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究竟是运气不佳,还是不祥之兆?”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长篇翻译】三重困局(52/62)

第四十四章 直面绝望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6,333 字

publish于 13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127 人看过

chat共 3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5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直面绝望    Standing Against Hopeless Odds

 

他们尽了全力。雷云陷阱制作完毕,放置在街道各处;云宝尽可能地在城市边境创造了最猛烈的暴风雪;居民全撤入宫殿中,城市里满是浓雾,严重阻碍了视线,尤其是在靠近街道的高度。此时,云宝、暮光、星光、小蝶、轻语、苹果杰克、瑞瑞,还有萍琪,都站在宫殿一个宽大朝南的阳台上。

 

一夜过去,地平线上原本模糊渺远的轰鸣与可怕的咆哮,已完全变成一片混乱的屠杀。她们勉强能看到,起伏波动的一团——那是虫群——拼劲全力想要穿过那高耸的暗影——黑晶王。魔法的光束与闪烁时不时便会出现。战声回响着,在如此遥远的地方都听得见。

 

云宝缓缓将视线从缓慢靠近的战斗上移开,依次看向身旁的小马们。暮光和星光,尽管忧心忡忡,却都面带决绝。她们已经做足了准备。虽然,每次云宝想与暮光对视,独角兽都会一缩,看向一旁。云宝无声地叹了口气,将视线移向其他小马。小蝶和轻语看上去就没有那么有把握,轻语缩在小蝶的翅膀下,天马满眼恐惧地看着远处暴虐的战斗,耳朵紧贴头顶,双眼圆睁。两只雌驹都在发抖。

 

苹果杰克的神情更难解读,她双眼盯着战场,目光锐利,帽子放在靠后的位置,以免遮挡视线。她的嘴唇抿着,一道严肃的细线,表情一动不动。瑞瑞尽可能地想要做出同样勇敢的样子来,但她身体微微颤动,鞍包沙沙作响,眼睛也抽动着,足以看出,她害怕极了。至于萍琪,她每隔一会儿便对朋友们露出安慰的微笑,想要让大家的情绪积极一些,再积极一些。然而,在她的笑容之间,她会出神地盯着帝国的天空,仿佛担忧会有什么东西从空中出现。

 

云宝叹了口气,将视线放回远处的战场。战斗的双方已进入暴风雪中,很快就要到达雪势最为凶猛指出。她呼出一口气。“...是时候了。”她终于用沉重的语气说,又转身面向朋友们,板起脸来,“暮光,星光,在这里等着,随时准备把护盾拉起来,剩下的,道宫殿里去,想办法让水晶小马们不要恐慌,好吗?让他们专心找水晶之心。”

 

“我们真的不能和你一起吗?”瑞瑞轻声说,稍稍走上前,终于将视线从战场上移开,“就连为你加油,提供精神支持也不行吗?”

 

云宝严肃地摇摇头:“不行...对不起,你们去的越多,邪茧就越有机会伤害你们。现在,宫殿里的小马比我更需要你们...”她愧疚地说,看向小蝶,“尤其是你,蝶,一定要保护好轻语,好吗?”

 

小蝶点了点头,走上前来,紧紧抱住云宝,天马公主毫不犹豫地回抱住她。“千万...小心...”小蝶轻声说,将脸埋进云宝的肩膀。

 

“别担心,”星光插进话来,鼓励地一笑,“我们没问题的。”

 

暮光欲言又止。

 

小蝶缓缓从拥抱中退开,想要挤出一个微笑,最后叹了口气,俯下身,让轻语爬上自己的背。小夜骐看着云宝,眼神捉摸不透。“拜托一定要赢...”她喃喃道,将脸藏进小蝶的鬃毛里去。

 

苹果杰克也转身面向云宝,摘下帽子,放在胸前,接着,深深地、恭敬地躬下身。自然,云宝摇着头想要出言阻止,但苹果杰克先她一步。“咱们支持你,云宝。”她只说,便站起身来,将帽子戴回头上。

 

萍琪在这时开口了,她蹦跳着上前来,轻轻推开小蝶,将前腿紧紧搂在云宝的肩上,用力足以勒断骨头。“你没问题的,小黛西!为了大家加油啊!”

