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快乐的肥宅中的一份子,好饮乌河之水,写沙雕文,看马片(滑稽),玩梗

另类独处

成为水晶球本身就不会被困在水晶球里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3,289 字

publish于 14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25 人看过

chat共 1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1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我从没想过时光穿梭这么复杂。”

“你当然不会觉得复杂,当时你脑子里都是向暮光复仇哪有心思管这些东西。”

“你的意思的不管怎么改变这个世界的历史进程都是基本不变的?”

“也不是这么说,但是总会有一个平行世界的历史进程和你们教科书里是一样的。然后其他的世界有的最终会收束成你们现在的世界这样,有的则会变得越来越……不同,大概几年的时间就能使其和原来主线世界大相径庭。”

“这就是暮暮当时进入的世界?”

“差不多,不过友谊地图仍然存在我就可以确信这些是几个正在收束的世界。”

“有谁想过没有收束的几个世界是什么样子吗?”
我在大脑内快速的过了一遍《辐射》的剧情,但紧接着我就笑不出来了,我想到了一个也许比最糟糕的选项还糟的情况——一个被我统治的小马国。

“相信我,星光,你不会喜欢的。尤其是一个比最糟情况更糟的那个。”

最近这几周,除了新建新的时光机、帮海特编写适合左旋独角兽的魔法咒语,更多的时间我则是陪着她们呆在中心城图书馆,暮光甚至考虑过要我做“皇家首席时间管理员”,不过刚才已经被我推脱掉了,就在原来的王座厅里,本来我还有很长的一段演讲,但是屋顶破裂的声音就替代了剩下的部分,而且这屋顶破裂的声音背后还带着一堆我在The Score 的歌里才能听到到的音效,然后是熟悉(仅仅对我而言)的时光机强行进入某个不属于它的世界的撕裂舱体的声音。

“什么情况?”

“我说过那个比最糟糕更糟的情况。跑!把你们能用上的传送、闪现什么的法术都用上!把你们的朋友都叫上!把那两个家伙藏好!”

 

几十分钟以前……我是不是还要说在水晶帝国中心附近之类的。

“你确定影魔其实是旧日们的造物?”

“废话,你真的以为会有生物以感情为食么?这样的生物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爱意这种东西说白了还能解释为能使生物发情的化学物质,恐惧这种东西……”

“能不能说是生物天生的危机意识……”

“再说一遍,意识不能当饭吃!这玩意只是一大堆原始的神经波动的集合体!不包含任何能量!”

“那什么,你知道你现在正在和动画讲科学对吧?”

“闭嘴,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那个叫啥来着?不管了,冲啊!”

他们直接卸下自己的伪装,直冲向水晶之心,凭借着作死货都自带的幸运max成功把水晶之心抢到手中,但更有可能的原因是因为艾奎斯垂亚的卫兵这类龙套都是吃白饭的,长矛投掷和瞄准烂的一匹。

荒原影魔嘶叫着冲出牢笼,韵律已经摆出攻击架势,更多的士兵正在向着城市中心靠近。

“谁都别给我动!”手持水晶之心那位喊道。

“你想怎么样?”瑞比亚问道。

“谁要是敢动一下,我就毁了这玩意,然后我们一起死在这千里冻土上。”

“笑死我了,你以为荒原影魔为什么叫荒原影魔?而且看你这样子,根本不可能摧毁它。”

“因为你们能带来饥荒与灾难,但这并不影响你们在北境的风暴面前吓得连门都不敢出,这事才在那只小天角诞生的时候才发生过不是么?”他拿出一个红色的断角,“另外,虽然我不行,但这不一定代表他也不行。”

“黑晶大帝的断角!你从哪找到他的?”韵律惊恐的已经显露在

事实证明,如果你能控制时间,有些事确实会简单很多。

比如你可以在希望辐光找到黑晶断角的时候从她蹄里抢到这玩意,然后故事线的发展就会朝着正剧方向发展,官漫34-37话只发生了前半段,所有小马都会把这事看成水晶集会上的一个小小插曲。

“服从,或者死,选一个?”

“荒原影魔绝不屈服!你能来找我们说明我们对你的计划还是很重要……”

“重要?不不不,这个计划的目的就是让一切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你们要是肯帮忙的的话,这事会简单很多,你要是不肯的话……无所谓咯。”

荒原影魔那可怖的脸上竟微微起了一丝波动。

“所以……喊个口号宣誓效忠一下?请?”

 

“请那边那位,对,就是穿着和我同款的破烂还带着傻乎乎眼镜那个。”

“还真有一个平行世界的我真的决定去毁了这个世界啊……”

“不只是一个,实际上是……”

“977个,我知道,和我的计算一样,那么就是备案C-137号了。”

“等会……你,做了备案?”

