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写不完作业的小马 不是好小马

漫漫友谊长路

第十章 愿犬幸福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8,157 字

publish于 17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106 人看过

chat共 2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3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周六,余晖很早就醒了,尽管她的眼中还满是睡意,头发乱得像鸡窝。她呻吟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揉着酸痛而僵硬的脖颈和肩膀。也许只是心理作用,但她着实感觉她的床垫越来越硌人了。

 

她看了眼时钟,七点整。在她被迫去动物收容所帮小蝶之前,正好还有一个小时的准备时间。当她想到她不得不假装去关心那些臭烘烘的动物时,不禁打了个寒颤。

 

余晖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开始了洗澡换衣的日常。无论如何,她都不想让自己看着跟个卷发巨怪似的被拖到收容所去。

 

当她吃完麦片粥时,已经七点四十五分了。余晖把碗放进洗碗池里,突然想知道如果她自己主动前往收容所会发生什么。在到达目的地之前,她还会不会感到脊梁骨上的那股刺激感?然后失去她对自己身体的控制能力?

 

她走回楼上去拿她的皮夹克,也有些好奇那里的人会对她穿着皮衣有何反应。就在她准备离开房间时,暮光闪闪尖叫着说:“玩得开心!”

 

余晖顿时僵在了门口,随即用手狠狠地拍了下自己的脑门。“够了,够了,够了!停止这些疯狂的想法!”她回头看向桌子上的毛绒玩具,“等我回家的时候,你就等着变成灰烬吧。”

 

余晖咬着舌头下了楼——这貌似是唯一能让暮光不再回嘴的办法。

 

又一个凉爽的秋日,寒风从余晖称之为家的工厂外的小巷中呼啸而过。她使劲地关上了身后的门,拿出那张被狂风吹得沙沙作响,拼命想要从她手中逃脱的传单。收容所离余晖住的地方并不太远,所以她决定步行过去,而不是付钱坐公交。

 

余晖边走边踢着一个空易拉罐,仿佛又回到了平常上学的日子,只是街道上完全没有其他学生而已。她暗暗羡慕着他们能在周六早上睡个懒觉。

 

一阵奇特的刺痛顺着余晖的脊椎爬了下来——这不像她以前通常会感受到的那种刺激感,而仿佛是有人在试着挑逗她。出于好奇,余晖停了下来,想看看诅咒会“宽容”她到何等程度。当发现自己并没有被迫继续行走时,她转了个身,试图打道回府。

 

然而就在这时,刺激感又出现了,她又一次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被拖着回到了原路上。

 

“看来…如果先发制人,我就能控制局面。但只要我一有试图逃脱的举动,诅咒就会强制性地控制我这么做。嗯,我应该把这些记下来……”

 

动物收容所是座四四方方而毫无特点的建筑,夹在两家商店之间。实际上,如果不是她的诅咒,余晖可能根本就不会留意到它。唯一能让人识别出它来的,就只有窗户上印着的“坎特拉动物收容所及救助中心”字迹了。

 

余晖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是一间相当普通的等候室,只摆着一张咖啡桌和几把椅子。但她能听见从等候室后面传来的动物的叫声,其中狗是叫得最凶的。

 

她走到桌旁,按了下铃,有些怀疑在后屋如此嘈杂的噪音中是否会有人听见这铃声。显然,人们听得见——因为小蝶很快从后门走了出来,穿着一件白色的外褂,看起来很专业的样子。

 

“余晖!”小蝶显得很惊讶,“你真的来了!”

 

“你觉得我其实不会赴约?”

 

“嗯…这个……不很……”小蝶的声音越来越低,然后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余晖并不完全怪她,毕竟她自己过去也从未考虑过做这事。她耸了耸肩:“好吧,现在我就在这儿了。你想让我做什么?”