 

云宝呼吸不畅,无力地轻笑几声,在萍琪的魔爪下扭动身子:“没问题,别担心,可是,呃——啊!要...憋死..啦...”

 

“对不起啦!”萍琪连忙说着放开云宝,向后退去,站在小蝶和轻语身边,脸上带着大大的微笑。云宝为朋友的奇葩行为翻翻白眼。

 

瑞瑞温和地微笑,看着两个朋友,独角紧接着亮起标志性的蓝色光来。她打开一侧鞍包,从中飘出了些什么东西,既在仅剩的阳光中闪耀,也在云宝眼中闪耀。“或许,你会想要这个?”她露出大大的笑容。云宝睁大眼睛。

 

“我的...我的王冠...你把它修好了?”她几乎不出气地轻声说道,伸出一只前蹄接过王冠。没有错,她自暴自弃地发怒时,打掉的红宝石被装了回去,留下的划痕也全被修补平整。事实上,她的王冠,看上去完好如初。

 

瑞瑞看到云宝仔细地看着她修好的王冠,笑得更开心了。“看到你把上面的红宝石打掉了,我就知道必须出马了。毕竟,谐律元素不在这里,王冠就是你的象征,而我们大家最喜欢的公主,如果连象征都坏了,那可不行...”她一下板起脸来,“所以,我希望你能保证,不要再故意弄坏王冠了。我不管你对自己有多生气,发泄情绪最好的方法肯定不是破坏这件精妙绝伦,意义非凡的艺术品,知否?”

 

云宝在瑞瑞严厉的语气中稍稍瑟缩,但接着便小声笑了一声。“好吧...我不会弄坏的,保证。”她回答道,轻轻一摇头。

 

远处又传来一声爆炸,朋友们转头看去。战争正在靠近,看上去,虫群已经决定不去管黑晶,直朝水晶帝国袭来。暴风雪当然给他们带来了阻碍,但不管怎么样,他们几分钟之内也要到了。云宝眯起眼睛:“暮光,星光,照做。剩下的,进去,立刻!”她命令道,展开翅膀。其他朋友们一个接一个地退回到宫殿里,关上门,将云宝、暮光和星光留在外面。

 

冷风吹过,云宝不由自主地打了个颤。她快速地抖了抖身子,低头看向蹄中的王冠。暮光和星光点亮独角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她闭上眼,缓缓将黄金制成的圆圈举起,安安稳稳地戴在头上。似乎,比以前更舒服了。或许是瑞瑞调整了尺寸?她再睁开眼时,巨大的魔法护盾从地面涌现,将整座城市包裹在内。护盾外原本填满空气的喧哗,此时被温柔缥缈的低吟取代。正像上次,是一个完整的穹顶,表面涟漪不断,洋红色与青蓝色混合。

 

穹顶构造刚一完成,云宝转身面向暮光。她的眼睛紧紧盯着地面。“暮暮...”

 

“不要去...”暮光轻声说,抬起眼与云宝对视,其中已经有了眼泪,“求求你...”

 

云宝一怔,看向一旁,耳朵贴着头顶:“...可我必须去。如果索拉克斯和法瑞克斯不能在护盾破损前带增援回来,那...”

 

“不是还有陷阱吗,云宝!”暮光努力想要分辩,声音变得哽咽,“你可以到宫殿里面来,我们可以想办法守住大门!求你,不要独自去战斗!”

 

“躲起来又有什么用,嗯?”云宝皱眉问道,“我们是要争取时间,暮暮。如果都躲进宫殿里,就等于放弃时间,我们都说好了的!这就是最好的争取时间的方法!”

