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开坑的乐趣在于填坑,填坑的乐趣在于不填~而最大的乐趣是,别人都以为坑了,却在某一天,突然更新!

机械甜贝儿日志

第十三章 工作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9,820 字

publish于 14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55 人看过

chat共 1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2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病患用过的东西通通都要用热水煮沸消毒!死掉的尸体马上烧掉,超过3小时病原体就会在尸体上扩散,灰烬要洒上石灰后埋在远离水源的地方。”

一开始,小苹花就发挥出高于一般小马的知识与优良的决策能力,帮助飞马族改善了许多问题,就象是完全背叛了陆马族般全心投入在帮助飞马族的事情,很快的就受到了飞火的重用与信任,使她成为飞火身旁的大红牌,每天分到的粮食数目都是一般奴隶的两到三倍,当其他奴隶们都还在飢饿的时候她却能吃的饱。

“伤员和病患要分开放呀!你们连基本常识都没有吗?!还要保持通风,把他们放在下风处以免风将疫情扩散给其他小马,你们不是飞马吗?!不是能控制风吗?!”

可是日子久了,小苹花就开始象是使唤着下仆一样,将飞马族和其他奴隶小马呼来唤去,她那高傲的态度惹火了许多小马,但是善于心计的小苹花总有办法却让他们敢怒不敢言,她利用自己每天分到的粮食贿络并且驯服其他奴隶,在奴隶群中建立起自己的地位,利用自己的知识和果断正确的决策能力让飞马族不得不低头向她请求帮助。

“去找一些小型植物的种子!药草、粮食通通都要!他妈的这里一堆肥沃的土地你们居然连耕作都不会!不缺粮食也要做!看你们家在打仗被围城的时候你怎么出去采粮!耕作的方法去问陆马,陆马势力的小马都受过耕种训练,让他们跟你们这群白痴解释!”

“我受够了!!为什么我非得听妳这个陆马族的小杂碎使唤!明明妳才是奴隶耶!为什么妳自己不去做那些事情!!”雪花哥气愤的把枪摔在地上,枪枝还走火,打掉了一名士兵的头盔,吓的他瘫倒在地上。

“齁!你怎么可以跟一个重伤患者讨价还价?况且我只是个弱小又无助的小孩,哪有力气做你们成马做的事呢?可怜我一下嘛......”小苹花露出两只大大的眼睛,乞求的说着。

“妳这招如果是在差点用绷带绞杀一只小马前用或许还有有点效果,但是我告诉妳!我才不管妳有多受到飞火的重用,妳终究只是一只陆马,我把妳杀掉的话就算她是指挥官也不敢对我有任何意见,因为兄弟们都会挺我的,对不对?!”

“是啊!”、“就是说呀!”、“没错!”

小苹花看着身旁在抗议的飞马们,心底也很清楚,飞火是有多么的不受到同伴的信赖,她或许是一名好的队长,但作为最高统治者的指挥官,她还是太优柔寡断了,这也使得小苹花有机会趁虚而入,一点一滴的掌控飞马族。

“唉......好吧,你赢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小苹花长叹了一口气,雪花哥挑起了眉毛,他没有料到事情居然会如此的容易,只见小苹花转过身来,抬起了她的小屁股。

“拜托你温柔点,这是我的第一次......”小苹花露出了难为情的表情说着。

“雪花哥……不会吧。”剎那间,雪花哥的同伴们一齐看向了他,露出了惊讶不已的表情。

“什么?!不!我才没有要求她做这种事情!她在诬陷我!!”雪花哥惊讶的摇了摇头,七窍生烟的骂着。

“在陆马势力中,受了伤又毫无贡献力量的孩子若想要分得资源,大部分都是靠做这种事情,别再磨蹭了!给我根棍子让我咬着,以免我咬断自己的舌头,我会忍住不哭的......”

小苹花抬起头,悲壮的看着天空,彷彿在问上天为什么对她这么残忍,一旁的飞马闲言闲语越来越多,雪花哥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我!这......啊啊!!”雪花哥怒吼了一声,转身跑去撞墙了,是真的,他撞破了一间屋子的木板墙后再从另一边撞出来,一边嘶吼着:“那个小恶魔的脑子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呀啊啊啊!”

