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Frankie

favorite关注

 独角兽

开坑的乐趣在于填坑,填坑的乐趣在于不填~而最大的乐趣是,别人都以为坑了,却在某一天,突然更新!

机械甜贝儿日志

第十二章 俘虏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6,001 字

publish 于 2019-08-11 发表

pageview 共 71 人看过

chat 共 0 条评论

thumb_up 共 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2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飞板璐,找到甚么有趣的传说了没有?”

“没有,我找过漫画......漫画,还有漫画,没有甚么可以用来当作我们期末报告的研究专题。”

橘色小飞马从一堆书籍里探头出来,嘴巴旁还有睡着时口水流出来的痕迹。

“嘿女孩们!快过来看这个!”

视线的画面转向了声音的来源,一只白色的独角兽正指着一本看起来很古老的书本说着。

与橘色的小飞马走近一看,那是一本有关古老传说的书籍,翻开的那一页正记载着一篇古老又神祕的故事。

在无尽之森里,在荆棘最茂密之地,有一个叫做『镜之湖』的地方,那个地方也被称为『愿望湖』、『分身湖』等等的名称,搜集汇整小马们口耳相传留下来的传说后,据说只要朝着镜之湖祈求与自己相同型体的小马出现,妳的分身就会出现在妳的面前,这听起来象是可笑的恐怖传说,但事实上是真的,曾有多次许多文献记载过境之湖发生的事情,笔者也曾经亲眼见证过。

大部分的分身都是无害且有趣的,它们的智商只会有本尊的一半、心思单纯,外表多少会与本尊有些差异,幸亏笔者在收集的资料当中也记载着将召唤出来的分身叫回去的方法,才没有因此引发文献纪录上的骚动。

但是后来笔者被当地的老者们警告,不应该只为了好玩随意召唤分身,他们认为那座湖的另一端连接着许多世界,他们所不知道的未知世界,在特殊的时候、特定的方法,召唤出来的就不会是分身,而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可怕生物,造成可怕的灾害,可惜这一点笔者一直无法验证,因为笔者一直无法搜集到什么时候是特殊的时刻、特定的方法。

P.S.镜之湖传说再一次被验证,请参阅我向坎特拉城历史纪录馆通报的『小马镇,萍琪派分身暴动事件。』暮光闪闪注记。

“喔!我都快忘记萍琪派那一次把我们家的农场弄得有多鸡飞狗跳了。”

“嘿!我有一个好点子!妳们想的是不是跟我想的一样?”

小飞马兴奋的问着。

“喔喔!我知道、我知道!我们去吃冰淇淋!”

小独角兽挥舞着两只前蹄说着。

“那也是一个非常棒的点子,但我要说的是,我们可以复制自己呀!我们可以研究自己的分身当做作期末报告。”

“什么?!不好吧,上次大家可是快要气炸了。”

“喔,拜托,就复制一个就好,我敢说我们的报告一定会是全班最棒的,而且说不定……我们会因为这样得到自己的可爱标志喔。”

“真的?!只是一个的话……我想应该没有问题吧?”

“太好了!我们先去吃冰淇淋!然后再出发!”

--------------------------------------------------------------------------------------------------------

“啊啊啊啊!!!”

小苹花被义眼上突如其来的疼痛给痛醒,因为没有做好准备,使她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重新连线完成。』

“呜......”小苹花甩了甩头,她觉得头昏脑胀的严重,还有浑身疼痛的感觉也令她感到快要死了一样,她睁开了眼,过了好一会儿才看清楚她自己在哪里。

小苹花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空间狭小的木制笼子里,被放置在一处空旷的广场上,附近还有许多相同的木制笼子,每一个笼子里都有约莫七、八位小马,有的是陆马、有的是独角兽,不分种类的混在一起,再更远的地方还有好几间屋子,这里似乎是座城镇,建立的地方非常特殊,一半在阳光照耀下,一半在黑夜的笼罩下,飞马们休息的地方一定是在黑夜区,她则是在阳光区受晒,外围是由一整颗树去掉枝干后插在地上做成的围墙。

小苹花待的这个笼子的其他角落里里也有另外几只小马,三只陆马还有两只独角兽,独角兽头上的角已经被弄断,不是尖型的角无法让独角兽集中法力,便象是废了他们的魔法一样,另外一个角落则还有一只黄棕色陆马,只是他的样子看起来很虚弱,身子饿的几乎只剩皮包骨,若不是他的肚子还随着呼吸微微起伏,小苹花铁定会认为他是具尸体,不过距离成为尸体也不远了。

小苹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身上缠满了一看就知道已经用过无数次,又脏又旧的绷带,大部分的伤口都已经结痂,小苹花突然觉得想笑。

“哼!哈哈哈!我还活着!我还活着!!哈哈哈哈!!!”

