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长篇小说】《银星笔记》(又名《银星之旅》)

第三十九章 圣洁光辉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7,965 字

publish于 4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6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0 人评价

0 star

5
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三十九章  圣洁光辉

5年,712日,星期四

“欢迎您,银星小姐!”在一位护士的带领下,我见到了院长先生。他带着一副黑框眼镜,身上穿着一件花格子西装,还打了一条领带。他的鬃毛微微泛白,不过可能是因为他脸上的皱纹很少 才看不出老迈的样子。院长见了我,热情地先伸出蹄子,“您的到来一定会给那些生病的小马驹们极大的鼓舞!”嗯,希望会如此吧……我不知道一匹健康的小马,要怎样去面对一群身患疾病,又十分敏感的小马驹。

出于对患病小马驹的同情,爸爸商议举办一场慈善演出,所得收入都将捐献给我所在的这家医院。在,演出开始前,需要有小马代表星光家族调查,了解情况,于是我就来到了这里——以一个调查者的身份。在院长的安排下,引我来见院长的这位护士,将会为我指路。

其实这里就是一所马驹医院,一共分为五层,前两层是诊室,后三层则是病房。护士将我带到三层,而我即将和这些疾病缠身的小马驹们面对面地交流。虽然我可能比他们大几岁,甚至更多,但我还是会感到十分羞涩……

“请吧,小姐,”护士告诉我,“这里的每间病房里都有患者,他们都希望能见到您的身影。所以,如果不介意的话……”按照慈善演出的要求,我只需要去探望这些孩子就可以了。但是我希望,自己能尽一份力,让更多充满爱心的小马来帮助他们。不,应该说是全小马国的患病的小马们。我谢了护士的好意,然后让她替我推开左侧的第一扇门。

这是匹怎样的小雌驹啊……她的脸上缠着好几层纱布,头上本该有鬃毛的地方,却被纱布裹得严严实实。露在外面的,只剩下一只眼睛和半边粉色的脸颊。护士想为我介绍她的名字 但是我拒绝了。我注意到床边的柜子上有一张合照,那是她和她的家人的,上面有爸爸,妈妈,还有她的弟弟。相框外侧的玻璃碎裂了一部分,这应该是从事发的地方抢救出来的……我垂下耳朵,静静地站在她的身旁。整个屋子里死一样的寂静,只能听到三匹小马的呼吸声。而其中最急促的,就是面前的这匹雌驹发出的声音。她睁着眼睛,看来是注意到了我脸上的变化。

我把耳朵 凑到她的嘴边,然后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声音小得刚好只有我和她能听见。“金,金色露西……”虽然没有用呼吸机,可是她的声音几乎马上就要被空气冲淡一样。“金色露西……”我把这个名字重复了一遍,眼角仿佛有泪水马上就要流淌下来。但是在孩子们面前,我一定要坚强一些。虽然我是千金,但是……我揉揉自己的眼角,尽量不让自己被她的惨象动容,可我做不到。我只能强忍着泪水,去推测,去想象她曾经有过怎样的经历。

“一场意外,”护士轻描淡写地告诉我,“和她的父母一起。救援的小马赶到时,只剩下她自己。脱离了生命危险,便转送到这里。”看得出她们并不想多谈那段灰暗的过往。我把头凑到金色露西身旁,给了她一个拥抱,很轻的拥抱。露西是幸运的,她在意外中幸存;她又是不幸的,不幸地被留在这里,带着阴影继续成长……自从参加过羽管键琴先生的葬礼,我就隐约觉得自己的心绪不太平静。是因为离世的痛苦吗?还是因为对死亡的恐惧?如果有小马对我说,我将不久于世,我不可能会平静地接受,我也希望这不会是真的……

“我们走吧,”护士见我面色沉重,于是提议道,一边说一边祝福露西,“你会慢慢好起来的。”合上房门,我真想知道她会有怎样的反应。

走向第二道门时,我的心像铅块一样沉重。不只为露西的命运,我也在猜测接下来会遇到怎样的小马驹。或许他天性乐观,奈何重病缠身;或许她心中阴云密布,对生活丧失希望;又或许……我不愿再去想象。我能听到心底的哭泣声,我能听到她在恳求,恳求我不要继续下去——她不想面对更触目惊心的景象。

即便会如此,但——我是银星啊。记忆中我曾眺望星空,问爸爸许多天真的问题:

“为什么星星吗会眨眼睛啊?”

“星星在哪里?我能够到它们吗?”

