两下说:“去和他们打个招呼吧。”小蝶的意思是让他们结交一些新朋友。但是索雅虽然领会了她的意思,却直接向我跑来,还抱着我的一只蹄子,似乎不想过去。我轻轻用蹄子抚摸着它,安抚道:“是的,我知道,索雅。但是万一你能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玩伴呢?”小兔子似乎又恢复了信心,她一蹦一跳地去找其他的动物了。当然,我最好还是跟着她。当然,我不会去干涉她的选择的。

首先进入我视线的是一只小狗。它的后腿似乎有点瘸,或许这就是它正愁眉苦脸的原因吧。我把头凑过去想和它打招呼,但是索雅已经把一只前腿伸了过去。它仍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然后和我的小兔简单地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又趴在地上,不知道它正在思考着什么。

虽然索雅是只小母兔,但她也有调皮的一面——一般我觉得雌性宠物都是很乖巧的。她开始戏弄那只狗:先是到它的尾巴那里,把它的尾巴举起又放下,重复了好多次;然后又绕回来,用她的前腿玩弄它的鼻子:黑黑的,软软的。这让我的嘴差点都落到了地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脾气这么好的小狗。“哦,那可是这里脾气最好的宠物了,”小蝶看着我和一旁玩得不亦乐乎的索雅,面带笑容地向我介绍,“它的绰号就是‘好脾气先生’呢!不过它有些慵懒,就像你刚才看到的。”说话的时候,我注意到她背上的天使兔的脸颊红红的,是不是……那眼神让我觉得比一匹正处在热恋中的小马的眼神都要炽热。“呃,”我不好意思地打断小蝶,“你是不是……应该注意一下背上的天使兔呢?”那小兔冲我做了个鬼脸,然后跳下小蝶的背。“天使兔,你要去哪里啊?”米黄色飞马对这只小兔还真是关照呢。我也要努力,让索雅体会到这种被关心的感觉~“估计是去找索雅了。”我猜测,那小家伙喜欢索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过了一会儿,我看到索雅站在一只小猫咪面前。那小猫正好奇地看着这个访客,不断地用它肉乎乎的小爪子去摸小兔,看上去它们的关系很融洽嘛。“她好像很喜欢那只小猫呢。”小蝶也忍不住笑了。我忽然觉得有些惭愧,要不是我天天无暇顾及索雅,她也许能像我一样,拥有一群关心自己的动物朋友呢……

“这只小猫是我前两天捡到的,”小蝶垂下耳朵说,“当时它就被放在一个小纸箱里,不时发出又尖又细的叫声。看着它可怜,我就把它带到了这里。”米黄色飞马突发奇想,“嘿,你为什么不把它领养走呢?看上去索雅很喜欢它呢。”我看到那只小猫开心地摇着尾巴,寸步不离我的宠物兔。可是……

“哦,我忘了,奥罗威不会喜欢猫的……”她脸上的喜悦慢慢消失了。这样也好,如果让小蝶知道我每天都把索雅自己放在一边,她一定会非常生气的——我可是见过她在超能小马的漫画中凭借自己的愤怒拯救大家的。

然后在不远处,我注意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又是天使兔。从他的面部表情来看,他似乎有些嫉妒了。傻小兔!索雅甚至根本不知道他一直喜欢着自己呢。天使兔闯祸是很麻烦的,我还是希望能有机会和他单独谈谈。

要了解小动物,就要首先它们的脾性。小蝶对此还给我分享了她自己的经历:“当我在无尽森林里看到这只迷路的小兔子时,一股怜悯之情油然而生。怯生生地回到家,好几个小时也不会理我一下。但是慢慢地,天使兔甚至都开始直接从我的蹄子里抢胡萝卜了,”她一边轻笑一边问我,“是不是很奇特呢?”或许我真的需要一些时间来陪伴她,了解她,就像小蝶对天使兔那样。培养感情是一个慢慢递进的过程。

