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ttshy
Lv.4 568/760 夜骐

Don't touch me ... I'm evil !

地球上最后一匹小马:睡前故事 Ponies After People (Bed Time Story)

神秘的东方

本作评价
34()
()0

神谕感到他的蹄子下是一块奇怪的金属地板,他一边走一边轻轻地笑了笑。当然,他克制住自己不要往下看的主要原因是他恐高。但他还是这么做了,哪怕只看一秒钟,他也想去看看档案到底把他带到了哪里。

 

不管怎样,他蹄下的地面在震动着,随着它的运动,它前后摇晃着。它没有翅膀,不像飞马或鸟,但它似乎能毫不费力地在空中飞行,神谕无法想象它是怎么做到的,这艘船只有一艘单桅小帆船那么大,但是它没有帆。

 

最奇怪的是机组马员,小船上没有别的小马,只有六匹……生物。像他在视界中所看到的那些生物,他们和小马并肩作战。这些高大的生物除了头上以外都没有毛,与魔法有着一种奇怪的联系,这是其他物种所没有的。他们的身高是神谕的两倍多,甚至比一个瘦削的天马还要高的多,也比档案高。然而,尽管他们的体型庞大,天角兽看上去却只是冷静而自信。

 

档案对他来的到来好像无动于衷,即使在高空,空气也相当温暖潮湿。“我们要去哪里?”神谕一边问,一边跟着档案走到那艘奇怪的飞船的船头。

 

天角兽把前腿搁在船头上,向下望去,神谕跟着她的目光。他只看到一些侵略着自己的国家的军队,他现在必须看着档案接管政权,看着她的军队攻陷他所热爱的城市,推翻他朋友的统治。因为鲁道夫国王拒绝放弃拥护奴隶制,在神谕看来,这似乎只是一个毁灭他的国家的微不足道的理由。

 

神谕既没有看到白雪皑皑的高山,也没有看到家乡的险峻山谷和岩石嶙峋的山峰。相反,他看到的是一片海洋,那里挤满了数百艘船。他不知道这些船是什么船——不是天角兽那种在天上飞的金属船,也不是大多数其他国家使用的双桅木船。

 

相反,他们有更多的桅杆,带着奇怪的帆和异常平坦宽阔的甲板。档案的小飞艇显然是朝着最大、最壮观的那艘船飞去,那艘最高的桅杆上飘扬着鲜红色和金色的旗帜,那艘船看起来比一座城堡还要大,有四块巨大的甲板,上面有成千上万的小马在走动。巨大的龙造型的金属火炮安装在船边,在阳光下闪着光…一片壮观的景象。

 

“把皇帝带过来,他……可能会多带几匹小马过来。”档案回头一看,从那些奇怪的生物中挑了一个,她是唯一一个没有穿任何盔甲,也没有携带任何武器的人。当所有人都穿着薄薄的、闪闪发光的水晶装甲时,这个生物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袍子。她也是这里最年长的人,她的脸上布满皱纹,头发已经变的花白。“雅典娜(Athena),火炮准备的怎么样了?”

 

“已经准备好按你的命令开火,”她用神谕无法听懂的语言向档案回答道。

 

在冥冥之中,神谕好像明白了,他现在似乎能听懂每一种语言,或者至少能听懂他听到的每一种语言,天角兽总是有一些奇怪的地方。

 

“调整射程,这样产生的气浪就不会损坏这些船只,”档案命令着,“我们想要的只是警告性的炮声,而不是‘全世界都能听到’的炮声。”

 

那个女人点点头,“重新定位一号火炮需要几分钟。”

 

“很好,”档案指着他们下的大海。就在她这么做的时候,六匹全副武装的小马在空中加入了他们的队伍,在他们的两侧与他们并肩飞行。其中一匹小马向他们指示了在甲板上的停靠位置。这些飞行员还挺遵守规矩……至少神谕是这么认为的,他没有看到任何形式的冲突,“我不认为我们需要向他们开火。”

 

“你应该这么做的。”旁边的呃······生物大声说道,她穿着一件深灰色的水晶盔甲,盔甲的边缘镶着金丝。她的眼睛是明亮的蓝色,鬃毛(头发)也和眼睛的颜色很配,虽然它们剪得太短了,神谕只是从她的声音上猜测她是个雌性。

 

“荣耀之忆,看看他们聚集在这里的财富和权力。想象一下,如果他们失去了战斗的意志,会对他们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不,”档案回答,严厉地看着她,“想象一下,当档案叫来一名敌人进行和平谈判,却在休战的旗帜下杀害了他们,这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你到底在干什么?”神谕无法控制自己,他盯着档案好像她是个外星人,嘴巴张得大大的,“档案,你还没告诉我我们来这儿干什么,你现在不是在侵略瑞士吗?”

