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严肃文学创作,撰写冷门却带感的故事。 爱发电个人页:https://afdian.net/@Moab_Dongfang 或直接搜索东方墨白。 一点小小的物质奖励足以带来至高无上的动力;-)

归途II·王国的决断与帝国的罪孽

楔子 重生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3,989 字

publish于 12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143 人看过

chat共 1 条评论

thumb_up共 1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9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楔子

重生

 

临行前身旁众马眼中的怜悯在他脑中挥之不去,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究竟是什么。但在被蒙住双眼、封住嘴、绑住四蹄的情况下,除去马车一路行进的滚滚车轮声,他也只能以思考为伴。

与他一同装在车中的马共有十余匹,无一不是这般“穿着”。一路上他们发不出丝毫声音,只因心中对未知的无端恐惧,就足以让他们连呼吸都变得谨小慎微。按理说,死亡该是他们的最终归宿,这满载的一车都是行将就木之马。可当他们准备与这世界作最终告别时,君主却微笑着对他们说:“别急着去死,你们另有所用。”

带路的车夫倒是很健谈,话语中夹带一丝古怪的口音。他奇怪于车夫的喋喋不休,因为车夫是看着他们货物般装上马车的监管者,他清楚车内马是何等穿着。可他就是一直在说,说着令车内马摸不着头脑的话。

“我说你们怎么这么沉寂?虽然心中恐惧,但不至于连一点疲劳的叹息声都没有吧?你们真是我遇到最安静的一批马,真不知道帝国近几年法律又做了什么调整,像你们这种胆魄的马也能定罪至此?”

是啊,像他这样的马竟然也会落到这样的境地,这是所有认识他的马都不会想到的。他做错了什么呢?那天,他与母亲一同赶集会购置食物,却忽然从一旁贩药棚子冲出来一匹雄驹要夺他母亲项上的水晶项链。看着雄驹与母亲缠打在一起时,他焦虑万分,情急之下,将一旁果摊切水果的短刀送进那雄驹的心脏。这本是合情合理的自我防卫,可法院冰冷的“故意谋杀”罪名却将他的想象击破,士兵义正言辞的指控将他描绘成一匹罪大恶极之徒,不给他任何反驳的机会,死刑的判决永远堵上了他的嘴。

“你们呀,没必要太担心了,高兴点,”这样说着,车夫吹了声口哨,“我以一匹过来马的身份告诉你们,能来到这里的各位才是幸运的,初到之时我也有些紧张,但熟悉了生活后我才发现自己以前的日子算是白活了。”

有这等好事?那为何不让他们体面地来,却要绑缚绳索、在深夜悄悄的走?越是甜美的谎言下面越藏着狠毒的真相,听着车夫这番话,他的心揪得更紧了。他别无他求,只希望能让他死个痛快,现在唯一让他感到心安的地方只有米里哀主教描绘的圣地——天堂。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在骗你们?这没什么,任谁也无法轻易相信自己现在的处境会是奔赴更美好的生活,”车夫像是洞察了他的心思,“但我敢保证,除去建筑风格,你们去往的地方将是你们马生的天堂。”

这句话让他陷入了沉思。每周日去教堂弥撒时,米里哀主教都会向众马介绍他的终极信仰。天堂,据米里哀说,是圣洁之马死后,灵魂永远归宿的地方。所有马当然都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好去处,即便是死后。可像他这样背负罪孽的马,也存在着属于他的天堂吗?

马车毫无征兆的停下了。车夫从车座上走到远处与别马交谈,谈话的内容已听不清。很快,他听见马车上罩住他们的铁壳开锁的声音,随即感受到剧烈的晃动,关押他们的牢笼被两匹马生生抬起,从马车上放到了地面。蹄上的绳索被一柄匕首割开,不等他活动酸痛的四肢,粘稠的未知液体被喷到相同的位置,这液体竟比绳索还要牢固,像是强力胶一般将他的四肢死死粘在了一起。

片刻的沉寂,他很确定与他同行的所有马都经过这般替换后,牢笼再次被抬起,开始缓缓前行。

环境逐渐变得嘈杂,他们仿佛到了另一片城区。怎么,经过一夜的长途跋涉,他们竟都没有离开帝国?侧耳细听,他又无法分辨那些马的话语,只觉他们都说着同样的方言,仿若置身异国他乡。