“爸爸这么优秀,就像星星一样!我也能成为一颗星星吗?”这些时候,他会轻轻爱抚我的头,然后温和地回答:“我的小银星,你看,天上有无数的星星,是它们同时发光,才变成我们现在看到的星空。一颗星星无法照亮整片天空,但许多颗星星在一起,就是面前这片闪耀的星空。在小马国,有无数小马就像这些星星一样,汇聚在一起,为一个共同的目标奋斗着,散发着自己的光辉,像我,也像妈妈一样。我相信,你一定能成为一颗明星的,而且,是天空中最耀眼的那颗。”想起这些,我莫名觉得有些感伤。是因为那些小马驹吗?还是……

第二道房门打开,和第一扇门里一样,病床上有一匹小马驹,不过这只是雄驹。当我进来时,他正高兴地挥着蹄子,和我打招呼。“姐姐好!”一声问候让我那颗被大雨几乎浇透的心温暖了些许。这是匹棕灰色的独角兽,他的右后蹄上缠着厚厚的绷带。“他叫……”没等护士介绍,我先示意她不要继续说——和露西相比,他给我的感觉更亲切。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我露出和善的笑容,等待着小独角兽回答。

“我叫天琪,”他兴奋地回答,然后我看到他的可爱标志是一双翅膀——一匹独角兽,他的可爱标志居然是翅膀!“我是一个滑板车爱好者!每天我都会在故乡的小路上驰骋!我最喜欢那种风一样的感觉!”我努力地保持脸上的微笑,不想他看到伤心的样子——即使不用护士小姐告诉我,我也能猜到天琪曾经经历过怎样的不幸。

“那,你的梦想是什么呢?”我努力地想要探寻他内心深处的想法。小雄驹信心满满地回答:“当然是成为一名出色的滑板车手!虽然我没有飞马的翅膀,但我相信,就算只有角上的魔力,我也能在大赛中摘得桂冠!”从他的身上,我好像看到了一点飞板璐的样子。天琪兴奋了一会儿,转而低头去看那只受伤的蹄子,“只是——”

可是为什么呢?我十分不解。那只是一只蹄子,不会影响他的前途的,只要伤势痊愈……忽然,护士小姐来到我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很抱歉,但我必须告诉你,他的右后蹄被压断了。医生告诉他,从此以后不能再玩滑板车。”我的脸上露出了惊惧的神情,没错,这和我猜想的一样。如果只是普通的伤势,最重的也不过是骨折,花些时间就可以恢复的,但是——

“姐姐,”棕灰色独角兽拉着我的鬃毛忽然问我,“如果我的后蹄痊愈了,你觉得我还能继续玩滑板车吗?”傻孩子,医生明明已经告诉过你,不能再玩滑板车了啊……我无法再抑制一直压抑着的情绪,泪水止不住地从眼眶流出——不仅是因为他,也因为一段往事:

在魔法学院的生活,并非只有学习。我比较内向,但身边也有一些朋友(尽管那时我还没有学到什么关于友谊的东西)。其中和我最亲密的一位,就是经纬。她是匹很博学的独角兽,小马国的地理和历史,她几乎无所不知。我对此自愧不如,而她经常会给我安慰:“不是每匹小马都能把地理和历史学好的,”她告诉我,“学习这些固然需要努力,可还有一样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天赋。有些小马在某一方面拥有专长,也许那不会让他们得到相应的可爱标志,但那会是他们最出色的能力之一。比如我,我固然擅长地理和历史,但是你也知道,无论是魔法理论还是实践,我都不如你。相信我,银星,也许你没有继承星光家族的音乐才华,但是以你的天赋,我有理由相信,你会是塞拉斯蒂娅公主最器重的门徒之一。”这些话一直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虽然我还没有取得她说的那些成就(每每想起这些话时我都会很惭愧),但这些都是鼓励我前进的动力。心情烦闷的时候,向经纬倾诉,一定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很意外地,一年过去,她居然退学了——这给我的打击非常大。我曾经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位知音,可她现在却要离开,而我们以后可能也不会见面了……临行前,我不顾她收拾行李,更不顾我一直以来的形象,我用魔法飘起她,希望能问个究竟。出乎意料的是,面对我的失望和不解,她“哇”地一下大哭起来。我害怕地将她放下,本以为是戳中了她心中的痛处,正准备道歉,她却摆了摆蹄子。

“这,这……这不是你的错,银星,”她抽泣着说,“或许我本就不应该选择魔法学院!”她一把将全部行李都放入鞍包,头也不回地,一路嚎啕着离开了。至今我记着的,这是她纷飞的浅黄色鬃毛和紫色的身体,就像暮暮一样。或者说,她就是我在学习友谊前结识的暮暮。我很庆幸曾经和她在一起学习、相处,但我也很不幸,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和她这样优秀的小马共事了……到底是什么促使她离开这里的呢?