 

她耸耸肩,“就像十字军东征,我不想和你谈这些,神谕,但我注意到那个国家的一半原因只是因为你生活在那里。”她摇摇头,指着下面的船只,它们似乎永远在前进着,在他的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内,帆船就好像一条条巨龙。如果每艘船上都有100匹小马(从船的大小上看,有些船上的小马数量似乎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那么这支舰队的马数很可能超过了十万。

 

也不是所有的船只都完好无损,有几艘船的船身有轻微烧伤,桅杆不见了,船帆也撕裂了,还有几艘船一瘸一拐地在……

 

person登录可见内容

此处有内容被作者隐藏,您需要登录FimTale后才可以看到这些内容。

 

“历史在重演,”神谕回答道,他们停靠在了在最大的甲板上,有一块空地似乎是为他们腾出来的,很容易就能装下他们的小飞艇。在他们周围聚集了成百上千的士兵,他们穿着金属盔甲,手持步枪,各种武器,这些东西与神谕自己国家的士兵所携带的武器有着截然不同的设计。木制火枪代替了金属火枪,尽管它们上面好像有一些淡淡的魔力。神谕想,*当它们开火时到底会不会碎掉呢?*

 

他们的飞船已经轻得像在微风中飘动的天马羽毛,但即便如此,木头在它们的重压下还是吱吱作响,神谕绷紧了身体,谢天谢地,它没有被压碎。

 

神谕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是笑声。船上响起一声怒吼,声音大得好像震的整艘船都在摇晃。神谕脸红了,本能地举起一只翅膀遮住脸,靠近了档案,尽管档案自称是他的母亲,但她并没有表现得很好。她强迫神谕为了她的神秘目的而自杀,然后立刻带他去实现…她疯狂的外交政策,她不能让他休息一下吗?他已经变成了天角兽,看到了隐藏在时间谎言背后的真相,而他甚至连一天的休息时间都没有。

 

档案说:“除了我,没有小马能跟皇帝说话。”她的声音大得足以让神谕在笑声中听到,“和他说,他将是那个穿紫色长袍但没有王冠的人,不要反驳他。”然后她低头看了看神谕,她的表情变得柔和了,“你什么都不用做,神谕,你的出现继承了我的血统——我不朽的血统。”

 

“但是……”神谕压低了声音,意识到许多目光盯着他,“我才不是。”

 

“随你怎么想,”档案同意了,“你不会自愿这么做的,我也不会,你会得出自己的结论。”

 

笑声终于平息了下来,士兵们挤进了他们的单桅帆船,望着敞开的甲板。

 

前面的甲板突然放低,变成了一个斜坡,砸在了他们前面的地上。神谕走近档案,感受到了她的温暖,这使他那颗跳动的心平静了下来。不管将要发生什么,这匹小马都有天角兽的力量。*她帮助我变成了天角兽,如果情况不妙,她还能把我们救出来。*即便如此,神谕还是想念他的老国王,虽然他懒惰,好色,但至少他让神谕随心所欲的进行他的研究。

 

“这是强大的伊迪娅的战舰,西方的女神?”其中一匹小马问道,他站在在坡道前面,穿着盔甲,微妙却又恰到好处的不同于他的同伴。*一个军官。*神谕猜到。

 

神谕听着明知自己听不懂的话,却还在听,这让他感觉很奇怪。最奇怪的是,和他说话的小马似乎也能听懂他说的话,这种沟通方式无法解释,但他没有多想。

 

“不,”那匹长着蓝色的头发穿着金色的盔甲的生物回答。当她向前走的时候,她的头盔落在她的肩膀上,变成了一块不透明的黑色水晶,“这只是她的运输船,我们要把她介绍给皇帝,把她永恒的神圣智慧带到这里。”她指着阴沉沉的天空,“土卫七号飞船可能到达不了这么低的位置。”不知怎的,这匹小马知道他们的语言——虽然神谕自己不会说,但他知道她用的是和军官一样的同一种语言。

 

