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锶锂铍
 

氢,氦,锶锂铍

【短篇翻译】您永远忠实的学生 Forever Faithful

本作评价
25()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4b98119443bbd6a5.jpg  


您永远忠实的学生

  Konseiga 著

  小铍 译

  鸣谢 龙灵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7548/forever-faithful


  在统治小马利亚的几千年间,塞拉斯蒂亚公主经历过太多的变乱,但她从未像今天这样悲恸过。

  即使现在已经是盛夏时分,小马谷的居民们仍旧披上了黑色的长袍。一切聊寄哀思的黑色丧服都被穿了出来,每一户门前都挂上了黑纱,图书馆在黑色的装点下显得肃穆而庄严,葬礼在这里举行。

  最前面的位置为暮光闪闪的五位朋友们特地空了出来。正如塞拉斯蒂亚所预料的一样,这一噩耗对们无疑是最沉重的打击。

  云宝黛西的双眼红肿着,脸上泪痕尚存,紧抿的嘴唇因悲痛而发抖。

  苹果杰克低头望着地面,无声的泪水大滴地从双颊淌下,在一片寂静中落到地上,碎裂成一地水花。

  小蝶把头埋在蹄间啜泣着,安吉尔陪在她身旁。兔子没了往日的乖戾,余下只有无尽的悲伤。

  瑞瑞只是一遍遍地摇着头,一遍遍地喃喃:“这不可能,这不应该……”

  萍琪派像是泄了气。一个黑色的气球孤零零地拴在她的尾巴上,在风中伶仃地飘动。粉红色的小马,她没有流泪,也没有说话,只是怔怔地看着前方。

  葬礼开始了。

  六只黑色的雄马,低着头,抬着深色的灵柩。榇上镌刻着紫色的六芒星。斯派克独自走在最前面,引领队伍向前,他桀骜地昂着头,任泪水肆意挥洒。看到塞拉斯蒂亚,他离开队伍,站到她身边。

  塞拉斯蒂亚注视着六只仪仗小马轻轻放下棺木,其中一位走上前来,他紧张地踢踏着地面。

  “暮……暮光闪闪是一位楷模,她……她为全小马利亚的小马们……”他期期艾艾地念着悼词。

  云宝黛西立刻打断了他。“快滚,趁我还没打折你的腿。”她咆哮着举起蹄子。

  六只仪仗小马忙不迭地跑掉了。彩虹色的天马低声咒骂着,她转过身来,面对台下的小马们。

  “假如说,这里只有我们几个失去了一位朋友,”她缓缓说着,指一指最前面的四只小马。“这样说是自私的。就在昨天,整个小马谷——不,整个小马利亚失去了一位挚友。在云中城意外失控的一场雷暴中。”

  云宝深吸一口气。“暮光闪闪的才智无馬可比,她对科学的探索与追求从未停止过。虽然我之前曾经笑她是书呆子…”她强忍着哽咽,“可她随时准备着向那些需要帮助的小马施以援蹄,为他们指点迷津。”

  苹果杰克从地上拾起她的帽子,拖着步子走到云宝黛西身边,把帽子覆在棺木上。“暮光是那种愿意为我无条件付出的朋友。虽然她没有别个小马壮,但她就是那种靠得住的朋友。”

  小蝶加入进来,面对着听众,“暮…暮光第一次来到镇子上的时候……她真的把我吓坏了。”她的声音发颤,不得不停下来深呼吸几次,让自己能够继续说下去。“可是,我们很快就成了朋友……我从未见过暮暮这样的小马,她……她做的每件事,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别的小马……为了让每只小马都能生活在快乐当中。为此,她愿意付出一切。”

  瑞瑞来到朋友们当中:“她时刻都在倾听朋友的声音,无论是多么鸡毛蒜皮的琐事。她从未有过不耐烦的时候。她总是静静地听完,给出她的意见……她是我遇见过的……最贴心的朋友。”

