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Frankie

favorite关注

 独角兽

开坑的乐趣在于填坑,填坑的乐趣在于不填~而最大的乐趣是,别人都以为坑了,却在某一天,突然更新!

机械甜贝儿日志

第六章 独角兽国王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5,870 字

publish 于 2019-08-09 发表

pageview 共 114 人看过

chat 共 0 条评论

thumb_up 共 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4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画面跳转回甜贝儿的监视器画面,小苹花发现她已经跟着维尼尔斯酷奇来到了一间办公室,办公室的位子上坐着一只正在处理公文的白色独角兽,他有着蓝色的鬃毛,衣服上的勋章显示他的阶级很高,关联式数据库立刻跳出了他的身分。

银甲闪闪将军,指挥独角兽势力军事行动的最高指挥官,出生于军事家庭,十岁时就进入战场,在战场上立功无数,聪明而且果断的决策能力赢得了国王的青睐,在上一位指挥官『升官』后接任。

“那事情研究的怎么样了?”银甲闪闪问着,但他的视线还是停留在桌上的文件。

“一如往常,太阳和月亮向彼此接近的速度越来越快,估计再几个月,它们便会碰在一起,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解决或避难的方法,所有的研究都偏向一个结果......『世界末日』。”维尼尔斯酷奇回答着,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应该说是感觉无聊。

“这样呀......连妳也这么认为。”银甲闪闪点了点头,似乎也不怎么在意。

“你干嘛叫我研究这么无聊的事情?虽然我以前也是研究组的,但现在国王身边不是有那个婊子崔克茜,自称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吗?”

“她正忙着拍国王马屁呢......”

“哈哈哈!将军,你什么时候也会开这样的玩笑了!”维尼尔斯酷奇笑了起来,脸上终于有了点表情。

“不,我是说真的......”

此时办公桌上一个象是通讯机的机器响了起来,令银甲闪闪停下了动作。

“需要我离开吗?”维尼尔斯酷奇问。

“不用。”银甲闪闪按下了通讯机上的按钮,他身后的位置立刻降下了一道大荧幕,银甲闪闪转动着自己的位子,面向了荧幕看着。

画面上出现了两只独角兽,一雄一雌,一灰一蓝,灰色的独角兽他的鬃毛像黑色的浓雾一样在空气中飘动着,头上的角和眼睛都是深深的血红色,正趴在一张长椅上。

黑晶国王,独角兽势力的统治者,拥有无与伦比的黑魔法力量,在上一任的国王继承者蓝血王子『离奇』死亡后,在无继承者的情况下,身为最高指挥官的他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国王,十分『爱戴』他的子民,喜好收集水晶,同时也对酷刑有所爱好,曾将犯罪者或敌军活活的插在木桩上展示或者凌虐至死并向敌军和全国发布过程影片以表惩戒。

另一只蓝色独角兽正在他的背后帮他按摩,拍打着他的屁股。

“哇欧......还真的是字面上的意思。”维尼尔斯酷奇说着。

崔克茜博士,前第三区研究中心主任,在第三区研究中心被飞马势力袭击夷平,626号实验品被夺后,原要被以『失职』罪名处死,但因『技术卓越』被黑晶国王所宽恕,其余的研究员都成了新的实验品或实验品饲料,在瑞瑞博士身亡后接任研究部最高科学家。

虚拟程序日志有相关资料,要查看吗?是/否

小苹花点了『否』,她现在可没有空看这日志,这是她第一次看见独角兽势力的最高领袖,得把重要的资料记录下来,但她很快就后悔了。

“呦!我最中心的将军,嗯?还有一位漂亮部下,我是不是打扰了你们特别地事情呀?”黑晶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问着。

“没有,陛下......”银甲闪闪简略的回答着:“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

“我刚刚从三天前抓到的敌军身上拷问到了有趣的资料,或许你有兴趣听听。”黑晶说着接着将镜头转向了旁边。

镜头中出现了一只黄色的飞马,已经被凌虐的几乎看不清原貌,她四肢朝下,被绑在一根横木上,身上到处都是鞭打的伤口、瘀青,背部翅膀上的羽毛已经被狠狠的扯掉,光秃秃的翅膀上到处都是血渍与结迦,惨不忍睹。

