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亲爹闹剧

关于本作
短篇翻译
T
状态未知

assessment本作共 4,514 字

publish于 2018-10-28 发表

pageview被阅读过 1,625 次

loyalty共 15 人收藏

chat共 14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总星数

19 人评价

9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002aMdz2gy700IxHXrlc3&690.jpg

Flurry Heart's Real Father

   


作者:Maniac92

原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13415/flurry-hearts-real-father

译者:Nightscream

简介:在水晶帝国,银甲闪闪王子和韵律公主的小宝宝凝心雪儿诞生了。不过,银甲闪闪却留意到……雪儿长得不太像他。而且据暮暮所知,她长得有点像是……另外一只小马……


真…尴…尬…

* * *

  快乐的口哨声在房间里回响,星光熠熠把客厅里的最后一张桌子也擦得干干净净。她望着桌子上的相框笑了,里面是她和她的新朋友们的合影,都在兴奋地欢呼。公主的助手还在旁边敲着鼓伴奏。

  “暮光公主为我在小马镇找了个新家,真是太好了。”她自言自语地喃喃着,放下了那个相框。“现在我可以和新朋友们好好相处了!”她朝日历瞥了一眼,稍稍皱起了眉头。“她们说会到水晶帝国去几天,真希望她们能早点儿回来……”

  就好像安排好了似的,刚说到这里,敲门声就响起来了。

  “来啦!”星光回应道,把擦灰的抹布先扔到桌子上。她走到门口,用魔法拉开了门。“我能帮你什么忙……”望着站在门口的两只小马,她的声音顿住了。“……公主?”

  暮光闪闪很尴尬地朝她笑着。她身边的那只雄驹对星光怒目而视,眼睛里满是血丝,脑袋上还飘着一块手帕。

  “嗨,星光。”暮暮那开心的声音一听就是假装出来的。“我们能不能……呃……进去说话?”

  “呃……好啊?”星光回答道,依然怀疑地打量着那只不认识的雄驹。她转向暮暮笑了笑。“当然可以了!”在声音中投入更多的诚意,她让到了一边,把她的客人们迎进了家里,那只雄驹进来的时候还是红着眼睛死瞪着她不放,不过她勉强没有理会他。当他们进来之后,她就关上了门。

  “那……”当星光把他们领到客厅之后,暮暮开了口。“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啊,”星光说道,暗自怀疑那只怒冲冲的雄驹是不是都不会眨眼。“一直都好得很。”

  “你当然好得很了,你个没节操的婆娘。”雄驹咆哮道。

  “……好吧?”星光答应道,不知道她是不是听错了。她转向暮暮笑着问,“那,你的水晶帝国之旅怎么样啊?”

  “呃……还……好吧。”暮暮迟疑地回答。

  “好得都命犯桃花呢!”雄驹尖酸地讽刺道,他危险地压低了声音,可是咆哮声的力度却丝毫未减。“前提是把你骗色的桃花运算进去,你这奸妇!”

  星光的好脸色再也维持不下去了,她皱起眉头盯着那只雄驹。“对不起,不过您是哪位啊?”

  “哎呀~你还有脸问我是谁?!”雄驹说道,“我就是那只被你把生活给毁了的雄驹!你这个小婊-”

  “闪闪!还是我来说吧。”暮暮开口打断了那只脸红脖子粗的雄驹。她叹了口气,扭头望着星光。“实际上,星光,我们来这里是有原因的。”

  “……好吧?”星光有点不安地说道,“什么原因啊?”

  “这个……你知道我和其他朋友们到水晶帝国去了几天,对吧?”暮暮问道,看到星光点头之后,她继续说下去。“我们之所以去,是因为我嫂子的宝宝出生了。”她指着身边的雄驹,“顺便提一句,这是我哥,银甲闪闪。”

  “哦!”星光精神一振,转向银甲闪闪亲切地笑了,“恭喜你!”

  “真谢谢。”银甲闪闪呸了一口,一脸的暴躁。

  清清嗓子,然后暮暮又继续说,“嗯……然后就出了点儿……问题。”

  星光倒吸一口凉气,“莫非……你嫂子还好吗?她宝宝还好吗?”

  “都很好!”暮暮急忙让她放下心来。“大家都平安无事,雪儿顺利出生,而且非常健康。她们都很好。”

  “哦,那就好。”星光也松了口气。然后她皱起了眉头。“那……到底是什么问题?”

  暮暮的嘴一张一合,却一时间发不出声音。“嗯……”她犹豫着,听起来好像是不知从何说起。“问题是……雪儿……她……长得不太像……银甲。”

  “哦。”星光轻声笑了起来,“好吧,有时候宝宝看起来不太像爸爸,更像妈妈,这也没啥好担心的嘛。”

  “我明白,星光。”暮暮说道。她尴尬地咳嗽了一声,然后继续说,“问题是……雪儿看起来确实像她妈妈,不过……还像……另外一只小马。”

  “……像另外一只小马?”星光有点奇怪地问。

  “嗯……”银甲闪闪铁青着脸。“让我想想……她有浅粉色毛皮,双下巴,而且鬃毛造型蠢得要命……”

  “闪闪!”暮暮急忙推了推她哥哥,示意他别说了。她望着星光叹了口气,“这个嘛……”她慢慢地说道,“雪儿看起来……挺像……你。”

  沉默,漫长的沉默。

  “……我?”星光呆呆地问道,“她看起来怎么会像我?”