 

暮光瑟缩了,向后退去,耳朵紧贴着,双眼又盯向地面。云宝看到这一幕,眼中的厉色顿时消散。暮光的声音划破沉默,云宝僵在原地。“我知道...但我不想失去你...”

 

云宝将前蹄放回阳台的地板上,轻轻呼出一口气。她缓缓走上前来,与暮光脸贴着脸,直视她的双眼:“我也不想失去你...所以我才要到外面去。如果你受伤了,我永远也不能原谅自己的...”

 

许久,三只雌驹沉默着。星光的独角闪了几闪,她开口了:“有幻形灵工兵在攻击护盾。”

 

云宝朝星光一点头,再转向暮光:“暮...我要走了,得去准备...”

 

暮光咽下一声啜泣,紧闭双眼。但过了片刻,云宝的唇温柔地吻在她的唇上,她的眼睛顿时睁开。不过,她并没有一直睁着眼睛,而是一边将一只前蹄搂住云宝的肩膀,一边慢慢闭上眼。几秒钟,两只雌驹就这样相拥相吻,品味着对方,感受着彼此。终于分开时,她们彼此对视。暮光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用几乎细不可闻的声音说:“活着回来...好吗?”

 

“我会的...我保证...”

 

云宝转身准备离开,但暮光拉住了她的蹄子,她疑问地回头看过来。暮光颤抖地吸了一口气:“那个...你走之前...再说一次,就一次,好吗?”

 

云宝困惑地眨眨眼,但很快便露出明白的表情,脸微微一红。“哦,呃...好...”她羞赧地看了一眼星光,后者用蹄子比划一下,鼓励云宝不要在意她。云宝稍微放松了些,又看向暮光:“...我爱你,暮暮。”

 

暮光也微笑,尽管几滴眼泪从脸上流下来:“我...我也爱你...”

 

离别之语交换完,暮光松开了云宝的蹄子。天马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转过身,展开翅膀,纵身跃下阳台,优美的身姿消失在雾中。暮光看着她离开,所有的一切都仿佛不存在,只有她深爱的雌驹渐渐消失的背影。

 

----

 

邪茧吃力地低哼一声,又将一道魔法射向黑晶王。她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怪物很有恒心。自从他出现在满是积雪的废土上之后,他便不曾停下侵扰她和工兵们的行动。在他的暗影形成的触手下,她的虫群已经有一大半陷入了僵死状态,黑魔法攻击受伤的幻形灵只多不少。她的攻击力量已经损失了一半,剩下的也在迅速地失去仅剩的战斗力。城市四周凶猛的暴风雪更是雪上加霜,每一片雪花,都仿佛刺在甲壳上的尖刺,还阻挡了视线。

 

但他们终于还是到了。她的先头部队被巨大的魔法穹顶所阻碍,一看颜色便知道,暮光闪闪就在里面的某处。尽管为了躲开黑晶的又一道触手,仓促回旋,满脸落满了雪,她想到终于能对那只紫色的蛆虫复仇,仍然笑得像个高兴的幼虫。她脸上的伤痕热切地燃烧着,提醒着她,这道伤疤仍然存在。

 

很明显,护盾太强大,无法穿透,对它攻击的工兵便退开,飞入高空,远离黑晶的攻击。邪茧转身绕过又一记攻击,也飞入高空,同他们碰头。斯汀戈在队伍的最前面。忠诚的工兵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女王一到附近,她便指指护盾。“非常难对付!”她大声喊着,盖过黑晶回荡的嚎叫和狂暴的风雪,她一瑟缩,接着说道,“整个虫群全力以赴,也要几个小时才能造成损伤!怎么办,陛下?”