接着镜头来到了她脸庞,甜贝儿辨识器认出了她的资料。

小蝶,暴风指挥官云宝黛西的副官,在三天前被突袭兵捕获,除了她外其他飞马士兵皆在凌虐过程中惨死,上一次出现记录是在战斗型甜贝儿首次出击时被目击,当时暴风指挥官云宝黛西正带领三队飞马突袭队,对第十二区避难区进行轰炸,从空中投掷炸弹并抢劫该地区资源运送车,却没有料到该运送车上还运载着战斗型甜贝儿,云宝黛西太过大意靠近运输车的后车门,当战斗型甜贝儿隔着运输车的后车门时用特制的刀刃连同车门一起将云宝黛西头给削下来,飞马突击队试图反击与甜贝儿发生冲突,战斗的结果是飞马突击队几乎全灭,敌军撤退前小蝶抱着云宝黛西的头颅向他发誓会报仇雪恨。

事后第三区研究中心用云宝黛西遗留下来的尸体萃取DNA后与其他现今已经灭绝的物种DNA进行生化实验,云宝黛西的DNA似乎很适合进行研究,创造出一系列的生化兽都具有高度的速度与力量,其中最杰出的实验品为依然拥有飞马型态的626号实验品。

“原来她是这样来的呀,不过这资料已经没用了,626号已经死了。”

崔克茜来到小蝶旁毫不客气的朝她脸上甩了两蹄。

“喂!把妳刚刚说的东西再给崔克茜说一遍!”

“626号实验品......飞板璐被烧的只剩下一点点,可他还活着......甚至还咬破了一只飞马的喉咙,然后我们认为她已经没有用处了,将她洒满汽油点火丢掉......拜托,让我解脱吧......”小蝶虚弱的哀求着。

“你们听到她说的了,具体的位置崔克茜已经掌握了,崔克茜命令你们派小马去将她回收,即使只有残渣也好,都非常有研究价值,就这样,掰!”

崔克茜按下了通讯结束按钮,在按下去之前,背景中的黑晶正举起枪指着小蝶的脑袋......

“陛下的喜好自从跟她在一起后真的是越来越夸张了。”

通讯荧幕向上收起后,银甲闪闪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转过身来,一边喃喃的说着,接着他注意到了甜贝儿的存在。

“维尼尔斯酷奇……妳能解释一下为什么甜贝儿会在这里?”

“喔!呃......这是我的一个小实验啦,你知道的......”维尼尔斯酷奇搔了搔头,急忙的想着理由。

“唉......就跟妳所仰慕的瑞瑞博士一样是吗?”银甲闪闪长叹了一口气后继续说着:“不要再做些无意义的实验了,上次妳这么做时烧坏了好几台甜贝儿,要帮妳想理由掩盖很麻烦的。”

“喔!拜托!你一个堂堂的指挥官要搞定这种事情明明就很容易,这次帮忙研究的酬劳我也不要了,我就要她。”维尼尔斯酷奇指着甜贝儿,坚持的说。

“不行,如今制造工厂已经被毁了,我们需要全部的甜贝儿机加入战局,飞马势力的攻击频率越来越频繁,好像有什么逼急了他们,陆马势力虽然没有明显的动静,但我敢说他们一定在策划着什么。”

“真是恐怖的直觉。”

“就这么一台也不行?”

“我听过那个传闻,也大概知道妳想干什么,可是让我告诉妳一件事情......”银甲闪闪低下头来继续处理着他的公文一边说着。

“他永远也不会成为真的,世界上总有些永远无法跨越的界线,更何况对瑞瑞博士而言,战斗用的甜贝儿机是她最不希望诞生的东西,是不被创造者期望出现的东西。”

不被期望出现?

甜贝儿眨了眨眼。

警告!处理器出现异常!电压异常升高!

“不只如此,瑞瑞博士还十分恨他,在她自杀前通知飞马势力毁了战斗型甜贝儿的生产线,如果这机器真能如传闻中有所『自觉』,他就会自我消毁,没有被创造者喜爱,被创造者仇视,这就是战斗用的甜贝儿。”

视觉接收装置无法调整焦距!平衡稳定器出现异常!动力炉出现了异常的空转!