再次听到关于她的事情,已经是一年多以后。据说是一天她在树下翻阅历史典籍,然后被几匹好事的小马欺负了——因为她没有在看魔法书。她们把沙子倒在她的书上,还讥讽她是“整天只会啃旧书的寄生虫”。她受不了这样的打击——那是她的梦想,成为一名博古通今的历史学家,于是她做出了那样的决定……如果我在的话,一定会上前维护她——只是我还能做什么呢?虽然整件事与我没有一点关系,但是她给我的鼓励和安慰让我感到愧疚:我没能在她最伤心的时候送上自己的安慰……

这些都已经是往事了,我有时候还会想起它们,以此勉励自己——曾经我因为对友谊的一无所知而让朋友受到了打击,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我会尽我所能,不让悲剧重演。现在,很显然一个机会就摆在我的面前。

我擦了擦眼角的泪痕,脸上又恢复微笑:“天琪,你听说过梦想的翅膀吗?”他好奇地瞪大了眼睛,想听我继续说下去,“如果我有了它,是不是就可以在空中飞翔了?”我笑着摇了摇头。

“很抱歉,它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我告诉棕灰色的小独角兽,“它不能帮你实现梦想,但它可以让你的脸上每天都挂满笑容。”小独角兽似乎没明白我的意思,但他还是笃定都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每匹小马都有一双梦想的翅膀,”我用蹄子轻轻抚着他的鬃毛说,“它代表着希望,快乐,以及对美好的不懈追求。”其实我觉得,现在和他谈这些为时尚早因为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不管怎样,我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我能再看到他的笑脸,哪怕是拄着一根拐杖。

“谢谢你,姐姐!”他由衷地感谢我。我的心情也好多了。真希望能再见到你,经纬。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接受我的道歉,然后来这里看看,虽然是医院,但这里面生活着一群快乐的小马。你曾经给我的鼓励,我将以另一种方式,让它继续被小马们传承。

天色渐晚,我不得不和这所医院告别。这里的每匹小马驹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露西,天琪……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那种对回归正常生活的渴望。他们感化着我,让我觉得自己有必要为他们做点什么——就力所能及的来说,比如为他们多筹集一些资金……

“谢谢您,银星小姐。”出乎意料地,护士小姐将我送到门口,然后对我深深鞠了一躬。我难为情地想让她抬头,但她却说,“您是我见过的,最关心孩子们的小马。保重。”护士小姐回去了,而我站在门口,久久不愿离去。我在大门附近徘徊,望着医院的全景——夕阳下的它格外美丽。对我而言,我感觉自己像一位天使,为那些寒冷的角落,送去温暖和光明……

5年,83日,星期五

亲爱的姐姐,

猜猜怎么样?我通过了学校的毕业考试!而且是A+!按照我的成绩,将会顺利地被中心城皇家音乐学院录取!最后我也会和爸爸妈妈一样,成为一位优秀的演奏家~

我们之间已经很久没有互通信件了呢。有时候忙着练琴,我会忘记给你写信,不过我猜,姐姐也会有这样的时候吧?哦,对了,差点忘记说了,爸爸妈妈要开新的音乐会了呢~好像从去年起他们就一直在创作新曲子。过两天就要在皇家音乐学院的礼堂里举行演出了,你会来开嘛?求求你啦~

你的小妹妹,

银光

   我当然要去。和魔法学院相比,皇家音乐学院的位置要僻静一些。它虽然也在城市里,不过它的位置更贴近郊区——住在中心城的小马大多上富有和地位显赫的小马(比如我的家族),而这些小马更喜欢在繁华的地方生活。而音乐学院,是一个培养顶级演奏家、指挥和管弦乐成员的学校,是由塞拉斯蒂娅公主创办的,历史悠久,名声在外。

“好像有两个月没有见到小妹妹了呢……”读着信上的内容,我自言自语道,“虽说生在中心城,但是我有好多地方都没有去过呢。”这其中就包括皇家音乐学院。

熟悉的车站,熟悉的笑脸,银光满怀期待地来到火车站接我。“我就知道姐姐会来的!”她高兴地跳起来说,“姐姐一定是来听爸爸妈妈的音乐会的,没错吧?”嗯,这算是一部分目的。我其实是想看看,中心城皇家音乐学院的内部是什么样的。会不会像魔法学院那样有浩如烟海的音乐书籍?会不会有乐器展览?带着疑问,我跟着小妹妹朝学院所在的方向走去。