“什么事情这么吵呀?!喔!妳居然醒了!”

一名身穿着盔甲的飞马士兵前来查看,看见小苹花后惊讶的睁开了眼睛。

“这里是哪里?”小苹花问着。

“这里是小马镇,飞马族的地盘,我去叫队长呃不......指挥官过来。”飞马士兵丢下了这句话后再度飞走,小苹花的义眼上出现了讯息。

小马镇,飞马族自从云中城坠落后在温区建立的第一座城镇,飞马族的大本营。

“我晕倒了多久?”

『七天又四个小时零六分。』

“妳已经晕倒了一个星期了,大家都以为妳死定了,苹果家族的成员命还真是有够硬的啊。”

牢笼中一只陆马回答了他,口气却不是很高兴,义眼上立即辨认出了他的信息。

臭钱,钱多多家族的一员,因为反抗苹果家族的行为遭到放逐,从此下落不明,钱多多家族后来也因为背叛者事件遭到处分,从此在世上消失。

“臭钱……”

“真没想到,我卑微的名字居然被苹果家族的成员记住了,我应该感到光荣吗?”

“你那冒犯的态度是怎么回事?是谁让你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小苹花冷冷的问着,她站了起来,全身都在发出疼痛的讯号,但她仍站起来了,就像不曾受过重伤般丝毫没有动摇。

“少囉嗦!我跟你们苹果家族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这里也不是陆马族的地盘!妳这个小鬼没有资格在这里高傲!!”臭钱生气的大吼着,一旁不清楚陆马势力的独角兽悄悄问着其他陆马。

“喂,苹果家族到底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呀?那个孩子又是怎么回事你上次还没告诉我呢。”

“嘘!小声点!那孩子叫做小苹花,她是苹果家族的一员,他们是统治我们陆马的一个大家族,里头的成员各个都是怪物!没有陆马敢反抗他们,臭钱的女儿,听说就是被苹果家族的成员以残忍的方式弄死的,臭钱向苹果家族提出抗议,要求他们还他一个公道,却落得被驱逐的下场。”

“......喔!我想起来了,难怪我总觉得在哪里听过你,原来你跟布雷本有所过节呀。”小苹花点了点头,印象中好像有这么一回事,因为布雷本惹过的麻烦太多了,才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没错!从那一天起,我就发誓我要向苹果家族报仇,杀了那个畜生!”臭钱额头浮现着青筋说着,愤恨的看着小苹花。

“哼!哈哈哈!!......”小苹花忍不住笑了起来,尖锐又令小马发寒的听的小马们很不舒服。

“妳笑什么?!”臭钱非常不高兴的问着。

“可惜呀可惜,你的仇是报不到了!布雷本已经死了,技术上来说,是我杀死他的。”小苹花慢条斯理的说着,一边扯开了黏着在伤口上的肮脏绷带,用这么脏的东西綑绑伤口,伤口的附近都开始遭到细菌感染化脓了,扯掉还比较安全。

“什么?!不可能!妳说谎!”臭钱吃惊的睁大了眼睛,接着摇了摇头。

“信不信随你,怎么?看你一副不甘心的样子,是不是要把气出在我身上?让我承受跟你女儿一样的痛苦?哭喊着向妳求饶?”

小苹花十分藐视的看着臭钱问,却看到臭钱露出犹豫的表情。

“不敢吗?狠不下心来对同样是孩子的我报复?这就是你我之间的差异!苹果家族对于复仇从来不会犹豫!要就压的令对方窒息,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我们才能统治所有陆马,不管是在自己的地盘,还是在这里!”

小苹花大吼着,周遭的小马都不禁被她的气势吓的退后了几步。

『拜托妳不要随意出力,妳的伤口又撕裂了......很痛!!』

“我、我只是不想跟你们一样像个怪物!”

“喔是吗?那么我看你永远报不了仇了,只有怪物能够伤的了怪物,你永远也没办法帮你的女儿或者家族报仇了。”

『警告!妳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进行挑衅行为!』

“家、家族?!你们对我的家族做了什么?!”

