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ccurate_Balance

favorite关注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We thusly deducted that this changeling suffers from hypamoremia. 'Hyp' meaning 'low', 'amor' meaning 'love', and 'emia' meaning 'presence in blood', low presence of love in blood, it is a highly lethal symptom among changelings.'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三重困局

第四十二章 暗影咆哮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5,537 字

publish 于 2019-08-10 发表

pageview 共 160 人看过

chat 共 1 条评论

thumb_up 共 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7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暗影咆哮    An Eldritch Shadow Howls

 

过去的二十四小时里,虫群全力前进,只在邪茧落下太阳后,休息了六个小时。这期间,他们向水晶帝国的方向前进了极大一段距离,然而他们仍差着一天的路程,假如天公不作美,甚至需要两天。途中,邪茧此前注意到的风暴已经完全遮蔽了天空,用厚重的暗影挡住了太阳。更严重的事,除了严重阻碍前进的狂风之外,还有暴怒的雪,匕首刺豆腐似地刺穿了他们甲壳中仅存的一点暖意。进入极北之地后,暴风雪便一直纠缠着虫群,令他们受尽折磨,仿佛无穷无尽,然而,呜呼,无法可想。

 

不过,照样要前进,正面迎击暴风雪,饥饿的幻形灵需要食物。越是前进,遥远的地平线上的水晶帝国的光便越发明亮,愈发引得他们前进不息。

 

途中,邪茧每隔一段时间便以双眼扫视前方仿佛仿佛是踊跃的兽脊似的,雪白的起伏的连山,找寻着黑晶王的踪迹。她深深地知道,来到这里,他随时可能出现,因此决不能被他突袭成功。在这一片纯白的世界里,一团黑色的影子想必是很容易被发现的吧?换了谁都会这样想,然而再向风雪中行去,她眼前只剩下了一片灰与白的可悲的厚障壁。

 

视线的角落里,有什么东西动了一动,她在空中转身看去,然而,等她转过去,那东西却消失了。她正以为不过是自己的想象,却在这时注意到,尽管移动的东西渐渐消失,但空气正渐渐变得愈发冰凉,她的蹄子也隐隐作痛,很明显...有蹄子跟着他们,有眼睛看着他们。邪茧要紧牙齿,挺直身子,停了下来。“虫群,停下!!”她咆哮。她的工兵们仿佛千虫一心,在空中停下,尽职尽责地等待着下一步指令。邪茧扭过脖子,看向身后的他们,独角已经亮起了绿色的火焰:“全体注意,留在空中,保持谨慎,黑晶王可能在附近。”

 

她的臣民们一听到这话,便都显露出恐惧,面面相觑,身体打颤。不过,尽管心中不安,幻形灵们还是纷纷亮起独角,虫群平稳地散开成更为广阔的阵型。邪茧与她的工兵们一同搜寻着四周,寻找着可能不自然的细节。

 

一只炭黑色的雄驹,独自立在雪中,几乎在邪茧正下方,他身穿铁甲,背有红色斗篷,他抬头看着她,一双猩红色的眼睛,满是尖牙的嘴两端向上勾起,这,显然是不自然的。四目对视,邪茧感觉得到,自己的瞳孔愤恨地放大。“我找到了!”她对虫群喊道,于是所有的眼睛都落在暗影之王的身上。幻形灵们嘶叫着,威胁地咆哮着,独角上绿色的火光变得愈发明亮。这些火焰的光聚在一起,足以将方圆几里的大地上,投上一层病态的绿色。工兵们准备将巢穴的敌马焚烧殆尽,但邪茧并不同意。“先停火!”她说,缓缓下降,“我要和他谈谈...”

 

她的工兵们满不情愿地放弃施法,向后退去,为女王让出空间。最终,邪茧的四蹄落在雪地上,传来嚓嚓和咚的一声。一阵冷风春国,她将视线从地面抬向黑晶,仔细打量,甚是失望。他只有一只普通小马的身高,红色的独角、黑色飘舞的鬃毛、红色的斗篷,再加上污染过似的双眼,稍有些威慑力。他微笑着看着她,仿佛与老友见面——不过,眯起的双眼,将这假象打得粉碎。

 

“邪茧女王,终于亲晤,”他说,缓缓一点头,“甚是荣幸。”

 

邪茧嗤笑一声。“别浪费时间做出一副庄重尊敬的样子,小马,”她厉声说。黑晶不悦地一皱眉,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的眼睛。邪茧露出牙齿,接着说:“我不是来和你闲聊,而是来取走应当属于我和我幻形灵们的东西,而你袭击、抓捕了我的侦察兵,阻碍了我的行动,并因此与幻形灵开战。给我一个现在不掐死你的理由!”