  萍琪派缓缓走上前来,在一片寂静中,从朋友们身边走过,站在灵柩旁。

  “暮———————暮!回————————来!”她放声恸哭,捶胸顿足。

  “哦,亲爱的……”瑞瑞给了粉色小马一个拥抱,萍琪派在她怀里泣不成声。

  “为什么?为什么是她?”萍琪派声嘶力竭。瑞瑞抱紧她,拍打她的后背,一言不发。

  塞拉斯蒂亚缓缓穿过马群,走到最前面。斯派克站在她身后,用她的鬃毛挡住自己的脸。

  她的目光扫过五位悲痛的小马和那棺木,转过身,她面对着听众。

  “无论暮光闪闪在你们心中有着怎样的地位,”她的声音肃穆而庄严:“这只独角兽的身上,永远闪烁着诚实,忠诚,善良,慷慨与乐观的品质。一位可敬的学者,忠实的学生,一位真正的朋友。”

  公主纯白色的前蹄按在灵柩上,魔法的光辉将之温柔地笼罩,缓缓地浮起,沉入六尺之下的墓穴,暮光闪闪的坟墓。

  “愿汝安息,我最忠实的学生。”


***


  “姐姐,你不能就这样悲伤下去。”露娜走过来,安慰着白色的天角兽。

  “为什么不?!”塞拉斯蒂亚的神情霎时变得激越,蹄里紧攥着一张暮暮小时候的照片。“难道我连哀悼我最好的学生都不行吗?”

  “你还有一整个帝国需要你去治理,蒂娅。”露娜轻轻地说。“你知道我自己做不来的。”

  “我已经自己做了一千年了。”塞拉斯蒂亚平静了些。

  露娜退让了,她的语气仍然温软。“我知道,但我从来都不会治理国家,我还需要你。”深色的天角兽挨着她的姐姐坐下。“你明白的,我也很想她。”

  “你看起来可一点也不像。”

  “那是因为你从来没注意过。”露娜低声嘟哝着。

  塞拉斯蒂亚正要发作,却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打断了——一簇黑色的火焰凭空浮现,一卷信札从中具象而成,火苗一闪而逝,卷轴掉落在两姐妹面前。

  塞拉斯蒂亚震惊得许久才说出话来。“没有马能这样向我写信,除了她。”

  露娜蹄急眼快地用魔法夺过了那卷信笺,除下火漆,展开了信纸。那卷蹄稿上沾着暗红色的斑点,看上去并不干净,就好像是从灰尘堆里刨出来的似的。月之公主急切地扫过上面的几行,她的脸色变得苍白。

  “写了什么?”塞拉斯蒂亚问。

  “你不会想知道的。”

  “读。”

  “不。”

  “露娜。读。现在。”

  露娜让步了,她抒平信纸,清了清嗓子:


  “亲爱的塞拉斯蒂亚公主,


  在您教导下的这些日子里,我们从未涉及过死亡这一课题,死亡,或是死后的世界。这是为什么?是您有意避而不谈,抑或是之前不曾有过这方面的研究?死亡,这里是个怪地方。这里很黑,很冷。但我发现,只要我想着什么东西,它就能立刻出现在我面前!这真是不可思议。我感到魔力充斥在我周围,我从未感觉这样好过!尽管,还是有些孤单吧。我似乎是这里唯一的小马,尽管我偶尔会听到些低语声。我试着四处找寻,但我什么都看不到。但无论如何,我仅仅靠念头就写出了这封信!喔,抱歉,又在说傻话了。我想你,公主。我想念小马谷的朋友们,更想斯派克。请替我向他们问好。我会继续研究这里的魔法,以及死亡。也许我会找到回来的办法。


  您忠实的学生,

  暮光闪闪”


  露娜读完了信,任信札掉在地上。塞拉斯蒂亚面如死灰,瞪着满是血丝的双眼。

  “这不可能……”塞拉斯蒂亚喃喃。

  “我们该怎么办?”露娜问。

  “派一支皇家卫兵去小马谷,”塞拉斯蒂亚命令道,“由你来带队。看看有没有什么伪造信件的家伙。”她的声音机械而苍白。

  “怎么找他们?”