“九、十、十一、十二”其中一匹抬着牢笼前进的马查着他们的马数,仅是几个简单的数字,透露出的口音足已让他确信,他绝不在他的家乡,“十二匹?就这么点?”这马丝毫不掩饰语气中的埋怨,他甚至可以想象到说话马此刻紧皱的双眉。

“已经不少了!”另一匹抬笼马说,“战争刚刚结束,按说应该有不少逆贼被判死刑。可有一个叫杰克杰克·罗丝——好像是这么个滑稽名字——的家伙与银甲闪闪正面对峙,大刀阔斧地将帝国法律作了调整。半数以上的反叛者都被免去死刑,或改为劳役、或改为关押,总之,死刑犯数量锐减。银甲算是东拼西凑,才勉强凑了两位数的死刑犯来!”

“你跟我解释这些没用,作最终审查的可是女王陛下!”提出质疑的那马说,“仅仅十二匹马,女王陛下的脸色不会好看的。”

“那也没有办法,我会向她解释,听不听就”他的同伴叹一口气,“女王陛下发起火来真可谓雷霆之怒,可怜咱俩又要经历那可怕的场景。”

他们的称谓引起了他的注意。女王陛下?怎么,这世界上除了邻国的大公主与二公主外,还敢有马自称为女王陛下?听着他们的描述,他心中对这位女王越发好奇。

“你说,女王陛下弄来这么多马干什么?”第一匹马话锋一转,“我都记不清这是她实行此计划的第几个年头了,王国的居民数量少说翻了三倍了吧?可我只觉得除去加重王国负担外,这计划没有任何实质作用!依我看,她是早知自己的计划有问题,但碍于面子一直

“嘘!嘘!不要说这种话,被听见了连我也要跟着遭殃,你忘了忤逆女王的下场吗?”另一匹马打断了他,紧接着压低了声音,“女王只是在等待一个时机,在时机恰好前,囤积足够的居民——或者说,士兵——是有必要的。”

“喂喂,说得那么严肃,你真有你自己的推断?”

“黑晶王的归来不是巧合,这就是女王陛下一直等待的时机。女王能感受到这个世界魔法波动的变化,大概一个月前,一股突如其来的波动干扰了整个世界,暗影法术的强度骤增,女王从中汲取的养分抵得上她数年的修养。”

“你知道得这么清楚?”第一匹马吃惊地问。

“作为她的王座护卫,偶尔能听到她有关自己计划的自言自语

“你居然偷听女王的自语!女王陛下可说过如果偷听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我的偷听?”这马打断了他,“我可是将你当朋友才对你说这些的,你不听我可就不说了。”

“别别别,我听、我听,”第一匹马说,“我还是很好奇女王陛下究竟在计划什么的。”

“自从黑晶王被再次消灭以来,女王陛下陆续派出十几位侦察兵前往帝国,结果统统是‘有去无回’,你不会不明白这种侦查行动的意味吧?”

“你的意思是这些侦察兵已经全部渗透到帝国皇宫中了?”

“不出几日,帝国方面必有大乱,女王陛下也会有所行动,”这马没有接他同伴的话茬,“看着吧,帝国与我们的安稳日子都过不长了。快到皇宫了,刚刚说的一切你全当没有听见,不然我们两个都没有好下场!”

有士兵已经潜入皇宫内部了吗?这种机密如果能够告知银甲陛下,他的死罪恐怕也能免除了吧?可现在哪里有这样的机会呢?而且,他发现,自从因护母而被定罪后,他的世界、他的信仰他的一切都崩塌了,这样的他,真的还在乎帝国的安危吗?

这样胡思乱想着,他没有注意到,关押他们一行十二匹马的牢笼已经被悄然放下了。拉回他思绪的是抬笼马意料之内的、女王的“雷霆之怒”:“就只有这么几匹马?”

“帝国刚经历的战争,黑晶王得以成功回归一半功劳都在他的信徒组织头上。”女王呼吸急切,语气中满是质疑,“那种组织中何止千马,就算他银甲办事不力,放跑了多数,只算捉住的马,各个按上叛国罪之名,难道还凑不出百余匹来?我看他纯粹是在敷衍罢了。”女王深吸一口气,“还有你们两个!派你们去是做什么的?这种马数给你们,你们就直接毫无异议的抬了回来?”