 

黑晶仍旧面无表情,承受着邪茧的怒火,等她说完,他立刻换上令虫作呕气焰嚣张的笑:“脾气发完了吗,女士?稍微礼貌些,不无好处。”

 

邪茧恼火地嘶叫一声,向后跳了一步,眯起眼睛,眼中闪过一道光。

 

然而,黑晶不等她反唇相讥,便以严肃的语气说:“你侵入我领土在先,邪茧女王。公平起见,我给予你最后一次投降离开的机会。”

 

“浪费时间!你伤了我的幻形灵,我无论如何也要撕碎你。”邪茧讥讽道,猛地展开翅膀,“主动将他们还给我,不另有伤害,说不定我能给你个痛快!”

 

黑晶的笑意变得凶残,仿佛一个捕食者。“哦?你可是在威胁我?”他低声问,但声音却仿佛传遍整个虫群。许多工兵动摇了,或是向后缩去,眼中满是恐惧。黑晶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他的身体上飘散出暗影,消失在风中,他的双眼不祥地发着光:“不知你是否有这底气?”

 

邪茧又点亮独角:“轻而易举。”

 

黑晶收敛笑意,全身变得纯黑,眼睛则变为纯粹的发光的强酸般的绿色。“...证明给我看。”他挑衅道,身体变得无形,在风中展开。

 

邪茧还没能回答,虫群中便有一只工兵为黑晶对女王的侮辱忍无可忍。斯汀戈怒不可遏地吼叫一声,向黑晶扑去,她独角上的火焰扩散开,挡住了她的全身,仿佛一颗绿色的流星。这一击不但看上去强力,效果也同样强大,她落在黑晶王刚刚消失的位置,独角上的火焰四下爆裂开,将积雪蒸腾为蒸汽,在落地之处留下一个大坑。

 

余烬扫过邪茧,她毫发未伤,愤怒地咆哮,不满意地看着急切过头的工兵。“斯汀戈!”她呵斥道,那只工兵一怔。邪茧正准备狠狠地训斥她一顿,就在这时,一阵恐怖的嚎叫声在她们四周回响。空中的落雪消失了,一切都沉入死寂。邪茧怀疑地环顾四周,瞪向斯汀戈:“快飞起来!快点!!”

 

斯汀戈颤抖地点点头,振动翅膀窜入天空。邪茧紧跟其后,低头看着留下的坑。黑晶...消失了,变成了一团暗影烟雾。“他去哪里了...?”邪茧低声嘀咕着,在虫群前段停下。

 

几秒的时间里,一片寂静。幻形灵们扫视着四周积雪覆盖的平原,寻找着那可怖怪异的敌马,他仿佛蒸发了一般,丝毫不见踪影,但他存在的迹象却越发鲜明,越发明显。空气变得越来越厚重,难以呼吸,许多工兵忍不住将前蹄放在脖子上,仿佛被勒住了咽喉。工兵们背后翅膀之间的位置刺痛难耐,仿佛几千只虫子在上面爬行,许多工兵厌恶地扭动身子。温度不断下降,几乎所有的幻形灵都止不住地发抖。

 

上空,云层变了颜色。从原本空洞的黑色,变成了火焰、灰烬与鲜血交杂的颜色。紫色的闪电在云层中舞动,扭曲的雷声在极北之地的天与地之间轰隆不止,震动足以令幻形灵们的胸腔跟着震动。

 

“我乃黑晶王,”黑晶的声音在空气中传来,似乎同时在每一个方向,同时又不在这一世界,“恐惧之主,暗影之王,暗影魔驹之嗣,水晶帝国唯一的真王。而你...不过是虫子...是蝼蚁。你们是闯我帝国之害虫...我必消灭之!”

 

一瞬间,虫群里乱了套。一大团高耸的暗影似的烟雾从雪中涌起,黑晶的双眼在最高处睁开。暗影崛起的速度,快过那些不幸挡住了路的工兵们;它一边上升,一边将他们吞噬在窒息般的深渊中,工兵们的惨叫声,被冰封废土之上回荡着的,黑晶发出的刺骨冰冷的咆哮所掩埋。

 

邪茧睁大眼睛,张大嘴巴。她可能低估了敌马...