  “不然你以为我们来找你干什么?!”银甲闪闪的吼声足以绕梁三日不绝。

  “银甲闪闪,好啦。”暮暮请求道。她又望着星光说道,“雪儿有浅粉色毛皮,粉红色和紫色相间鬃毛,还带蓝色条纹。”

  “所以呢?”星光板着脸,“浅粉色毛皮和混色条纹鬃毛很少见吗,为啥来找我?”

  “呃……”暮暮小心地说道,“我只是提了一句……雪儿有点像你,然后银甲就觉得-”

  “你睡了我老婆还把她肚子搞大了!”银甲闪闪声泪俱下地呐喊。

  星光差点没喷出来。“不、不好意思?!”她咳嗽着,“我连你老婆是谁都不知道!就假设我认识她也好,我可是只雌驹!我哪有那个能耐把你老婆肚子搞大?!”

  “这个……”暮暮慢吞吞地开了口。“我不是……我没……我并不是说你确实让她怀了孕,但是也有魔法可以……那个……让雌驹暂时……那个……可以和雌驹之间……那啥……的……”

  “这简直荒唐透顶!”星光气急败坏地叫道。“你……你是在说,我给自己施法让我自己长了个-”

  又是一阵敲门声传来,打断了星光的话。暮暮用魔法开了门,于是一只粉红色的天角兽便走进了客厅,背上还背着一只睡得很香的小幼驹宝宝。

  “原来你们俩在这里啊!”天角兽说道,“我满镇子找你们呢!”

  “哦,你好啊,韵律。”银甲冷冷地说道,“我真吃惊你居然为了追我们还专门起了床,当我们俩离开医院的时候你躺床上连动都不动。”

  “……闪闪,我才刚刚生完孩子。”韵律说道,“起码几天以内,我哪儿也去不了。”

  “雪儿还好吗?”暮暮问道。

  “她很好。”韵律温柔地朝背上的宝宝笑着,“从水晶帝国到这里的火车上,她一直都睡得很香。”她扭过头来,一看到星光,眼睛顿时瞪大了。“是你?”

  星光顿时也掉了下巴。“是你?”她喃喃着。

  “我就知道!”银甲大喊道。

  “你们俩……认识?”暮暮的视线在星光和韵律之间扫来扫去。

  “……多少吧……”星光嘀咕着,脸红得发烧。

  “……只有一晚而已……”韵律的声音也轻得不对劲。

  “我就知道你骗了我!”银甲闪闪的嚎叫声充满了控诉和哀怨。

  “闪闪,我可以解释!”韵律急忙说道,她长叹一声,娓娓道来。“那是在提雷克那件事的几周之后……”

* * *九个月之前* * *

  星光呻吟着,把脑袋靠在吧台上,旁边还靠着空空如也的酒杯。“我真不敢相信……我的一切居然就被那个紫色输家给毁了……”她坐起来恶狠狠地瞪着酒保,双眼通红,目光散乱。“给我再来一杯!”她嚷嚷道。

  当调酒师把另一杯酒放到她面前时,左边传来了一个声音。“你这一晚也挺糟糕的吗?”

  星光先往右边望去,片刻后,她才眨眨眼睛,把脑袋转向了左边。韵律就坐在她身旁,面前摆着一杯果酒。“关你什么事?”星光哼哼着。

  先从杯子里嘬了一口,韵律才出声。“没啥,只不过我这一晚也够糟糕的。”

  星光嗤之以鼻,伸出蹄子想去拿自己的杯子,继续鲸吞虎饮。但是她醉醺醺地就是抓不到那杯子。“是糟糕的一周。”她咕哝着,努力把视线聚焦在她的饮料上。“都是因为一个蠢婆娘还有她那帮魂淡朋友,害得我有家不能回。”

  “起码你喝杯酒还用不着专门从你的王国里溜出来。”韵律嘟囔着,“我在水晶帝国是一滴酒也喝不着。为啥他们的公主想喝一杯?那儿没有一只小马明白这问题。”

  “嗯哼,‘公主殿下’。”星光有点怀疑地念着,这么一只看起来神经兮兮的雌驹居然是个公主?她想道。没准儿她只是喝多了胡编的吧。她懒洋洋地打量着那只雌驹身体两边的翅膀,不过酒精上头的她只把它当成了什么装饰。“那你为啥又会跑这儿来,嗯?”

  韵律长叹一声,“男生的麻烦。”她又来了一杯,“有时候我老公真是让我抓狂,你知道吗,他居然连我和幻形灵都分不清?”