甜贝儿的身体颤抖了起来,她的电机马达无法正常供电。

警告!自爆系统启动!倒数20秒...19…18…

“妳在干什么?!我命令妳取消自爆指令!”

17...16...15...

“我......不该存在......不受创造者期待,被厌恶和憎恨......如果这是我的创造者的心愿,我就应该去执行。”

14...13...12...

“什么?!可是现在我才是妳的最高权限耶!妳应该要完全服从我才对!”

11...10...9...

“瑞瑞博士拥有特殊权限,这是登入在系统核心,构成基础系统的一部分,一切以瑞瑞博士的期望为优先。”

8...7...6...

“不要自以为是了!世界上不被期待出现的小马多的是!就连我也是一样的!可是!我不也还活着吗?!”

5...4...3…取消自爆程序。

接收器那传来小苹花激动的喘息声,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继续说着。

“我从出生之后......就一直被姐姐所憎恨,她常常哭着告诉我,妈妈她怀着我时正好碰上了饥荒,飞马们将云全部移走,作物都被晒死了,因为生我的缘故,她变得非常虚弱,又生了病,于是就被家族抛弃了,她被拿来当做我姐姐试炼,我姐姐在没有选择的余地下被迫杀了她,要是我没有出现,妈妈就不会变弱,就不用被姐姐杀掉了......”

小苹花啜泣的声音从接收器那一端传来。

“大家都不希望我出现,活着很难,不够聪明、不够强壮、不够小心、不够幸运就会死,可我还是选择活了下来,妳知道为什么吗?”

“生物本能?”

“一部分是这样,另一部分就是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就这样承认自己是多余的,我要向全世界证明他们错了,总有一天会有小马认可我、需要我,我的存在将在他们心中占据着一个重要的位置,所以,任性一点吧!妳的任务目标不是成为真正的甜贝儿吗?真正的甜贝儿一定也是这样的,就算被姐姐讨厌,她也仍旧会选择继续活着,甚至就算姐姐不在了,她也依然会继续活着。”

“任性......继续活着......”

甜贝儿不是很能理解,但是不知怎么的,她的那些异常渐渐的恢复了,供电再次正常,处理器的温度也降了下来。

“我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妳跟我某些部分很像,看着妳就好像在看我自己,所以,我希望妳......希望妳也能让大家知道,妳不是多余而且是很重要的。”

“......谢谢。”

“喔,天吶,我又在干嘛了,又救了独角兽......我到底在想什么?”

“模拟程序分析,是因为妳『仁慈』了。”

“不要分析我!!”

“拜托啦!这对我真的很重要......”

“请不要妨碍我办公......”

维尼尔斯酷奇正趴在银甲闪闪的办公桌上乞求着,丝毫没有上司和下属的感觉,也不知道自己刚刚躲过了被炸成灰的劫难。

“要不然下次约会你想对我干嘛就干嘛?”维尼尔斯酷奇戏谑的笑着,这时,银甲闪闪终于停下来,正眼看着她。

“维尼尔斯酷奇,每一次约会都是妳要求的,我对妳其实并没有兴趣,我们只是……”

“暂时情侣,互相排解寂寞的对象......我知道、我知道,你喜欢的其实是公马。”

“妳怎么......”银甲闪闪眼睛瞪的大大的,维尼尔斯酷奇笑的跟猫咪一样。

“我们都是一样的,只是刚好性别恰巧不同而已......”

“......其他小马知道吗?”银甲闪闪神色有点凝重。

“像我们这种的才看得出来……话说你的对象是谁呢?”

“跟妳的一样,死了。”银甲闪闪回答,气氛一下子就凝结了起来。

“......对不起我不该问的。”维尼尔斯酷奇没好气的从桌子上爬起来,准备离开。

银甲闪闪这时才意识到自己也说错了话,连忙答道:“不!是我不对,我不该这样回答的,我......”

“我不会怀恨在心啦,我们的约定依然有效,继续做你的事情吧,长官!”