 

邪茧苦着脸低头瞥一眼黑晶。很明确,他们之间的战斗仍然焦灼。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存在,而且除非他亮出自己似乎无穷无尽的独角,她也没有任何伤害他的办法。虚无缥缈的身体,意味着几乎没有能伤到他的办法,而他也将这一点发挥到了极致。她的工兵都精疲力竭,已经无力同他对抗,只能试着躲避。

 

她将双眼转回穹顶上,细细打量,估计着大小,寻找着弱点。护盾很强大,但比她还差得远。她有主意了。“拖住暗影!”她对剩下的虫群命令道,独角亮起绿色的魔法,“不要让他追上来。我有力量突破护盾,足以进得去,然后我就去找到支持护盾的敌马,就地消灭。然后护盾就会消失,你们进来,尽快找到城市的爱意来源。有了这种无穷无尽的力量,我们就能把这个‘暗影之王’撕个粉碎!听明白了吗?!”

 

工兵们大声回应。“我们都明白,陛下。”斯汀戈自豪地笑着说,“我不会让这个魔鬼追上您的。”

 

邪茧露齿而笑。“很好。就交给你了...”她饥饿而急切地低吼,转向护盾的方向。“我们的饥饿即将迎来终结,我的臣民们!再坚持一下!坚持住,你们将得到无比的回报!”她大声喊道,咆哮着,将一道细长的、高度集中的魔法光束从独角射出。绿色的光柱集中护盾表面,一道明亮得睁不开眼的闪光,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光一瞬间便消失了,又是一道震耳欲聋的巨响,这次像是打碎玻璃的声音。正如邪茧所说,护盾上破了一个洞,她毫不犹豫地上前去。

 

工兵们一齐欢呼着,邪茧钻进洞中,护盾在她身后合拢。一瞬间,战斗的喧闹变得模糊,冰冷的空气也明显温和起来。她刚刚被迫遭受的凛冽寒风此时也立刻不再肆虐。这份崭新的平静与祥和,同几秒钟前的一片混沌,全然不同,令她忍不住不安地打了个颤。但她很快找回状态,落在地面上,给自己疲惫不堪的翅膀休息的时间。一落地,她深深地从鼻子中吸气,缓缓向前走去。

 

她很快发现,街道空无一马,这更令她的处境显得古怪。这里什么也没有,只有水晶雕刻成的房屋。看起来,居民们一天前还在这里,此时却纷纷离开,只有风吹过房屋,像是在吹口哨。她经过一个个广场,在一到两个广场上看到了集市的售货摊,看上去都像是仓促丢下的。

 

邪茧眯起眼睛前进,仔细观察每一处阴影,每一个角落,随时可能有突袭。穹顶中浓厚的雾气,更令她难以看清眼前。如果不是因为翅膀酸痛得必须休息,再加上她自信工兵们没有她也能坚持一阵子,她一定会改用飞的。

 

然而,令她惊讶的是,谁也没有来。她经过一团比周围都要浓密的雾时,那团雾突然亮起一道闪电,发出雷声。邪茧睁大眼睛,电流穿过她的身体她痛苦地叫了一声,向后跌去。电力很足,她身上的许多肌肉违背意愿抽搐着,她全身都痛。然而,邪茧还是坚持着从云中退出来,躲开了它的闪电。肌肉放松下来,她仔细地打量那团云。

 

她听到,有什么东西在不远处移动,穿过空中。她看过去,正好看到雾气中消散的一抹多彩的光。邪茧露出小小的笑意,用魔法驱散那团雷云,将它变成普普通通的水蒸气。“原来如此...很聪明,云宝黛西公主...”她嘀咕着,基本是自言自语,又向前走去。这一次,她小心地观察着四周,以防再入陷阱。

 

当然,说的容易,做的难。不止一次,她会穿过一团游走的、与周围雾气看上去一模一样的云。有的带来令她剧痛抽搐的电流,有的带来令她僵硬麻木的冰雹。

 