  塞拉斯蒂亚只是耸了耸肩。


  ***


  这天的晚些时候,又一簇黑火升腾而起,将一卷信札送到塞拉斯蒂亚蹄里。她立刻遣散了她正调解着的那对夫妻(他们正为离婚和抚养权而吵得不可开交)。公主展开信纸读起来。


  亲爱的塞拉斯蒂亚公主,


  这是我今天最难以置信的发现——光!看起来我要永远待在这边了,时间的概念变得模糊起来。我希望这封信来得正是时候,因为我可不想拖沓!我们都记得上次发生的事情,不是吗?

  我发现,只要我将精神力聚焦到一点上,我就能创造出一丝微光。一番探索后,死亡,看起来是个巨大的,了无生机的世界。我仍然能感到自己的力量在增长——我喜欢这种感觉,就好像我掌控着这里的一切!甚至就在我写信的时候(是的,我仍然习惯亲蹄写信),我创造出的光芒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愈发明亮。我的力量在变强。我能轻而易举地用魔法举起更重的东西,我用一架钢琴做了实验。我能把自己传送出几里远!

  喔,我又开始碎碎念了。我想这大概就是你平时的感觉吧?你可是小马利亚最强大的魔法小马,现在,这感觉就好像我是新世界的公主一样!


  您永远忠实的,

  暮光闪闪


  塞拉斯蒂亚推掉了当天余下的所有日程,晚上,她失眠了。


  ***



  亲爱的塞拉斯蒂亚公主,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充满力量,即便在活着的时候,我从未感觉如此好过。那些原本困难的挑战,现在显得不值一提了,一切都不过是在浪费我的时间!我仍然能听到那些声音,在我耳边低语。她们鼓励我——知道吗,她们真的很不错。总是在指引我,让我做得更好,尝试更多。多多少少有些像你。

  昨天晚上,我拜访了云宝黛西。就我所见,她还在睡梦当中。我们聊了很多,后来,她哭起来。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哭,没错,我死了,小马总是要死的,不是吗?她和我说,她希望能再见到我一面,真正的见到我。而我正在努力寻找方法。

  这里越来越冷了,我感觉不到我的蹄子,但我仍然在写信。寒冷不再困扰我,除了站立时有些刺痛罢了。

  我希望能不这么孤单。


  您忠实的朋友,

  暮光闪闪



  如鲠在喉。塞拉斯蒂亚感到不安,三卷信笺在她睡觉时出现在她身旁。她现在正飞快地扫过上面的一行行内容。看完第一封,她展开了第二份信件:


  亲爱的塞拉斯蒂亚公主,


  我做到了!我找到了不再孤单的方法!根据我的假设,如果我能设法在小马死亡时攫住他们,把他们带到这儿来,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这难道不是个绝妙的主意?

  我又一次拜访了云宝黛西,假如梦境里的确是一匹小马真实的样子,那她看起来确实糟透了——她的鬃毛一团糟,哭得不成样子。

  总是这样。

  她的话越来越少,只是紧紧地拉住我不放,哭,乞求我不再离她而去。我试图理解她为何会如此悲伤——我不止一次地告诉她,死亡是一个多么好的地方——这只是让她哭得更厉害了。

  最后,我现在已经能把自己传送出十五里远了!这对我而言简直不费吹灰之力!我相信就连你都做不了这么好!我会再次拜访云宝的,我想我已经知道该带走谁了。


  您永恒的,

  暮光闪闪



  塞拉斯蒂亚匆忙拆开第三封卷轴读起来,她的瞳孔张大了。


  亲爱的塞拉斯蒂亚公主,


  云宝说,她已经准备好和我在一起了。她对我的忠诚至死不渝,我知道。我,暮光闪闪,我是把我们六个朋友联结起来的谐律元素。哈,也许有点自负了,没关系的。我不指望其他小马能理解我,没关系的。

  如果一切顺利,云宝很快就要在死亡中与我重聚了。长话短说,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我去做呢。等我做完蹄头的事情,我会再给你写信的。


  您热切的学生,

  暮光闪闪


  塞拉斯蒂亚读完了信,她愣愣地看着寥寥几行的信纸,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塞拉斯蒂亚!”露娜闯进她的房间,“蒂娅,我们有了发现!”