我又转向小蝶。“所以……我能领养那只小猫吗?”我的话语中带了一丝恳求,首先我非常喜欢小动物,其次……看上去索雅和它的关系(或者叫感情?)很不错,让它们同居也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米黄色飞马微笑着点点头,“当然可以啊,”她很高兴我也为她的收容所做出了一些贡献,“你看到它身上的白色和黑色条纹了吗?加上它通体是灰色的,于是我就称呼它双纹。这可是只非常黏小马的小母猫呢。”说话的时候,双纹静悄悄地走了过来,她的背上正驮着索雅。我刚想让她下来,但是看到她的脸上露出笑容,我也不愿在苛求什么了——毕竟我对她还是有亏欠的。我转过头,想到一旁的天使兔,但是他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那他现在在哪里?

“你有看到天使兔吗?”我问小蝶,她才发现自己的小宠物不见了,“哦,天哪!刚才太忙碌了,都没有注意到他!”她垂下耳朵,忧心忡忡地扫视着每一处她能看到的地方,“他会去哪里呢?”正说话时,我听到了小猫的叫声。然后我看到天使兔正拉着小猫的尾巴,一旁的索雅则和他谈着什么。“怎么会这样?”米黄色飞马困惑地看着反常的天使兔,“他从来没这样过啊。”我不敢告诉小蝶他是因为嫉妒才这么做的,我更希望天使兔自己和他的主人说。

“天使兔!”我这次真的有点生气了。我用魔法飘起天使兔,直接将它放在它的主人——小蝶的面前。“哦,你在这里啊,”米黄色飞马看着她的小宠物,又看了看我,“银星,你的脸色不太好啊,发生什么事了?”我没有说话,而是用蹄子指了指天使兔。

“你让银星生气了?”小蝶审视他的银光忽然变得尖锐起来,好像随时要……我说不清楚。那是一种让我后背发凉的感觉。小兔子耷拉着耳朵,然后好像说了什么。接着,他又对小蝶手舞足蹈地解释着什么,我听到说他嫉妒索雅有这么好的新玩伴。

“你真的嫉妒了呢!”小蝶笑得就像春天盛开的花朵,这让天使兔又欣喜又意外。他不知所措地看着自己的主人,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我就知道,你也想有一个玩伴的!”小兔子挠着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看着索雅有双纹,他也想有个那样的伙伴,不如……

“索雅!”我轻声招呼自己的宠物,示意她过来,然后耳语了几句。索雅来到双纹面前,从她的动作来看,是要把她的猫咪朋友介绍给天使兔。“双纹,来见见天使兔!”我热情地对小猫说,还偷偷用魔法让它和天使兔的距离近一些。天使兔起初有点不适应,但是马上,它们就玩到了一起,成为了不错的玩伴。看着索雅跳上我的背,我想是时候回去了。看着我要带索雅离开,小蝶还想挽留。“银星,等等!”我回过头,看到她的脸上露出了些恳求的神色,“那双纹呢?你还打算领养它吗?”如果从心底来说,是的。我非常想领养它,它可以让索雅的生活更丰富,但同样也会打破我原来的生活。不过,双纹不是还有小蝶嘛——当然还有天使兔。

“不必了,”我回给米黄色飞马一个微笑,“或许你可以带上天使兔,常来这里看看双纹。”对于我的提议,小蝶莞尔一笑。“谢谢你,银星。”她柔声对我说。

5年  96日,星期四

“知道吗,小马镇接下来会迎来一个三天的假期!”如果这句话是从萍琪的口中说出,我一点也不会惊讶——在我眼中,她的每一天都是假期;但是出乎我的意料,这个消息是阿杰告诉大家的——在星期一的聚餐上,“有没有已经有安排的小马呢?”她环视我们后问道。我们的摇了摇头。毕竟是明天的事情,即便是暮暮,也习惯在第二天早上才制订任务清单,她说这样可以帮助她规划时间,让一天过得井井有条。

“那就好,”棕黄色陆马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明天我们会在苹果园里举行故事会,分享苹果家族的奇闻轶事,一定要来哦!”大家都点了点头,讨论着这个计划的好处。我之前翻阅过关于家族和家谱的一些书籍,这让我对苹果家族十分感兴趣——毕竟他们是小马镇最大的家族。而阿杰作为苹果家族的一员,故事的真实性也是有保证的。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能有时间和朋友们聚在一起,我和朋友们已经有一个多月没一起放松一下了!