“很奇怪吗?在这种神仙遍地的地方并且我还是前通缉犯的状态下,活下去还得避免平行世界的我的刺杀行动可不得多做些备案嘛。我看看……首先,干掉挑头的。”我掏出自己的燧发手枪,看了看背后,她们已经离开,随后他脑袋上就多了一个窟窿。

“喔哦,我还以为这玩意只是个仿制那些老古董的手工艺品呢,居然真能用。”

“你以为打死我就能解决一切了?嘿哈哈……”

“把你那诡异的笑声给我收起来!”

“我早就不是一个人了,我现在……”

“是一种病态的反抗精神的化身,精神是不会被消灭的,你倒下了还有976个,那976个倒下了还有无数内心对生活和未来充满不满的家伙,balabalabali,噗……说真的,我还以为你会有啥新鲜的说辞呢,居然和我想象的那部沙雕史诗一模一样。等会,那个愿望成真了?”我已经不想想象自己的表情了。

“不然你以为我从哪里来的?这些世界本该收束回归,却因为你这个白痴愿望成真了!”他对着我大喊道,“不过没关系了,只要你和这组平行世界的你乖乖给我听话……”

“然后你就能用那个召唤虚空大君的咒语毁掉这组世界对吧?”

“算我求你了!能不能不要抢我的话了!是!没错!这就是我的计划!”

“省省劲吧,再这么激动你可就白给……”

结果我话还没说完,他就开始局部大出血,当场去世。

接着,暮光一行马就拖着几个五花大绑的我进入了王座厅,很明显,他们仍然错估了攻打坎特洛特的难度,但是要是真按我写好的剧情走,这个世界可真就麻烦大了,当然现在麻烦大了的人是我,我又一次面对着数张臭脸了。

“解释一下。”

“另外一些世界的我选择了毁掉游戏服务器换个游戏重练。”一群小马一脸懵逼,毕竟这个世界没有电子游戏这一说,她们想要理解这句话还是比较困难的,不过有多年人类世界生活经验的余晖还是听懂了我无聊的多重比喻。

“把毁灭世界说的这么轻描淡写你可真行。”

“这种悲伤的事情不能总是直说对吧?对了,接下来我们的小龙斯派克肯定会感到很难受。”

“你说什……嗝~”斯派克哗的一下吐出一堆书信。

“这是他们的投降书。”

他又吐出另一堆完全一致大小字体的羊皮纸。

“这是来自水晶帝国、幻形灵王国、龙之域、耗耗斯坦、骏鹰国等国家对小马国的求救信。”

又是好长一大段的羊皮纸。

“这是那些我写的劝降书。”

“别再来了!呕~”

“这是他们的复国通告,但是肯定后面有国库法器丢失的消息。”

“这些都是……等会?我知道你是写了预言的那个人,但是……你就是自己预言里的要将一切归于寂灭的天灾?”

“是,我也才知道。”

“可你压根还没死啊!”

“心死了,当然在某个小树林之夜之后我是死灰复燃了,他们就没这么走运了。”

“投降书比求援信来的还早……”

“他们现在估计已经开始准备仪式了,所以……你们是打算相信我还是认为我是叛徒打晕我?”

我给出的两个方案都避开了对我最不利的那个选项,这只是我内心的一点点小九九,我可不喜欢总是把自己置入最不利的局面,就算我作死,我也会给自己多找些出路。

“我给出的两个方案……”

我总是会忘记自己面对的是一群魔法小马而且里面还有一个可以直接看到我的想法。

“好吧,把我和那堆家伙一起绑起来然后我告诉你们坐标。”

“你这是背叛!”被绑着的那个邪教徒打扮的我对我吼道。

“我打一开始就不在你们这边好吧!”我掏出一张纸,试图用被绑着的双手画个电路图。

“那你怎么知道坐标的!”

“我猜的,或者说我通过心智通感从你们那里知道的。”

“那我倒还挺想看看你怎么拯救世界的……”

“拯救世界?你怎么会想到这种东西?”然后试图用身上仅有的这些电子产品拼接上述的电路图。

“正常的剧情发展不都该是这样吗?你可是主角,当然你就是拯救世界的那个啊。”

“别逗了,我都写在那篇消遣自己中二之魂的文里了,和谐的守护者们才可能使这一切归于平静,我这家伙可跟和谐搭不上关系。成了!”

“成了啥啊,你不也被绑在这上面吗?要我说我们就该结成统一战……”

那什么,你知道我们不用讲话就能交流对吧?

啊?对……但是我没怎么练过……

那就闭嘴,然后给自己找份活干。

海特-索托斯  独角兽 #1
回复 成为水晶球本身就不会被困在水晶球里

话说我这文就是为了求评价的练笔啊,咋没人写文评呢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海特-索托斯  独角兽

快乐的肥宅中的一份子,好饮乌河之水,写沙雕文,看马片(滑稽),玩梗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