“小苹花!妳这个玩笑开的太过火了......”飞火走了过来,十分不高兴的说着,小苹花注意到只有少部分的士兵,愿意在他们的指挥官来时向她鞠躬。

“我可没有开玩笑,热区和寒区的孩子真的就是过着这样的生活,为了活下去他们什么都得做,即便是接受飞马族的资助,成为他们的间谍出卖自己的势力。”

小苹花重新爬了起来,恢复了平时狡诈的表情向她说着。

“......妳的脑袋里到底还知道多少事情?”飞火皱起了眉头。

“多到每天我都得防着自己被暗杀的地步,对不对呀?”小苹花笑着看着飞火一旁的的一名军官,那名军官将蹄伸向腰间的蹄枪,可惜在他还没有抽出来前,他的太阳穴上就多了一个洞。

“妳给的名单的确没错,在他们的住所的确发现了他们是陆马族间谍的证据,目前各地据点的通报数已经完成了将近八成。”飞火冷冷的说,一边将还冒着白烟的蹄枪收回。

“可惜这样一来,飞马族又损失了许多将士......”

“留着他们只会害死更多同伴而已,顺道一提,上个月给你们独角兽间谍名单的也是我。”

“为什么?为什么妳连独角兽的事都管?”飞火不解的问。

“削减其他势力的情报网,知道的比别的小马多就能占得先机,改天给我一个发讯机,我也要把独角兽里的陆马间谍名单给他们。”

“看来妳真的很痛恨抛弃妳的家族呀?但是其他陆马呢?”

“站在我复仇道路上的小马,难免都会受到波及。”

“我无法苟同妳的想法......”飞火摇了摇头。

“妳不需要苟同,如果有一天妳也要进行复仇这件事情,妳就会发现这是无法避免的。”

“恩......跟我来吧,把这里清一清!”飞火说完转过身,小苹花跟了上去,留下了其他飞马在处理那名军官的尸体。

小苹花和飞火单独的走在城镇的街道上,她们两不担心彼此会互相攻击,因为她们的利益关系还没结束,飞火还不打算杀她,小苹花也没这个打算,她还没有从小马镇里搞到她想要的东西。

“我的承诺已经实现了,该妳兑换了。”小苹花首先开口说着。

“这没问题,先谢谢妳帮飞马族这么多忙。”

“不要随便对妳的下属友善!以前还是队长时妳或许还可以这么做,现在妳是飞马族的指挥官,飞马族的领袖,时常需要和下属撕破脸,用命令压制他们,如果妳前面表现的太过友好,当遇到针锋相对的时刻处理起来会很麻烦而且有失威信,妳没注意到刚刚有这么多飞马不在乎妳的出现吗?”

“哼哼......妳可真严格,事实上我也知道这些事情,我以前也在指挥官底下做过事情,这点我还在慢慢的做调整,以后会改的......唉,曾几何时,我能够轻松交谈的对象居然变成敌族了呢?”

飞火叹了口气,仰望着天空中的太阳与月亮,脸上的表情却是十分的无奈,她的话令小苹花想起了自己与甜贝儿。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去?”小苹花问着。

“我现在抽不出身,等等我派一只飞马带妳去。”

“什么?!”小苹花停下了脚步,原本平淡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紧张,额头上狂冒着汗珠。

“不会又是她吧?!拜托妳别再派她来了!我宁愿被雪花哥二十四小时盯着也不要是她呀!!”

“哼哼哼......原本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经妳刚刚这样一闹,要是再当妳的监视者的话,谣言可能就传更大了。”

“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吗?”小苹花用蹄摀着自己的脸。

“想不到妳居然懂这个道理,偶尔对其他小马亲切点吧?”飞火笑着。

“不要!我讨厌假惺惺的对其他小马笑,尤其是对弱者。”小苹花鼓起了脸颊,撇过头说着,就在此时,一只灰色的飞马飞了下来,落到了她的身后。

“呦齁!小苹花,我们又见面囉!”