和我想的略有不同。我一直以为音乐学院会被美丽的森林环抱,四周有翠绿的树木,门前还有潺潺的溪水。野花开得正烂漫,鸟儿在林间歌咏,前来修习的小马一边聆听,一边激发着自己灵感,然后在五线谱上写下又一段华美的乐章……但是没有森林,没有野花,偶尔有几只鸟会落在学院的附近,更没有那潺潺的溪水了。音乐学院虽是在郊区,但它周围的景物恍惚间让我感觉像回到了皇宫——只不过作为皇宫的是音乐学院。它的周围有几幢小楼,大概十几匹小马住在这附近。有几条路通向这里,附近还有一家乐器店和一家花店(它们挨着)。银光兴奋地跑到音乐学院的门口,然后挥蹄子示意我快过去:

“快来呀,姐姐!”她招呼我道,“不想见见小马国最好的音乐学府是什么样的吗?”说起来我当然想。但不知道是不是它的位置有些偏僻,给我留下了一个不太好的印象……即便如此,我还是跟着小妹妹进去了。

和外面不同,学院里面的装潢可以用古朴典雅来形容。红木的器具和古朴风格的设计,让整个大厅都显得有些暗,不过如果走近些,你就能看到那些精美的纹理:它们绝对是工匠用蹄子一下下刻出来的。大厅的尽头是一个服务台 里面有一匹小马正在等待前来参观的学生——当然,我们不是。我们只是借机会来这里看看。我注意到服务台上有一个袖珍展览柜,里面放着几把小提琴的模型,可能还没有我的蹄子印那么长。“请问现在允许参观吗?”银光用充满歉意的声音问道,她甚至不太敢正面看着对方的眼睛。现在是暑假,小马们都没来上课。

“哦,当然可以,”他满怀热情地回答,好像他从暑假开始就没再见到一个游客,“需要我带路吗?”我们给了他一个善意的微笑,然后摇了摇头。虽然那雄驹有些失落,不过他还是祝愿我们:“希望你们开心。”一楼已经参观完了,接下来就是上面了——音乐学院的小马们学习生活的地方。我想知道如果我拥有的是音乐天赋,那我的生活会是怎样的。

不知道我刚才有没有留意两侧的大门(应该是没有……)。那里就是爸爸妈妈演奏的礼堂。不过现在我和银光在二楼,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看到一点有礼堂的迹象。小妹妹似乎对寻找礼堂失去了兴趣,她打开音乐教室的门,进去仔细观赏了一番。没过多久,她出来了,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你这是怎么了?”我忍不住问道,“看上去你好像见到了什么让你十分害怕的东西。”嗯,比如无头鬼马(实际上我自己也害怕)……

“天哪,”她轻叹一声,“里面有好多乐器呢。架子鼓,吉他,长笛,还有……”对于其他小马来说,听到有这么多乐器,一定会想去看看。不过,我更想知道,学院里的一天是怎样度过的。至少,不会和小妹妹之前的经历一样。

这时,之前在楼下的小马走了上来,这时我才开始注意他的穿着打扮:身着一件系着红色蝴蝶结的西装,他的鬃毛是灰色的,看上去一副很沧桑的样子——如果不注意那张脸的话。坦白地说,很英俊,真的很英俊……是不是音乐学院的小马都是这样啊?

“请原谅我的不请自来,”他向我们鞠了一躬,“不过我觉得,有我在的话,或许你们能了解更多。”他的话还是有道理的。“嗯……我想知道,”我仰望着天花板说,“我想知道学院里的小马们的一天是怎样度过的。”

“那你们真应该庆幸我来了,”他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请跟我来吧。”我早就知道他可以作为我们的导游的,不是吗?也许是我有些盲目自信了?我应该知道,他经常学院里的小马们一起,对他们的生活很了解的……

不可思议的是,他又把我们带回了一楼:“我叫圆舞,是音乐学院安排的接待员,”他向我们鞠了一躬,然后说道,“一位学员的一天,就从进入学院开始。”我开始猜想他会把我们带到哪个教室。管乐器?弦乐器?还是钢琴教室?甚至在我们路过这些教室时,我都开始怀疑圆舞是不是带错路了——学生们来到教室后的任务不就是上课吗?他们还会去哪里?