 

小蝶抬起头,开心地笑了:“哦,这真的很简单。我们只需要照顾好今天在这里的所有小动物们。给它们喂食,和它们玩耍,给它们洗澡,确保它们都能得到关爱。”

 

是啊,真简单。余晖翻了个白眼。“那么,让我们把这事赶快了结了吧。”她正要迈步向前,但小蝶突然拦住了她。

 

“那个……你确定要这么做吗?我—我是说,你能来真是太好了,但是…嗯……如果你不想——”

 

“小蝶,我说过我要来帮忙,所以我会帮忙。”此外,我不确定我能否离开。

 

小蝶闻言兴奋了起来,她拉着余晖的胳膊:“那我们走吧!首先,你需要一件外褂。哦,我应该把你介绍给我的主管。”

 

小蝶领着余晖穿过另一扇门,来到一间小办公室,办公室里堆满了文件柜,还有一张小办公桌,桌旁坐着一位正在做文书工作的老妇人。她有着海军蓝的肤色,海绿色的头发盘成一个小圆髻。她戴着一副老花镜,看着就像位典型的图书管理员。她抬头看着余晖,眯起了眼睛。

 

“柔心女士,这位是余晖烁烁。”小蝶说着,并未留意到妇人正在怒视着余晖。

 

“哦,这就是那个几乎每天都让小蝶哭着来找我的女孩哪。”她从椅子旁站起身,用钢铁般的声音冷冷地说道。

 

余晖勉强挤出紧张的笑声,做出一副假笑的样子。她意识到她的早餐正像汹涌的大海一样在她的胃里翻腾着。“嗯,啊……关于这个……”

 

柔心女士朝她走过来,向她摇晃着手指,余晖通常会觉得这种动作很可笑,但这名女士眼中极度的愤怒让她感到了威胁。

 

“你知道你让这孩子都经历了些什么吗?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居然还敢在这里露面!”

 

“柔心女士…”小蝶低声叫道。

 

“更别说还穿着皮衣!这对你来说不过是个玩笑,不是吗?好啊,我绝不会让你接近这些可怜的动物们!!”

 

余晖向后退去,直到靠在了门上,在柔心女士的威吓面前,她感到自己是如此地渺小。她的舌头粘在了上颚上,不让她为自己辩护。反正她也想不出什么话来。

 

在柔心女士即将要开始大吼大叫时,小蝶挡在了她们俩之间:“求您了,柔心女士,余晖已经道过歉了。她现在正努力成为一个更好的人,而且她是真的想帮忙。”

 

柔心女士嘲弄地笑了笑,凝视着两个女孩。“除非我亲眼所见。”她将目光重新聚集到余晖身上,哼了一声,“我会死死地盯着她,只要她有一个脚趾头出线……”她没有把话说完,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前。

 

你不是唯一一个。余晖苦闷地想着。柔心女士那如匕首般尖锐的目光让她想起了云宝黛西。

 

小蝶从旁边的架子上抓起一件外褂,飞快地把余晖带出了门。她把白大褂递给余晖,双颊涨得跟她的头发一样红:“我很抱歉,我……我不知道她会有这样的反应…”

 

余晖试着显得若无其事,但柔心女士的某些话却让她有些不安。

 

小蝶还没来得及打开后门,余晖突然问道:“我真的让你每天都哭着来这里吗?”

 

小蝶愣了一下,背对着余晖,说:“哦,不,不是每天……只是…嗯…大多数时候。”

 

空气中弥漫着意味深长的沉默,余晖觉得时间仿佛过去了几个世纪。在过去的三年里,她真的给小蝶带来了如此之多的痛苦,以至于她几乎每天都哭着来动物收容所做志愿者吗?难道余晖真的就只会给她周围的人带来灾祸吗?

 

哦,是啊,在这世界上,别人有什么要紧的呢?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任何事情都只是他们自己的问题。

 

余晖用手理了理头发。难怪云宝那么恨她。

 

她觉得她应该对小蝶说些什么,但当她回过神来时,余晖发现小蝶已经走进了下一间房里。

 

余晖也跟着走了进去,迎接她的是一群狗的狂吠和几只猫幽幽的叫声。这个房间实际上就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的墙旁都安置着一排大型的犬舍。每间犬舍里都有着食盆和水盆,几个宠物玩具,一张床和一只把脸贴在栅栏上往外瞅的动物。

 