只有更多的沉默,士兵们不安地走来走去,军官大声清了清嗓子。“小马们,你的任务可能会有些困难。”他把尾巴甩到甲板上,许多小马聚集在甲板附近,神谕看见有几匹小马身穿白色的或紫色的长袍,与其他小马相比,他们好像受到更多的尊重,“皇帝只带着他的侍从旅行,这么小的船容不下二百匹小马。”

 

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档案,他们等待着她的回答。她自信地拖着神谕走上前,尽管她的部队穿着令小马印象深刻的盔甲,但她身上什么也没有。她没有使用这些小马能听懂的语言,而是使用了那些高大的外星人所使用的语言,她的话缓慢而清晰,但毫无疑问,所有听她说话的小马都听不懂,“带我们去法庭,打电话给艾萨克,告诉他我们还会有200多名客人。请他飞得尽可能低,我们在云层之下等他,就现在。”

 

所有的要求马上就被完成了,神谕茫然地跟在档案后面,强迫自己把一只蹄子迈到另一只蹄子前面,就在他们奇怪队伍的最前面。两边都是全副武装的外星人,连一匹小马也没有。*神总是有奇怪的朋友。*然而,神谕无法从中得到安慰,他早就知道了真相——根本就没有神这种东西。

 

他们被士兵们领着走进船里,尽管神谕和档案都没有被搜查,但警卫还是搜查了他们的同伴。当他们没有穿任何可以藏住武器的衣服时,其实很容易就可以看出他们并没有携带武器。

 

下层甲板与他们离开时的上层甲板完全不同,这里的小马没有穿盔甲,而是穿着各种颜色的丝绸长袍。音乐家们用神谕从未见过的弦乐器演奏着令马难忘的旋律,音乐伴随着一位才华横溢的女歌手微弱的歌唱声。大厅里摆着许多桌子,上面放满了食物,所有食物都被放在珠宝镶嵌的金盘上。小马们聚在一起,一边吃着饭一边聊着天,看着他们慢慢走近。

 

在甲板的正中央,在一个有几匹独角兽守卫隔开的略高的平台上,有另一群小马,比他们周围的人似乎更加尊贵。最上面有一个宝座,上面坐着一匹小马,他是一匹陆马,他的鬃毛由于年龄的增长而变灰,鬃毛和胡须剃成了神谕从未见过的奇特造型,但在这里却似乎很常见。只有他一匹小马穿着明亮的金色衣服,袍子上绣着圆形的印章,宝石闪闪发光。袍子有这么多层,层层叠叠的盖在他身上,简直看不出皇帝的身体究竟在哪里。

 

他们走到宝座前面的空地上,离皇帝很近,神谕可以看到一把小椅子放在底座下,一匹小马穿着紫色的长袍坐在那里。几十个穿着类似长袍的小马(虽然装饰较少)像一个圆一样围绕着王座,独角兽在卷轴上做着笔记,不时用一种怀疑的、不赞成的眼神审视着他们。

 

他们周围的小马立刻警觉起来,音乐也停止了,每个公民和士兵都转身向皇帝鞠躬。却不是伊迪娅,她是在皇帝面前的不朽者…而是他却只是一匹在宝座上的老马。小马们匍匐在地上,这一动作如此一致,以至于整艘船都微微摇晃了一下。

 

“别傻愣着,”档案在神谕耳边低声说,声音小得只有他能听见。

 

档案说着,她的护卫们也都跪下了。他们没有像这些中国小马那样让自己扑倒在地,但他们确实表现出了尊重。

 

档案仍然站着,她的背部挺直,翅膀折叠着。她甚至没有向皇帝点头,只是干站着,神谕只能愣愣的站在档案旁边,尽管他吓得发抖。*完了完了完了。*即使是鲁道夫国王也会把一匹拒绝向他鞠躬的小马扔进监狱,更何况是在这里?

