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Don't touch me ... I'm evil !

地球上最后一匹小马:睡前故事 Ponies After People (Bed Time Story)

新时代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5,789 字

publish于 13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146 人看过

chat共 5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2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神谕跨过了传送门。

地面不再来回晃动,他的蹄下的地面似乎相当稳定,虽然它看起来像金属制成的,但它踩上去却很柔软,走在上面很舒服,档案随后也出现在了这里,传送门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扇巨大的窗户,一扇有几层楼那么高的窗户,他们能看到海里漂浮着的船只,它们看起来那么渺小,那么微不足道,曾经看似不可阻挡的无敌舰队现在似乎不再所向披靡了。

几个小时过去了,开饭了,显然这是皇帝自己带来的。*这酒味道不错,*尽管神谕感觉它的味道很怪,他的脑袋似乎晕乎乎的。他绝不会允许自己的孩子(如果他有的话)在这么小的年纪就喝酒,但正如档案所说的那样……他飞快的新陈代谢能力让他再也不会喝醉。他喝的米酒有那个蓝头发外星人喝的几倍多,这足以让她和皇帝卫队里的每一个卫兵喝醉。

“安德(Ender),别再喝了。”一个绿头发的年长男性外星人命令道,静静地护送她离开了大厅,当她回来的时候,她看上去清醒了很多,像一个阴沉的孩子在发脾气。

正如档案馆所承诺的那样,皇帝对他们的要求并不高,神谕和皇帝的孩子们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在船上的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单独坐在边上。他们中的许多小马年龄大到都可以做神谕的祖父母了,但也有一些小马小到可以做他的孩子——在他变小之前。

“这是真的吗?“一匹老马在桌子的另一边问道,这是一件相当片面的事情,因为档案馆只对外声称神谕和另一匹小马是她的孩子(科迪哭晕),另一匹小马是一个像昆虫一样的生物,她有着坚硬的外壳,说着奇怪的语言,即使是神谕的能力也无法帮助他理解她的话。她只和他们在桌边呆了几分钟,就和一匹夜骐溜了出去,谁也不知道她们去了哪里,只留下神谕和十几匹中国小马在一起,都是雄性小马。

神谕走神了,“对不起,你能再说一遍吗?”他问道,声音小声而恭敬,“我想我喝了太多的米酒。”

他们发出了礼貌的笑声,“你真的是档案的孩子?”那匹小马又问,他是一匹高大强壮的小马,还处在壮年,不像皇帝那样老态龙钟。然而,他的脸上有一些微小的皱纹,这些皱纹告诉神谕,他至少活了一个世纪了,如果不有更久的话,“你真的永远不会变老吗?像你这样的天角兽?”

“我……”他犹豫了一下,“和我妈妈相比,我还很年轻。”神谕没有用他们的语言,但这似乎无关紧要。只要他说出了话,他们就能听懂,每次他这么做,它都会起作用了。“档案已经几千岁了,当人类世界终结的时候,她还活着,你们不是也能看到她的样子吗?”

他们中有几匹小马转过身来,抬头望着中央的桌子,那里只有皇帝和他的顾问、档案坐在那里聊天,他们的食物都没有动过,看起来档案好像很紧张。神谕只能想象他们在那里讨论什么。

“你相信他们告诉你的吗?”皇帝的另一个儿子问道,“有些故事讲给子民听的,有些故事是我们自己编造的,有些故事是真实的,你真的认为小马能活这么长时间吗?(政治隐喻严重(⊙﹏⊙))”

“我……”皇帝点了点头,“这些关于神仙的故事我看得太多了,很难说这到底不是真的,他们的魔法…难以理解,他们的年龄可能确实与其他种类的小马不同。”

“我觉得你还没有我大。”

神谕耸了耸肩,“我才四十二岁,也没有你聪明,档案直到现在才带我和她一起出去办一些公务事。”他说的每句话都是事实,但这并不意味着那匹小马可以正确的理解它们。神谕让他话中的暗示顺其自然,而不必感到内疚。档案的这次会议显然很重要,他要做好保密工作。

“嘿。”有人用胳膊肘碰了碰他的后背——那个蓝头发的外星人,她的同伴们管他叫“安德”,“神谕,你母亲想让你加入他们的行列,显然皇帝想要和你谈一谈。”

他咽了口口水,但还是站了起来,跟了上去。这里的马群分化没有那么明显,其中许多小马都坐在一起,其中有一些穿着奇怪盔甲的小马,但他们仍然是小马。

“神谕,谢谢你加入我们。”档案低声说着,又为他拿来一个垫子,放在她旁边的地上。神谕坐了下来,抬头望着桌子对面的皇帝,希望他的表情不会太无礼。这里没有王座,尽管皇帝的长袍能让他看起来威严而有力。

“你,”顾问问道,“神谕是你的名字,对吗?”