他驻足的地方给了我们答案——食堂的门口。看到我们疑惑的眼神,他解释道:“或许你们觉得,小马们的早上都应该是从课堂开始,但是这里不一样。学生们要提前一天把他们的行李放好,到了第二天早上,他们来这里就不足为奇了。”原来这是一所寄宿学校。那学生宿舍在哪里呢?我的内心告诉我,不要着急,一点点参观就好。走进食堂,里面放置了数十张漆好的木桌还有成双的带大靠背的座椅,就像在高档餐厅的那种,坐上去的感觉,着实让我嫉妒!再看打饭的窗口,区域分明,主食,副食,甜品,还有饮料,一应俱全。银光惊讶地张开了嘴,只恨我自己没有妹妹那样的音乐天赋,不是这里的学生……我嫉妒地垂下耳朵,然后不满地看着圆舞:“为什么这里的伙食标准这么高啊?好像高档餐厅一样。”饮食都这么好,我想住宿也不会差的吧?哎呀,忘记用“请问”了,可能我真的是嫉妒了……尽管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说话时我仍觉得自己的怒气好像随着话语一起“喷发”出来。

“呃,”圆舞愣了一下,然后解释道,“对普通家庭来说,这确实很过分。不过不要忘了,这是皇家音乐学院……”皇家,皇家,嗯……也就是说塞拉斯蒂娅公主可能会来这里参观或者视察!所以,如果要招待公主……我想我明白了。

第二站终于来到了我之前猜测的音乐教室。和我想的不同,这里只有一个大讲台,下面有很多行座位,都是给学生做的。“因为音乐学院每年的招生量很少,”圆舞解释道,“每年可能最多也不过一二百匹小马驹,所以这里的课程都是以年级安排的。这里一共有四个年级,全校大概有八百匹小马吧,算上新生的话。而刚入学的一个月,是要学习系统的乐理知识的。”我一边听,一边和银光对视。这是她很快就要面对的。“一节课可以持续一到三个小时,理论课的时间稍长一些,而乐器讲解课就不一样了。我带你们参观一下乐器室吧。”

从音乐教室出来,他先带我们来到钢琴教室。房间不大,一张方桌上放了一摞乐谱,还有三架钢琴摆在桌子旁,都是三角钢琴,看上去好像很名贵。“通常小马们都会自己带着乐器,除了钢琴,圆舞说,“事实上在学院里,这样的教室有十几个。””我不明白,但是小妹妹见钢琴是打开的,于是在方桌左边的琴凳上坐下,信蹄弹了起来。一曲终了,连圆舞也不禁为她鼓蹄。“她真是一匹有天分的小马,”他对我说,“经过锻炼的话,一定会成为全小马国出名的钢琴家。”就像妈妈那样~我一边为小妹妹高兴,又一边为自己难过——我恐怕是不可能像今天这样,再来这里第二次了……

接着是弦乐器教室。虽然皇家音乐学院是以培养优秀的古典乐器演奏家为主,但教室的墙上也挂着吉他和一些民族乐器,比如说一种四弦琴。和钢琴教室的不同,这里的乐器是供教授使用的,因为这些乐器都不算太大,除了一旁的大提琴——它是唯一一种教授和学生都可以用的乐器。“有时候学生们觉得它太大,就没有带过来。”我也这么觉得。似乎银光不会弦乐器,她只是在在屋子里绕了几圈。

最后是管乐器教室,这里就是银光擅长的地方了。她跟随妈妈学钢琴,跟爸爸学笛子,差不多哨笛和长笛还有竹笛她都会吹。当她提出吹奏的请求时,圆舞婉言拒绝了。“很抱歉,不过它们在开学之前还有被清理一次,还请原谅。”小妹妹垂下耳朵,看上去不太高兴。“没关系的,”我小声安慰她,“很快你就能天天吹笛子了。”

从学院出来已是傍晚。我看着被染红的云朵,慵懒地伸了伸腰。“今天的见识还真不少呢,”我略带遗憾地对小妹妹说,“我相信你的学院生活一定会非常快乐的。那里会有和你志同道合的同学,高端的食宿,最重要的,还有艺术环境的熏陶。”银光用满心期待的眼神看着我,露出了甜美的微笑,“我一定会努力的,姐姐~为了成为星光家族的继承者而努力!”夕阳下,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走在回家的路上,说笑着,快乐着……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ShiningStar018  独角兽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