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Frankie

favorite关注

 独角兽

开坑的乐趣在于填坑,填坑的乐趣在于不填~而最大的乐趣是,别人都以为坑了,却在某一天,突然更新!

机械甜贝儿日志

第十四章 计划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5,751 字

publish 于 2019-08-11 发表

pageview 共 74 人看过

chat 共 0 条评论

thumb_up 共 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3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飞板璐……妳确定是这个方向吗?这里真的好黑喔......”

甜贝儿问着,她紧靠在小苹花的背后,紧张的看着四周,无尽之森里到处都是茂密的树叶,纵使是在白天,阳光依然只能透过树叶间的隙缝稀疏的照耀进来,使得森林十分阴暗。

“恩,从跟暮暮借来的这份地图看来,它的位置应该在小呆东南方约三百步的距离,我们都已经走了,呃......一百的后面是多少呀?”

飞板璐说着,她们用要测量小马镇地形标尺的名义跟暮光闪闪要了一份地图,以暮光闪闪一丝不苟的个性,她的地图上自然记载着所有地图上该有的东西,包括那个被画上红色记号的镜之湖位置。

“一百零一......可是不是说在荆棘密集之地吗?我怎么到现在一条荆棘都没看到?”小苹花四处观望的说着。

“或许是因为我们的步伐只有她们的一半吧?所以我们应该走六百步。”甜贝儿试着解释。

“六百?!可是我不会数这么多数字耶......”飞板璐表示很困扰。

“那妳就数六次一百好了,现在数到哪了?”小苹花建议着。

“呃......忘了。”飞板璐耸耸肩,小苹花用蹄捂住着脸。

“......我们应该让甜贝儿来带路的,虽然妳是飞马,方向感比较好,可是却不会数数儿......”

“欸?!不要,我不敢走在前面啦,我会怕......”甜贝儿躲到了小苹花后面说着。

“嘿!为什么不是妳走在前面呀?”

“因为我只会数到三百呀。”

小苹花理所当然的说着,就在飞板璐正想吐槽她的时候,自己却一头栽进了一堆荆棘里。

“啊噢!我想我找到荆棘密集之地了......”

“太好了,现在我们来找寻镜之湖的入口吧。”

小苹花笑着说,并跟甜贝儿一起把飞板璐从荆棘丛里拖出来。

“我听姐姐说,她们拿Tom堵住了入口。”

“Tom?”

“一块大石头啦!无序捣乱的时候,姐姐把它当成宝石带回家后就一直烦恼着该怎么处理,于是就拿去堵住入口啦。”

“所以我们要找的就是一块大石头对吧?”小苹花问。

“没错!”甜贝儿点点头。

“好!不过这里视野有点差,那边有一块大石头,我爬上去看看能不能找到那颗大石头!”

飞板璐指着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说着,接着跑了过去。

“呃......飞板璐。”

“我们要找的那块石头......”

小苹花和甜贝儿看着飞板璐努力的爬上那块大石头。

“嘿,姐妹们,帮我推一下,我爬不上去!”

『飞板璐!』

小苹花和甜贝儿同时喊着,这才让那只冲动的小飞马回过头来。

“干嘛啦?”

『就是这块石头!!』

“嗯?喔......”

飞板璐低下头一看,这才恍然大悟,从大石头上慢慢滑下来。

“可是我们要怎么进去呢?这棵石头这么重,根本搬不开。”

甜贝儿看着这颗大石头苦恼的说着。

“嘿!瞧我发现了什么,快过来!”

小苹花挥了挥蹄,甜贝儿和飞板璐凑向前一看,看见小苹花指着石头旁的一处地上,入口的形状并不规则,因此纵使大石头放下去,在周围还是会找到一些空隙,而小苹花发现了一个较大的空隙,那个空隙虽然不大,却很适合像她们这样的小小马进入。

“只要把旁边的土再拨开一点点,然后哇噢!......”

小苹花向下掘着,接着一口气掉到了洞里面。

“小苹花!妳没事吧?!”

飞板璐担心的叫喊着,过了不久,洞里传来了小苹花的声音。

“我没事!快点下来!这里好大好漂亮喔!!”