“D、小呆!!”小苹花跳了起来,转身对她摆出假惺惺的笑容说着:“妳、妳好呀,又见面了呢。”

这世界上,有所谓的一物克一物,乌龟怕铁鎚、蟑螂怕脱鞋,而天才......理所当然的怕天兵。

打从小苹花第一次遇见小呆时就知道她被克了,小呆有着金色的鬃毛与一对无法令小马忽视的金色眼睛,要说她的外表有何特别之处,莫过于她那对永远无法朝同一个方向看的眼睛。

是天生畸形吗?还是脑袋受创导致压力不平衡?小苹花不敢问也不想知道,如果只是外表那到也还好,重点是位傻气的大姐的智商和脾气居然比她还像小孩,不只神经大条到完全听不出小苹花的冷嘲热讽,稍微骂她的话还会在大庭广众下哭给妳看。

面对这只灰色飞马,小苹花无法用一般正常逻辑与态度跟她交谈,搞的小苹花每次面对她时心情都非常烦躁。

“这次就再拜托妳囉。”

“没问题!长官,我会好好照顾她的!”小呆向飞火鞠了个躬,接着就把小苹花抱在怀里。

“那我们要飞高高囉!别担心,我会抓稳妳的。”

“不要老是把我当小孩或婴儿啦!”小苹花怒吼着。

要说飞马族里还有谁一直把小苹花当一般的小孩看,非小呆和飞火莫属了,她们两个总是把小苹花当成一般孩子,不论小苹花做出的事情有多么的成熟、多么的邪恶,私底下的时候总会用对待小孩的态度看待她。

咻!

小呆突然一飞冲天,导致还在说话的小苹花来不及闭嘴,一不小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呜......”

“喔对!上升时要闭上嘴巴,否则会咬到自己的舌头呦。”

“来不及啦!妳应该在飞上去之前就讲呀!!”小苹花暴怒的叫着,然后看到了......

在高空之上,小苹花看到了脚下的一切都变得好小,原本无法一眼望尽的小马镇变得可以轻松收入眼前,气流产生的风吹的她身体十分舒服,有这么一下子,小苹花为这种空旷自由的感觉感到十分舒畅和兴奋。

“难怪飞马族的心胸总是这么开阔......”小苹花不禁喃喃说着,比起其他两族整天只能窝在地底或建筑物中,能生活在温区的飞马还可以自由自在的飞在空中,俯瞰大地的一切,亲眼看见这片广大的土地,比小苹花看过的任何空拍画面都要来的真实。

“很舒服对吧?可惜我不能再飞的更高了,再高一点的话就有可能会被敌族发现,以前我们住在天空上时,可真的是要怎么飞都可以......战争什么时候才要结束呢?”

小苹花抬头看着小呆,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哀伤,这样的飞行还无法使飞马族感到满足,小苹花也突然想看看要是她能自由的飞翔,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影像地图建立完成。』

义眼上传来了讯息,甜贝儿将小苹花刚刚看到的场景变成了地图影像,就像卫星地图一样,只要小苹花需要,她便可以知道自己在温区的哪里。

“好了,我们现在要下去了!”小呆说着,接着她们开始下降,落在了一处距离小马镇外好几公里处的一片空地上,空地上没其他东西,只有一块小小马大小的墓碑以及看起来刚填好,尚未长出草皮的土堆。

小苹花走向前,看着墓碑上刻着的文字。

芙蓉、芦荟、车厘子,长眠于此地......

没有多余的墓志铭、没有出生和死亡日期,就只有短短这几行字,这是小苹花努力帮飞马族工作才换来的小小奖励,为她们三个刻一个墓碑,她们三个没有分开埋葬,因为尸体几乎辨认不出谁是谁,只能够葬在一起了。

“喔,在这里的是妳的朋友、还是妳的家族吗?”小呆看着墓碑上的名字,脸上露出同情的样子问着。

“小呆……可以给我点空间让我独处一下吗?妳可以在远处看着我,我不会乱跑的。”小苹花问着。

“嗯嗯!没有问题!”