小蝶在每一个笼子前停了一会儿,她咯咯地笑着打开门,如吹笛人一般领着动物们走了出来。它们在地上蹦哒着,轻咬着她的脚跟,乞求她的爱抚和关注,完全忽略了余晖(这并不是说她在抱怨些什么)。

 

“那么,具体的安排是什么?”她问道,对小蝶周围聚集的动物的数量而感到惊奇。同时,她也注意到一些动物身上有着抓痕和淤伤。有只狗的爪子被包扎了起来,还有只猫的毛少了几乎一半。

 

小蝶从她正在抚摸着的一只德国牧羊犬身边抬起头来:“嗯,我要把它们都带到后院里去,这样它们就能运动运动身体了。我离开的时候,你能帮忙把笼子打扫干净,把它们的食盆和水盆都加满吗?”

 

“行,没问题。”在这两者之中,余晖认为她可能得到了那项比较轻松的工作。

 

“凶残的恶魔!”

 

余晖怒视着小蝶,她刚刚回到了她那群毛茸茸的粉丝团中间:“你叫我什么?”

 

“什么?噢!”小蝶用双手捂住嘴,满脸通红,“那不是我,是——”

 

“余晖是个坏家伙,咔咔!”

 

余晖感到有什么东西从她身旁掠过,擦到了她的脸,然后它落在小蝶的肩上。那东西浑身上下都绿得发亮,只有腹部是黄色的。它的喙巨大而弯曲。

 

“余晖是个坏家伙,她是个坏家伙!”

 

小蝶抚摸着鹦鹉的下巴:“嗯,余晖,这是彼得,柔心女士的鹦鹉。”

 

“他当然是。”余晖面无表情地说。

 

小蝶显得很不安,像往常一样紧张地把脸藏在了长发里。“他…有时会听到一些话,柔心女士……和我说的。对不起。”她小声地补充道。

 

“只要告诉我食物和工具都放在哪了就行了。”余晖厉声说道,没心情去听小蝶解释为什么连一只鹦鹉都要说她坏话。

 

当小蝶把她带到补给柜后,余晖取出扫帚和簸箕,看着小蝶领着其它的流浪动物们从另一扇门出去了。当她准备开始工作时,彼得突然转过头来大叫道:“坏家伙恶魔,咔咔!”

 

余晖咬紧牙关,强忍着怒火。她非常希望那只鸟一开始就没有从小蝶那儿听到这句话,看在她的份上。

 

余晖发觉她又在干着扫地的工作,以及其它烦琐的杂务了。我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恶化到如此程度的?当她把狗屎从一个较下层的笼子里清扫出来时,她思索着。

 

她试图让自己相信还会有更糟的情况,但她很难想象她的生活还能过得比现在更垃圾。

 

小蝶究竟怎么做到每天都干这活的?余晖放下扫帚,拎起一袋食物,回想起了柔心女士和小蝶说过的话,不禁有些黯然。她想象着小蝶边往这些肮脏的动物们的食盆里装着食物,边因余晖对她所做的那些恶毒的事而小声地抽泣着。

 

在坎特拉高中的所有学生中,余晖对待她格外地恶毒和下流。这并不是出于怨恨,仇视或其它类似的原因。小蝶只是…让欺辱他人这件事变得更容易了。虽然几乎没有人敢反抗余晖,但当余晖刚刚宣布对学校的统治权那会儿,小蝶好歹还有朋友。随着她们五人友谊的破裂,再也没人为小蝶挺身而出,再也没人在她被欺负后给予安慰。每次余晖遇到她,她除了惊恐地尖叫一声外就没什么别的举动了。也许就是小蝶太软弱的原因,才把余晖吸引到她的身边。

 

当余晖回想起她对小蝶所用过的那些下流手段,以及各种辱骂和嘲笑时,她不禁缩了缩身子。侮辱,欺凌,欺骗,勒索,恶意损坏她的私人物品,弄乱她的家庭作业,从她的储物柜里偷东西,甚至威胁说如果她不听话,就向塞拉斯蒂娅校长举报她带来学校的动物。如果说余晖还有什么能让她值得被原谅的,那就是她从未威胁过要伤害小蝶的动物。