  “伪造信件的小马?”塞拉斯蒂亚的声音中带着期望的意味。

  “不。”露娜说。“云宝黛西,她死了。”

  “死了?!”塞拉斯蒂亚不寒而栗。“她怎么会死了?!”

  “我们还……不能确定。”露娜目光低垂。“唯一的线索是墙上的一行字。而且,很诡异。”

  “诡异?为什么?”

  “那是云宝黛西自己写下的。”露娜说,“用她沾满血的蹄子。”

  “她写了什么?”

  “‘现在我们又在一起了。’”


  ***


  亲爱的塞拉斯蒂亚公主,


  我成功了!感谢上天,成功了!云宝现在和我在一起了,她的到来点亮了整个世界!现在这里有了色彩,不再是黑白一片。也许很快,这里还会有草地,会有树!

  云宝感觉棒极了。她在这里能飞得更快了,简直把她高兴坏了。玩得真痛快,我们聊了好多有意思的东西。我们一致决定,无论如何,我们都该把大伙儿都接到这来。这真是不可思议,不是吗?

  不过话说回来,我现在只能够感觉到无聊的空虚。我想要更多。我有了这力量,有了一个朋友。但朋友总是越多越好的,不是吗?


  您孤单的学生,

  暮光闪闪



  “蒂娅,假如这些信真是暮暮寄来的呢?”露娜试探地问。

  “如果这是真的,这意味着我们还会失去更多的小马。”塞拉斯蒂亚的声音苍白无力。“但这不可能是真的。我见过那么多法力高强的小马,没有小马能打破死亡的桎梏。这不可能。”

  “是啊,可你又见过哪只小马还是谐律的魔法元素呢?”露娜说话间,又一簇黑焰一闪而逝。



  亲爱的塞拉斯蒂亚公主,


  说来也怪,死亡这个地方还是缺少些笑声。云宝和我都认为该把萍琪派也接过来。她总是能给身边的一切带来生机和欢乐。除了她之外,又还有谁能做到呢?

  顺便说一句,我意识到我自己谋杀了云宝,至少某种意义上是这样。知道最有意思的部分是什么吗?我不在乎!我才不在乎我夺走了谁的性命,事实上,这感觉好极了。我觉得我正在同时支配两个世界。

  我不觉得您能阻止我。


  您全能的学生,

  暮光闪闪



  “快去。”塞拉斯蒂亚说。露娜立刻消失了,她拼尽全力赶去方糖蛋糕屋,赶在为时已晚之前。

  “天啊,暮暮,”塞拉斯蒂亚以蹄掩面“你成了什么?”


  ***


  亲爱的塞拉斯蒂亚公主,


  我在方糖甜品屋见到了露娜公主。您是让她来为萍琪派送行的吗?这可真不错。我是说,当萍琪派的尸体倒在她面前时,她显得激动坏了,多棒的惊喜啊。

  萍琪的到来给这里带来了欢笑。尽管她没有魔法,萍琪还是变魔术似的弄到了五颜六色的气球,彩带,五彩的纸屑,以及她各种各样的派对装备。我早该在她身上多些研究的。

  现在呢?学习,研究,都见鬼去吧!我要我的朋友们。

  也许我该把小蝶带来。我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季节,所以苹果杰克也许在忙她的农活。瑞瑞还要照顾她的妹妹。


  您漠然的学生,

  暮光闪闪


  “我失败了。”露娜颓然地走过来。

  “我知道。”塞拉斯蒂亚沮丧地说。“我不知道现在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亲爱的塞拉斯蒂亚公主,


  萍琪和云宝都喜欢这个主意,我们该让小蝶加入进来。今天的早些时候我拜访了她,可怜的小家伙吓坏了。我向她解释了我们要对她做的事情,很遗憾,她昏了过去,但我想她应该听到了。

  你听过那句老话吧?两马为伴,三马为伍?这里比以前热闹多了。可我还是渴望更多朋友,云宝亦是如此。


  您永远的,

  暮光闪闪


  “她的信越来越短了。”露娜指出。


  ***


  这天中余下的时间在平静中度过,没有新的信寄来。塞拉斯蒂亚像往日那样处理着她的政务,尽管还是难掩她内心的不安。皇家卫兵如临大敌,保护着他们可敬的公主,警戒一切可能的威胁。