宴席散了,躺在柔软的床上,我望着头顶的天花板问一旁的紫色天角兽,“暮暮,这个三天的小假期,你有什么计划呢?”暮暮也还没睡,她翻了个身,然后把头朝向我,“我呀,我想把图书馆里的书重新摆一遍,”说话的时候,她的心中似乎带着无限的憧憬,因为那是她发自内心的对书的感情,“但是两万多本书需要有帮手,我想斯派克肯定会乐意的。”听着她的想法,我忍不住想偷笑。对此我还是觉得有些可惜的。毕竟朋友们一定会安排许多好玩的事情,好玩到暮暮都会嫉妒!她的决定是不会随意更改的,所以——

“希望她会有个充实快乐的小假期吧。”我在心里默念道。

一大早起来,我发现暮暮和斯派克都已经不在被窝里——他们应该已经开始整理书架了。我出门前还路过了书架,但我没有看。他们应该有一个不被打扰的假期,好好在整理书籍中度过美妙的三天假期。

赶到苹果园,只见阿杰和云宝坐在一起,她们旁边还有五个空凳子。“哦,早上好,阿杰;早上好,云宝。”我微笑着和她们打招呼,然后挑了一个蓝色的凳子(因为我喜欢蓝色嘛……)坐下,“其他朋友呢?”

“她们一会儿就来,”云宝一边说一边用蹄子整理她的鬃毛,“话说暮暮呢?她不打算一起来吗?”这个问题问得我一时语塞,我应该说她想过一个理书假期呢,还是她想独处几天呢?但最后,我只是简单地摇了摇头。“真是可惜呢,”云宝自言自语道,“平时就很少能看到她出来,没想到这么好的小假期也见不到她了。”我只是在努力维持笑容,但是感觉自己越笑越难堪。

“早上好,银星!早上好,阿杰!”瑞瑞的声音由远及近,紫罗兰色鬃毛的独角兽优雅地走到深紫色的凳子旁,然后轻轻地坐下,“差点忘了还有你,云宝。”彩虹鬃毛的飞马脸上露出了一点不悦的事情,但很快就消散了。

“萍琪呢?你有看到她吗?”阿杰问瑞瑞,“现在都已经太阳高悬了!按理说她早就应该到了啊,她最喜欢故事了!”或许,她在路上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也说不定吧。

“嘿,刚才谁在谈论我?”粉红色小马一蹦一跳地进入我的视野,“我这不是已经到了吗?”然后阿杰也就没再说什么。不过面对剩下的两个空座位,暮暮就不用谈了,她是肯定不会来的;至于小蝶……

“哦,你们都已经到了!”我看到米黄色飞马一步一步向我们走来,“抱歉我来晚了。家里刚才出了一点小意外——”

“不不不,才不是什么小意外呢!”一个身影突然从小蝶的耳朵里钻出来,然后逐渐变大,变大……真没想到是无序!他站在我们面前,嬉笑着说道:“我听小蝶说你们会有一个三天的小假期,所以……”

“所以你就想来搅和我们的聚会?”云宝用尖刻的声音反问,“我们才不想见到你呢!”我知道云宝她们和无序关系不好,可能除了小蝶谁也没有从心底接受他——毕竟当时只有小蝶选择了接纳他,而我们……我们什么都没有做。我有理由相信,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因为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让无序和我们父母,然后他将我们彻底变成邪恶的另一面,不,比那更惨的,我都愿意接受……

“不不不,你们误解他了,”小蝶站出来维护无序,“他听说我们有假期,也想和我们共度这段时光。”我不会怀疑小蝶的话,但是我希望无序是真心想和我们一起的,毕竟他也曾经有过欺骗我们感情的时候。云宝和阿杰摇了摇头,瑞瑞的表情似乎也不赞同和无序一起。“银星,那你呢?”和朋友们相反,我轻轻点了点头。“首先我认同小蝶的说法,”我解释道,然后把头转向无序,“其次,我们应该给无序一个机会。既然我们是朋友,为什么不信任他一次呢?”说完这些,朋友们的眼中仍带着一些疑惑。我想只有时间才能消除他们的猜忌吧。