 

然而,这依然弥补不了余晖过去曾对她造成的诸多伤害。在所有人当中,小蝶最有理由不去原谅和忘怀余晖的过去。然而,她就是这么做了,就像除了云宝外的其他人一样,小蝶原谅了余晖的过错,甚至毫不犹豫地张开双臂来欢迎她。即便如此,余晖觉得小蝶仍有充分的理由保持警惕。

 

当余晖回过神,低头看时,她才意识到她往食盆里倒了太多的食物,造成了堆积如山的狗粮。她叹了口气,用手舀了一些放回了袋子里。

 

善良。这就是当时暮光闪闪说小蝶所代表着的元素。所以呢?她只是在履行她作为善良元素持有者的职责吗?不,她一直都如此,甚至在那个公主出现之前。小蝶并非被她的元素所定义,她定义了她的元素。她天生就如此善良和宽容,而这让她很容易就成为被欺负的对象。

 

很久以前,余晖曾发过誓——除非对她能从中获利,否则她不会为任何人做任何事。在她来到坎高之后,她更加坚定了她的想法。友善待人对你没有任何益处。只有冷酷无情才能让你登上顶峰。因此,从巅峰跌落则要困难得多。

 

当余晖继续思考着小蝶的性格和她自己的问题的同时,她有条不絮地继续着她的任务,给每间犬舍送去新鲜的食物和水,专心工作,这样她就不会再搞得一团糟。她沉浸于其中,没有听见小爪子在坚硬的地板上行走而发出的轻轻的噼啪声。所以,当有什么湿润的东西忽然舔了舔她的腿后,余晖猛地吓了一跳,手中的狗粮全都撒到了地上。

 

她转过身来,怒视着那条正嗅着她靴子的小狗。它抬起头,抽了抽鼻子,好奇地望着她。

 

“你不是应该和别的动物一块儿待在外面吗?去,去。”余晖晃了晃手,试图赶走那只小东西。但它只是站在原地对她摇着尾巴。

 

余晖眯起眼睛,仔细打量起了眼前的生物。她不知道这是什么狗,但它看起来很消瘦,好像有段时间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了。它白色的毛发有些脏乱,左眼周围有一圈棕色。当她看到它长长的耳朵时,她的心稍稍地沉了一下——它的一只耳朵似乎被撕裂了。

 

她单膝跪地,想靠近点仔细观察它,就在这时,小家伙稍稍向后退了几步。她递过去一只手:“嘿,没关系的,我不会伤害你。”

 

那只狗向前探了探身子,嗅着余晖手上剩余的几粒狗粮,然后舔了舔她的手心,慢慢地靠近了一点。余晖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它的后颈:“看?我可不是个——”她噎住了,她无法说出她自己清楚那并非真相的话。她是个怪物……但是,也许她不必总表现得像怪物一样。

 

在小狗把余晖手上的狗粮舔了个干净后,她向撒落在四周的那些狗粮做了个手势:“那么,想帮我一把吗?”

 

小狗汪地叫了一声,很快就把地上散落的食物都吃光了,于是余晖的工作完成了。接着,她带着它走出了后门,来到了一个宽敞的后院,它位于收容所两侧高大建筑的阴影之下。绿色的草坪上到处散落着玩具,有几处草都被狗们踩秃了。草坪的一旁被单独围了起来供猫玩耍,里头满是用来抓痒的柱子和假老鼠玩具。

 

让余晖感到好笑的是,她发现小蝶正四肢着地地在跟另一只狗玩拔河比赛。看到余晖,小蝶口中的玩具掉了下来,弹到了她的脚边,她又脸红了。

 

“哦,嗯,你都弄完了?”

 

余晖点头,“嗯。”她指了指跟着她出来了的那只小狗,“我还在里面发现了这个小家伙。”

 

小蝶喘了口气:“哦,点点,我刚刚还在想你跑到哪里去了。”

 

点点?认真的?