飞板璐和甜贝儿一听,面面相望了一会儿,接着甜贝儿向飞板璐做出了『请』的动作。

“妳先吧。”

“好!那我不客气囉!”

飞板璐说完,一鼓作气的钻了进去,过了不久,也同样发出了惊叹声。

“哇噢!!甜贝儿,妳一定要快点下来这里看看!这里实在太劲爆了!”

“等等我!”

甜贝儿说完,兴奋的也钻了下去,不料,她的屁股却卡在了洞口。

“喔!不会吧?!嘿!姐妹们,我被卡住了!快来救我!”

甜贝儿求助的喊叫着,过了不久,小苹花和飞板璐跑了回来,看着甜贝儿卡在洞口的狼狈模样,先是面面相望了一会儿,接着一同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小苹花和飞板璐捧着肚子,在地上笑着打滚。

“别笑了啦!快点救我!”

甜贝儿鼓起了脸颊,脸颊上染上了淡淡的红晕。

“早就跟妳说过不要喝太多热可可加棉花糖了,谁叫妳不听。”

飞板璐调侃的说着。

“嘻嘻,对呀,别忘了还有下午茶的饼干和蛋糕......”

小苹花憋着笑意说着。

“那个真的很好喝嘛!妳和小苹花明明也很爱吃,为什么只有我比较胖啦?!”

『因为我们每天都有在运动呀!』

飞板璐和小苹花同时回答,甜贝儿觉得又气又难过,早知道她就跟姐姐多去几趟SPA的三温暖流流汗了。

“我把土再挖开一点,飞板璐,妳负责拉她出来。”

“没问题!”

飞板璐和小苹花同心协力着,要把甜贝儿救出来,她们一定得救,一来她是她们的死党,二来是她把出入口塞住了,不管出去还是进来都得走这。

轰隆隆......

就当小苹花试图把洞挖大一点的时候,塞住洞口的石头突然晃了一下,往甜贝儿的方向倾斜,压的甜贝儿哇哇大叫。

“哇啊啊!快救我出去!我要被压扁了!!”

“甜贝儿!小苹花快挖!”

飞板璐用力的拉着甜贝儿的蹄子,小苹花赶紧挖着甜贝儿身旁的土石,就像他们家的狗狗埋骨头时一样努力。

就当飞板璐将甜贝儿拉出来时,大石头碰咚!的一声,下沉了许多,这次完全将入口给塞满,没有露出空隙。

“喔不!我们被困住了!!”

小苹花紧张的推着这颗大石头,其他两只小马也来帮忙,但是她们三个不论推了多久,这颗大石头依然闻风不动,直到她们三个都用尽了力气,靠着石头坐了下来。

“不......我们再也出不去了......我再也见不到姐姐还有其他小马了。”

甜贝儿摀着脸,忍不住哭了起来。

“别、别担心,或许我们能找到其他出口,或者有小马会经过这里听到我们的呼救......”

飞板璐试图安抚她的死党,眼眶里却也都是害怕的泪水。

“刚刚下面我们也看过了,没有其他出去的路,再说这里哪有小马会经过?我早就说过这不是个好主意!”

小苹花气愤的踱着蹄子,她的焦急和躁动全写在脸上,不停的在原地转着圈圈。

“不试试看也不行呀......大声呼救吧。”

飞板璐无奈的说,于是她们三个深吸了一口气。

『救命呀!!』

--------------------------------------------------------------------------------------------------------

“唔......嗯......”

小苹花悠悠的转醒,她所躺着的地方柔软的令她不想睁开眼睛,想继续睡下去,直到她因为想翻身,牵扯到自己腿上的伤口,刺痛才让她完全的醒来。

小苹花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躺在了一个房间里,这个房间似乎有点糟,到处都是被打破翻倒的东西,破碎的枕头和娃娃随着棉花被搁置在房间的一角,小苹花低头看了看自己躺着的地方。

是床......自从两年前自己在床上被暗杀者偷袭过后,她从此再也不睡在床上,总是在床上用枕头堆一个假目标,自己则偷偷睡在床底下,等暗杀者杀错目标时,床上传来的震动就会让小苹花实时醒来,对暗杀者进行反击,这两年来成功抵挡了六名入侵者,除掉了五名,剩下那一名是布雷本,不过他后来也死了就是了。

小苹花翻开盖在她身上的毛毯,看了看自己原本受伤的左后腿,子弹已经被取出,伤口很完美的被缝合好了。

“我睡了多久?”