“那么既然银星都答应了,那我……”无序谄媚地看了我一眼,“我是不是也可以和你们一起了呢?”云宝失望地用蹄子捂住脸,无精打采地说道,“祝你假期愉快。”然后无序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个凳子还有一张桌子,放在我们中间的空地上。“请开始吧。”他彬彬有礼的声音让阿杰倍感不适,可能她对无序的印象(或许我也有点)还停留在混乱之王上。

 

 

“所以这就是史密夫婆婆得到可爱标志的经过。”当阿杰滔滔不绝的话语告一段落,我和朋友们便为她送上响亮的鼓蹄声。苹果家族的历史是小马镇最悠久的,听到这些故事,仿佛品了一杯醇香的茶,越喝越浓。但是有些“小马”就比较另类,他在我们鼓蹄的时候一声欢呼也不肯有,而当四周平静下来,他便又兀自鼓起掌来。“你这是怎么回事啊,无序?”一直看不惯无序的云宝抱怨道,“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鼓蹄?你这明摆着是破坏气氛!”

“不要那么说,云宝!”小蝶为她的朋友开脱,“故事很精彩,而且无序也需要点时间回味一下,对吧?”她灵动的眼神让我感觉自己快要融化了。我相信即使是无序,也挡不住这样的眼神。“呃,是的,”他一边回答一边远离小蝶,努力不让自己看到那双眼睛,“故事非常精彩而且值得回味。它们经历过时间的洗礼,但仍然闪闪发光。”如果要我说出一个为无序鼓蹄的理由,那我一定会引用这句话——听上去他还是很有文采的。

“哇哦,无序,”我略带羡慕地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有文采呢。”无序看了我一眼,然后把自己变成一个学者的模样说,“是的,我也对文史和魔法理论略知一二。”不管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我感觉他真的是一个很值得交往的朋友,如果他不是混乱之王的话。尽管我已经被无序打动,但是朋友们脸上严肃的表情告诉我,目前的情况距离理想情况还有不小的差距。

“嘿,各位,”阿杰抬头看了看太阳说,“午餐时间到了,我需要去帮忙,待会儿见。”说完她离开座位,回到屋子里。我想她这么说,一方面是因为大家真的有些饿了(直觉告诉我马上就要十二点了),另一方面也是想活跃气氛。没有了刚才听故事时的轻松愉快,这种压抑的感觉让我有点喘不过气来。说实话,我之前对无序的印象也不怎么好。上一次我和小蝶在林间散步,他趁着我们分开,他的突然出现把我吓了一大跳。

 

 

喝过汤,阿杰送上一盘甜点。这是什么?我指着一个马蹄形状的东西问道,“以前可没见过这种甜点。”不敢说自己有多专业,不过,我确实是甜点的狂热(算是吧……虽然我自己不常做)爱好者。可能是我的见识太短浅了,自己的目光仅局限于中心城。自从来到小马镇,我还没怎么向阿杰和萍琪求教过呢。

“哦哦哦!我知道!这是花生酱蹄!”粉色小马举起蹄子叫道,“这是很传统的甜品,一口咬下去,满嘴都是花生酱的浓香!”听着她的描述,我感觉自己的口水都快要留下来了。“那……我能尝一个吗?”虽然我努力压低声音,低得几乎只有我自己能听到,但还是被某只“小马”听到了。“嘿,我刚才好像听到银星说,她想要尝一个,没错吧?”此话一出,我的脸马上就开始泛红。我刚才确实说了想尝尝,想反驳也不可能。

“所以我想——”

“嗯,我想我还是自己来吧。”我努力保持微笑地看着无序。虽然我和小蝶一样接受了他,我也不能一点戒心也没有。如果从朋友们的角度看,她们一直在怀疑无序的动机。比如感化他的时候,谁会想到他想利用和小蝶的关系来对付我们呢?