“喔对!我忘了你在这之前就被放逐了,钱多多家族因为跟独角兽进行挂勾犯下了叛国罪,除了你以外,他们都被处以死刑了,在地上挖个坑,洒上汽油,蹦!的一把火烧掉了!这也是我害的。”小苹花咧嘴笑着,臭钱终于崩溃的一边吼叫着一边冲向了她。

“吼啊啊啊!!妳这个恶魔!去死吧!!”

小苹花弯下身来,本想准备跳开,却发现后腿上的肌肉传来一阵疼痛,方才耗尽力气才站起来的身体一下子失去平衡,使得小苹花又倒了下去。

『危险!!』

就当小苹花要被臭钱抓住的时候,小苹花的义眼上又传来一阵刺痛,一股力量驱动着小苹花的身体重新站了起来,向一旁跳跃打滚,闪过了臭钱后,绕到他的背后,小苹花趁机放下了身上的绷带,利用身上的绷带一圈又一圈的迅速绕到臭钱的脖子上,然后用力一拉扯!

“呜呃?!”

混杂着血液与秽物的绷带早已失去了弹性,变得又干又硬,小苹花藉机把她当做绳子,用力的勒住了臭钱的脖子。

臭钱奋力的挣扎想要挣脱,小苹花却象是做过这件事情般的驾轻就熟,每一次他的身体感到疼痛即将丧失力气时,刺痛感却又给了她肌肉一股力量令他继续撑下去。

最后臭钱的力气丧失,跪了下来,缺氧使得他的眼睛慢慢的向上吊,眼看就要被勒死的时候,他们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大喝。

“够了!到此为止!”

砰!随之而来的一声枪响,射断了小苹花的绷带,两只小马就这么倒了下来,臭钱大力咳嗽并呼吸着,小苹花勉强着自己的身体爬起来,转头看向那只阻止他们的小马。

那是一只黄色的飞马,有着像火焰一般橘黄相间的鬃毛,身旁还有另只浑身都是肌肉的雪白色陆......是飞马,他的翅膀太小了以致于小苹花以为他是凭空浮在天上的陆马。

飞火,飞马突击队队长,独角兽通缉等级:A,隶属于飞马族最重要的部队队长,其余资料尚无。

雪花哥,飞马突击队一员,肌肉比例超乎常理,其余资料尚无。

“才刚醒来就快把妳未来的室友杀了,这样子可不太好喔,小妹妹。”飞火半开玩笑的说着,只是她的脸并没有在笑。

“我只不是在『调教』他而已,告诉他们我可不是能欺负的对象,飞火…...新上任的飞马指挥官。”

“嗯......妳很聪明,告诉我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发现了几具尸体?”

“臭小鬼!指挥官问妳话你就回答!”雪花哥喷着鼻气,生气的说着。

“一个答案换一个答案,要马回答,要马就没的谈。”小苹花不甘示弱的回答,总使雪花哥已经用枪指着她的脑袋也依然没有一丝动摇。

“......两具,都烧的焦黑,还有看起来曾经是尸体的碎屑,所以大概是三具吧,辨认不出身分,该妳回答了。”飞火沉默了一会儿后回答。

“飞火!我是说......指挥官!妳怎么能向这小孩子屈服呢?!”雪花哥有些惊讶的回过头来问着。

“雪花哥,你错了,看看这家伙的眼神吧,那是绝对不会因为威胁或恐惧低头的眼神,她见过的事情不比我们的要少。”

飞火说着雪花哥转头看向小苹花好一会儿,最后闭上了嘴。

“我被追杀,逃到这里,保护我的小马们都死了,就这样,有没有发现任何义肢的残骸?”

“没有,妳为什么会被追杀?”

“......因为我被苹果家族舍弃了,我知道的东西太多,所以他们要我死,那些尸体你们处理了吗?”小苹花沉默了一会儿后,表情更加的沉闷。

“埋在镇外的土地上,因为不知道名字,所以没有立碑,土葬是你们陆马族的传统对吧?”