“啊!还有,上次我向妳要求的东西,带来了吗?”小苹花又问。

“带来了。”小呆点点头,接着从她的腰间的小包里拿出了一把多功能瑞士摺叠刀,这种瑞士刀的通用范围很广,上头有各种基础工具,对小苹花来说很有用。

这是小苹花跟小呆私底下进行的交易,表面上,小苹花似乎很讨厌跟小呆在一起,事实上,她真的很讨厌跟小呆在一起,却也因为这样让飞火放松戒心,对付笨蛋很难,但是也非常简单,只要遵守与她的约定,假装友好,就可以向笨蛋要到东西还能要她保密。

小苹花跟小呆要了瑞士刀,而小呆则是要她继续帮助小苹花所待的那座笼子里,那只因为救了小苹花,而虚弱无力的陆马,他的身体到现在还没有康复,几乎只到能勉强站起来的地步,分得的食物和水总是被其他小马抢走,而他似乎也不在意,看着那些小马分食他的粮食和水,甚至还露出了笑容,小苹花觉得他的头壳肯定小呆一样烧掉了。

小苹花曾经问过小呆那只小马的名字,结果发现小呆也是一无所知,那只小马被捕捉到的时间只比小苹花早了一天,然后他就一直在照顾小苹花,小呆是因为被那只陆马的善良举动感动,才想请小苹花帮忙,的确是很单纯又蠢的理由,却也象是小呆会做的事情。

小苹花也间接向其他陆马打听,也没有陆马认识他或听过他,这类的事情常常有,他一定是从热区的某个庇护所来的,庇护所里的小马只有同一个庇护所来的小马认识,庇护所之间的小马很少互相交流,因为外面的环境对他们来说太严苛了。

奴隶里也没有小马知道他的名字,他们总是工作的很累,回来牢笼里几乎都只是在休息吃饭,没有多余力气互相交谈认识,于是小苹花暂且在私底下称那只小马叫无名马,因为要她低下头来去问对方的名字是不可能的事!小苹花也不在乎他是谁,他只不过是与小呆交易的内容而已,小苹花每次分配粮食时,都会故意像上次那样,恶作剧般的塞一颗苹果到他嘴里。

把瑞士刀交给小苹花后,小呆便飞到远一点的树梢上去等待,小苹花转身面向了墓碑,把她的背对着小呆,然后对着墓碑说......

“甜贝儿,回报妳的位置。”

义眼上头立即出现了刚刚的影像地图,并在上面做了记号,原来甜贝儿正躲在距离小马镇围墙外的一颗树洞里头,那个树洞的位置很隐密,甜贝儿躲进去后用树叶和土堆将自己给埋起来,等待着小苹花的命令。

『要我去接妳了吗?』

“还不用,我得先把那台装甲车修好,弄来足够的食物和水,否则就这样逃走我也一样会完蛋,继续待命。”

『了解。』

这几天下来,小苹花一直在飞马族的监视之下,因此没有多少机会呼叫甜贝儿,一有异常动作马上就会露出马脚,因此小苹花才会以要看同伴之墓的名义,找时间独处,然后跟甜贝儿联络。

“还有,妳之前到底是怎么操控我的身体的?!妳连我的脑袋都能入侵了吗?!”

『错误,我无法读取妳脑内的信息,我只是向妳的身体发送伪装讯号,驱动妳的肌肉神经行动。』

“妳哪来的这种技术?!这个可是高科技呀!”

『我破解了崔克茜的计算机,在里头发现了许多有关小马脑部的研究资料,她透过各种违反法规的行为,对俘虏进行脑部实验,得到了一套刺激神经运作的运算程序。』

“她研究这些东西的目的是什么?创造出生化士兵?”

『错误,研究目的:如何救出核心脑计划的受试者。』

小苹花睁大了眼睛,万万没有想到,看起来如此高傲自私的崔克茜,居然和瑞瑞有相同的目标,究竟只是为了要和她竞争,还是因为崔克茜也有一段象是银甲闪闪一样的故事呢?

想到这里,小苹花甩了甩头,把自己的想法抛开,那些完全不关她的事,她为什么要这么在意。

“那妳确定这个样子操控我的身体不会什么不良后遗症吗?”