“哦不不不,您,不能这样做,银星小姐,”他突然西装革履地出现在我的身后,右爪上戴了怀表,鼻子上架了单镜片眼镜,看上去活像一个管家,“作为我的主人,小蝶小姐的朋友(这段每次想起我都想笑),您,应该被当作贵宾来接待。”他顿了顿说,“所以,请允许我,为您,呈上一个花生酱蹄。”我看了看小蝶,她的脸红得简直像怒放的红玫瑰蓓蕾。无序没有直接去抓,而是用和漂浮术类似的魔法把它“托”在爪子上,然后一点点向我移动。突然……

“啪!”刚才好好的花生酱蹄突然掉进了果酱里。“沾了果酱的花生酱蹄?”阿杰脱口而出,无序听到后则笑翻了天。他径直躺在松软的土地上,不停地笑着:“花生酱蹄,果酱!哈哈哈哈……”他一边笑还一边在地上打起滚来。他笑着,而我们就在旁边看着。

“怎么,花生酱蹄沾了果酱,不好笑吗?”无序好像生气了,他怒气冲冲地看着我们。

“一点也不。”云宝白了他一眼,又咬了一口花生酱蹄。无序的头上都冒起了火,然后他离开了,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至于我和朋友们,我们终于可以安心享用花生酱蹄了——无序吃饭的时候可是没少发出声音,就连小蝶都觉得有些地方他有点过分了。

然而我好像错估了情况。等阿杰带我们到苹果园,我才发现,这里的苹果——都变成了橙子!“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阿杰揉着眼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的苹果怎么都变成橙子了!”她立马就想到了唯一的嫌疑犯——无序。

“无序——你给我出来——”云宝扯着嗓子喊道。加上树木的阻挡,苹果园到处都能听到她的咆哮。我知道无序喜欢弄一些千奇百怪的出场方式,而这一次,他居然从橙子(苹果)树上自己落了下来,然后变成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眼镜的学者形象。

“喂喂喂,我说,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无序不满地抠着耳朵,“声音大得我耳朵都堵了!”然后,他从耳朵里抠出了……一个橙子。唔,这让我感觉有点恶心。

“把我的苹果树变回来!立刻!马上!”阿杰的愤怒溢于言表。我知道那些苹果树是她们家的经济来源,所以……这次无序做得有些过分了。

“好吧!”出乎我的意料,他很平静地打了个响指,然后橙子就像涂颜料——不过是由橙色变红色那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鲜红的苹果——货真价实的苹果,无序自己也不知所踪。我很庆幸,我们终于能有一段美妙的共处时光了。

黄昏,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暮暮和斯派克仍然孜孜不倦地整理着两万多本书。我打赌,如果我在那里的话,她一定会在摆好后把书拿出来,再摆一次。不过现在,我更想和我的小床共处一会儿。一天不见,它该想我了吧?

也不知道用了多久,也可能是刚一上床就睡着了,我梦到自己在一张整洁的餐桌旁,一位管家模样的侍者来到我的面前,他飘着一个盘子。他把盘子放在桌上,然后掀开盖子——一盘沾了果酱的……蹄子?!我吓得差点叫出来。不仅如此,轻轻一挤,还会流出花生酱。然后又来了一位侍者,他的盘子里端着一个半个苹果半个橙子的怪东西。我感觉眼前一黑……

“啊?!”我被这个梦吓醒了。我感觉自己的脸正发烫,也不知道为什么,难道是今天和无序的不愉快,让他在梦里报复我?可是,穿梭于梦境自己的魔法不是露娜公主才有的吗?不过……好像那些笑话还是很有意思的。“花生酱蹄,沾了果酱的花生色蹄子……”我用蹄子捂住嘴,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身为一名贵族(虽然我不觉得自己是贵族),保持动作和语言得体是很重要的。但是……我真的忍不住想笑啊……

“苹果一涂就能变成橙子,哦,拜托!这怎么可能啊?!”第二个笑话让我感觉气都喘不过来了。一合上眼睛,眼前就是一行苹果,一行橙子。苹果转一圈,就变成了橙子;橙子转一圈,就变成了苹果。哦,头好晕啊……