她以为,自己已经熟悉了套路。这时,突然从雾中飞来一朵云。她转过身,亮起独角,准备击散它。可还没等她发射魔法,云就突然爆炸,化为一团火焰。邪茧睁大眼睛,将魔法重新导向,改成一个护盾,正好挡住冲刷过她的一片火焰的风暴。几秒钟里,火焰灼烧着护盾四周的街道,余热令她全身冒汗。但终于,火焰消散,只留下余烬飘散在空气中。

 

邪茧低声咆哮。“看来你还算聪明,知道不可能和我正面对抗!”她愤怒地喊叫,接着向宫殿的方向走去。

 

又是一朵充满了电力的云,从另一个方向,向她飞来。但这一次,还没等碰到,她便将它击散,剩下的水蒸气蹭过她的身体,毫发未伤。她看到一个天马的身影飞回雾中消失。猎食者的本能告诉她,追上去,但她克制住自己,接着向宫殿前行。“你当然知道,一见到我,你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她接着嘲讽道,“所以你就拿幼稚的陷阱,装有元素的云,来对付我。我真心建议你,稍微有点创意...”

 

又一朵云,又被击散:“可你已经输定了,你越是反抗,就只会越痛苦。”

 

雾中,冲出一朵巨大的云。邪茧发射魔法,却惊讶地意识到,那不是一朵大云,而是一大堆云,她只打散了一个,剩下的云全都落在她身上。一团火球,邪茧痛苦地闭上眼睛,点亮独角用护盾保护自己。她快速扩张护盾,将余烬与烟尘推开,这才停止施法,不耐烦地哼了一声:“只可惜,我教训你亲爱的妈咪的时候,你没有看到...”

 

沉默,没有云过来。邪茧凶残地笑了,她知道,自己戳中了暗处敌马的痛处。她继续向前,一副在自己家的模样,大摇大摆地走着,把鬃毛甩到肩膀后。“知道吗,她一直和我搏斗,直到最后一刻,拼了命想保护她宝贵的小马驹们...真是毫无意义,她还是败在我面前,无力反抗,只能眼睁睁看着我,把她的城市变成一座农场。而她亲爱的妹妹,根本没能有战斗的机会...哎呀哎呀,你真该听听我吃你妈咪时候,她惨叫的声音...可好听了。”

 

雾中,有东西冲出来,但不是云,不是添加元素的雾气,而是一团彩虹色的东西,快到邪茧来不及反应。那团东西从侧面扑上来,她才刚意识到它的存在,便被扑倒在地,将她从地上抓起来,飞入空中,又一团充满电能的雷云。撞击传来的雷鸣声,掩盖了她惊慌而疼痛的叫声。然而很快,云中的电力耗尽,云消失了。邪茧重新站起来,甲壳冒着烟。她看向前方,总算看见了敌马。

 

云宝黛西,双眼满是憎恶、仇恨与杀意,她露出牙齿,喘息着——不是因为缺氧,而是因为纯粹的出离愤怒。她展开翅膀,做出威胁的姿态。“不许碰我的家马!”她喊道,声音颤抖起来。

 

邪茧只露齿而笑,随意地打量自己的一只蹄子,像是寻找一处没有注意的伤痕。“那可不行...”她朝云宝露出邪恶的笑,令云宝脊背一凉,“她们,太美味啦...”

 

云宝最后的理智也在此时丧失,她彻底崩坏,愤怒地发出一声宫殿里都能听到的嘶吼,她用力拍打翅膀,一跃而起,朝面前的幻形灵女王扑过去。

 

邪茧露出了狮子的微笑。

 

- - -注 释- - -

 

Dim  陆马 #1
回复 第四十四章 直面绝望

作品这么多马都是玩心理战的,感觉特别高明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2
回复 第四十四章 直面绝望

回复#1 @Dim :

作者自己据说经历过一些事情。

utopia  幻形灵 #3
回复 第四十四章 直面绝望

一个个都是心机。故事很深。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究竟是运气不佳,还是不祥之兆?”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