『依据研究报告指出,长时间的过量电流可能会造成脑部负担,所以可能会......』

“可能会怎么样?!快说呀。”

义眼突然切换成播放画面,可是画面的内容却让小苹花摸不着头绪。

那是一台烤面包机,一台非常普通的烤面包机,画面就这么录着那台烤面包机没有其他画面,一直到烤面包机发出了叮!的声响,跳出了两片烤焦的吐司,小苹花才了解到那是什么意思。

“哇噢......可怜的小家伙,看来她真的很伤心。”

在远处的树梢上歇息的小呆,看着在墓碑前大骂和气愤的跳来跳去的小苹花露出同情的表情。

“总之,我只准妳在关键的时候对我的身体发出假讯息,我可不想要我的脑袋烧掉。”

『那可以请妳不要老是惹别的小马攻击妳吗?系统分析显示,这样妳遇到生命危险的机率比较低。』

“闭嘴!不准跟我讨价还价!”

小苹花说完,将瑞士刀的刀子工具打开,接着伸出了前蹄,在自己的小腿那划出了一道伤口。

鲜血从伤口中涓涓流下,小苹花将血滴在了坟墓上,一边说着。

“苹果的红是鲜血的红,鲜血即是约定,我在此发誓,我会替妳们报仇,让妳们得以瞑目,所以在此之前,请保佑我,让我能取得复仇的甜美果实,将它献给妳们。”

“小苹花!妳为什么要弄伤自己?!”小呆飞了过来,心疼的拿起小苹花的前蹄,拿出随身包里的绷带帮她包扎着。

“这么一点小伤不会死的!对了,我可以问妳一些事情吗?”

“什么事?如果我知道我会尽量回答?”小呆拍了拍胸脯,笑着说。

“妳知道镜之湖吗?”小苹花问着,那是她上一次梦到的东西,不知怎么的,她的心底十分在意那个地方,这段日子以来她和甜贝儿作的梦肯定跟那座湖有关。

“镜之湖?抱歉我没听说过。”小呆摇了摇头。

“那么飞板璐呢?”

“飞板璐!!”小呆露出的反应比小苹花预期的来要大,她悄悄低下头来,左顾右盼了一会儿,然后偷偷地在小苹花耳边说着。

“妳千万不可以到处跟飞马问这个问题喔,尤其是在飞火的面前。”

“喔?为什么?”小苹花好奇的问。

“因为呀,飞火是飞板璐妈妈......”

“什么?!!”小苹花惊讶的大喊,但很快的被小呆捂住了嘴。

“嘘!!是领养的啦,飞板璐刚来我们这里的时候,除了杀戮什么都不会,于是飞火便自愿的照顾她,飞火以前原本有自己的小孩,可是后来疾病夺走了他,飞板璐的年纪看起来就和他差不多,所以飞火才会领养她,教她生活的知识,只不过......”

小呆低下了头,露出了难过的表情。

“大家都很不喜欢飞板璐,他们认为飞板璐只不过是独角兽势力开发的怪物,不应该被当做飞马对待,可是飞火却很坚持的要养她,但是飞板璐却不怎么领情,时常与飞火吵架,在上一次飞板璐出任务前,她们两个还大吵了一顿,然后悲剧就发生了......”

小呆长长叹了一口气,小苹花没有说话,耐心的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她被带回来的时候几乎被烧到不成原形,可是她却还活着,甚至还吃了一只飞马,我们都知道以飞板璐的能力,她还有机会恢复,但是小蝶指挥官却说,她不需要一只弱点已经被知道的怪物,下令其她飞马把她给烧死。”

“......那飞火呢?她什么也没有说吗?”

“没有,因为那是指挥官的命令,她什么也不能说,只能乖乖的看着她们焚烧飞板璐,但是我有看到!那天之后,飞火偷偷躲在暗区的墓地里哭,时常会有小马在那里哭,所以并不会引起其他小马注意,我那天刚好也在那边哭,所以才发现的。”

“......所以飞板璐的灰烬被埋在那里囉?”小苹花问着,刻意忽略小呆哭泣的原因。

“不,并不是,飞板璐不被准许埋葬在飞马族的墓地里,他们担心生命力强盛的飞板璐还没死透,会复活并对他们报复,所以把她丢在了无尽之森。”

“无尽之森?!那座森林在哪里?”小苹花有些惊讶,那座森林是她在梦里听过的另一个关键词。

“喔!不不不!这个不能告诉妳,这是为妳好,因为那里太危险了!”