第二天早上,我几乎是笑醒的。吃着自制的三明治,我居然把食物碎屑喷得桌子上到处都是,失态了,失态了……不仅如此,我还差点呛着。这都要怪无序,谁让他的笑话那么……哦不,我又想笑了……

快吃饭的时候,斯派克走了进来。他从冰箱里拿了一点面包片和果酱,正准备回图书馆。“早上好,斯派克,”趁他还没走,我叫住了他,“你和暮暮和理书假期怎么样?”我看到他一脸疲倦的样子,估计是昨天通宵理书了。“呃,凑合吧。”他打了个大哈欠,然后拿着面包片和果酱离开,“我都快二十四小时没休息了……”祝你好运,斯派克。

收拾完残渣(我的印象里好像还没有过这种时候),我路过图书馆,听到有声音传出来:

“嗯,再用力一点!”

“不行,太用力了再轻点!”

“哎呀,用力一点嘛!好像棉花糖敲在爪子上一样!”

“喂!再用力点!”是斯派克的声音。我从缝隙看过去,暮暮居然在给小龙做爪子按摩!“难道这是他们交易的一部分?”我心想。有时候暮暮会拉着斯派克(但一般是我)干一些时间长又无聊的活计(比如理书和打扫整座城堡),而想要让斯派克毫无怨言地做下去,肯定要给他一点好处,比如……爪子按摩。不过话说回来,他好像没向我要求过这个……

“现在呢?”经历了无数次的抱怨,紫色天角兽终于找到了最合适的力道,她也终于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嗯,舒服!”我悄悄地离开图书馆,一想到暮暮那极不情愿的表情,我就想笑——有时候暮暮可是相当要面子的,说出来的话……

 

 

再到苹果园,大家都变了样。几乎每匹小马的眼角,都多了一层黑眼圈,“我的塞拉斯蒂娅公主啊,这是怎么回事?”我吃惊的样子倒是把她们吓了一跳。“银星,你的脸上也多了一道黑眼圈诶!”阿杰接过瑞瑞的镜子,然后指给我看。我的眼眶下面多了一道黑色的印记,可能是我昨天半夜被梦吓醒弄的吧。那伙伴们……

“你们也笑了一晚上?”

“是啊,”瑞瑞打着哈欠说,“那些笑话,真的是太好笑了。所以我……”

“是啊!”萍琪接道,她的声音中多了一些疲倦,“或许我应该休息一下。”看着朋友们疲倦的面容,就连小蝶也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我有理由相信无序可能施了什么法术,但我现在要相信他,如果他想要害我们,绝不会故意设计这样的圈套,直接激发我们的黑暗面就好了。

“嘿,早上好啊,我的朋友们!”无序又一次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不过这一次他露出了担忧的神情,“哦天哪,你们这都是怎么了?怎么都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花生酱蹄?还沾了果酱!”我把昨天他说的那句话重复了一遍,没想到无序居然笑得在地上打起滚来。“嘿,你这是怎么了,无序?”似乎是疲倦影响了我,我好像有点难控制说话的语气——我希望它在轻柔一点的,就像小蝶那样。

无序笑够了,他终于站了起来。“哦,天哪,我还真没想到这笑话这么有趣。”然后他打了个响指,我们的精力又被他变了回来。“我说,假期可不是为自己休息的时间。我们还要继续享受生活呢。快打起精神来!”看着颇感意外的朋友们,无序解释道。

 

 

“所以,这就是麦穗和橙子的故事。”他从讲故事的无序又变回了平时的无序。他的故事赢得了我们的阵阵喝彩。是的,即使我不会像小蝶那样对他,我仍然十分欣赏他带来的故事。突然,我听到附近的草丛里有什么东西在动。正当我认为是无序的恶作剧时,一个缠着树枝的“怪物”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然后不停地晃了几下。小蝶本能地躲到无序的身后,我则用魔法摘下那根树枝,下面居然是一根水管。打开出水阀,三个小落汤鸡出现在我们的面前。“真是抱歉,阿杰,”小苹花向姐姐道歉,“我们只是想——”但是一看到无序,她们便尖叫着跑开,瞬间就无影无踪了。我以为无序会因此生气,但是他没有。