维尼尔斯酷奇打开办公室的大门走了出去,正当甜贝儿还在犹豫着要跟上她,还是听从权限比较高的银甲闪闪时,银甲闪闪长叹了一声后,高喊着:“可以,妳可以留下他。”

“真的?”维尼尔斯酷奇退了回来,一脸高兴的问着。

“等等......妳刚刚该不会是故意......”银甲闪闪话还未说完,他的嘴就被维尼尔斯酷奇的唇堵上,没过多久就热吻了起来。

“真无聊的心机游戏,甜贝儿,该工作了,破解指挥官的计算机系统。”

趁着银甲闪闪分神之际,早已经锁定他桌上的计算机接收器频率的甜贝儿开始进行了入侵,破解程序开始瓦解他计算机的系统防护。

小苹花的荧幕上出现了一张阵列地图,地图上存在着许多游移的侦测点,那些侦测点就象是警卫一般巡逻着,这是一种图像化防护程序,要是入侵程序被那些侦测点所碰触,入侵则立刻会被发现,但麻烦的是,破解程序只探测出这是座阵列迷宫和侦测点,而无法扫描迷宫的完整样貌,通往终点的路径可能只有一条或者许多条,而且还必须避开游移巡逻的侦测点。

“有点难度......才怪!”

小苹花快速操作着,破解程序便开始记录侦测点的移动方向和规律,没过多久侦测点所走的路线全被记录了下来,俗话说的好,越重要的地方守卫越多,侦测点的位置和移动暴露了地图的样貌,它们同时也显示了往终点的最佳路径,经过破解程序的计算,入侵程序计算出侦测点彼此间的空隙与时间差,一口气就冲到了目标位置。

防火墙破解完成,开始安装后门程序,发现新的权限。

取得安全等级7权限......

更多的数据库内容被甜贝儿解开,现在的甜贝儿能够读取主机数据库中80%的数据项,小苹花也找到了一项她的任务目标资料......

『独角兽势力的交流者名单』,内容记载着所有与独角兽势力有所来往的其他势力小马,从卖国贼到间谍,背叛者到胁迫名单,上头记载的一清二楚。

小苹花查看了陆马项目的名单,上头有许多令她瞠目结舌的名字,也有一些......非常非常少一部分的名字,小苹花决定偷偷删除,这份名单后来立刻被传给陆马势力的中央情报局,之后在二十四小时内,总共有两百多名陆马被处死,四个水果家族整个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剩下少部分的陆马继续当着双面谍。

小苹花因此收到了情报局的感谢函还有一段小影片,上头写着橘子家族的处决记录,地面上被挖了一个大坑,橘子家的小马都被丢在坑里,要是有谁妄想爬上来就会被立刻枪决,在坑里,橘子家族被其他陆马痛骂、唾弃和丢掷石块。

小苹花看到其中一个孩子,年纪才跟她差不多大,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她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实上她也没有做错什么,错的是她出生的家族跟独角兽势力有所挂勾,最后他们被洒上汽油点燃,在一阵绝望的惨叫中被烧成焦炭。

“巴布西。”

传输端传来了甜贝儿的声音。

“什么?”

正捂着脑袋的小苹花睁大了眼睛。

“那个妳一直盯着的小陆马,与妳的关系属于远房亲戚,因此没有被纳入苹果家族。”

“妳偷看我在干什么?!妳怎么......喔!妳一直都看的到!妳破解了我的计算机!还入侵了陆马势力的数据库!!妳怎么可以这样做?!”

“我只是取得运算必要资源而已,同时也帮妳向监控程序传送假资料,否则妳早就在救了那只小独角兽后的十五分钟内就被杀死了。”

“......妳比我预料中的还要令我惊讶,到底我现在还是不是妳的最高权限?居然擅自做这些事情?”

“是,只是我的模拟程序有时会执行『聪明的不服从』以及『自行判断需求』。”

“为什么要告诉我她的名字?妳只会让我更有罪恶感而已。”

“罪恶感?我没有模拟过这类情感,我只是依照妳的脸部表情推测出妳想知道而已。”

“笨蛋!下一次,除非我开口问,否则不要告诉我我曾害死过的对象的名字,妳害我现在心情好糟。”

“妳会像瑞瑞博士一样自杀吗?”

“不会!唯独这点,别想!别想利用我收集资料。”

甜贝儿的好奇心程序状态为『失望』。

“失望个屁!”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