“危险?是因为那里有沼泽,还是有毒蛇猛兽?”

“不,小傻瓜,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除了小马以外的动物了,有没有沼泽我不知道,我并没有进去过那里,因为那里正在闹鬼呀!”小呆故作阴森的说着,小苹花垂下了眼皮,一副『妳把我当白痴呀!』的表情。

“是真的,那座森林遭到了诅咒,凡是进去过那座森林的小马总是会发生离奇又恐怖的事情!据说感染飞马族的这场瘟疫也是从里头带来的,当初把飞板璐带到森林里丢弃的小蝶指挥官和她的队伍,就有两只飞马在里头失踪,可怜的Cloudchaser和Flitter…...之后小蝶指挥官和剩下的小马也遭到了独角兽的袭击,前阵子我们收到了小蝶指挥官被处刑的影像记录,那真的是......”

小呆说到一半就不再说了,小苹花知道她是不想让自己知道这么恐怖的事情,不过很可惜她已经亲眼见证过了。

话题结束后,小呆带着小苹花回到了小马镇,却意外的在城镇的广场上遇见了飞火和迅蹄在那里谈判。

迅蹄是一只有着白色鬃毛和淡紫色眼睛的飞马,她是飞火的副官,个性却和飞火有很大的差异,高傲又冷酷,虽然在资历上输给了飞火,但每当她路过士兵面前时,每一位士兵都会低下头来向她行礼。

就小苹花看来,她比飞火更适合当一名飞马族的指挥官,也正因为如此,小苹花才要站在飞火那边并且提防着迅蹄,因为迅蹄非常的讨厌其他种族的小马,尤其是对她。

“所以我才说,那只陆马族的小鬼是一颗毒瘤,如果继续留着她只会让她继续成长,害死飞马族的兄弟!”

“她是不是毒瘤由我决定,就目前看来,她的确帮了我们飞马族许多,虽然不知道她真正的用意,但目前飞马族需要她是不争的事实。”

“妳不能老是把她当个孩子般看待!如果她今天只是个普通孩子,我或许还能放过她,但是妳看她的所作所为、她那杀马鬼的眼神,绝不能留下她的性命!”

她们两个看起来象是在为小苹花争吵,他们的周遭围绕着许多飞马士兵和奴隶,大家都在看着热闹。

“哈哈哈!看来我回来的正是时候!正在谈论我吗?”

这时小苹花大笑的打断她们两个,径自的来到了飞火前面。

“少废话!敢多嘴我就把妳给毙了!”迅蹄伸出蹄枪指着小苹花,飞火立刻跑到她的面前挡住了她。

“迅蹄!!”

“让开!否则妳被我射到的话那是你活该!!”迅蹄愤怒的说着,现场气氛剑拔弩张,只要有谁敢轻举妄动,恐怕就会引起一场内乱,但是小苹花冰冷的话语,却将这场气氛给往下拉。

“飞火指挥官,我也建议妳退下,毕竟她一直在找机会射妳很久了,比起我,妳的处境更加危险。”

“妳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迅蹄一愣,十分震怒。

“难道不是吗?妳一直质疑上司的决定,煽动下属让他们对指挥官失去信任,还......”

砰!

一颗子弹擦过了小苹花脸颊,在她的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妳要是敢再质疑我对飞马族的忠诚,我敢保证下一枪一定会打在妳的脑袋上面!”迅蹄冷冷的说。

“我已经看透妳了,全身上下只有那一张嘴厉害,事实上妳只不过是一个怕死的小鬼,企图在这里像老鼠一样挖掘好处。”

“哼哼......哈哈哈!!”小苹花突然笑了起来,接着点头说着:“没错,被妳看破了!我的确是怕死,比谁都要怕,为了让自己不死,我可以做出任何事情,但是......”