 

点点对着小蝶摇了摇尾巴,从地上叼起了一个玩具,又蹦又跳的。余晖看着他,顺便感兴趣地打量起了周围所有的流浪狗,它们要么在草地上四处闲逛,要么就在玩耍嬉闹,比如说自娱自乐地绕着圈圈追逐自己的尾巴,或者和另一只狗玩着拔河。

 

当余晖注意到有几只狗,甚至还有几只猫的模样时,她皱起了眉头:“为什么有些动物身上有伤?”

 

小蝶叹了口气,弯下腰,眼睛低垂着:“有些人把愤怒发泄在这些可怜的动物们身上。我们不只是接收走失和无家可归的宠物,还得要救助那些被虐待的动物们。”一滴眼泪从她的面颊上滑落,“这不公平……伤害那些无法自卫的生灵。”

 

“小蝶,你为什么从不试着保护自己呢?你为什么就由着我对你这么坏?”

 

小蝶的声音细得像耳语:“我觉得如果我不按你说的做,你可能就会……你就会……”

 

“拿你的动物出气?”

 

小蝶闭口无言,算是默认了余晖的话。余晖本想说她是绝不会伤害那些动物们的,但在向六个女孩扔了一个火球之后,她不确定她是否还有不会跨越的底线。

 

“小蝶,我……”余晖咬着嘴唇,“我只想说,我对你所做的这一切……我很…抱歉。”她的胃翻腾着,她内心的歉意仍然让她感到恶心。

 

小蝶睁大了双眼,不可思议地看向余晖,仿佛她刚刚变成了一只美丽的蝴蝶:“你……你是认真的吗?”

 

“是的,多么出人意料啊。”余晖忧郁地说,“即使拿我对学校里其他所有人的所作所为来对比,我对你仍然是太过分了。我真的不知道这些年来,你是如何默默忍受这一切的。”

 

小蝶移开了自己的视线,但就在这时,余晖瞄了眼她的脸,小蝶的神情看着十分可怕。她抱着自己的双肩,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轻轻地说:“有时候……我觉得我再也无法应付了。有时……我真的不想…嗯。”

 

小蝶的最后的话仿佛给了余晖一记重拳,使她刚刚萌发的那点良心彻底地四分五裂开来,因为她听懂了那话背后的含义:“拜托告诉我,你不会真的考虑过……?”

 

小蝶轻轻地点了点头,依然背对着余晖。“曾经…有一段时间是这样。但是……当我想,就这么一睡不醒吧,这——”她看向草坪上那些正在玩耍的小狗们,“——是我每天都在期望着的。但,这就够了。如果我走了,还能有谁来给予它们所需的爱和关怀呢?”

 

余晖颓然地靠在了身后的墙上,整个人都麻木了。她不清楚哪个更糟:是试图直接杀死六个女孩呢,还是得知她险些害得她们其中的一个这么做。“小蝶,”她低声说道,“我很抱歉。我…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小蝶没有回应,于是她接着说了下去:“这让我更加困惑你为什么要原谅我。在所有人当中,你不应该是最讨厌我的那个吗?”

 

小蝶终于转过身来,她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尽管如此,她还是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因为,每个人都应该得到一点善意。”

 

******

 

那天剩下的时间并没有余晖预期的那么糟糕。她和小蝶谈了一会儿,虽然余晖还不足以称她为朋友,但她慢慢开始明白了为什么马国——为什么这两个世界——都如此重视友谊。能和某人待在一起,只是简单地聊聊天,感觉真的很好。

 

如果那只名叫彼得的鹦鹉没有不断地在余晖周围尖叫着脏话的话,可能她会感觉更好一些。无论余晖是不是个怪物,她都想掐死那只鸟。

 

在动物们晨练完后,余晖和小蝶开始给它们洗澡。事实证明,这是项既困难又麻烦的工作。

 

余晖不留神摔进了她们用来给狗狗洗澡的浴盆里足足两次,从浴盆里出来的时候,她头发都散了,浑身都是泡沫。当她第二次从盆里爬出来时,小蝶忍不住笑了起来,于是余晖“不小心”拿着喷头把水喷到了她身上。接着很快,她们俩就陷入了一场全面的水战,两个女孩全身上下都湿透了,不停哆嗦着。