 

从他们周围传来一阵窃窃私语,主要是把他们带到这里来的警卫们的窃窃私语。他们似乎都在观望,等着看皇帝会说些什么。

 

那匹老马做了个蹄势,大家看到这个动作好像都被从地上踢了起来,他们并没有表现出暴力的倾象,原来他们也只是做做样子。那个简单的蹄势使他们周围的活动恢复了,音乐响起,谈话又开始了。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小马都只是小声谈话,船上的每一匹小马似乎都在观望着这里的情况。

 

说话的不是皇帝,而是王座下穿紫色长袍的小马,“张晓龙(Zhang Xiao Long)皇帝对您战舰的威力并不以为然,西方的女神。他期望成为一个强大而自豪的造物主,配得上你的尊重。可是你却像一根木头一样,呆呆地杵在他的蹄边。”

 

档案没有回答他,而是向刚才那个蓝色头发的生物点点头。

 

她没有摘下头盔,而是直接在里面说话,她的声音被头盔扭曲了,音调比原本的要低一些。“伊迪娅的战舰在云层之上,我认为它不值得为了你们而从天上下来。”

 

他们进行了简短的低声交谈,即使是神谕也听不到谈话的内容。他本可以用咒语加强他的听力的,但是…考虑到这匹小马的权利,他怀疑这不会得到允许,即使皇帝没有察觉,他周围也有很多独角兽,他们肯定会注意到这种魔法。

 

“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提这件事呢?今天乌云密布,又没有办法证明你们确实有什么飞船。”

 

档案没有说话,但这个身穿灰色盔甲的蓝色生物似乎总是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们请求皇帝的宽恕,也许我们可以等到船到了的时候再讨论这件事。伊迪娅不指望你们中间有哪匹小马会在没有证人的情况下相信她的话,土卫七号(Hyperion)马上就要驱散乌云了。”

 

皇帝向她点了点头,老态龙钟的脸上掠过一丝微笑。神谕没有听到他说了些什么,但一秒钟后,秘书重复了一遍他的话,“对这些坐着小铁船在我船上着陆的陌生客人来说,这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时刻。”顾问做了个蹄势,六个仆人立刻冲了过来,在伊迪娅旁边放了一张矮桌子,桌上摆着小碟子和碗。仆人们把清澈的液体倒进两个碗里,然后把它们举到皇帝的嘴边,只有当他喝了一口后,他们才把剩下的递给伊迪娅。

 

档案用她自己的魔法接过了碗,感激地朝皇帝笑了笑,除了意味深长的一瞥,他们之间没有再说话。

 

然后神谕听到有什么东西在他们上方的空中怒吼。起初,他认为这一定是一条龙,一条与这里的船上雕刻的一样的龙。神谕从未亲眼见过龙,尽管他听过很多关于龙的故事。故事讲的是数百匹小马被一条龙杀死,这条龙有一座房子那么大,可以像火山一样喷火,全身覆盖着无法穿透的鳞片。

 

然后云层散开了,神谕看到了那条龙——一条坚硬的金属龙,它的影子如此之大,盖住了整艘船和他们周围的大部分海域。它的背部有一个巨大的金属环,而前部则向前延伸,看起来至少有一公里长。神谕怀疑那些奇怪的凸起是武器系统的位置,而其他地方则嵌着闪闪发光的玻璃窗。

 

“洋鬼子!(此处原文为中文)”顾问喊道,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许多小马对着他们指指点点,大声叫喊,甚至皇帝也睁大了眼睛,神谕和他们一样震惊,像周围的小马一样目瞪口呆,只有档案的士兵似乎对这些不感兴趣。

 

档案开口了,“如果皇帝高兴的话,我们可以直接到船上去,您的侍臣可以和我们一起上去,我们在船上见。”

 

一张张目瞪口呆的脸转向档案,这里的小马似乎还懂他们的语言。然后皇帝说话了,慢慢地站起身来,“我会的。”

 

短短几分钟内,神谕第二次看到每匹小马都转身向皇帝鞠躬,档案的士兵也不例外。神谕和档案开始离开,但神谕被档案的一只翅膀轻轻地碰了一下,“你不该向任何小马鞠躬,神谕。不管是我,还是雅典娜,盖亚,甚至是查理布狄斯,任何小马。”

 

档案施的“传送门”咒语和神谕看到其他小马施放的咒语没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是,这个传送门法术的入口特别大,又宽又高,一次能让十几匹小马通过。档案室毫不费力地施下了这个咒语,但她确实需要站着不动,集中自己的注意力才行。

 

透过传送门,神谕看到一个有着宽敞的金属墙壁的房间,他在档案旁边等着,她的一些警卫随后领着队伍穿过传送门。只有在皇帝的一些士兵和达官贵人通过并报告说似乎没有危险之后,皇帝本人(由他的大队伍陪同着)才走进门来。

 

“你是这么计划的吧。”神谕用他自己的语言小声对档案说,“你想让他们低估你,你想看他们的笑话。你必须知道他们在期待什么……为什么不干脆把你的——”

 

“我的星际飞船,”档案补充道,神谕从未听说过这个词,尽管它的意思已经显而易见了。

 

“是的,为什么不先把它带来呢?”