 

----

 

站在水晶帝国的边境,暮光闪闪毛发竖立,脊背传来一阵寒意。她的双眼看向南方,远处,暴风雪肆虐。那暴雪的云层,居然是火焰与浓烟的颜色。过了几秒,暮光听到那恐怖的声音掠过身旁,重重地咽了咽,仿佛心都在颤抖。

 

那是黑晶王的咆哮。

 

斯派克在她身侧,本能地用爪子抓紧了她的前腿,原本抓着的清单和羽毛笔落在街道上,早已忘记。

 

四周,原本帮忙收集积雪了几个小时的水晶小马们停了下来,出神地望向南方,声音传来的方向。他们上空,云宝也看过去,她的耳朵紧贴头顶,瞳孔放大。沉默许久,她低头看向居民们,他们都看着她,眼中是恐惧不安。云宝重重地咽了咽,眯起眼睛:“你们看着我做什么呢?!别担心黑晶的事,他忙着呢!我们还有事要做!多采点雪!快快,动起来!”

 

群众之间笼罩上一层恐惧,但还是继续工作。水晶小马们前前后后地忙着,将一车一车的积雪拉去中心大街的投放处,与此同时,暮光看向云宝,眼中带着恐惧。云宝低头看着她,想挤出一个安慰的微笑。

 

----

 

“小蝶?”黑晶王的咆哮到来之时,轻语嗫嚅着,一把就抱住黄色的天马,求安慰,“我好害怕...”她几乎说不出话,尽管小蝶将前蹄和翅膀都抱住受惊的小雌驹,她仍然紧张无比。

 

两只雌驹站在水晶小马们运输积雪的道路旁,监管情况,以防出现意外,有伤员产生。幸运的是,她们带来的急救包连第一个都没用完,而且,继续这样下去,也很可能用不完了。

 

“别害怕,轻语。他离我们远着呢,我们不会有事的...”小蝶柔声说,安慰地蹭蹭轻语的头顶。

 

轻语剧烈地颤抖着,抱紧了小蝶。“可是...索拉克斯在那里...”她抽噎道,眼睛渐渐湿润,“他也会没事吗?”

 

小蝶点了一点头。“他当然不会有事的。他都答应你,会安全回来了...”她轻声说着,前后轻摇小雌驹,“我们都知道,他对你的承诺,一定不会打破...”

 

“永远不会?”

 

又是一声令马心神不宁的咆哮,小蝶一瑟缩,庆幸轻语看不到自己的脸,心中满是绝望。“...永远不会。”她用尽力气,才以细若游丝的声音回答。

 

----

 

“哇...你听到了吗?”索拉克斯与法瑞克斯向南飞去,来到将极北之地与小马国分割开的山峰的最高处之时,索拉克斯小声问道。那咆哮声渺远、微弱而模糊,但仍旧可以听得见。又是一声,索拉克斯打了个颤。“是黑晶王...”他嘀咕道,回想起那团差点侵入了水晶帝国的暗影,想起轻语对它无比的恐惧。

 

法瑞克斯咬紧牙关,加快速度。“已经开战了!我们得加速!”他向身后喊。索拉克斯拼尽全力才跟得上他。

 

----

 

瑞瑞站在星光制成的一大堆水晶箱旁,黑晶的咆哮传来时,她打了个颤。她已经用云装满了许多箱子,就等着云宝来指挥星光往里加特性。

 

她们当然都认得这声音,此刻,她们也知道这声音意味着什么。瑞瑞缓缓转头看向星光,面带疑惑。星光站在箱子旁,耳朵紧贴头顶。“我们...最好再快一点。黑晶这样叫,一定是幻形灵们来了。”她说着,转过身,用魔法从借来的建筑材料上灵巧地切下一块方形水晶。

 

瑞瑞颤抖着,点点头。“自、自然,亲爱的...我只是...等着多些蒸汽一起装...”她结结巴巴地说。黑晶再一咆哮,她全身颤抖起来。

 

星光同情地看了看时尚教主。“呃...来,你先帮我测一下数据吧?”她提议道。其实这样做毫无必要,但能让瑞瑞有事可做,总比只能发抖强。

 