『仅仅18个小时,系统显示妳的恢复速率越来越快,或许是因为最近时常受伤的缘故,身体提升了自身的恢复速率,副作用是血糖值时常会低于标准值,大量失血也会让妳暂时有贫血的迹象,需要补充大量营养,另外,不知道妳是不是故意的,大量的失血也让妳上一次受伤时体内产生的毒素和瘀血排出,身体酸硷值恢复到正常水平。』

这时一只黄色的飞马叼着扫除用具走进了房间,他有着冰蓝色的鬃毛,他看到了在床上的小苹花,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啊!妳醒来啦?抱歉让妳睡在这么乱的地方,在此之前都没有小马打扫过这里,昨天没有地方安置妳,只好让妳先睡『她』以前的房间了。”

“昨天......是谁帮我处理伤口的?”

小苹花甩了甩头,对于昨天的事情记不起多少,只知道自己被抬到了飞火家中,放上了餐桌,用餐桌当做临时的手术台进行开刀,取出子弹,然后......她就昏过去了。

“是小呆喔!她帮你缝合伤口的。”

“小呆?!”小苹花睁大了眼睛。

“嘻嘻......我就知道妳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她其实有医护执照喔,缝合伤口是她在最擅长的,她平时虽然时常搞砸事情,但真正重要的事情是不会搞砸的,虽然他昨天差点要拿肥皂水帮妳清洗伤口......”

“肥、肥皂水......”小苹花脸变得有些惨白。

“我先跟你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做闪卫,是后勤队的一员,目前正在这个地方照顾此区的伤员,所以妳饿了吗?”

“我?嗯......”小苹花点了点头。

“稍等我一下,我去准备一些容易下口的食物给妳。”闪卫说完,一溜烟的跑出了房间。

小苹花挪动了身子,从柔软的床上滑了下来,当她下来时险些站不住脚,脑袋有些晕眩,肚子也好饿,这是贫血的迹象,甜贝儿评估的果然没错。

她回顾了四周,这个房间若是没有被破坏的如此狼狈,当初应该是设计给小孩子住的房间,所有的家具都被设计成小孩子方便使用的高度,可见他的父母非常的爱护他们的孩子,比较特别的是房间里的玩具有一半是男生,另一半是女生的,但床只有一张,可见这个房间已经先后被两个小孩使用过,男孩的玩具上都已经积了薄薄的一层灰尘,肯定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被动过了,小呆跟她讲的故事渐渐的浮现了出来。

最后,小苹花转头,看到了床头后方的墙壁,上头被一种尖锐的东西狠狠的刻上了字,壁纸和水泥都剥落了,在小苹花的记忆里,也只有她有办法在墙壁上留下这些字。

我不是替代品!!

可以看得出来当时飞板璐留下字体时是多么的愤恨,大概也能猜的到她在这里时是怎么被飞火当成自己儿子的代替品了。

“弱者就是这样,总是不断的失去,然后再不断的寻找能填补心里空缺的东西。”

小苹花喃喃的说着,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声枪枝上膛的声音。

“不要动,慢慢的转过身来......”对方的语气十分冰冷,小苹花却象是怎么样都无所谓的直接回过头来,望着那只坐在轮椅上,失去了两只后腿,翅膀也少了一只的飞马,他的身上包扎着绷带,绷带底下的烧伤痕迹显示他有可能是遭到炸伤,不知怎么的居然能幸运活下来。

小苹花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禁想起了瑞瑞博士,她也是遭到炸弹的暗杀,受到重伤,多亏了有独角兽先进的医疗和细胞再生技术,她才能完好如初,否则,大概也会是像这个样子吧。

流星,飞马突击队副队长,独角兽通缉等级:A+,擅长游击战以及策略行动,最后一次出现记录是在陆马族进攻飞马族一处据点时,流星为了抢救受困在建筑物的平民进入建筑,陆马族士兵趁势发射飞弹,将建筑物连同平民一同炸毁,被认为已经在那次攻击事件中阵亡。

“妳最好安份点,否则我会直接射穿妳的脑袋......”