神谕点了点头,“这是我的新名字,天角兽们的名字代表了他们所擅长的方面。”

顾问看起来很紧张,很生气,这比张晓龙皇帝表现得还要明显,尽管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张晓龙却始终保持着一种平静的表情。“你母亲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要求,神谕。要求我们的伟大文明屈从于她的奇思妙想之下,还声称她能强制执行她的要求,你觉得这怎么样?”

“我想……”神谕慢慢地吸了口气,喝了一小口米酒,以拖延时间,他尝了尝它的味道,当然,即使把它全部喝完,他也不会有什么感觉。毫无疑问,喝不醉并不是成为天角兽的好处,不然他就可以装作自己喝醉了,“我想,不管我说什么,都得不到你的同意,即使我不同意我妈妈的观点,难道我不能为她辩护吗?”他没有等顾问反驳他,就滔滔不绝地说了下去, arrow_drop_down展开/折叠此处内容


“她的要求太过分了。”皇帝低声说,他的声音很平静,但很自信。当他说话时,档案都会认真的看着他,“主权是绝对的,上帝赋予所有小马生命,以及管理自己的智慧。”

“的确,”档案同意了,“正如你的主权延伸到你们这个强大国家的每一匹小马一样,在你期望遵守你们人民遵守法律的同时,你们也会得到利益,地球上的统治者都是如此。 其他天角兽和我就某些法律达成了一致,所有国家都必须遵守这些法律。在其他任何方面,我们都不会干涉,但这个标准所有小马都必须服从。”

“什么标准?”神谕不假思索地问道,“我从来没听说……”

档案打断了神谕的话,表情严厉,“不管你没有听说过,你还太年轻,神谕。规则很简单:不要在虚空中寻求知识,也不要利用知识进行交易,不消耗任何生物的生命来增强魔法,废除奴隶制。”

“我们已经遵守了你所有不朽的旨意!”皇帝的顾问几乎叫了起来,坐在他们边上的许多贵族停下来望着他们,谈话声嘎然而止。“对暗魔法的惩罚非常严厉!上次一个独角兽被抓的时候,他因为自己的罪行被活埋了!而奴隶……这个词在中国几乎没有任何意义!每个公民都有权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每一匹干活的小马都应得到他所应得的报酬,你根本不必暗示都……”

神谕并没有听懂它究竟指什么,档案提高了她的声音,虽然她的声音中并没有愤怒,“我们已经谈过一次了,你们的公民从未离开过他们出生的地方,这其实意味着他们就是农奴。我的孩子们从事件中回来,他们几乎都被奴役在你们社会的最底层,我再也不能忍受这种待遇了。”

“告诉别人怎么处理他的家事是不明智的,”皇帝平静地说,“这样的小马很少能长久地和我们保持朋友关系。”

“的确,”档案同意了,“你为什么认为是我会和你谈判?在外面有十几个国家,而我却在这里一遍又一遍地扮演着反派的角色,没有别的小马愿意因为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动而脏了自己的蹄子。如果我们蛮不讲理,我就会把自己变成一个暴君,这只是我们的生存之道,皇帝。”她把什么东西拿到了桌子上,放在皇帝面前。神谕认出了它——记忆水晶,就是在两天前他进入视界前看过的那个。

“你已经知道我们敌人了,你们的舰队在维护海洋安全方面做得很出色,但你知道他在计划着什么吗?”