“还好,我还以为是条蛇呢!”萍琪大喘着气说道,刚才的事她仍然心有余悸。

“这可真是历‘嘶’性的见证!”无序一边说,一边把自己也变成了一条吐着芯子的蛇。他那滑稽的模样逗得云宝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云宝在空中一边翻转一边笑道,“历‘嘶’性……真有你的,无序!”不只是云宝,我们也跟着笑了起来。我想,这或许将是我们改善关系的重要一步。无序已经改过自新了,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时时刻刻都提防他——虽然这样是不对的……

我也不愿承认。可是,我们晚上在萍琪家的派对,我们一起玩得确实很开心。他变出一盒纸牌,邀请我们一起玩。我和小蝶坐在他的两侧,而他居然还主动偷看我的牌(虽然不会玩……)。这次聚会因为他的热情而充满了乐趣。或许是时候改变观念了。

带着满脸的笑容,我躺在床上,沐浴在星夜下。听着楼下偶尔传出的争执声,总觉得暮暮的选择好像不是那么划算。她应该很可惜自己没能和无序打下良好的关系基础。或许她也想去,但她倔强的那一面主导了身体。不过,那可是暮暮,不是吗?“友谊公主的自我调整能力可是很强的。”我记得今天无序用紫色的气球捆了一个暮暮,还模仿她的声音,就像暮暮真的在我们面前一样,逗得我们乐开了怀。好在暮暮正在忙着度过她的假期,要不然……

“睡吧,睡吧,”我再一次告诫自己,“说不上明天还有什么有趣的活动等着我们呢。”

一早起来,暮暮的书都收拾了差不多四分之三了。尽管斯派克的鳞片都已经耷拉下来,暮暮却还是精力充沛且滔滔不绝地和斯派克讲着什么。或许整理书籍才是暮暮最大的爱好吧。在图书馆的时候,每个月她都要把那些书整理一到两次,即使眼冒金星也乐此不疲。

但是很遗憾,我不能留在这里陪他们。无序和朋友们还在等着我呢。于是我悄悄地离开图书馆,朝着大门走去。而推开大门,无序已经在门口迎接了。他特意弄出一副西装革履的样子,还像皇家卫兵一样,彬彬有礼地朝我鞠了躬。拜托,我又不是皇室小马!至于这样吗?!

“无序——”我像小蝶那样太高了声调。他一看见我有点不耐烦的样子,又立刻把自己变回了原样。“哦,不好意思。”他一边打理自己的角一边说,“我忘记你不喜欢这样了。”他变出一盘茶和点心对我说,“快来吧,朋友们都在小蝶家等着你呢。”我已经不那么排斥他了,这两天我一直都觉得他……很可爱。嗯,对,很可爱。

就像平常和其他朋友一起那样,我差不多是以和朋友们平等的身份对待无序,而不是原来那种诚惶诚恐的态度。暮暮说过,再坏的小马也有属于他的好的一面,我觉得这句话放在无序身上也适用——尽管她自己可能不太愿意接受。可那又何妨呢?这意味着我又多了一个新朋友。不,应该说是关系亲密的朋友。小蝶无疑是和我最亲近的,接着是亦师亦友的暮暮,然后是其他朋友们。而现在,无序也在这个顺位中了。

“早上好,暮暮!早上好,斯派克!”而现在,我和云宝,无序一起站在诧异的紫色天角兽面前,估计她做梦也想不到,这三天里发生了什么事吧~

 

 

暮暮的脸上露出了一言难尽的笑容。她依稀记得假期之后,自己费劲心机——甚至一遍遍地把银星按在机器上,像拷问一样反复地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尽管最后她还是什么也没有说。直到她承认自己嫉妒了——她很高兴朋友们接纳了她的嫉妒。而现在……还有什么可值得嫉妒的呢?那颗死灰一样的心,怕是再也不能复燃了……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ShiningStar018  独角兽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