 

当她们滴着水回到屋内,把动物们放回了它们各自的窝里,让它们自己弄干时,柔心女士给她们递了两条毛巾,用一种不再那么敌意的眼神看了看余晖。

 

两个女孩坐在室外,沐浴着午后的阳光,她们裹着毛巾,手里端着杯热巧克力。由于没有多余的衣服,她俩只能凑合着自然风干。

 

“好吧,”余晖又抿了一口热饮,平静地说,“看来今天……没我想得那么糟糕。”

 

“这就是你说你玩得很开心的方式吗?”小蝶问。

 

“或多或少。”余晖举起杯子,遮住她脸上那淡淡的微笑,“但是别想太多,仅此一次,嗯哼。”

 

小蝶朝她笑了笑:“好吧,谢谢你的帮助,余晖。我对此感激不尽。”

 

余晖放下杯子,微微皱了皱眉:“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你和笑哈哈女士似乎就能把这些处理得很好,为什么你还要去招募志愿者呢?”

 

小蝶将滑落到脸前的一缕湿发搭到一边:“这是我们俩共同的主意。你看,如果我们让人们来做志愿者,而不是让他们直接领养一只动物,他们可能会感到压力较小。通过志愿服务,他们可以在把其中一只动物带回家之前,全面地去了解它,与它成为朋友。”她心满意足地吁了口气,“何况,偶尔有人和你一起分担工作总是件好事。”

 

“啊,懂了。”余晖点了点头,“这就引发了我的另一个问题:你其他的朋友都在哪儿?”

 

小蝶吹着杯里正徐徐冒出的白汽:“他们今天都很忙。而且,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已经有宠物了。但他们也确实常来这里做志愿者。甚至包括塞拉斯蒂娅女士。”

 

“塞拉斯蒂娅也来这?”

 

“嗯哼,她是个大动物爱好者。”

 

余晖窃笑起来,想起了她曾经的导师和她所饲养的那只凤凰。她几乎每天都在寻找这两位塞拉斯蒂娅的相似之处。

 

她们在那里又坐了大概一个小时,谁也没再多说些什么,只是默默地享受着秋日凉爽的阳光和热巧克力。当余晖觉得她的衣服干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她站起来,脱下了毛巾。

 

“好吧,我得走了。嗯,这其实……并不完全算是在浪费时间。”

 

小蝶朝她点了点头:“谢谢你能来当志愿者。我觉得有些动物甚至很喜欢你呢!然后,嗯……也谢谢你的道歉,这真的意味了很多。”

 

余晖转身,做了个苦相:“别为此谢我,我从一开始就不该那样伤害你。”

 

“但你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且为此而道歉了。所以即使你犯了错,也应该得到肯定。因此,谢谢你。”

 

余晖把手伸进口袋,大步朝着那栋建筑走去:“那么,下次再见了,小蝶。”

 

她走过等候室,一些狗摇着尾巴看着她从眼前经过,高兴地吠叫着。她真心地希望它们都能找到个好的归宿,它们谁都不该孤身一犬。

 

余晖朝着门口走去,这时,一个响声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回过头,看见柔心女士正站在她办公室的门口,彼得就待在她的肩膀上。

 

“嗯,烁烁小姐,也许我看错你了。看来你并非我所想的那么坏。”

 

余晖推开门,低声说道:“不,你没有错……我的确如此。”

李华笑  独角兽 #1
回复 第十章 愿犬幸福

这超级好看啊,什么时候才更新呢:ftemoji_flutteryay:

德萨程风  独角兽 #2
回复 第十章 愿犬幸福

花了50分钟一口气看到这里,啊,竟然没了。这篇文使我第一次感到谐律的“恶意”,倒也是,余晖总不会一下子就能够“改邪归正”的。啊……其实余晖作为一个一切都需要自己独立的高中生,真的挺悲凉的……没有往日的恩师和自己的父母在,在新的陌生的世界里,不是去试图交朋友就只是像她在eg1中所做的那样——当个恶霸了。期待下一次更新。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SCi  独角兽

写不完作业的小马 不是好小马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