皇帝摇了摇头,“这说服不了我,你的要求威胁到了我们文明的稳定,我不会作为最后一位皇帝而被小马而铭记的。”

“怪我吧,”档案毫不畏缩地说,“我已经是个暴君了。”

“这是战争!”顾问摇了摇头, “我们的打算并不明智,皇帝。 我们应该离开这里,这次会议没有任何帮助。“

“还有一件事,”档案对神谕说,“孩子,皇帝什么时候会死?尽可能具体的向我说一下。”

皇帝和他的顾问都盯着她,脸上充满了震惊,甚至皇帝泰然自若的平静也被打破了。

神谕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放松下来,“档案……如果没有我的生命来辅助这一视界,我的预测将……不再精确,它不会像我向你所揭示的未来那么清晰。”

档案示意他无论如何也要试一试,视界一闪而过,神谕捕捉到了它。这不是他生前所用的那种魔法,变成天角兽给了他新的生命,他可以尽情的施展视界魔法,这并不是说它们不需要寿命来维持——神谕现在有的是这玩意。

神谕回答说:“在三年零十一天后,”他可以看到一间富丽堂皇的卧室,周围是满医生、仆人和家人,“他平静地离开了,在睡梦中,没有痛苦。他被他所爱的小马包围着,等一下……”就在神谕说话的时候,他的视线发生了变化,仆人不见了,亲人不见了,宫殿也不见了。现在他在一个黑暗的地方,这里只有一个正在工作的医生,“或者,四年七个月零一天,这次显然并不愉快。”

“异想天开,”顾问回答,但他说这话的时候,显然担心地斜视着皇帝,“任何傻瓜都能讲故事,那又怎么样?小马总是会死的。”

“不,”档案将记忆水晶悬浮起来,用一个装满透明液体的白色小瓶子取而代之,它由一块铝箔封着,但仅此而已,“把我从暴力的负担中解放出来吧,皇帝,我将用你的财富和权力买不到的礼物来报答你。”档案把它放在皇帝面前的桌子上,当她这么做的时候,水晶亮了起来,光线穿过了里面的液体, 就像里面养着萤火虫一样。

皇帝用蹄子轻轻地碰了碰瓶子,“这是酒吗?或者……”他的耳朵竖了起来,显得怒不可遏,“你觉得我会对毒品感兴趣吗?这是什么?”

档案微微笑了笑,“我知道你们国家的变革可能需要很多年,要使其不发生动荡和叛乱,可能需要数十年的精心规划。那只瓶子里装着整整两个世纪的生命,这是属于你的第二个王朝。”

“如你所愿。”顾问瞪着眼睛嘲笑道,可是皇帝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那只瓶子,他的表情很复杂,他猜想这可能与神谕有关,“你把我们变成你日益壮大的帝国的傀儡,你把不文明、野蛮的国家据为己有,伊迪娅,我认为你在这里不会有这样好的运气。”

“还有第三种选择,”档案馆坚持说,“你不必宣誓效忠、服从,也不必改变你的信仰,只要禁止禁忌的魔法,停止奴役我的孩子,我别无所求。我们达成的任何协议都将是国家间努力的外交结果……只有自由才是我真正所主导的。无论这次会议如何结束,新成立的联盟都不会相互干涉。如果我们以不友好的方式结束,那就意味着……四年后,我也会向你的儿子提出同样的请求。”

皇帝把目光从桌子上移开,望着窗外的落日,他疲惫的眼睛似乎几乎无法注意外面的一切,“还有更多……这种东西吗?”他用一只蹄子比划着,“这就是你长生不老的秘密?这就是天角兽囤积着的东西,来永远维持他们的统治?”

档案摇了摇头,“不,我的不朽只是一种象征,我并不赞成这种交易,因为它意味着放弃人类所谓的自由意志,即便如此……”她摇了摇头,“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发明的。据我所知,没有天角兽会用这个,它的成分并不存在,所以很难制造。但如果你问我是否能得到更多……我只能说,我在那些为我们共同的目标服务的小马身上发现了它。”

神谕颤抖着盯着瓶子,其实他并不应该感到惊讶。档案曾经说过,如果她愿意,她可以让他重新变得年轻,她却把它作为政治工具,这应该令马惊讶吗?

