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抑郁?焦虑?需要找人说说话? 天蓝丝带,中国马圈自己的心理咨询品牌 群号:78455783

2019CNBC马展贺文

(创作于2017-7-17)性转狮狮与匿名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1,836 字

publish于 13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100 人看过

chat共 1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2 人评价

4.5 star

5
50% 4
5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剧情:av26937705 53分48秒
*醒目**提前声明*我TM是写完之后才知道狮狮是男孩子的,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很绝望啊。你们告诉我看着那个图那个布偶谁看得出来是个男孩子啊!
所以,嗯,就这么决定了。这是性转狮狮的故事。
2018年7月15日,北京,大红门会展中心。《格斗是魔法》已经进入了总决赛。但是,当马迷们专注与屏幕上Gay Pie的墙角无限连招,或者绞尽脑汁如何成为太空人时,三匹小马却在会场的后面,偷偷地露出半个头。
“萍淇!萍淇你倒是变身啊!”狮狮助威的声音被淹没在了马迷们欢呼的海潮之中。她是一匹米黄色的陆马,红色的鬃毛和尾巴,今年3岁——对于一匹马来说正是青春烂漫的时光。她戴着一个舞狮的头套,穿着鲜红色的裙子。
“嘘,小声点!”小梅说。她是一匹淡粉色的天马,与狮狮同龄,“要是被那些死肥宅发现了,鬼知道他们会干出什么事来。”
睦睦却只是看着大屏幕上,那个在墙角甩扇子的瑞瑞,呆呆的没有说话。她是一匹卡其色的龙马,虽然只比另外两匹马大一岁,但是却有着一股不符合她的年龄的成熟。
“大姐,怎么了吗?不开心吗?”狮狮问。
“刚才……T总找过我了。”她竭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但是却难掩话语中的悲戚,“是我。”
“你……什么?”
“我是亚军的奖品。”她说,“可是……我还没准备好……”
“你可以被一个马迷抱走!多棒啊!要是那匹马是我就好了。”狮狮用两只前蹄把头撑在桌子上,继续看着屏幕上的单方面屠杀。
“不……你不理解那意味着什么。”睦睦看了看一脸期待的狮狮,摇了摇头,“专心看比赛吧。”
屠杀很快就结束了。狮狮目送睦睦被抱上前面。
好羡慕啊……
狮狮确认了是谁得到了第二名。他叫小喵,在台上显得有些紧张;狮狮觉得,这种不知所措的样子其实也蛮可爱的。突然,他往官方店铺的方向看了一眼。狮狮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小梅赶紧把她拉到了桌子下面。
“你怎么了?要是被看到,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哦……对不起。”狮狮说。
确认安全后,两匹马再次探出头来,睦睦已经被抱给了小喵。恍惚间,狮狮看到小喵皱了皱眉头。
这意味着什么?狮狮感到心头燃起了一阵希望,但是很快又把那个想法压了下去。不,不可能的,这一切都是钦定好了的,虚假的希望只会让希望破灭之后更加伤心。
睦睦是我的朋友……我应该为她感到高兴才对啊……
终于,小喵说话了。那天,他具体说了些什么,狮狮记不太清楚。但是她记得那一句话,
“我能换狮狮吗?”
她在微笑,连口水都毫无淑女风范地流了出来,她自己却没有意识到。
什么鬼……
激动与狂喜如同爆炸的焰火充斥了她的那几乎想飙到300迈的心脏。
她说的……是……我?
小梅在她的眼前扬了扬蹄子,没有反应。看到有几个正在寻找NPC的马迷要往这边看了,她咬着狮狮的裙子把她拽到了桌子底下。狮狮的腿一落地便没了力气,整个身子侧着倒在地上。
“我的天哪我的天哪我的天哪……”

————

颁奖结束后,主持人趁没有马注意,到后方官方店铺的位置,把四蹄仍在颤抖的狮狮装进了包里,露出一个头。她被带到了2楼的一个房间,那是马展主办方提前准备好的。主持人打开了门,狮狮看了一眼房间的内部。房间的陈设比较简单,窗帘拉着,房间里摆着一张双人床,没有过多与小马有关的装饰。比起由马展官方订的房间,这里更像是一个普通马迷的临时住处。进门右边是卫生间,里面正传来水声。主持人把狮狮从包里放出来之后,便关上门离开了。
狮狮咽了咽口水,整理了一下刚刚在包里弄乱了的裙子与头饰。如果小喵就在里面,这是一个门,那么她应该敲门才对……
她的蹄子刚刚碰到门,门便往里面打开了,他根本没关门。蒸汽弥漫的浴室里,狮狮注意到那个人类似乎与她平时见到的有些不同。他的头是……绿色的,没有头发和耳朵,本该出现五官的地方被一个大大的问号取代了。淋浴房旁边的马桶上,放着他脱下的衣服,其中有一个她之前没有见过的东西——一个塑料的面具,上面正是今天拿到亚军前去领奖的那个人的形象。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关于死后会发生什么,狮狮有过想象。也许是一个披着黑斗篷的骷髅马,也许是一个反物质世界里排成长队等待转世的幽鬼。当劳伦来到她的身边,宣布她的死亡时,她也没有太惊讶。
今年是2021年,她不记得具体的日期。一匹马的死亡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
“只要人们还记得一匹马,”劳伦说,“他就永远能活在人们的心中。”
所以,当一匹马被彻底忘却时,她也就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小梅和睦睦很快也来了,三匹马在劳伦的带领下向上飞去。在云层之上,那里是小马们的天堂。羊羊、棉棉和茶茶在那里,朝着她们挥手。

hdldm  海马 #1
回复 (创作于2017-7-17)性转狮狮与匿名

额,小马寿命没这么短吧,应该跟人是差不多的吧....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抑郁?焦虑?需要找人说说话? 天蓝丝带,中国马圈自己的心理咨询品牌 群号:78455783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