流星威吓着,但是小苹花却十分平淡的回答:“你想从我身上知道什么?还有要吓我的话省省力气吧,里头要是有子弹你早就拿来自杀了。”

小苹花将自己靠在床边坐下,腿受伤的她没办法久站。

“......很明显吗?”

流星沉默了一下,放下了枪问着,小苹花点了点头,流星的眼神小苹花时常见到,那是一些,已经失去任何希望,绝望的小马才有的眼神,在这个战争的年代时常有小马会失去一切,无法挽回、没有未来,剩下的只有寻死一途。

“我想知道飞火在外面的情况,她的工作是否遇上瓶颈,他们都不肯跟我谈这件事情。”

“想不到你居然还在乎......代价呢?没有代价我是不会说的呦。”

“为了救妳使用的医疗器具和器材,都是我的东西。”

“那一枪是为了你的妻子挨的,早就打平了。”

流星瞇起了眼睛:“妳知道我们的关系?是她说的吗?”

“有谁会把一个跟自己无关的重伤士兵跟其他伤员隔离,放在家照顾的?再说,你刚刚自己也承认啦。”

小苹花挥了挥蹄,舒服的靠在床上,那份柔软令小苹花有些依恋。

“妳的观察力果然如传闻中的一样......那妳也知道我的情况了吧?我没什么可以给妳的。”

流星耸了耸肩,小苹花早在他从自己的背后悄悄的接近时就闻到了,流星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尸体才会有的腐烂气息,脸色也十分的憔悴,绷带上的血都是黑色的,就算没有自杀,他的命恐怕也不长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能撑到现在。

“你有没有利用价值由我决定,不过我相信你能解决飞火现在面临的问题。”

“什么问题?”

“飞火的情况很不好,她太软弱了,当不了一位称职的指挥官,她的副官和属下已经有谋反的趋势了,然后......我发现了一个能改变她的方法,那就是你的命。”

“我?”流星扬起了眉毛,有些惊讶。

“你听过苹果家族的洗炼吗?用至亲挚爱的死,换来觉悟和坚强。”

“......我原本以为那只是传闻,直到我看见了妳,年纪轻轻,就已经像名高傲的战士。”

流星说着,接着突然笑了起来。

“哼哈哈......不过我想妳的方法是行不通的,妳以为我没求过飞火让我痛快的走吗?”

“我相信你已经尝试过了,但你别忘了这次还有我呢。”小苹花自信的说,她的计划早在看见流星时就拟定好了。

“这对妳有什么好处?”流星问。

“飞火是我在飞马族里唯一的靠山,如果她倒了,不只是她,连我也会一起遭殃,我们现在是共生关系。”

“是寄生吧?妳只不过是依附在她身上吸取养份,为了能从她那里获得更多,所以不能让妳的宿主就这么死了,直到妳找到下一个可以寄生的对象为止。”流星冷冷的说。

“寄生吗?现在看来的确是这个样子,但你没的选择,你可以成为她坚强再起的关键,或是成为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倘若你就这么毫无尊严的死去,失去一切的她会跟你一样走上毁灭的道路......这是你所希望的吗?”

小苹花狡诈的笑着。

“当然不是......”

流星皱起了眉头,对于自己被小苹花看穿感到相当不满。

“那么,要怎么做?”

“等会儿我会告诉你方法,不过在此之前,得先管好他的嘴巴。”小苹花说着,望向流星进来的门。

“这个妳不必担心,他是我最忠诚的部下,会听我的......出来吧!”流星点了点头,接着大声说着。

叼着一篮食物的闪卫缓缓从门后走了出来,沉着一张脸。

于是,小苹花开始跟流星商讨着计划......以流星的性命作为代价,对飞火展开苹果家族的洗炼计划。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