瑞瑞二话不说地照做了。她从鞍包里取出卷尺,上前帮忙。

 

----

 

苹果杰克和萍琪蹄子悬在半空中,停了下来。苹果杰克拉着满满一车的雪,萍琪则在志愿者之间上蹿下跳地帮忙、助威,还给肚子饿的小马发零嘴。咆哮声传来时,两只雌驹对视一眼。

 

“坏坏国王?”萍琪紧张地问,想挤出一个微笑却做不到,鬃毛又扁了一些。

 

苹果杰克点点头,继续向前,尽管四肢明显僵硬了,速度也加快了许多。她又能说些什么呢?萍琪跑在她身旁,不住地向后方,咆哮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

 

他在狂笑,笑得像个操纵矢量的孩子。这么多年,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一次控制这么多心灵的快感,而他们无用的挣扎,更令他的体验岭上开花。当然,时间仓促,不能仔细调教,只够把他们变成无法思考的木头,坐在原地无限次地经历最为恐惧的事物,直到他大发慈悲放走他们。黑晶又从无形的身体中放出一道触手,吞下十几只愚不可及地飞在附近的工兵。他们清醒的意识立刻崩塌,在恐惧中完全瘫痪,就这样直直落下,一个贴切的比喻——像是苍蝇。

 

工兵们当然好对付,这些没用的小东西对他来说完全没有威胁。他需要在意的,是他们的女王。仅仅是看着她独角上的烈焰,看着她眼中的光,他就知道,这只虫子很难对付——难得无以复加。她以不正常的敏捷身姿躲过了他的每一道暗影触手,而她独角中射出的魔法,根本不应属于她——暗影步进术,是露娜公主的魔法;而那耀眼的光芒,只可能来自塞雷丝缇雅;还有那种蓝色的护盾,令黑晶无论如何也近不了邪茧的身,反而会受到灼烧。

 

但她仍没有认真对抗过他的魔法,黑晶对她真正的实力很有兴趣。他饶有兴趣地在双眼上方显露出独角,将尽可能多的力量注入其中。四周的一切都失去了颜色,靠近的工兵也全都窒息在其中。他们恐惧地惊叫,但声音被黑晶的咆哮所遮盖。这一声,是故意为了引来邪茧的注意力。

 

目标达成。邪茧停下后撤的飞行,转身面向他。黑晶将独角中积蓄的魔法一股脑向她射来,她不禁睁大了眼睛。诡异的黑暗,在她点亮独角试图支起护盾的一刻已经到达,正好击中。爆炸,黑暗,紫色与绿色的电光,一阵猩红色的光波。附近一定距离内,所有的工兵都被强大的冲击波震得一歪,向下坠了一段才找回平衡,回到空中。

 

世界静止了片刻。工兵们看着爆炸的余烟,屏住呼吸。黑晶也看着缓缓旋转消散的烟雾,饶有兴趣。接着,他的攻击留下的浓烟一瞬间消散,一道巨大的绿色火柱从中冲出。没时间躲避,没时间阻挡。火柱正中黑晶的独角,当场将其击碎,白热的剧痛传遍他的全身。黑晶痛苦地惨叫一声,将剩下的一截独角收回烟雾里。他的双眼在剧痛中紧闭,此时睁开了一只,愤恨地瞪着邪茧女王。

 

她微笑地看着他,鬃毛看上去比原本更乱了,身上多了几道擦伤,但除此之外安然无恙。“下次攻击的时候...记得不要把目的亮明。”她嘲讽道,向高处飞去,再亮起独角。

 

黑晶强睁开双眼,瞪着飞在他上空的幻形灵女王。她飞得太高,他的触手也碰不到,而他的独角碎了,需要几个小时才能恢复。但这,不是最严重的问题。最严重的是,他现在总算领教到眼前这只幻形灵真正的力量,仔细揣测着她的能力,他渐渐产生了一种情感,一种他自以为熟悉的情感。

 

邪茧显然感觉到了他的情感,眼中凶残的光只增不减。“我跟你说了...”她用微妙的语气说道,眼中闪过一瞬的绿光,“我是你最害怕的事物。”

 

而此刻,她说的一点不错。

 

- - -注 释- - -

 

#1
钟浩  独角兽
回复 第四十二章 暗影咆哮

操纵矢量的孩子……一方通行啊?

2019-08-10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