  下一封信寄来时已经是晚上了。塞拉斯蒂亚正向窗外的景色出神,那信就落在她蓬松的尾鬃上。


  亲爱的塞拉斯蒂亚公主,


  小蝶现在加入我们了,她有点吓着了,但她会适应的。萍琪和云宝都在尽自己所能地安抚她。我想是我现在的样子吓坏了她。

  我不觉得这有什么。我是说,尽管我的眼睛现在是一片漆黑,但这完全不妨碍我看见东西。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吗?

  我拜访了瑞瑞。可怜的小东西,她几乎疯掉了,把自己锁在时装店里。我确信让她从这个世界里解脱对所有小马都是好事。我想车厘子会乐意收养甜贝尔的,你觉得呢?

  她很快会到这边来的。


  结尾没有署名。

  “蒂娅,”露娜走进姐姐的房间。

  “让我猜猜,”日之公主阴骛地说,“小蝶也死了?”

  “嗯。”露娜艰难地点点头。“我们正失去谐律们,一个接一个。”

  “这只能是她。”


***


  亲爱的塞拉斯蒂亚公主,


  我们几乎要团圆了,只剩苹果杰克了。

  我的蹄子可沾满了血?我想是的,我杀死了四个我最好的朋友。但至少出发点是好的,你说呢?

  头脑中尚能称为理智的那部分仍在警告我,劝我停下,试图阻止我。

  我拜访了苹果杰克,告诉她朋友们都在这里了,在死亡中重聚。我希望她能和大伙在一起。她看上去快要崩溃了,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失去了所有朋友。我这也是为她好,不是吗?

  我们的世界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茁壮成长着。这里有了树木,有了可爱的草地,甚至有了一丝微风。这里仍然没有太阳,尽管我们仍然能看到东西。我希望杰克她能像大伙一样喜欢上这个地方。


  您忠实的学生,

  暮光闪闪


***


  塞拉斯蒂亚公主,


  我们重聚了,真是个奇迹。我代表大家向您问好。感觉从未如此好过,有好朋友在身边真是太棒了。现在死亡再也没法把我们分开了!

  我们一致认为这里还需要更多小马。

  恭喜您,公主。您将是第一个。


#1
DreamsSetFree  独角兽
回复 【短篇翻译】您永远忠实的学生 Forever Faithful

然后小马国转移到冥界了(

2018-10-29
#2
魔法师T_T  站务 赞助者
回复 【短篇翻译】您永远忠实的学生 Forever Faithful

“找到了!让大家都获得幸福的办法!”


话说建议给出原作的链接地址哦。

2018-10-29
#3
Zinogre  陆马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回复 【短篇翻译】您永远忠实的学生 Forever Faithful

黑化了。。

2018-10-31
#4
回复 【短篇翻译】您永远忠实的学生 Forever Faithful

回复#2 @魔法师T_T :

已经加上啦,在贴吧发帖发太久留下的习惯,链接自动吞掉

2018-11-02
#5
钟浩  独角兽
回复 【短篇翻译】您永远忠实的学生 Forever Faithful

哎呦我去⊙∀⊙!

2018-11-03
#6
卡龙  独角兽
回复 【短篇翻译】您永远忠实的学生 Forever Faithful

“你到底是谁?”

“我是暮光闪闪,您默然的学生啊。”

“不,你不是。她不会这么做的。”

“我是她,也不是她。我是——超体!”

(中二的对白)

2019-01-08
#7
回复 【短篇翻译】您永远忠实的学生 Forever Faithful

黑化了。。

2019-06-20
#8
回复 【短篇翻译】您永远忠实的学生 Forever Faithful

克,克鲁苏???

2019-08-24
#9
回复 【短篇翻译】您永远忠实的学生 Forever Faithful

回复#8 @末 :

是暮光苏拉

2019-08-25
#10
回复 【短篇翻译】您永远忠实的学生 Forever Faithful

回复#8 @末 :

鲁,不是克鲁苏

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乌托邦的推荐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