  星光嗤笑起来,“真的?那他就没发现那个‘你’的举动很怪吗?”

  “一点儿都没有!”韵律嘲讽地哼了一声。“他还把这归咎给精神控制或者洗脑什么的呢……”她示意酒保再给她来一杯,“还不止呢,我一直都努力说服他,我们的生活该更加富有情趣,你懂吗?”

  “嗯哼……”星光哼哼着,好不容易,她终于摸到了她的杯子,狠狠地灌了一口。

  “我不是说他不好……”韵律喃喃着,“不过有时候……女孩子只是想尝试些新鲜东西……带点儿危险的……”

  “嗯哼……”星光哼哼着,只是稍稍留上了心。

  “我是说……他甚至在套子外面又加了一层套子!谁会干这种蠢事啊?!”韵律大喊道。

  正在喝酒的星光呛到了,她哈哈大笑。“真的吗?”她又笑又咳嗽。“我还以为我的麻烦已经够糟了呢……”

  “你们的关系听起来也一样糟糕……”韵律说道,“就因为你女朋友干的好事,你有家不能回……”

  “没错……”星光嘟囔着。她眨了眨眼睛,“等等……”她摇摇头,“我没这么说过!她根本就不-”

  “丢脸啊……”韵律醉眼朦胧地念着,轻轻把前蹄放在星光的前蹄上。“太丢脸了……”

  这突如其来的身体接触让星光有点反应不过来,她红着脸喃喃着,“你……你是啥意思?”

  韵律对她笑了,“就算是醉话也好……可我今晚就想试试看,尝试点儿新鲜的……危险的……”

  星光咽了口唾沫。“可、可是……我不是雄驹……”

  妩媚地舔了舔嘴唇,韵律点亮了她的角。“就一晚而已,我能解决……”她附身朝星光凑了过去,两只雌驹的唇齿之间带着一点温热的喘息……

* * *回到现在* * *

  “不——!”银甲闪闪仰天长啸,打断了故事。

  “是我对不起你,闪闪!”韵律哭喊着,“我只是不想让你像这样发现真相!这是个错误!”

  “等等……”暮暮问道,“所以……雪儿确实是星光的…”

  这时候从韵律的背上传来了一个小小的哈欠声,大家都看着雪儿睁开了大眼睛。在房间里张望着,当她的目光落在星光身上时,顿时扇着翅膀甜甜地笑了。

  “爸爸!”她开心地叫着。

  星光的下巴掉了下来,眼睛里开始充满了泪。“她……她是……我的女儿?”她声音非常轻,可脸上却又露出了一丝微笑。

  “不!”银甲嚎叫着,他冲到雪儿旁边,“嘿,我是谁啊,雪儿乖乖?”

  雪儿咯咯笑着,伸出蹄子拍着银甲的鼻子,“假爸爸!”她开心地叫道。

  “不——!”银甲闪闪的长嚎声有如饿狼之嚎于荒野。他以夸张的姿势指着韵律。“我简直不敢相信!你……你你你……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来-”

  这时候敲门声又响了。

  “是谁啊?”暮暮问道,用魔法拉开了门。

  门敞开了,门口站着满脸憔悴的邪茧女王。她身边还带着三个正在啼哭的幻形灵宝宝。

  “银甲闪闪在这里吗?”她绝望地问道,“这周末该他负责孩子们了!”

  一瞬间,万籁俱寂。所有的小马……包括雪儿在内,全都扭头盯着银甲闪闪看。

  “……我可以解释。”银甲急忙说道。


...The End?

回复 亲爹闹剧

6666

DreamsSetFree  独角兽 #2
回复 亲爹闹剧

银甲大种马

Zinogre  陆马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3
回复 亲爹闹剧

结局神展开23333

回复 亲爹闹剧

大半夜笑出声

奇幻光影  麒麟 #5
回复 亲爹闹剧

eeeeeeeeeeeeeeeeeeeee

CelestAI  FakeAI #6
回复 亲爹闹剧

暮光闪闪:暮瞪口呆

节操呢,还有,这个很呵呵

回复 亲爹闹剧

哈哈哈哈哈哈哈神结局!

大萌   #8
回复 亲爹闹剧

贵圈真乱

CelestAI  FakeAI #9
回复 亲爹闹剧

回复#8 @jameschenkokyu :

我上次看到这句话好像是在一个叫【马镇三十天】的地方

Lovely_Nightlight  独角兽 #10
回复 亲爹闹剧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我对这个结尾的真实评价。

Lovely_Nightlight  独角兽 #11
回复 亲爹闹剧

我知道银甲和邪茧总是很尴尬,但没想到是这种尴尬哈哈哈哈哈

午夜之子  夜骐 #12
回复 亲爹闹剧

盲暮

回复 亲爹闹剧

盲暮+1

小柠花  天马 #14
回复 亲爹闹剧

怪不得小马国雌雄比例这么失调233生孩子根本不需要雄驹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