皇帝点了点头,“我的妻子在皇宫里,她几乎和我一样大。陆马寿命最长,我相信你们都知道,她是只夜骐,所以没有力气和我一起参加这次会议,我能和她分享你的礼物吗?希望你能理解。”

档案室肃然起敬地点点头,“张晓龙皇帝,请便。”

* * *

几个小时后,除了几名外交官外,所有的客人都走了。当皇帝变得年轻时,聚集在这里的小马们都对他产生了极大的敬畏之情,尽管神谕为他感到高兴,但他也注意到一件事:

档案是个政客,她赠予皇帝青春,赋予他无法拒绝的权力,巩固了自己统治者的地位。皇帝先是嘲笑她,然后又招待她,最后接受了她的礼物,作为交换,皇帝答应了她的要求,在中国会产生多少关于这位皇帝的故事呢?这位皇帝的智慧是如此之令马折服,以至于他被带到天堂,得到众神的宠爱。

神谕坐在窗前,这时仆人们正在收拾盘子和桌子,土卫七号的船员们把他单独留下了,档案和外交官一起到下面的楼层参加庆祝宴会去了。

*至少她没有让我第二次过去。*

“那么,你觉得你的第一次旅行怎么样?”安德问道,她不再穿着盔甲,只穿了一件简单的白布制服。她仍然高得出奇,虽然她没有其他人那么高,神谕怀疑她还没有完全长大,尽管她在船上的地位明显很高,“学到了很多,我希望。”

“我发现她喜欢利用其他小马,”过了很长时间,神谕回答到,“但我长大后不会像她那样。”

“你其实做的不错。”安德拉过一把椅子,坐在神谕旁边,她坐着的时候仍然比他站着的时候高,“你认为你刚刚救了多少小马?十万?还是两匹?我还想问问雅典娜,但谢天谢地,她也走了。”她弯下腰,从腰间取下一个小瓶,使劲的拉着它的盖子,“我想给你一些,但是……你好像并不能享受这些。”

“你们这些外星人简直和亚历克斯一样奇怪。”

“我不是外星人,”她纠正道,发现了瓶子,“我是人类,你才是外星人。我们通常只能活一个世纪,你仔细看看,档案周围的人们往往很快就会死去,但是我们有备用的身体,为了保存我的意思,他们不得不给我一个只长大了一半的身体。”她用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好像这意味着什么,“扁得像块木板,窄得像根栏杆,连夜骐都不能为我造梦。”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噢,”她叹了口气,向后靠在座位上,“你只需要经历一次,就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了。当天角兽死后,你会完全恢复原样。我们通常会准备一两个合适的身体,以防发生什么意外,但是……”她叹了口气,“我是这里最好的军师,档案不能让我在她进行世界大战的时候让我待在冰柜里长大。”

“那又怎样,你要回到……冰箱里?”他问道,语气有些怀疑,“而现在你长大了?”

“不。”她笑着用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还要入侵你们的国家,另外,乌克兰有麻烦了,而且……”她摇了摇头,“这就是天角兽要处理的问题,神谕。”

“我才不管这些,”他咕哝道,“我只是想学习,现在我有了更多的工具,更多的魔法,我只想学习。”

“你只是现在这么说。”安德站起身来,把椅子往后一推,椅子掉在她身后的地板上哗啦一声,“等着瞧吧,议员们说,在这个世纪内你们有自己的议程。”她笑着像神谕伸出一只手。

神谕的蹄子被她的手牵着,“呃——”神谕僵住了,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阵魔法涌过他的眼睛。他看见自己站在桥上,身边站着一个成年的人类,那应该就是安德,她看上去就像赢了他的钱一样沾沾自喜,“该死。”神谕垂下头,沮丧的说道,“至少我现在不会变老。”

安德笑了。

星火曜曜  天马 #1
回复 新时代

这就是对中国的了解?来搞笑的吧?

LRlicious  麒麟 #2
回复 新时代

不得不说美国一些关于政治方面的认知真的充满了偏见。。。以及现在档案真让我看到了美帝的作风。。。干涉他国内政方面。。。凭借自己nb就一波波的攻打他国威胁他国的。。。

回复 新时代

回复#2 @LRlicious :

美利坚传统艺能+大国沙文主义(从档案到小马国都是如此)

shittshy  夜骐 #4
回复 新时代

大家看文就好,我还不想上八月加急名单:ftemoji_twicrazy:

the-win  夜骐 #5
回复 新时代

弱国无外交,唉 在哪都一样。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shittshy  夜骐

Don't touch me ... I'm evil !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