小苹花抬起头来,与迅蹄的视线对上。

“我可不怕一个胆小鬼的威胁。”

砰!

小苹花跪了下来,她那只原本快要好的左后腿上多出了个血洞,子弹还卡在了里头。

“我说过了,闭嘴......”

迅蹄冷冷的说,她原本期望能够看到小苹花痛苦而扭曲的表情,哭号的向她求饶,但是当小苹花再度抬起头来时,她却只看到小苹花一副得逞的表情。

“呵呵......这就是妳身为弱者的证明。”

“妳说什么?!”

“弱者只会以性命威胁别的小马臣服他,只是要我闭嘴的话,妳应该直接朝我头部开枪,可是妳不敢......妳不敢杀一个看起来象是小孩子的小马、不敢违背上司的命令,妳只是个胆小鬼,就跟其他飞马一样......”

小苹花深吸了一口气,疼痛和中枪的后座力让她呼吸有些困难,义眼上也显示着甜贝儿的警告讯息,刚刚那一瞬间甜贝儿原本想操控她的身体闪过这一击,但小苹花的脑子却发出更强烈的命令要她的身体不要动,所以才挨了这一枪。

“你们害怕自己无法掌控的、不能理解的事物,所以你们会疏远它、甚至想毁灭它,就像你们对飞板璐做的那样,你们害怕她,所以杀了她......然而飞火却不同,她毫不畏惧我们,敢跟我们接触,证明了她的胆识,在你们上一任指挥官杀了飞板璐的时候没有做出任何行动,证明了她的忠诚,而妳呢?还在这里用一把枪威胁一个小孩,只因为她说的都是实话,狠狠的羞辱妳一顿。”

“妳给我闭上妳那张臭嘴!!给我去死!!!”迅蹄暴怒,将枪再次举起,可是这时飞火已经完全挡在了她的面前。

“够了,妳真的开枪的话就等于是承认了妳的软弱,我不会听信她对妳的看法,但是如果妳还想保留身为一个战士的尊严,证明妳的忠诚,那就给我把枪放下,回去休息,这是命令!其他飞马和奴隶也都给我回去工作!!”

“......哼!!妳给我等着!有机会我一定会杀妳!小恶魔!!”迅蹄沉默了一会儿,愤恨的收起了枪,在临走之前还对小苹花撂下了狠话。

“小苹花!小苹花妳怎么样了?!疼吗?”迅蹄前脚一走,小呆立刻冲来查看小苹花的伤势,飞火也走了过来,接着狠狠的甩了小苹花的脸一蹄子。

“妳这家伙脑袋瓜是坏掉了是不是?!值得妳这样赌命吗?!”

“我只不过是选择胜算最大的方法罢了,要是让妳跟她谈判的话我的脑袋早就不保了,我在大家的面前挫了她的锐气,妳的属下们也会有好一阵子乖乖听话,挨这枪,很值得......”

“不要给我擅自作主!刚刚我能搞定的!!”飞火生气的说。

“不......妳会失败,妳......还称不上是强者,没有办法让大家屈服于妳。”小苹花说着,飞火脸上的表情一僵,露出了沮丧的神情。

“长官,子弹的卡的很深!如果不做处理的话她的脚会坏死的!”小呆回报的说着。

“......带她到医务室去。”

“不!我不去那里!那里是专为飞马设立的,让我去那边只会再一次的让妳的威信受到质疑,我自己能处理!只要给我些工具......”小苹花摇着头。

“妳要自己处理?!拜托别傻了!没有小马能自己处理这种事情的!!”小呆猛摇着头说着。

“我就曾经处理过自己的骨折和刀伤,连我自己的右眼,都是我自己摘下来的。”小苹花平淡的说,飞火和小呆互相望了眼一眼,并对小苹花露出惊讶无比的神情。

“......那就去我家,我家也有一套医疗设备。”

回复 第十三章 工作

瑞士军刀?EXM?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Frankie  独角兽

开坑的乐趣在于填坑,填坑的乐趣在于不填~而最大的乐趣是,别人都以为坑了,却在某一天,突然更新!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