 

“因为她就是这样做事的,”那个蓝头发的矮个子回答了神谕的问题,只剩下了他们还没有进入传送门。很快,他们也该进去了,“当你习惯了用这种方式做事,你就会开始依赖它。小马们总是把你看得又小又弱,总是想当然地认为他们可以把你玩弄于股掌之间。”

 

“其他国家应该充分了解我们的力量,这才符合联盟的规矩。”档案说到,她的计划有效且有分寸,“如果他们知道雅典娜正在帮助我们重建家园,他们会感到害怕。”档案轻轻地转向一边,那个年长的外星人就站在那里。她的手不停地颤抖着,这是神谕还记得很清楚的感觉,他两天前也那么老,“雅典娜,我们要多久才能摧毁这个国家?”

 

她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计算了三十一天,直到他们完全投降,大概要十六年,才能有保障。”

 

“那么这次会面的意义是什么呢?”

 

“我知道。”蓝头发的生物翻了个白眼,“我们可能会经历几年的流血冲突,然后再结束这件事,任何地方都不该有巫师,不该有叛徒,不该有奴隶。”

 

“因为……”档案清了清她的喉咙,在这艘船上,似乎已经没有其他的小马想要使用传送门了。她做蹄势让别的小马走在她前面。“因为一国的灭亡,而播下了祸患的种子,如果我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征服世界,那会树立什么样的先例?”档案不等神谕回答就继续说到,“一个我们的敌人可以利用的致命诱惑。”

 

神谕跨过了传送门。

 

作者附言:

显然我还没有写完,等你们看完我就把它贴出来。

感谢Greyscale提供的关于中国的咨询,我想要的是一种比疯狂的自以为是更真实的感觉。

 

这……我只能说这位greyscale对中国怕不是有什么误解(눈_눈)

thumb_up34
0thumb_down
排序:升序
#1
LRlicious Lv.13 麒麟小编
回复 神秘的东方

有点反感作者对天朝的设定。。

(从共产主义中幸存下来这种话。。。)

在说就凭出事时天朝的人口和科技怎么被疯狂入侵的

2019-08-11
#2
回复 神秘的东方

回复#1 @LRlicious :

应该是不了解和宣传上的偏见带来的后果吧,毕竟那边怎么宣传gc主义大家也都明白

2019-08-11
#3
shittshy Lv.4 夜骐
回复 神秘的东方

回复#1 @LRlicious :

为了防止误解,我还是放上原文吧······

2019-08-11
#4
回复 神秘的东方

逆向殖民?说实话,这气势让我想到了郑和下西洋,虽然前者可能会小不知道多少。。。

在外国看来GC真的连君主都不如吗?

还有,中国怎么会倒车。。。。

2019-08-11
#5
回复 神秘的东方

回复#4 @Один товарищ :

好像全世界都开倒车了

2019-08-11
#6
魔法师T_T Lv.16 站务赞助者
回复 神秘的东方

本章节有个敏感词,保险起见给你改了一下,还请理解

2019-08-11
#7
shittshy Lv.4 夜骐
回复 神秘的东方

我翻译的慌的一匹,我只能说:此文观点与本人立场无关,不承担任何责任。|・ω・`)

2019-08-12
#8
LRlicious Lv.13 麒麟小编
回复 神秘的东方

这误解,真挺深的。。。。。(这究竟是谁心中有墙。。。)

真想个问题。。为啥大公主没向亚洲这么大的陆地上派遣使者,以及为啥hpi没在tg建立分部。。。(能搞这玩意的主体就中美两国了吧,现在别国哪来这种能力了。。。)(在出事前加紧开一波产能hpi还要那么麻烦的收集元件来造火箭吗)

这真郑和下西洋啊……不过土著换了一个。。。。。

2019-08-12
#9
LRlicious Lv.13 麒麟小编
回复 神秘的东方

话说看讨论群里立冬有跟作者谈了一下后作者把一些方面进行了修正,要不你看看重新改一下~( ̄▽ ̄~)~

2019-08-24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 人类在小马国(HiE)
  • 转化/Transformation
  • 性转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