“我们当面提出了质疑,只是帝国这次的死刑犯确实只有这些,这是我们仔细核实过的”答话马的声音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一审判决时,死刑犯的确是有数百马之多。但后来按照最新修订的法律,很多马都被免去死罪

“最新修订的法律?”女王声音疑惑,显然,这出乎她的意料,“他为什么要修订法律?”

“死刑犯们的失踪被一匹马注意到了,且这匹马已经开始着手调查,”答话马说,“但为了减少死刑犯的数量,他与银甲正面对峙,最终,在阿奎斯陲亚公主的胁迫下,修订了现行法律。”

“能注意到死刑犯的减少,还能说服大公主帮他一起对峙银甲,”女王思索着,“什么马有这么大的能力?”

“据说是来自阿奎斯陲亚的将军,名叫杰克·罗丝。”

“杰克·罗丝!”听到这名字的瞬间,女王的怒火重又被点燃。这股怒气与方才嫌弃马数过少时不同,喊出这个名字时,女王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只有积怨已久,才会产生如此纯粹的愤怒。

“哈哈哈哈哈哈!”就在所有马觉得女王要陷入暴怒时,一阵阴沉的笑声传来,随即音量越来越大,最终,女王仰天大笑,几近癫狂。“杰克·罗丝啊杰克·罗丝,多少年前就是你阻止我清除叛徒,现在又是你来破坏我复国的计划!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地奔向毁灭,我也没必要再拖延下去了。”

“你们两个,出去吧,我要处理这些新到的马。”女王说,随之传来的是渐行渐远的蹄声。

他忽然感觉这位女王靠近了,不等他多想,蒙在他双眼上的布条终于被解开。映入眼帘的景象与他的想象相去甚远,明明说是“到了皇宫”,可此刻四周的环境只能让他联想到天然山洞。如果说未经打磨的石墙还只是过于原始,那上面时开时合的孔洞就令气氛诡异得多。地面上,墙壁上,视野内四处可见的绿色未知黏液让他感到恶心,他低下头,发现将四蹄粘在一起的也正是这绿色黏液。视线略微上移,一马大小的绿色虫茧挂满了空间——他无法承认这是一座皇宫——的顶部。淡绿的光芒在茧内显现,那里面孕育着什么?他不敢细想,有一句古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马”,这地狱般水土下,会孕育出怎样地狱的生物?

一只蹄子将他四处张望的脑袋扳正,他的视线重新回到前方,他这才看清那位女王的面目。昔日噩梦般的回忆涌起,只一瞬,他完全明白自己身在何处,也完全理解了为何在小马们公认的公主塞拉斯缇娅存在的情况下,她仍敢自称女王。

“准备迎接新生吧,生物。帝国将你抛弃,而我赐你重生!”

他正想说些什么,女王一蹄扼住他的咽喉,在他张嘴吸气的瞬间,蛇信般细长的舌头直入嘴内,紧紧贴在他的喉咙处,断绝他用嘴呼吸的通道。他无法呼吸,挣扎的身体也被黏液限制,昏迷前的最后视野中,女王的双眼放出不尽诡诈的绿光,一层墨绿色薄膜由下至上缓慢闭合,最终将他也包成如顶端悬挂的那般地狱的虫茧。

东方墨白  陆马 #1
回复 楔子 重生

经过几天的思路整理后,在下终于决定起笔第二部。不知这一篇楔子各位有何感想?

新楼开写,亟需各方激励。老规矩,如果喜欢本次更新,请一定点击五星评价★与收藏,比特充足的用户不要吝啬自己的比特为文章点击HighPraise。同时,希望喜欢本小说的读者将本小说推荐分享给其它马迷~

凡在本小说任意章节下回复有关剧情评论达五十字者均可获得一百比特的奖励,多多讨论多多回复,读者的回馈永远是更新的最大动力!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严肃文学创作,撰写冷门却带感的故事。 爱发电个人页:https://afdian.net/@Moab_Dongfang 或直接搜索东方墨白。 一点小小的物质奖励足以带来至高无上的动力;-)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