“是的,我要怎么做才能赎回我的命?我一定得离开这里。”

“刚刚那个不是问题。”飞火皱起了眉头。

“自己不注意不要怪我。”小苹花冷冷的回答。

“......看妳能提供多少价值。”

“我能帮忙,不只是作为一个帮你们照顾生病的病患普通的奴隶,我还能教你们怎么阻止瘟疫扩散,拯救你们免于绝种,修好你们找到的那辆装甲车,所以能先给我水和食物吗?我快饿死了。”

“妳怎么会......”雪花哥露出惊讶的表情,接着他突然被飞火伸出蹄子给制止。

“来不及了,那也算一个问题,先给我我要的,否则接下来的事情就免谈。”

飞火向雪花哥露出责备的眼神,后者只能理亏的闭上嘴,理亏的低下头,随后飞火派飞马送来了三颗苹果和一壶水,小苹花立刻吃掉了一颗苹果和半壶水,这些苹果已经过熟了,但还没有到烂的地步,看见其他俘虏对她的苹果流口水的样子就知道自己拿到的量可能是这些俘虏好几天的食物。

“这个城镇这么大,出来走动的飞马却非常少,黑夜区有许多屋子,却只有几间点着灯,其中几间还有大量的奴隶提着医疗器材和水桶进出,却只有两个卫兵守着,估计是受伤和生病同伴的照顾室,显示出你们的马口折损非常严重,多到你们有多出这么多资源能饲养这些奴隶。”

小苹花又喝了口水,深吸了一口气。

“你们处理瘟疫的能力非常差劲,因为你们有很多飞马明显的也病了,但是奴隶们没有,所以估计是类似羽流感那种针对有羽毛的种族才有的疾病,你们显然不擅长应付地面的疾病,装甲车......不用我说吧?谁看到谁都会想干走,这些答案算送你们的。”

飞火和雪花哥面面相望了一会儿,想不到这小鬼居然能一眼就看出这么多事情。

“......妳离开这里后要做什么?妳已经没有地方回去了不是?”飞火问

“......复仇,我要宰掉另一只活下来的小马,我的大哥。”小苹花脸色阴沉的说着。

“最后一个问题,那只虚弱到快死掉的小马是怎么回事?所有的奴隶中只有他是这样,也不象是特别被处罚。”小苹花看着那只小马,义眼上没有他的辨识资料,表示他没有重要到被记载在数据库当中。

“哈哈,那只小马可是妳的救命恩马,这七天以来我们以为妳一定撑不下去了,所以就把妳丢在笼子里自生自灭,没想到这只小马愿意主动照顾妳,把自己分到的食物和水大部分都喂给了妳,就这样持续了五天,然后他变得十分虚弱,虚弱到没能力捍卫自己的食物,于是之后两天水和食物都被其他小马给抢走,自己都快死了。”雪花哥哈哈大笑的说着,他原以为这样说会让小苹花露出愧疚的神情,没想到小苹花却也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的确是蠢毙了!牺牲自己的命去救其他小马,天底下怎么一堆小马在犯这种白痴错误。”

现场的气氛瞬间凝结了起来,所有的小马都有些愤怒的看着这个忘恩负义的小马,接着小苹花还做出了更过分的事情,她带着剩余的苹果和水走向前,来到那只小马面前。

“喂?还没死就睁开眼睛!”

那只飢饿的陆马睁开眼睛,看见他的面前摆放着一颗苹果,挣扎的将嘴挪过去。

“喔,想吃吗?”小苹花问,接着一蹄子的将苹果踩碎揉烂。

“想吃就给你吧!”

小苹花将揉烂的苹果从地上铲了起来,连同上面沾染的泥沙一起塞到那只陆马的嘴里。

陆马的头挣扎着,可是飢饿使他本能的将到口的食物咽了下去,接着小苹花又做了一次相同的事情,然后打开了水壶。

“渴了吗?刚刚的东西对你来说有点干吧?喝点水如何?”小苹花说完,接着就把水壶塞到他的嘴里,一口气的倒完,水从他的嘴里溢出来,呛的他猛咳嗽却又因为本能硬把水吞下去,成为一种介于生存还是死亡之间的痛苦折磨。

最后小苹花放开了他的头,把水壶扔到了地上。

“一命还一命,我也救了你,从现在开始我们互不相欠,顾好你自己的命吧,蠢才!”

说完小苹花走向了牢笼的门大喊着:“想要我快点干活就打开门,否则这个牢笼里还会有小马死掉的!”

虽然在牢笼之中,小苹花仍保持着不可一世,高傲而且狡诈的神情。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